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庄生晓梦迷蝴蝶之前世今生
演示说明

庄生晓梦迷蝴蝶之前世今生
    哪个好怎么样

      玄幻  |  伴音

      “不过,咱可先说清楚了,我是求财的,可不要命!“放心,两只眼睛一个肾,最多三局,出不了人命!”萧逸一屁股坐在赌桌前,指了指桌上的骰子,“玩点简单的,咱就……摇个骰子吧!”“萧逸。”小七最后喊了一声。萧逸瞟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女人,一言不发!赌局,开始了。哐啷……骰盅落桌!“大还是小”“小”萧逸随口说出了一个字,随意的,就像赌的不是自己。小七看着都替萧逸急。“就这水平还敢跟老子玩狠得?”当骰子被揭开那一刻,小七差点瘫坐在地上,五点大,萧逸第一局输了。“一只眼了!”大光头咧咧嘴。“继续,这次换我摇!”萧逸一脸平静的接过骰盅,粗糙的手法略减笨拙。哐啷……一下、两下、萧逸怔了下,眉眼间一下明朗了。一连摇了十几下,大光头瞅那架势,笑的都裂开了嘴!咋地,你抡开了膀子摇,还能摇出个花儿来不成?砰……骰盅落桌,萧逸嘴角也翘起了一丝弧度。“小”没等萧逸问话,大光头嘴里就蹦出来一个“小”字。听完大光头的话,萧逸笑了,刚才他摇骰子的时候就发现里面被注了水银,这次大光头的急切回答,更加确切了。萧逸没再理会其他直接抱起了丫丫。“几个意思?来横的?”萧逸也不废话把骰子拿过来就朝着桌上一拍。“还让我说的明白点吗”看着桌上碎掉的骰子,还有水银。大光头望着萧逸离去的背影,脸色难看死了。从里面出来,小七脑子里面还是一片混乱,就这么没事了?“以后别赌了行不行,不为了我也为了丫丫。等把赌债还完,我们一家好好的过日子”“我答应你”面对小七希冀的目光,萧逸内心的柔软被碰触了一下,突然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对陌生的母女,不等小七开口,萧逸就先说话了。“我想一个人走走”“那......那你早点回来,我和丫丫等你”萧逸想自己一个人走走,想以后的生活,想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小七母女。突然他觉得似乎自己遗漏了什么。对了爸妈昨天打电话让他回家拿钱还赌债,萧逸怀着忐忑和复杂的心情一步步的朝着记忆中家的方向走去。“晓晓,这个学期结束爸给你找个工作,就别去学校了”“凭什么啊?”“咱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爸也不想...”“又是我哥,为了他就不让我上学。凭什么啊为了他看看咱们家现在被折腾成什么样了。”“ 你和你哥不一样,他现在,一事无成,要再这样下去,他那个家都要散了啊。”“不听,我不听。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要上。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啊,呜呜,从小到大,你们有什么都是先我哥,不管是吃的还是穿的,都是让着他,我难道就是捡来的,呜呜呜”萧逸走到家门口,听到这些,心被狠狠的揪了一把,还有种暖暖的感觉。前世不论多有钱多成功却没有这种感觉。“爸妈我回来了”平复了下内心,萧逸推开门笑着进来。“快进来, 我去给你们做饭”萧逸他妈红着眼说道。“怎么了”“没.....没什么”“什么没什么,就是因为他让我上不成学,还说没事。为什么你们就那么偏心,我难道不是亲生的呀,我恨你”萧晓狠狠的瞪了一眼萧逸哭着跑了出去,屋里面就剩下父亲萧建明、萧逸和母亲黄淑兰,气氛有点压抑。看着父亲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萧逸有点难受。“爸妈,你们担心我的着落,还有晓晓的学费吧”“家里事你少操心,我和你妈活一天家里的事就轮不到你操心,你少赌点就是对家里最大的贡献,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小七和丫丫着想呀。”“你爸说的对,咱们家这种条件你也知道,真的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你就听妈句劝,别赌了行吗。”“恩,以后不会了。但是晓晓的学还是要上的,妈我饿了,你去做点好吃的,我去看看晓晓跑哪了”“还在生气?”“要你管,你跟来干嘛,我恨你,不想看到你”“当然要管,谁让你是我妹妹”萧逸看着坐在路边的萧晓笑着说道,只是萧晓似乎不怎么愿意搭理他,直接把头转到了另外一边,眼角还挂着泪花。“都哭成小花猫了,都不可爱了”“哼”萧逸边给萧晓擦眼泪边说着,这次萧晓没有再躲闪,兄妹俩感情挺深的。不知道是因为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关系,还是晓晓看起来和上一世自己妹妹特别像,萧逸对这个妹妹格外亲切。“爸妈说让你上学了”“真的?”“哥啥时候骗过你”“可.....可咱们家里没钱”“放心吧,一定会有办法的”“哥,我是不是太不懂事了”“没有,是我以前不懂事,只知道赌,不求上进”萧逸看着妹妹这样,心里说不出的心酸,穷人孩子早当家一点都不假。萧晓不是不理解家里,只是对于她一个十五六的小女孩而已,缀学的事情,一下子太接受不了了。“哥,我刚才也是一下子接受不了,我想好了,等过几天我就跟着小英去饭店刷碗。到时候等我赚到钱了,把钱都给你我一分都不留,听说饭店管吃管住,我也用不到。这样你就能给嫂子和小侄女买好多东西了”“哥,还有就是你别赌了,这些年爸妈还有嫂子丫丫他们过得太苦了,他们太不容易了。”“哥的事你不用操心,上学的事没商量,你必须上”“哥,算了吧,咱们家是什么情况你也知道,爸妈说的对,你是男的,你要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你都老大不小了,也不能这么晃荡下去,咱们家的钱还是留给吧。至于我就算了,再闹下去,也只能让他们为难,这样挺好,挺好”萧晓说完眼泪又掉了下来,看着懂事的妹妹,萧逸眼圈也红了。萧逸最终没有要爸妈的钱,虽然他现在还欠着不少债务,但是看着已经生出白发的爸妈还有懂事的小妹,他怎么忍心拿走家里唯一的积蓄。“臭娘们,你男人欠我们三千块钱,赶紧还”“能不能宽限我们几天?”“ 老子宽限你们,谁宽限老子啊,少废话把你男人叫出来”“就几天”小七面对上门要账的只得苦苦哀求,丫丫害怕的抱着妈妈纤细的腿懂事的不哭也不闹,只是眼睛里面露出害怕的样子。“没钱是吧,弟兄们搬东西,把值钱的搬走”“你们.....你们不能这样,,等有了钱一准还”看着要把电视机搬走,小七伸开双手拦着不让他们搬,电视是这个贫穷的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也是丫丫童年唯一的乐趣。“让开”“不行,你们不能把电视搬走”“兄弟们把这娘们儿拉开,今天老子还搬定了”丫丫的哭声、小七和这些人撕扯的声音乱成了一团。

      做我的乖乖
      支持哪个好

      做我的乖乖
      软件优势

      玄幻  |  湘岚萧依

      艰难的将视线从文秀岫手腕上的伤口处移开,季幼青暗自深呼吸了几口,才压下自己的情绪。等她再看向文秀岫的时候,又恢复了平常在人前的样子。“秀岫……”“我累了。”少女沙哑的声音,打断了季幼青的话。“……”季幼青看着少女憔悴苍白的脸,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少女一副拒绝谈话的样子,让季幼青知道,现在走出第一步已经很不容易,若是急于求成的话,恐怕会刺激到少女的情绪。‘不管怎么样,起码她开口了不是吗?’季幼青在心中为自己打气。“那好,我先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晚一些,我再来看你。”季幼青站了起来,打算先退一步。文秀岫不理她。季幼青视线在房中扫了一圈。刚才,她在唱独角戏的时候,就检查过病房。里面没有任何尖锐的物品,似乎是怕文秀岫再次自杀。现在文秀岫抗拒接触任何人,季幼青也只能拜托护士和医生,路过她病房时,多照看一下。离开文秀岫的病房,季幼青若有所思。虽然今天和文秀岫沟通失败,但是季幼青还是看出了很多东西。“喂,前面那个穿衬衣裤子的女人站住。”宛如纨绔弟子的语气,打断了季幼青的思绪。衬衣裤子?季幼青看了看左右,这里是病房区,走廊上没有多少人,符合对方口中描述穿着的人,似乎就只有自己?季幼青有些疑惑,但还是停了下来,转过身。‘是他!’季幼青看清了站在自己对面的人,一下就认出了他是谁。她并不是脸盲,更何况对方长得很有记忆点,所以哪怕是只见过一面,季幼青也记住了这个人的长相。“喂……”“对不起,昨天不小心撞到你,好像还摔到了你的手机,如果需要赔偿的话,我可以给你钱。”季幼青抢在唐钰开口之前道。“???”唐钰被噎住。这是什么情况?季幼青在他愣神之时,主动走近了两步,看到对方猛然警惕起来的表情,忙停下解释,“其实昨天我就想跟你说对不起的,只是当时的情况实在是有些混乱,让我来不及开口。希望你不要介意今天迟来的道歉。”“……”唐钰惊愕的看着她。为什么今天的她和昨天的她完全不同?季幼青见他不说话,又道:“嗯,你的手机怎么样?”“屏幕摔坏了。”唐钰下意识的回答。季幼青心中偷偷松了口气。还好只是换屏,若是要换一部手机,她不知道自己的荷包能不能承受得住。唐钰被季幼青的反差,弄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只能看着女人从包里摸出了几百块钱,递给自己。“这是赔你手机屏幕的钱,如果不够,你下次拿费用的收据来找我补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季幼青把钱塞在唐钰手中,然后转身大步离开。等等!‘我是来找她要钱的?’一直到季幼青的背影消失在走了尽头,唐钰才清醒过来。他是在乎这……唐钰看了一眼手里的三百块钱。心中怒吼,‘我是在乎这三百块钱的人吗?’但他还是默默的把手里的三百块钱揣入了自己的兜里。唐钰转念过来后才发现,这个女人虽然对昨天撞到自己的事道歉了,可是对后面差点捏碎自己手腕的事,却好像一点表示都没有?是故意的,还是她根本没意识到,昨天被捏手腕的人是自己?唐钰郁闷死了!他只是想给自己讨个公道而已啊!怎么就那么难?“下次我一定要让你再给我道歉一次!”人早就走了,唐钰也只能对着空气咬牙切齿。来医院,是奉了校长的命。现在从医院出来,季幼青当然不能跑回家休息,还得继续回学校上班。季幼青依然选择了步行返回学校,顺便可以在路上整理一下思绪,寻找一个突破口。不知不觉,她走到了北阳一中的大门外。北阳一中的初中部和高中部都在一个校区,只是中间隔了一些建筑罢了。才看到北阳一中的大门,季幼青就被喧闹的声音吸引。在学校门口,围了不少人,学校的保安正在努力的维持秩序。人群中,她好像还看到了杨主任的身影。堵在学校门口的人中,还有人拿着专业的摄像机和话筒。“大家来看看啊,就是这个吃人的学校!我好好的女儿送到这里来读书,结果孩子就在学校里自杀了啊……我可怜的女儿啊……你们这个黑心的学校,到底对我女儿做了什么?把她都逼得自杀了……”季幼青站在最外面,听到了人群中女人尖锐的声音。她认得这个声音,是文秀岫的母亲。‘不是说她母亲不愿再继续请假,所以去上班了吗?怎么跑来了学校门口闹事,还带来了记者?’季幼青皱眉。“这位家长,现在事情还在调查中,没有下定论的事,你不好这样污蔑啊!”杨主任被一些听了文秀岫母亲的话,义愤填膺的围观群众堵在中间,动也不能动,鼻梁上的眼镜都挤歪了。场面一度混乱。季幼青默默的朝着一旁的树荫下移动了几步,让自己的身影掩藏在其中。她并没有从文秀岫口中问出什么有价值的话,此刻出面也根本无法解决现场的矛盾,还不如不要露面的好。很快,就有接到学校报警的警车赶到了北阳一中门口,车子一停,下来了好几个穿着制服的丨警丨察。季幼青有注意到,之前来过学校的两名丨警丨察也在其中。有了丨警丨察的加入,杨主任在人群中被解救了出来,他扶了扶眼镜,快速整理着一身的狼狈。“丨警丨察同志,这位阿姨说,她的女儿在北阳一中自杀了,这是真的吗?”“丨警丨察同志你们有在调查这件事吗?文同学到底是因为什么自杀的?”“丨警丨察同志,文同学的母亲说,是学校的学习压力太大,学校老师对文同学太苛刻,才导致她承受不住压力,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对吗?”“丨警丨察同志……”“……”丨警丨察一出现,立即转移了围观众人的火力。而文秀岫的母亲,则一边哭一边骂,要和学校讨个说法。季幼青站在后面听了一会,就听出了文秀岫母亲的用意。虽然不知道找媒体来围堵学校是她自己想到的,还是别人帮她想到的,但目的其实就只有一个……想向学校要钱!校门口的闹剧还在继续,任凭丨警丨察还有杨主任都说了,目前事件还在调查中,还没有证据指明学校欺负学生,老师苛待的事,但依然无法浇灭那些自诩正义的围观人群的‘热情’,文秀岫的母亲也没有停止哭诉。最后,杨主任主动说,去学校里谈,却被文秀岫的母亲坚决的拒绝了。甚至还说出了,怕自己进去之后,也出不来的话。仿佛在她面前的根本不是教书育人的学校,而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杨主任被气得脸色发青,却又无可奈何。后来,还是在丨警丨察的劝说下,才让文秀岫的母亲和记者们先离开。

      综艺天王导演
      游戏活动

      综艺天王导演
      自助下载平台

      玄幻  |  飘花无影

      红山市北郊,建筑工地。工地大楼已经起了六七层高,上上下下建筑工人忙得热火朝天。突听得小工头程河一声吆喝:“孟浩你搞快点,今天这堆砖不搬完,就不能提前下班了!”一个灰头土脸的青年男子答应一声,更加用劲推着推车来回奔忙。谁知他跑得快了刹不住势子,差点儿撞到正从前方走过的一个砌匠师傅身上。那砌匠随口骂道:“你他妈眼瞎了?一个瘸子腿不在家待着养病,居然跑出来打小工,真不知程河是不是眼睛瞎了居然把你留下来!”孟浩在老家的时候,曾经被人打断过左腿,康复之后稍微落下一点残疾。这点残疾其实不耽误干活,连走路的时候都不太容易看出来,但还是会有很多眼高手低的人喊他“瘸子腿”。那砌匠姓赵,是整个建筑工地最厌恶孟浩的人之一,他嘴里骂骂咧咧,一边抬起一脚将推车踹翻。孟浩气得眼眶泛红,可他身为小工,真要跟砌匠师傅闹僵了,这个活儿也别想干了。最终他只能忍气吞声,等赵砌匠骂骂咧咧走开了,他才蹲下身来扶正推车继续忙活。他今年二十四岁,个头儿不太高,只有一米七三。长相不丑,但也说不上帅气,就是那种扔在人堆里找不到的大众脸。两个月前他来工地找活儿干的时候,清瘦的身板加一身洁净的衣衫,实在不像是能干小工的样子,是他再三恳求,程河才留他试用几天。没想到他干起活来很能吃苦,比其他小工要踏实许多。更加上他对工钱并不十分计较,程河这才将他留了下来,并且允许他晚上早点走,早上晚点来。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孟浩匆匆忙忙将最后几块砖装上推车,却发现砖下边竟有一个锈迹斑斑的小铁箱。打开箱子看,里边用黑布包裹着一本旧书。随手一翻,书里全是空白,连一个文字都没有。“这是谁的箱子,有没有人要的?”孟浩喊了一声。程河立刻走了过来,看看箱子里边不过是一本旧书,而且书上还没字,便摇头说道:“谁会要这旧东西呀,八成是人扔掉的垃圾吧!”说着便转身走开。孟浩也没在意,就把小铁箱放在了一边。快手快脚将最后一车砖送到升降机上,孟浩跟程河打声招呼,便匆匆忙忙在工地换身干净衣服,又洗了一把手脸。突然想起那只小铁箱,忙又拎起那箱子,骑上他的一辆摩托车往家赶。别看他不过是在建筑工地打小工,他住的地方却是高档社区内一栋独门独户的小别墅。那是他跟本地富户向家的女儿向思思结婚的时候,向老爷子送的礼物。不过在孟浩的坚持下,这栋别墅的产权全部落在了向思思名下。方一走近别墅,孟浩便暗道不好。因为他看见门口停着一辆车,但却不是他老婆向思思的车,而是向家其他人的车。果然一推开房门,他就看见岳父向玉柏跟岳母陈幼莲、以及去年才结婚的向思思大姐向念念跟她男人葛运强。“爸,妈,姐姐姐夫都来了!”孟浩赶忙打招呼。“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窝囊废的女婿!”陈幼莲开口就骂,一张脸拉得比驴还长,“你大白天跑出去干什么,不会是去找女人了吧?”你看这话说的,大白天他不跑出去,难道晚上才出去?不过孟浩只敢在心里嘀咕,脸上还是陪着笑说道:“我是在家闲得慌,出去看能不能找个事情做!”他在建筑工地当小工是背着向思思的,自然向家其他人也不知晓。他会求程河允许他晚到早退,正是为此。“找个事情做?你何必呢!”向念念冷笑,“思思不是一个月给你一万零花钱嘛,难道还不够你花?再说你能找个什么事情做啊,做业务?做人事?还是再去找个财务,然后挪用巨款买股票?”这番话直戳孟浩心窝。两年前孟浩刚来红山投靠爷爷的老战友向老爷子的时候,向老爷子说他眉心发亮以后会有大出息,当时曾半开玩笑问两个孙女有没有谁愿意嫁给孟浩。向念念一口拒绝。向思思在考虑一夜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居然主动要求跟孟浩结婚。向老爷子乐见其成,向玉柏夫妇却只骂向思思疯了。但是在向思思的坚持下,又有向老爷子主持大局,最终向思思还是嫁给了孟浩。并且从向家大屋搬出来,住进了向老爷子送的这栋小别墅。而在结婚之后不久,向思思便让孟浩去了她名下的一间公司上班。孟浩其实很努力,可他只不过是专科毕业,在大公司做管理实在是力不从心。做业务,整整半年没有发展到一家新客户,反而老客户一个一个被其他公司挖走。做人事,人事部乱成一团。因为所有人都不听他的,所有人都认定他就是一个靠女人的窝囊废,打从心眼里瞧不起他。向思思不得已又把他转到财务部,就算他不懂财务,只要他肯学就好。孟浩确实肯学,而且渐渐能够独立做账。可就在那个时候,公司有一笔款子不知去向,经调查发现,是孟浩挪用出去买了股票。孟浩完全懵了,他根本没有挪用过公款,更没有买过任何股票。可那些股票确确实实在他名下,只不过已经暴跌成了一堆废纸。孟浩跳进黄河洗不清,而且根本也没有人听他辩解。包括向思思都对孟浩失望透顶,直接让他离开公司,每月给他一万零花钱,让他待在家里吃软饭就好。孟浩不是一个没骨气的人,可他舍不得离开向思思,纵然跟向思思只不过是挂名夫妻,他也想尽量维持这段关系。何况他妹妹孟馨正在上大学,如果他离开向家,孟馨在学校里的生活,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舒舒服服不差钱了。所以孟浩只能忍气吞声继续留在向家,白天闲着没事,他就去建筑工地当小工。可向家人认定他是闲在家里吃软饭,三天两头找来小别墅,让孟浩炒菜做饭地伺候他们。今天时间已经不早,向家人居然饿着肚子一直等着。孟浩只能在向家一家人冷嘲热讽之中,快手快脚做了一桌子好菜好饭。正好向思思也从公司加班回来了,向家一家人坐下吃饭。孟浩明知坐在饭桌边只会被向家人侮辱,索性躲在厨房吃。就听见外边陈幼莲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非要嫁给这样一个瘸子腿窝囊废!你要是听妈的话,跟聂家三公子聂枫结了婚,哪用得着你天天加班到这个时候?要我说早点跟这瘸子腿离了婚,聂枫还等着你呢!”聂枫是红山市名门望族聂家的三公子,生得仪表出众胆识非凡,在整个红山市都很有名气。但向思思却对聂枫很不感冒,任凭聂枫将向玉柏陈幼莲哄得只认他好,向思思却连跟聂枫单独约会都不肯。“我的事不用你们管了行不行?孟浩是窝囊,你们少来见他几面不就行了嘛!”向思思被说得烦了,索性撂下饭碗上楼去了。

      做病娇女主的心尖宠
        APP指导

        做病娇女主的心尖宠
        下载游戏中心

        玄幻  |  白桑

        “小亮,你别这样。”林玉芳紧紧抓着李小亮说:“俺,俺不值的你这样。”“什么不值的,我认为值的就值的。”“小亮你听俺说。”林玉芳一脸哀求的道:“俺知道,俺知道你对俺好。俺也喜欢你,敬佩你,也是老早的事了。可俺……小亮,如果你想要俺的身子,俺给你,啥时候要都行,但不能答应嫁你。你听我说,俺没想好,好多事……俺没想好。”李小亮看着梨花带雨的林玉芳,叹了口气。他明白林玉芳顾虑很多,不但由刘安老娘的事,扫把星的事,还有李忠军的看法,就算这些不想,林玉芳也是一个寡妇。李小亮娶了她,她会感觉李小亮从此抬不起头来。林玉芳盯着李小亮,泪光莹莹的道:“这事你要答应俺不能,不能犯浑。俺,俺别的事都应了你。”李小亮一时无语,最后在林玉芳坚定的目光中点了点头。林玉芳这才长长的吐了口气,侧耳听听,似乎李二胜与刘兰香没了声音,林玉芳显的又有些慌乱。“咱……”李小亮会意,点了点头,拿起地上的行李包道:“咱快走。”两人离开后不久,从玉米地里钻出一男一女。女的脸上红红的,她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看着李小亮与林玉芳远去的背影说:“那女的象是林寡妇,那男的是谁?”男人的背心还在手里,他没穿,同样看着李小亮,道:“好象是李忠军的那个干儿子。”女人眼睛一亮,转头向男人说:“是那个小秀才?哎哟,他怎么回来了?哎,二胜,你说,他们是不是真看到咱们了?”男人把女人兴奋的样子看在眼里,心里一阵嫉妒同时恨意从生:“屁秀才,毛没长齐呢。怎么着,你想让他弄啊?”女人白了他一眼,心里还真翻腾着这念头,嘴上更是说道:“我能同你怎么不能同他?他要想,我还真愿意。”男人盯着林玉芳的后背,眼神冒火。这林玉芳他早就垂涎已久,却一直没机会下手。林玉芳被人骗去的事本是他通的风,他还想凑机会拿下林玉芳,那伙人也没给他机会。他知道自己得罪不起那些人,有些后悔,也断了念想。可没想到林玉芳回来了,而且是跟着李小亮回来的。他心里有惊有喜,更有愤恨。他比李小亮大几岁,差不多也是一块长大的。对李小亮,他是打小就不对付,李小亮学习好更让他不顺眼,他早晚要除去这个眼中钉!李二胜的爹是村长,在他想象中,作为村长儿子还没能上高中上大学,李小亮居然敢上,这就是对他的挑衅。再加上李小亮也对他没好脸,两人关系同仇人差不了多少。看着林玉芳贴着李小亮的样子,李二胜的羡慕嫉妒恨一块都来了。现在听刘兰香的话,他只觉一股邪火冲上来,二话不说他拉着刘兰香就向玉米地里扯。“哎哟,二胜,你又想干啥?”“干啥,你说呢!”“你属驴的,这刚完……我说,他们真看到了瞎说杂办?”“老子抽死他!敢跟我李二胜作对!”“哎哟,你别撕啊,猴急什么,撕烂了我杂穿啊……咯咯,你还真行,该不是看了那林寡妇想了吧?”“我特么就看上林寡妇了杂得?”“你要是上她别就别上我。”“老子现在就……”大田地里的天色越来越暗,李小亮与林玉芳的身影渐行渐远。李忠军看到站在家门口的李小亮一怔,接着笑容在他老脸上绽放开。他今年六十三岁,三十多岁时当了村支书。那时候讲根正苗红,当了支书,他心是对上级感激不尽,一门心思为集体为国家奉献力量。事事争先,样样当模范。可他这支书做了十年,上面的风向就变了。这一变,就成了讲经济讲实效,他这支书就被领导以过于守旧的名誉拿下了。他没怨言,认为这是国家需要,直到后来他听说换的村长与支书都是借着关系与请送得到的,他才恍然这世道变了。但不管怎么说,老百姓心里有杆称,知道谁是谁非。绝大多数的下林村人还是对他这个老支书很尊敬,很有礼,大事小情的也常常请教。虽说他心里还是有些不顺,但终究感觉自己这辈子还算成,官多少做过,人也有些名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比下有的“余”似乎越来越少了,他家生活水平渐渐成了村里最低层的那类。其实这也不怪他。他老伴得了尿毒症,这病在当时很难处理。透析什么的一次要好多钱,家里的储蓄全用在这里了。结果,依然没有挽回他老伴的命。老伴死了,家里也空了。后来又好不容易赞了点钱,却又是李小亮上学,他亲儿子李大双定婚。现在六十三岁的他,看起来比七十三还大。头发斑白,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李小亮是他捡的,冰天雪地里捡的。一开始李忠军想也没想就捡了李小亮,但走了几步又犹豫了。那时他家并不富裕,一个李大双就已让他捉襟见肘,如果再抱李小亮回家,估计就会养不起。所以,李忠军又把李小亮放回原地。但当他回到村口,回头看看冰雪覆盖的天地,最后又一咬牙把李小亮抱了回来。李小亮小时身体很弱,赤脚医生也说是寒气所致。李忠军感觉李小亮只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当时自己没有把李小亮直接抱回来冻的。所以他对李小亮心里有愧疚,也愈发疼爱李小亮。李大双却因此敌视李小亮。好在李小亮比较争气,一考成名,誉满平罗。而且,省市县都给了李小亮实际的奖励。虽然层层克扣,但到了李忠军的手里依然是有十多万元。这年月,钱真当钱用,十多万在上林乡是最富有的那部分人。李忠军家终于是扔掉了贫穷的帽子,并成了别人眼中的富翁。李大双的新宅有了,定下来的婚事也结了,李小亮也去了省城上了学,李忠军是打心眼里高兴。心里更是对当时收养这个干儿子庆幸,又欣慰。如今,常常念叨的李小亮意外的出现自己面前,李忠军惊喜十分。“小亮回来了!怎么这么晚?吃饭了没有?累不累?拿这么多东西!那些钱是让你上学花的,不是让你给家里买东西。快进家,站门口干啥。”李忠军一时象老太太一样絮叨着,抢着拿李小亮的行李,却猛然看到站在李小亮身后的林玉芳。他明显的愣了一下,脸上的喜色淡了几分,不过随即笑着道:“刘家媳妇啊,回来了?这是路上碰到我们家小亮了?来来,进屋。”“哎。”林玉芳赶紧应了声。“爹,你别忙,我来。”李小亮推开李忠军的手,拎起包,率先走进院子。李忠军的神色变化虽不明显,但被李小亮看在眼中。李小亮轻皱了下眉,这种嫌弃的眼神在李忠军眼中很少出现,而且李忠军以前叫林玉芳是小安媳妇而不是刘家媳妇,这似乎含着划界限的暗示心理。这里面一定有很多事发生,李小亮暗暗的想,心里留意的同时,决定等机会同刘忠军好好谈一下。

        做病娇女主的心尖宠
        中文版下载

        做病娇女主的心尖宠
        可以选择吗

        玄幻  |  夏画

        李沧海接着说,是董办的事,您也知道,董办原来一直是我主管,从董事长退了以后,董办基本就没什么事了,赵跃他们几个人也没什么具体的工作,但是我想他们几个还是有工作经验的,辞退又怪可惜的,所以我想是不是可以考虑把他们几个合并到行政部,这样解决了他们几个人的岗位,又充实了行政部的实力,您看呢?温晓明点了点头说:“是,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我觉得你的这个想法挺好。”李沧海见温晓明态度明朗,便赶紧说:“只是赵跃的职务,是不是适当考虑一下?他原来毕竟是副主任。”温晓明又是点了点头:“嗯,是该考虑一下,正好一会开会,大家一起讨论一下吧。”李沧海本以为这件事温晓明当场就能定,没想到他却要去上会说,便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想到上次自己支持了刘艳,就等于否定了顾向新,说不定这次顾湘桂会从中作梗,如果这事弄不成,赵跃没了岗位,很可能就辞职了,赵跃要是走了,自己就又少了一个信得过的人了。李沧海见温晓明又低头去整理文件,有心再争取一下,可一想到昨天还反省自己太不成熟,便又把话压下了,笑着说:“也好,那您忙着,我先出去了。”会上,温晓明先说了几件公司经营方面的事情,最后才提到董办,温晓明笑着说:“原本董办是给我家老爷子留的,但是我看他整天游山玩水的,也没心思关心公司经营了,所以我想也没必要白白养着几个闲人,恰好李总今天早上也找我说这事,建议把董办合并到行政部,大家看看有什么想法?”温晓柔自从哥哥入主以后就活跃了许多,几乎每次都列席参加公司领导层的会议,见温晓明提到人事的事,便抢着说:“既然明知道是闲人,那就何必养着呢,干脆直接撤销这个部门,把人辞退就得了呗。”温晓明虽然提拔这个妹妹做了人事部长,却越来越觉得她难堪重用,今天这样的场合她作为中层干部抢先放炮,显然是有些幼稚了,不由得有些后悔,又敬佩起老爷子知人善用的能力来。温晓明看了一眼温晓柔,又面无表情的把视线挪开。温晓柔没明白温晓明的用意,还以为自己提了一个英明的建议,不由得有些得意,笑着看着几位老总,等着大家附和自己得建议。方岩依旧是事不关己的态度,其他几位副总也都低着头,温晓明笑了笑,又扭头问李沧海:“沧海,你说说?”李沧海笑了笑:“好吧,这件事今天早上我跟温总汇报过了,我的意见还是合并到行政部,董办人虽然少,却都是有工作经验的,就这么辞退太可惜了,尤其是赵跃,不仅不宜辞退,我觉得还应该保留职务,所以我建议把董办合并进行政部,赵跃任命行政部副部长。”李沧海说完,便低头看着面前的笔记本。温晓明又问:“其他人还有意见吗?”果然,顾湘桂清了清嗓子,长长的嗯了一声,说道:“因人设岗是不是不太合适?”葛春山虽然没有说话,却默默的点了点头。温晓明又扭头看白雅荷。白雅荷一直在盯着温晓明,见老板看自己,便笑着说:“我同意沧海的意见。”温晓明点了点头,看着坐在会议桌尽头的刘艳,笑着说:“刘部长什么态度?”刘艳显然没有料到这样的议题会轮到自己发言,在她看来自己一不是公司领导,二和这件事没有直接干系,自己是没有资格发言的,也就没有去认真的去考虑这个问题,没想到温晓明会突然问起自己,便有些慌乱的问:“我?这个议题我说不合适吧?”温晓明笑了笑:“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大家一起随便讨论一下,畅所欲言嘛。”刘艳趁着温晓明说话的空赶紧整理了一下思路,听温晓明鼓励自己,便说:“我觉得李总说的有道理,这几个人都是有经验的,不能光看现在一时的得失,要考虑他们将来能否为公司创造更大的价值,包括赵跃,我觉得他原本就是副主任了,现在到行政部,也只是平级调动。”刘艳说到这就不再往下说了,温晓明也知道她的立场了,也就不再追问,严肃地说:“有道理,我想公司还是可以能够承担这个成本的,既然这样,那就定下来吧,董办合并进行政部,赵跃调任行政部副部长,李总,就辛苦你去安排吧,反正两个部门原本都是你主管的。”李沧海从会议室出来往办公室走,一路上还在暗想,看来上一次帮刘艳一把还是对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回报了,只是今天的会议看似达到了预期目标,可董办撤销,原本就是自己的一大损失,为赵跃争取,也实在是退而求其次了。回到办公室,李沧海便把赵跃和张雯雅叫了过来,把会上的安排和俩人说了。张雯雅是没有任何意见的,只是赵跃心中不平,李沧海又好言安抚,总算稳定了情绪,李沧海送走了张雯雅和赵跃,又坐到椅子上发起呆来。今天的温晓明,几乎完全采纳了李沧海的建议,这让李沧海有些意外,他本以为上会只是温晓明的一个托词,公司是他自己家的,他一句话就定了的事,却还要去上会,总是感觉是在搪塞,可他问了一圈,却还是按照李沧海的想法定了,这就让李沧海摸不透了。李沧海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可能是温东明发挥了作用,以温东明的行事风格,昨天应该不会只和自己讨论这件事,特别是他让自己和温晓明沟通,如果他是真心希望自己辅佐温晓明,就会努力化解俩人的矛盾,而这件事,或许就是一个契机,而温晓明安排了赵跃这件事,到底是简单的听了父亲的话,还是确有更深层次的想法要拉拢自己呢?这就不得而知了。李沧海正在发呆,就见张雯雅进来了,刚才光顾着交代事情,没顾着看她的打扮,这次她自己进来才发现,今天的张雯雅很是特别,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张雯雅今天没有盘头,栗色的波浪披在肩膀上,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颇有点迎风飘扬的感觉,上身是一件白色的小西装,里面穿了件紧身的打底衫,把那两个乳衬托的愈发的浑圆,胸口上是黑色的蕾丝,走近了还能看见若隐若现的沟,下面是一件毛料的棕色套裙,再往下看是咖啡色的厚丝袜,脚上是一双高跟的黑色小皮靴,那靴帮紧紧的包裹在小腿上,显得颇有点干练和风尘的味道。李沧海眯着眼睛看着张雯雅走进来,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渴望。张雯雅也看到了李沧海的眼神,也故意迎着他的目光走过来,还故意挺了挺胸,让自己显得更加的妩媚起来。张雯雅拿着文件直接绕道桌子后面,站到李沧海的身边,这才把文件放到李沧海面前说:“这是明年第一季度各部门提的办公用品的需求表,请领导过目。”李沧海一手拿着表,一手则放到桌子下面去抚摸着张雯雅的大腿,一点点向上,一直探到裙子里,摸到两腿之间,轻轻的在里面挠动着。张雯雅被他撩拨的性起,不敢躲又不敢喊,只好夹紧了双腿不说话。李沧海看了看说:“只要提的需求不离谱就按单子买吧。”张雯雅说了声好,便拿了文件走开了,走到办公桌外面又红着脸回过头来看着李沧海微笑,眼神里却满是渴望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