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我身体里有三个大神
下载app厅最新版

我身体里有三个大神
玩法信誉

玄幻  |  洛小薰

不一会儿,穿戴整齐的王谦已经走了出来,一脸惋惜的看着脸色红润,陷入沉睡之中的美女,王谦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唉,果然又看错了。这美女都是人造的啊。这瓜子脸、这眼角、这唇线,就没有一个是纯天然的。什么时候,我才能摆脱这种*焚身的处境啊……”一番感慨之后,王谦就已经清理好了房间的痕迹。此时此刻,即便是最专业的痕迹鉴定专家都不可能知道这里曾经来进来过两人,关上了房门,王谦施施然下楼。此时,张哥一听到动静,就无比好奇的探出了他那头颅,照例是一脸的贱笑,照例是一脸的玩味。还刻意的看了看时间。调侃着道:“谦哥!你这不行啊。这时间不持久啊。这次久一点,也才不到两小时。这么极品的货色,你就舍得走啊?我啊,劝你就这么住着。多来几次,早晨起来难不成还能告你非礼不成?”“去去去!麻溜的,把你那可恶的脑袋给缩回去。你给我算着时间呢?放心,不会超过你钟点房的时间的。记得明天早晨问那美女要房费。怎么说你知道的啊。”王谦都懒得废话了。这货惦记的可不是美女,而是房费。果然,一听王谦这么说,张哥那麻花脸立刻就笑成了一朵花,讪笑着道:“好你个小子。哥哥我这是在教你呢。不就是男欢女爱么?这个社会谁吃亏还不一定呢。好心当成驴肝肺。老子睡了。”张哥的喋喋不休王谦直接无视了,走出宾馆,没有了空调冷气的压制,顿时一股火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可这对王谦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他的火来自于身体之内跟外物无关。凌晨四点多的星城市已然有些寂静无声的感觉。建国西路上的路灯还在坚定的照亮着这一方地界。大大小小的酒吧外面,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些沉睡在路边的醉鬼,当然了,大多以醉汉居多。偶尔也可以看到那么几个长得不是那么和谐的醉女。‘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响起,王谦立刻从自己那迷彩服兜里拿出了一个老年机,一看号码王谦就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按下接听键,王谦就直接道:“怎么着?这是准备收摊了么?”对面一个雄浑的声音响了起来,道:“谦哥,还早呢。有人非得跟你喝酒。赖在我这里不走了。”一听到这个话王谦的面色顿时一变,大脑都不经过思考,直接道:“我去你大爷的。和尚你他妈真是个贱人。活该找不到婆娘。”“嘿嘿!咱妈说身材好的粗壮女人才好生养。我这不是还没遇到么?”和尚也不生气,反而是笑嘻嘻的说起了他的择偶标准。这话让王谦直接无语了。脑海里瞬间浮现了一副画面,就在那夜宵摊上,一个一米九几的粗壮抠脚大汉,打着赤膊正在做着烧烤,旁边一个毫不逊色的壮妞正在做着收钱、端盘子、送啤酒的工作。顿时王谦就哆嗦了一下,直接道:“少废话了,你谦爷我天天熬夜的保着自己的小命我容易么?不去,说什么都不去。就说我不在!”话音落下,电话那端一个略带有一丁点沙哑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谦哥哥,你怎么就不在呢?你这是掩耳盗铃、睁着眼睛说瞎话啊。难怪你给别人看相、算命、测风水的时候能那么顺溜啊。”王谦一听到这个话,电话立刻挪开了,正准备挂电话呢。老年机那听筒已经传来了这个有些沙哑,却更是充满野性的声音:“挂电话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去你那里。给你十分钟,赶紧的过来,少废话!”说完,那边倒是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从建国西路这里,到和尚做夜宵的地方其实很近,从建国西路这边过去,星城市内赫赫有名的美食一条街——坡子街就在旁边。而和尚的夜宵摊位就在坡子街的边上。还不到十分钟,确切的说也就是七八分钟的样子,王谦就已经到了这边,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夜宵摊点都已经撤了。昏黄的灯光之下,少林夜宵城的招牌无比的醒目。一个烧烤的小推车,一个冷藏的陈列展览柜,十几张塑料的桌子配套的椅子已经收了一大半了。王谦远远的就看到了和尚那油光呈亮的大光头,一米九五的身高,那粗壮的身板给人一种震撼。在靠近着烧烤摊旁边的一张桌子这里,一个有着酒红色头发的年轻女子正在和尚的陪同之下吃着串、喝着酒。一看到王谦过来,红色头发的女孩就已经站了起来,身高大约在一米六八的样子,柳叶眉、丹凤眼、鼻梁高挺,烈焰红唇,光是这五官和身材就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了,比起王谦刚才捡到的那极品美女有过之而无不及。走近细看,女孩的脖子上、手臂上、胸前、手掌合谷穴、大腿外侧、小腿外侧都纹上了各种乱七八糟的图案和字母。配合浓烈的烟熏妆,再加上黑色的宽松小背心。穿的是黑色齐臀小皮裙,脚上是一双镂空的网靴。王谦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辣啊!辣眼睛。王谦硬着头皮走了上去,道:“苏酥,你这不是跟和尚吃着么?吃得好好的,那啥,我还有点事情,要不先走了?”随着王谦的话语落下,苏酥,也就是这个辣妹也站了起来,笑得灿烂,笑得花枝乱颤,直接上前,伸手揽住了王谦的胳膊,娇嗔道:“好啊,那我们一起呗,回你家。”随着苏酥这一靠近,王谦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可以看到王谦的眼白又开始有变成红色的倾向了。王谦直接隔开一米的距离,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大声道:“打住!苏大小姐,您可别害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要说绝色,可以这么说,苏酥绝对算是顶级层次的那一批。可是无奈属性不和啊。苏酥是女人之中万中无一的阴体阳脉,这可跟那极品美女不同,跟苏酥去那啥,那是火上浇油——老寿星喝砒霜嫌命长啊。看着王谦那样子,苏酥倒也不再胡来了,眉眼一挑,对着旁边一脸憨厚的和尚道:“和尚,上酒,两件啤酒,喝完拉倒!”“好嘞!你们先坐着,我去烤点东西。”和尚应付一句,立刻就走开了,一手一件啤酒无比轻松的放在了旁边。然后屁颠屁颠的去烤串去了。一人一瓶,拿着,苏酥挑衅的看了王谦一眼,道:“老规矩?”随着两人一口而尽,苏酥的脸色也有了些变化,看着王谦道:“你这怪病什么时候能治好啊?”苏酥这话立刻就让王谦火了,眉头一挑,正色道:“苏酥,别以为我怕你啊。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我这是练功出岔子了。可不是病。就凭你谦哥我这种圣手,你觉得什么病能难倒我?”“切!”苏酥不屑的竖起了中指,紧接着神情一黯,苦笑着道:“其实你也说得没错,我全家都有病。”“嘿嘿!”和尚那标志性的憨笑声响了起来,紧接着和尚端着几盘烤串过来了,坐在了王谦和苏酥之间,道:“闲的,都没病啊。”和尚看着苏酥道:“谦哥是修炼纯阳无极功出了问题。”说着,和尚也是一口啤酒下肚,看着苏酥欲言又止的挣扎了一番,和尚继续道:“苏酥,你还不回家啊。咱们认识也有两年了,一起从楚北浪荡到了楚南,过年都凑合在一起。可你也不像是没有钱、没有家的人啊。”

我家师姐修仙入魔了
    特色功能
    
    

    我家师姐修仙入魔了
    可以吗

    玄幻  |  雨芍

      中新社博鳌4月19日电 (刘亮)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宣昌能19日表示,当前中国经济基本面良好,为人民币汇率的稳定提供了根本支撑。面对全球经济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该局将坚持底线思维,继续关注外部环境发展变化,高频监测跨境资本流动。

    我在游戏当神豪
    免费下载

    我在游戏当神豪
    下载正版网

      玄幻  |  语琴

      不信你们看,哪个酒鬼会有好下场,不是醉死就是掉进河里淹死,就像那两个四川籍司机,开车还喝酒,最后经过小桥时出了车祸落到河里淹死了。那些贪恋女色的人,别的不说,先看看历代帝王,短命的是不是都是些好色之徒,像南朝皇帝刘子业,连自己的姐姐都不放过,仅仅做了一年的皇上就被人杀害了。至于那些贪得无厌的,狂妄自大的,凶狠残忍的等就不用举例了,都是没有好结果的。外面的狗叫声慢慢地停下来,接着传来小狗的呻吟声,我心里一颤,知道外面站着一个厉鬼,不知是过路鬼还是那个女鬼。正当我躺在被窝里惴惴不安的时候,门口边上的水桶被什么绊倒了,发出刺耳的声音,那个时候的水桶是铁质的,很沉重,一般能用十多年还不坏,不像现在的铁桶,用个一年多就漏水。我心惊胆颤的从被窝里抬起头来,看见屋子里站着那个女鬼,穿着粉红色的衣服,披散着头发,看上去令人发毛。这时身边的王哥也惊醒了,他看了看我,问我看什么,我说那个女鬼又来了,王哥一下子翘起头来,呆呆着看着那个女鬼,不知如何是好,王哥看见这女鬼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也没有被吓死。我看见那个女鬼慢慢地向着我们走来,最后停在离床三尺远的地方。李队长被王哥用头枕打醒了,他见那个女鬼站在那里,于是他用头枕去打那个女鬼,女鬼没有动,静静的站在那里。我看见她的眼睛里仍然向外冒血,脸上的肉一块块如同被刀隔开的鱼肉,发白颤抖。我心慌意乱的在心里默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当我开始默念的时候,那个女鬼有了反应,她一反常态,竟然一下子贴在了门上,只露着一个头在屋子里,披散着头发,遮盖住脸。过了会,这个女鬼很不情愿的消失了。我停止默念七字真言,心里感觉好了些。李队长说明天去前面村子里请巫师来除掉这个女鬼,我想也该是时候了,不除掉她,我们在山上砍树都提心吊胆的,晚上睡觉也不踏实。一夜没睡,到了天亮,老李去和崔大队长商议此事,我们继续上山砍树。不知道是走漏了风声还是那个女鬼通灵,她竟然把崔大队长派去请巫师的人害死了,死者是个河南人,姓黄,有些胆量,曾捕捉过老虎,死的时候脸都被吓得变了形,这件事也是我们下了山吃晚饭的时候知道的。我们这些人都弄得心里慌慌的,崔大队长说大家不要怕,鬼都是怕火的,大家伙晚上在屋子里生上火就可以了,当然这是个没有办法的办法,目前来看只能如此了。晚上我们早早的关了门,坐在被窝里说话。到了半夜,有些人困了,便和衣坐在床上靠着木头柱子睡了。这一夜除了门外几声狗叫,吓得我们心里哆嗦几下之外,没有发生别的事情。到了天亮的时候,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一大早,我们刚起床还没有开屋门,我就听到外面院子里传来吵闹声。李队长经验最多,他认为是有人来闹事的,这个年成,经常有些外地的流浪汉来到这里捣乱。我们来到屋外,我看见有几个男子正和崔大队长争吵。崔大队长脸憋得通红,显然是生气了。我们过去问明情况,原来是为了那条小黄狗。来的这几个男子说我们院子里那条小黄狗是他们的。我们给这伙人说这条小黄狗是我们从附近村子里买来的。这伙人中有一个脸上长满胡须的人看上去有些凶,他说小黄狗是被别人偷了去,他们已经在附近村子里找了好几天了。今天从这里经过,听见狗叫声,来到这里发现是他们丢失的那条小狗。这个人要我们拿出来证据,证明我们是从村子里买来的。崔大队长有些为难,因为去村子里买狗的那个河南人已经死了。这个满脸胡须的人说如果我们不说是从哪里买来的,就说明这条小黄狗是我们偷来的。我们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这条小黄狗是从哪个村子谁家买来的。这伙人嚷嚷着上前拉住崔大队长的手去找上级领导评理。我们急忙制止住,并说如果这条小黄狗真的是他们的,我们可以给他们钱。这伙人听我们这么说,方才消停下来。我们七凑八凑的凑了些零钱,大约十几元吧,给了他们。他们把钱揣进兜子里走了。这件事我们本来以为就此结束了,但接下来的事情简直把我们鼻子都气歪了。他们拿了我们的钱,然后又到了松花江区找我们的上级领导告了状,那个时候的区长是胡赵光,他派人来调查此事。我们只能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但是隐去了买小狗是为了辟邪,只说买狗是为了看管国有财产。崔大队长被几个肩膀上佩戴红袖章的卫兵带走了,我们立刻乱成一团。有句话说“病急乱投医“,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便一起去附近的村庄里找巫师。说起巫师这个职业,在远古时代就有。那个时候人类科学文化还不发达,不能解释一些奇异现象,所以便出现了巫师这个职业。按照传说,他们都是能和神交流思想和传达信息的能人,能驱凶化吉,把神的旨意带到人间,然后再把人的意思传给神,实际上是一种居间关系,也就是起到牵线搭桥的作用。这种巫师传到了今天,也就是出马。出马在北方很普遍,特别是东北三省,几乎家家都有。于此相对应的是南茅,自古就有“南茅北马“之称。虽然现在都在破除封建迷信,但是在东北出马还是很流行的。东北三省远离北京,到这里督查的官员因为这里地域广袤,村庄分散,也是有心无力。只能在大城市里检查封建迷信活动,至于交通不便又偏僻的农村,是很难查到的。我们随着李队长来到了一户人家,这家的男主人看上去很熟悉李队长,他见李队长领着一队人进了他家的院子,他很高兴的把我们迎进去。我看见在他家屋子里有个供桌,桌子上摆满水果,桌子后面的墙上挂着如下字帖:横联:有求必应上联:千处祈求千处应,下联:界神下凡显神灵。最下面写着:掌堂:胡,教主:黄据这家那主人说他家的堂口是最正宗的,他的老师有两位,都是千年的神仙,有求必应。这个我知道的,从上面写的就可以看出来,至于灵验不灵验,那还要看结果。李队长对着堂口毕恭毕敬的行了礼,然后把来意说明,无非就是保护崔大队长平安无事,能早日回来。这家主人姓王,李队长叫他王神仙。王神仙从里屋里拿出来三炷香,插到桌子上的一个木碗里,点燃了。过了会,王神仙忽然蹦蹦跳跳的唱起歌来,“说文王鼓不一般,打一下子嗡嗡响,打二下子阵破天。要是打下三五下,震的胡黄白柳不得安。文王鼓柳木圈,木头处在东山里。大车去拉小车转,找个木匠奔跑看。烟熏火了围成圈,说鲁班老祖画个外线。”

      我怎么就重生了啊
      综合客户端

      我怎么就重生了啊
      app软件下载

      玄幻  |  紫藤

      小七看着父女俩乐呵呵的样子,嘴角不由的笑了笑。“这是给你的”“什么?”“打开看看就知道了”萧逸趁着丫丫自己玩的时候,把一个小盒子给了小七,小七打开的瞬间,感觉特别闪亮。是钻戒,小七一下子捂住了嘴,世界上哪个女人不喜欢首饰呀,小七当然也不例外,惊喜来的太突然了。萧逸的两次出手,让八一汽水厂的生意彻底火爆了起来,这种火爆能持续多久不好说,但是足够萧逸拿到这一百万欠款了。这也是萧逸小试牛刀一把,接下来等拿到钱之后他才能开始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今天难得有空闲,他准备好好陪陪老婆和孩子。“喜欢吗”“喜欢,可是......”“没那么多可是,喜欢就行,戴上吧,结婚的时候也没给你买件像样的首饰”“你最近到底在做什么?”小七看着闪闪发光的钻戒很是艰难的把眼睛移开,最近萧逸的钱来的也太快了。“帮人要账”萧逸逗弄着丫丫头也没回,小七的手一下子就僵硬了,似乎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来。“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半天没听到动静的萧逸,转过头来看到小七脸色一片煞白。“你是不是帮人要赌账啊”“赌账?”萧逸这才想起来,之前帮别人要过赌账。“你怎么老往赌博方面想啊,是不是只有我赌才正常”“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别想那么多了,今天带你俩好好去逛逛,把需要买的都买上”“走喽走喽,粑粑带你去买好吃的”萧逸没有再和小七解释什么,抱起丫丫来准备逛商场去。“妈妈,那个好漂亮呀”“粑粑,抱丫丫去那边看看”丫丫第一次逛商场很兴奋,小七也眼睛发亮,这么高档的地方她也是第一次来。萧逸倒是没什么兴趣,这个年代的商场比起前世的商场来说功能和设计都很落后。“ 去把这件衣服试试”“不要,太贵了”小七看到上面的价格哪还有勇气去试。“让你去试就去试”面对萧逸的强势,小七小心翼翼的拿着衣服去了试衣间。在小七去试衣服的时候,萧逸带着丫丫转悠。“就你这穷酸样,能穿的起这么漂亮的衣服吗,赶紧给老娘脱下来,你们这店到底行不行啊,什么人都让进来”“看什么,这衣服你配穿吗,你有钱吗”女人的大嗓门很快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小七看着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满脸通红,一副不知所措。“爸爸,他们是不是再说妈妈?”丫丫有点怕怕的抱着萧逸,萧逸脸色一片冰冷,抱着丫丫直接朝着小七走去。就在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还想骂的时候,萧逸直接一个耳光扇上去,不止是这个女人愣了,就连小七也瞪大了眼睛。“你特么信不信我弄死你,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敢打老子的女人”“你没事吧”萧逸直接无视了眼前这个男人,转过头来看着小七。小七摇了摇头,要拉着萧逸走。“戚少敏,你别走啊,这个打人的男人不会是你背着你老公找的吧”“你放屁”这个男人的话彻底激怒了小七,本来还想走的小七一下子就爆发了。原来张大方和小七是同一个厂子里面的,一直垂涎小七的美貌,今天看着小七穿的这么靓丽,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张大方的老婆哪能看不出张大方的鬼心思来,醋劲上来对着小七就是一顿臭骂。“谁不知道你老公是个烂赌鬼,怎么有钱来这里买衣服,你不是跟了别的男人是什么”“你.......你”小七被气的不知道说什么,这个年代女人还是把声誉看的还是挺重的。要不是怕吓着丫丫,萧逸早就揍这对狗男女了,这对狗男女嘴巴实在是太臭了。“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他老公?你怎么就知道我没钱?”“就你这穷酸样,还有钱?天大的笑话。我敢在这里给我老婆买任何东西,你敢吗”“老公你真好”刚才挨了萧逸一巴掌的女人此刻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的男人。面对这种挑衅萧逸笑了一下,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拿钱砸人。“这件、这件,还有这件”萧逸没有理会张大方和他老婆,对着几件衣服指着,看着萧逸指的衣服张大方笑了,这是准备买最便宜的来充数啊。“这些都不要,其他的都给我打包”“啊”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萧逸。“是我的话不清楚吗”“不.....不是,您确定真要这么多?”“我老婆这么好看,买这么多衣服有问题?”“没.....没问题,我这就去”张大方夫妻俩完全惊呆了,被萧逸的大手笔吓到了,不是说小七家里穷的吃饭都是问题吗,怎么突然这么有钱了。他之前是见过萧逸的,之所以那么说是想羞辱萧逸。张大方一直幻想着萧逸是为了面子假装的,直到萧逸把钱交完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张大方现在根本顾不上找萧逸和小七的麻烦,拉着老婆就跑,一转眼就没影儿了。“你怎么买这么多,快去退了,这得花多少钱”“别管多少钱,你就说爽不爽”小七看着张大方夫妻俩狼狈逃走的样子,点了点头。“这就对了,对待这种人就别和他讲理,用钱砸人是最正确的,买买买是最爽的”“粑粑,好厉害,坏人跑了”“丫丫也很厉害”时间转眼即逝,就在萧逸陪着老婆孩子的时候,整个晋城沸腾了,各方都关注到了八一汽水厂的动作,如果说第一次大家被八一汽水厂的动作惊艳到而且能模仿,这一次却只能感慨,能人辈出啊。“萧少,这些钱是你的报酬”“好像有点不对吧”“不对?”“恩,和说好的数目多了不少啊”“萧少是说这个啊,我做主又给萧少加了五万,希望萧少不会嫌弃少”王长河生怕萧逸嫌弃少,看到萧逸没有拒绝松了一口气。他是真的被萧逸惊到了,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原本以为萧逸会仗着家里的背景去逼迫对方,谁知道萧逸居然搞出这么大的阵势来。这让王长河起了其他心思,欠他们厂钱的单位多的是啊,要是萧逸都能帮要回来,那他王长河说不准能更进一步。“王经理,无功不受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萧少能不能再帮我......”“王经理,咱们可事先说好的,之所以做这一单,也是因为我缺钱。现在钱赚到手了,你觉得我还会继续帮你要账吗”萧逸一眼就看穿了王长河的心思,所以没等他说完,就开始拒绝了,开玩笑,他可是要打造自己商业帝国的男人,要不是没启动资金,这一单也不会做。“抱歉刚才唐突了,不谈要账的事情。我这里有笔生意要和萧少谈,不知道萧少有没有兴趣”“谈生意?”

      我将盛装向你
      软件优势

      我将盛装向你
      安卓下载平台

      玄幻  |  逸年

      萧逸看着这对母女纯洁的笑容,觉得一切都值得。“萧逸,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什么?”“那个......”“小七,你这狐狸精,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居然是这种人。你给老娘出来,今天的事让大伙儿评评理。”“大伙儿快来看啊,有人表面上清高,没想到背地里却是个**。不就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蛋吗,以前听说和厂里面的领导有一腿,我还不信,今天我信了。大家都出来看看狐狸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在小七想要和萧逸说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难听的骂喊声。小七看着萧逸脸色一阵苍白。“到底怎么一回事?”“我.....我也不知道,萧逸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和厂里的领导没关系”小七吓得都快哭了。丫丫也没有了刚才的活力,一个人躲在沙发角落。“狐狸精你给老娘出来,有本事别躲着啊,厂里面明明说好的让我儿子去当保安,没想到却换成了这个狐狸精的男人。要说这里面没鬼,谁信呢,我看你八成是和厂里面的领导有一腿”“我....我没有”小七在屋里面哭着说道,她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萧逸这下全明白了,不过他相信小七。“你给老娘出来,今天你要不给老娘给说法,老娘天天堵着你门骂”听着外面越骂越凶,萧逸直接把门打开:“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敢做就别怕别人说啊,你个窝囊废,你知不知道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了,你是不是还很得意,你的工作是你老婆爬上别人的床换来的”萧逸一个耳光就对着这个妇人抽去。“打人了,烂赌鬼打人了,老娘不活了,老娘今天就要死在你家门口”这个妇人一下子坐到地方把衣服撕开,把头发弄乱,看起来很是狼狈,周围的人对萧逸和小七也是指指点点。“陈大娘你先起来,有什么好好说,我真的没有”“看我们家孤儿寡母好欺负啊,你抢走了我儿子的工作,你男人又打我,你们一家子这是要逼死我这个寡妇啊”“陈大娘,你别这样,我们怎么会欺负你”“还说不是,你知不知道我们孤儿寡母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陈大娘说着说着变成了嚎啕大哭,萧逸听的一阵心烦意乱,这都什么破事啊。就一个破保安值得吗。“闭嘴,再哭哭啼啼小心老子抽你,你也知道我是个烂赌鬼,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你.......你”陈大娘一下子也被萧逸唬住了。“赶紧起来滚蛋,一个破保安以为老子稀罕啊,请老子去也不去”“真的?”“赶紧滚蛋”“小七你也听到了,这是你男人说的,你们家可不能反悔啊”“陈大娘,不....”陈大娘像是没事人一样,留下一句话赶紧跑了,生怕被小七叫住一样。“一个破保安至于么”“萧逸,你知道现在工作有多难找,你知道我...,算了陈大娘的儿子想去就去吧,她一家也不容易”小七又是难受又是无奈。“要不是看她一个女人,就凭她这张嘴,非抽她不可”“萧逸,你也别怪陈大娘,陈大娘这些年真的不容易。前些年丈夫得病去世了,给她留下一个有残疾的儿子。这个年头一个寡妇带着一个残疾的儿子太难了,陈大娘要不是这么泼辣,早被人欺负死了。厂里面也一直说要帮着解决她儿子工作的问题,这些年陈大娘求了多少人,跑了多少腿,难怪她这次闹这么大。要是早知道是她要这个工作,我就不抢了。”“别多想了,这不怪你,再说这不是把工作给她了吗,放心吧,以后我一定找个比保安强一百倍的工作”萧逸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揉着小七的头。“你干嘛呢,孩子还看着呢”“哥,咱们已经坑了苏少杰一次,现在还找他帮忙成吗”“什么叫坑,哥们儿之间的事情能叫坑吗”“嘿嘿”三宝冲着萧逸笑了笑。萧逸目前要想做事,只能是空手套白狼了,而没有苏少杰的帮忙,他连对方的信任都不能够取得。果然这次萧逸找苏少杰,苏少杰很是警惕,萧逸承诺只要苏少杰帮忙,半个月肯定把钱还他。“这可是你说的”“放宽心吧,现在就去,不过去了一切都听我的,不然这钱我可不敢保证啥时候还”在萧逸的威逼利诱之下,苏少杰总算答应帮萧逸的忙了,说来也简单,萧逸现在需要一个身份,他需要借助苏少杰的身份让别人误以为他们是一个档次的人。苏少杰不算什么,可是苏少杰的老子苏耀宗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名气还挺大的。“三宝,待会儿上去叫我少爷”“少爷?”“就是装样子给外人看的”“明白了”很快三个人就来到了之前打探的房间。咚咚咚“你找谁?”“少爷,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三宝按照事先约定的超着萧逸看去。“你们是?”“怎么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眼前这个戴眼镜的男人,看着眼前不认识的陌生人,很是警惕。但又觉得萧逸和苏少杰的穿着明显不是一般人。“在门外谈事可不是个好习惯”萧逸不等眼前这个男人同意,直接就走了进来。“王长河,王经理,大半夜突然来有点冒昧,不过先允许我介绍下。这位是苏少杰,苏少,你可能没听过他,不过他爸你应该听过,他爸就是苏耀宗。至于我叫萧逸,身份嘛就不方便介绍了,家里不让招摇”“理解理解,不过两位找我什么事?”“还真有点事情找王经理谈”萧逸很不客气的坐在了沙发上,样子说不出的潇洒。看的苏少杰眼睛都直了,这货看起来还真有模有样,比他老子气势还足,要不是知根知底,他还真会觉得这货就是个豪门大少。“萧少说笑了,咱们第一次见面,再说我也没有生意和您谈啊”“我这人比较直,就直说了。王经理这次是来八一厂要钱的吧”“哎,谁说不是呢,这事都快愁死我了。”“我能帮你把钱要回来。”“什么?”王长河直接惊得站了起来。“萧少这....”连苏少杰都惊了,现在谁不知道八一汽水厂马上就要倒闭了,哪有钱啊,萧逸居然说能要到钱。“不过呢,我肯定不白帮忙。”“您说,只要能要到钱,让我做什么都成”“事成之后,我要欠款的百分之十”嘶屋里面除了萧逸之外,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百分之十就是十万啊。这笔钱在这个年代,搁在个人身上可不是小数目。苏少杰家里虽然有钱,可是那是他老子的,目前还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萧少,这....这是不是太多了,我没有这个权利啊”“半个月,半个月之内我一定帮你把钱拿到”“这.....这”“机会只有一次,要不是这段时间老爷子不给零花钱,我至于这样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