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我真的只想写写小说
手机版客户端

我真的只想写写小说
综合客户端

玄幻  |  睿雪柒

李沧海突然想起什么说:“你等一下”,便从抽屉里翻出赵楠的名片递给张雯雅,说:“这家也是经营办公用品的,你可以联系一下。”张雯雅接过名片犹豫了一下,说:“以往咱们的办公用品一直都有一家公司提供的。”李沧海看了一眼张雯雅,笑了笑说:“没事,你可以问一问,价格合适就用,不合适就算了,你看着弄吧。”张雯雅抬手把头发往耳后理了理笑着说:“好的,我知道了”,说完又扭着屁股出去了。李沧海想起张雯雅拿的下一年的计划,突然意识到又要过年了,年底采购部和行政部都要做来年的计划,行政部恐怕还要组织年会,估计张雯雅又要忙一阵子了,还有也该打电话让父母早点过来,免得等年底的时候人多拥挤交通不便,又想到赵跃的岗位调动,虽然刚才好言安抚,但他内心是不可能一点想法没有的,想到这,便又担心这小子突然辞职,暗自下定决心得尽快给他找点事干,人一闲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忙起来有了奔头,工作状态就稳定了。李沧海坐在椅子上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感觉工作越来越没有头绪,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临近中午,到了午饭时间,便到楼下餐厅去吃饭。李沧海进了餐厅,随便捡了点食物,就找了张角落的桌子坐下来低头吃着,吃到一半就感觉对面一股淡淡的清香袭来,不用看便知道坐下一位女士。李沧海抬头一看,却是采购部的姚锦瑜。姚锦瑜笑着说:“领导,吃着呢?”李沧海也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句,“才来”,便又低头吃饭。姚锦瑜比李沧海大几岁,所在的采购部又归李沧海管,加上平时经常去找他签字,所以和李沧海还是比较熟悉的,见了面一般都不称李总,而是叫领导,这样会显得比较亲切,只是李沧海却经常犯难,按说从年龄上论,李沧海应该叫她姐,只是她姓姚,叫姚姐总是感觉那么别扭,所以李沧海只好托大称她为小姚,好在姚锦瑜作为女士还很乐意别人把自己叫的小一点,况且,主管领导叫自己小姚,她也不敢有什么意见。李沧海问:“年底了,采购部的工作比平时忙吧?”姚锦瑜一边吃一边点了点头说:“是,年底各家都着急催款,要一笔一笔的核实,还有明年的供应商评审也要尽早组织,我看文部长最近一直都加班。”李沧海听姚锦瑜提起文桦,想起上次文桦拿着付款单找自己签字的事,心里便有些反感,却依然不动声色说:“嗯,文部长也是公司的老人了,责任心还是很强的,对了,你来公司几年了?”姚锦瑜停下筷子翻着眼睛心里默数了一下说:“哎呀,真是,已经十年了。”李沧海说:“那你也是元老了。”姚锦瑜摇了摇头:“元老是没感觉到,倒是觉得人老了。”李沧海笑着说:“才多大就老了,现在流行熟/女,你这样的也就是半熟,还没熟透呢,更谈不上老呢。”姚锦瑜看了一眼李沧海,有些腼腆的笑了笑,又低下头去吃饭,只是脖颈上一颗小小的被衣领遮住的黑痣恰恰在这一低头之间若隐若现,显得很是俏皮。李沧海算了算,按照姚锦瑜的说法,她少说也有三十五六了,这跟自己刚进入公司时祁薇的年龄差不多,正是女人最为招人待见的时刻,一想到祁薇,李沧海又是止不住的伤感,几年过去,她也是四十开外的女人了,不知道是否容颜依旧。姚瑾瑜见李沧海沉默下来,偷偷的瞄他,见他神色有些忧郁,便觉得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男人仿佛有着同龄人少有的成熟和沉稳,又想到他未婚,心中竟然有些嫉妒起陈璐来,只是这个想法在心底突然一闪,她便马上警觉起来,暗自笑自己孩子都那么大了竟然还会花痴。李沧海吃完饭,又喝了碗汤,和姚锦瑜道了别就出来了,回到办公室却不知道该干什么,便登陆了QQ,希望能有祁薇的消息,却没有一个头像闪动,终究还是忍不住拨通了那个号码,却听到“您所呼叫的号码是空号”。“看来祁薇是打算彻底打算断绝和自己得一切联系了。”李沧海坐在椅子上发呆,想起上午张雯雅的样子,又有些冲动,算来也有一段时间没有约她了。自从祁薇离开自己,李沧海对待女人的态度有了很大转变,他知道如果还在意一个人,就应该努力保持热度。对张雯雅,李沧海虽然说不上爱不释手,却觉得她是一个不错的玩伴,应该很好的保持这种关系,最重要的是,张雯雅虽然是有夫之妇,却得到了她老公的大力支持,不仅不需要承受道德和良心的谴责,还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这一点,恐怕是其她任何女人都没有的优势。想到这,李沧海便给张雯雅QQ留言:“在吗。”没想到张雯雅很快就回复:“在。”“中午没回家?”“今天他不回家吃,我就没回去。”“想你了。”“在办公室?”张雯雅问道,又加了个害羞的表情。李沧海突然意识到中午大家休息时间是可以利用一下的,便说:“是的,来吧。”张雯雅回了个嗯字,便下线了李沧海静静的等着,不到分钟,便听到走廊里脚步声,到门前停下来,接着是轻轻的敲门声,李沧海说了声“请进”,就见张雯雅推门进来,手里还拿了份文件。张雯雅媚眼如丝的看了李沧海一眼,便轻轻的转身把门反锁上,又蹑手蹑脚的走过来把文件扔到办公桌上,一把抱住李沧海的脖子,顺势就坐到了他的腿上。李沧海把手伸进张雯雅的紧身打底衫里抚摸着。张雯雅有些幽怨的说:“真不容易,还能想起人家。”李沧海一边揉弄着她胸前那两块肉一边笑着说:“天天看着你的骚样,怎么会忘呢?”张雯雅故作羞赧的说:“瞎说,人家才不骚呢。”“我看就是骚,每天扭你那骚臀,害得我都没心思上班了,光想你了。”张雯雅被他撩拨的喘息加速,也顾不得回答,只是抱着李沧海的头享受那种酥痒的快感。过了一会,李沧海把张雯雅拉起来,又把她按在办公桌上。张雯雅便乖巧的趴下去,任凭李沧海摆布。俩人在办公桌上折腾了十来分钟,李沧海又让张雯雅起来跪到自己的办公椅上,这个高度要比刚才更加的方便,很快便结束了战斗。张雯雅飞快的提上裤衩和丝袜,又从上衣外套里拿了包湿纸巾出来给李沧海擦干净,这才红着脸娇羞的看着他。李沧海又把张雯雅揽在怀里继续揉弄着,笑着说:“晚上回家让他好好吃吃。”张雯雅点了点李沧海的头:“真坏,上了人家老婆,还让人家吃你的东西。”李沧海见临近上班时间,便拍了拍张雯雅的屁股说:“回去吧,一会人多了不好。”张雯雅点了点头,又站起来整理好衣服,理了理头发,又弯腰抱着李沧海的脸吻了一会,这才拿了文件转身走了。下午,李沧海正在考虑周末要不要去看望一下温东明,见姚锦瑜拿着文件站在门口要敲门,便摆了摆手示意她进来。

下辈子你还会等我么
软件下载中心

下辈子你还会等我么
    ios游戏下载网

    玄幻  |  君慕

    所以,苏满城知道后就一千个不同意,这才有了这些事情的出现。我听到这里,也终于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苏叔,你就先别出面了,我明天回去张家,至于往后怎么办,那就看苏芮怎么想了,若是她想嫁给张子峰,那我就按照嫁给张子峰的说,如果……”我话还没说完,苏芮就冲了上来。“我才不要呢,我一个都不嫁!”“那我就按照不嫁的方法说。”苏满城很是满意,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缜密的思维,我在他眼里,早已成了唯一能办成这事的人了。“苏芮,那等下你带方大师去转转张家的场子。”苏芮答应了下来,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她这眼神算什么意思,怎么弄的我好像全身赤裸在她面前似得。果不其然,我的想法似乎是正确的,她就是用那种眼神在看我。到了晚上,苏芮带着我就直接出发,开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停下车来。“方大师,我们到了。”我下车一看,原来是一家十分高档的KTV,苏满城这是想让我放松,还是想让我干吗啊?苏芮带着我进了一家大包间中,随即朝着我说道:“方大师,那您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喊人来,一定让您满意。”说着,苏芮暧昧的朝着我笑了笑就退出了房间,也就两三分钟功夫,一群穿着妖艳的女人排成一排,从门口徐徐而入,站在了我的面前。一个脸上抹着各种粉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随后便是苏芮。我有些懵,咋的,我是长的像这种人还是风水先生就吃这一套?虽然我穷了这么多日子,但我对感情这种事还是很保守的!老子还是个黄花大闺男呢!男人走到了我的身边,笑道:“方先生,这几个是我们这边的头牌,您看有没有合意的,要都是喜欢,就全都留下。”我慢脑门的黑线,怪不得她之前笑的那么暧昧呢。我不屑一顾地说:“都是些庸脂俗粉。”男人有些为难:“方先生,这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我朝着男人摇了摇头,男人也很有眼色,朝着那几个庸脂俗粉甩了甩头,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包厢里也变的有些气愤诡异起来,苏芮假咳了一声,道:“方易,那个……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噗!我差点没喷出来,虽说你家很有钱,可我俩才见过几次面啊。好歹这话也让我说才行啊。“你以为我到这里来,是为了寻欢作乐?”我挑了挑眉。苏芮很是纳闷。“那你是?”“驱鬼!”苏芮一惊,随即脸上就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来。“你!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过闹鬼的啊,之前是有传言过,而且是了好几个人了,我还以为是谣言呢,方易,这真的有鬼?”“难道我看不出来?想必你父亲带我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吧,有些话我想你们可能还没说清楚,对吧?”我朝着她看了一眼,看来,我这钱确实不好赚啊,明知道我有这本事,却还要瞒着我。那接下来就让我好好问问这鬼吧!苏芮上前一步:“方易,我想和你一起去。”这KTV一进来我就察觉到了不对,鬼气森森,虽然众多人聚集在大厅中,阳气也很重,可依旧阻止不了这里的阴气不断的往里聚集着。风水之说其实和鬼怪也有关系,玉尺经并非普通的风水类神书,而是一本另类的法书,鬼怪同样也会影响风水,很多风水大师都有办法引来引来煞气,其中一部分便是鬼怪造成的。这里的鬼物不简单,处处透着诡异,如果苏芮有个三长两短,苏满城绝不会放过他。“不行!”我沉声道。“这只鬼很是厉害,我不希望你身处险境。”苏芮可怜兮兮的望着我,眼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连忙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黄纸来,这东西我随身携带,拿出朱砂笔,在黄纸上按照玉尺经中的模样画了一张道符来。道符画的有模有样,似乎还有些氤氲之气在上头流转。我知道,这道符应该是画成功了,我也一抬手,送到了苏芮的手中。我也紧跟着就走出了包厢,来到外面,此时热闹非凡,可我根本不管这些,在我眼里,阴气流动早就看的一清二楚。我顺着阴气流动的方向便走上楼梯,一点点的往前走,来到三楼,却有两个黑影在楼梯口靠着。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中一亮一灭,也在亮的时候稍稍照清楚了他们的脸颊。是两个男人,脸上精瘦无比,凹陷的人中上头连一点肉都没有,这两人面相一看就是早死之命。我缓缓走了上去,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来,直到临近了两人,这才把他们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直接一扔烟头,手中电筒朝着我的面门上照来。我可不会客气,直接直拳冲出,朝着那家伙的眼窝砸去,也就一拳,男人便倒地不起,全身抽搐。要弄死他那是不可能的,我也只是让他暂时昏迷而已。而另外一个,看到这副场景,黑暗之中便想逃跑。我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是从下面上来的,他可没地方跑。我直接一脚横在他的双腿前面,他想要跑下楼,却被我绊倒了。人也跟着就摔下楼梯,发出了好几声闷哼来。他一动不动的躺着,看来也昏过去了,那我就能好好查查这阴气是来自何处了。随着我往里面走,便来到了一处三岔路口,阴气也在这里消失不见,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阻止了阴气,这也让我无法找到阴气往后怎么走的了。不知不觉,我也适应了黑暗,黑暗之中,我隐约看到了左侧门上挂着一幅小装饰画。怎么在门上挂画?好奇怪!三层一个人都没有,我轻轻推开门,钻了进去。屋子里只开了一盏应急灯,光线昏暗,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发现阴气。这屋子里怎么还挂着好几副一样的装饰画?这也太违和了吧,而且画都是一样的,肯定有蹊跷。我走上前去,掀起了其中一幅画。果然不出我所料,画下面贴着一张符箓!那符箓看着像是镇鬼符,但制符的人修为似乎不够,手艺不好,上面用朱砂笔写的居然还有些歪歪扭扭。我赶忙撕下了每一幅画,居然每一幅画下面都有符箓。看样子,这里的鬼可不止一个,而且都被镇住了,那阵阴气便是从这里出来。就在这时,一双手无声的从后面伸了出来,我刚察觉到不对,想要躲开,那人速度极快的就掏出了一张手绢来。手绢直接穿过我的脖子,捂在了我的口鼻上。一股诡异的香味灌进了我的鼻腔中,立刻,我就四肢发软,身体放入成了一池春水,连脸上都开始微微的发烫。我丢!居然有人给我下迷药!我身体瘫软下去,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在昏倒前,看到的居然是那几个到包厢来的头牌的身影。“经理,我从一开始就看出这个家伙不安好心,哪有男人到这里来不选个妞的!”

    我真的没想成为带明星啊
    指导攻略

    我真的没想成为带明星啊
      电脑游戏下载

        玄幻  |  洛小薰

        至于王丽红给的那张名片,他顺手塞进了背包里,根本没有想起它。不过对于王丽红来说,一连几天没有看到张小刚来酒吧,她的心态却完全不一样了。通过他的名片,她了解到,他是一家大型工厂的设计师,按理说这样的工作应该很有前途,加上他本人三十出头的年纪,又长得高大帅气,应该说他的生活很幸福才对。可是他却看起来总是那么消沉与落寞,他到底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呢?三十多岁的她早就过了为情所困,一见钟情的年龄,可是说不清为什么,她竟然会对一个了解不深,仅仅有过几面之缘的顾客有了牵挂?几天没看见他,她的心里竟然会有一种失落感?每天晚上,坐在酒吧的吧台里,她的眼前总是浮现出张小刚英俊帅气的面宠,以及笼罩在他脸上厚厚的愁云。这几天他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来酒吧呢?他是离开了东城,还是他的烦心事已经解决了,心情变好了,就不来喝酒了呢? 跟他到底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呢?就在王丽红愁肠百转的牵挂中,一天晚上酒吧正常营业没多久,一个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了,张小刚又来酒吧了。他还是一个人,英俊的脸庞还是那么帅气,可是整个人看起来好像瘦了一大圈,脸上依旧布满了忧郁,不用说他的烦心事可能还没有解决。尽管张小刚看起来还是满脸愁云,可是王丽红再次看到他后,心里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不管怎样,只要他的心病还没有解决,她就有机会跟他进一步接触。只要跟他慢慢地熟悉起来,她就可以趁机加深对他的了解,说不定她可以为他解开心结,帮他解决正在困扰着他的烦恼。她看到张小刚径直找了一张台子,要了两瓶啤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王丽红的本意很想上前跟他说说话,问他为什么这几天没有来喝酒,问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为何总是如此颓废?但是她并没有走过去,她害怕打扰他,而引起他的恼怒,毕竟他们双方还不太了解,万一不小心触痛了他的心思,她岂不是自找没趣?像她这个年纪的女人,这样的人情世故她还是很懂的。于是她一边招呼其他的客人,一边默默地观注着张小刚的一举一动,她打算寻找合适的机会,再走过去陪他聊一聊。到了凌晨四点多,已经到了酒吧打烊的时间,王丽红吩咐工作人员收拾物品准备关门,她自己在吧台里统计营业款。就在这时,服务员小江跑了过来,向她请示道:“王姐,哪边有位客人睡着了,看样子喝得不少,怎么喊都喊不醒,怎么办啊?”“过去看看。”王丽红连忙随小江来到大厅位于左边的角落处,她发现一位年轻男子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位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小刚。看样子他喝了不少,桌面上还有剩有半瓶没有喝完的啤酒。“将他扶到沙发上去,让丽丽泡杯菊花茶送过来,顺便拿条湿毛巾来。”王丽红吩咐小江道。“好的。”小江叫来一位保安,两人吃力地将张小刚扶到沙发上平躺着。酒吧里经常有客人喝醉闹事,王丽红特地备了很多种醒酒汤,以备客人不时之需。不一会儿,丽丽端来一杯菊花茶,王丽红接过去,亲自给张小刚喂了几口,又用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她的动作很温柔,很熟练,那场面看起来很有温情,旁边的人都有点感动。可以说,如果不是过往的那些经历,王丽红也许是一位好妻子,好母亲。只可惜她的年轻时贪图享受,才有了那段不光彩的经历,那几年的经历也成了她一生中抹不住的污点。“你们忙去吧,有事我会喊你们。”王丽红吩咐小江等人。“好的。”小江和保安,丽丽连忙应声离开了。张小刚还在昏睡,他的嘴角偶尔喁动几下,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他的五官生得很标致,高高的鼻梁随着均匀的呼吸声,有规律的微微翕动着。在淡黄色灯光的映照下,他宽宽的国字脸显得英俊帅气,只是眉宇间,总是有一抹挥之不去的愁云,看得出他的心里藏着很重的心思,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王丽红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昏睡的张小刚,心里不禁五味杂陈,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在娱乐场所混久了,她很少见到能让她产生好感的男人。可是在张小刚的面前,她居然莫名其妙地有了想接近他的冲动,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份?也许是他脸上忧郁的神情,使得他在这个鱼目混杂的场所里,看起来与其他的男人格格不入。也许是他风度翩翩的形象,深深地吸引了她的芳心,使得她很想接近他,去洞悉他的内心世界。这个男人到底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会让他如此痛苦呢?她对他的一切感到很好奇,小江等人离开后,她便静静地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守护着昏睡的张小刚。一个多小时后,张小刚睡醒了,酒精的刺激让他感到脑袋发胀,昏昏沉沉的。等他艰难地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旁边坐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少丨妇丨。他感到头疼欲裂,迷迷糊糊中听到那位少丨妇丨轻声问道:“你醒了。“你是谁,这是哪里?”张小刚支撑着从沙发上坐起来,他摸了摸红肿的双眼,警觉地看了看四围,发现他还在酒吧里,不过似乎不认识眼前这位风情万种的少丨妇丨。酒吧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经常有人打架斗殴,或绑架勒索,在此出入的人员十分复杂。酒吧经营者大多有深厚的社会背景,张小刚深知这里的水很深,他可不想惹上摆脱不清的麻烦。“呵呵,”王丽红朝他莞尔一笑,走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说道:“你是我的熟客了,还不知道我是谁吗?”他定下神来仔细看了看,发现她有点眼熟,不过记忆中却又搜寻不出与她有关的片段。稍作思索后,张小刚回过神来,说道:“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这儿的老板?”“呵呵,是的,记忆力不错嘛”王丽红笑呵呵地答道。上次跟他说话时,他正喝得醉醺醺的,加上灯光昏暗,他根本没有看清楚王丽红的模样。现在两人离得这么近,加上房间灯光明亮,他仔细看了看王丽红,发现她长得很美,气质也很好。凭直觉,张小刚觉得王丽红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只见她长头发盘在脑后,穿着一身深紫色高领旗袍,标致的鹅蛋脸上略施粉黛,脸上始终露出和善的笑容。她身高一米六左右,不胖不瘦,得体的衣着,精致的妆容,迷人的微笑,使得她看起来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魅力,举手徒足间又不失职场女性的麻利与干练。王丽红发现张小刚直愣愣地盯着自己她,她本能的感到有点难为情,便开玩笑地说道: “我注意你很久了,你经常一个人来喝闷酒,每次都醉醺醺地离开。”“是吗?”张小刚回过神来,连忙难为情地笑了笑,说道:“让你见笑了。”

        我真是你们老祖宗
          游戏下载

          我真是你们老祖宗
          海量软件高速下载

          玄幻  |  雅淳

          而我则需要配合检查,饮食,生产,总之一切以孩子为主。“庄先生,我再强调一遍,我不是卖孩子,你已经帮我爸交了治疗费,够了!”听到五百万,我有些恼火。难道我的孩子就是用五百万买断的吗?我有尊严,同样我的孩子也有!摸着肚子,我在心中说着谢谢,说着对不起!绝对不能再让人侮辱他,任何人都不行,包括庄逸阳这个生物学爸爸。“那就如林小姐所愿,合同马上就好!”庄逸阳带着疏离的微笑,仿佛这就是最普通的一桩生意。我不再理他,看着窗外的雨滴,短短一个多月,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落笔无悔,最少我让生命中另一个重要的人可以活下来。庄逸阳留下梅子大姐负责我的衣食住行,他则飞往下一个地方。庄逸阳的办事效率很快就凸显出来,不到两天,就逼得杨瑞主动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去离婚,他同意我的条件。我又飞回阳城,回到住了两年的家,收拾了一些私人物品。在前婆婆的骂声中,跟杨瑞签了离婚协议。并且要求他立刻转账一百万到我的账户,不知道庄逸阳究竟拿捏了他哪点,一直哭穷的他,同意了。我们这才到了民政局办离婚,在整个过程中,杨瑞都是黑着脸怨恨的表情。许琴居然也出现在民政局,这是坐等杨瑞跟我离婚,立刻上位吗?我冷笑着扬起手中的离婚证,冲他俩竖中指,“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林靖雯,当初真应该给你配个流浪汉!”杨瑞恼羞成怒地说,这算是明着承认我跟庄逸阳的事情,是他算计的呢?呵呵,让我跟庄逸阳睡,既能让我离婚,又能去找庄逸阳算账,拿点钱。一箭双雕,这样的男人真可怕!幸亏早点脱身!我挑着眉头,故作得意地说,“感谢你让我怀了庄逸阳的孩子,母凭子贵,这辈子我都富贵荣华了。真没见过,上赶着往自己头上戴绿帽子的男人!小心再被绿,查查孩子到底是谁的?”我故意在杨瑞心中布下怀疑的种子,这个男人除了他妈,谁都不会相信。“你胡说,瑞哥,我是干净的身子跟你的。不像她,故作清纯!”许琴立刻紧张地解释,但是这话,却让我如雷击一般。原来杨瑞一直都不信我当初的话,难道女人的第一次都会有血吗?算了,往事不再争论,现在最主要的是分割瑞龙公司,我占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杨瑞,你是花钱将股份买回去,还是分割公司?”无论杨瑞选择哪一种,我都将在以后的日子里,成为他强劲的竞争对手。“除了这一百万,你什么都别想得到!别以为搭上庄逸阳,就能够让我害怕!”杨瑞气呼呼地拒绝。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再谈,让庄逸阳继续出手吧!不到一周的时间,肝源找到了。也就意味着,我要为庄逸阳生下这个孩子,手术安排在下周一,还有三天的时间。而杨瑞在业内人人喊打,无人合作,进行中的项目,全部都暂停。现在还没有涉及赔偿,否则就会连累我。我坐等他打电话求着答应当初的条件。然而却没想到他狗急跳墙,直接飞到临城闯到我爸的病房里。在走廊上就开始嚷嚷着,我婚内出轨,现在联合野男人,逼着他离婚,还打击他的公司。总之在他的口中,我十恶不赦,水性杨花,就应该立马浸猪笼。我赶过来的时候,他正骂得起劲,“梅子姐,帮我!”如果让我爸妈听见,那后果不堪设想。这位梅子姐,来历不凡,否则庄逸阳也不会安排她贴身跟着我。杨瑞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可是她的速度再快,也没有阻止我妈的到来。“杨瑞,你再闹下去,给你送警局去!”我压低声音警告着杨瑞,一个大男人学女人撒泼。当初我被他逼得那么狠,也没有在公司大闹。“好啊,那就让警局的人看看,你给老子戴绿帽子,怀野种,现在勾搭野男人逼死我是吧!我要是死,你们全家没一个能活!”杨瑞看见我妈,那更是大声地喊着。我妈站在那摇摇欲坠,死死地盯着我,“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你们离婚了吗?”“妈!事情不是他说的那样,您听我解释!不是我,不是的。”我语无伦次,面对我妈,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怎么说。我恨不得现在拿刀剁了杨瑞,我爸生死关头,他居然闹到医院来。当初让他拿钱救人,我爸妈等着他这个做女婿的来,他干什么呢?只顾威胁我离婚,现在却做出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林靖雯,你就是个婊,子!”杨瑞话还没有喊完,就被梅子姐抽了一个大嘴巴子。抽得好!就得抽得他这张臭嘴说人话为止。护士过来,将围观的人赶走,也呵斥我们,处理家务事,换个地方,不可以在病房大喊大闹。梅子姐将杨瑞拽到楼下,我妈使劲拉着我,“既然你说不是的,那现在去检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怀孕?”我泪如雨下,“妈,你别这样,别这样!”瘦弱的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拖着我走。“那你就是怀孕了,却不是杨瑞的孩子?”我妈死死地盯着我,如果我不说实话,今天是过不去了。我默认地点头,还未开口解释,就被我妈抽了一巴掌。“你走,我没你这样的闺女!怪不得有人给你打钱,又帮忙寻找肝源。你这是自己不愿意救你爸,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爸就在这中间没了,你这辈子就跟那野男人过吗?”我妈失望地看着我,跌坐在椅子上。这是她第二次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第一次是我非要嫁给杨瑞的时候。“不,妈,不是的。我愿意救爸,我现在就打掉孩子,用我的肝,好不好?”我跪在地上,摇着我妈的腿。不管怎么解释,我妈都已经认定我是那白眼狼。用我的肝,不管那合同,不管庄逸阳,我不能没有爸爸妈妈。如果他们都不要我,我在这个世上就没有亲人了。我哭着去找医生,要求他让我上手术台。但是医生强烈拒绝,先手术后人流,会出人命的。现人流后手术,我爸已经等不了。我妈拒绝跟我说话,我爸暂时还不知道当日的事情,所以责怪我妈。本↘书↘首↘发↘追.书.帮↘我默默地给他擦完脚,不敢多说一句话,就出去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过来,在我爸面前嚼舌根,晚上我都不回去,就在走廊睡陪护床。这样严防死守,终于到我爸进到手术室,我跟我妈守在外面,却没有相依在一起。梅子姐给我端来吃的,也给我妈端一份,她直接黑着脸推开。我这肚子饿,不吃就头晕,避免晕倒在外面,我选择吃。一边吃,一边接受我妈那埋怨的眼神,她心中指不定怎么怪我!手术成功送到ICU,我终于松下一口气,好好地睡一觉。

          祥龙九变
          推荐出品

          祥龙九变
          旧版升级版

          玄幻  |  白曦儿

          见到两人并没有做出过激的反应,我的心中不由的有些兴奋起来。虽然知道现在就让两人一起大被同眠有些不现实,但是目标更近一步了不是。“师兄,现在咱们公司的知名度不高,你是不是想想办法提高一下咱们公司的知名度呀?”于娜回头看了我一眼,见到莫佳佳靠在我的身上了,便有些生气的转过头去。眼不见心不烦。看见于娜生气的样子,虽然我并没有说些什么,但是我却将放在她肩膀的手,向下滑动了一些。从她的肩膀位置,逐渐的向着腋下,腰间的位置挪动过去。再次见到于娜没有发对,我的手便直接搂在了她的腰上面。于娜和莫佳佳两人回家之后,就都已经换上了舒适的睡衣,虽然里面还穿着内衣,但是腰上的位置,除了睡衣之外,可就没有别的衣服了。透过柔软的睡衣,我感觉到于娜腰上的肉,更加的顺滑了。“我跟你说话呢。你有没有在听呀。”于娜被我的手弄得有些痒,用手肘碰了碰我,有些怪罪的说道。“听着呢,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呢吗。哪有那么快就能想到呀。”我敷衍的回了一句,便开始慢慢的享受起,于娜小腰的润滑来。“沈均,你那天干什么去了,怎么一晚上都没有回来呀?”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我以为两人都忘记了,但是现在却又被莫佳佳提了出来,看来是她见到我的手摸在于娜的腰间,有些吃醋了。“你说的是我没有回家的那晚上呀。”我故意的拉长了声音,对莫佳佳说道,并偷偷的看了一眼于娜,见到两人都在认真的听着,我便笑着对两人说道:“那天我遇到了一个大美女,然后这么大美女对我看对眼了,便非要拉着我去她家喝酒,然后我就喝醉了,睡在她的家里了。”两女听完我的话之后,不由的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显然是对此相当的不信。不过我都已经说出了事实,两人不相信我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怎么你们两人都不相信我有这么大的魅力吗?”说话之间,我便将双手紧紧的搂住了两人。害的两位美女一起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知道要是再进一步占便宜的话,两人就会直接离开,于是我就将手再次放松一些。事情要一步一步的办,饭要一口一口的吃,看来我还是要加倍努力才行。“流氓。”莫佳佳见到我的手,又松开了一些,不由的再次瞪了我一眼,骂道。我顿时就郁闷了。刚才搂的紧了,两人就要暴走,现在我松开一些了怎么就又骂起来了。我要真的是流氓的话,我还至于像现在这么委屈吗。我要是流氓的话,早就将你们两人一起摆出十八般姿势来,然后任由我采撷了。敢说我流氓,我狠狠的看了两人一眼,心里寻思的怎么再次占一些便宜。“流氓。对了呀。我想到了。”瞬间我的脑海里面就迸发出一束闪亮的光线来。不等两人反应过来,我便直接将双手抽回来,捧住莫佳佳的脸,就狠狠的亲了她的嘴唇一下。当然了我是不会厚此薄彼的,亲完了莫佳佳,我又捧起于娜的脸来,狠狠的亲了一口。“流氓。”两人一时之间,没有注意,被我沾了便宜,不由的一起对我咒骂道。“对,就是流氓,我想到怎么快速的提高公司的知名度了。”说完之后,不等两人有什么反应,我便直接冲到自己的卧室里面,快速的将电脑打开。说道推广公司的知名度,现在哪里有比流氓软件,更加好用的推广手段呀。也就是莫佳佳的一句咒骂的话,让我想到这个简单而又有效的推广办法。不过这个办法虽然非常的有效,但是同样也会让人不断的诟病。毕竟流氓插件要是很容易清理的话,那就不叫流氓插件了。不过等到公司的知名度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我就会在公司的网站上面挂上一个这款流氓插件的专杀。这样的话,又会帮着公司做一个免费的宣传。我是一个想到就要做到的人。从客厅回到卧室之后,我便快速的将电脑打开,不断的甄选着适合公司推广的流氓插件,还有就是一些宣传的软文,也是要自己编写的。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就是小意思,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将这款特意的宣传流氓插件做好了。做了简单的测试之后,我便找到各大网站的漏洞。小心的将这款流氓插件上传上去。只要是有人浏览到特定网页之后。我的这款流氓插件,便会自动的下载更新,并向着周围的电脑快速的传播开来。弄完这一切之后,我不由的有些佩服起自己的专业水平来了。这么多年没有用,看来依旧是宝刀未老呀。“两位美女,我已经做好了公司宣传的工作了。你们是不是要一起给我一个奖励呀。”等我走出卧室的时候,见到两位美女依旧坐在沙发上面看着最新播出的电视剧,我就有些兴奋的朝着而两位美女伸出了双臂,冲过去。“流氓。”虽然两位美女嘴上这么说着,但是两人并没有躲闪开,并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我。“只要你们亲我一口,我就将我的办法告诉你们。”这个时机我当然要好好的把握住了,说完之后,我便继续站在两人的面前,一直伸着双臂,等待两人的奖励。于娜和莫佳佳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然后一起从沙发上面站起身来,走到我的身边,一起在我的左右脸颊上亲吻了一口。我的心那叫一个兴奋呀。趁着两人亲吻我的时候,我的双手便直接搂在两人的腰上,滑到他们的翘臀上面,狠狠的摸了一把。“哼。”“得寸进尺。”莫佳佳冷哼一声,于娜狠狠的白了我一眼说道。虽然两人快速的回到沙发上面坐着,但是很明显,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有了一个好的开始,那么以后的事情就会轻松不少。我再次坐在两人的中间,顺手搂住两人的小蛮腰,有些兴奋的给两人解释了一下,刚才我做得那些工作。“沈均你真厉害。”“师兄,你就不怕有人告你吗?”莫佳佳和于娜两人听到我解释之后,竟然给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答案。我左右看了看两人,还真的是让我有些郁闷呀。“其实,我也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流氓插件的广告宣传而已。这个插件,根本就不肯能对对方的计算机造成危害。”我笑着对两人解释了一遍。很显然于娜是计算机系的,她听了一遍之后,便选择相信我的实力。至于莫佳佳我的这些解释她根本就听不懂,不过她知道,只要是我做的事情,基本上就能完成。“两位美女,我今天都这么辛苦了,你们两人是不是给我按摩一下,让我好好的放松一番呀?”趁着这个热乎劲,我满脸笑容的对两人说道。第二天,我到公司之后,便发现是昨晚发出去的流氓插件,已经将整个市区几乎所有的电脑入侵,包括我们公司的电脑上,还时不时的弹出公司的宣传广告来。这样效果没让我非常的满意,只有让别人知道了你的存在,才会有人感兴趣继续了解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