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最强魔王外卖员
支持安全

最强魔王外卖员
下载游戏大厅

玄幻  |  薇漫烟叶

迷彩服瞪了司机一眼,粗声粗气的道。司机看看迷彩服,再看看被扔下车爬在一起的三个光头,张张嘴,又闭上,苦着脸发动了车。对于貌似比光头还暴力的迷彩服与李小亮,车内的人连嘀咕也不敢,只是目光闪烁的向这边看两眼,又慌乱的转到别处。迷彩服坐到了李小亮的另一边,换位子什么的,根本不用迷彩服开口,周围的人不是因为没地方坐,估计早闪开了。林玉芳已坐直了身体,脸红红的向迷彩服致谢。李小亮心里不舒服,自己多少也出力了吧,林玉芳居然没谢他,好象他做这些理所当然一样。迷彩服呵呵一笑,摆了下手,不在意的道:“不用谢,我就看他们不顺眼。我叫郑国,哎小子,你也练过吧,同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李小亮呆了呆,摇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郑国瞪大眼睛,一指林玉芳道:“你别说不认识她,那三个垃圾明摆着是找她的,你会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不相信我?”“不是这样的。”说话的不是李小亮,而是林玉芳:“小亮真的是我刚巧碰到的,不过那些人是坏人,他们,他们是……”说到这里,林玉芳又吞吞吐吐了。郑国看看四周,似乎明白林玉芳是有话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说,便点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啊,小子,你叫小亮?呵呵,你是学生吧?”郑国把话题引到了别处,李小亮当然不会傻的不明白。两人说说笑笑,天南地北的乱侃。李小亮的知识面广,什么都能聊几句,到后来聊到机械车床,边上的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也有了兴趣,插起话来。三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平罗县城。下车后,几人还约着去喝一顿。那戴眼镜的中年人,自称是玉江市丰收机械厂技工,叫赵西明。与李小亮谈的火热,一时不想离开,郑国请客他也没客气,也一起进了酒店。对于赵西明,李小亮与郑国倒不反感。在车上,赵西明没有站出来,但李小亮明白,如果林玉芳不是他认识的人,估计他也不会充英雄。毕竟人有避凶趋吉的本能,人到中年那份热血冲动少了,也明白自己量力而行的道理,赵西明一看就是那种技术型的文化人,没有能力对抗彪悍流氓。林玉芳对众人心存感激,又胆小怕事,期期艾艾的把事说出来,李小亮郑国他们也只听明白了一个大概。大体上就是林玉芳被骗了,对方骗了林玉芳的钱财后还准备把林玉芳卖掉,结果林玉芳找了一个机会跑出来了,后来碰到了李小亮。李小亮暗为林玉芳庆幸的同时,心里又一紧。虽然林玉芳说的模糊,但从今天碰到的这事上来看,对方的组织不但大胆妄为,做事严密,而且能量不小。记的事上那戴墨镜的光头可是说过车站通知的话,如果防人逃走能通过通知的手段来阻止,这些人的背后一定站着一个大人物。骗人钱财的方式又是金字塔式的结构,很有可能是现在刚刚兴起的传销。虽然国家已有打击的趋势,但还没有明文下来。如果这个骗钱方式与黑帮结合起来,那危害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了。再说,从林玉芳的身份上看,这伙人的目标已瞄上了农民。还好林玉芳上过两年小学,如果她大字不识,连回家的车都不认的,想逃都不可能。现在的农民又有多少识字的?再加上他们本性纯良憨厚,容易相信人,又有些农民特有的狡黠与欲望,很可能人人中招。下林村会怎么样?义父李忠军又怎么样?李小亮突然心里慌慌了……感觉一阵风暴即将来临,而且今天自己也露脸了,以后少不了麻烦。郑国与赵西明似乎也想到了一些东西,也沉默起来。啪!郑国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恼火的道:“原本以为玉江是个很朴实不错的地方,没想到居然有这样肮脏杂碎,这绝不能放过。”郑国并没有说自己的具体身份,只是隐约的说自己是吃公家饭的。从身手上,李小亮已知道郑国不简单,他猜着郑国很可能是丨警丨察机关的人。赵西明看了眼郑国,摇了下头,他大概认为郑国太年轻,便道:“郑国兄弟,这种事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也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可以解决的,有些事虽然令人气愤,但咱们却不是救世主,也没有救世主的能力,能让自己人不受伤害,这才是最重要的。”赵西明明哲保身的话,李小亮有些不认同,不过想想自己现在,也只能把这份不认同放在心底,心里暗暗下决心,如果下林村的人还有被骗的,一定想办法救出来。郑国横了赵西明一眼,语气不善的道:“老赵,我就看不起你这种人,如果人人都象你这样,那些混蛋只会越不越嚣张。他们现在这样,也都是你这种人惯的。”赵西明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的话对方听不进去,也就不言语了。郑国却不想就此作罢,冷哼一声道:“如果人人都啥事不管,今天咱们也不会在这里喝酒。这事我是管定了,如果把这伙孙子搞进去,还当个屁公务员。小亮,咱们两对脾气,你要不也同哥一起干吧。”李小亮心说,这话杂听着同要入伙梁山似的,也太不靠谱了。他苦笑了一下道:“国哥,只要你说了,我当然愿意跟你干。虽然就我一个人,但咱也不含糊。不过这除黑打恶之类的事,还得动用官方力量比较有效果,毕竟他们名正言顺。”郑国愣了一下,端起酒杯,拍了拍李小亮的肩膀道:“是哥欠考虑,你还是个学生,这事你帮不上啥忙。不过你这兄弟我是交定了。”说完一饮而尽。李小亮也举杯喝掉杯中的酒。之后三人再不谈这事,一顿饭吃的虽不是兴高采烈,但气氛也不错。郑国与李小亮的关系倒是越来越亲密,赵西明倒也是自始至终面带微笑,没有什么嫉妒或别的想法,他就是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人。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已是下午四点左右。李小亮与林玉芳还要有十来里路要走,便向郑国赵西明告辞。郑国本想送李小亮回去,但他酒喝的不少,被李小亮推辞了。不过分开时,郑国拉着李小亮的手说如果有事,让他去县武装部找他。李小亮才知道自己猜的有些出入,没想到郑国不是丨警丨察机关的,而是武装部的。他对武装部没啥概念,只知道与民兵有关,自己找他帮忙的话还真不知道他能帮什么。不过,他觉着这多少也算县城里的一个官方朋友,有事指不定真能用上。去车站的路上,林玉芳紧挨着李小亮,眼睛不住的四处看。李小亮以为她想逛逛,再看看时间还不算太晚,便说:“嫂子,要不咱逛逛再回家?我这里有钱。”林玉芳却摇了摇头,有些紧张的道:“小亮,咱还是快回去吧,这里也不太安全。”李小亮这才意识到林玉芳不是想逛街,而是有些紧张。他想起三个光头,不由问道:“嫂子,你是说,平罗县也有他们的人?”

总裁逗妻欢乐多
适用范围

总裁逗妻欢乐多
下载链接

玄幻  |  茵吟

在得知苏笑嫣是人的时候,我心里很是惊喜。“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是不是我很丑啊!”苏笑嫣察觉到了我在主意她顿时脸色有些羞红,但是很好看,让我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不,你狠漂亮!”我一紧张,说出了心里话。“噗呲!”苏笑嫣被我逗乐了。离开郑道天的家,苏笑嫣硬是拉着我去市里,说要带我去散散心。说实话,这段时间确实让我心情很郁闷,幸好我心理素质还比较好,要是换做其他人,估计现在早就精神崩溃了。苏笑嫣一会小鸟依人,一会古灵精怪的,和她在一起,我很开心。只是我现在的裤兜空空如也,还没发工资,所以在外面吃饭逛街什么的,都是苏笑嫣出的钱,让我非常尴尬。中午,我们在一间餐厅吃东西,我一时好奇,便询问她到底是什么人,可苏笑嫣总是敷衍,似乎不想告诉我,我也不再多问。“小嫣,这个诅咒真的会跟我一辈子吗?”“嗯,不过你放心,我会想办法帮你解除这个诅咒的。”一听这个诅咒会一直跟随我,我顿时没有任何的食欲了,这段时间已经快把我搞疯了,本来是奔着七千块的月薪去了。现在想想,七万块一个月,我都不想干了。但是苏笑嫣告诉我,已经签订了契约,是不能反悔的,必须要一直坚持下去,直到诅咒解除。“韩源,你不必这样苦恼,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会尽快查出这诅咒背后的阴谋,让进今早脱离这个诅咒。”苏笑嫣眼神坚定,我没理由拒绝,只好点头。“嗯,我相信你。”在市里玩到了下午,才和苏笑嫣分开,临走时,苏笑嫣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离开收费站,而且现在诅咒刚爆发,暂时不会有危险,让我放心。一路上,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感觉这就是一场阴谋,周天元是收费管理所的所长,前几任收费员已经出了事,他不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还让我来这里上班,简直是居心不良!回到所里,我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来到周天元的办公室。“你怎么来了?”周天元有些惊讶,说了一句,又继续低头看文件去了。我心中憋了很久的怒火,实在是没处发泄,直接上前,抓起他桌上的文件,就扔了出去。“靠,你发什么神经?”周天元也被我惹火,起身就要对我动手。我已经忍让很久了,所以也没有客气,率先抬脚踹了上去,一脚将周天元踹的坐回椅子上。“我不喜欢闹事,但是不怕闹事,你费尽心思让我来这里上班,到底有什么目的?”这一点我并没有吹牛,可能是因为出身的原因,从小就练出一身健硕的肌肉,想周天元这种满身肥肉,根本不够我打。“你他妈敢打我。”周天元气的满脸通红,再次起身,我又是一脚踹上去,然后用膝盖顶在他的肚子上。“你最好老实告诉我,现在我被诅咒了,反正迟早得死,不过在此之前,我先杀了你。”“兄弟,冷静,你先冷静!”我的疯狂吓到了周天元,他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嚣张,而是满脸惊恐,害怕我怕真的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连忙劝道我。还别说,经他这么一说,我顿时也冷静了不少。来之前心里确实很生气,但是刚才那种冲动实在是太可怕了,他长这么大,还没发过这么大的脾气。那种感觉好像不是自己一般,我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差点就犯了不可挽回的错误。我坐到椅子上,周天元递过来一杯茶,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韩老弟,这件事你真的误会我了,我也只是一个打工的而已,如果真有什么古怪我肯定不会让你去的,何况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会相信那些邪祟之事呢,可能你最近心情不太好,要不这样,我放你两天假,好好休息,再回来上班,怎么样?”我冷静过后,心疼很是忐忑,觉得周天元说的也没错,或许是我想得太多了,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诡异的事情,就像做梦一般。所以没有拒绝周天元的建议。而且看他那样,似乎也不知情,就算打死他也没用。终于不用去收费站了,我早早的就回宿舍睡觉,这一晚是我睡得最香的一次。第二天一早,就被手机铃声吵醒。是郑道天打来的,他让我过去一趟,有事重要事和我说。去了才知道,原来这段时间,郑道天一直在调查大洼湖收费站诅咒的事情,这诅咒就是段家在背后一手策划的。当然,我根本不知道段家是什么东西,我也不关心,只想知道自己如何才能摆脱这个诅咒。“经过我辛苦的追查,终于查出了段家祖宅的所在之地,而段家祖宅有一把钥匙,可以解开这个诅咒。”“真的吗?”我顿时惊喜不已,做梦都想解除诅咒。“以我目前调查的结果是这样的,具体还得找到那把钥匙才知道。”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只有一丁点的希望,我也不愿意放过。居郑道天后面所说,这个段家是一个庞大的家族,世代都是很厉害,不过为了能延续段家的荣耀,段家才让人在大洼湖收费站布置了诅咒。只要催动诅咒,每隔一段时间取人一命,就能逆天改命,让段家的繁荣永远的延续下去。段家祖宅在东阳渡。东阳渡是在一个和偏僻的山村,不过那里早就无人居住了,有一百公里的路程。本来还以为搭车过去的,岂料郑道天告诉我,那里不通车,全都是山路,也不知道在哪里弄了一辆摩托车,带着我直接上路了。路上,我给苏笑嫣发了条短信,告诉她,我和郑道天去东阳渡了。不过她没有回信息,她总是神出鬼没的,可能在忙。别看郑道天一副骨瘦如柴的样子,年纪也不小了,但是精神非常的好,一路上除了解手和吃东西,全程都没有休息过。因为都是他在骑车,我困了就趴在他的后背睡觉。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山路奔波,终于在凌晨三点多抵达了东阳渡。和我想象中有很大差别,如果不是熟悉这里,还真不可能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四周一片漆黑,没有任何人烟,只有虫鸣,时不时传来几声乌鸦叫,很是渗人。刚到村口,就感到一股阴气袭来,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这里久不居人,阴气重,说不定还会有邪祟,把这个戴上,免得被冲撞到。”郑道天拿出一窜黑珠给我,我也没有多看,直接挂到了脖子上。刚戴上,就出现了神奇的一幕,本来有些寒意,突然消失不见了。“大师,我们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吗,你辛苦一整天了。”我一片好心,却惹来郑道天的白眼。“来了就赶紧办事,等回去想怎么睡都行。”既然他都不在意,我也不好再说什么,耸了耸肩,连忙跟了上去。这个村子不大,只有零散几栋房子还保存的稍微像样,大部分的房子都因为无人检修,全都坍塌了。

最后一位鬼警
平台怎么下载

最后一位鬼警
支持安全

玄幻  |  白清年

  美国政府虽然已经宣布了一系列新措施,旨在减少有害的温室气体排放,增强抵御干旱、高温、极端降雨的能力,但这些措施是漫无目的且不完善的。就连美国媒体自己也指出,美国缺乏一个“国家适应计划”,这是气候政策上的一个巨大漏洞,导致美国对日益恶化的气候影响缺乏准备。

最终都只是故事
ios游戏下载网

最终都只是故事
网址登入

玄幻  |  水袖萦香

我把语气装得很平淡自然,然后顺势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那张银行卡放在桌面上。当然,上面那张写有密码的小纸条早就被我撕下来了。“喏,就是这张卡了,咱妈说里面有五十万。”我试探道。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妻子知道我手里有钱,这样才能稳住她,只要我和她的法定婚姻关系维持住,哪怕只是表面的,那也足够先保住房子。而想要夺回房子的话,那就得靠我接下来的手段了。妻子见到银行卡,瞬间眼前一亮。她把娇嫩的小手放在我手背上轻轻抚摸着,接着道:“老公,我和你实话实说吧,你看咱弟也老大不小了,而且整天在外面瞎逛,是时候让他成家立业,安定下来了。”“咱爸看中了市郊的一套房子,打算买给晓正做婚房,但是还差些钱,我们现在手上不正好有五十万嘛,我就想着能不能拿出一点来帮助一下,毕竟都是一家人嘛。”一家人?我信了你的邪!老子当初就是傻乎乎地把你们当成一家人,给你那奇葩爸妈买房买车,给你那混账弟弟还了八十万赌债,结果呢?一到破产,你们一家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老子要不是练过散打,怕不是在昨晚就让你弟给一棍子敲死了。况且,这五十万是用来钓住你黄晓莉的饵,哪有鱼儿还没上钩就先弃饵的道理呀。我心里暗骂,但表面上没有发作。“这五十万我先收着,你弟的事现在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就先不要再说了。”我把银行卡收了起来。妻子一看就急眼了,瞬间把手收了回去,不满地看着我,道:“林子阳你什么意思,晓正好歹也是你亲小舅子,这都不愿意帮他一下吗!我在你身上浪费了四年青春,你就这样对我家里人吗?你有没有良知的!”我知道这样下去是谈不出个结果的,于是没有接话,留下一句“夜深了,早些休息吧”后,就走进卧室睡觉去了。第二天早上,我煮好早餐,习惯性叫妻子起床,她却丝毫不搭理我,估计还在生气,并且在等着我服软道歉。这放在以前的话肯定能奏效,但如今不同了,我也懒得搭理她。吃完早餐后,我便驾车上班去了。我现在依旧干着老本行,在一家名为长弓广告的公司就职,是客户部的普通职员。可是刚回到公司,我就被刁难了一番。客户部经理王胜直接给我塞了一大堆文件,命令式的语气道:“林子阳,把账目对一下,今天下班前必须完成知道吗。”我道:“经理,这不是财务部的工作嘛。”“你不想做可以申请离职啊。”王胜不耐烦地瞥了我,然后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其实从我进这家公司开始,王胜就跟我不对头了,他又是我的顶头上司,经常暗中给我使绊子。如果说我经常应酬是因为要给老板挡酒,那么我时常加班自然就是王胜的“功劳”。不过王胜虽然针对我,但一般都是暗中针对,从来没试过像刚才那样针对的这么明显。我愣了愣,心想王胜这逼今天发什么神经啊,像吃了枪药一样,难不成和我一样发现自己被绿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知道妻子出轨的事实后,我就经常不经意间往这方面胡思乱想。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原来是创意部经理刘强。“刘哥早呀。”我笑着打招呼。同是部门经理,刘强的关系就跟我很不错,他是我大学的老学长,这份工作也是受他引荐才得到的,可惜我没有被分配到他主管的创意部。“老弟啊,这段时间你可要小心点,王胜昨天去见大客户的时候吃瘪了,肯定会把怒火转移到你身上的。”刘强提醒我道。“马的,这鳖孙自己能力不行,拿不下大客户还能怪我喽。”实际上,刘强与王胜也是暗中敌对的关系,在他面前我可以放心开骂。“他拿不下才好呢,不然哪有你老哥我的机会。”刘强笑了笑,接着道:“今天,那个大客户会亲自来我们公司,老板已经把这最后一次谈合作的机会全盘交给我了,到时候我谈成了,王胜那小子怕不是要气个半死。”“最好直接气死,那样我就不用被刁难了。”我附和道。就在这时,刘强的手机响了。“说曹操,曹操到,我先去迎接大客户了,老弟你慢慢忙吧。”刘强调侃一句,然后快步走去乘电梯下楼。不一会儿,刘强推开公司大门,客客气气地伸手招呼着,想必大客户已经到了。我好奇地看了过去,想看看这大客户是何方神圣,竟然连王胜都吃瘪了。虽然我不喜欢王胜,但不得不承认,他的业务能力的确挺强的,不然也不会还不到四十岁就坐上客户部经理的位置。不过这一看,直接把我看得瞪大了双眼。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身穿黑色连衣套裙,完美勾勒出诱人的身体曲线,两条紧致浑圆的大长腿白得晃人,穿着的黑色高跟鞋让双腿更显修长,精致的妆容则透露着干练的气息。这不正是我昨天跟丢了的周雨夕嘛!我本来还想着怎样才能找到她,想不到她倒自己送上门来了,真是意外惊喜呀。看着周雨夕丰腴性感的身体消失在会议室,我轻轻扬起了嘴角。我这个人呐,本事虽然不算特别大,但有仇必报,而且更倾向于同态复仇。简单来说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还有以绿还绿……趁刘强回办公室拿材料文件的功夫,我叫住了他,笑道:“刘哥,这次的客户真的很大吗,连你也这么客客气气的。”“何止是很大那么简单,这次来的可是滨鹏制药的总经理,她要谈的是滨鹏制药未来三年的广告代理权,要是谈成了,公司少说也能赚他个三五千万吧。”刘强有点兴奋道。“刘哥,这可是大场面呀,带我见识见识呗。”我试探性问道。刘强略带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最后眼前一亮,点头道:“行吧,等下你跟我一起进去,反正你小子就是干广告创意出身的,说不定还能帮上忙呢,要是成了,老哥肯定分你功劳。”“好嘞,谢谢刘哥。”我跟着刘强推门走了进去,偌大的会议室中坐着五个人,除了周雨夕外,还有老板张红兵和其他三个部门经理。加上刘强,那就是四大部门经理全出动了,看来老板对这次的生意真的很重视。见到我进来,王胜立马变了脸色,但可能是因为有客户在场,他控制了语气,平淡道:“林子阳,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赶紧出去工作。”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目光瞬间集中到我身上。周雨夕坐在副位上,优雅地翘着腿,她神情高冷,微微瞥了我一眼,像是在看一个冒冒失失的新手员工。“老板,是我让林子阳进来的,他在广告创意上给我提供了一些灵感,我就找他来帮忙了。”刘强替我解释道,又不屑地看了看王胜。“行了,都先坐下吧。”张红兵摆了摆手,接着满脸笑容地看向周雨夕,拍掌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滨鹏制药的周雨夕总经理,大家欢迎。”

组织派我来诸天
ios版可靠

组织派我来诸天
官方版APP下载

玄幻  |  荻葵

我笑了笑,打断他的话道:“方哥,你不要胡思乱想了,还是想着马怎么把嘉琪姐哄开心才是!”方正源却摇了摇头,跳下车子,低声的道:“小泉,停下,咱们商量些正经事。”我微微皱眉,刹住车闸,回头道:“方哥,你今儿是怎么了,好像怪怪的。”方正源蹲在路边,双手抱头,表情痛苦地道:“小泉,方哥有事求你帮忙,这次不是借钱。”我把自行车支好,走了过去,轻声的道:“方哥,什么事情啊,你说吧。”方正源低头望着脚下,失神地道:“有些不太好开口,小泉,方哥要告诉你个秘密,不过,你要保证,不能把这件事情传出去。”我立刻明白他想说什么了,摇着头道:“方哥,你想说什么事情我都清楚了,不过,真的抱歉,那个事情我帮不忙。”方正源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苦笑着道:“那天吵架的内容,你果然都听到了。”我没有否认,而是轻声道:“方哥,如果实在想要孩子,去领养一个吧。”方正源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没用,我家有个亲戚,有个是领养的,结果那孩子长大后,很不孝,把老人打得快不行了。”“那毕竟只是个别现象。”我有些挠头,在这件事情,我其实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方正源抬起头,哆嗦着嘴唇道:“都怪那次演习,马勒戈壁的!那个新兵蛋子,把手榴弹丢错地方了,要不是我扑去,周围几个人都得报销。”我点了点头,小声道:“这我听说了,方哥,其实你心地很好,很善良。”“那又有什么用?”方正源把脸扭到旁边,轻声的道:“小泉,这件事情既然都挑明了,也再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这个忙,你到底帮不帮?”我摇了摇头,回绝道:“方哥,我和嘉琪姐之间,只是姐弟之情,不能发生那样的关系。”方正源叹了口气,怅然道:“这也是找你的原因,要是别人,我还不放心呢。嘉琪那么漂亮,被别人尝到甜头,不好断了,以后会很麻烦,你心地善良,总不会害我的。”我涨红了脸,连连摆手,道:“方哥,你不要再说了,这事儿绝对不可以。”方正源走了过来,摇晃着我的肩膀,焦急地道:“一次,只要了,我们两口子搬家,走得远远的,咱们各自过日子,互不打扰,怎么样?”我把脸转到旁边,轻声道:“算我愿意这样做,嘉琪姐也不会同意的。”方正源听了,像是抓到救命稻草,忙不迭地道:“小泉,你不用担心,她那边的工作,我会想办法去做通的,女人嘛!都是那样子,算心思活了,嘴里也是万万不肯的。”我深吸了口气,轻声道:“方哥,你先别急,这事儿太突然了,你让我再想想。”方正源额头冒汗,不遗余力地恳求道:“小泉,这个忙,你一定得帮我!”我沉思半晌,咬了咬牙,苦笑着点头道:“好吧,嘉琪姐要是同意,我干。”推开低矮的栅栏门,两人走进小院,拴在西墙根的大黄狗扯着铁链,蹿下跳,汪汪地叫了起来,我把自行车放好,走到正房门口,敲了几下房门,笑着道:“英阿姨,开门啊!”约莫两三分钟后,英阿姨推开房门,对着我笑笑,又扫了眼旁边的方正源,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声音冷淡地道:“正源,你还好意思过来?”方正源耷拉着脑袋,狼狈不堪地道:“妈,我知道错了,这次是专门过来赔礼道歉的。英阿姨哼了一声,撇了下嘴道:“得了吧,每次都这样,没一次能改掉,你啊,还是趁早回去,别耽误功夫了。”方正源碰了软钉子,有些不甘心,陪着笑脸道:“妈,我想和嘉琪说几句话,她要是还生气,我转头走。”英阿姨顿时火了,瞪了他一眼,一抬手道:“嘉琪不在,去别处找吧!”我笑了笑,轻声道:“英阿姨,我们大老远赶过来看您,总得让我们进门喝口水吧?”英阿姨点了点头,把房门打开,侧过身子,小声道:“小泉,你进来坐,别管他,这人别的能耐没有,知道欺负嘉琪!”“话也不能这样说。”方正源嘟囔一句,走到窗边,探头探脑地向里面张望。我进了屋子,径直向西边那间卧室走去,推开房门,果然看到宋嘉琪,她正躺在床,身盖着一件毛毯,遮挡了那具曲美诱人的身子,走近了才发现,她面色略显憔悴,眼圈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我有些心酸,悄声问道:“嘉琪姐,你怎么了?”宋嘉琪伸出白.嫩的小手,理了下秀发,娇慵地坐起,怀里抱着毛毯,柔声道:“有些头疼,好像是感冒了。”我坐在床边,关切地问道:“吃过药了吗?”“吃过了,现在感觉还好。”宋嘉琪勉强一笑,悄声道:“小泉,听爸爸说你这阵子工作很忙,怎么到这来了?”我笑了笑,向窗外努努嘴,小声道:“方哥知道错了,把我搬来当救兵,来请你回去。”宋嘉琪轻轻摇头,咬着粉唇,语气坚定地道:“不回去了,我想好了,这和他离婚!”我将信将疑,试探着问道:“嘉琪姐,你是认真的?”宋嘉琪点点头,赌气地道:“当然了,日子过成这样,真是没法维持了,我宁可一辈子单身,也不愿和他在一起了。”我想了想,微笑道:“那也好,我出去和他说说吧,早点分了,也许对你们两个都好。”宋嘉琪却伸出右手,拉住他的胳膊,‘扑哧’一笑,蹙眉道:“你个小屁孩,正经事不做,管人家两口子的闲事干嘛!”我摸着鼻子,嘿嘿笑了起来,轻声道:“知道你舍不得,毕竟在一起几年,还是有感情的,对吧?”宋嘉琪眼圈一红,哽咽着道:“他这个人吧,毛病虽然多些,可心眼不坏,对我也很好,真要离了,确实有点舍不得。”我叹了口气,小声劝道:“嘉琪姐,既然这样,消消气,有什么矛盾,当面说开好了。”宋嘉琪转过俏脸,默默地流泪,半晌,才抹了眼角,悄声道:“叫他进屋吧,好好哄哄我妈,老人家真是气坏了呢!”“好吧。”我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方正源站在门外,如同热锅的蚂蚁,团团乱转,见我出来,赶忙凑过去,焦急地道:“怎么样?”我笑了笑,轻声的道:“嘉琪姐那边没事儿了,是英阿姨还在生气,你得哄着点。”方正源长吁了口气,笑着道:“那没事儿了,我这丈母娘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人还是蛮好的。”我点了点头,微笑说道:“手脚勤快点,多帮老人干点活,她自然会对你有好印象了。”日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