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712章 北方雄鹰
游戏中心下载

更新时间:2021-04-22 01:04:37

我要打赏
下载大全中文版下载
打赏共841547恒币
是什么意思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下载推荐

我要评论
推荐
评论共3205条
介绍指导

    是什么

    邱科长说:“小秦,你跟我还有什么好客气的,有什么话尽管说。”邱大姐刚才打电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已经瞄见秦书凯推门想要进来,又顾忌着她正打电话,主动的选择了退避,对于秦书凯这一细微举动,邱大姐心里多少有些亏欠,她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就在想,要是自己能早点当上发改委的副主任就好了,到时候有了一个独立的办公室,打电话就不必遮遮掩掩了。

    回复(18)

    特色安全
    昙帼

  1. 朝华夕秀
    游戏规则

    贾仁达听了刘大明的解释,也算是有几分明白刘大明此时的心态,瞧着刘大明那坚定的眼神,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中国人的传统思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刘大明在这方面的心结他是心知肚明的,每每同学一块吃饭的时候,刘大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老子现在什么都有了,就差一个儿子。

    回复(85)

    雨芍

  2. 哪有什么守得云开想要月亮就上天
    软件下载app

    因为邱大姐和刘大明关系很好啊。回到住处,真好看到李成万回来。想到早上看到他小姨子mm的事情,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和她姐姐说了,如果吕婷知道,那么李成万也就知道。

    回复(97)

    夏黎

  3. 都市顶级佣兵
    大厅哪个好

    那天晚上,董云霄在派出所没有出来,而那几个跟着董云霄拦截秦书凯的人,也被带到了派出所。董云霄的父亲早上起来,到了班上才有人汇报董云霄昨晚在派出所没有出来。

    回复(88)

    清漓

  4. 霜后暖阳阳
    官方版升级版

    秦书凯单手抓着铁棍的头,笑着对光头大哥说道,“我会让你很舒服的!”在光头大哥惊讶的目光中,秦书凯的手往后一拉,随即一个拳头朝着光头大哥的脸就打了过去。正中光头大哥的正脸,光头大哥整个人就往后仰了出去,而秦书凯却是往旁边一侧,躲过随即攻向自己的木棍,然后那一把将光头大哥的铁棍抓在手上,往旁边捅了出去,
      砰。

    回复(32)

    傲晴

  5. 雷克萨斯
    更新日志

    可刘大明为了生儿子在外头包个小情人,还明目张胆的找自己帮小情人调动工作,这是贾仁达不能理解的,**的干部,一旦名声坏了,对升官提拔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刘大明为了有个儿子也算是豁出去了。

    回复(10)

    
    萦溪  

  6. 天天向上火影忍者
    苹果版Store

    秦书凯听到这样的话,很是不高兴,***,老子也23周岁了,如果不是读书,在乡下孩子都能上学了,再说。老子那个方面的能力还是有资本的,什么事情不知道。

    回复(53)

    诗婧

  7. 苏亿传奇
    是什么东西

    原本想着回家休息,一看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刘大明决定还是回单位一趟,最近一段时间,发改委的一把手田主任在外地出差,单位里的大小事都由他来照看着,他有些放心不下。

    回复(21)

    梦吟

  8.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免费下载

    书友还读过

    女足
    应用旧版

    女足
    客户端可靠

      玄幻  |  荒城夕照

      萧逸很是不屑的站了起来,看样子就要离开。“别啊,萧少。不着急走,不着急,咱们再谈谈”“没必要了,我也是心血来潮,既然王经理为难那就算了,苏少我们走”“等等,萧少我去打个电话”王长河看着萧逸要走赶紧挽留,本来他已经对要钱彻底绝望了,没想还有一丝希望啊。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只要萧逸能帮他要到钱,给他十万又怎么样。十万和百万怎么能比,到时候相信厂子里面也不会计较这些。唯一让王长河疑惑的是,萧逸他们的身份。“萧逸,你真要帮他去要钱,你知不知道八一厂现在马上就要倒闭了啊”“嘘,山人自有妙计,和我演完这一场戏就行”萧逸料到了王长河肯定是找人了解他们的身份去了,有苏少杰在,这一关肯定是没问题。“萧少的要求我给领导说了下,领导同意了,不过我们的签个合约,十天内萧少要是能帮我们把钱要回来,那么我多给萧少五万,要是萧少做不到,非但拿不到钱还要赔我们十万。”“少爷,不能签啊”“多嘴”情况和萧逸猜的差不多,谁都不傻,尽管身份这一关过了,但是空手套白狼哪有那么容易。这王长河不简单呐,短短几分钟就能想出这个反制手段来。“还挺有难度的啊,不过本少就喜欢挑战这种高难度。”“合作愉快”两个人都是行动派很快就签好了协议和委托书。“王经理现在协议也签了,咱们都是自己人了。老爷子最近给断了钱了。我这大晚上的跑出来,回去老婆那一关不好交代,王经理先给我拿五千,我给老婆买个包哄哄,到时候从我的钱里面直接扣就行”“好说好说,只是没想到萧少居然也怕老婆哈哈哈”当萧逸他们三个人出来的时候,三宝拿着五千块钱的手都有点颤抖,就这么一会儿萧逸动了动嘴皮子就拿到五千了?其实他俩不知道的是,从进门到出来,萧逸和王长河不停的试探交锋,如果最后萧逸不主动要这五千块钱,王长河才会真的怀疑萧逸能不能办成。萧逸现在需要钱,但也是为了安王长河的心。萧逸要是现在真的一点需求没有,那才让人觉得奇怪。“兄弟,你是怎么做到的?”“废话,就你看到的那样”“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这姓王的随随便便就给了你五千”“一切才刚刚开始,我要从这里打造一个商业帝国。”萧逸对着天空很是豪迈。这一刻三宝和苏少杰在月光下看萧逸,感觉萧逸身上就像笼罩了一层光环。“三宝,忙了一天了,这一千块钱你拿着”“哥,我.....我不能要”“拿着,连我的话也不听了”萧逸板着脸,三宝也不敢推辞。“兄弟啊,这点小钱你看不上,我也就不给你了。等哥这件事做成,你那些家具钱还是事吗”“...............”时间比较仓促,萧逸第二天早早的带着三宝来到了八一厂。“同志,同志你们找谁,不能直接进去”“我找你们周厂长”“你是什么人,找我们周厂长干嘛”门口的大爷很是警惕,这一段时间来要账的人太多了,上面不让放进去。“放心不是要账的,我是来给周厂长解忧的”说完不管门卫大爷直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门卫大爷本来还想拦一下,可看着萧逸穿着不凡很有派头,再说厂子眼看要倒闭了,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萧逸走进来的时候看着工人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不是打扑克就是下棋,根本没人做事。这样的厂子不倒闭,才是怪事,不过这不关萧逸的事情,八一厂只是他的一个跳板。“周厂子,我来是和你谈点事情”“你是?”周毅看着大刀金马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萧逸,还有旁边站着的三宝,还真被唬住了。“周厂长,先看看这个”“你是王长河请来要账的?”周毅脸色很不好看。“是也不是”“不管你卖什么关子,厂子里面没钱。你逼我也没用”“我知道”“你既然知道,你找我也是浪费时间”“如果我说能帮你呢”“帮我?”周毅现在被萧逸弄糊涂了,要帮自己?“对,不过有个前提,就是我帮你暂时渡过厂子破产的危机,帮你赚到钱,你要先把这笔账清了”“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就能帮到我”“信我,你还有一条生路,不信则死路一条”萧逸说完这句话之后不再开口,周毅一脸纠结,他的理智是根本不相信萧逸,可是萧逸说的又很有诱惑。“您怎么称呼”“叫我萧少就行,这才有点合作的意思。”“萧少说的对,我现在是走投无路了,不知道萧少准备怎么帮我。”“签个协议,假如我半个月之内能帮你赚到百万以上,你就要把这笔账还了。”“半个月?百万?”周毅蹭的一下子坐了起来,现在的厂子别说赚钱了,每个月都是往里面赔钱,要不然也不会面临破产。一听半个月赚百万,周毅第一反应就是萧逸是个骗子。“我想这个协议对于周厂长没有任何坏处,相反这是在救你”周毅反复看了看萧逸的协议,确定没有任何问题,然后咬了咬牙:“干了”。“萧少,我老周可全指望你了啊,这下总能告诉我你用什么办法了”“再来一瓶”“再来一瓶?”周毅完全摸不着头脑,萧逸摇了摇头,这个时代的营销理念太差,思维也很局限。“再来一瓶的意思就是瓶盖上印上这四个字,只要有这四个字,就可以兑换一瓶汽水”“这....这我们岂不是赔钱啊”“怎么会赔钱,我给你算一笔账。就以一百瓶为例,我们可以设置个中奖率%。据我所知,一瓶汽水除过成本能赚四毛钱,现在百分之三十的中奖率赚成了二毛二。看似利润下降了,薄利多销的道理我就不多说了。等市场打开后,我们的中奖率调下来,利润还能上去。利润少和压仓库没销路,谁都知道要选择哪个”“妙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要是一块钱买一瓶汽水能再来一瓶,我也愿意啊”“就是这个道理,周厂长其他的事情我就不操心了,想必八一汽水厂经营这么多年有着自己的门道。”“萧少,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当看着匆匆忙忙离开的周毅萧逸摇了摇头,周毅现在急于救活厂子,完全没有考虑到其他。比起前世的千分之零点几, 萧逸这个中奖率可以说高的吓人。刚开始新的营销模式确实能冲击一波市场,但是其他人也不是傻子,保准第二天就同样的手段出现在了其他汽水厂。好在萧逸也没想着真的要救这个厂子,他只是圈一波钱。当然就凭再来一瓶想要赚到那么多钱,根本不可能,这一步只是萧逸暖一暖市场。

      听姐说
      软件下载

      听姐说
      下载正版网

      玄幻  |  夏沁

      缓了半天蓝昊才比比划划的说道:“没问题,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给你点线索,那一男一女穿着没袖的黑色皮衣。”没袖的皮衣把林语苏说愣了,大热的天怎么可能会有人穿皮衣,还黑色的,那不得捂死人呀,可她之前没说过收藏家怎么死的,蓝昊说的头头是道,由不得她不信。带着一点疑惑,林语苏先拿出来一千块钱预付款递给蓝昊,保证查到凶手一定兑现五万块钱。蓝昊巴不得林语苏快点找到凶手,五万块钱就能进入自己的腰包,但不能表现的那么强烈,笑呵呵的把林语苏送到门外:“林妹妹常来啊。”“事成了一定来。”林语苏身上打了个激灵,上车后一脚油门消失在老街尽头。蓝昊进屋还想着五万块的美事呢,见到蓝洪又坐在了椅子上,在向他招手,让他过去。脚下紧捯饬,刚刚靠近蓝洪,啪的一声蓝昊这脸呀又肿了一边,捂着脸很委屈:“爷爷我又怎么了,下次能不能先让我知道哪错了?”“满嘴跑火车我都不生气,生气是五万块钱就激动的心跳两百下,说你不争气,一点都没错。”蓝昊委屈的退后一步,不敢再向前:“五万块不少了,我这么多年赚的最多的一次是白天骗张琦五千块,爷爷你帮我感应到了凶手的背影,五万块赚的多简单。”见蓝洪依旧板着脸,蓝昊试探着问:“爷爷,你说我干点啥能赚大钱呀?”“你过来。”“我不去。”“我不打你了。”蓝洪发话了,蓝昊才敢到他身边侧过耳朵,蓝洪说道:“活人的钱不好赚,你如果赚活人的钱,很快就能花上死人的钱。”“爷爷,那赚死人的钱我也花不了呀?”蓝昊捂着脑袋就要往后退。啪的一声,蓝洪已经在蓝昊的身后给了一个大脑壳,疼的蓝昊蹲下喊:“爷爷你怎么又打我!”“你不动脑子呀,谁让你花死人钱了?要的是死人的陪葬品,为他们做点事回报相当丰厚。”蓝昊恍然大悟,他挖空脑袋也想不到赚死人钱呀,想去抱蓝洪又退回来重新站在了椅子边,他不想再次挨摔。赚死人钱对蓝昊来说很难,对蓝洪来说轻而易举,就在这祖宅开一家通灵商店,不光卖纸钱香烛,兼职迁坟寻魂。“爷爷,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说完之后蓝昊就往门口跑,被打怕了,再惹到蓝洪脑袋上又得多个包。蓝洪总算是放过蓝昊一次,没有出手,叫蓝昊照办,走过去给蓝昊开了天眼,道行深不可测。“天眼开了,陪我出去走一趟。”蓝昊想说大半夜的出去干嘛,话到嘴边硬生生憋了回去,屁颠屁颠的跟在蓝洪的后边出了门。开大门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踏出一步腿上顿时凉飕飕,抬头一看家门口就像拍戏一样走着各种各样的灵人,还有灵人向他笑。“什么时候开始拍电视剧了,铠甲都有,真带劲!”蓝昊觉得挺好玩,再仔细看就不对劲了。“哎呀妈呀,这都是啥呀!”叫唤着就往院里逃,鞋都跑丢了一只。蓝洪回院里把他揪了出来:“没出息的玩意,给你通了天眼就为了看到你周围的灵人,不然你怎么做买卖?”“我知道了爷爷,你放开我吧。”蓝昊脚还没有沾地呢,被蓝洪放下后,对周围的灵人又点头又哈腰。行走的灵人不怕蓝昊,怕蓝洪这个道行极深的老头,蓝洪突然吼一嗓子,声如洪钟,召集过路的灵人到家门口来,在大门旁边的墙上,伸手画出一个方框,里面写出通灵商店四个大字。蓝昊上前摸索,四个大字透过自己的手指浮在墙面之上,非常神奇,聚集在通灵商店门口的灵人纷纷上前为蓝昊道贺。蓝昊见到就回礼,差点把腰给折喽,回家趴床上闭眼就着了,没等睡香呢,蓝洪揪着耳朵把蓝昊从床上拉起来。“出去锻炼,学道术不能偷懒。”“爷爷这才六点呀,你再让我睡会行不?”蓝昊困的都不怕疼了,愣是往床上拽。做爷爷的也不能太狠心,蓝洪微微一笑:“孙子,不想赚钱了?”蓝昊倾斜的身子,自动站直了,嘿嘿着往外走:“爷爷,做人就该早睡早起,积极上进。”腿比蓝洪还要快,那速度比兔子还快,一溜烟就没了踪影,蓝洪看着蓝昊远去欣慰的点点头,觉得这个孙子还是可以教化的,移步跟了上去。蓝昊转过街角,发现有人蹲在背阴处打哆嗦,脚步停下来,上前问:“老伯需要帮忙吗?”“孺子可教。”咳嗽一声,打哆嗦的老伯在蓝昊眼前突然消失,消失的干净彻底没有一点痕迹留下。蓝昊看向身后,想问问蓝洪怎么回事,蓝洪早就回到了吊坠中,脑海中传出:“那老头身份很高贵,你走运了。”说别的蓝昊没精神,一提到走运,精神头十足:“爷爷,你就是我财神。”“脚别停,你这小体格再不练,等我走了你镇不住那些灵人。”蓝洪说的严肃,蓝昊身体一晃,脚迅速飞跑起来。跑起来精神抖擞,回家时连滚带爬,蓝昊长这么大也没有受过如此强度的训练,吃不消,张琦带着烧鸡、肘子来看他,他也没从床上起来。“你把肘子拿过来。”蓝昊在床上勾勾手。张琦小心翼翼的端着肘子到了蓝昊身边,满脑子的疑惑,不知道大师怎么起不来床了,嘴上不敢问,专捡高兴的说:“大师,你不知道呀,我把那石狮子挪了一次,运气就来了,去南村替人挪坟,捞了块银元宝,出手卖了六万,这是一万块我孝敬你的。”说话间就把一摞钱放在了床边,蓝昊心想瞎猫碰上死耗子了,以前一次都没准过,还被人追着打,看看钱又看看张琦:“你给人家挪坟,懂风水吗?”“我不懂,我做体力活的,起坟、挪坟专门挖坑,大家都叫我掘墓人,赚点辛苦钱,在旧坟,他们本家人没发现有块元宝,我揣兜了,大师你给我破解霉运,我可不能忘了你。”张琦伸手给蓝昊掰了一个鸡腿。蓝昊突然觉得精神了,身上也不乏力了,坐起来吃着鸡腿对张琦说:“你懂挖坟、迁坟?”“做坟是祖传的手艺,谁家要迁坟动土,都找我干活,我做坟规矩,大家都信得过。”有祖传的手艺人,蓝昊就更高兴了,蓝洪给他开的通灵商店想赚钱就得有会迁坟的手艺人,蓝昊不会这活儿,眼前的张琦可不能放走了。下床拉着张琦,提着烧鸡和肘子到前厅让张琦坐好,蓝昊拿出来一瓶好酒,倒满两杯酒:“张琦,以后你跟着我干吧,保你挖不完的坟,钱少不了你的。”“大师,我就信你的,你不光给我破解,还给我找活儿干,以后我跟定你了。”张琦这次赚了五万块,已然把蓝昊当成了神仙,能跟着神仙做事,就是赶他走他也不会走。张琦成了蓝昊第一个员工,不过具体做什么蓝昊还不敢透露,怕张琦吓跑喽,再去找这么个挖坟的手艺人可就难了。吃点东西,蓝昊和张琦开始张罗购置香烛、纸钱等物品,办手续的事张琦比蓝昊还在行,营业执照很快就办了下来。

      玛莎拉蒂郑爽
      知名平台下载

      玛莎拉蒂郑爽
      特色功能

      玄幻  |  海云

      日期:--::过了大坝是一条通往市里的沙石公路,公路两边种着一些树,然后就是大片的农田,路上时不时会有一些上坡,有几个上坡还挺陡,施美春愣没舍得叫小月姐下车,他这是要在小月姐的面前好好地一次表现个够,他横下一条心来,豁出去了!几个不算太陡的坡都被这哥哥翻越过去了,可有一个坡真的太陡了,一般情况下,单人骑车能翻过去就叫一个牛逼了,后面要带个人想骑过去,那真是天方夜谭,这哥哥甩开了胳膊大腿,张着个嘴巴一顿猛吼,只能勉强骑到半坡,小月阿姨坐在后面也觉得挺有意思,没想到施美春这小子还是挺可爱的,还真懂得疼人,好几个很陡的坡都不让她下来,愣是翻越过去了,你还别说,这两个人挨坐在一起,骑车的感觉还真是挺不错的,尤其是下坡的时候,速度骑得老快了,耳边的风呼呼地吹,有几次,她都本能地抱紧了施美春的腰,要不然她真有点害怕会从车上摔下来,施美春见她这样,把车骑得更快了,嘴里还开心地喊了起来,好几次,她的胸脯都贴到施美春的背了,搞得她的心里感觉怪怪的,翻过了两三个陡坡,看着施美春满头大汗的模样,小月阿姨的心里感觉到一种羞涩的温暖,她隐隐约约地预感到今天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情——嘿!走一步是一步吧!想这么多干嘛!终于,在最陡的那个坡,施美春骑不动了,不得不下来推着车子,一头的汗,还不忘吹个牛逼——好多家伙单人骑车都翻不过这个坡,我一个人骑的时候,翻这个坡那跟切菜似的,太容易了!小月阿姨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递给施美春——把头上的汗水,擦一擦!施美春一愣,感动的说不出话来,接过手帕,放在鼻子跟前闻了闻,好香,真不舍得用它来擦汗啊!不过盛情难却,不擦不行,还是拿着那块手帕好好把头上的汗水擦了一擦,那个心窝里啊!暖洋洋的,甜的跟吃了蜂蜜一般,他感到自己又再次回到了那个快乐的恋爱状态了,他喜欢这份恋爱的感觉!施美春推着车,幸福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小月阿姨跟在后面,看着面前这高大英俊的男人,心里也产生了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不知不觉之间,她感到身上一阵熟悉的燥热!终于爬上了那个最陡的坡,下了这个坡,前面就是白雾山了,施美春高兴地对着小月阿姨说——坐好了,小月姐,前面就是白雾山了!小月阿姨再次坐上了车,好陡的一个下坡啊!她不得不用双手紧紧地抱着施美春的腰,胸前的奶子狠狠地贴着施美春的背,施美春这混蛋真是走了桃花运了,好一个美妙的自行车旅程!(未完待续。。。。。。。。)日期:--::白雾山并不太高,但在我们那,却也是远近闻名的山,白雾山上长满了松树,还有各种各样的灌木和野花野草,正月里正好是深冬时节,花啊草啊的都已经残废了,地面上稀稀落落地铺上了一层松树叶,一根根细长细长的跟绣花针一般,一些灌木树叶杂乱地散落在地面上,满山遍野一片干燥和萧条,施美春把自行车停在山脚下一户人家屋前,然后沿着山路开始登山了!上白雾山的路有几条,一条是走得人最多的有石头台阶的主路,一条是少有人问津的小路,小路往往是捷径,而且从小路上山往往更能体会到登山的乐趣,因为更多了一份冒险的刺激,施美春选择了那条少有人问津的小路,他对小月阿姨说——我知道一条上山更快的小路,我们从小路上山吧!小月阿姨也没说什么,点点头,跟在施美春的屁股后面,施美春在前面走着,内心里充满了探索的欲望和恋爱的冲动!正月里,南方的天气还是挺冷的,大家身上的衣服都还穿得挺多的,于是,腿脚也就不会很利索,更何况上山的小路本身就比较难走,有些地方还挺陡的,路面也是崎岖不平,所以,从小路上山还真不是一件轻松事!一开始,施美春走在前面,遇到难走的地方伸手拉小月阿姨一把,这哥们倒是很享受这样的时刻,表现出了一幅雄性的勇猛和男子的气盖,在手与胳膊的拖拖拉拉中,体会了一阵阵皮肤相互接触的快感,这哥们反正也不着急,时不时拉拉小月阿姨的手和胳膊,时不时还扶一扶她的腰身,感觉一种英雄救美的无穷乐趣,而且说不定这美人最终还会以身相报呢!多美的差事,施美春想想都乐了!这样拉了一阵手和胳膊,施美春觉得不过瘾,后来,干脆让小月阿姨走在前面,他走在后面,遇到难走的陡峭的地方,他从后面推着小月阿姨的屁股或小蛮腰,这哥哥真会想点子,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山间小路上,两个年轻男女相互帮衬,施美春推着小月阿姨的屁股,小月阿姨再伸手拉施美春一把,两个人郎情妾意的仿佛是古代社会两个相互依靠的原始人,身处在大自然中,让一切的条条框框和思想束缚都见鬼去吧! 小月阿姨内心的波涛也是凶猛的,和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在山间的小路上,手拉着手相互帮衬着登山,这还是她生平头一次,她的身手其实还算利索,但再利索也还是比不上一个年轻的大男人,所以,好几次她都接受了施美春伸出的手,被他那双大手握着还真是温暖啊!她内心里的那只小鹿又忍不住跳动了好几下,当施美春把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推她的时候,她差一点双腿发软跌倒了,幸亏坚持住了,这个家伙还真是什么办法都想得出来,这一切仿佛跟玩游戏似的,还真有点浪漫的小刺激,小月阿姨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童年那些美丽的时光!(未完待续。。。。。。。。)

      修罗武神
      指导玩家

      修罗武神
      更新日志

      玄幻  |  沐之凝

      说到底,别的全是假的,只有家底才是真的。周青皮擦了擦脑门子上的汗水,走到黑田面前,哭诉了起来。本来黑田听了周青皮的主意,今天晚上这仗打得越发的有声有色,可一听周青皮家里出了事,黑田也紧张了起来。黑田来中国的日子不短了,对中国人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他心里明白,象周青皮这种地主老财,对自己的家底最为执着,这时候不让他去救自己的家,黑田自己也觉得说不过去。因此上,黑田不但连连点头,还派出了二十个鬼子兵与一个小队的保安团伪军交给周青皮指挥,让他速速夺回周家大院。临走前,黑田还拍着周青皮的肩头说道:“周桑,我们的,大大的朋友。你去支援院子,这边有我,等我打退了许三姑,再派兵去支援你,今天晚上,一定要把土匪全部消灭。”“万万不可!”周青皮却大惊失色,“黑田太君,今天晚上,敌军之中有高人坐镇,万事不可马虎,您一定要死守河滩,只要天一亮,整个牵马岭都是我们的囊中之物!”河滩距离周家大院本就不远,周青皮带着人这么一走,没多大功夫,周家大院附近的枪声立刻又爆响了起来,只是因为有一片树林隔着,又是三更半夜的,黑田看不清楚具体的战况。不过对于日军的战斗力,黑田还是很有自信的。别看只派给周青皮一个小队不到,但重枪机却有一挺,轻机枪两挺。这样的火力配备,就算是周家大院已经被人攻下了,黑田也自信能再夺回来。这仗打到现在,黑田的脑子里也不全装的是浆糊,谁有用谁没用,他早看出来了。那个侦辑队的小阎王,一天到晚喳喳呼呼、上窜下跳,其实就是酒囊饭袋一个。别以为刚刚小阎王假门假式的逃走,黑田看不出来,黑田现在就是没功夫搭理小阎王,等回了同昌城之后,一并秋后算帐。可这周青皮不一样,这老东西不显山不露水,才一出来立刻出主意买通了蝎虎子,又摸黑带着人摸上牵马岭老营,活捉王老道,实为今天的首功。论头脑,这周青皮就是睡着觉也比小阎王精,这样的人才是大日本帝国最需要的。有头脑、有胆量,最重要的是果然对帝国忠心耿耿。黑田暗自决定,回了同昌城后一定向上峰汇报,将同昌县长的位子,交给周青皮来坐。虽说之前上方有意让一个名为中山次郎的人来同昌城当县长,据说还是个什么佛学家。哼,黑田摇了摇头,这血与火的战场之上,只要战略家、战术家,佛学家来了这里有什么用?难不成念段经文,土匪们就全部投降了?“你们两个!”黑田抬手招来两个鬼子兵,指了指周家大院的方向,“去看一看打得怎么样了,随时向我报告。”等两个鬼子兵走了之后,黑田又回到了河滩的阵地。估计许三姑在对面也看出黑田在调兵遣将,一看有一部分鬼子兵和伪兵走了,许三姑方面又来了劲头,枪声更盛,估计是怕黑田再调兵,想要牵制住黑田,以便给蝎虎子和李白脸创造机会。然而,黑田在听了一会儿之后,却冷笑了一声。别看许三姑越打越猛,但是白石沟的实力黑田心里还是有数的,隔着细沙河这么没命的放枪,这决不是土匪应有的打法。如果照这么打下去,用不到天亮,许三姑就没有子丨弹丨了。当初西山义勇军第八师还有兵工厂,但许三姑可没有,她的子丨弹丨除了缴获一部分以外,剩下的都是土法制造,产量低,质量也差。与鬼子打火力对拼,打到最后吃亏的只能是许三姑。果然不出黑田所料,再过了十几分钟之后,许三姑方面的枪声果然开始下降,鬼子的机枪声已经完全盖过了许三姑。黑田不由得心里又痒痒了起来,一开始的时候就派鬼子过河出击,的确是黑田有点太着急了,但如果现在出击的话,许三姑必败无疑。可命令到了嘴边,黑田又生生的忍住了。周青皮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让黑田一定不要出击,死守河边只待天明。黑田也知道鬼子的优势和劣势,但打仗这事,千变万化,战场上没有一定之规,何况黑田又是正规日本军校毕业,对于战术的打法在头脑中已成定局。现在敌人已经明显不行了,如果再不出击的话,许三姑的队伍打光了子丨弹丨后,却可以从容撤退,一旦撤回了白石沟的话,再打许三姑可就难了。黑田象驴拉磨一样来回走了好几圈,这出击还是不出击,可有点让他犯难了。到是手下的两个小队长在清醒了之后,连连到黑田面前请战,请求带领自己的小队出击,歼灭许三姑。就在黑田还在犹豫的时候,突然身后又传来声音,黑田回头看去,就见黑暗中约有七八个人从周家大院的方向跑了过来,手里拿着枪,穿的却是便衣,估计是周青皮的人。黑田不由得一愣,难道派了那么多人过去,周青皮还夺不回周家大院?“太君,在下周老七,是周爷的堂弟。”为首的一个小伙子,看起来年岁不大,一双大眼睛到是瞪得不小,虽然戴着皮帽子,但却看得出来,居然还留着长头发,隔着八丈远呢,这股子土匪味就传过来了。说实话黑田对于这种匪里匪气的人是没有任何好感的,不过他也知道,周青皮的富穷里基本全是这路人,此时正是黑田倚重周青皮的时候,也不得不强打笑脸:“周桑,周家大院打得怎么样了?”“那还用说?”周老七一阵怪笑,“皇军的机枪就是好使,李白脸被皇军的机枪一突突,当时就没咒念了,现在被周爷带着人逼到西院墙的墙角,估么着用不了多一会儿,周爷就把李白脸他们全干掉了,这不是让我先给太君报个信吗?请太君放心。”“哟西!”总算是等来一个好消息,黑田不由得眉开眼笑,“告诉周青,让他夺回家里之后,就不必回来了,坚守周家大院,等待天亮。”“明白!”周老七答得那叫一个痛快,“跟着皇军打仗就是痛快。其实我们周爷也是这个意思,今天晚上全牵马岭的土匪全出来了,周爷让我给太君带个话,毙敌只在今晚。正所谓: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哦?”黑田一愣,刚刚周青皮不是死活让他等到天亮吗?咋这一会儿又改了口风了?如果只在今晚全歼敌军的话,炮兵可是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了。“周爷说了。河对面的许三姑不值一提,打到现在,周爷推断许三姑应该没有多少子丨弹丨了。”周老七这话到是说到黑田的心坎上了。黑田点了点头,暗想这周青皮果然是个知兵事的,真是人才难得。“不过河面的冰层不好过。”周老七又说道,“万一攻过去了,许三姑让人往冰面上扔手雷的话,砸碎了冰层,皇军掉到河里,这北风泡天的,可就活活冻死了。”一边说,周老七一边看着黑田的脸色,见黑田连连点头,周老七这才接着说道,“我们周爷的意思,最好太君能派出一队人,从北面绕过去,直接就抄了许三姑的老窝,把白石沟打下来,这才能永绝后患。”黑田心中一乐,这是蝎虎子打了周青皮的老家,周青皮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不过这想法到是没错,许三姑的白石沟与李白脸的蜈蚣沟一样,都是易守难攻的地方,如果趁着现在许三姑的兵力全在河边的时候,派人偷袭白石沟,说不定就成了。

      天官赐福
      版本旧版

      天官赐福
      平台怎么下载

      玄幻  |  忧烟伤往

      “不能!”陆擎之毫不犹豫地斩断了她的念想,语气也冷了些,斜是她的黑眸带了不客气的味道:“既然已经发生了,又怎么可能当作什么事没有发生过。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必须要负责!”“可是那次是意外,我想像陆总这样的男人,也不止这一次意外吧?”明姿画无语的挑眉,很是不屑的反问。靠,这男人非要纠缠不清了?搞得自己有多专情纯洁似的。像他这样有钱又有颜的男人,外面指不定情人一大把呢,干嘛非要跟她较真!“我不管那是不是一个意外,结果是你睡了我,你就得负责!”陆擎之居高临下的瞅着她,暗沉的脸色,眸光锐利,仿佛一只看着猎物的狼:“还是说,你根本不就想负责?”他俊美而散发着高贵气息的脸庞近在咫尺,滚烫的气息,微凉的眼神,带有强烈的攻击和压迫性,仿佛恶魔的羽翼,将她牢牢地锁定。“你……你别靠这么近!”明姿画慌忙闪躲,心跳加速,连连后退。却不想身体触碰到淋浴开关,头顶上花洒里的水哗啦啦的落了下来。温热的水落在了她和他的身上,水顺着陆擎之刚毅俊美的脸颊迅速的落到锁骨,沿着脖子往下流,顺着胸膛滚落下去,胸肌腹肌上沾染了水珠,他浑身都被水淋湿了,在灯光的反射下,整个人有一种野性危险的性感。明姿画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蔽体的内衣已经淋湿,她凹凸有致的美好身材也显山露水。孤男寡女,浴室独处,况且还是这般的干柴烈火!场景如此的暧昧,若是以前,明姿画一定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跟他来一段浴室激情。可是这陆擎之不是一般的男人,她才吃了他一次,他就要她负责,纠缠不清要她做他的女朋友,她要是再把持不住吃他一次,他还不得赖上她,逼她嫁给他啊。想到这里,明姿画只得无奈的放弃了。暂时压抑下身体的欲火,明姿画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还想要怎么样?好歹我是女人,你又没什么损失!”况且那次她吃完,可是有付钱的好不好?“是你先招惹我的!”陆擎之很是霸道与偏执,再次逼近她,眸底浮动的摄人心魂的光。“那又怎样?”明姿画霎那间皱起眉,成年男女一夜欢爱再正常不过了,他这样死缠烂打一点也不像是个久经莺燕场合的男人。深吸一口气,她咬咬牙,摊手道:“这样吧,我吃亏一点,让你睡回来,这样总行了吧?!”既满足了她的欲望,又能对他负责,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实在是再好不过了。陆擎之英俊的面庞一点一点黑下去,双眉拧在一起:“你以为我只是为了得到你的身体?”难道不是吗?明姿画眨巴着眼眸,瞬间有些凌乱了。“你不会真的要我做你女朋友吧?”她盯着他半响,目光复杂深沉,嘴角带着嘲讽的冷笑:“你喜欢我吗?”陆擎之一双深邃的眸子,泛着迷人的幽离,嘴角却是不自觉的微微翘起,弧度恰到好处,为他俊美立体而淡漠的五官,增添了一丝难得的柔系色泽。“我想,我是喜欢你的!”他认真的思考一下,淡淡的笑了。明姿画却是瞬间怔住了。他说什么?喜欢她?这还真是新鲜了,他们这种男人也懂得什么叫喜欢?冷笑了一下,明姿画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调侃道:“我也喜欢你啊,喜欢你的身体!”陆擎之面色沉了沉,犀利的目光盯在她的身上,透出满满地不快,无奈,“我是认真的!”明姿画玩味的笑,再次勾上他的脖子,假正经道:“我也是认真的啊,我就喜欢跟你上床,你在床上的表现朝man了,很符合我的口味!”她吐气呵兰,越靠越近,故意引诱。明姿画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诱人,她浑身湿透,内衣贴着身体,曲线完全暴露出来,极其的引人犯罪。陆擎之不是圣人,自然受不了这样的蛊惑,他紧紧地将她纳入胸膛,低头吻上她的唇。他在她的唇间斯磨着,一遍一遍细细舔吮,温柔里带着不可抗拒的霸道。他紧扣着明姿画的纤腰,快要将她融进身体里。明姿画感受着他如火般的热情,放纵自己去配合他。“我想要你!”陆擎之啃噬着她的脖子锁骨,沙哑的嗓音呢喃着。温热的水落在他的吻间,别样的感觉让她忍不住颤抖。“我也想要你!”明姿画笑着回应着他,这样的浴室,带着朦胧的水蒸气,她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沉迷。她的回答似乎鼓舞了陆擎之,他更加的疯狂的轻吻着她的肌肤,扯开她的衣领吻着肩膀。“嗯!”明姿画轻呤一声,闭眼感受着他的热情。本以为他下一步的动作,就是狂野的得到她,跟她来一段难忘的浴室激情。没有想到陆擎之却突然隐忍着停住了动作,半天都没有反应。明姿画诧异的睁开眼,撞进了他猩红的眸子里。“你愿意吗?”他突然隐忍着自己的欲望,声音沙哑,喘着粗气问道。明姿画眨巴着眼眸,睁大眼睛对上了他的视线,假装羞涩的点头。这不是废话吗?她不愿意早就推开他了好不好?喂,大哥,你要做就快点,这关键时候可等不了啊。明姿画在心里哀嚎。没想到陆擎之突然激动的看着她,俊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你真的愿意做我的女朋友?”什么?女朋友?明姿画瞬间犹如被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激情退却,她不得不从迷离的情欲中回到现实。“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我一直强调我们只是炮友,我喜欢的是你的身体,你没明白吗?”明姿画翻了个白眼,一副不可理喻的样子。陆擎之深暗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她,俊脸一瞬间变得很难看,眉头紧锁着,仿佛有一团驱之不散的阴霾,心情也倏尔被这种阴沉沉的感觉覆盖。“shit!”他怒斥一声,黑色的眼瞳骤然骇人地收缩凝聚到一起,那一刻陆擎之整个人仿佛处于了凌乱而浑身充满了戾气的状态,周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危险气息。明姿画靠在背后的瓷砖上,难以理解他此时的状态,也不敢再轻易的惹怒他。她从未见过这般生气的陆擎之!更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惹怒了他?!她不愿意做他女朋友,但愿意交付身体,做他的炮友。他作为男人,难道不希望这样?好像占便宜的人是他吧?他有什么好生气的?她所认识的有钱有地位的男人,无一例外都是身边美女如云,像司绝琛、费明德,她老爹,包括费思爵,哪一个不美女环绕,左拥右抱,逢场作戏,但又不想负责。她若是答应做他的女朋友,才是破坏了规矩吧,毕竟像他们这样的男人,从来就不需要什么真感情,他们只需要刺激的激情亦或是偷情而已。他们做炮友,维系着身体的关系,互相没有负担,又不需要对彼此承担责任,有什么不好的?何必非要上升到男女朋友交往的层面,那么复杂呢?“明姿画,你真是个没心没肺,没有良心的女人!可我陆擎之也就对你上了心!”陆擎之居高临下地俯瞰她,双眼通红怒气铮铮,顿然沉入谷底,迸裂出了犀利晦暗的阴沉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