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691章 奥特曼
是个什么鬼东西

更新时间:2021-04-22 00:54:50

我要打赏
是什么软件

打赏共725055恒币
综合客户端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电脑版免费下载

我要评论
安卓版体彩
评论共3545条
资源下载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正式版下载

    书友还读过

    斗罗大陆之双子双生
    版本旧版

    斗罗大陆之双子双生
    app安卓版下载

    玄幻  |  芩燕

    这是他的弱项,在家基本没怎么上过学,也就零零星星认识一些字,还都是举人老爷教的,好在教官只让认字,没让写字,不然更加要命。每天都有任务,必须认完多少字,认不完,就不能吃饭,也不能睡觉,白天还要照常训练。胡耀祖认字比别人慢,好像大脑总是转不过弯来,读第一遍会了,再倒回来读第二遍,又忘了,如果每天只学几个字,他是能记住的,就像以前举人老爷教他认字,一次不会超过五个字,他总能记住。而现在,每天都是二十个字以上,他费尽了心思基本都只能记住一半。而且就算勉强把当天的字认完,一周一次的复习,把七天的一两百个字都拿出来读,他感觉字能认识他,他却不认识字了,总是急得额头冒汗。教官那里是没有情面可讲的,不认识字,就被惩罚,要么跑步一小时,要么被鞭子伺候,关键是惩罚了也不算完,必须把字认了才能睡觉。被惩罚过好几次,跑也跑累了,屁股也被打痛了,还必须认完字才能睡觉,睡眠不足,第二天他总是全身发软,还得接着训练。这样的一天,他就会发挥失常,对打的时候输掉,然后再被罚多跑一个小时,恶性循环,人都累得瘦了两圈,快脱相了,这样的折磨,使得他终于长出了记性来,认的字越来越多。几个月后,有两三个总是记不住字的人,都被带走了,具体去了哪里,是活还是死,没人知道,也没人敢问。教大家认字的长官,已经不再局限于认字,慢慢开始让大家学习小短语、小短句,后面更是变成了完全没有规律可循的字词,还要学习速记。胡耀祖总是跟不上节奏,总比别人慢几拍,他刚能认完那些字,又开始要求把这些没有规律的字用电报形式发出去,他总是慢,总是整夜得不到睡觉的那一个人。同时,教官每天还会拿一百字左右的小文章,让大家背诵,胡耀祖结巴,被打是难免的,在被打无数次后,慢慢地,他不再结巴了,再结巴就会被打死。射击训练也越来越频繁,每人发一个弹弓练习,自己在树林里捡石头打靶,大家都会尽力多练,每天练完弹弓以后,每个人都会领到一颗子丨弹丨,打到七环以内才算合格。打不到七环,当晚就没饭吃,这对胡耀祖来说不难,因为以前在老家,嘴馋的时候,也会自制弹弓去打鸟,对他来说,这真是童子功了,所以,他每次都接近九环,甚至有时候还打到十环。但是弹弓和真枪射击不同,每天的那一颗子丨弹丨,胡耀祖总是瞄不准,被惩罚是必然的,还好不是挨打,只是做俯卧撑而已。时间一天天过去,能打、能跑、能认字读书、能射击,好像没有什么能难住他了,这种生活,胡耀祖便慢慢适应了,还觉得挺刺激挺好玩的。一年过后,当初一起来的人只有一半留了下来,其余的人被带走了,同样,大家都不知道那些人去了哪里,胡耀祖已经变得麻木了,对周围的事情不再关心。接下来的日子,又增加了很多新项目,难度越来越大,跟踪、反跟踪、开锁、熟悉各种枪支、队友间的合作、手语交流、暗杀……一开始,胡耀祖总是被人跟踪而不自知,总是被偷袭成功,所以总是受罚,慢慢他也不断提高警惕,还学会了反跟踪。“只有打倒你的敌人,你们才能生存!”这是教官常说的话。擒拿,反擒拿,单打独斗,是每天的必修课,胡耀祖有一身蛮力,脑袋也比较灵活,渐渐地,一般队友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虽然满身是伤,但他毫不在乎,只要赢,赢了就有好吃好喝,输了就不能吃饱不能睡好,所以,受伤了也无所谓,好了再打,打了再伤,反反复复。训练场,每天都是大家疯狂互殴的场景,被打倒躺在地上的人有时候会觉得死了算了,而教官总是站在旁边,声嘶力竭地喊,“起来,你起来,你必须站起来,必须活着,活着才是最大的意义!”最终,每个人都要站起来,继续后面的生活。熟悉枪支不太难,毕竟对这些枪支他都充满了好奇,学习一段时间以后,看两眼就能分出来型号和功能特点,也学会了快速撤装枪支。本来以为,就要结束这样的辛苦生活了,正在高兴,却发现食堂的伙食开得一天不如一天了,渐渐地,从每顿都有肉,变成了好几天才吃一次肉,有时候,别说肉了,饭都没有,一整天都饿着,只能喝水,什么也不吃。最要命的是开锁,一天没吃饭,喝得头晕眼花的时候,教官让大家去开锁,还只给一分钟时间。一分钟过去,就马上放狗,狼狗追上来是要咬屁股的,还好,胡耀祖每次都提前结束开锁,而且他跑得特别快,所以从来没被狗咬过。而一起训练的人,好几个动作慢的,都被狗咬得发出惨叫声,大家听了都觉得肉麻。好久没出现的零零幺出现了,“之前是体能训练,从现在开始,是技能训练。”他旁边放着各种各样的保险柜,零零幺一一教大家如何打开。开保险柜的难度比开门锁大了太多,需要听力很好才行,每次都需要将耳朵贴在保险柜上,认真听撞针的声音,经过一周的训练以后,胡耀祖也能开了。不过,只是能开还不行,零零幺要求的开锁时间越来越短,光线也越来越暗,还是一样,到时间就放狗,胡耀祖虽然能开了,但总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打开,被狗咬过好几次屁股。突然有一天,训练结束后,胡耀祖被教官留下来了,他有些不安,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便安静地在空无一人的食堂等着。几分钟后走了一个人进来,径直坐到胡耀祖对面,问道,“你感觉怎样?”这位军官脸上也有油彩,但胡耀祖还是认出来是零零三,就是那个说要给他管饱的人。“还行。”胡耀祖点头说。零零三一脸严肃,“时间紧,训练得提前结束,你以后去生活中总结和磨炼吧。”“是,零零三。”胡耀祖没有多问,他不知道自己属于什么组织,任务是什么,但不能问,这是规矩。“你火车票到的地方,就是你以后工作的地方,”零零三拿出五个大洋放到桌上,“加你身上的一个,一共有六块大洋,够你用一段时间了。”胡耀祖心里紧一下,原来自己藏得超级好的一个大洋早就被发现了,也好,反正没被没收,他点点头,“是。”“你到了以后,先找工作安顿下来,你是零零九,每个月十号看报纸,如果你看到有大量收购狗皮的广告,就按照上面的地址去找,如果是东川路,你就去西城路,门牌号加上九,就是见面的地点,你听明白了吗?”胡耀祖反应了一下,点头,“明白,东西南北,方向对换,数字加九。”“好,你明天出发。”“是,见面的人是你吗?”胡耀祖忍不住问出第一个问题。零零三也好脾气地回答,“不一定是我,如果你要见我,就对和你接头的人说,你想见红玫瑰。”

    开局获得不灭剑体
    指导公告

    开局获得不灭剑体
    下载中心

    玄幻  |  若然兮

      药品进入医院目录,又被成为药品遴选,北京协和医院药剂科副主任赵斌介绍道,这是由医院的内部组织——药事管理与药物治疗学委员会负责。

    斗罗之老杰克传奇
    哪个好Store

    斗罗之老杰克传奇
    电脑游戏下载

    玄幻  |  之桃

    白衬衣不得不站出来了。“我说这位女士,大家各招各的工,你凭什么这样横插一杠子?难道是因为看到我们好不容易招到一个合适的员工,你没有招到,就在这里冲我们发飙?这就是你所谓的素质吗?”白衬衣有点经验,不和她争培训费的事,却是直接扯上明面上招工的问题。“不要理她,江宁,我们赶紧把手续办完先!这位大姐,要是没什么事,麻烦不要拦在我们位置前面,阻碍我们正常招聘!”说着,眼神示意小眼镜。小眼镜会意,立即招手从摊位里面叫出其它的同事,准备推开舒职场女和她的两个手下。我惊讶了一下,这是准备动手清场赶人啊?但也不奇怪,谁叫这个小姐姐,这么直接地在大庭广众之下,揭开了人家的隐晦。人家不反击才怪。这个时候,我已经大致听懂了他们这什么科技公司的套路了。原来是打着培训的旗号,来这个不需要收门票的地方,专门对不懂行情没经验的雏下手。先从他们手里的生活费,弄点培训费,用这个钱,把人给绑住。如果新员工愿意留下,当然更好,给了他们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剥削。如果不愿意留下,估计这个培训费,也是有去无回的了。我并不笨,也不蠢,只不过,没人提醒,没有经历,又因为钱所剩余不多,急于找工作的情况下,差点就在那张纸上签字了。经过舒职场女这一闹,我基本能理顺这中间的猫腻了。这时,小眼镜的手马上就要碰到舒职场女手臂上,我迅速起身,拦在了她的前面。“怎么?要对女人动手啊?”我一向见不得有人对女人动手动脚的,何况她刚刚还提醒了自己一下,怎么也是有个提醒的人情在的。就小眼镜这小胳膊小腿的,我估计一半的力量,都能把他丢进大棚里。白衬衣和小眼镜他们,没想到我一个刚来花城的新人,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直接和他们硬干起来。场面有些尴尬起来。白衬衣脸色很不好看:“怎么?你连工作都不想要了吗?”我轻易地将小眼镜伸出的手挥了回去,将笔扔回给他们的桌上。身体压前半步,将大姐姐他们一行挡在了我身后。然后,将我自己填的那两份纸,当着他们的面撕个粉粉碎!偷和骗,都是处于让我鄙视排行榜前几位的位置,何况还是针对刚来广州,一腔热血准备灰奋斗的小年青们。“工作嘛,可以再找,但是,你们想要我和你们这样坑蒙拐骗的人成为同事,你们配吗?”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格调很高,立意也高,我已经从道德方面,强压了他们一头了。也就是现场没有记者啥的在,这要是在的话,我估计都能上今天晚上的城市热点播报了!至少这会儿,舒职场女,眼光在我背后转了一转。白衬衣脸一阵青一阵白,看看我粗壮的胳膊,高大的身躯,可能也是觉得打起来没啥把握,挥一下手:“既然这样,那你们赶紧走吧,不要挡着我们的位置!饭都快吃不上的人,装什么高大上?”太狡猾了,这家伙要是叫小眼镜动手多好,我刚好可以把昨天和今天的气发泄一通出来。而且也太贼了,他怎么就知道我饭都快吃不上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可能再去主动找事儿,毕竟不是还没骗到我的钱嘛,空口无凭的情况下,是不能拿他们怎么样的。我迅速退场,准备撤出大棚区,果然便宜没好货,为了省这五块门票钱,差点把自己的生活费给弄没了!临走时对这位职场大姐姐点一下头表示对她刚刚不经意的提示我的感谢。感觉职场大姐还在气头上,对我的示意完全没看在眼里。自顾自地瞪了白衬衣和小眼镜一眼,踩着高跟鞋往里面自己的摊位上去了。我看了一眼她的离去的步子,虽然是在生气当中,但踩着高跟鞋,还传说中的一步裙,在她身上搭得恰如其分,还真他娘的好看,当然,也要裹在有料的人身上,才能显示出那股子味道出来。如果是房东太太那身材,不说能不能穿得上去,就算穿得上去,估计她只要一迈步子,那裙口后面的开口,就能直接撕裂喽,还味道个啥!想到这个画面,我突然没忍住,笑了出来。舒职场女耳朵尖得很,居然听到了,回过头来猛地又冲了瞪了一大眼,如果眼神能揍人,我估计早就鼻青脸肿了!她以为我是在笑她什么吧?我好笑地摇头,这个姐姐,咋气性这么大呢,但我觉得我也用不着热脸贴冷屁股和她解释什么吧,然后完全不着意地出了大棚区。交钱,买票,排队,入场。这个钱,是省不了了!刚刚要不是有职场女横插一杠子,我差点要吃大亏!搭电梯,上了二楼。明显感觉和下面的菜市场似的大棚完全不同。整齐划一的位置,统一布置的横幅写着各招工单位的公司全名,全名下面是公司简介,还有今日招工的具体岗位和要求,待遇。各类信息都写得一清二梦,如果看到自己感兴趣的职位,或是觉得合适的公司,就拿着简历去投,直接和面试官面对面地聊。互相详细了解一下,是不是合适。墙边上就有填表的地方,有场地提供的免费简历表,笔就在纸边上。我把心一横,直接下笔如飞,连写了十份免费的简历。如果呆会要是不成功,我打算走之前,再来写个十来份。像这样的好事儿,而且又不用搭人情,我是肯定愿意干的。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五块钱,就把楼下楼上划了一道线,就像我现在住的显村口的那条街道,一街划世界。我以前,或是说,很早以前就知道钱的重要性。知道钱可以买很多想买的东西,也可以买很好很贵的东西!有钱可以大鱼大肉,可以给心爱的姑娘买礼物,出去游玩,可以想买就买,想花就花。没钱只能白粥咸菜,粗布裹身。我以前,一直穷出身,也许是穷习惯了,觉得大鱼大肉和粗茶淡饭,好像区别并不大,不一样只是吃饱肚子而已嘛。但是,直到这两天,发生的桩桩件件,都对我原有的价值观念产生了不小的冲击。钱的重要性,在我心里,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迅速地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拿着十张真正简单的简历,我开始一家一家地扫摊。上面的公司,果然和大棚里面的那些有很大的不同。学历要求这一项,就直接把我刷下了一大半。那些中大摊位的中大型公司,普通职位,都要求正规本科,至少也要全日制大专。转了一圈,我这个心里拔凉拔凉的。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硬性条件,更让我觉得沮丧。几乎正规,并且有点规模,我又看得上的公司,都要求至少有一年以上的工作经验。工作经验这种事,这我要上哪弄?我只能说几样在学校里干的勤工俭学的事儿,或是放假实践期间,打的散工。

    开局奖励新手礼包
    中文版下载

    开局奖励新手礼包
    官网旧版

    玄幻  |  古嘉宁

    这地方显然不是专门为洗澡准备的,在这种环境里,就算是柳下惠,也未必能淡定的洗澡,谢东的身体刚一入水,女孩便贴了上来,细嫩的小手在他身上游动,时不时还碰碰这儿摸摸那儿,没几下子,谢东便有些心猿意马了。再往四周一看,却发现偌大浴池中只剩下自己和女孩两个人,其他几个早就不知去向。只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一阵阵勾人心魄的呻吟在房间里回荡着。这声音令他头晕目眩,气血翻涌……酒能助兴,当然还能败兴,尤其是喝了很多酒之后。被女孩这么一刺激,胃里的一瓶红酒和七八种海鲜一股脑的涌了上来。他几乎是冲进卫生间,差点把脑袋都伸进马桶里,一个气吐了个七荤八素,天昏地暗。吐过之后,头脑却渐渐清醒起来。这***算什么?拿着爹妈辛辛苦苦积攒的养老钱,跑到省城来嫖女人吗?他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虽说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但从十七岁开始就跟着师傅跑江湖,没吃过猪肉,总还是见过猪跑的,这年头做生意,拉拉关系,吃吃喝喝倒也正常的很,可王远把他带到这种地方,又如此离谱的消费,还是令他颇为不爽,有一种被人当冤大头的感觉。再念及父母那期盼的眼神,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难受。缓了一小会儿,推门出来一看,房间里已经如同小电影拍摄现场一般,刚刚伺候自己的那个女孩子已经被和丁老四搅在一起,做着不可描述之事。算了,吃亏也好,占便宜也罢,反正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后悔也没什么用,就随着王远他们几个折腾吧,再怎么自己兜里的钱,也够这一晚上的消费了。心里想着,他绕过众人,随手抓了一件浴服穿在身上,开门走了出去。走廊里依然很静,服务生看到有人出来,一路小跑着迎上前来,将他引领至宽敞的休息大厅,又是递烟又是上茶,好一顿忙活。坐在那里闷着头抽了两根烟,估计包房里也该告一段落了,他这才起身朝回走去。走了几步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分辨刚刚是从哪个房间里走出来的了。四下张望了会,服务生也不知去向,有心大声喊几句,又感觉和这静谧的环境有点不太协调,于是只好凭着记忆大致辨认了下,心想,自己刚刚出来的时候并没有锁门,只要能打开的就一定是自己的房间。推了几个门,都关得严严实实的,正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面前的门悄无声息的开了……其实,门开的一瞬间,他就已经意识到不对劲儿了,房间没有开灯,借着走廊里投射进来的灯光,他一眼就看见的两赤身**的人正紧紧地缠绕在大床上,这景象令他大吃一惊,说了声对不起,正打算退出门外,却见男人已经下了床,迎面走了过来。仔细一看,不禁冷汗直冒,这男人居然是秦枫!秦枫最近挺忙的。今天他一直陪着常晓梅在市政府汇报工作,谈的是筹建维康医院的事。虽然私立医院在省城早就遍地开花,但是绝大多数都是小打小闹,像维康集团这样投资几个亿的却是第一家。这对整个城市的医疗市场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冲击,日后的管理如何进行,医院如何定位等等问题,都需要有一个详细的规划,会议从上午一直开到午后,还是有很多问题没有最后解决。快到五点的时候,常晓梅看了一眼手表,笑着对坐在身边的维康集团老板张力维道:“张总,你不会打算让大家饿着肚子继续讨论吧?”张力维五十多岁,高大健硕、仪表堂堂。听常晓梅这么说,他爽朗地笑了起来,然后朝在座的几个主管领导和众人抱拳道:“各位领导、常局,我看这样吧,今天就先谈到这里,咱们先吃点东西,这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饿坏了诸位,那我可对不起省城的几百万人民呀。”于是大家都笑了,为首的马副市长也挥挥手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不过我还有点重要的事,今天晚上就不和你们吃饭了。”说完,指着张力维道:“老张啊,大家为了你的事可没少操心,今天也该让你请一顿了。”“没问题,保证让各位领导满意。”张力维大包大揽的道。省城的高档酒楼很多,最有名气的当然就是海馨龙宫了,不仅由粤菜名厨打理,而且吃饭、休闲、娱乐一条龙,最关键的是私密性极强,所以深得各界精英的青睐,而这家酒楼其实也是隶属于维康医药集团的。张力维请客,自然首选海馨龙宫。晚宴极其精致丰盛,价格昂贵的拉菲红酒连开了好几瓶,最后又叫了一瓶茅台,众人开怀畅饮,场面很是热烈。张力维频频举杯之余,更是暗中备好了厚礼,大家也是心知肚明,于是气氛始终很和谐。一般这样的宴请,常晓梅早早就把司机打发掉了,今天也是如此,秦枫则是他的兼职驾驶员。开车当然不能喝酒,加之在座又都是各局办的一把手,秦枫自然更加小心翼翼,大部分时间都是默默地坐着,偶尔飞快的吃上一两口菜,然后便微笑着听大家说话。不经意之间,却发现张力维偷偷朝自己递了个眼色,于是借口去洗手间,起身离开酒桌。张力维和秦岭私交甚笃,由于有了这一层关系,秦枫自然与之走得很近,来省城一年多,维康集团俨然已经成了他的提款机,随时随地各种买单报销。出了包房之后并未走远,张力维也跟了出来,亲热的将他拽到隔壁房间里,关上门低声说道:“听说你提副主任了?”秦枫连忙笑着回道:“芝麻大点的事儿,不值一提?”“瞧你说的,万丈高楼不也是平地起吗,你这起点就够高的了。”说着,张力维贴在他耳边又道:“我前天在北京淘了个明朝的瓶子,景德镇官窑的,品相不错,我这眼神不济,正打算请你哥给鉴定鉴定,正好今天你来了,已经安排人给你放在车里,我就不过去了。”秦岭是个疯狂的古玩收藏者,张力维所说的帮着鉴定鉴定,其中的含义自然不言而喻,这种雅贿时下还真就非常时髦。“行,晚上我送常局回家之后就办。”秦枫道。张力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把一张银行卡塞在他的西服兜里:“你这升迁大喜,当老哥的也得要表示表示。”“这太不好意思,我先谢谢大哥了。”秦枫早就习惯了这种情况,自然也没有客气。没等秦枫把话说完,张力维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一会开车加点小心,车上还有给常局的东西,千万含糊不得啊。”说完,转身便走。秦枫在官场上也混了几年,当然晓得轻重,待张力维走后,他赶紧直奔停车场,打开车门看了下,又重点检查了下明代花瓶的包装,然后把值班保安喊了过来,让他寸步不许离开,就在车旁边守着。别的东西都好说,唯独这古董,是万万不能有丝毫闪失的。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这才又回到了酒席现场。刚一进门,却发现常晓梅正举着酒杯站在那里,脸上红红的,身子也似乎有一点摇晃。他赶紧走了过去,关切地问道:“常局,您没事吧。”

    都市浪神
    规则大厅

    都市浪神
    版本活动

    玄幻  |  北旧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