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313章 重生后傅先生宠上天
下载官方版

更新时间:2021-04-22 00:18:03

我要打赏
下载游戏大厅大全
打赏共598619恒币
指导玩家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下载排行

我要评论
下载游戏中心
评论共8002条
游戏官方版下载

寞柳柔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下载排行

书友还读过

财阀假千金上山了
资源下载平台

财阀假千金上山了
旧版升级版

玄幻  |  弥落

方长听了这话,说道:“思路是对的,不对这样做的话,就太傻了。”文静眉眼一挑,讶道:“什么意思,你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方长笑得挺贼的,没有卖关子,直说道:“静姐,刚才你看到的那台大卡车全车总价在一千八百万,光台上那套装备就值一千多万,而这台压裂泵又是重中之中,所以才会有一车副泵头就值一百三十多万的价格。贵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以国内的加工制造水平,它生产不出来这种高强度的配件。所以就算是半成新的泵头,价格也应该在六十万左右。那位谭总能给你多少价码,静姐心里应该有数吧?”文静嘴角一翘,双目惹火地盯着方长道:“你这脑子转得挺快的啊,不过姐也不傻,我刚才就在想,机械厂的零配件是你我在负责供货,我在想,有没有可能把这东西转手再卖回给野外作业公司的几只前线队伍啊?”“嘿!”方长兴奋道:“静姐,你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哟?看来我们俩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啊,那你赶紧跟姐说说,你是怎么打算的,毕竟是个旧东西,以次充好肯定不行,你跟姐说说,你是怎么打算的啊?”文静拉着方长上了车,叫道:“外头这么热,开了空调我们慢慢谈。”方长坐在副驾上,微微一笑,说道:“姐,其实我们别光盯着野外作业公司这屁大点儿的地方,你想想谭斯贵什么人啊,二道贩子,连他都敢做勘探工程机械这么专来的设备买卖,那说明他手里的下家多的是,咱们要是把旧的直接卖给野外公司的话,没有合格证,而且中间的环节太少,容易被人抓把柄。所以,我想的是,让机械厂出人手,把泵头翻新,咱们给他们出工钱,再把翻新的泵头卖给谭斯贵,这样一来的话,少说也得卖个七十多万,甚至更高。静姐,你说我这法子怎么样啊?”文静直勾勾地看着方长,颤微微的说道:“方长啊,你可真是让姐刮目相看啊,你这法子是临时起意呢,还是一早就计划好了啊?”方长笑道:“我不是替静姐着想吗,一早有那么点意思,但是又怕静姐不同意,看到跟静姐有差不多的心思时,才敢把这个想法告诉你。”文静的心莫名的乱了,她刚接触方长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年轻人特别有想法,如今才发现,这小子的胆色过人,而条理清晰,怎么看都是做大事的人。心里一琢磨,有这么个厉害的合伙人,另起炉灶就是个不错的想法了。定了定神,文静激动道:“小方啊,姐的将来可就交给你了啊,你可不能负了姐。”说着,文静的娇躯斜着靠在了方长的身上,指尖在方长的胸口一直划到那搓衣板的腹肌上,弄得她那心潮是一浪接一浪的,禁不住都颤起来了。方长也是被逗得心痒,嘿嘿笑道:“静姐,你再这么逗我,我真怕自己忍不住呢,这儿可是大马路上啊!”文静一看方长那旗杆子晃得厉害,捂着嘴娇笑一声,再看看周边这时不时过去一个人,的确挺不方便,于是轻轻地哼道:“反正下午不也没什么事了吗,跟姐回家修车吧,发动机不转了,你给加点油呗!”噗……方长僵硬地笑了笑道:“我看姐的润滑油还挺多的呢!”“讨厌!”文静一把锤在方长的胸上,笑得花枝乱颤,那酥软蹭得方长已经快炸了。“姐,我这不是还急着去铂锐S店吗,晚上还得跟厂长商量一下这泵头修复翻新的问题。”方长不忍的拒绝道:“年轻人嘛,还是得以事来为重,咱们这公司刚开张,得抓紧时间做大做强,至于我们之间这点儿事……找个时间,我一定给静姐好好修修车,让你运转正常,焕发活力!”文静听得心中一颤,不满地握着方长,时重时轻地拿捏着,贪婪地冲方长哼道:“小鬼,你成功地吸引了我,以后我可没这么容易就放过你,这笔账我给你记下了。”说着,文静爽快地撒了手,开车载着方长去了铂锐的S店后,自己就先离开了。方长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周大乾和黄伟应该安装完成了,估计在试车,于是方长直接去了停车场。阵阵惊叹声一下子吸引了方长的注意。原来在停车场里,围了起码二三十人。方长挤了进去一看,原来大家正在围观一辆刚刚完成泊车装置安装的志尚轿车倒车进车位。实现两连停倒位之后,众人当然是禁不住地发出一阵阵惊呼。要知道某些合资品牌的车其实已经实现了内置自动泊车系统,停到位后,双手一丢方向盘,实现自行倒车入库的功能,当然也包括侧方位停车在内。不过这样配制的车,价位多数在二十五万以上,国产车的话,至今还没有这样的配制。然而一辆只要九万一的轿车居然可以拥有这么高级的配置,这是令顾客兴奋的卖点。陈岑这两天可是高兴坏了,她从来没有想过店里汽车的销量会迎来这么一波强有力的暴发。在兴奋的围观人群当中,陈岑看到了赶来的方长,于是挤到了方长的身边来,激动地说道:“小哥哥,什么时候来的啊,也不通知我一声。”方长笑了笑道:“陈经理好,今天生意怎么样啊?”“叫什么陈经理啊?叫我名字就好了。”陈岑瞥了方长一眼,然后指着这场面,说道:“这些客户都是来看车的,从他们的神态我几乎就能确定,他们有强烈的购买**。小哥哥,你的家伙可是立功了啊!”一瞅陈岑那调嬉的眼神,方长心头一浪,嘿道:“我这家伙这么厉害,小姐姐是不是也想试一下啊!”“哼!”陈岑轻轻一颤,身子有意无意地跟方长摩挲着,舔着嘴唇嗔道:“你可是静姐的菜,我要是试了,会不会被静姐打死啊!”方长哪能不知道陈岑的心思啊,话语里带点暗示,行动上加些暧昧,做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达到自己的目的。比起文静,陈岑做事更直接,目的性更强。与这样的女人谈事情,跟着她的节奏就成了,并不需要自己多么的主动。正当陈岑以为方长沉浸在这种偷偷摸摸的暗爽中时,她突然说道:“小哥哥,明天我还要四台泊车装置,你能跟得上发货吗?”方长摇摇头道:“主体节构是没问题的,只不过电路板因为是手工制做,所以速度上恐怕跟不上,不过如果你要的量大的话,我就让人把电路板交给厂家来做,保质保量的同时,供货速度也跟得上了。”“那还等什么,这么好的买卖,你得抓紧啊。”陈岑兴奋地说道:“我打算下星期弄一个铂锐志尚的主题周活动,这个自动泊车装置会成为最大的卖点,到时候肯定会有大批的顾客下订单的,下星期之内你得答应最少给我弄四十套装置,人家一定会好好感谢你的。”香躯入怀,方长感受着那酥软与娇嫩,不得不说,陈岑太会拿自己当武器了。

梦与夜的羁绊
怎么样

梦与夜的羁绊
平台ios下载

玄幻  |  姬琇

众人的眼神焦点全都聚集在秦书凯和孙平的酒杯上,邱科长关切的眼神看着秦书凯说,小秦今晚已经喝不少了,我建议就喝四杯,事事如意吧!秦书凯对邱科长的及时挡驾,心里很感动,他冲着邱科长报以无所谓的微笑后,端起就被站起来,冲着孙平说:“孙主任这么看得起小兄弟,我很感激,不过单位的几个领导都在这里,喝一碗是不是太让领导小看我们发改委干部的作风,现在不是都流行说,酒风就是作风,酒量就是能力!”说到这里,很多领导就吃惊,一时猜不透秦书凯到底想要整什么花样。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秦书凯让服务员拿两瓶酒过来,直接打开,递给孙平一瓶说,要喝就要喝出咱们发改委干部的作风和水平来,来,孙主任,每人一瓶,小兄弟就先干为净了。说完,不等任何人多言,就把一瓶酒咚咚的喝了下去。此刻的秦书凯心里不由想起一句话,给我一个支点,能翘起地球。用在这里,可以转换为,给我一次机会,我能把不服气的人全部喝倒。众人带着诧异看着秦书凯把酒喝完后,立即鼓掌,然后把眼光转向孙平。酒桌上,没有仗义的人,都想看别人的笑话,就像牌场上没有好心人,都想赢别人的钱。孙平别无退路,这场面原本就是他主动挑衅才有的,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哪怕是拼了这条命,孙平也得把那瓶酒喝完,可惜孙平的实力太差,一瓶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滑落到了酒桌底下。在众人的哈哈大笑声中,原本想要让秦书凯出洋相的孙平,自己倒是成了众人眼里最大的笑话。其他人看到秦书凯一瓶酒下肚后,居然面不改色,说话逻辑清楚,没有人再敢挑战。田主任瞧着秦书凯的表现,心里很高兴,想不到单位还有这么一个人才,早知道就不用为每次上级领导来检查陪酒问题伤脑筋了。田主任心想,这个小伙子,工作干得很不错,很有才气,喝酒又这么牛逼,只可惜,呆在发改委这么长时间,自己居然没发现,这可真是埋没了人才。要为机关领导最头疼的是什么,那一定就是饭局多,既然有人邀请,必定有些缘故,上了饭局后,必定要喝酒,喝了酒还要去唱歌,唱完歌可能还要继续喝酒,在这个时候,一个领导身边要是能够有一个能喝酒的人才,那是多么的重要,甚至比学历、文凭、甚至工作经验还要重要。田主任今天是有心想看看秦书凯酒量到底有多大,意思开口说:“小秦后天就要到村做挂职干部,大家一定要把他的酒陪好!”田主任话里的内容很明确,来的人该陪秦书凯喝酒了。邱科长和其他一些副主任都不是傻瓜,知道这个时候就是表现的时候了,领导看一个人是否忠诚,最主要的就是要看在关键时刻,底下这帮人是不是都能一马当先的执行自己的指示。酒桌上考验每个人真功夫的时候到了。又有人站起来,主动提出要跟秦书凯喝一碗,秦书凯还是那句话,要喝就是一瓶,喝一碗实在是小儿科,要么就不喝。听着眼前的年轻人说话居然如此的牛逼,激起了很多人的斗志。那天晚上,几个副职以及邱科长都放胆和秦书凯喝了一瓶,结果有两个当场吐了,一个跟孙平一样,滚到了桌子底下。田主任看着,喝倒所有对手后,依旧斗志昂扬的秦书凯,笑着说,今晚的酒就到此为止,以后有机会再喝。这次的饭局结束后,田主任心里也很高兴,原来自己的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才,只可惜已经因为刘大明的缘故被选派下乡了,否则的话,对自己来说,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助手。邱科长看出田主任的心思,凑在耳边低声说,一年的下乡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田主任要是看好小秦,到时候提拔重用也不迟嘛。田主任有些暧昧的眼神看着邱科长,那意思,还是你最懂我的心思。饭局结束后,田主任就说下面的节目他不参加了,希望各位都玩的尽兴,当领导的,知道要想底下人玩的痛快,就必须适时退让,再说了,刚才在包间里,邱科长趁着跟他说话的时候,伸手悄悄的捞了一下他的两腿中间,这让田主任有点酒后乱性的冲动,所以得赶紧奔赴下一个战场才行。瞧着田主任一走,底下一帮人顿时像解除枷锁的囚犯有种重获自由的冲动,有人提议说,今晚是公款消费,不玩白不玩,要玩就玩点高档的。这句话一说完,引得众人哈哈大笑,有质疑的声音说,怎么着?你之前玩的都是低档货?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后,秦书凯随着一帮同事往前走去。饭后洗浴也是这两年才有出现的休闲活动,一些领导干部吃饱喝足后,酒桌上的情谊继续往下延伸,总得有个合适的场所,于是洗浴成了很多人不约而同的选择。头一次走进高档的洗浴中心,秦书凯更多的是好奇,单位里有几个经常过来消费的领导,一进门就被熟悉的小姐给拉到一边了,秦书凯还在对装潢的富丽堂皇的洗浴中心大厅啧啧称赞的时候,有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走到他身边,柔声问道,帅哥长的可真是一表人才,我可得帮你找个配得上您这气质的好姑娘过来陪你。秦书凯刚想要开口说,我不用找人陪,话没出口,见洗浴中心的内场袅袅婷婷的走出来一个二八少女。姑娘的容貌立即让秦书凯想到国色天香四个字,实在是太美了,淡淡的柳叶眉和眼影,鲜艳的嘴唇,标准的鹅蛋脸型,皮肤白里透红,水嫩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掐一把。还有那身材,该瘦的地方瘦,该圆润的地方也很圆润,这姑娘当真是难得一见的精品美女,比王娟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先生向日爱恋
软件下载

陈先生向日爱恋
安装说明

玄幻  |  寒凛言

所以,苏满城知道后就一千个不同意,这才有了这些事情的出现。我听到这里,也终于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苏叔,你就先别出面了,我明天回去张家,至于往后怎么办,那就看苏芮怎么想了,若是她想嫁给张子峰,那我就按照嫁给张子峰的说,如果……”我话还没说完,苏芮就冲了上来。“我才不要呢,我一个都不嫁!”“那我就按照不嫁的方法说。”苏满城很是满意,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缜密的思维,我在他眼里,早已成了唯一能办成这事的人了。“苏芮,那等下你带方大师去转转张家的场子。”苏芮答应了下来,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她这眼神算什么意思,怎么弄的我好像全身赤裸在她面前似得。果不其然,我的想法似乎是正确的,她就是用那种眼神在看我。到了晚上,苏芮带着我就直接出发,开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停下车来。“方大师,我们到了。”我下车一看,原来是一家十分高档的KTV,苏满城这是想让我放松,还是想让我干吗啊?苏芮带着我进了一家大包间中,随即朝着我说道:“方大师,那您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喊人来,一定让您满意。”说着,苏芮暧昧的朝着我笑了笑就退出了房间,也就两三分钟功夫,一群穿着妖艳的女人排成一排,从门口徐徐而入,站在了我的面前。一个脸上抹着各种粉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随后便是苏芮。我有些懵,咋的,我是长的像这种人还是风水先生就吃这一套?虽然我穷了这么多日子,但我对感情这种事还是很保守的!老子还是个黄花大闺男呢!男人走到了我的身边,笑道:“方先生,这几个是我们这边的头牌,您看有没有合意的,要都是喜欢,就全都留下。”我慢脑门的黑线,怪不得她之前笑的那么暧昧呢。我不屑一顾地说:“都是些庸脂俗粉。”男人有些为难:“方先生,这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我朝着男人摇了摇头,男人也很有眼色,朝着那几个庸脂俗粉甩了甩头,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包厢里也变的有些气愤诡异起来,苏芮假咳了一声,道:“方易,那个……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噗!我差点没喷出来,虽说你家很有钱,可我俩才见过几次面啊。好歹这话也让我说才行啊。“你以为我到这里来,是为了寻欢作乐?”我挑了挑眉。苏芮很是纳闷。“那你是?”“驱鬼!”苏芮一惊,随即脸上就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来。“你!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过闹鬼的啊,之前是有传言过,而且是了好几个人了,我还以为是谣言呢,方易,这真的有鬼?”“难道我看不出来?想必你父亲带我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吧,有些话我想你们可能还没说清楚,对吧?”我朝着她看了一眼,看来,我这钱确实不好赚啊,明知道我有这本事,却还要瞒着我。那接下来就让我好好问问这鬼吧!苏芮上前一步:“方易,我想和你一起去。”这KTV一进来我就察觉到了不对,鬼气森森,虽然众多人聚集在大厅中,阳气也很重,可依旧阻止不了这里的阴气不断的往里聚集着。风水之说其实和鬼怪也有关系,玉尺经并非普通的风水类神书,而是一本另类的法书,鬼怪同样也会影响风水,很多风水大师都有办法引来引来煞气,其中一部分便是鬼怪造成的。这里的鬼物不简单,处处透着诡异,如果苏芮有个三长两短,苏满城绝不会放过他。“不行!”我沉声道。“这只鬼很是厉害,我不希望你身处险境。”苏芮可怜兮兮的望着我,眼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连忙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黄纸来,这东西我随身携带,拿出朱砂笔,在黄纸上按照玉尺经中的模样画了一张道符来。道符画的有模有样,似乎还有些氤氲之气在上头流转。我知道,这道符应该是画成功了,我也一抬手,送到了苏芮的手中。我也紧跟着就走出了包厢,来到外面,此时热闹非凡,可我根本不管这些,在我眼里,阴气流动早就看的一清二楚。我顺着阴气流动的方向便走上楼梯,一点点的往前走,来到三楼,却有两个黑影在楼梯口靠着。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中一亮一灭,也在亮的时候稍稍照清楚了他们的脸颊。是两个男人,脸上精瘦无比,凹陷的人中上头连一点肉都没有,这两人面相一看就是早死之命。我缓缓走了上去,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来,直到临近了两人,这才把他们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直接一扔烟头,手中电筒朝着我的面门上照来。我可不会客气,直接直拳冲出,朝着那家伙的眼窝砸去,也就一拳,男人便倒地不起,全身抽搐。要弄死他那是不可能的,我也只是让他暂时昏迷而已。而另外一个,看到这副场景,黑暗之中便想逃跑。我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是从下面上来的,他可没地方跑。我直接一脚横在他的双腿前面,他想要跑下楼,却被我绊倒了。人也跟着就摔下楼梯,发出了好几声闷哼来。他一动不动的躺着,看来也昏过去了,那我就能好好查查这阴气是来自何处了。随着我往里面走,便来到了一处三岔路口,阴气也在这里消失不见,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阻止了阴气,这也让我无法找到阴气往后怎么走的了。不知不觉,我也适应了黑暗,黑暗之中,我隐约看到了左侧门上挂着一幅小装饰画。怎么在门上挂画?好奇怪!三层一个人都没有,我轻轻推开门,钻了进去。屋子里只开了一盏应急灯,光线昏暗,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发现阴气。这屋子里怎么还挂着好几副一样的装饰画?这也太违和了吧,而且画都是一样的,肯定有蹊跷。我走上前去,掀起了其中一幅画。果然不出我所料,画下面贴着一张符箓!那符箓看着像是镇鬼符,但制符的人修为似乎不够,手艺不好,上面用朱砂笔写的居然还有些歪歪扭扭。我赶忙撕下了每一幅画,居然每一幅画下面都有符箓。看样子,这里的鬼可不止一个,而且都被镇住了,那阵阴气便是从这里出来。就在这时,一双手无声的从后面伸了出来,我刚察觉到不对,想要躲开,那人速度极快的就掏出了一张手绢来。手绢直接穿过我的脖子,捂在了我的口鼻上。一股诡异的香味灌进了我的鼻腔中,立刻,我就四肢发软,身体放入成了一池春水,连脸上都开始微微的发烫。我丢!居然有人给我下迷药!我身体瘫软下去,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在昏倒前,看到的居然是那几个到包厢来的头牌的身影。“经理,我从一开始就看出这个家伙不安好心,哪有男人到这里来不选个妞的!”

吃出了个龙凤劫
电脑版免费下载

    吃出了个龙凤劫
    下载推荐

    玄幻  |  薇雨

      在这场波澜壮阔的汽车革命中,谁是另一个更具价值的选项?目前尚未凸显。但可以肯定的是,特斯拉一枝独秀的时代即将成为过去。

    明星制造师
    ios软件下载平台

    明星制造师
    支持可靠

    玄幻  |  古嘉宁

    我和虎子总算是都能睡在床上了。我俩的床离着不远,中间摆着一个茶几,就像是酒店标间的样子。虎子倒在床上,说:“老陈,明天见到三爷,你别说话,听我的。这家伙黑着呢,潘家园儿开铺子的,没有什么好人。”我说:“无奸不商,做买卖的都一个德行。实在人做买卖赚不到钱。”这时候无聊,我就把那本《入地眼》拿出来了,打开之后无聊地看着,这序是这么写的:地理之说,繁杂不一。今与古殊,甲与乙异。同师之学,或彼此各名其长;一人之身,或前后顿易其义。善于立论者,辞达而理未举;妙有心得者,语晦而笔不灵。理气明晰,未必贯穿形势;龙脉审辨,甚切错谬阴阳。擅其长者,了然于心目,灿烂于口舌矣。又复吝惜珍秘,移易颠倒,失所依据,不能分别而抉择之也。这开头我大概还是能理解的,虽然是古文,还算勉强看得懂。但是后面的那些古文可就一点都理解不了了。能看懂的,也就是里面的那些山水插图。虎子在那边捧着武侠小说在看呢,看到激动的地方,他还会激动地跳起来,浑身颤抖。看到伤心处,他会热泪盈眶。我看困了,就把书塞到了枕头下面,翻身就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李闯就骑着自行车在铺子外面喊我俩了,我俩起来之后和李闯一起去吃的早餐,在胡同口吃的豆浆油条,吃饱之后去了潘家园儿。这三爷的铺子后面有个院子,李闯带着我们去了后院。三爷穿着传统的汉族服装,手里捏着个紫砂壶。他小平头,大方脸,这脸蛋子上有颗痣,这黑痣上长了一撮毛。我昨晚就听虎子说了三爷这形象,外号一撮毛。三爷一伸手说:“两位,请坐。”虎子说:“三爷,开门见山吧。这东西您??。”虎子一摆头,我就把东西拿出来了,递给了三爷。三爷接过去,捧在手里仔细端详,没开价,先问:“这东西哪里来的?”虎子说:“怎么都问这个啊!三爷,您先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吧。”三爷呵呵一笑,把东西还给了我们,说:“开个价吧!”虎子说:“三爷,先说说这是什么东西吧。”我看得出来,三爷不想说。但是恰好这时候,外面有个女人说了句:“我告诉你们这是什么东西吧。”接着,门突然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个女的,我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在北京饭店接触的那个尸影。尸影进来之后,三爷过去点头哈腰。当时我就感觉到了这个尸影的身份不一般。按照虎子说的,这三爷在潘家园儿这一代也算是德高望重了,给这么一个小丫头点头哈腰,这里面就有点意思了。三爷说:“您怎么亲自来了?这东西您只要看上了,我就能给您收过来。”我心说他们合着都是一条线上的啊,兜兜转转,还是没绕开这女的。这女的到底什么来路呀?尸影看着我们说:“你们想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来告诉你们。”这时候,李闯拎着的暖水瓶进来了,给我们倒了水,然后站到了旁边听着。尸影说:“这牌子是辽代中期的老物件,这是镇魂牌,民间叫压舌钱。人死后,会往嘴里放一枚钱,民间有放铜钱的,有放银币的,现在国内应该是放五分的硬币吧。再有钱的人家会放金币。放了这压舌钱,死人就不会去阴间告阳间的状,压了舌之后,也就不会吸了阳气诈尸了。而这金牌就是辽代皇家的东西,按照上面的契丹文写的,这死的是一位辽代的出了嫁的公主,叫耶律阿朵。汉名叫耶律贤。”虎子说:“然后呢?”尸影这时候一笑,说:“暂时就知道这么多,想知道更多,还需要我们好好合作才行。首先第一步,就是告诉我这牌子从哪里得到的。”李闯在旁边大声说:“一万美子,虎子,你们发了啊!”三爷在一旁狠狠瞪了他一眼,斥责说:“喊什么喊,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滚出去。”李闯吓得吐了下舌头,灰溜溜出去了。虎子这时候一笑说:“我要是不说,是不是这牌子您就不收了啊!”尸影这时候皱皱眉,然后把包拎起来了,放在了桌子上,从里面拿出来一沓子美金放在了桌子上,她说:“你数数。”虎子拿起来,在手指上喷了唾沫数了一遍,不多不少就是一万美金。我们也没见过美金啊,不知道真假。虎子说:“不会是假的吧。”三爷用手捏着自己的一撮毛,站到了虎子的面前,说:“小子,说话注意点,尸老板是有身份的人。我用我的人格担保,还可以给你写担保书。”虎子看看三爷,说:“三爷,您做担保,我自然就信了。”他把美金扔给了我,然后把牌子往前一推,然后看着我说:“老陈,我们撤。”我们拿着一万美金到了家里,开始算计着怎么把美金换成人民币。结果还没到中午,李闯就带人来了,来的是个大学教授,戴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这家伙拎着一袋子大团结,就是来换美刀的。国内外汇紧张,去银行根本换不到多少美金,所以黑市上美金特别吃香。黑市上都是一比十换的,李闯带来的这位,张嘴就说全要了。虎子我俩一商量,就都给他了,换了一袋子大团结回来。这么一大笔钱放在家里真的太危险了,我俩立即去了银行,弄了个存折,把钱存了起来。不过银行的告诉我们,取钱超过一万,必须提前一天预约。我们拿着存折出来之后,在三轮车上,虎子亲存折,亲完了给我,我亲。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么一块牌子就换了整整一袋子大团结回来。一捆一百张,一千块钱,整整一百捆大团结,存钱的时候,银行的人数都数了很久才算是数清楚了。虽然潘家园这地方做买卖的多,但是一下能存十万的人也不多了。我看得出来,银行的大姐看我俩的眼神都是放光的。回到家之后,我和胖子来不及想别的。首先,我俩去书局弄了很多书回来,进书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本《中国古文翻译词典》,这本书非常厚,我捎带手就进了一本。我们进了很多武侠小说和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给男的看,言情小说给女的看。书店就这样开起来了。书店开起来之后,我们才去工商局办的手续,办手续不算麻烦,我们也不着急,反正你不给我办手续,我照样开店。咱不偷不抢,合法经营。书店开起来之后,生意还算是不错,每天都有个二十块钱左右的收入。我们最希望的就是有人把书借走就不还了,我们一套书五块钱进的,押金都是十块钱。你要是不还了,我们就赚大发了。有一天,虎子和我商量,弄一辆长江大挎斗子开开。男人有不喜欢车的吗?我当即就同意了。当天下午虎子就把挎斗子开回来了。我俩锁了店门,戴上大墨镜,他开着挎斗子在四九城带着我兜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加满了油,号汽油六毛钱一升,加满油花了三十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