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311章 七年长跑输给60万彩礼
功能综合

更新时间:2021-04-22 02:04:50

我要打赏
玩法信誉
打赏共843459恒币
下载推荐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ios游戏下载app

我要评论
app安卓版下载
评论共1157条
app下载

指导玩家
田缕蓝

  • 潋潋未央
    手机版哪个好

    下午,看到秦书凯,和秦书凯到市政府,竟然被这个董云霄看到,也就发生了后来的事情。在刘大明的办公室里,梨花带雨的王娟让老男人看了真心有些心疼,毕竟这女人跟自己已经有了几年的私情,哪怕是养了几年的一条狗也该有些感情了,更何况是如花似玉的小美人。

    回复(59)

    雨棠

  • 躺在娃娃里的尸体
    如何

    今晚趁自己不在,一对狗男女,又在热火朝天的在干那破事。今晚秦书凯忘记了发火,也不愿意发火,他已经被眼前的景色给迷住了,深入其中,眼睛动都舍不得动一下,深怕错过精彩的节目。

    回复(36)

    楚笙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是什么

    书友还读过

    乱世大剑豪
    平台下载盘口

    乱世大剑豪
    苹果版引导

    玄幻  |  点蓝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啊,现在的我也只是刚刚认识你,我目前这个状态对你又不了解,我还是听你多说说吧。”“那我就说说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怎么追的我吧。”周婷美矛盾了,她直觉感到车祸有点蹊跷,那天晚上林文峰和她通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广州,为什么夜里会在河西市郊出车祸呢?所以她既想着林文峰能早日恢复记忆,又有点期待林文峰最近几天的记忆永远也不要恢复。和林文峰在一起虽然物质上差了一点,但是精神上是满足的,能被一个男人当作小公主一样呵护,任谁也难也割舍,偏偏自己的虚荣心很强,凭什么别人长得还不如自己,找的男人能让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殊不知,人与人之间最怕如此比较,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到了周一,医生安排他去换了头上的绷带,检查了一下伤口,愈合的很不错,重新包扎了一下,不过没有像原来那样左三圈右三圈还绕着下巴缠起来,换了一个网兜像瓜皮帽一样盖在头顶,两条细绳连着,在下巴下到了一个结。何医生对林文峰说道:“头部外伤已经在愈合了,等下再去做个磁共振,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下午或明天都可以出院的。”“谢谢何医生。”林文峰回到病房看了一会昨天朱胜杰拿来的资料,护士拿着单子陪他去检查,磁共振的片子何医生看了没什么问题,问林文峰是下午就出院还是等到明天,林文峰当然越早越好了,何医生让他下午来拿出院小结,明天自行办理出院结算。中午梁淑华又做了几个好吃的送来,听说明天能出院,也是一脸高兴。昨天周末周婷美来陪了一天,跟着林文峰在医院了转了几圈,说了一天没营养的套话,见他除了头上的绷带,压根不像是个病人,所以今天周婷美去上班了。梁淑华这二天看出点端倪,小俩口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儿子话很少,媳妇说的也不多,梁淑华对媳妇不是很了解,但是对儿子却知根知底。自己儿子不算太聪明,但是做事认真,不是个没头脑的人,凭周婷美的长相身材工作单位,儿子即使啥都忘了,但名义上周婷美还是他老婆,他的牢牢抓住才对,这么蜻蜓点水若即若离的模样不大对劲啊。“小峰,马上出院了,回家后我们也要回北口镇了,你跟小美之间这么不理不睬不行啊,你是男的主动点,以前的事暂时想不起就想不起了,你就换个花样再追一次呗,她是你媳妇,你害什么羞呢?”“妈,我不是害羞,我觉得有点想不通,从你们那了解到我现在的工作情况家庭情况,凭什么她会嫁给我的,我是怎么追上她的。”“你想那么多干嘛,等你记起以前的事不就知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感情可以培养的,你记住她是你媳妇,条件又好,结婚至今也没听到你们吵嘴干架的,下班回家多聊聊天,没话找话呗,过几天估计就熟悉了,我们那个年代媒人带着见一面就结婚过日子的男男女女多的很。”梁淑华其实是想提醒儿子,就算周婷美有点娇气,城里人嘛,多少有点看不上农村的,但是他们是合法夫妻,儿子结婚该花的钱都花了,可不能打了水漂,早点生个小孩就没有夜长梦多了。“好了,我知道了,现在我身体没毛病了,主要是保持心情愉快,早日恢复记忆,听我们经理说工作上还有重要的事情等我去做呢,是我家里的又跑不掉的,你别担心了。”林文峰看到父亲没怎么说话,又把话岔开:“爸,我看了我们公司的资料,像挖机铲斗车压路机打夯机,我们主要是生产销售这一类大型建筑设备,你们机械厂和我们公司生产的东西还是有点关联,你们的除尘设备虽然说不能范围用在建筑上,但还是有几个小产品能用的上的,“比如买我们砂石分离机、滚砂机的客户肯定对你们除尘设备感兴趣的,回头我留意一下,如果成了,到时候你们厂长得给我分成啊。”林桂平现在分到保卫科,对厂里的销售大事不关心了,摆摆手说:“厂里的事自有厂长副厂长负责,你把自己厂里的事情办好,等到有余力时候顺便再考虑。”“恩,我知道轻重,我是说有机会我会留意一下,花不了多少精力的。”林文峰也不多说了,专心吃饭。梁淑华接过话对林文峰说:“你有这个精力还不如帮帮你你大姨家的晓玲,她也在河西,好像在一家医药厂卖药的,这几年她们药厂效益好的很。“听你大姨说,晓玲在河西买了房在装修,年前准备一家都搬过去,也就前几天在镇上碰到你大姨才知道的,回家我把晓玲电话找出来告诉你,你们年轻人能聊到一块去,还能交流交流买东西经验呢。”林文峰知道母亲梁淑华有个堂姐梁淑艳,她二人年纪相差一岁,姐妹俩打小一道长大,感情深厚,当年梁淑艳家境比她家境好,嫁到隔壁蓝山县马渡镇,丈夫杨文博在镇医院上班。因为她结婚比梁淑艳结的早,林文峰比梁淑艳的大女儿杨晓玲还大二岁,杨晓玲下面还有个弟弟叫杨腾飞,目前大学快毕业了。杨晓玲大学上的就是河西中医药大学,毕业后杨文博托老同学帮忙,把女儿送到河西一家大型药业公司春兰药业当了一名医药代表。林文峰他表妹杨晓玲遗传了她母亲精明能干的基因,人长得也不错,个子高高的,从小到大只见过几次,所以他俩不是太熟。最近的一次见面就是林文峰婚礼上,当时杨晓玲穿了一身浅色的长裙,腰身收得极细,束了一根腰带,将她丰满的身材衬托的很性感。“妈,你说大姨和大姨夫是怎么想的,他们家又不是很缺钱,干嘛把晓玲弄到医药公司去当个销售?整天在外面和乱七八糟的男人推销卖药抛头露面的,他们放心吗?”“上次听你大姨讲,是晓玲自己选的,原本是想弄到镇医院的,她自己不愿意,后来正好有那么一个关系就送到药材公司了,听说卖药也不错,收入挺高的。“前一阵刚刚在河西买了一套平方的电梯房,多万呢。你结婚买的平方房子也不过才万,就把我们家掏空了,要不是最近这几年攒了点钱,就这房子都买不起,上次你跟我说你现在工资多了,小美跟你差不多吧?”“妈,你看你,我现在人都不认识,哪还知道她工资多少呢?”林文峰苦笑应对,“不过我们老大要去当副总了,准备提我当部门老大,到时候公司也得升,其实我们销售主要是业绩提成,原来普通销售员提成很少的,但是当上经理工资马上提高不少,所以我觉得以后赚钱机会多的很。”林桂平接过话语:“不管赚大钱赚小钱,首先要合法,再者合规,最后合理,合肥呢就是国家法律不容许做的事情不要做,特别是行贿,逮到就要进去了,我就你一个儿子,别人做不做你不要眼红,你不能做。”“知道知道,就算送,也轮不到我去送,级别不够呢,我这个级别的也就是送送烟酒联络联络感情的,达不到犯罪的标准。”

    穿越之沦为猎户妻
    苹果游戏下载平台

      穿越之沦为猎户妻
      安卓客户端下载
      
      

      玄幻  |  落凝

      可是这一句话听在蒋海波的耳朵里,那意义可就大了!他赶紧点着头说道:“是啊是啊,小赵从来咱们办公室之后,就一直兢兢业业的,干活也不怕吃亏,就是文字功夫还有些幼稚,每次写出来的东西我非得一字字琢磨修改,说实话还不如我自己写轻省呢!我也是想着这是可好苗子,我辛苦点好好修一修带带他,如果他日后能独当一面的话,也能给我当个副手什么的,替我分分担子。”其实郑焰红对蒋海波这个老狐狸是太了解了,但是她明白这个人虽然阴毒器小,却不得不佩服他超凡的协调能力以及务实的工作作风,所以办公室主任这个角色还真是非他不可!蒋海波回到自己办公室,可就犯寻思了!这个小赵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总是一副谁都可以欺负的窝囊样子,有时候对方永泰跟李小璐的迁就巴结连他这个主任都觉得没有必要,更别提平日里他这个顶头上司无论公事私事,啥时候都可以把赵慎三当成孝子贤孙来使用。平时没听见郑主任留意过这个小赵啊?为什么独独的今天要夸奖他呢?如果是别的人做教委主任,夸一句也就夸一句罢了,但夸小赵的可是郑主任啊!这个郑主任自从三年前从市卫生局调到教委来接任了一把手,从来都是惜言如金,而且还是言出必行,等闲从不夸谁,但她只要一夸,被夸之人指定要重用,这就是蒋海波被一句话弄得心烦意乱的原因了!教委办公室一共有一正两副三个主任,正主任蒋海波总揽所有事物,主要是全委的资料文本、各类方案文件的出台还有来往人事招待等有油水的事情,一个副主任王金水管车辆调配以及领导班子的通勤事务,还有一个副主任是女人,名叫李清珍,分管档案和小宗办公用品采办的事情。(云都教委的财务跟总务是单列的,并不在办公室编制内。)最近一段时间都在风传王金水巴结上了分管中教科的教委副主任孙廷栋,孙主任有意把王金水调到中教科去当负责学籍管理的副科长。虽然都是副科级,但是谁都知道中教科管着全市所有中学的学籍以及学生转学、休学和毕业证认证的事情,在计划生育造就的望子成龙的年代,在升学成为一个家庭最大目标导致的择校成风的年代,这里可是最是热门吃香的一个地方!那么王金水要是走了,办公室就会空出来一个副主任的职位,那么这个职务给谁更合意呢?蒋海波把办公室所有的人员都扒拉了一个遍,还真是觉得除了给赵慎三不会对他形成威胁之外,给谁都不放心!那么要不要把小赵叫来卖个好给他呢?就说他蒋主任记着小赵任劳任怨的好品德,常常在郑主任面前说好话,才有了今天的大好局面呢?“等等!”蒋海波正想打电话叫赵慎三过来进一步拉拢,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来——为什么赵慎三会突然出现在郑主任视线之内呢?郑主任为人极其严肃,全委上下一两百号人,包括那些资历很老的副主任们,也都不敢在她面前乍威风,正因为如此,下属们越级接触到她的机会等于零!那么,这个小赵平常连给她打扫卫生都在上班前,除了全体会,根本就没有单独跟郑主任见面的机会,为什么会如此诡异的被她青睐呢?难道问题出在前天晚上让小赵等郑主任么?会不会是这个小赵这几年来低声下气全是一种韩信甘受胯下之辱的隐忍,扮猪吃老虎麻痹他的注意,然后一遇到机会就“老母猪吃秸秆,顺杆子爬上去了”呢?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小伙子的心机可就太可怕了啊!小赵能够一晚上的功夫就让郑主任对他大为赞赏,如果让他做了副主任,跟领导接触的机会会更多,到时候还不是一脚把他蒋海波踢出办公室啊?他想起来昨天问起赵慎三等郑主任的事情时,那小伙子支支吾吾的样子,这中间一定有猫腻,看那小子那么面红耳赤的,一定是在郑主任面前说了他的坏话,心虚才会结巴的!他越想越觉得可怕,更加后悔那天晚上不该让赵慎三留下来等郑主任了,白白的给了这小子一个绝妙的机会!蒋主任懊悔了半天,突然间,一个恶毒的主意生了出来——何不利用高傲刻薄的方永泰,让他跟赵慎三窝里斗,狗咬狗一嘴毛,而他这个蒋主任不就能坐收渔翁之利了?赵慎三他们的办公室里电话响了,方永泰懒洋洋接住了,就站起来去了蒋海波的办公室,好一阵子才得意洋洋的走回来说道:“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咱们蒋主任怎么想起让我给分管市长写材料了呢?赵大才子,这以往不都是你的活儿吗?”听到这句话,赵慎三也很意外,但他心里可顾不上去操心这个,就笑着说道:“本来你就比我水平高,是咱们蒋主任不舍的劳动你,现在让你写正是量才使用呢!”谁知就是赵慎三这句带着恭维的话,却被随后跟进来的蒋海波听到了,马上就虎着脸训斥道:“小赵,你怎么说话这么刻薄呢?什么水平高水平低的,咱们都在办公室工作,自然是利益跟劳动都平均才是,你可不要年轻轻的仗着写东西多一些就骄傲起来啊!方科长比你年长,你应该多多向他学习,尊重他才是,怎么能讥讽他呢?”蒋主任一番训斥出口,除了方永泰,不单是训愣了赵慎三,就连李小璐黄海菊都觉得今天蒋主任这通火发的莫名其妙之极!赵慎三面红耳赤的站起来说道:“我没那个意思啊?我怎么会讥讽方科长呢?只不过是……”“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明天就要开大会了,你跟通勤小宋一起赶紧去看看会场布置好了没有,看看有啥打杂的活,帮助总务跑跑腿。”蒋海波依旧脸色不放的吩咐道。大家更是诧异了!因为这间办公室属于文字档案一块,跟总务财务那一块根本不搭嘎,让赵慎三跟着通勤去打杂实实在在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放逐了!赵慎三虽然也是脸上十分挂不住,但还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站起来,一言不发的出门走了。赵慎三刚一出门,蒋海波就神奇的换上了一副笑容看着方永泰说道:“方科,好好写,很快你就能独当一面了。”方永泰送走了蒋海波坐回到座位上,心里可就转起圈子来了:刚刚在江海波的办公室里,蒋主任居然很亲热的对他说道:“方科,其实有你舅舅在委里,早就该给你磨个实职了,老弄这么个副主任科员也不是事儿啊!呵呵,现在刚好王金水急着钻到孙主任门下去,空出来一个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你可是不要错过啊!虽然我平时看起来没跟你多说话,其实对你的能力可是一阵很推崇的,也没断在郑主任那里替你美言,相信你接王金水应该不会有什么岔子,不过郑主任好像……”方永泰刚刚被蒋海波说的热血沸腾,看他突然转折,就急不可待的问道:“怎么了?郑主任是不是对我印象不好啊?”“也……不能这么说吧?只是郑主任好像对小赵印象挺好的,也不知道小赵在郑主任面前说了你些什么,我提起你的时候郑主任居然说小赵貌似比你有才!唉!真没想到小赵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还会干这种背地里踩人的事情,方科,你以后跟他相处也要对他客气点才是啊!”蒋海波恰到好处的挑拨道。

      穿越之异世的大唐
      官方免费下载

      穿越之异世的大唐
      资源下载中心

      玄幻  |  沁水百合

      “找……找到了!”他的声音,都在发颤,仿佛如获至宝一般,激动莫明。当下,拉着张天便向着一辆车跑去:“快!传令所有人,林先生在盛世会所!”“玛的,随我去请罪!快!!!”哗!一话落下,无数量轿车,瞬间仿佛疯了一般,发动了起来。而就在两大恶少,带着乌压压的车队,浩浩荡荡向着盛世会所疾驰而来的时候!林光耀正在享受包厢内所有老同学的献媚和恭维:这些人,看向林光耀的目光,仿佛在看偶像一般,透着浓浓的崇敬:“哈哈……还是我们班长有本事!竟然和徐子恒大少,都有交情!”“是啊!看样子,我们班长在天龙集团,又要高升了!恭喜!恭喜!”“班长,以后可要帮我们引荐一下徐子恒大少啊!我们对他仰慕已久!”“……”众多老同学,对着林光耀不断的阿谀奉承着。这一句句话语,让林光耀心头的虚荣,瞬间爆棚。“哈哈!好说!”林光耀说完,便对着林凡和白伊说道:“来者是客!林凡、白伊,过来坐!”当下,便引领着林凡二人,坐了下来。只是刚刚坐下!林光耀便对着身边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立刻会意,满脸玩味笑着起哄说道:“林凡,光耀班长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今天这顿,你请客吧!”“对!林凡,今天你必须请客!我们班长可是救了你一命!”“……”周围的老同学,纷纷响应了起来。这些人的目光,透着戏谑和嘲讽,尽数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而这些话语,则让白伊俏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她可是知道,这里的消费,人均一万,而在座的足足十几人,一顿下来,怕是十几万挡不住。而自己出门的时候,只带了一张零花用的银行卡,卡里也仅仅几万块而已,这怎么能够。当下,白伊焦急的给林凡使眼色,让他拒绝!然而,林凡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他嘴角的笑容,似乎有无,淡淡的点了点头:“没问题!今晚,我买单!”在他成为环球新任董事长的一刻,他的所有卡,已经全部解冻。别说是一顿饭,就算是买下一个国家,都轻而易举。更别说,盛世会所本来就是他的产业之一!轰!只是此刻,林凡话语一出,让白伊脑袋一震眩晕,而周围众人瞬间沸腾起来。答应了?而且如此干脆!就连温倩和林光耀也是一愣,毕竟一顿下来,足足十几万,就算是他们,都消费不起,每一次都是AA而已。而林凡……“好!”温倩生怕林凡反悔,立刻满脸讥讽的喊了一句,而后将菜单递了过来:“林凡土豪,来吧,今天你做东,你点菜!”不仅是温倩,旁边的林光耀等人,也一个个满脸戏虐的看着林凡,他们很想知道,这个家伙若是看一下菜单的价格,会不会被吓晕了过去。此刻的白伊,嘴角浮现浓浓的苦涩。她没有想到,林凡如此莽撞,竟然真的答应了下来。不过!说什么已经无用,林凡答应了,那么就要做到,白伊当下便盘算着,找人送钱来。而一旁!对于白伊的担忧,林凡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拿过菜单,大致的扫了一眼,手指点了点上面的几个菜品,这才说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嗯?温倩和林光耀微微一愣,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他们发现,林凡点的几道菜,竟然全部都是配菜。价格属于最便宜的那种。“我说林凡土豪,你怎么只点最便宜的啊!要是没钱买单,就别在这里装大尾巴狼!”温倩说话,毫不留情,看向林凡的目光,透着浓浓的厌恶。而听到这话,其余的众人,也一个个面色阴沉了下来。“林凡,点最便宜的配菜,你是看不起我们吗?”“对啊!刚才班长可是救了你的命!你就这么回报的?太抠门了,白伊,这种男人不能要!”“吝啬鬼!没钱还装逼,真是的……”“……”这一道道讥讽声,仿佛一个个耳光,让白伊的俏脸,臊红一片。这一刻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是,就在她想要劝一下林凡的时候!只见,林凡将菜单一合,仍在桌上,而后对着服务员说道:“除了我点的几个配菜,其余全部来一份!”什么!全部来一份?窝……窝草!这一刻,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盛世会所内的每一道菜品原材料,都是从各个国家空运过来的,成本极为昂贵。在加上米其林主厨的手艺,每一道正菜近万之巨,而菜单上所有的菜品加起来,至少数十万,乃至于百万级别。呼!此刻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凉气。而白伊,更是如遭雷击,俏脸惨白一片。本来,她已经打算为了林凡的虚荣而买单,甚至考虑让人送钱过来,但是做梦都想不到,林凡竟然点了一个菜单。这……一丝丝水雾,弥漫白伊的美眸之中,她的心头,仿若刀绞。她不是心疼钱,而是对林凡失望到了极点。她没有想到,林凡为了装逼好面子,竟然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简直不可救药。“林凡,白伊给了你很多零用钱吗?”温倩这一刻,不由好奇的问道。在她的认知里,就算是白伊,寻常也极为节俭!而一顿饭近百万,这简直不可想象。只是!林凡淡笑着摇了摇头。嗯?众人越发好奇,林光耀不由问道:“那你用什么买单?”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林凡,透着浓浓的质疑和疑惑。就连白伊,也不由自主看向林凡。而就在众人瞩目之下,林凡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卡片,放在了桌子上,而后转头笑着对白伊说:“白伊,一会用这张卡买单!从此以后,她属于你了!”唰唰唰!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那张卡片之上,顿时看到,这是一张黑色的卡片,上面没有一个数字编号,只有一个灰白色的骷髅图文。静!在众人看到这张卡片之后,整个包厢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紧接着!轰!爆笑一片。“哈哈哈……林凡,你脑子进水了吗?这张卡又不是银行卡,你怎么用来买单?”“是啊!这特么是一张游戏卡吧?上面还有骷髅图案?你装逼装错地方了,哈哈,简直笑死老子了!”“切!原来是一个吹牛逼的白痴!真是浪费感情!”一瞬间,所有人看向林凡的目光,透着浓浓的鄙夷和厌恶。他们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任何一家银行的银行卡。用这张卡买单,这不是开玩笑吗?浓浓的嘲笑声,响彻不断。而白伊的俏脸,从惨白,变成了血红,犹如被扇了一个又一个耳光,让她的泪水,不争气的掉落下来。

      龙型进化者
      日志指导

      龙型进化者
      官网下载

      玄幻  |  陌恋殇烟

      赵大奎和刘小娟都有这样的想法。赵大奎这个人,以他的家庭条件在当地还算是很显赫的,很多女孩都是把身体主动地贴过来,但是经历过很多女人的赵大奎认为刘小娟就很适合自己。把真正的纯情是滥情后的回归,用到赵大奎身上很贴切,在阅读女人无数的身体后,已经达到了“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境界,有人说,若要找纯情的主子,那种滥情过的人最靠得住,也不是没有道理。赵大奎始终相信,那些在自己身边卖弄风情的女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这种女人只能够打哈哈,解解馋,却绝对不能有什么深入的发展,更不可能娶回家当老婆,因为那太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有戴绿帽子的危险。而刘小娟,就是自己要找的过日子的女人。刘小娟认为,自己出身不好又怎么样,就是要控制赵大奎这样的人,说白了是和副县长斗气。刘小娟记住这句话,酒香不怕巷子深,只缘酒香可以飘很远。女人的好名声胜似酒香,香飘万里。一个单身女人如果能做到外有女人味,内有基本涵养,又清清白白,就算身边暂时没男人,也少不了男人追求的,如此尤物,浪费了暴殄天物圣所哀!有了思想的女人,就很容易控制男人。很不经意的发生第一次**接触过后,刘小娟本能地知道,自己能使这个男人如意,这就足够了,并且已经很好的开始了第一次。第一次,是开始,也是结束;是句号,也是逗号。如何让这第一次继续,才是重要的。刘小娟很会控制好下面的次数,让赵大奎心甘情愿的从家里的别墅搬出来,住进刘小娟租来的小房子里,开始小夫妻的生活。副县长当时很坚定的想,暂时控制不了儿子,说不定儿子和以前一样,和这个女人玩几天就忘了。谁知道,儿子到了刘小娟那儿就再也不回来了,几个月都不和父母见面。老两口害怕了,如此下去,等于就是把唯一的儿子给失去了。老两口商量很多天,主动妥协,表示愿意接受他们的婚姻,尽快给他们举办婚礼。举行了婚礼,是夫妻了,结婚了当然就想要一个小宝宝了,这是所有人期待着的,刘小娟夫妻也期待着,可是结婚三年一直没有动机,夫妻就相互怀疑肯定对方有问题。副县长老两口就认为媳妇那个方面有问题,因为以前刘小娟妇科方面就有点小毛病,所以家里人就一直认为原因在女人这里。赵大奎当时安慰说:“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两个人感情好,幸福,我们不是为父母活着,也不是为子女活着,是为我们自己活着。”刘小娟很激动,泪如雨下,为什么自己的命会这样?自己是多么想为老公生一个孩子啊。后来,她背着赵大奎去医院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医生说她的问题不大,应该怀得上,还说要她放松心情,不要太紧张。刘小娟不信任地方医院的结论,于是又借着到省城出差的时间,抽空到省城的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同样的结果,自己没有问题。在医生的建议下,刘小娟带着老公去医院检查了老公的液体,报告很快就出来了,也把他们吓蒙了,报告上竟然写着“无精子”,没有精子还怎么可能怀孕呢。两个人的心都凉了,之后就走上了求孕的路程,听从医生的意见,做了三次检查,但都没有看到一个存活的精子,后来,又在一个有名的医院做了手术,可最后的结果真的把他们打入了地狱,源头都没有精子,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生育,这就说明赵大奎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拿到报告的那天晚上,二个人痛哭了一场,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的可怕,也是多么难以接受。最后专家给了一个不确定的认定,说这种病说不定的,有些人自己会好,有些人永远都好不了。医生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做试管,而且要用供体的精子。那段时间,赵大奎的心情很差,他不愿意用精子库的精子,说一辈子没有小孩也可以过,现在丁克就很多的。这么说,刘小娟就很害怕。因为曾有好几个人给她算命,说她会结两次婚,真的很怕。说心里话,虽然赵大奎不能生育,但是刘小娟觉的这是次要的。一个人找到合适自己的另一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她现在很爱赵大奎,离不开他,也没有比他更适合自己,更爱自己的人。可是,看到网上很多因为没有孩子而分手的家庭,她又很惶恐。虽然她知道赵大奎不是那种人,但很多事情是有变数的,而人是最善变的动物,谁又能保证赵大奎不会变呢。副县长老两口知道情况后,对儿媳妇就不敢再发脾气了,因为母鸡是能下蛋的,土地是能长庄稼的,关键是没有合适的种子,儿子每次卖力种下去的种子没有实质性内容,到最后就是一滩水。以后的几年,这个家庭一直都没有人再提起这个话题,但是气氛很压抑。去年的一个晚上,赵大奎和刘小娟两个人做完男女之间的功课后,抚摸着女人如绸缎的身体,突然对刘小娟说,他想抱个孩子。刘小娟很奇怪,就问为什么?现在这样过也不是很好,只要心里有对方,日子也很快乐。赵大奎就对刘小娟说了实话。他说,他现在所管理的广播电视局费用征收处有四个下属,除一个小伙子年轻外,其余三个都是到之间的领导家属, “三个女人一台戏”。有线电视费征收大部分集中在每年的月和来年的、月份,其余时间客户很少,每天也就、个,以至大部分时间处于休闲阶段,以王大姐为首的三个老女人整天叽叽喳喳。每次赵大奎端着杯子慢慢踱进一楼的收费大厅。三个岁数大的老女人,从不考虑他的什么关系背景,每次看到他会毫不留情的说,赵大奎你小子每天晚上有没有做好功课,多岁了怎么还不想要个孩子,是不是那个东西不行啊。赵大奎无法说实话,总是用手摸几下头发说,老大姐,我比你们着急多了,可是老婆为了保持什么身材,说生孩子会变形,不想要我也没有办法。

      颅诗集
      正式版下载

        颅诗集
        支持哪个好

        玄幻  |  淡烟霏萌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