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末日道尊
版本更新

末日道尊
怎么样

玄幻  |  寞柳柔

凌志远之前便向保安问清了秘书长的办公室在十六楼,除此以外,便只有正、副书记的办公室位于顶楼了,由此可见,秘书长的市委大管家身份很不一般。虽说李栋梁说,市委秘书长何匡贤找凌志远,但他并未傻不拉几的直接去十六楼,那样显得太过突兀了。十五楼是市委办公厅,他决定先去那儿打听一番,就算没人带他上去,至少先给何秘书长打个电话,有个缓冲之机。凌志远现在最为担心的便是环保局长李栋梁领会错了何秘书长的意思,人家压根就没找他。这会,他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尴尬倒罢了,耽误了领导时间,他可承担不了这责任。到十五楼之后,凌志远从电梯里出来,边往前走,边用眼睛的余光扫向两边的办公室,他想要看看哪个科室里有人,他便可以和对方套个近乎,到时候请其帮着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出乎凌志远的意料之外,他一直走到尽头,也没见一间办公室里有人。想到这会才八点半,他也就释然了,这个时间点,环保局里同样也没人。若是在其他地方,凌志远一定会点上一支烟边抽,边等人过来,这儿可是市委办,他并未那么去做。如日如年!这一刻,凌志远有几分后悔,早知道拜年稍微迟一点过来,这会如个傻子似的站在这儿,别说外人,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几分尴尬。足足十分钟之后,凌志远听到电梯停靠的声音,他连忙转过身去,只见一男一女并排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两人的年龄与他相仿,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两人的身高竟也相差无几,女孩穿着一件咖啡色的OL裙,脚下是一双半高跟的凉鞋,如凝脂白玉一般的美腿很是惹眼。男人见凌志远的目光落在女孩的身上,心里很是不爽,当即便出声问道:“你是什么人,在这儿鬼鬼祟祟的,想要干什么?”凌志远注意到眼前年青男子带着一副黑边框的眼镜,梳着四、六分头,给人一种贼眉鼠眼之感。他的话让凌志远很不舒服,他分明长大光明的站在这儿,到对方口中竟成了鬼鬼祟祟了,这也太伤人了。“你好,我是市环保局的,名叫凌志远,是秘书长让我过来的。”凌志远实话实说道。听到凌志远的话后,年青男人脸上的不屑之色更甚了,沉声说道:“你是环保局的,秘书长让你过来的,你确定?”男子这话无疑问到了凌志远的软肋上,他正是不敢确定这事,才到市委办来打听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是我们局……”凌志远略显慌乱的说道。男子不等凌志远说完,便抢先说道:“你回去先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过来,秘书长的时间很宝贵,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男子这话说的难听至极,让凌志远心里很是不爽,暗想道,我和你之间今天第一次见面,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说话如此咄咄逼人呢?尽管心里很是不爽,凌志远并不打算和其计较,他最多再等其他人过来,请其帮着打听一下。“吴铭,你别乱说,若真是秘书长叫他来的,你将他打发走了,看你怎么办!”女孩说完这话后,又冲着凌志远说道,“你和我到办公室来吧,我帮你打个电话问一下!”凌志远听到这话后,开心的不行,连忙感激的向其道了一声谢。吴铭看着凌志远跟在骆凉倩后面走进了秘书一科的办公室,心里很是不爽,当即也快步跟了过去。进门之后,凌志远开口说道:“你好,请问怎么称呼?”“我叫骆凉倩,是秘书一科的科员。”女孩礼貌的说道。“谢谢骆科员。”凌志远开口说道,“我在环保局办公室工作,昨天我们局长告诉我,说秘书长让我过来,我有点不太确定,这才……”骆凉倩听到这话后,轻点了一下头。凌志远只是环保局的小科员,突然接到电话说秘书长找他,心里自是没底,有此表现在情理之中。“你稍等一下,我这就给陶明宇打电话,他是秘书长的秘书。”骆凉倩开口说道,“既然你们局长说秘书长找你,那应该错不了,不过还是提前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放心一点!”女孩的话说到凌志远的心坎上去了,忙不迭的点头称是。吴铭这段时间一直在追骆凉倩,可对方总对他爱理不睬,让他心里很是不快。今天好不容易瞅准机会和美女一起上电梯,本想借此机会套一下近乎的,没想到却遇到了凌志远这个大灯泡,自会给其好脸色了。吴铭见到骆凉倩打电话之时,凌志远就站在其身边,气便不打一处来,冷声说道:“凉倩,这还没到上班时间呢,你便给陶明宇打电话,不太合适吧?再说,他只是环保局的小科员,秘书长怎么可能找他呢,想想也不可能呀!”凌志远听到这番话后,心里不爽到了极点,若是在其他地方,他就算不动手收拾姓吴的,也要狠骂他两句,但这儿是县委办,不是随便造次的地方。“你少说两句,别影响我打电话。”骆凉倩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话音刚落,电话便接通了,他忙不迭的说道:“陶秘书,你好,我是秘书一科骆凉倩,环保局有位名叫凌志远的同志现在正在我们科里,请问你有没有听秘书长说过今天要见他?”片刻之后,骆凉倩说道:“没有,行,我知道,他可能弄错了,我这就让他先走了。行,麻烦了,再见!”凌志远就站在骆凉倩身边,秘书长秘书的话他听的一清二楚,果然是李栋梁搞错了,秘书长并没有找他。他不会傻到认为李栋梁这么做是为了整他,姓李的虽不待见他,也不至于这般无聊。

半世烟火半世霜
官网旧版

半世烟火半世霜
优势升级版

玄幻  |  柒萧

在青岗街那一片,已经有四个女孩就这样去世了。你说可惜不可惜,都是如花的年纪,家人好不容易养到这么大,刚刚要盛开了,硬生生就被这精怪给掐灭了,唉!我关注这件事,不仅仅是这些女孩太过可怜,还因为黄大仙三个字。李长亭给我开的药方子里,有三味主材,一是沉积五十年的香灰,二是百岁的樟木根,三是至少五十年的黄大仙胡须。前两样主材,我是有眉目的,我觉得青岗寺中就能寻到。青岗诗是建于唐朝,虽说在特殊时期,寺庙被毁,僧人还俗。但也有一些虔诚的师傅偷偷地在家中继续烧香礼佛,还有人悄悄地把佛象埋于地下。八十年代重建寺庙时,还被挖了出来。说不定也有些年深日久的香炉被人藏了起来,持续烧香,那不就是有了沉积五十年的香灰了吗?还有那百岁樟木,青岗寺中就有三棵,小时候我经常在那树下捡种子玩,一进入树下,那樟木特有的香气就弥漫在空气中,甚是好闻。最没有眉目的就是那黄大仙的胡须了。普通的黄鼠狼虽然少见,但多花钱还是能买得到的,但这五十年的黄鼠狼就难见了,就是你肯花钱,都不知道去哪儿买到。你要知道,狐百年成妖,黄鼠狼五十年成妖,都成妖成精了,你再想抓到它自然没那么容易。所以听到这师傅谈起,自然是格外关注的。心中稍稍有点惊喜,并且关于怎么抓这成妖了的黄大仙,我也有法子,这法子是李长亭教我的。前面我忘记说了,李长亭除了教我药方之外,还送给我一本书,叫《御蛊通神方》,一看便是古老得很,黄黄旧旧,他说是去南疆学术交流时,意外得到的,当时我也没太在意,但偶尔晚上睡不着觉时,随便翻翻,却被它吸引住了。那本书大体上分为驱蛊、健体、风水、御鬼、阵法五章,感觉很多都是无稽之谈,没有什么营养,倒是其中的健体篇,我觉得还是值得一看。找黄大仙有了点眉目,我的心里顿时便是一松,人心变得活泼多话起来,一路上与这师傅相谈甚欢,同时心里也盘算出了抓黄大仙的法子。不知不觉地,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等师傅把我叫醒的,已经进了村了,他问我大约还有多久到,要我提前告诉他,他好减速。我朦朦胧胧地看了看手机,凌晨六点了,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天才会亮。我家所在的村子,叫梅竹村,据说在我爷爷那辈,村里就种满了梅树与竹子,几乎家家户户房前屋后,不是梅树就是竹子,特别好看,在我的童年印象里,白色的雪花压在红色的梅花上,还有竹林间,那真是唯美之极。这就是村名的由来。整个村子是一条长长的带状土地,带状土地的两边都是长长的河流,婉转而过,流入长江。一到夏天,河里都是荷花荷叶,荷花主要是红莲与白莲两类,红白荷花点缀在绿色荷叶间,美不胜收,小时候,我们就用那荷叶制成衣服,把自己装扮成哪吒的样子,下雨天,就用荷叶当雨伞,回想起来宛若昨天。村里早早就修了水泥路,出租车在水泥路上行驶了大约十分钟,我便让师傅停了车——到家了——莲塘行政村梅竹自然村号。我看见屋里的灯亮着,因为提前跟妈妈打了招呼,估计她正熬着鸡汤,在等待我回家吧!说起来,我对妈妈的感情比较复杂(用精神分析的眼光看,其实所有母子关系都挺复杂),复杂在哪儿呢?那就是既因其得爱,又因其得伤。我跟妈妈的关系,如果用非常深情的语言,可以这样写:受尽苦难的妈妈,非常爱我们姐弟四个,为我们这四个孩子,她可以牺牲一切,把我们看得比她的生命都重要,妈妈就像那蜡烛,燃烧了自己,点亮了我们。这也是一种真实,换个角度看,还有另一种真实:一个女人,因从丈夫那里得不到情感的满足,转而将全部的精神,寄托在四个孩子身上,从而形成了强烈的共生关系,这种关系是一种爱,也是一种束缚,也是一种控制。让孩子一生都活在“让妈妈过得更好”的阴影之中,而不是如何让自己的人生活得更好。这第二种是心理学病因式的表述,可能很多人都觉得过于冷酷,不符合我们传统的孝道文化,但从家族传承发展的角度来说,如果一个妈培养的孩子,孩子的能量不是花在让自己活得更好上,而是将能量消耗在如何让妈妈活得更好上,那么,这个妈妈的爱便是一种不健康的爱。当然,我这样说,并不是不爱我的妈妈,相反非常非常爱。在路边看到比较可怜的老年妇人,我会想,我妈妈曾经也为我吃过这样的苦,我自己吃好吃的食物时,我会想,我妈妈可从来没有吃过这种食物。凡事相生相克,有正必有反,爱也是。我小时候写作文,曾这样写过我妈妈:我很爱我妈妈,但又不愿靠近我妈妈,她头上就好像有一朵乌云,云下大雨倾盆,谁靠近她,就不可避免地被淋透全身,心情压抑。在学习心理学之前,我为我曾经写过这样“大逆不道”而深深自责。学过心理学之后,我反而为那时的我高兴,高兴于那时我孩子的本能感觉是如此敏锐,凭感觉便深深地觉察到了我们母子关系的本质,又对自己如此真诚,有一说一,不想成年之后,受制于各种道德,对自己的感受反而不真诚了。不说这个了,这些过于复杂,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恐怕深不以为然。我推开门,看到堂屋的白炽灯管亮着,就在我推开门的时候,妈妈的声音从卧室传来,可是小东子回来啦?我回答说,妈妈,是,是我回来啦。紧接着,便看到妈妈走出来。白炽灯管幽白的灯光下,是一个陀背的小老太太。她留着革命年代的齐耳短发,身上是深蓝色的棉衣棉裤,相比于我春节离家时妈妈的印象,此刻的妈妈白发更多了,似乎又更老了些。我的眼角便是一酸,妈妈这一生,真的吃了太多的苦,而得到的回报又太少。妈妈指了指旁边的脸盆架子,让我先洗把脸——脸盆里的水是热的,不一会儿便从东边的厨房里端出一碗香喷喷的鸡汤手工米面条。我接过来便狼吞此咽地吃起来,我是真的饿了,先前急着赶路还不觉得,闻到了这香味,那饿劲儿一股子涌上来,风卷残云,一会儿就扫荡一空了。我跟妈妈闲聊了一会,主要是聊下村里我熟识的人的发展近况。又谈了下我接下来的计划。之前在电话里我便跟妈妈说,这次我们无为县城有项目,我是过来跟开发商开会的,顺便就回家来,公司事情不太紧,我就想着出去找以前的同学朋友玩玩。我还特意谈到了我要去看看毛小林,毛小林是我的初中同学,还做过一年同桌,但那时我们的关系一般般,后来他初中未读完就缀学了,便没再联系。后来我妈妈在龙岩拾荒,恰巧缀学的毛小林便是跟着他爸爸也在龙岩拾荒,那时毛小林帮过我妈妈很多忙。

末世神精录
    客户端可靠

      末世神精录
      是什么软件

      玄幻  |  星千语

      吴秀清笑了笑说:“你不会是怕了吧?哈哈!”“怕倒是没有,姐,我的胆子很大滴!哈哈”赵倩笑意浓浓地说。“我知道你胆子大!啥事都敢干吗?哈哈!所以才要你去兼任校长啊!你胆大心细,我相信你能做好!”吴秀清信心十足道。“姐,我不是所有的事儿都敢做的,比如违法违规的事儿我就不敢做,也不愿做!我坚决完成局长大人交办的任务!我一定想办法把这所学校经营好!只要自己行得正、坐得端,讲究艺术,团结大多数人,我相信不会让你失望的!”赵倩信心满满地说。“好,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也相信你一定能做好!我到家了,咱们就先聊到这儿吧,明天见!”赵倩等对方挂断之后,便将手机放在桌子上,边舞动着柔美的双臂边哼着:“那一天你拉着我的手让我跟你走,我怀着那赤城的向往走在你身后,跟你涉过冰冷的河流患难同经受,跟你走过坎坷的小路,从春走到秋……”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普照着大地,晴空万里无云,空气十分清新。大街上交通协警舞动着双臂,指挥着行人安全过道。十字街公开栏下驻足着许多过路人,对着提拔考核人选公告议论着。长发飘飘的年轻美女酸溜溜地说:“啊,那个赵倩才二十九岁就提拔为教育局副局长!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是不是长得特别漂亮啊?大家看,她就当过城南小学的教研室主任!有什么资格当副局长啊?起码也要当过校长吧!”没人正面回答长发美女的“醋味”质疑。机关干部模样的中年妇女,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说:“这个名字很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头发略有些发白的老同志说:“赵倩老师是我孙子的语文老师,书教的非常好!上过咱们福宁县电视台呢!”“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上过电视,长得非常漂亮,像仙女一样美丽!我想起来了,是一位美女记者采访她。”中年妇女激动地说。四十出头的男人含讥笑道:“女人吧,只要漂亮就行,不一定要有才华!如果妖艳一些,提拔就更快啦!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遗憾我不是美女!”六十多岁老同志十二分严肃地反驳道:“同志,话可不能这样说啊!赵倩老师确实非常靓丽,她更是一位好老师,一位非常有才华、有责任心的老师!我孙子原来的学习成绩并不是很好。到她的班级,不但语文成绩好,其他科的成绩也提高了很多!老师要是漂亮,学生会更喜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现在的小孩子都喜欢年轻漂亮的老师!”许多人听了老同志的话,都点头表示赞成。“老同志,您有所不知啊,漂亮的女人故事多,赵倩老师的故事就更多。大家想不想听听她的故事呢?”一位中年男人走进人群中说道。此时,“刷”一下,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这位中年男人身上,兴奋地叫道:“想听!”“想听!”“想听!”于是乎,这位戴着金边眼镜学者模样的中年男人,便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地拉开话流……县里要组织一个合唱团,参加市一年一度的合唱比赛,人员由各县直机关单位干部和中小学幼儿园教师组成。炎热的晚上,县北路戏剧院灯火通明、光亮四射。多人齐聚在舞台上排练。赵倩来自福宁县城南小学,是一名靓丽的富有音乐细胞的语文教师。利用休息时间,赵倩独自进了洗手间,刚蹲下,突然有个男人进来。赵倩“啊”地一声连忙站起来,双手紧抓着牛仔裤头,慌乱中喊道:“你怎么搞的,这是女卫生间!你赶紧出去啊!”“啊?”张强吓了一跳!连忙说了一句“对不起!我走错了!”扭头便往外跑。赵倩一脸尴尬,心砰砰直跳,她想,不知道被他看到了没有?赵倩穿好裤子,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衣装,调整了一下心情,回到了舞台上。心想,他会是谁呢?怎么这么糊涂啊,难道是故意的吗?此时,大家还在休息,一群群,一对对,有的坐在合唱梯上,有的站在舞台四周,有的在练唱,有的在聊天。赵倩好奇地四面寻找,这个进入女卫生间的男人到底是谁?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这个穿着白色短袖T恤的男人。过了一会儿,有些偏胖的女指挥田若琴老师喊道:“各位队员,请站回合唱梯上继续排练!”合唱队员陆陆续续地站回队伍。赵倩继续在队伍中寻找,还是没找到这个男人。她想,难道他不是合唱队员吗?赵倩的位子是第一排,不好意思向后寻找,只好规规矩矩地站着,脸蛋还是火辣辣的,泛起红晕。正在这时,一位一米八多,身材魁梧的白色T恤帅哥,从舞台左侧慢悠悠地向合唱梯走来。赵倩一眼就认出,对,就是他。可是,他叫什么呢?赵倩的心颤动了一下,继续跟着队伍练声。几个月排练下来,他们俩虽然不同声部,但还是经常会碰面的。每当看到他时,赵倩的心都不会平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的。开始的时候,他也有点不好意思,见面次数多了,他也没什么了,偶尔还会对着赵倩微微一笑。有一次,他竟然和赵倩说起话来!“哇,你好美啊!”他盯着赵倩说。赵倩心想这男人怎么这么色啊!但出于礼貌,赵倩笑了笑说:“谢谢夸奖!你也好帅哦!”“我们可以加一下微信吗?”他直勾勾的盯着赵倩请求道。赵倩红着脸蛋说:“好啊!”两人同时拿出手机,他扫赵倩二维码。“我叫赵倩,你叫张强吧?”赵倩看了看他清秀的国字脸笑着说。张强笑盈盈地说:“我早就知道你的名字了!团花,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赵倩同志!”赵倩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道:“张强同志,你很会花言巧语哦,不过我挺喜欢听好话的!谢谢夸赞!”张强笑嘻嘻地说:“这是我喜欢说的话,不客气啦!”赵倩带着调皮的样子说:“你是不是对所有的女人都这样说啊?帅哥!”张强的脸蛋有点儿微红,笑了笑说:“我……我,不会啊,团花只对你说,你确实非常靓丽!你是我看过最美的女人,不,女孩子!”赵倩有点激动地微微一笑,注视着张强说:“你尽管说好听话,说到我心花怒放,我会很高兴的哦!”赵倩向坐在台上台下的团友们扫了一眼,发现好多人都在看着他们,并在嘀咕些什么,就对着张强轻声地说:“张强,快回到你的低声部去吧,他们都在看着我们呢!”张强扫了一眼四周,笑了笑说:“他们看他们的,我们聊我们的!别在意哈!”赵倩有些脸红地笑着说:“张强,他们会说我们什么呢?”“他们会说什么呢?嗯,嗯,应该在说咱们是天生的一对吧?哈哈!”张强凝视着赵倩的俏脸,眼里冒着暧昧的火花,笑眯眯地说道。赵倩瞄了一眼张强,脸蛋微红,内心跳动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便低着头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

      末日之我变成半机械生物
      点击查看

      末日之我变成半机械生物
      手机版下载软件有哪些

      玄幻  |  待旬

      林羽母亲微微一怔,房子是林羽外公留下的,虽然有些老旧,但是地段很好,按照清海现在的房价,起码能卖个两三百万,他们这简直是在明抢啊。但是现在儿子死了,家也就没了,留着房子还有什么意义呢,还清债,自己也就能安心的去了。想到这里,林羽母亲万念俱灰的点点头,刚要答应,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喝。“不行!我们家房子起码值几百万,你们这是抢劫!”紧接着林羽驾驭着他的新身体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操你妈的,哪来的野崽子,关你屁事!”黄毛气不打一出来,看着林羽身上的病号服,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冲过来扬手就是一巴掌。林羽下意识一躲,伸手一推,黄毛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飞了足足有五六米远,在空中划过一到弧线,砰的摔到了里面的桌子上。“给老子弄死他!”黄毛捂着胸口惨叫了两声,随后一声令下,其他十几个混混立马冲了上来,围着林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林羽连忙抬手还击。接着包子店里响起了一片哀嚎声,小混混们惨叫连连。他们十几个人一起上,竟然连林羽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而林羽的拳脚打在他们身上,就如同被车撞了一般。只需要一拳,他们便疼的起不了身。林羽自己也无比震惊,都说鬼上身力大无穷,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眼里显得十分缓慢,很好躲避。“报警!报警!”黄毛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他见过能打的,但是没见过这么能打的,简直非人类啊。一听要报警,林羽母亲赶紧冲过来抓住林羽的手,急声道:“小伙子,他们要报警了,你快走吧,这里我来处理。”“妈,你说的什么话啊,我哪儿能扔下您啊。”林羽高兴地眼泪都要出来了,还能活着见到老妈,真是太好了。听到他的称呼,母亲微微一怔,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看着母亲的眼神,林羽瞬间醒悟了过来,自己是活过来了,但是却换了一副身体,母亲根本不认识自己。“不好意思阿姨,看到您我就想起了我妈,所以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您别介意。”林羽怕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吓坏母亲,急忙编了个瞎话。“没关系,小伙子,你快走吧,我们家的事不能连累你。”林羽母亲一边说,一边把他往外推。林羽没答话,摸起桌上的筷子一扔,筷子飞速射向黄毛,砰的一声,将黄毛刚按上的手机钉到了墙上。黄毛吓得脸都白了,墙上的筷子离着自己耳朵也就一厘米,要是稍微出点偏差,那钉在墙上的可就是自己的脑袋。“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啊!”黄毛吓得顿时惨叫了起来,声音里说不出的委屈,明明是他们先欠自己钱的啊。“别嚷嚷了,这钱我替秦阿姨还!”林羽冷声说道,既然自己复活了,那这些债理应由自己来还。“小伙子,这怎么能行,你我第一次见,怎么能让你替我还钱?”林羽母亲有些疑惑的看着林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伙子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于林羽知道她姓氏这点,她并不吃惊,儿子见义勇为付出生命的事情好多网友都知道,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也都被扒了,很多好心人都要来给儿子送行,她都谢绝了。“好,这可是你说的,那你把钱给我们吧。”黄毛可不管林羽为什么替别人还钱,只要能拿到钱,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给我三天时间。”林羽说道。“……”黄毛有些无语,说的这么牛逼,还以为立马就能把钱拿出来呢。“怎么?你不相信我?”见黄毛没说话,林羽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冰冷。“相信,相信,不过大哥您得跟我说下您的名字吧?”看着林羽冰冷的眼神,黄毛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名字?对啊,早上走的急,连这个人的名字都没来的及看呢。“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这样,三天后,还是这里,你只管过来,我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林羽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全赖自己这具身体。他心想既然能住在托养中心,这个年轻人家里再普通,起码也能拿个十几二十万出来吧,先要来用用,等自己赚了钱,再还回去。见识过林羽的身手,黄毛也不敢多说什么,刚要点头答应,突然眼神怔怔的望向店外,好似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林羽也好奇的跟着往外看去,只见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辆红色的宝马X,车门一开,迈出来一截白皙修长的美腿,随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高挑,身穿白色波西米亚长裙的美女。长裙美女拨了下乌黑的长发,摘下墨镜,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容颜简直惊为天人,黄毛和他一帮手下都看呆了。林羽不禁也被吸引了,这个美女相貌和气质确实都属于极品。长裙美女抬头看了眼包子铺,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快步走了进来。“美女,买包子吗,要什么馅儿的?”林羽不由的脱口而出,以前老帮母亲卖包子,见人就这么一腔,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了。“你叫我什么?”长裙美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语气不悦。“美女啊。”林羽觉得自己的称呼没问题,不禁有些疑惑,头一次见喊美女还有不愿意听的。长裙美女打量他一眼,冷声道:“行啊,何家荣,昏迷两个月,连自己老婆都不认识了。”整个包子店里一片沉寂,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向林羽。黄毛内心暗自佩服,牛人啊,这么漂亮的老婆,说不认就不认了。林羽起先有些惊讶,随后就是纳闷,这个叫何家荣的年轻人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咋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看到外面的宝马X,林羽立马猜到了什么,感情这个何家荣是个富二代啊,这下好办了,还十几二十万的贷款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嘛。“老……老婆,我这不刚醒过来,跟你开个玩笑嘛。”林羽讪讪的笑了笑,第一次叫人家老婆,还有些不适应,接着说道:“我欠这帮人一点小钱,你把我银行卡给我,我好取钱还人家。”“银行卡?你银行卡里有一毛钱吗?”长裙美女冷声道。“啊?那我的积蓄都放在哪,你帮我保管吗?帮我取一点还人家吧。”林羽有些纳闷,心想这个富二代看来还是个妻管严啊。“积蓄?”长裙美女冷笑了一声,有些气愤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有过积蓄,这二十多年来,你吃我们家喝我们家的,什么时候挣过一分钱?”包子店里更加安静了,众人看向林羽的眼神也更加怪异了。黄毛内心更加佩服了,偶像啊,娶了这么好看的老婆不说,还吃软饭!林羽脸上说不出的尴尬,这下他听明白了,什么富二代,感情这男的是个倒插门的软饭男啊。“小伙子,谢谢你的好意,这钱不用你帮我还,我自己能处理。”林羽母亲急忙替他解围。

      末日降临之重现上古
      可以选择吗

      末日降临之重现上古
      软件下载中心

      玄幻  |  陌城南

      点。“报告,愚园路那里有消息,高乐田的车子已经进了胡公馆,两辆车,附近有巡捕,没办法进一步观察。”“知道了,随手报告。”徐满昌抽着烟:“那个,小虎,给我弄点吃的来。”小虎赶紧跑了出去。“小丁。”徐满昌慢条斯理地说道:“做咱们这行的,有的时候得盯上一整天,这忍饥挨饿嘛,在所难免。好在你年轻,顶得住。”他妈的。丁远森在心里骂了一声。徐满昌不光贪财,而且出了名的吝啬。你自己倒是吃饱了,也不管手下饿不饿?丁远森没空搭理他。三姨太会不会按照自己的计划,把高乐田带到这里来?“老胡,日本人要的这东西,顶顶要紧,务必要办成了。”“高老板,咱们合作多少年了,我老胡办事你还不放心?”胡四立一边说着,一边眼睛尽往坐在高乐田身边年轻漂亮的三姨太身上扫。这个色鬼。高乐田心里骂了一声。要不是看在自己要和他合作的份上……他咳嗽了几声:“这件事要是办成了,本野那里一定不会亏待你的,我再帮你设法,许能在政府里谋个差事。”“那就多谢高老板了,喝酒,喝酒。”点了。丁远森到现在水米未进,可一点不觉得饿。饭局肯定结束了,少不得再聊会天。问题是,会按照自己的计划来吗?身后,徐满昌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是不是轻信了丁远森了?一个才进力行社没几天的小年轻,能办成这件大事?也没事,真的不成功,把责任往丁远森身上一推就是了。“高老板,慢走,不送了。”“留步,留步。”看着胡四立一脸对三姨太恋恋不舍的样子,高乐田心里冷哼一声。电话响了。小虎接起电话:“知道了……徐队长,高乐田的车子已经离开了胡公馆。”丁远森的一颗心立刻提了起来。能不能成功就看一会要发生什么事了。“老爷,咱们去趟福州路。”“去那里做什么?”“那里有个光明书局,我想去买书。”“又是买书。”高乐田皱了一下眉头:“你又不认识多少字,看那玩意做什么?”三姨太脸上一红:“我一个人在家无聊,求求你,老爷,陪我去吧。难道你和我一起出来一趟。”高乐田最怕三姨太撒娇:“阿彪,有问题没有?”“没什么大问题。”负责开车的彪哥说道:“福州路那,高老板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海的Ji院大多在那里了。高档的长三堂子,中档的幺二堂子,专门接待外国人的,最低档的咸水妹全部都在做生意。咱们也有兄弟在那里呢。”三姨太听着好奇:“什么事咸水妹?”“卖的呗。”彪哥不屑一顾:“那些个外国赤佬,身上都是臭的,尤其是水兵,一股子的鱼腥味,又是顶顶小气的,姑娘们没谁愿意做他们的生意,只能让咸水妹来接待了。”三姨太脸上又是一红,抓着高乐田的胳膊连连晃着:“老爷,好不好嘛。”高乐田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去,去,你说,这事随便派个人去不就行了。”“不嘛,你的那些人又不知道我要买什么书。”温义雄在水果摊前坐了几个小时了。不算长,上次为了抓人,和弟兄们足足等了一天一夜。水果摊上摆着几支烟。那是最抵挡的卷烟,上海的小赤佬(小孩子),会去马路上捡别人扔掉的烟蒂,卖给烟厂,然后烟厂工人把烟蒂剥开,把里面的烟丝全部凑到一起,重新制成卷烟。这烟没整盒卖的,全是一枝枝单买。购买者清一色的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什么小商小贩,拉黄包车的,想抽烟,可口袋里又没几个钱。这是细节。你总不能让一个摆水果摊的,去抽老刀牌吧?这同样是徐满昌发现的问题。他没收了温义雄的老刀牌,让人给他弄了散装烟。老实说,亲眼目睹的丁远森还是非常佩服的。换成自己,就考虑不到这种细节。两辆轿车停下,一个穿着黑色短打的大汉走了过来:“光明书局在哪?”说着,还看了一眼放在水果摊上的烟。温义雄懒洋洋的一指:“这里一直开过去,第二个路口左拐就到了,靠近爱多利亚路那里。”“来了!”一声报告,让刚才还懒洋洋无精打采的徐满昌一下跳了起来:“准备!”丁远森长长的松了口气,高乐田到底还是来了,自己的一番苦心也算是没有白费!光明书局。两辆轿车停了下来。高乐田非常谨慎,他并没有下车,而是示意彪哥陪着三姨太一起进书局。同时,又让彪哥继续发动轿车,一旦有什么突发状况,立刻开车逃命。两辆轿车一前一后,高乐田的车子是第二辆。可就在车门打开,三姨太刚刚下车的一瞬间,意外发生了。前面弄堂,忽然出现了一辆黄包车挡住了去路。高乐田反应非常快:“倒车,走!!”彪哥跟了高乐田那么长的时间,没有丝毫犹豫,立刻一踩油门。三姨太半只脚还在轿车里,车子骤然发动,毫无防备,整个人朝前栽倒,脑袋撞到地上,血流满面,顿时晕死过去。可是轿车根本不管不顾,只顾疯狂倒车。然而,后面又出现了一辆黄包车。枪声,就在这一瞬间响起……这是丁远森第一次参加真实的特工行动,真实的刺杀任务。第一次听到枪声,第一次看到杀人。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和他之前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行动一旦正式开始,目标一旦出现,没有什么等待最佳时机的说法。立刻展开刺杀,绝不拖泥带水!一秒钟都没有迟疑。力行社的这些特务,一个个训练有素,负责堵路的两辆黄包车,迅速到达指定位置,接着从黄包车上纵身一跃,跳到地上,一个翻滚,掏出枪来立刻射击。而两面早就埋伏好的特务,也全部冲了出来。特批的三枝俗称“花机关”的金陵兵工厂仿制MP冲锋枪,配合着毛瑟军用手枪、勃朗宁半自动手枪同时朝着两辆轿车凶猛开火。冲锋枪手每人配有带皮制六袋弹匣组,携带六个弹匣,每匣三十二发子丨弹丨。三枝冲锋枪同时开火,在如此狭小的空间范围内,杀伤力是具有毁灭性的。冲锋枪手弹匣打空,手枪手立刻上前补位,继续朝着轿车射击,压制里面的人无法出来。然后,换上新弹匣的冲锋枪手,再度扣动扳机。足足打空了三个弹匣,枪声这才停止。丁远森没有参战,他是第一次身临其境,也从来没有开过枪。他在观察,在学习。“检查。”徐满昌沉声说道。手枪手上前,遍布弹孔的车门一拉,便整个都拉了下来。而冲锋枪手则在边上警惕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