最新第100章 纨绔皇妃神偷太勾魂
下载游戏大厅

更新时间:2021-04-22 01:16:17

我要打赏
手机版介绍
打赏共456387恒币
平台怎么下载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苹果版Store

我要评论
官方版APP下载
评论共5463条
平台下载

推荐出品

“算了,反正今晚那群姐妹都要来,到时候让凡自己选择吧,实在不行,不是马上要开学了么?大不了我亲自去学校给他坐镇,中文系那么多美女,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想通了这一切的司空嫣然将这个念头暂时抛出了脑海,开始清洗自己的身子过来。

回复(76)

特色说明
紫翠

  • 汉末天下行
    大厅哪个好

    众人一边吃着菜,一边交谈着,时不时的朝着叶凡看上一眼,发现他只是红着脸闷头吃菜,也没有多想什么,只以为同时和这么多女孩子吃饭,有些羞涩,而林美心也一改往常的大大咧咧,竟然也出奇的安静下来,同样只是吃着菜。

    回复(45)

    九槿汐

  • 庆余年
    演示说明
    
    

    “当然……”林美心说着,直接揭开了竹筒,就看到六个六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里。“我`草,豹子,好吧,我认输,你问吧……”叶凡大吃一惊。“不行,你还没要,不要一会儿说我胜之不武……”林美玉却不干了。

    回复(55)

    陌槿染

  • 仙祟
    优势演示

    接下来就是林美玉了,她是林眉心的亲妹妹,一头同样乌黑的长发披在两边,露出了一张同样美丽的脸庞,若是没有唐嫣这样的绝色,或者林美心那样的尤`物,林美玉不管是脸庞,还是身段,都绝对可以划入顶级美女行列,只是她的身上却少了唐嫣的高贵典雅之气,少了自己姐姐林美心的那种成熟妩媚之色。

    回复(55)

    昙帼

  • 兔爷要修仙
    软件下载

    “那好吧……”叶凡叹息了一声,而林美玉已经开始疯狂的摇动骰子,最后直接一把砸在茶几上。“你死定了……”林美玉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狞笑。“这么自信?”叶凡很是不相信。

    回复(13)

    樱语

  • 英超直播
    点击查看

    想到了自己所接触的异性,却没有一个让自己动心过,司空嫣然的嘴角又浮现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难道真的是自己的要求太高了么?轻轻的抚摸着自己那汉白玉一般光滑的玉`峰,司空嫣然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叶凡刚才摸自己这个部位的一幕。

    回复(35)

    聆冬

  • 都市女团大闹诸天影视万界
    下载官方版

    看着叶凡那逆天的运气,林美玉几乎要气炸肺了,这混蛋,到底是真的运气好?还是扮猪吃老虎?连续四把了,自己竟然一次都没有赢过?“还想知道什么,你问吧……”林美玉压住心中的悲愤,再一次愤然道。

    回复(28)

    浅糖

  • 西游记之再世妖王
    功能玩家

    “很简单,我们扔骰子,谁的点子大,谁赢,输得一个人必须回答赢家的一个问题,而且必须是真心话,不过若是连续输上三次,就要罚酒一杯,若是连续输上五次,那么就要完成大冒险,输家必须满足赢家一个要求?”林美玉耐心解释道。

    回复(41)

    欧雪依

  • 红眼观天下
    简介

    林美玉的身子朝后缩了缩,一脸恳求的看着叶凡道:“你不会真的要我跳支脱衣舞吧?”“切,我那么喜欢你,怎么会要你当众跳这样的舞蹈,我只要你……”

    回复(48)

    白莹

  • 罪后之诡计空间
    下载网址

    “那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吴敏儿一脸天真地说道。“啊……”叶凡一脸的诧异,这么快?而其他的女人,包括司空嫣然在内,已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特别是林美心,更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胸前的那对玉`峰随着她的弯身,也是不断的在叶凡的眼前乱晃。

    回复(57)

    雯雨

  • 我最后的时光
    下载吧

    “小`姨,您认真的?”由不得叶凡不惊讶,虽说司空嫣然早就告诉他是带他来泡妞的,可是这么做已经够惊世核俗了,现在竟然直接要弄上床?这是一个小`姨该说的话么?

    回复(88)

    艾梓凌

  • 鬼屋怨魂
    活动平台

    林美玉的肌肤同样很光滑,而且因为处子独有的敏`感,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回复(15)

    嫦曦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广告服务

      书友还读过

      慢走人生
        安卓版体彩

        慢走人生
        哪个好怎么样

        玄幻  |  珉馨然

        “事已至此,你还在这里污蔑我老婆,我看你他妈的活腻歪了吧,去你妈的!”吴汉明看了看宝马男,忍不住破口大骂,说完直接上前,一拳挥去,呼呼生风。宝马男已经吓得瘫坐在地上,根本起不来,所以吴汉明打过去的这一拳,他根本没躲开。只听“啪”的一声,吴汉明一拳打在了宝马男脸上,直接将他打迷糊了,随即口出鲜血,还掉了两颗牙齿。然而,吴汉明并没有因此住手,上去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虽说每一下都避开了要害,但即使这样,打在宝马男身上,也给他疼的够呛,不禁惨叫连连。“大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不敢了!”宝马男一边捂着脑袋,一边卷缩着身体说道,尿都吓出来了。“你他妈的不是挺猖狂吗,啊?刚才说什么来着,要查我们,啊!你不挺能耐的吗,怎么现在没电了?别以为自己有两个臭钱就开始嘚瑟,钱不是万能的,知道吗?再说了,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个无耻下流的畜生?呸!”吴汉明骑在宝马男身上,一边说,一边打,出了不少气。“是,我是畜生,是我不对,我......我再也不会这样了!兄弟,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给你二十万,你住手吧,行不行,求求你了!啊......”宝马男一边说,一边挨揍,心里恨死了王灵芸和吴汉明。“哈哈......刚才给我十万,现在又给我二十万,你还真是怕死啊,哈哈......放心吧,我不会因为你这个畜生以身试法的!死肥猪,我告诉你,老子不差你那几个臭钱,几百万老子一样能拿出来,别他妈在这装大尾巴狼!”吴汉明边说边笑,边笑边打,心里好不痛快,就连周围捡完钱的人也在高声欢呼,大喊打得好。“兄弟,我实在挺不住了,太......疼了,你住手吧,可以不?哎呀......我......啊......”宝马男实在受不了了,边求饶边躲,但哪里能躲得开?“呸......人渣,打你都他妈脏了我的手!死肥猪,今天就到此为止,算是给你的一点忠告,如果你以后再不老实,别怪我打到你家里去,滚!”吴汉明说话间站了起来,临了还踢了宝马男一脚。“不会的,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宝马男见吴汉明停手,立即连滚带爬的走向酒吧门口,哪里还敢回头。看着宝马男踉跄的背影,吴汉明叹了一口气后,看了看王灵芸,旋即走到她身边,但什么都没说。而王灵芸则一直处于懵逼的状态,一看宝马男消失了,吴汉明又朝着自己走了过来,便准备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知道王灵芸刚准备开口,就被周围一群人的欢呼声打断了......“大哥,太爷们了,这人渣就应该这样对付他,打得太好了......”“这个傻逼,真他妈的活该,哈哈......该啊!不过,这家伙也算对我们不错,今晚请大家喝酒了!”“哎呀,刚才捡的那些钱不能要,脏......”“对,不能要,脏!”一时间,周围的人七嘴八舌起来,刚才还抢钱的那些人,现在纷纷转变了态度,边说边把钱掏出来,直接扔在了地上,还有人上去踩,以示愤怒。当然,也有一部分人没这么做,就在那里悄声无息的。还有一些人,淡然离去,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吴汉明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向众人点了点头,待所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这才看向王灵芸。“灵芸,我们走吧......”吴汉明还没想好怎么和王灵芸解释,所以没有多说什么,准备边走边想,如果实在想不出一个好的说辞,那就说凑巧来这里喝酒,硬着头皮呗,不然怎么办。“恩......”王灵芸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边说边跟着吴汉明走出了酒吧。两个人走出酒吧后,便一起上了车......“老公,你......你怎么来这里了,你不会是......”王灵芸坐在副驾驶,侧着脑袋看向吴汉明问道,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但没有说出来。“不会是什么?灵芸,你想多了,我今天正好约了同事,也是在这个酒吧,可这个家伙临时有事,居然把我一个人扔在了这里,所以......我知道,这件事很巧,你可能不信,但事实的确如此,真的!说实话,我真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了你,而且还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对了,那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吴汉明看了看王灵芸,说到最后直接反问了一句,以防这个女人纠缠起来没完没了。“哎......这个人是我的一位客户,准备投资一款理财产品,说是准备投一百万或两百万,我觉得是个大客户,就一直联系他。谁知道这个人......老公,你要相信我,我可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说实话,这单要是能成,我可就赚爆了,不过......可惜了!哎......”王灵芸边说边摇头,只觉得自己这些年白混了,或是被金钱冲昏了头脑,居然什么话都信。“你不用解释了,你们刚才的对话我都听见了,我明白!灵芸,刚才害怕了吧?”吴汉明虽然还怀疑王灵芸,但他却没有怀疑宝马男,只觉得这个女人现在可信,可,是不是一直可信,那就不好说了,毕竟还有很多疑点等待调查清楚呢。“恩,刚才都快吓死我了!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老公,你刚才真勇猛,好样的!嘻嘻......”王灵芸看着吴汉明,边说边嘟嘴,说到最后才笑了出来。“哎......灵芸啊,你说......你们这公司都是什么客户啊,竟然是这种素质,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就说,让你换工作,可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我问你,要是今天我没来,你怎么办,啊?难道你指着路人甲来救你吗?”吴汉明越说越气,竟掌握了主动权。“我......我......老公......”王灵芸听吴汉明这么一说,竟不知怎么回答了。“我什么我?王灵芸,我说的话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呢,啊!难道我还能害你不成?你自己说说,你一天到晚总是这样,我有多担心!今天幸好是我凑巧在这,不然呢?等着那个死肥猪占你便宜吗?”吴汉明说话间点燃一支烟,只觉得这个女人油盐不进,或者是为了什么才不肯离开公司的。“老公,这样的客户毕竟还是少数,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的!再说了,我之前不是和你说了嘛,我想再干几年,等赚够了钱我就换工作,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行了,你别生气了,以后我不来这种地方谈事情了,么么哒......”王灵芸知道自己这次失算了,连忙说软话,就怕吴汉明大动肝火。“哎......随便你吧,反正我说的话你也不听!走,回家吧......”吴汉明边说边发动汽车,说完才想起来,还要去见李渃潇,不禁暗叹一声。“老公,不是人家不听你的话,而是......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加倍小心这种人渣!你看,我今天都没喝酒,只是喝的饮料,听话吧,嘻嘻......走,咱们回家!”王灵芸知道自己说不清,直接转移了话题。

        穿越杨家将之杨宗保
        app客户端下载

        穿越杨家将之杨宗保
        下载官方版

        玄幻  |  夏沁

        我走上前搂了搂老婆,低声说了一句,辛苦了,我自己来就行。“老公只要你舒服,就好,你是这个家的支柱,没了你,我们就没有家了。”老婆对我甜甜一笑,抱着我的腰身低喃道。我嗯了一声,我很想问老婆,即然这么在乎我,为什么还出/轨,不过想了想,她肯定会撒谎,我心底叹息一声,感觉索然无味,没有再说什么。我心里其实很希望,老婆能够对我坦白,或许我会给她一次机会。我渐渐的不愿意直接去质问她,因为她会撒谎,我也不想一次一次的去争执,所以我选择了沉默,要么她坦白,要么我找到她出/轨的证据,到时候转身就走。老婆简单做了一些早餐,我吃了饭去了学校,今天她休息所以告诉我,她要在家补一觉,我嗯了一声,嘱托她锁好门就走出了家门。下了楼,突然门卫老王叫住了我。我笑着问他有什么事情,他咧着老黄牙瞅着劣质的烟,笑着问我老婆有没有在家?我皱了皱眉,脸色有些不悦,问他有什么事情。老王告诉我,老婆曾打过物业的电话,说是找个修下水道的,他刚好懂得通下水道,到时候随便给他一点烟钱就好,绝对比请的那些人便宜多了。我告诉他已经修好了,望着老王满脸懊悔猛抽了两口烟,那一嘴的发黄的牙齿,我就感觉非常的恶心,直觉告诉我,他根本不是为了那几个钱,而是为了见我的老婆。我脑海里忍不住想到,如果不是我早晨刚好碰到,老王会不会直接上楼,万一老婆开了门,我一想到她在电梯的表现,她估计都不敢吭声和反抗。我看到对面的老王,已经快五十多了,还没有娶媳妇,过去感觉他还挺亲切,突然望着他一脸懊恼的神情,满脸的褶子和大黄牙,我就有些愤怒。怪不得每次我和老婆出去,老王都表现的很热情和亲切,有时候还主动帮我老婆拎着米油。我忍不住有些担心,老婆会不会被老王占便宜了,一想到老王穿着好似几年没洗的衣服,离得近的时候,还能闻到一股酸臭味,我无法想象柔弱的老婆,有没有被这个半辈子没有碰过女人的混蛋给占了便宜。我沉着脸直接警告老王,以后没事不要打听我老婆,要不然我投诉到物业处,让他丢了工作。老王满脸尴尬的连连摆了摆手,嘴里说着误会了,误会了,就头也不回的跑回了门卫处。我不知道,这番警告有没有作用。我上了公交车后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让她不要乱开门,特别是门卫处的老王,老婆问我为什么,我就不耐烦的告诉她,记得不要开门。当老婆应承下来后,我才挂了电话,我想到昨天那个被她标注成赵丽莎的高大鹏,就急忙翻找微信通讯录,想要找到舒雅的微信,让她接下来多注意一下这个人的通讯记录。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舒雅的微信,我才想到昨天加的匆忙,忘记备注了,我通过聊天框的加入信息找到了一个疑似舒雅的微信。她的头像是一个米老鼠,我不确定她是不是舒雅,我的微信上有很多学生还有一些过去的大学同学和学校领导,万一搞错人了,可就麻烦了。我点开舒雅的朋友圈,发现我竟然被屏蔽了。我有点纳闷,我发了一个信息过去,问她是不是舒雅,过了一会也没有人回,我暗暗庆幸,还好刚刚没有直接问她。我最后得到一个结论,要么舒雅删了我,要么就是屏蔽我观看朋友圈。我用另外一个老家的手机号,又申请了一个微信,这个号,一直没有舍得丢,大多数就是给父母通个电话,加上月租费也不高,就留着了。我把那几个疑似舒雅的微信,重新加上。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我也下了公交车,突然两个微信同时响了,我先拿出经常用的那个微信,看到舒雅回我信息了,这才想到早晨都有晨读,那个时候是不能玩手机的。我皱了皱眉看着那个微信号,是那个屏蔽我观看朋友圈的微信,我让她打开朋友圈,其实我想确定一下她是不是舒雅。不过她扭捏了半天,就是不愿意打开。我最后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让她发个语音,只要能确定是她本人就行,最后舒雅发了语音,我听声音像是在厕所里,因为旁边还能听到淅淅沥沥的声音。我神色有些不自然,干咳了一声,交代她注意下那个叫高大鹏的通讯记录,就把手机揣回口袋里,走进了办公室。中午放学后,老婆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要不要回来吃饭。我不想来回赶车太麻烦,就让她自己吃。我在食堂吃过饭后,在办公室休息,突然舒雅给我打过来电话,然后让我看微信,不大一会,我收到一个照片,是高大鹏的通话记录,有两分钟,而给他打电话的手机号码,我非常熟悉,竟然是老婆的。老婆主动给高大鹏,打的电话。我看了一眼通讯记录,老婆刚挂了我的电话,就给这个高大鹏打了。难道老婆给我打电话,只是一个幌子,最根本的目的,只是确认我是不是要回家,更方便她去约会那个高大鹏。我一想到老婆的这个目的,脸色就是铁青一片,我收拾好公文包,转身直接出了办公室,打了一辆车直奔家里。我心急如火的冲回家,我担心老婆会和那个高大鹏,在属于我的床上就直接搞起来。我的内心很矛盾,我很希望到家后,老婆只是在做家务,又希望真让我抓到她出/轨的证据。我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匆忙给了钱,我脸色难看,推开车门就想冲回家。突然一道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听到老王在喊老婆的名字。他想干什么?我抬头看过去,老婆走出小区门口,那个门卫老王匆忙迎过来,笑的满脸褶皱都开了,我这个时候竟然长出了一口气,最起码老婆没有和那个高大鹏在我家里做那种事。我转念一想,现在刚好下午一点半,老婆应该吃过午饭了,这个时间出去做什么?她今天休息,而且看她的穿着也不像去上班,更像是为了约会。难道老婆是担心家里不安全,所以才特意打扮一下,为了怕我突然回去更是提前打电话,探了我口风。我望着老婆满脸笑意的脸庞,那一双眼睛水蒙蒙的好似透着一抹喜悦的神情,离多远都能感受到她的魅力。她为了出门,打扮得很漂亮,一袭裁剪得体的连衣裙,在两腿之间做了斜开叉,显得风格清爽中透着浓浓的女人味,两条修长的美腿显现出来,在浅薄的黑丝裤袜的衬托下,绷紧的裙子中一抹黑,越发的撩人心弦,走动之间,她的雪臀被包裹的更为挺翘饱满。门卫老王望向老婆背后臀部的眼神,一副赤/裸裸想要占有的冲动,她的身材太完美了,几乎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她,都会有冲动。老婆走出小区后,没有坐公交车和出租车,我有些诧异,慢慢的跟在后面。老婆走到离小区有段距离的隐蔽的路口,突然停了下来,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穿成校草的炮灰女友
        软件官网下载

        穿成校草的炮灰女友
        优势升级版

        玄幻  |  筱兮

        正和表哥没说几句,突然一辆货车呼啸着倒车请注意,速度很快,表哥一把拉过我闪到一边,在慢点就被撞上了。车子停在仓库门口,驾驶室跳下来一个女孩,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我以后的老婆身高左右,骨架不小,微壮, 马尾辫,气质美女,属于耐看型,年比我大两岁。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有点震惊,一个小姑娘开个米多的货车,太彪悍了,屋里一下出来五六个男的,七手八脚的就忙起来了。表哥倒是不用卸货,跟我介绍说这是何老板的女儿,然后又向她介绍了我‘’我表弟,今天刚来上海‘她看了我一眼,那一眼深深的刺痛了我,至今都记得,那眼神里好像是 轻蔑 嘲讽 不屑 还有审视。年我还在长身体,那时的身高明显没我老婆高,到年的时候我的身高才定格在. 在上海的那几个月我们基本没什么交流,她那会是肯定看不上我的。我能对她有想法也是因为表哥的一句话影响了我,他说‘’你要是娶了何老板的女儿,今后你这日子也就发达了”我心说她能看上我这乡下来的穷小子,当时就当是一句玩笑听了,此后年我没见过她.没想到年以后表哥的话应验了,一次偶遇,在我穷追猛打三个月的攻势下,年底顺利追到了老婆,年我们结婚了。表哥下午请了假带我去找工作,他有个朋友在饭店做厨师,缺一个切配,就让我去做。顺便看了一场录像,就是新上海滩,看完以后我也是感慨颇多,不知道我以后会混成什么样,就这样埋下了要出人头地的种子。切配的工作很枯燥,只有两三个女人,唯一好看点的还是老板娘,度日如年。我每天要煮几十斤面,一口大桶一样的铁锅,把面煮好水龙头插进去放冷水降温,再倒进塑料筐等水干了,再倒色拉油用手搅拌,放那备用。那个炒面以前我第一次上班的地方卖不完的就是我们的工作餐,刚开始几次吃还行,吃几个月你试试,我现在闻到那个味道就想大发脾气,就会想到那不堪的几个月,那个恶心小气的老板,为什么离职是因为有次我实在受不了吃炒面,然后自己花钱到对面去吃饭,老板发现了假意要给我钱,我说好吧,你把工资结清了我走吧,你太让人恶心了。从此以后,终身不吃炒面。然后又去了表哥那里,住在他的宿舍,也没找工作,正好香港快回归了,上海也很热闹,到处都是横幅,庆祝,期间每天都能见到老婆,但是从来都没说过话,周日还能看看拳赛和球赛。然后有次他们阿姨回去了,没人烧饭,何老板让我帮他烧几天还给我块钱一天,我就同意了。就这样偶尔跟着何小姐买菜也能趁机说几句话了,有次还带我去城隍庙玩,给我买了好多吃的,油炸的,煎的各种小吃,她把我当小弟弟了。年香港回归后的第二天,因为闲了有十来天了,也没找到新的工作,我回老家了。我工作个多月赚了块钱,加上我自己的路费都没用完,总共用了不到块在上海,我拿出块交给母亲,又拿出给哥哥。出门的时候哥哥给了我一百块路费。在家待了一个星期,很不适应,见过大城市的繁华,回到农村心里落差很大,特别是晚上,伸手不见五指,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那时候我发誓将来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到大城市落地生根。每天吵着要出门,父母也很烦,毕竟我年纪那么小,父亲就开始帮我留意,正好隔壁村的表叔回来了,表叔的父亲是我奶奶表弟,算是有点亲的。所以父亲与他老表相称表叔在杭州萧山,算是一个小工头,手底下来个人,他愿意带我去闯一闯,也没说多少钱,就这样我来到了萧山。到了地方一看,这不也是一个小镇嘛,挺失望的,只是比起老家要繁华富裕了很多倍,镇上歌舞厅,菜场,录像馆,旅店,溜冰场,娱乐中心什么都有,既来之,则安之吧!表叔岁,外表忠厚老实,后来我才知道他一点都不老实,他本身是木匠,只是因为姐姐嫁到了当地,姐夫给他拉业务,哪家有新建的房子从毛坯开始就接下来开始装潢,有时候一家的业务能让这帮人忙活几个月,也有短期的几天的,半个月的业务,反正是什么都接,一天的也接,其他的大工是块钱一天,表叔我不知道,起码也要到千一个月吧。就这样我干了一个星期的杂工,搬水泥,扛木头,磨斧子什么的,表叔说我的表现可以拿块钱一天,我插他娘的,你们是我的三倍还不止啊。后来我在菜场找了一个翻油条的活,早上点到点翻小时油条,拿双超长的筷子,熟了就夹起来,每次块钱,临走还赏碗面条或者馄饨让你吃。我看到离我们住的地方百米左右的萝卜干厂在招男女普工。面试的是一个车间主任样子的男人,他看看我说;你力气大不大,我们这个工作很费力气的。就这样我进了厂,捞萝卜。那玩意还真不是力气大就可以,几十个大池子,一个个大池子里面全是黄水,一根大竹子竿头上一个大瓢也是竹子的镂空的。那个原始的年代纯手工,现在我不知道,那时候都是用手抓,个作业线,一个班个人,一个人在窗口下装箱,个人真空机压,其余人装萝卜。基本都是妇女,有三五个小姑娘,而我的初恋,结束我处男生涯的海咪咪就在其中一个组的真空机前。第一次抬萝卜进车间,一眼看到海咪咪,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和她会有事情发生。的身高,微胖,巨乳,脸蛋像钟丽缇,平时不怎么说话,一笑就露出洁白整齐的牙,老天就像安排好了一样,我捞了来天的萝卜,发现真的是力有未逮,那玩意要用巧力,不是蛮力,我捞的很辛苦。效率不行,车间投诉我们了。然后主任找到我了,因为我干活不偷懒,还算卖力,没开除我,把我调到海咪咪那一组车间去装箱了,原来那个大姐调去酱菜车间了,什么辣椒酱啊,萝卜酱啊,各种酱菜。装箱虽然和他们是一个集体,但是每天那么多箱你装不完也没人来帮你,他们干完活洗洗手就下班回家了。那些妇女上厕所前洗手,上完厕所从来没见过有洗手的,那个洗手池就在门口,那么恶心的操作,这辈子我是没吃过萝卜干的。厂里大多数是来自四川的,河南的,我那个省的就几个人,我那个组就我一个。咱们组个小姑娘,其他都是妇女,就我一个男的。海咪咪和小夏来自河南,是真空机上的,装萝卜的有个小辣椒是四川的,她说话和放炮仗一样噼里啪啦的,又喜欢吃辣。所以我叫她小辣椒,模样倒是不错,每次看到我都会脸红,没几天全组都一致认为她喜欢我,我也经常拿她开玩笑,但是她一笑,哎呀,牙齿好黄,拜托好好刷刷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平台app下载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平台怎么下载

        玄幻  |  紫藤

        “你们好。”季幼青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露出温和而无害的笑容。“季老师,我们坐下说吧。”那名女警道。季幼青颔首,坐在了空余的沙发上。接着,两位丨警丨察一个询问,一个记录的问了她昨天发现自杀女生的经过。没有什么疑问后,负责记录的男丨警丨察合上笔记本,对校长道:“校长,现在文秀岫同学的母亲说文同学是在学校里遭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才会自杀。这件事在社会上影响很大,领导也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情况。”“应该的。”校长道。“两位想要在学校里问什么,我们都会全力配合。我们也希望早日查明真相,弄清楚文同学自杀的原因,不仅是为了学校名誉,也是为了警醒,防止再发生类似的事。但是,我也相信,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是一视同仁,同学也是互相有爱的,不会出现不公平待遇的问题。我们也很希望丨警丨察同志能还事实于大众,不希望被学生家长误会啊!”两名丨警丨察互相看了一眼,男丨警丨察说,“我们一定会尽快查清楚一切。”他们提出要去文秀岫的班级看一下,校长让杨主任陪同去了。季幼青觉得已经没自己什么事,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校长叫住。“季老师,你等一下。”“季老师,你等一下。”在季幼青准备离开的时候,校长叫住了她。北阳一中的校长是一个长相很温和,儒雅的男人,已经有五十多岁,但是在每天的着装上,还是打扮得一丝不苟,让性子跳脱的人在他面前,都不自觉的收敛起来。“校长,还有事吗?”季幼青转过身问。校长沉吟了一下,才道:“刚才丨警丨察说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件事对咱们学校的声誉影响很大,一大早教育局就已经打电话来询问事情的原由。可是,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文同学会在学校自杀。你是高中部的心理老师,文秀岫也是高中部的学生,我想你代表学校去医院探望她,如果能问出她自杀的原因就最好了。”这番话,说得还算婉转。其实,在校长开口的瞬间,季幼青就猜到了校长的用意。丨警丨察办案讲究程序,等他们去查清楚到底文秀岫是为什么自杀,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可是,每耽误一分钟,这件事在网上的发酵就会更严重。俗话说,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校长是希望她以文秀岫为突破口,搞清楚她自杀的原因,尽快还学校清白。“我明白了校长,我去办公室收拾一下,就去医院。”季幼青接下了这个任务。校长斟酌了一下,又道:“如果需要的话,你可以再叫一名老师陪你过去。”季幼青摇头拒绝,“我先去看看情况吧。”这个时候,搞得人多势众的过去,更会增添误会。“好,那就辛苦季老师了。”校长颔首,也没有坚持。季幼青离开校长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林璇居然还在。她一进门,林璇就紧张的迎了上来。“校长找你什么事?”季幼青笑了笑,“没什么。被你说中了,昨天丨警丨察没找到我,今天去补录一份记录。”林璇了然的点头。突然,她看到季幼青在拿起自己的包和钥匙,又关了饮水机的电源开关,一副要走的样子,不由得上去拦住她。“你干嘛?你不会向校长辞职了吧?”季幼青惊讶的看向她,“为什么这么说?”林璇被她看得有些不知所措,讪笑着低头。季幼青认真的看了她一会,然后才道:“你想辞职?”林璇嘴角微微一扯,低声嘟囔,“刚上班没多久,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我……”季幼青劝她,“你要考虑清楚,这个职位你是好不容易才考进来的。而且,你能保证你换了新的工作,就不会再遇到别的意外?”林璇沉默不语。季幼青在心中叹了口气,声音放缓:“没有人会轻易选择死亡,我们是老师,在学生经历绝望和痛苦的时候,我们应该做的是帮助他们走出这种绝望,而不是拂袖离去。林老师,这条生命是我和你共同救回来的,难道你打算就这样放弃?或者,是受了这件事的影响,而放弃自己的职业和理想?”“!!!”季幼青最后这句话,触动了林璇的心。她瞳孔微微一缩,神情浮现出纠结。过了一会,林璇仿佛想通了般,释然的呼出一口气,放松下来。她笑道:“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才经历了一点事,就忘记了我当初是多么热爱这个职业,希望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教育事业。”季幼青也笑了,“我倒是觉得,你以后会成为一名很优秀的老师。”“谢谢,你也一样。”林璇的眼中重新出现了光芒,连憔悴的脸色都无法阻挡这种发自内心的勇气。“对了,你是准备去哪?”林璇这才想起来,季幼青似乎要出去。季幼青并没有隐瞒,“校长让我代表学校,去看一看文秀岫。”“你一个人可以吗?”林璇问。季幼青点头,“应该没问题。”林璇早上还有课,又是新来的老师,也不方便请假,见季幼青这么说,只好道:“那行,你去吧。自己小心些,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直接报警。”“没那么严重。”季幼青好笑的道。林璇却十分认真的道:“你是不是没看到那些新闻?有些家长情绪激动起来,简直就是恐怖!我们如今也是高危职业了。”“放心吧,我能保护自己。”季幼青跟她说完,又在林璇的目送下,离开了办公室。医院离学校很近,季幼青直接选择了步行。刚到医院,杨主任那边就给她发来了信息,是文秀岫现在所在的病房床号。因为是特殊病人,考虑到她情绪不稳定,所以医院还专门给她安排了一间没有其他病人入住的病房,还紧邻护士站。季幼青按照信息来到病房外的时候,就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了里面身形消瘦的少女,背对着大门,侧着头看向窗外的情景。在门外默默站了一分钟,季幼青并未推门而入,而是先去了护士站,找到了管床医生,了解一下文秀岫现在的情况。“这女孩,醒来之后,就一句话不说。伤口问题不大,我们更多的是担心她的情绪。”管床医生对季幼青道。季幼青问,“她家人没有陪她吗?”不问还好,这一问,管床医生就叹了口气,“就见到孩子的母亲,听说父亲在外地打工,一时半会赶不回来。不过,她那个妈啊……”“她妈妈怎么了?”季幼青追问。管床医生摇了摇头道:“她那个妈是个厉害的。孩子刚醒来的时候还寒虚问暖了几句,后面见她不说话,她妈妈就破口大骂,就差没冲上去打了。幸好被护士发现,及时阻止了。你说,孩子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还骂得下去,打得下去?就不怕刺激孩子再一次想不开?我看那孩子一动不动的样子,恐怕也是习惯她这个妈了。你瞧,一大早的,她妈说昨天已经请了假,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请假了,觉得反正女儿救回来了,一个人呆在医院里有医生护士照顾着也没事,就那么心大的走了。”

        穿越成为魔头
        苹果游戏下载平台

        穿越成为魔头
          软件下载app

          玄幻  |  银霜

          下腹处突然一钻心的痛感传来,先就好像那里有千万根长针在里面搅动翻转,每一根针都牵动着无数的神经细胞,我忍不住地大叫起来,虽然一些残存的意识告诉我,这大半夜的,不能这样鬼哭狼嚎,太丢人了,也太扰民了,但实在没有办法啊,一个人的忍耐力毕竟是有限制的,过了那个界限,一切人为的道德感都不存在了。模模糊糊的意识中,我感觉我浑身被汗湿透了,还感觉屎门流淌出了很多物质,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失去意识了——感谢老天爷给人类的这个设定——当你的感受超越了你意识的承受范围时,就让你失去意识,以此来避免过度的痛苦。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身上盖着一张白色的被子,头顶的天花板也是白色的——麻蛋,我不是躺在太平间吧,我一个激灵坐起来,一下子所有的感官都醒过来,鼻子里传来浓烈的消毒水的气味,一闻这味儿就知道是在医院里,我的右手边是白色的墙,左手边被白色的帘布包围着,床头有一个铅灰色的铁柜子。再看看我身上,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我轻轻地掀开白色的被子,将双脚从床上挪到地面上,灯光隐隐约约,看不到鞋在哪,脚面落在地面上,感觉凉嗖嗖的,看来真是大病初愈肾子虚啊,这可是南方的十月啊,不该觉得凉才对。两只脚的大脚趾在地上搜罗了好一会儿,都搜不到鞋,突然一个声音幽幽地响起:“叔叔,你是在找鞋吗?”那声音颤颤的,就好像以前的卡带受了潮发出的声音一般。“是啊!”,我答到,完全没过脑子,等自己清醒些了之后,吓得打了个激灵:这可是在医院的大晚上啊,看不见一个人,却听到一个阴侧侧的声音跟我说话,我踏麻不是撞灵了吧?我僵直了身子,不敢动(要是你,你敢不敢动?),只敢转动着眼球,就在我右眼梢处,我看见了一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全身发着蓝莹莹的光。这下我彻底不敢动了!“叔叔,你能看见我吗?你知道我妈妈去哪了吗?”,锅盖头男孩说着裂开嘴笑了起来。虽然面容怪异,但她的笑其实还是挺美的,我的心扑腾扑腾地跳着,快冲破了胸口,要跳出来似的。“叔叔,看见我妈妈了吗?”,小男孩一边问,一边皱起了眉头,脸上显露出丝丝黑气。真的撞诡,装死肯定是没用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港台鬼片里不是说嘛,不肯去投胎的鬼魂,要么是有未完成的心结,要么是以为自己还没死,完成了心结或知道自己已死去之后,它就会去投胎了——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修通,还有一些人是含怨而死,因怨气浓烈不肯去投胎,修通前要为它化解怨气——这就是超度。如果那些灵体影视信息准确的话,我就还是有救的,从西瓜头的形象上来说,不是恶鬼,我只需要帮它修通了,它自会去投胎。想到此,我深呼吸一口,装着胆子开口,展开我人生中第一次与鬼的对话。“可以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吗?”。“球球,叔叔你看见我妈妈了吗?”。“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啊,她长什么样的?叔叔可帮你打听下!”。“嗯~我妈妈叫陈玉芬,她长得可好看了,胖嘟嘟的。”,说起这些的时候,这小灵体眼睛里有光。从她的表述看,我无法想象他妈妈有多漂亮,但所有小孩都认为自己妈妈最好看,我也可以理解。但对于要找人来说,这小鬼提供的信息就太少了点。“可以告诉我你们家住哪吗?记得你妈妈的电话吗?”“我们家住国会山,我妈妈的电话是XXXXXX”。就在这时,围在床边的帘子突然被掀开了,进来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一张像大饼一样圆的黑脸,眉毛特别稀少,少得几乎没有——楼下保安张叔。我有点懵,不知怎么开口。旁边还有一个小鬼。“林老板,你可算醒啦!”,张叔叫所有住户都叫老板。“你不知道,昨天晚上,可吓人啦……”。在张叔的表述中,我得知,我日前天凌晨被张叔送进医院的,前天晚上他巡逻到三楼时,就听见我鬼哭狼吼,比老家女人生孩子都叫唤得厉害,当时有几个邻居站在我门口叫门,但里面没答应,就只是自顾自地叫唤,杀猪似地叫唤。在几个邻居的帮忙下,张叔把门给撬开了,一进屋,几乎没臭晕了。我躺在地上打滚,身下是一摊水渍,身上也是湿透透,就跟从水里刚捞上来一样,闻那味道,比喝酒后呕吐物还要难闻,有汗臭味,有尿骚,还有、还有屎臭(好吧,请忽略这些,谁再提我跟谁急!),不知哪个邻居叫来了救护车,我被抬上了救护车,医生一问谁是病人家属,必须要有个人同去,张叔便一起跟了过来。张叔接着断断续续地往下说。你被抬进急救室,检查了一会儿就被抬了出来,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健康得很,就是出汗太多,虚脱了,挂几瓶子盐水,好好休息应该就没事了。以为你马上就会醒,结果你睡了一天,又让医生来给你检查了一遍,说没事,只是睡着了而已。我从来没有这么麻烦别人,一下子感觉怪不好意思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只是一个劲儿地说:太麻烦你了,张叔。其它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在这个城市中打拼了这么久,要说朋友也有几个,结果救了自己一命的,竟然是毫不相干的保安与几个名字都不知道的邻居。真是世事难料,远亲不如近邻啊!想到我在上初中时,因为得了甲性肝炎,不能太累,想在离校很近的姑姑家住几天,结果姑姑都不肯,人与人的差距真是大啊!想到欠了张叔与邻居这么多,我以后都不知道与他们怎么打招呼,怎么相处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喜欢欠别人!也不习惯欠别人!用心理学的理论来解释的话,我这种状态是因为幼年时冷漠人际关系,导致潜意识中不想与人建立深度的人际关系。身为心理师的我,理论我都懂,但童年的创伤并不是懂不能解决的,它的治愈需要时间。就在我感慨时,张叔开口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不要瞎想,人偶尔有个意外状况很正常。做人嘛,不就是你帮我帮你,帮着帮着就认识了,也没什么欠不欠的,不用不好意思!”。虽然说张叔只是个没什么文化的保安,但他就是个生活里的心理学家啊,很明显他看出了我的心思。盯着张叔真诚的眼睛,脑海又浮现出那机器人般的声音:读书人啦,就是脸皮薄!书读多了,人就成呆鸡了!哈哈,这就是张叔没有说出口的心声,这相似的内容,我阿爷(爸爸)就说过,那时他不想让我上学,想让我跟他一起捡破烂。那时听到阿爷的话,很生气。但这次听到张叔的心声,我却完全没有生气,而是感觉到浓浓的暖意。“谢谢你,张叔!”。我跟张叔聊了会儿天,就让他回家睡觉去了,不好意思老耽误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