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527章 飞翎风暴
下载平台

更新时间:2021-04-22 00:25:32

我要打赏
特色版本演示
打赏共256425恒币
游戏规则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精品游戏平台下载

我要评论
APP特色
评论共1910条
平台app下载

下载平台

“你……混蛋!我打死你!”林梦洁抽起书包就向我砸了过来,我急忙闪身躲开。接下来,一路上林梦洁都没有搭理我,而我的心情很是沉重,也不想多说什么。

回复(67)

版本更新
忧烟伤往

  • 仙界大佬回来了
    下载app厅最新版

    我再度拨了过去,对方已经关机了。心里面燃起了一股怒火,我直接冲进了那家宾馆。前台的服务生吓了一跳,我也没说什么,直接询问林梦洁去了哪个房间。服务生估计以为是我们是情侣,还以为林梦洁要给我戴绿帽子,直接告诉了我房号:“六零五。”

    回复(74)

    逆水千帆

  • 大魏最强驸马爷
    官网旧版

    我再度拨了过去,对方已经关机了。心里面燃起了一股怒火,我直接冲进了那家宾馆。前台的服务生吓了一跳,我也没说什么,直接询问林梦洁去了哪个房间。服务生估计以为是我们是情侣,还以为林梦洁要给我戴绿帽子,直接告诉了我房号:“六零五。”

    回复(39)

    周荞

  • 总之就是要带货
    登陆网站

    二话不说,我直接抄起书包就冲了出去,临走时无意中踩了一下莫丹那二货的大脚丫子,痛得他直叫唤。当我一路气喘嘘嘘地跑到尖子班的门口时,却发现早已经人去屋空了。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却看到林梦洁正在鬼鬼祟祟地站在校门前,貌似在找什么。

    回复(61)

    洛黎灵

  • 泡面魔法师
    app下载

      看着她的眼中明显的羞意,我就明白了一切,感觉事情不能这么拖下去了。午睡时分,我直接走了过去,敲响了她的房门。林梦洁很快就打开了门,看到是我后,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你来干嘛?”我有些犹豫地说:“首先,我要对你说声对不起,那天的事情,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舔你的。”

      回复(51)

      萧月

    1. 开局签到百亿集团
      APP下载中心

      更加让我兴奋的是,没过多久,妹妹仿佛是不满足一般,另一个小脚也伸了过来,两个被黑丝包裹着的小脚丫,居然同时在我的小伙伴上轻轻地磨蹭。

      回复(30)

      安岚

    2. 理智派生活
      演示大厅

      而我的大脑也醒悟了过来,虽然心里面有些恼火,但还是忍不住看着林梦洁:“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林梦洁也冷冷地看向了我:“你是不是翻过我的日记了?”我冷笑地看着她:“是又怎么样?如果不翻你的日记,我做梦都想不到我居然有这么一个傻妹妹!”

      回复(87)

      茹画

    3. 三国演义
      下载推荐

      犹豫了一下,却看到林梦洁已经走进那家雅美发廊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冲了过去。这个时候那个小萝莉的上衣已经被解开了,正死死地拽着裤子,不让他们得逞。

      回复(97)

      莫凛寻

    4. 雷克萨斯
        特色说明

        就在她慢慢地享受着的时候,忽然传来了一阵开门声,我顿时吓尿了,有人回来了!现在的我根本来不及躲避,如果被撞到我在偷窥妹妹,绝对会被误会!

        回复(23)

        慕灵

      1.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游戏规则

        书友还读过

        马思纯
        是什么样的

        马思纯
        ios游戏下载app

        玄幻  |  烟轩琴台

        常言道狗急了还要跳墙,赵慎三就决定跑路了!他想就算是郑焰红咽不下被他**的侮辱,他走了,她看不见了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那样的话,也许这女人就会打消报复他的念头,放过他一条生路吧?妈的,姓郑的这个臭婆娘真**狠毒,在老子身子底下的时候那么**,抱得紧紧的好像老子是块宝贝,现在居然用看垃圾眼光看老子,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了!老子诅咒你不得好死!赵慎三骂完,不禁又想起那女人白生生的身子,心里又是一软,倒后悔刚刚不该那么狠毒的咒骂她了!他下了公交车,明知道回机关了被蒋海波看见还是一场训斥,既然打算不干了,又何苦去看他们的脸色?看看已经中午了,还不如溜回家去舒舒服服睡一觉呢!老婆刘玉红是中学教师,中午可以在班上吃饭是不回来的,他就一个人胡乱煮了些面条吃了,倒在床上一直心烦意乱的折腾到下午快上班时分才睡着,谁知就一口气睡到下班时分了!他看了看表先是吓了一跳,马上开始习惯性的想借口准备给领导打电话解释,可随机就觉得很是扯淡,还不如现在就去找同学去。于是他就给同学打了个电话,谁知同学郭晓鹏正好在一家酒店吃饭,就约他一起过去。他又给老婆刘玉红打了个电话,就打车去了郭晓鹏约的酒店,走进同学说好的房间,看到同学,也就是云河集团的少老板郭晓鹏正跟几个人一起喝酒。看到他进来郭晓鹏就热情的介绍到:“伙计们,我这位同学可是大才子啊!人家现在是市教委的笔杆子,哥几个以后有需要鼓吹的事情尽管找他,保管把你们夸得花团锦簇,黑白不分!哈哈哈!”原来在座的都是云都市私营企业的富二代们,看到赵慎三倒也抬举,一个个给他端酒,他心里正在愁苦,也就酒到杯干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工夫就喝了个五六分了。郭晓鹏看出了他的不对头,在别人喝酒中间把他拉到一边问他怎么了,赵慎三哪里敢说是他把大老板**在教委呆不下去了,就唉声叹气的说在机关处处遭人排挤,郁郁不得志,还不如早点下海算了。郭晓鹏是一个爽快人,一连声说他早就应该下海了,在那个鸟机关呆着有毛的出息?还拍着胸脯说赵慎三到了云河,一切都包在他身上了。赵慎三得到了承诺,心里稍微松动了一点,但还是觉得自己忍气吞声的在教委呆了三年,是指望有一天苦尽甘来出人头地,也让平庸了一辈子的父母跟着骄傲一下子,现在却被迫夹着尾巴跑路,还是一阵阵心里发酸,眼泪也不争气的要落下来了,就站起来借口去洗手间,不想让老同学看到他红了眼圈。从房间走出来之后,赵慎三站在远远的走廊尽头默默地抽烟,心里充满了一种壮士断腕般的悲愤跟决然,愤愤然的咒骂着教委的那帮王八蛋们,对于大老板郑焰红,更是千操万操的恼恨不休。谁知正当他平息了悲愤,狠狠地摔掉了烟头说了声:“妈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子不伺候你们这帮兔崽子了!郑老板,等你犯到了老子手里,看老子操不死你!”刚一回头准备回郭晓鹏的房间去,却看到对面过来一个女人,居然好死不死的正是郑焰红!看到她的身影,赵慎三刚刚心里准备**大老板的歹毒心肠登时没有了,脖子一缩就想躲起来,谁知郑主任却看到他了,就招手叫道:“小赵,你过来!”赵慎三心里暗暗叫苦,不知道这次会遭受到什么样的侮辱,但依旧硬着头皮走近了她,猛然想起他就要跑路了,还怕她吃了他不成?逼到了死地的赵慎三反而不低声下气了,第一次没有奴颜婢膝,直着腰板走到郑焰红面前大刺刺说道:“郑主任您叫我?”“你能不能喝点酒?”郑主任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句话出来,让抱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赵慎三又是一愣,一激之下脑子短路,又加上已经有几分酒意了,又是故意想要在大老板面前扬眉吐气一回,就冲口说道:“还可以吧,白酒能喝一斤多,啤酒喝多了除了尿多没醉过。”郑焰红也有几分酒意了脾气特好,听了赵慎三的吹牛,想起这小子那天晚上等她的时候喝了几罐啤酒就倒行逆施的侵犯了她,现在居然敢吹牛说酒量惊人,就忍不住“噗哧”一乐,嗔怪的说道:“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是不是吹牛了啊?那走吧,替我喝酒去,今天你可要把客人给我陪好了,如果客人没醉你醉了,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直接下学校当老师去吧!”赵慎三今天连连受到压制,现在却又被大老板邀请去喝酒,这一番天上地下的待遇不啻于冰火两重天,把他揉搓的晕晕乎乎的,脑子不清醒的跟着郑老板,走进楼上一个包厢。赵慎三一看这个包厢比刚刚郭晓鹏包的房间起码大了五倍,布置的更是豪华到没天理的地步,宽大的桌子上却仅仅坐着三个客人。他就跟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亦步亦趋的跟着郑主任,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因为是教委请客,作为主人的郑焰红走过去冲客人笑着说道:“郝市长,彭局,吴大秘,我可是喝不得了,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小赵,等会儿我输了让他替我吧?”在座的可不是一般人物,赵慎三都认识,但人家可不认识他,早就看明白那个白面书生般的是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郝建伟,那个低矮的黑红脸是云都市财政局长彭会平,那个笑眯眯的戴眼镜的是高明亮市长的秘书吴克俭!那几个人自然不会跟女人计较,看她喝的脸都红了,也就答应了赵慎三替酒。郑焰红回头叫赵慎三,猛然看见高大威猛的赵慎三跟一尊金刚一般站在她身边,脸上的表情却跟小媳妇一般战战兢兢的时候,终于笑起来了:“哈哈哈,你这个小赵怎么回事啊?我们又不是老虎,你干吗吓成这个样子?就在我边儿上坐下,等我输了才用得上你呢!”几个领导都明白郑焰红最是第一个谨慎把稳的人,她既然把赵慎三叫进来替酒,自然就是她最信得过的心腹了,所以他们几个一边用扑克牌赌着酒,一边旁若无人的议论着云都市高层领导们的趣闻轶事。赵慎三刚给郭晓鹏说了情况就走回来,傻愣愣坐在郑主任身边,听着那些个平日里在他眼里不亚于天神的市领导们在这几个人的嘴里,一个个都成了照妖镜下面的妖精,被脱下了冠冕堂皇的外衣,打回原形成了跟他一样具备食、色、性的平凡人,他听着听着,不禁就对这些人失去了好多往日的敬意。“哈哈哈,郑主任,你又输了!我放你的风,你要喝两杯的,喝酒喝酒!”郝市长大笑着丢下扑克牌,满满的替郑焰红倒上了酒。“哎呀,我真的不能喝了啊!我的郝大领导,您可真舍得让我喝,给我倒这么满的……小赵,来,你替我喝了吧。”郑焰红丢下牌叫苦不迭的看着两杯酒说道。“那可不行!”吴秘书伸手拦住了说道:“郑主任你输了两杯,怎么着也要自己喝一杯才是,找人替只能替一杯!”

        西游记
        安卓版应用

        西游记
        功能客户端

        玄幻  |  黛滢

        再者说,这样的事情陈六合见过太多太多了,多到有些麻木不仁,他好不容易暂时脱离了尔虞我诈刀山火海的旋涡,此刻并不想又惹上太多不必要的麻烦。蹬上那辆破旧的三轮车,昂头望了望美女房主所住的楼层,陈六合摇头苦笑了一声:“看来这全方位家政小能手也是高危职业,以后还是得另谋出路才行。”第二天一大早,陈六合起床做好了早饭,咸菜清粥,兄妹两吃完,陈六合一如既往的蹬着三轮车把沈清舞送到了学校。整整一天,陈六合都是蹬着个破三轮在大街小巷内转悠,做着每个市井小民都在做的事情,讨生计。当然,开窍的陈六合今天多了一项任务,那就是找工作,拿这那份信息不全的简历走访了不下十几个招聘公司,可丫没一家能够慧眼识珠,皆是在看到陈六合简历的一瞬间就投去了鄙夷轻蔑的目光,直接让其滚蛋。又一次面试失败,陈六合拖着落寞的背影走出了一家地产公司,不免有些意兴阑珊,蹲在破三轮旁边抽烟边看着手中的简历。这特么也没什么毛病啊,难道现在的面试官都眼瞎吗?看不到小爷身上出类拔萃的优秀?如果有人知道陈六合此刻心中的想法,指定会往他脸上吐口水。这特么也能叫简历?姓名:陈六合。年龄:。性别:自己看。学历:无限高。特长:无所不能。工作经验:当过兵、扛过枪、追过子丨弹丨、受过伤,还曾被组织上派到西南地区进行深度改造。特别是这最后一点,每个人盘根问底到最后,才知道这不知廉耻的家伙所谓的深度改造就是在西南坐过牢,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劳改犯。还有看看那性别、学历、特长,填的都是什么鬼?对于这样毫无严谨可言的简历,试问每个面试官都会直接PASS的。再加上陈六合有劳改出狱的前科,找不到工作也实属正常。更为重要的是,这家伙一般的职务还看不上,今天这十几家公司都是直奔着经理级别以上的岗位而去。要是他都能找到工作,那么这个世界就太疯狂了!满心愤慨的陈六合同志压根没意识到这一点,一个劲的坡口大骂那些人有眼无珠,就凭自己这气质这才识,别说做个小经理,就算做个总经理也多少有些埋没人才的意思。昂头望着渐渐西落的夕阳,陈六合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一副历经沧桑的没落神情,委实有些令十八岁以下一切萌妹着迷的忧郁特质。丢掉烟屁股,用脚下那十块钱一双的解放鞋碾了碾,潇洒的甩了甩头上那不足一寸的头发,给了地产公司一个鄙夷的眼神后,便蹬车向杭城大学赶去。当陈六合带着沈清舞回到住所的时候,还没进门,赫然就看到大门外停着一辆红色的宝马车,一个身材高挑的曼妙女子正站在车旁。看到女人,陈六合微微皱了皱眉头,善于严察言观色的沈清舞轻声问道:“哥,你认识?”“不算认识。”陈六合说道,三轮车在大门外停下,陈六合没去搭理那脸色一喜的女人,而是先把沈清舞小心翼翼的抬下三轮车,才对眼巴巴的女人说道:“有事?”“有事想请你帮忙。”秦若涵连忙说道。陈六合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道:“那你赶紧打哪来回哪去,我还要做饭,很忙。”“你连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要拒绝吗?”秦若涵脸色一紧,说道。“呵呵,管你什么事,我都没那闲工夫参与你的破事。”陈六合摆摆手,扶着三轮车走进大院,懒得去搭理对方。秦若涵怔怔的看着陈六合,脸色有些煞白,银牙用力咬着下唇,一脸的无助与绝望,眼眶中似乎都漫上了一层雾气。沈清舞神情平淡的扫了秦若涵一眼,脸上无喜无悲,看不出什么,不过秦若涵此刻流露出来的神情,却是让她心中微微一叹,似乎勾起了她心中的一抹共鸣亦或是回忆。这样的神色,在一年前似乎也出现过在自己身上,那时候的自己,爷爷离世、哥哥入狱,京城那潭深不见底的浑水中,就只有自己一人面对周围的冷眼与讥讽,甚至还有报复。那时候,自己或许就像眼前这个女人一样,无助又凄凉吧。“遇到大麻烦了?”鬼使神差的,沈清舞出言问道,别看她年龄不大,但早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青葱少女,在京城那个大染缸里侵染了这么多年,别说耳濡目染,就算是熏陶,也熏陶出一个成熟的心智来。况且她这个智商高到令人恐怖的才女,这二十年来所经历的事情,可不仅仅是用悲惨或曲折就能概括的,写成一本书籍,都绰绰有余。她不会去怜悯谁,也不会去同情谁,仅仅是因为眼前这个应该让哥哥打了九十分以上的女人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不忍。听到沈清舞的话,秦若涵含泪点头,她真的遇到大麻烦了,遇到了天大的麻烦,否则她也不可能会找到陈六合的家门来,从她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起,就证明她已经穷途末路别无选择了,死马当活马医的把陈六合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沈清舞点点头,没说什么,操控着轮椅进了院子,就在秦若涵心灰意冷的时候,沈清舞的声音传来:“院门没锁,有什么事进来说吧。”刚停好车,正准备洗菜的陈六合听到沈清舞的声音,轻笑了一声:“怎么?动了恻隐之心?”“没有,只是觉得她和一年前的我很像。”沈清舞这句平淡的话,却是让得陈六合神色一怔,眼中浮现出一瞬间的至寒,旋即很快隐没,他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拿着青菜走到了水池旁,开始洗菜。沈清舞似乎发现了陈六合的心里活动,她来到陈六合身边,轻轻拽了拽陈六合的衣角,小声道:“哥,苦也不苦。”“我知道,咱老沈家的人都是硬骨头,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挺拔的脊梁!”陈六合咧嘴笑着,没有酸涩,没有苦楚。“坐。”沈清舞指了指一匹小板凳,对跟进来的秦若涵说道。不等秦若涵说话,陈六合就先开口:“你能到我家来等我,就证明你现在遇到的事情很严峻,也证明你现在到了急病乱投医甚至走投无路的地步,否则你不可能会求到我这个根本就不熟悉的人头上来。”陈六合一边洗菜,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往往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是很棘手,甚至要人命。”顿了顿,陈六合道:“说实话,我们无亲无故,你的死活安危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为什么要帮你?”秦若涵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陈六合那张似乎永远挂着懒散的面孔,道:“对不起,我已经没办法了,我所能想到的办法都想过了,最终直觉告诉我,只有你才能帮我。”陈六合嗤笑了一声:“直觉?那玩意值几个钱?你又凭什么认为我能帮你?而不是你拉着我陪你一块去死?”秦若涵娇躯一颤,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陈六合笑了笑,这句话倒是没让他去反驳什么,而是说道:“先把你的事情说给我听听,然后再看我能不能做一次活雷锋。”

        洪都拉斯
        各种活动

        洪都拉斯
        平台下载

        玄幻  |  深雪兰茶

        下腹处突然一钻心的痛感传来,先就好像那里有千万根长针在里面搅动翻转,每一根针都牵动着无数的神经细胞,我忍不住地大叫起来,虽然一些残存的意识告诉我,这大半夜的,不能这样鬼哭狼嚎,太丢人了,也太扰民了,但实在没有办法啊,一个人的忍耐力毕竟是有限制的,过了那个界限,一切人为的道德感都不存在了。模模糊糊的意识中,我感觉我浑身被汗湿透了,还感觉屎门流淌出了很多物质,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失去意识了——感谢老天爷给人类的这个设定——当你的感受超越了你意识的承受范围时,就让你失去意识,以此来避免过度的痛苦。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身上盖着一张白色的被子,头顶的天花板也是白色的——麻蛋,我不是躺在太平间吧,我一个激灵坐起来,一下子所有的感官都醒过来,鼻子里传来浓烈的消毒水的气味,一闻这味儿就知道是在医院里,我的右手边是白色的墙,左手边被白色的帘布包围着,床头有一个铅灰色的铁柜子。再看看我身上,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我轻轻地掀开白色的被子,将双脚从床上挪到地面上,灯光隐隐约约,看不到鞋在哪,脚面落在地面上,感觉凉嗖嗖的,看来真是大病初愈肾子虚啊,这可是南方的十月啊,不该觉得凉才对。两只脚的大脚趾在地上搜罗了好一会儿,都搜不到鞋,突然一个声音幽幽地响起:“叔叔,你是在找鞋吗?”那声音颤颤的,就好像以前的卡带受了潮发出的声音一般。“是啊!”,我答到,完全没过脑子,等自己清醒些了之后,吓得打了个激灵:这可是在医院的大晚上啊,看不见一个人,却听到一个阴侧侧的声音跟我说话,我踏麻不是撞灵了吧?我僵直了身子,不敢动(要是你,你敢不敢动?),只敢转动着眼球,就在我右眼梢处,我看见了一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全身发着蓝莹莹的光。这下我彻底不敢动了!“叔叔,你能看见我吗?你知道我妈妈去哪了吗?”,锅盖头男孩说着裂开嘴笑了起来。虽然面容怪异,但她的笑其实还是挺美的,我的心扑腾扑腾地跳着,快冲破了胸口,要跳出来似的。“叔叔,看见我妈妈了吗?”,小男孩一边问,一边皱起了眉头,脸上显露出丝丝黑气。真的撞诡,装死肯定是没用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港台鬼片里不是说嘛,不肯去投胎的鬼魂,要么是有未完成的心结,要么是以为自己还没死,完成了心结或知道自己已死去之后,它就会去投胎了——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修通,还有一些人是含怨而死,因怨气浓烈不肯去投胎,修通前要为它化解怨气——这就是超度。如果那些灵体影视信息准确的话,我就还是有救的,从西瓜头的形象上来说,不是恶鬼,我只需要帮它修通了,它自会去投胎。想到此,我深呼吸一口,装着胆子开口,展开我人生中第一次与鬼的对话。“可以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吗?”。“球球,叔叔你看见我妈妈了吗?”。“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啊,她长什么样的?叔叔可帮你打听下!”。“嗯~我妈妈叫陈玉芬,她长得可好看了,胖嘟嘟的。”,说起这些的时候,这小灵体眼睛里有光。从她的表述看,我无法想象他妈妈有多漂亮,但所有小孩都认为自己妈妈最好看,我也可以理解。但对于要找人来说,这小鬼提供的信息就太少了点。“可以告诉我你们家住哪吗?记得你妈妈的电话吗?”“我们家住国会山,我妈妈的电话是XXXXXX”。就在这时,围在床边的帘子突然被掀开了,进来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一张像大饼一样圆的黑脸,眉毛特别稀少,少得几乎没有——楼下保安张叔。我有点懵,不知怎么开口。旁边还有一个小鬼。“林老板,你可算醒啦!”,张叔叫所有住户都叫老板。“你不知道,昨天晚上,可吓人啦……”。在张叔的表述中,我得知,我日前天凌晨被张叔送进医院的,前天晚上他巡逻到三楼时,就听见我鬼哭狼吼,比老家女人生孩子都叫唤得厉害,当时有几个邻居站在我门口叫门,但里面没答应,就只是自顾自地叫唤,杀猪似地叫唤。在几个邻居的帮忙下,张叔把门给撬开了,一进屋,几乎没臭晕了。我躺在地上打滚,身下是一摊水渍,身上也是湿透透,就跟从水里刚捞上来一样,闻那味道,比喝酒后呕吐物还要难闻,有汗臭味,有尿骚,还有、还有屎臭(好吧,请忽略这些,谁再提我跟谁急!),不知哪个邻居叫来了救护车,我被抬上了救护车,医生一问谁是病人家属,必须要有个人同去,张叔便一起跟了过来。张叔接着断断续续地往下说。你被抬进急救室,检查了一会儿就被抬了出来,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健康得很,就是出汗太多,虚脱了,挂几瓶子盐水,好好休息应该就没事了。以为你马上就会醒,结果你睡了一天,又让医生来给你检查了一遍,说没事,只是睡着了而已。我从来没有这么麻烦别人,一下子感觉怪不好意思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只是一个劲儿地说:太麻烦你了,张叔。其它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在这个城市中打拼了这么久,要说朋友也有几个,结果救了自己一命的,竟然是毫不相干的保安与几个名字都不知道的邻居。真是世事难料,远亲不如近邻啊!想到我在上初中时,因为得了甲性肝炎,不能太累,想在离校很近的姑姑家住几天,结果姑姑都不肯,人与人的差距真是大啊!想到欠了张叔与邻居这么多,我以后都不知道与他们怎么打招呼,怎么相处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喜欢欠别人!也不习惯欠别人!用心理学的理论来解释的话,我这种状态是因为幼年时冷漠人际关系,导致潜意识中不想与人建立深度的人际关系。身为心理师的我,理论我都懂,但童年的创伤并不是懂不能解决的,它的治愈需要时间。就在我感慨时,张叔开口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不要瞎想,人偶尔有个意外状况很正常。做人嘛,不就是你帮我帮你,帮着帮着就认识了,也没什么欠不欠的,不用不好意思!”。虽然说张叔只是个没什么文化的保安,但他就是个生活里的心理学家啊,很明显他看出了我的心思。盯着张叔真诚的眼睛,脑海又浮现出那机器人般的声音:读书人啦,就是脸皮薄!书读多了,人就成呆鸡了!哈哈,这就是张叔没有说出口的心声,这相似的内容,我阿爷(爸爸)就说过,那时他不想让我上学,想让我跟他一起捡破烂。那时听到阿爷的话,很生气。但这次听到张叔的心声,我却完全没有生气,而是感觉到浓浓的暖意。“谢谢你,张叔!”。我跟张叔聊了会儿天,就让他回家睡觉去了,不好意思老耽误人家。

        听姐说
        苹果游戏下载

        听姐说
        有什么不一样

        玄幻  |  媛蝴

        问题是,过了许久,她的书都没有翻动一下。是她在那故作文雅,还是……本身识字不多,阅读吃力?十有八九是后一种可能。丁远森觉得自己该行动了。他站了起来,经过三姨太位置的时候,弯下腰,等再次起身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块红色的丝绢手帕:“小姐,这是你的吗?”三姨太看了一眼,冷漠的摇了摇头。可她目光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让她错愕的一幕发生了。丁远森拿着手帕一晃:“这个呢,是你的吗?”就在三姨太的眼皮子底下,丁远森手就这么一晃,一块手帕,居然变成了一朵红色的玫瑰花。三姨太随即反应过来,冷笑一声:“不过是个变戏法的。”这是非常简单的一个手部魔术,自然瞒不过三姨太。“小姐,我不是变戏法的。”丁远森笑了笑:“其实,我是出版经纪。”“出版经纪?”“就是专门帮别人出书的。”丁远森一本正经:“麻烦您帮我拿一下花好吗?”三姨太被他的话吸引,很自然的接过了花。“我们出版的书有很多,比如……啊,花可以还我了……比如这本‘春明外史’……”三姨太很自然的低头一看。书呢?自己的那本《春明外史》呢?不翼而飞!三姨太面色又是一沉:“还我。”她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书被这个变戏法的偷走了。“和我有什么关系?”丁远森一脸委屈:“它明明是自己飞了,不过,我还能让它飞回来。”这其实就是近景魔术师最擅长的和观众互动了。明知道都是戏法,都是假的,三姨太还是情不自禁的问道:“怎么让它飞回来?”丁远森手一抖,玫瑰花又变成了一方红色手帕,他把手帕往桌子上平摊好:“您瞧好了。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书来!”他左手在三姨太眼前虚晃一下,接着满脸带笑:“这不,书就回来了?”他当着三姨太的面,掀开了这方手帕。那本《春明外史》,赫然出现。三姨太当然知道这还是戏法,可这么快的手速,也是不禁大为叹服:“现在连出版经纪都要学会变戏法了吗?”“可不,那么多的出版商,竞争太激烈了。”丁远森笑嘻嘻的在她对面坐下。“谁允许你坐在这里的。”三姨太冷声说道。“这书,是民国十八年版的。”丁远森只当没有听到,信口胡诌:“现在没人看了,全都看新书了。”果然,三姨太被他的话吸引:“现在都看什么书?”看什么书?丁远森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这时代有什么畅销书,总不能说《射雕英雄传》、《楚留香传奇》吧?一急之下:“当然是‘情深深雨蒙蒙’,‘还珠格格’了。”别说是三姨太了,这时代有谁听说这些书的名字?可三姨太完全被吸引住了,喃喃念了一遍:“情深深雨蒙蒙……名字真好听……我这就让人帮我去买。”“买不到。”丁远森一本正经说道:“这是我们独家出版的,还在修订,要售卖还得要两个月呢。”三姨太有些失望。丁远森随即又说道:“不过,小姐要是真的喜欢,我倒可以各送你一本。”“真的?”“真的。”丁远森接口说道:“不过,我们书局有规定,为了避免内容外泄,任何人一律不许私自带出,每个人出来都要搜身。小姐喜欢,可以到我书局来,我把未修订的版本各给小姐一套,小姐悄悄带出,他们也不敢搜您的身。”三姨太一笑,谁敢搜高家三姨太的身?可她也没说明:“什么时候?”“明天我不在,这样吧,后天。”“可以。”三姨太才说出来,随即又说道:“不过,后天我恐怕要到下午点过后才有空。”“上午呢?”“上午不行,我得睡到点才起,梳妆打扮,总得一个点的时间,然后要和我们家老爷出去。”那就是点出门,从高乐田的住处到胡四立家里,大约是四十五分钟的时间,到那吃完中饭,聊完天,点回去。时间,弄清楚了。剩下的,就是怎么把高乐田引到一条比较容易设伏的路线上去了。徐满昌说的没错,从高乐田住处到愚园路,一路上都没有好的伏击点。“成,那我后天点过后,等着小姐。”丁远森特别强调了点过后:“福州路上的光明书局,您到了福州路路口,那有个水果摊,是我们总编辑亲戚开的,一问就知道了。”“福州路,光明书局,我知道了。”三姨太合上了书,站起身:“还没请教你的名字呢。”“姓丁,你就叫我小丁好了。”“徐队长,有消息了。”一回到力行社,丁远森第一时间去见了徐满昌:“明天下午点后,高乐田有可能会去福州路。”“有可能?”“我也没有十足十的把握,但这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咱们的一个机会,否则,高乐田太狡猾了。”徐满昌在那沉吟了一会,觉得还是可以试试的。没成功,也没什么损失。可万一高乐田真的去了呢?“这情报,你哪来的?”“偷来的。”“偷来的?”徐满昌一怔。丁远森笑了下,很肯定地说道:“偷来的!”行动代号:烈马。目标:刺杀高乐田!行动队伍:力行社上海区一中队一小队,指挥官徐满昌。审讯室助理审讯官丁远森参与行动。具体计划,是由丁远森设计的。福州路,光明书局。这个子虚乌有的书局,用了半天时间就布置好了。地点,是徐满昌亲自挑选的。徐满昌贪财,喜欢背后整人,但却是个执行任务的好手,而且富有经验。他挑选的书局位置,非常便于伏击,把两边的门面租赁下来,派上枪手躲在里面,一旦袭击开始,被攻击方很难逃避。按照丁远森制定的计划,在福州路路口那里,还特意放了一个水果摊,由一小队队员温义雄扮演光明书局总编辑的亲戚,卖水果的小贩。一切准备就绪。“小丁。”徐满昌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要是人不来,咱们可都白忙活了。”“会来的,会来的。”丁远森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直嘀咕。这是自己第一次执行任务,要是搞砸了?将来要再有出头机会可就难了……年月日,上午点。“老爷,车子准备好了。”高乐田点了点头:“仔细检查过了?”“仔细检查了。”“那好。”高乐田站了起来:“老三,打扮好没有啊?”“来了。”三姨太走了出来。漂亮啊。浅蓝色的旗袍,配着白色的高跟鞋,上海滩最时髦的大波浪。就连高乐田的贴身保镖彪哥都看傻眼了。高乐田干咳一声:“走了,老胡刚才还来过电话了。”

        赵丽颖不抓紧打疫苗危险
        指导有方

        赵丽颖不抓紧打疫苗危险
        萌新指导

        玄幻  |  慕婳

        钱多多也有过一段深刻的感情,或者他愿意称她为之爱情。年轻时候我们谈的恋爱都愿意把它称之为爱情,年纪大了倒更想把感情当做两个人互相的将就。可能是钱多多年纪大了,心态老了,经验丰富了,当真心想投入一段感情的时候,他第一时间会想着这段感情会不会有结果。而不是想着,这个人,会不会是他生命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一阵风吹来,有一丝丝的凉意,没有俗套的把外套给她披上。因为,钱多多今晚没有穿外套出门。风吹来,把树上的落叶吹下,把安静的环境吹乱。把她的头发微微吹起,露出那美丽的面容。喝了酒后红彤彤的,就好像那熟透的苹果,连忙把嘴里的口水咽回去。因为钱多多刚想得是这苹果我好想啃一口。“其实,你是我第一个刚认识的圈外人能够对我如此平淡的人。”林小鹿这问题其实一直都想问,但又没找到适合的机会,今晚的遭遇给了她一种全新的体验。以前认识的圈外人见到她都会有一种激动的,惊喜的的心情。就算一些口口声声说看不起偶像圈的富二代之类的,虽然没有那种激动的心情,但眼里那种恨不得把整个人吞下去的**是避免不了的。今晚跟钱多多的相处更想跟组合里的姐妹相处,没有逢迎,没有那种讨好,就只是平平淡淡的相处。“那不然我要怎么对你?”“惊喜,开心啊,我可是大明星耶,还是一个漂亮的大明星。”林小鹿装作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对于钱多多的平淡表示不满。“大明星又怎样,还不是人?你也不会给我几个亿,更不会想着跟你有什么更好的发展,所以你对于我跟老王有啥区别?”想到老王那个模样,林小鹿没好气的轻轻的打了钱多多一下,像猫儿跟主人撒娇一样。轻轻的,柔柔的。“怎么能一样,我比他漂亮多了。”“难不成你还要跟一个男人比美嘛?”“哎呀,一古,气死我了。你一定是我们黑粉吧!”其实在大城市里面想看到月亮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今晚天公作美,一轮新月挂在我们的天空上。两个人的影子若触若离。想起当年为了追星,而当面的偶像就站在自己隔壁,这种体会只能感叹缘分妙不可言。钱多多唯恐大声一点就会把从前的偶像吹走,轻柔的说道:“怎么可能会是你们的黑粉,我第一个偶像就是你们。”可能钱多多的答案真的出乎她的意料,毕竟他今晚的表现完全没有一丝粉丝的影子。于是,钱多多就把当年追星的故事轻声告诉她。从第一次认识她们,到为了了解更多的她们而去学习韩语,为了跟她们更加贴近而选择来半岛工作。当钱多多把故事说完,电梯也来到了楼,她在门前没有开门进去,反而依靠在门口正色问我:“那为什么后来不喜欢了?”这是一路上交谈林小鹿最大的疑问,毕竟曾经如此深爱的一个粉丝,怎么会说脱粉就脱粉呢?“因为你们现在组合名字都变成恋爱时代了啊。”钱多多没有转过头,而是开锁进屋,轻轻的感叹着。这个回答意料之中情理之外,对于年她们经历了组合离队,其它成员也纷纷爆出恋爱的消息,大批量的粉丝脱粉,钱多多也是其中一员。只是明显这个回答她非常在意,她用力顶住我关门的动作,用眼神狠狠的盯住钱多多。“你们不觉得好自私嘛?我是偶像也是普通女人,我们也有正常的需求,我们也有谈恋爱的权利啊。”“对啊,所以我只是脱粉,并不是成为一个黑粉。”“我不止有爱你们的权利,也有放弃你们的权利。”关上门后,钱多多在心底还说了一句:离偶像远一点,这样才不会失望,毕竟娱乐圈那么黑暗,他希望曾经喜爱的人是一朵纯洁的白莲花。躺在床上,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钱多多还是感觉到不可思议,他怎么也没想到隔壁住了个大明星。更没想到还跟她一起吃了个夜宵。熟练的拿出手机,果不其然,钱多多的女朋友又发来信息。“你今晚又要去鬼混了?”“你对得起我?”“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这样做,你对得起我吗?”可爱的小姑娘,他不知道手机那头的她年龄有多大,但他跟她语音时候能感觉她还很年轻,不然一个萌萌哒的声音配一个中年大妈,钱多多会从此对网聊失去兴趣。“我身体是大家的,心里只属于你的。”对于一个深度夜猫子来说,深夜一点其实属于正常时间。没过一会,她就回复了我的信息。“你就尽情的恶心我吧,口口声声说是我男朋友,还天天出去鬼混。”他能想到对面的她是怎么样的心情,从一开始的开玩笑说我们恋爱吧。到现在的相处,她有没有给出真心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起码在自己心里给了她一点位置,不多,应该就五分之一吧!喝了酒实在不想打字,钱多多给她发了个语音通话。接通后,小奶音传来:“干嘛,大半夜的发语音,你害我游戏又输了啦。”声音很媚,懒懒的。钱多多站到窗前,看着月亮,想像着她的模样。“你看到今晚的月亮嘛?”一阵起床的声音传来,她应该是不舍得离开禁锢了她的大床吧。“看到了,怎么啦?”“月亮她有没有帮我告诉你,我想你了。”小个子看着音乐,手机传来那坏人的声音,听着他的情话。吵吵闹闹一年多,听到对面那个坏人的情话屈指可数,大多时候还是像闺蜜一样聊天。“你喝酒了吧?”“嗯。”“那月亮有没有告诉你,我现在恨不得咬死你?”“没有,月亮告诉我,你也想我了?”“嗯…”自从那晚跟林小鹿见面后,钱多多接下来一个星期都没有见过她了。在机场送别了多年的同事,老王的前任。本打算回家休息的钱多多却给一个电话打乱了行程。电话是公司的导游部经理打电话过来的。“多多啊,你现在在机场对吧?”“是的,老大,我刚把莉莉送上飞机准备回家呢。”“那巧了,有一个紧急的旅游团,现在公司没有人手你帮忙接待一下。”“不要啊,老大,我要休息!”“这团双倍工资。”“好的,老大,没问题!”钱多多就这样被可恶的金钱打败了。只是当钱多多收到出团计划时,他的脸色是#这样的。半岛少女时代旅游团?这是什么鬼东西???你确定不是在逗我玩?接机牌上还要写着:我永远爱少女时代。在机场匆匆吃了一顿肯德基,妹的,机场的东西真贵,同样的价钱都可以在外面吃三顿了!找来一张a纸,羞涩的写上我永远爱少女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