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觉醒年代
资源下载平台

觉醒年代
下载平台安卓游戏

玄幻  |  湘岚萧依

  卞修武说,无论逝者和家属选择大体解剖捐献还是“微创尸检”捐献,医学科研价值可能有不同,但是逝者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贡献一样伟大,家属都“深明大义”。

天涯客
苹果版Store

天涯客
特色演示

玄幻  |  薇雨

苏雅上身白色的衬衣,搭配着紧身的牛仔裤,完美地勾勒出她那一米六五的苗条身材。我看着苏雅的脸,因为刚才的眼泪,妆已经脱落。长长的睫毛,配着那双大大的眼睛,迷住了我的所有目光。 她低着头,专情地看着我,然后,用右手的中指在我兄膛上滑过。这个动作是如此的性 感和迷人,苏雅做的每一个细节,都像她这个人一样,充满了妩媚和妖娆。我想,在这样一个浓情的夜里,谁也无法逃避一个温情女人的爱意,也不想逃避。 她的美,足以让你在这样的夜里迷醉。 苏雅是我从公园里带回来的,半个小时前,我才知道她的名字叫苏雅。一个让人无法抗拒的名字,和她人一样,会使我在这样的夜里产生无边无际的遐想。一束乌黑齐肩的秀发,把苏雅烘托得干练和高雅,典型的一个气质型美女。 我在公园里碰上苏雅的时候,她蜷缩在一条椅子上哭泣着,让人怜惜。我就是在这样的哭声中靠近了她,当时,只是想给她一点安慰和劝解,更没有想过,会有更美妙的故事在我们相识后发生。 苏雅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哭泣着,我从她的话中,知道苏雅刚和丈夫离婚,丈夫带着她的孩子,和另一个女人去了上海。看着她那憔悴和伤心的样子,我不放心将她一个人丢下,把苏雅带回了我住的公寓。 或许是苏雅受到了感情的刺伤,也或许是她想用另一种方式来对她前夫的报复,宣泄她心中的委屈。我们刚回到家里,苏雅主动的把我推到了墙边,没等我反应过来,她润润而淡香的唇朝我靠了过来,轻轻地碰触着我的唇。她的眼神中依然带着忧伤,我不想趁着她情感防线最薄弱的时候,去欺负一个受伤的女人。 我只是木讷地紧贴在墙角边,睁着双眼凝视着苏雅那张白嫩得让人疼惜的脸。 “怎么啦?是因为我的岁数比你大,你不愿意吗?”苏雅轻吻了我一会儿,见我没有主动的去亲近她,她用她迷人的眼睛看着我,不解地问道。 在回家之前,我把年龄和名字都告诉了苏雅。这会儿,苏雅一定是误会了我芥蒂年龄的差距,所以,她才会这样问。 我用手指轻轻地拂起她额前的一榴发丝,将它们夹在苏雅的耳后,手指慢慢地从苏雅的脸蛋上滑落。 “不是因为这个,我不想趁人之危。” “安夏,我是志愿的,吻我,好吗?如果你不介意我是你的姐,吻我。”苏雅凝视了我一会儿,重新将她的嘴唇印上。 苏雅,我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你的气质和美丽,已经在我见到你第一眼的时候,把我迷醉。我刚才没有吻你,只是害怕你把我误会成小人。我想要的,是在你的眼里成为君子。尽管过了今夜,你就会从我的生活中消失,成为我生命中的过客,我还是想留给你一个美好的印象,一个男人的君子风范。 我在心里叨念着,双手抱紧了苏雅的腰。 “苏雅,你真漂亮。”我吻着苏雅,忍不住对这个女人的赞叹。她的形象,和我想要的女人完全吻合。 齐肩短发,鹅蛋般的脸,白嫩滑嫩的皮肤,大眼睛,组合得那样的均匀,简直就是我梦中的完美恋人。 我甚至在想,苏雅的出现,是老天爷赏赐给我的最好礼物。 她的出现,就在这一刻,我就迷恋上了她的美丽。我知道,就着几个眼色,苏雅已经将我的心掏去。 苏雅听到我夸她漂亮,只是淡雅一笑。 在遇到苏雅之前,我从没有想过,会对一个大我六岁的女人产生好感。苏雅三十二岁,估计是平时保养得好,皮肤依然是那样的细嫩和光滑,身材也保持得很好,看上去就像二十六、七岁的女人,更看不出她是一个生过孩子的母亲。苏雅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气质高贵,容貌娇媚的女人。 “哈哈,姐,你整我。”我被她挠得嗤笑出来。 “喜欢吗?”她逗着我。 我点头,抿笑着。 眼前的苏雅,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女人一样,在我的嬉闹下,驱走了她先前的那一阵子忧伤,找到了快乐。 我们嬉闹了一会儿,苏雅慢退到床边,站住,凝视着我。 我靠近她,双手搂住她的腰。此刻,在我的眼里,苏雅就像是我认识了多年的恋人一样,没有陌生。她带给我的是一种轻松和愉快,我对她没有任何的顾忌。 虽然我和苏雅是初次相逢,但苏雅带给我从未有过的美妙感觉,我们的心在靠近。 窗外的夜,变得很安静。 我幸福地她揽入怀中。 苏雅把脸贴在我的心口,用一束感激的眼光看着我。 “安夏,谢谢你,是你在我最忧伤的时候,带给了我安慰和快乐。” “姐,是缘分安排了我们相识,我就应该让你过得快乐,充满欢笑。” “安夏,不管以后我们能不能再见面,姐都不会忘记,有一个叫安夏的男孩子,在姐最悲伤的时候,给了姐几个小时最快乐的时光。” “姐,如果有缘的话,我希望能再见到你。” “姐现在不能回答你,如果姐没有再来找你,你会恨姐吗?” “不,我知道姐的心思,姐并不是因为喜欢我,今天晚上才会和我在一起,弟不会恨你。我只希望姐以后能快乐的生活,忘记那些不开心的过去,只希望姐快乐。” “谢谢你,我的小男人。”苏雅感动着,用情地亲了我一口,蜷缩在我的怀里。我紧紧地相拥着她,感受着苏雅带给我的那种幸福。我拥抱着苏雅的香体,闻着她淡淡的呼吸气息,在苏雅的温柔里,我们一起入了梦乡。虽然,我和苏雅只是在城市中的偶然相遇。而今夜的这种相依相偎,更像是一对煽情男女的偷爱。但是,在我的思想里,我并没有把苏雅当成是这个夜里闯进我生活中的夜女人,我已经在心里把我和苏雅的相遇,当成是一种缘分。苏雅特别的气质和外表的妩媚,深深的吸引了我对她的向往。我已经感觉得到,在我的心中,已经烙印下了苏雅的样子。尽管我知道,苏雅随时都会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从此,我们会回到几个小时以前的生活状态中。各自的忙碌,苏雅也会把我从她的记忆中忘记,删除和我今夜的禅绵往事。对苏雅来说,我只不过是她寂寞夜里的情感填补,是弥补她心灵创伤的一个寄托。甚至,她会在离开我的时候,忘记我的模样和名字,把这一切都当成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和我昨夜想象的一样,苏雅悄悄的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东西。除了身边的被单还有余热,让我能回想起,昨天夜里,有一个漂亮女人睡在我的身边,她带给了我快乐。阳光射进来,我掀开被单,想在这上面再找找昨夜和苏雅的温馨。被单上,只有几缕秀发,凌乱地洒落着。我知道,这几缕发丝,就是苏雅留下来的。我将秀发拾起,放进钱夹中。不管苏雅把昨天夜里的那一场恩爱当成是越情也好,还是把我当成是她对丈夫的情感宣泄也好,我不在乎苏雅怎么看待这事。因为在这样一个大都市中,两个陌生人不期而遇,彼此需要,一晚过后,各自离去,谁也不为谁负责的故事每夜都会发生。但在我的脑子里,已经有了苏雅的影子,我无法做到像遭遇一晚欢爱那样洒脱地放下。苏雅的悄然离开,我的心,竟为这个陌生女人的离去,有些失落。

路虎
ios官网下载

路虎
演示活动

玄幻  |  安白

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被吓的,总管大人现在的脸色惨白,身子不停地发抖。看着归不归说道:“你看我都这样了,进去了还能出的来吗?”归不归眯缝着眼睛看向总管大人,说道:“这里是升天坛,你怕什么?你见过谁敢在升天坛里面布下阵法?整个镇国祭坛里面就这里最安全。把心放肚子里,没事,进去转一圈就出来,有我在这里看着你,你怕什么?再说了,长生不老药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归不归提到长生不老药的时候,总管大人喘了口粗气,他的这个动作看在归不归的眼里。老家伙换了一种语气,接着说道:“那几个已经长生不老的人拿到丹药的时候,比你现在要难得多,那是真正死后复生的。哪有现在你这么好,还有两个前辈在后面被你撑腰。想清楚了啊,长生不老就在眼前,眼看就要到手的东西可别丢了”这句话算是打中总管大人的七寸了,他一咬牙,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吴勉之后,将目光转到归不归的身上,说道:“怎么说我以前也是大秦的方士总管,这些陶俑人身上都飘着煞气,凭我的眼里还是能看出来的”说到这里,他深吸了口气,接着说道:“不过我是豁出去了,走一趟就走一趟!不过咱们有话说在前面,我之前和勉有点小过节,想怎么罚我也要等到这一圈走完的。可别等我走到一半下绊子,还是那样还不如现在给我一个痛快”“别把你的脏心安在我身上”吴勉冷冰冰的跟了一句,说道:“出事别指望我救你,不出事也别怕我会害你”总管大人对着吴勉点了点头,说道:“那成,咱们之前的恩怨以后再算”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又转头向着归不归说道:“一旦我的运气好死不了,咱们在灞上城定的约定还拜托你能遵守”归不归也点点头,说道:“放心,就算运气不好,真出事我也会第一时间收了你的魂魄,让你不至于魂飞魄散”这句话说的总管大人一阵的默然。过了一阵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也不理会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在自己的怀里找出来一个巴掌大小,镂空的青铜盒子。随后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小小的白色蜡丸。总管大人将蜡皮捏碎,露出来里面一颗深绿色的丹药。总管大人将除去蜡皮的药丸重新装回到青铜盒子里,随后将盒子握在手里剧烈的晃动起来。随着他手臂的晃动,就见一缕淡绿色的烟雾顺着他的手指缝里飘了出来。这时总管大人才算停止了动作,他又从怀里掏出来一根极细的青铜锁链,将锁链的一头固定在盒子上,自己提着另外一头。也不再理会吴勉和归不归,拖着一条瘸腿,向着祭坛里面走去。总管大人的家什都是他从吧灞上城中带出来的,怎么说他曾经也是始皇帝的大红人,手上多少还是有些家底的。青铜盒子和锁链露出来的时候,归不归都一个劲儿的吧唧嘴,自言自语的嘀咕道:“到底是做过方士头儿的,手里还真有几件好东西……”就在归不归说话的时候,总管大人已经出了甬道,拖着一条瘸腿进入了祭坛之内。吴勉看着他的背影,嘴里对归不归说道:“连命都不要了,你在灞上城里许给他什么了?”归不归回头冲着吴勉一笑,并没有马上回答。一直等到总管大人走得远了,估摸着他已经听不到这里说话的声音之后,他才笑眯眯的说道:“我说你在找徐福留给你的宝物,里面就有长生不老的丹药。你已经是长生不老的身体了,那种丹药对你的意义不大。只要他能帮我们找到地图上面的位置,给他一颗半颗的也不打紧”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看着总管大人背影的目光突然跳动了一下,随后有些诧异的说道:“还真没看出来,这个小家伙还有点本事”只见这时总管大人的步伐突然变了,脚下好像是在踩着舞蹈一样的步点,进三步退两步的,还时常中途变了落脚的位置,让人琢磨不透他下一步会落在哪里。只是他一条腿重伤之余,每次落脚都一付呲牙咧嘴的狰狞表情,地面上也留下了一连串的血色脚印。同时,总管大人手中链接着锁链的青铜盒子也慢慢的甩了起来。他以自己为中心,握着锁链的那只手在头顶上慢慢的晃动,让那只青铜盒子围着他打起了转。转眼之间,总管大人整个人都被淡绿色的烟雾包裹起来。口中念念有词,好像是在吟唱着一首听不懂歌词,且跑掉跑得离谱的曲调。归不归看了一会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光靠花钱,还真不太好买这个方士的头儿”过了半晌之后,总管大人已经围着祭坛‘跳’了一圈。里面的陶俑军士没有丝毫的异动,眼见着总管大人‘蹦蹦哒哒’的就要回来的时候,站在甬道出口位置的归不归突然说道:“横着再走一遍”总管大人也没打算只走一圈就结束的,当下也没有任何异议,回到起点之后,他一路向下,横着走进了陶俑军士里面。这一趟走下来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异象,就连吴勉都以为里面真是陶俑,不会再有什么问题的时候,突然见到围绕在总管大人身体四周的青铜盒子停顿了一下,随后好像失去了外力一样,晃了几下之后,慢慢得垂在他的腰间。“出事了!”总管大人突然大声喊道:“我的身子僵住,动不了了!”他说话的时候,身子一侧歪,随后斜着摔倒了地面上,倒地的时候,总管大人还保持着说话之前的动作,就像被定格一样,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就在总管大人倒地的一瞬间,他身边周围几个陶俑军士身上散发出来一种浓烈的煞气,这股煞气向着总管大人侵袭过来,要不是还有那淡绿的烟雾包裹着他,这时候总管大人就已经被煞气覆盖住了,不过就是这样,淡绿色的烟雾也被煞气逼得回缩在总管大人身上薄薄的一层。终于出现了异象,有了对象就好办了。吴勉冷冷的哼了一声,掏出来那把在苗疆得到的匕首,就要进入祭坛里面。却突然被归不归拦住,这时老家伙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沉着脸说道:“我要是你,就看清楚之后再进去”吴勉翻着眼皮看向归不归,说道:“你到底还知道什么?”他盯着归不归的时候,这个老家伙正在看着总管大人倒地的位置,同时嘴里说道:“这里本来应该是战俘和奴隶祭天的地方,现在那些尸骸哪里去了?”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吴勉先是一仰眉头,随后马上就明白了这个老家伙话里面的意思,他的瞳孔一阵的紧缩,嘴里一字一句的说道:“尸骸被封在陶俑之中——”说到这里,吴勉顿了一下,扭过头也看向总管大人倒地的位置,接着说道:“祭天之后,把祭品保存在陶俑之中,顺便封住了他们的怨气,再让祭品来守住这里,防着有人闯进来。这一环套一环的,谁有本事摆这个阵?”“这个阵法是百年之内新创的,要不然我老人家也不至于看不出来。本来我以为是徐福那个老家伙造的孽,不过现在看起来是冤枉那个老家伙了”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转头看了吴勉一眼,说道:“你说大方师主持祭祀,会带着谁来?”说完之后,也不等吴勉给出答案,他已经将头转了回来,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陶俑人自问自答的说道:“干得不错嘛——广仁”就在他的话音落下之时,总管大人手上的青铜盒子突然“呼!”的一声着起了火。随后本来从里面散发出来的淡绿色烟雾,就在这一瞬间变成了深绿色,烟雾的颜色越来越深,最后深的如同墨汁一样,竟然将层层包裹住的煞气冲散。总管大人趴在地上突然睁开了眼睛,他连滚带爬的爬了起来,拖着一条几乎就要残了的伤腿,向着吴勉和归不归的方向跑过来。见到总管大人那里突然之间又有了新的变化,归不归不喜反惊,他脸上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冲着已经快跑出来十几步的总管大人吼道:“别乱动就没事,快趴下!你这是在刺激这些祭品!你他奶奶的!来不及了……”事到如今,总管大人已经慌了,他根本就没有听清归不归的话,只知道跑到吴勉和归不归的身边就安全了。只是总管大人没有注意到,他从这些陶俑军士身边跑过的时候,它们身上的陶俑盔甲已经开始龟裂脱落。就在总管大人即将要跑到前面陶俑军士方阵尽头,只要穿过这里,再向前跑几步就能到达吴勉和归不归的身边。就在他看到出口就在眼前,心中多少有一点放松警惕的时候。总管大人的肩头猛地一紧,像被什么突然抓住了,就在他条件反射回头看时,一个血刺呼啦的肉人已经到了身后这人全身的皮肤已经被剥离出去,只剩下一个被血肉和内脏包裹起来的骨架。他是距离总管大人最近的一个,身后还有七八个和他一样无皮人,正在向这边靠拢。这一眼见过之后,总管大人惊恐到了极致,脚下拌蒜,整个人再次的摔倒在地。他摔倒的位置不好,脑袋正碰到一个突起的石块,随后眼前一黑,晕死了过去。总管大人晕倒之后,他身后的陶俑便不再龟裂,只是刚才陆续出现的几个无皮人,在总管大人晕倒的一瞬间,他们突然同时失去了意识,漫无目的在四下打转。这时,归不归才长出了一口气,总管大人倒地的位置距离他这里也就十几丈,已经有无皮人走到了通道出口的位置,当着吴勉和归不归的面,在出口的外面转了一圈之后,便离开了这里。本来吴勉已经做好准备,要这些无皮人击杀。但是就在最后一刻,却被归不归拦住,这个老家伙说道:“它们的活动范围之内就在祭坛这里,过不来这边。你好好看看它们脸上的部位。没有皮肤支撑,它们连五感都丧失了,只要不进去,它们就拿你没辙”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不进去,那我们到这里干嘛?”归不归手搭凉棚,向里面望去,同时嘴里说道:“先想办法找到阵胆,只要毁了阵胆,这些没有皮的倒霉蛋就不攻自破了”趁着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突然一步跨出去通道之外,到达了祭坛的范围。就在他刚刚进入祭坛之后,周围的无皮人几乎同时调转身形,几双眼球一同盯着吴勉,嘴里还发出来“嗤嗤“的叫声。吴勉并没有理他们,他几步走到总管大人的身前。抓起来他那一条好腿,拖着总管大人向着通道入口的方向快步走过去。还没有等吴勉将迈出的脚步落下,那几个无皮人突然发难,以一种不可思维的速度向着吴勉这边冲过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第一个无皮人已经到了他的身后,身后对着吴勉的后心抓了过去。吴勉看都不看,身上直接泛起几道电弧的,其中的一道电弧正打在这个无皮人的身上。“刺啦!”一声,电弧的光亮照的整个祭坛都瞬间亮了起来。同时,一股刺鼻的焦臭也涌现出来。本来吴勉以为这一下子就能解决的,但是想不到的是,身后那个无皮人只是被打的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的对着吴勉冲了过来。吴勉皱了皱眉头,松开了抓着总管大人身子的那只手。同时身子一晃,躲开了无皮人的攻击。趁乱掏出匕首,对着无皮人的脖子就是一下子。“嘭!”的一声,这人的脖子直接被切断,脑袋掉了下来。同伴的死,这些无皮人无动于衷,他们不约而同的冲着吴勉狂奔而来。吴勉哼了一声,他再次抓住了总管大人的好腿,抬手将他扔到了外面甬道的位置。这时后面七八个无皮人也已经到了,这时吴勉的身子晃了一下,他整个人都扭曲了一下,随后消失在原地,就在同一时间,现身在在甬道的出口处。随后向前迈了一步,再次进入到了甬道的位置

杨幂
优势演示

杨幂
    安卓下载中心

    玄幻  |  珊璃陌

      工业生产  去年强劲的工业生产是由钢铁、水泥等“烟囱行业”和医疗、电子制造业带动的,主要是用于出口。月度数据将显示工业复苏是否扩大。

    乡村爱情13
    下载链接
    
    

    乡村爱情13
    安装官网

    玄幻  |  星千语

    刘大明说,刘镇长,今天天气给面子,到村里的路也好走了,如果刘镇长方便的话,能不能今天就安排个人,把我们带到挂职干部指定的联系村,了解了解村里情况,也和村里的干部群众熟悉熟悉,开展工作也能有的放矢。“刘主任如此急切的心情,如此工作态度真是我们比不了的,既然有此想法,那我上午就陪你先到你联系的村看看,下午和明天再陪其他的挂职干部到所联系的村!”这次来的四个人中,刘大明在县里是发改委的领导干部,副镇长刘小娟肯定要亲自陪同,再说第一次下村有副镇长陪同,对刘大明来说也是一个面子。“我在乡里也工作过很多年,还是了解一些镇村的情况,知道镇里的干部有很多事要处理,到联系村的事就不用刘镇长陪同了,让胡天助理陪我就可以了,顺便把小吴带着,这样上午到我所联系的村,下午到吴龙科长联系的村。”刘大明这么说,表面上看是为刘小娟考虑,实际上有自己的想法,首先可以让码头镇的干部知道,我刘大明到了这里不需要任何帮助,就能开展工作,不是无用的庸才。第二,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和吴龙好好地谈谈,让他紧贴在自己的周围,听从差遣。关键时候,一定要让吴龙站好队。刘小娟对刘大明的建议自然是尽力配合,于是点头同意。几天后,市里来的挂职干部,也到位了。名字叫张富贵,市财政局的副处长,也是副科级,张富贵到了以后,这个队伍就是五个人,两个有级别的人,那么谁做这个队伍的领导或者说队长,很关键。谁都知道,做了队长,那么一切评奖评优的资源,就会随着而来。对于秦书凯这些没有级别的人来说,挂职的日子跟休闲度假差不多,整天没什么具体事情,时间就显得有些难熬,尤其是春天的天气越来越暖和了,不出去走走,自己都感觉有些辜负这室外的美景。但是,对刘大明和张富贵来说,那就很不一般,所以两人就在私下争取下面的人支持。对于刘大明,秦书凯是没有好印象,而对张富贵,也就是来之前,李伟成带着自己见过一次面。那是当时单位给自己送行的第二天,李成万带着秦书凯到了普水的宾馆去拜访了张富贵一次,主要是张富贵和李成万是党校的同学,关系很不一般,到普水来挂职,李成万当然要接待。后来,秦书凯也陪着小李和张富贵吃过一段饭,所以关系还比较和谐,有次关系,秦书凯当然很希望张富贵能够做队长。谁做队长,成为大家关系的一件事,根本吴龙透露的消息说,刘大明的希望很大,因为刘大明已经获得了乡书记姜照光的支持。听说刘大明做队长,秦书凯憋闷的不行,***,此人做队长,以后一切好处都和自己无缘。忧闷的时候,接到李成万的电话说:“秦书凯,最近忙不忙?过几天我想带这边的几个挂职干部去你那儿钓鱼,有没有合适的鱼塘?”秦书凯一听这话,兴奋起来,钓鱼也是他的爱好之一,李成万的建议实在是太及时了,这种时候,边钓鱼,边去享受一下大好春光是最合适的休闲方式了,再说,也就罢谁***做队长的事情不去想了。秦书凯撂下电话后,就去找金大洲。在一帮挂职中,金大洲必定是服务过县委领导的人物,说话做事相当到位,还颇有几分带头大哥的侠义精神,就冲着这一点,秦书凯对他印象很好,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找金大洲商量。最重要的金大洲跟刘大明也是有仇怨的,这话还得从十多年前说起,那时候的金大洲和刘大明都在乡里当差。二十出头的男人,整天在乡里憋屈着,白天还好说,到了晚上,身体某些部位总会有些正常反映。大部分的人都能控制住这种正常反应,金大洲却没管住鸡圈门,竟然和乡政府附近理发店的小姑娘睡到了一起。其实,男女之事,相互同意,相互快乐,也没有人指责。男人和女人只要突破那层关系,想收也收不住,金大洲跟理发店小姑娘关门干事实在相当于一叶障目,所有人都知道,理发店紧闭的门里头,一对狗男女的风流快活。一天晚上,金大洲和理发店的小姑娘正火热的时候,理发店的门被砸开,小姑娘的父母带着乡里的干部现场抓个正着。那个时侯,对这种事抓的比较紧。面对议论和开除的压力,金大洲无奈之下,灵机一动,坚持说自己和小姑娘在谈恋爱。小姑娘的父母当场就傻了眼,是啊,谁说机关干部就不能和理发店的女人谈恋爱,这样说的话,金大洲可就成了家里的毛脚女婿,只不过这女婿在某些事情上性急了些。这件事以金大洲付出婚姻的代价而告终,金大洲不得不娶了那个女人为妻,这才免除了被处分的危险。结婚后,金大洲才从老岳父和岳母的嘴里知晓事情的真相,那晚是他的同事刘大明急匆匆的赶到老人家里,说是乡里干部金大洲利用权力,强bao了自己的女儿,老人一听这话,自然怒不可遏的要来找金大洲算账。金大洲当时气的差点把牙给咬碎了,刘大明背后对他下手的原因,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因为当时县委组织部正在考察金大洲,准备提拔为副乡长。如果金大洲提拔了,很有提拔希望的刘大明就失去机会。从此以后,金大洲跟刘大明结下了仇怨,这次到乡下来驻村,两人一见面,秦书凯就感觉有些不对劲。金大洲满脸冷笑着冲着刘大明招呼说,刘主任怎么到这里来了?不会是下来检查工作吧?我可是听说,刘主任最近一段时间在发改委深得一把手田主任信任,单位里大小事情都得从刘主任的手里过,怎么才这么短的时间没见,刘主任就从领导面前的红人,变成了下脚料了?金大洲对刘大明的说话口气带着调侃和不屑,这让秦书凯站在一边看了相当的解气,刘大明是自己的领导,即便是现在下乡了,以后总有回去的时候,自己作为下属没胆对刘大明说出什么过激的话来,可看着金大洲这么不待见刘大明,他心里一样的痛快。在乡里相处的时间长了,秦书凯趁着一次酒桌上推杯换盏的机会,问金大洲为什么对刘大明一副不待见的模样,金大洲于是把刘大明以前干过的龌蹉事吐露了出来。秦书凯当时恍然大悟的表情说,真是看不出来,道貌岸然的刘大明同志,背后居然隐藏着这样的一副令人恶心的假面具,他可真是为了自己的那一点私心,无恶不作啊。金大洲听秦书凯嘴里骂上了,感觉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跟秦书凯滔滔不绝的讲述起跟刘大明这些年的恩恩怨怨。那晚的一顿酒,一直喝到半夜,金大洲的讲述中,秦书凯见识到一个自己从不了解的官场阴暗面,原来一个人想要在仕途上有所发展,还必须把兵法好好琢磨透彻,这还不算,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也是缺一不可,有的时候,甚至还有套中套,局中局的出现,对于秦书凯这样的官场新手来说,他曾经面临的挫折已经算是重如泰山了,可到了金大洲的嘴里,简直小菜一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