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寂寥青竹在深处
怎么样计划

寂寥青竹在深处
    资料下载区

    玄幻  |  香寒

    “我要是去告状的话,找哪位领导比较合适呢?”邱大姐见秦书凯话里的意思已经答应下来,不禁喜形于色,赶紧建议说,当然是先找咱们发改委的一把手田主任汇报情况啊,只要他为你做主,王娟就别想再诬赖你,真要是领导派人下来调查情况的时候,我作为你的科室负责人,也会实话实说,我就不信了,刘大明一个副主任还能一手遮天不成。秦书凯听着邱大姐话里对刘大明不待见的口气,心里不由有些疑惑,他好像听王娟提及过,当初邱大姐提拔当科长的时候,可是刘大明帮忙才成功的,按理说,刘大明算得上对邱大姐有恩,怎么邱大姐提到刘大明的时候,竟然是这副恨之入骨的口气呢?这是怎么一回事?秦书凯到底年轻,看问题只知道看表面文章,他哪里知道邱大姐跟他说这番话的居心叵测。其实,邱大姐在科长的位置上呆了两年了,身为县级机关为数不多的女干部,跟邱大姐一块提拔当科室负责人的几个女人都先后进步了一层,坐到了副科级的领导位置上。邱大姐看着心急,却因为发改委副主任的位置都有人了,一直有些无计可施,这次正好刘大明出了这样轰动性的大事,她心里琢磨着,要是能藉此机会把刘大明从副主任的位置上拉下来,自己再往一把手田主任家多跑两趟,副主任的位置可就有希望了。在机关里混事,人人心里都想着“位置”两个字,曹操那种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狠心用来形容邱大姐为了争夺权位不择手段的行为是再合适不过了。秦书凯于是说,科长,你说的事情我会考虑的,我虽然不想害人,但是也不想被人害。整天,都在想着如何举报的事情。晚上,下班的时候,秦书凯在回家到底路上,再次遇到了董云霄。看来董云霄这次是有备而来,后面跟着几个看起来很厉害的人。董云霄看到秦书凯,走过来说,秦书凯,想不到我们在这边见面了,今天我不会放过你,什么原因你是知道了,哈哈,如果不想被揍一顿,很简单,给我赔偿。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说,董云霄,你要是男人,你能不能用脑子想一想,我他妈有那个能力泡上你的老婆吗,我能说的就是我和你的女人一定关系都没有,如何你真的想知道真相,我想你有时间和我耗着,那么跟踪你的老婆,也许能知道更多。董云霄狂笑着说,你是不是怕了。秦书凯说,我从来不怕任何人,我想昨天是不是被打健忘了。跟在董云霄后面的人听到这里,很是狂妄的说,董大哥,什么都不要说了,直接干了这个小子。说完,几个人如从前一样,从身后摸出家伙。说着,董云霄身后的光头大哥,操着铁棍就冲向了秦书凯。光头大哥身手看起来很强,几乎只是几个跨越,就冲到了秦书凯的身前,然后一棍子朝着秦书凯的脑袋就砸了下去。这一下快准狠,秦书凯好像都被吓呆了一般,站在原地没有躲闪。“哼,这一下至少让你脑震荡!”光头大哥一边得意的想着,一边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啪。一声轻响。那风驰电掣势如破竹的铁棍,直接就停住了。而在铁棍的另外一端。秦书凯单手抓着铁棍的头,笑着对光头大哥说道,“我会让你很舒服的!”在光头大哥惊讶的目光中,秦书凯的手往后一拉,随即一个拳头朝着光头大哥的脸就打了过去。正中光头大哥的正脸,光头大哥整个人就往后仰了出去,而秦书凯却是往旁边一侧,躲过随即攻向自己的木棍,然后那一把将光头大哥的铁棍抓在手上,往旁边捅了出去,砰。又是一阵闷响,一旁正准备偷袭秦书凯的人被铁棍直接砸中了脸部,捂着脸就倒了下去。只是眨眼之间,几个人就已经倒地。秦书凯走到了董云霄的身边,看着一脸惊恐的董云霄,拍了他的脸,然后说道:“你他妈能不能有头脑,你的女人能看上我吗,我有什么能够让她动心的,你说,眼睛放大点。”董云霄震惊的看着秦书凯,他没想到秦书凯竟然这么厉害,三两下就把光头大哥还有带来的人给干掉了,一时之间竟然有点说不出话来。秦书凯说道,“别怕,大家都是机关的人。”“是是是,都是机关的人,闹起来对谁都不好!”董云霄眼珠子一转,自己现在打是肯定打不过秦书凯了,何不先示敌以弱,等明天去找点人手过来,到时候再修理秦书凯!“事不过三,如果有下次,我就打破你的下面,让你永远也做不了男人!” 秦书凯说道。董云霄看到秦书凯的眼神,很是害怕。当天,回到家里,董云霄的父亲看到他脸上的伤痕,就问,脸上哪来的伤,究竟是怎一回事?董云霄本来不想说,在父亲的威逼下,说出了王娟的事情发生后,自己怀疑秦书凯和王娟有一腿,于是昨天带人去找秦书凯算账,结果因为在单位,没有闹起来,今晚自己带人去,希望要个说法。董云霄的父亲那是老江湖,问,秦书凯承认了?董云霄说,就是因为他不承认,所以才有冲突,谁知道这个家伙看起来是练过武功的,几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就有了这样的结果,但是,秦书凯后来说的话也说了一遍,那就是王娟不会看上秦书凯的。董云霄的父亲想了想说,其实,秦书凯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你想王娟如果要是和秦书凯有关系,为什么要和你结婚,如果王娟的孩子是秦书凯的,那么对于未婚的秦书凯来说,完全可以和王娟结婚。董云霄说,也许这个王娟有其他的想法......董云霄的父亲说,其实,这个事情和那个秦书凯不是有什么关系,你要做的就是要想办法跟踪你的媳妇,我想现在是离婚的关键时候,她会和那个男人联系的,等到清楚情况了,再给我汇报。董云霄很是不服气的说,难道就这么便宜了秦书凯?父亲看了董云霄问,你是他的对手吗?再说,闹下去对你影响也不好,男人做事要的是智慧,不是鲁莽。董云霄不说话。董云霄的父亲接着说,这个事情你不要出面了,秦书凯一个普通的办事员,一个乡下的土小子,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你如此的下手,那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董家在县城那也不是人很能够欺侮的。董云霄看到父亲的眼神,知道秦书凯一定会有很大的麻烦的。再说,秦书凯看到董云霄几个人带着伤走后,摇了摇头,真的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可是这个董云霄就是***缠着自己,这个时候,感到肚子饿了,正准备去吃晚饭,竟然看到柳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柳姐,你这是?”

    浮生只为你沉沦
    日志指导

    浮生只为你沉沦
    支持安全

    玄幻  |  晓亦

    “我真不是故意的,那天我本来是跟其他人约好的,没想到我走错房间了。”明姿画鼓着脸,眼里努力挤出几丝晶莹,委屈兮兮的说。以她的经验,一般女孩子主动示弱,都能得到男人的宽恕跟原谅。没想到她这句话说完,男人脸色更加难看了,他刚硬而立体的五官弥漫上一层冰冷的寒霜,连语气也带着冰冷愤怒的味道:“这么说你那天晚上就是去酒店找男人?”“是啊,只不过我找错房间了,帅哥,这真的是一场误会!”明姿画无可奈何的解释,眼瞅着电梯的门已经打开了,她立即推开男人,逃了出去。谁知她还没走两步,立即又被男人扯住了手臂。“放开我!”明姿画挣扎着,受不了他继续纠缠:“我不都跟你解释清楚了吗?难不成你还要我跟你道歉?”她还没问他退钱呢?“我找你还有事!”男人略微松开她,目光里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目不斜视的盯着她。“还有什么事?你快说吧,说完了我还要去逛街呢。”明姿画抬眼瞥了他一眼,不耐的说着。“我给你发的信息,你为什么不回?”男人冷不丁的一句话冒出来,冷冷的声音透着强势而刻板的气势。“什么信息?”明姿画被他问的有些懵,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我给你发了微信。”男人低沉的提醒,一股烦躁的阴霾充斥在他的心扉里。“是吗?”明姿画大脑运转,有那么点印象,他的微信名好像是叫擎天,对,是擎天。“哦,我想起来。不过一天有那么多人给我发信息,我都一一回复,岂不是要累死啊。”明姿画无语的说。她可是一名骄傲的网红,慕名给她留言的粉丝太多了,她不可能一一回复。何况他们不就是睡了一夜而已,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天天聊微信的地步,再说当时她还把他当成牛郎呢。男人漆黑如渊沉稳的眸子,深沉如海,眼底掠过一抹难以言喻的复杂神色:“每天都有很多人给你发信息?”“对啊,我是网红啊,网上那个有名的绿茶妹妹就是我,你不认识我吗?”明姿画挺了挺胸脯,让他再看清楚一点。“不认识!”男人漆黑的眸子瞟向她,脸色是万年不该的淡漠。明姿画顿时泄气,心情不佳:“算了,你不认识那是你自己孤陋寡闻!”“把你手机给我!”男人低沉的嗓音似乎还带着命令。明姿画警惕的看了他一眼,“做什么?”“拿出来!”男人微抿的薄唇,再次命令道。明姿画眼珠子转了转,莫非是打劫?可是看他全身上下的穿着也不太像啊?难道……他是听说了她是绿茶妹妹,想要跟她合影留恋?明姿画脸上浮现一丝自恋般的微笑,“你要合照就拿自己的手机。”说完还不忘整理了一下衣裙,面对粉丝的要求,她一般不会拒绝,当然了,关键是要展露出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啊。谁知男人突然伸手过来,直接拿过她的包包,从里面翻出她的手机。“喂,你干什么?”明姿画不高兴的质问。只见男人在她的手机上啪啪啪的操作着,她真是后悔啊,靠,早知道就在手机上设个密码什么的!“记住了,我叫陆擎之,是被你强上的男人!”男人将手机递还给她,漆黑如渊的眸,沉了又沉,眼底掠过一抹异样的神素。明姿画顿时脸上一热,他搞没搞错,居然说的这么大声?不怕被人听到吗?接过手机,滑开屏幕一看,通讯录里竟然多了他的名字,陆擎之,还有电话号码?原来他刚才问她要手机,是要将他自己的手机号输进她的手机里。陆擎之?!等等,这个名字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明姿画只觉得有些耳熟,可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了。这男人如此霸道的将他的手机号强行存入她的通讯录里,哼,大不了她回去将他拉进黑名单。“你若是敢将我拉进黑名单,我就将我们俩的关系曝光。”陆擎之仿佛能看穿她的想法,眸色深深,低沉的嗓音有股危险,连看她的眼神都暗含着警告。“你!”明姿画顿时气结,心中懊恼自己当初怎么就被他的色相迷倒,惹上了这样的男人。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谁让她有小辫子在他手上呢?“你……你多虑了!呵呵。”明姿画一改笑脸,对他阿谀奉承起来:“像您这样既有魅力又有财力的成功男士,当然是我这样的小网红最乐意结交的对象了,怎么会将您拉黑呢?绝对不会!”“嗯。”陆擎之冲她点点头,神情虽是他一贯的淡漠,但眼神还算和悦了些,起码没让人感到冷冽。明姿画虽然脸上在笑,心里早就恨不得一个巴掌呼死他了!“帅哥,请问我可以走了吗?我的朋友还在等我呢。”她笑眯眯的摆手,准备跟他告别。“不可以!”陆擎之黑眸定定睨着她,语气透出不可违拒。“不可以?”明姿画顿时脸色一变,心里凉飕飕的。“跟我来!”陆擎之眼角扫了她一眼,转身再次抓住她的手臂,朝自己的车子走去。“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明姿画一脸的纳闷。陆擎之一路都没有说话,面上宠辱不惊,但那股无形的气场,却大得很。直到来到了一辆全新的布加迪威航面前,他才停下脚步。“上车!”他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啊?”明姿画愣了半响,盯着这辆天价豪车说不出话来。以她的目测,这辆豪车是大陆都没有的限量版,造价起码五千万以上。“你借的?”明姿画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男人借来的,肯定不是他自己的。陆擎之没有回答,一记寒眸瞪向她,直接将她扔上车。明姿画想要挣扎,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你放开我,我要接电话!”陆擎之置若罔闻,英俊立体的五官紧绷着,将她推进副驾驶,系好安全带。明姿画还没来得及跳车,他已经跃进驾驶室,一踩油门,只听‘咻’的一声,性能顶级的跑车瞬间朝前冲了出去!“啊!”明姿画吓得尖叫一声,连忙抓紧上方的把手,身体随着跑车的车速晃动着。“你放我下来,停下,快停车!”手机铃声还在持续,明姿画已经顾不得再接电话里,神经绷的紧紧的,全神贯注的盯着路况。这男人简直就是不要命了,将车速飙的这么快!还连超了几个红灯,他疯了不成?“啊,你慢一点!左边,左边有车!右边,右边又来了一辆!”顶上的天窗全开,呼啸的风灌进嘴里,吹在脸上刀刮一样的疼,明姿画只得眯起眼睛,嘴里不住的尖叫着——“啊啊啊,你快拐弯啊,有大卡车!”一路飙车飙下来,仅用了五分钟的时间,陆擎之方向盘漂亮的向右一打,脚下一踩,布加迪威航完美的停在了一个市中心小区的门口。明姿画大口喘着气,脸色很难看,胃里更是风起云涌。该死的男人,飙车飙这么快,想要人命啊。

    风雪归人
    联系我们

    风雪归人
    安装可靠

    玄幻  |  绾青丝

    我急忙拿出电话,拨通了老婆的手机,一次没有通,我继续拨打了几次,似是看出了我很着急,老婆的电话最后接通了。“你在哪里的?”我急问道。“在医院,刚刚帮人扎针的,忙好才看到你的电话,老公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吗?”老婆温柔的说道。该死,还在骗我,她竟然还在撒谎。我第一次产生了把她捅死的冲动,她肯定是自愿的,我竟然天真的认为她是被胁迫,无奈之下才屈服于其他男人的。我真傻。我听到了电话那边的背景声,很安静,只有一个原因,老婆离开了商场人流多的地方,去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那只有顶楼的酒店区了。而她刚刚主动给我打电话,肯定是那个秦主任交代的,这样我就不会再打电话,打扰他们的好事。我没想到老婆,这么听从他的话,我的心很痛。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我早就发现了他们的奸情,一直跟着过来了。难道他们已经进房间了,虽然我早该想到,也正是朝着酒店跑去。不过确认之后,我心里还是猛的一揪,尽管知道他们早就不止一次,我痛苦的抿了抿嘴,深吸了一口气。“老公如果没事的话,我就……挂了,我这边挺忙……的。”老婆的声音突然变的有些急促,随后传出一道惊呼声。我脸色铁青,必须要尽快找到她,内心深处我不想那种事情再次发生,尽管我痛苦的知道,他们很可能不止一次了。我开口想直接拆穿她谎言,告诉她,我也在商场,让她立马滚出来的。不过那边电话突然挂了,我再打过去,却是打不通了。我着急了,想到自己老婆此时在别的男人身下,特别想到她突然挂掉的电话。肯定是秦主任已经急不可耐,夺走了她的电话。我脸色铁青,深深的喘了几口粗气,我忍不住摸了摸怀里的那把水果刀。我脑海里再也没有担心,这么干是不是会犯法,此刻,我只想杀人。我阴沉的脸色,被我撞到的路人竟是躲的远远的,倒是让我速度很快的到了顶楼。顶楼这块区域,除了七八家酒店,还有几家足疗店和体疗馆,我连续找了几家酒店,不过都没人能明确告诉我,老婆是不是来过,这里人流量太大,很难查得到。时间一分钟的过去,依那个混蛋的猴急,老婆那么性.感的身材,我突然痛苦的喘.息着,坐倒在了地上,没有理会行人诧异的眼神。我闭着眼痛苦的流下泪,两个人肯定已经开始做了。我颤抖的掏出手机拨过去,希望电话可以阻挡他们的进程。嘟嘟嘟电话一直处于忙音中,再过了一会,电话竟然关机了。我气的差点想把手机扔了,又担心她会打过来,错过了阻止并抓住他们的机会,握着手机的手指捏的咯吱咯吱作响。我放好手机,一直在那里守着。只要发现他们从酒店出来,哪怕老婆不承认,哪怕她有再多的解释,我也会捅死这对奸夫淫妇。我不间断的打老婆电话,却一直处于断线中。我想进宾馆找查,可又怕他们突然出来,错过了。心乱如麻,却不敢有一点放松。很快一个下午过去了。临近五点多的时候,这个时间点老婆医院应该下班了,果然没过多久,老婆打来电话,告诉我手机下午摔坏了,刚好下班回家顺路才修好,还问我怎么还没有到家。我冷笑一声,还真是够巧的,我一打电话你就摔坏了手机,真当我是傻子了,我强忍着愤恨,扭头下了商场,直奔家里。没过多久我回到家里,一进门就看到老婆做了一桌子的饭菜,我冷笑一声,装作随意的样子,想看她等会怎么解释。她做的一手好菜,冬暖夏凉也会给我爸妈买衣服,家里几乎不用我费心,很贤惠,不过这不是她可以出/轨的理由。“老公你回来了,今天去哪里玩了,回来都没见到你,我好想你。”老婆放下手里的盘子,在身上飞快的抹了抹手,笑容喜人,走过来一把抱住了我。换做之前,我会高兴地抱着她亲一口,抚摸她玲珑浮凸的身体,但现在我没有一点这样的心情。“老公快吃饭吧,我刚刚做好,就说打电话给你的。”老婆笑着拉着我的手,让她坐下来,从卫生间拿起毛巾帮我擦了擦手。我气愤的甩开了她的手,她的殷勤表现让我感觉有一种愚弄我的感觉,难道她以为凭借这些讨好,我就会屈服,放任她的欺骗,任由她在外面和那个秦主任给我戴绿帽子吗?“老公你今天怎么了?是谁惹你生气了?”老婆撒娇的用胳膊碰了我一下,作势依偎在我的怀里。她的身材非常好,胸前的雪峰最近更是达到了D罩/杯,高高/耸起,偏偏腰身非常纤细,特别紧致的包臀裙的拉伸下,魔鬼一般的傲人身材,每一次靠近我的身上,都会让我很是兴奋。老婆今天主动坐在我的腿上,我感觉到了她臀部的柔软,她更是拿起了我的手放到了她小腹上,似是想讨好我,用性来讨好我。“今天去哪里了?”我装作很随意道,我希望老婆能主动给我坦白。“当然是去医院了。”“上午也在医院吗?”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婆,想从她的眼神内看出慌乱和后悔之色,不过可惜,她掩饰的很好。“恩,上午也在医院,当时挺忙的,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来了好几个病人要输液。”老婆站起身来,弯腰去盛饭。我心里一寒,没想到老婆竟然还不愿意坦白,看来她心里根本没有我这个老公,没有这个家。“我记得你昨天晚上去加班了,怎么今天还加班?”我冷笑一声,说实话,我已经不想再问下去,只想找到他们出/轨的证据。“老公对不起,我昨天是临时要加班,没陪你一起吃饭。我答应你,下周末一天都在家陪你。”老婆笑着走过来,抱着我的胳膊歉意道。我心里冷笑,歉意不是因为不陪我,而是感觉对不起我吧,哼,她还算有些良知。我皱眉有些不懂,是什么原因,让老婆到现在还不愿意坦白,难道她为了那个男人,要毁了这个家吗?“对了,我记得昨天纸篓里有一双裤袜,怎么扔了?我记得你刚穿第一次,怪可惜的。”我其实不想提裤袜的事,上面的精/液和捅破的窟窿让我感觉耻辱,只不过老婆的谎言让我失去了耐心,我忍不住把裤袜的事抖了出来。“不小心破了,所以就扔了。”老婆有些慌乱,转身想要跑去厨房,不过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没有让她走脱。我深吸一口气,认真的望着她,停顿了几秒钟,她还是没有说。我最后放开了她的手,轻轻的嗯了一声,告诉她既然质量不好,就不要再买那个牌子了。望着老婆快步走进了厨房,我明显感觉她有点躲避我的感觉。我突然瞟了一眼,老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看了看,发现确实有擦痕,当我想打开手机的时候,发现我输入的密码不对。

    疯我
    手机版介绍

    疯我
    ios版游戏

    玄幻  |  浅慕

    “八点半我看电视剧都来不及,看什么开奖结果!”苏蓉嘴唇一翘,“老赵,要买彩票咱自己买,别占人家两块钱的便宜!”“孟浩既然有心,你们就收着呗!”程河打圆场,从孟浩手里接过彩票,就着路灯看了一看,“咦,两张彩票前六个号码都一样,就最后一个号码我这张是,老赵这张是!”“是!前六个号码我把握比较大,所以我说至少能中个二等奖!”孟浩说。“还二等奖呢,我就不信了!”赵砌匠伸手将孟浩给他的那张彩票从程河手里抢过来,也就着路灯看了一看,“行,我今晚就等着开奖,看看你孟浩是不是真有本事一口猜中中奖号码!”“你敢!晚上我要看那个穿越剧,你敢跟我抢电视!”“我也就是说说,反正彩票是人给的,不要也是白不要!”“要了也是白要!就他那个满脸晦气的瘸子腿,能中奖鸭子都能上树了……”那夫妻二人再不理会孟浩,而是一边嘀嘀咕咕说着话,一边先往前边走了。“程哥你租的房子跟他们在一起?”孟浩看着那夫妻的背影,随口一问。“没有,那夫妻的脾气谁敢跟他们住得太近呀,我租的房子离他们老远,只不过是一个方向而已!”程河回答。“那程哥一定要记得晚上八点半,收看央视一台,我确信你这张彩票至少能中个二等奖!”“行,我晚上一定看!”程河呵呵笑着将彩票收起,这才跟孟浩扬手告别。孟浩眼瞅着更前方赵砌匠夫妻快要消失的背影,脸上划过一抹阴冷的笑意。他可不是圣人,赵砌匠敢冲他扔砖头,他肯定不能让赵砌匠好过。跟程河分了手,孟浩重新坐上一辆出租车,赶往孔琳住的小区。孔琳跟她老公买了一栋两室一厅的房子,目前还没有要小孩儿。不过孔琳一个十几岁的小表妹在她家里住,孟馨晚上只要跟这个小表妹一块儿睡就行。孟浩赶到的时候,孔琳的老公还在工厂加班没回来,一眼看见孟浩,孔琳习惯性地流露出热情的笑脸。孟馨使眼色想问孟浩有没有弄到钱,孟浩只当没看见,从兜里掏出两张彩票递给孔琳,说道:“刚在你们家小区旁边的彩票点买了几张彩票,我有预感至少能中个二等奖,所以送你两张吧!”孟馨没想到他哥说出去找钱,居然是买彩票去了,一时满脸尴尬无话可说。孔琳却笑呵呵地接过彩票,说道:“那敢情好,我这两天正想去买彩票碰运气呢!孟哥既然这样说了,肯定能中个大奖!”她将彩票珍珍重重收进茶几下边的小屉子里。小表妹伸手拿出彩票玩,孔琳赶忙说道:“可别弄烂了,要不然中了奖也无法兑奖!”小表妹嘿嘿一笑,又将彩票重新收进屉子里。正好门铃响起,孔琳走到门口打开房门,不由得一个愣怔,叫道:“马叔,马婶,我不是说了等几天嘛,怎么你们又来了?”“什么叫我们又来了,你们家欠了我们家的债不还,我来讨债天经地义,你今天再不还,我就坐在你家里不走了!”一个女人尖着嗓门,一边推开孔琳走进门来。那女人四十多岁年纪,尖尖的下巴狭长的额头,一看就是个刻薄相。她身后跟着一个瘦瘦的男人,瘦得皮包骨头一样,也不像是个好心人。“怎么回事?”孟浩问。“我们家阿勇不是新接手了一家小工厂嘛,就是从马叔马婶手上接的!本来说好半年之内交清转让费,可这才过了两个月,他们就追着讨债,昨天来了,今天又来……”“孔琳你这话什么意思?”马婶气势汹汹一口截断孔琳的话,“你看哪一家工厂转让能拖半年才交清转让费的?我们能让你们拖俩月,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可是当初咱们确实说好了半年之内交清啊!……算了马婶,我先送走客人再跟你说!……孟馨真是不好意思,今晚我就不留你在家里住了,你跟孟哥先回去,改天我再跟你联络行不?”因为孟馨还欠着孔琳五万块钱,偏偏赶上今晚有人上门讨债,那就让孔琳大不自在,生怕孟浩孟馨以为她是跟马叔马婶串通好了在演戏。孟馨更是满脸通红,只能望着她哥孟浩,多希望孟浩能够从兜里掏出钱来。孟浩自然明白孟馨的意思,赶忙上前一步说道:“没事的孔琳,这件事要不让我来解决吧!”“你来解决?你谁呀你!”孔琳还没说话,马婶抢先开口,一边斜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孟浩,“我瞧你这模样,不像是个有钱人吧?孔琳可还欠着我们家整整十万块呢,你真有本事替他们解决?”“他能解决倒好了,反正今晚拿不出钱来,我们就不走了!”马叔说,满不在乎地往沙发上一坐。孟浩微微一笑,说道:“我的确不是个有钱人,不过我还欠着孔琳几万块钱,待会儿我直接把钱还给你们就是!”“孟哥,你……有钱?”孔琳一愣之后谨慎发问,“孟哥我真不知道马叔马婶今晚会过来,这本来是我们家自己的事情,要不你跟孟馨先回家吧,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再让他想想办法!”“不用了,我待会儿一定有钱还马叔马婶!”孟浩说。“待会儿?要待多久?”马婶抢口发话,“你有钱就马上拿出来,我们可没时间跟你磨叽!”孟浩想了一想,从裤兜里又摸出一张彩票来。“是这样的马叔马婶,我今天买了几张彩票,每一张都至少能中二等奖,照今晚开奖的大乐透积攒下来的奖金核算,二等奖能有二十三万多!如果两位等不及,干脆用我这一张彩票,抵了两位的十万块欠账如何?这样你们明天去兑了奖,可以尽赚十三万!”他说得平静淡然,满客厅的人却都一脸懵逼。孟馨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她哥会说出这种话来。孔琳则冷下面孔满脸无语。马婶好不容易咽口唾沫,像看傻一样看着孟浩,老半天才问出一句:“是你傻还是我傻?我如果没听错的话,你是想拿两块钱的一张彩票,抵我们家十万欠账?”“没错!”孟浩点头。“哥你别说了!”孟馨不得不开口阻拦,恨不得地上有条地缝钻进去。马叔嘿嘿嘿嘿笑起来,笑得一张瘦脸格外狰狞。“你小子还真说得出口呀,敢拿一张彩票抵我们家十万块钱,你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看你是存心想要赖掉我们家十万块钱吧?”“真不是!我可以保证我这张彩票可以兑换二十三万奖金……”“够了!”马婶忍无可忍尖声打断孟浩的申辩,“你这穷酸B真是有出息啊,一张彩票就想抵我们家十万欠账,你是当我傻呀还是当你傻?算了算了,你就是个打酱油的,我懒得跟你说废话!孔琳我告诉你,这小子既然说出这种话来,今晚你要是不把十万块钱全部还清,我老两口干脆就死在你们家算了!要不然再过几天,还不知你们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呢!”她一边说,一边果然往地板上一坐,摆出一副死痞活赖的模样来。

    傅总的隐婚暖妻
    优势演示

    傅总的隐婚暖妻
    可以吗

    玄幻  |  苍茫弧光

    “江雨晴,果然是她!”赵凯在自己微信好友的朋友圈里找到了江雨晴的照片!旁边的佟志辉也看见了照片,便问道:“怎么了?你们认识啊?”“我他妈就觉得这个女热有点面熟,我果然见过她!她是我哥的女朋友啊!”“你哥!?”赵凯随行的几个人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大吃一惊。“对,我堂哥,赵武!不过我从来没见过她本人,只在我哥的朋友圈里见过她一次,要不然我也不会直到现在才想起来!他妈的!”赵凯愤怒的说道。“我艹,那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刘芒撬了你哥的女朋友?”赵凯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之后说道:“不对,刘芒那三棍子闷不出一个屁的性格,你觉得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追到江雨晴这种大美女吗?而且还是从我哥的手里把她抢过来?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哦,你的意思是说,江雨晴有可能是刘芒找过来假扮自己女朋友的?”佟志辉反应很快。“对,很有可能。不过嘛......不管他们是假的,还是真的,我都得拿这事儿做做文章!”说完,赵凯就和他的堂哥,赵武联系了起来。许诗诗发动了车子,两人在回刘芒学校的路上,刘芒也跟许诗诗说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许诗诗不高兴的问道:“小刘芒,原来这就是你的经理啊?果然跟你向表姐介绍的一样漂亮呢。”“嘿嘿,当然了,要不然,我今天也不会找她来帮我这个忙啊?姐,你真误会人家了,只能怪你老弟死要面子活受罪。”刘芒把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漂亮的女人是天敌,这句话说的真没错。“诶,她这么漂亮,你对她难道就没有想法吗?”许诗诗八卦的问道。刘芒苦涩的笑了笑说:“有想法有什么用,她是我的经理,我只是一个员工,就算我对她有想法,我也配不上人家啊。”“这话说的,她是你经理怎么了?你还是我表弟呢!我看你们还挺合适的,你没想过真的追求人家?”“没想过,再说了,你俩今天刚一见面就掐起来了,人家对我的好感全让你给掐没了。”刘芒抱怨道:“以后我要是找不到女朋友,姐你就得养我一辈子!”“咯咯咯,我的小刘芒还学会碰瓷了呢?行啊,姐养你。”许诗诗笑笑说道,她倒是真愿意跟自己的表弟生活在一起。可惜,表弟跟别的男人有一点不同的就是......不能跟自己生孩子。说完了刘芒的事儿,又该聊聊许诗诗了,刘芒主动说起:“姐,你跟那个方正梁,处的还挺好的?”“好什么好啊?上周你当着我的面撅了他,你走之后我俩就吵吵起来了,现在正跟我冷战呢。”许诗诗语气轻松的说道,也并没有太把方正梁放在心上。“他长得那么帅,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冷战正好,我巴不得你们分手呢!”刘芒愤愤地说道,他记得很清楚方正梁的诚实数值只是,以后表姐要是真的跟他生活在一起,还不受欺负啊?“长得帅就不是什么好人啊?那你是不是好人呢?”许诗诗调笑的说道。刘芒白了她一眼,没还嘴。以前的刘芒,敢问心无愧的说一句自己是个好男人。现在他还敢吗......很快,许诗诗就把刘芒送到了学校门口。她本想跟刘芒一起下车的,不过却被刘芒给拦住了:“哎!姐,你就别下车了!”“为什么?”“你穿的睡衣也太短了,都露大腿了,我可不想让别人看见!”刘芒保护欲十足的说道:“以后出门你可得注意。上回在火锅店,那几个人不就是看你漂亮就调戏你的?”“好啦,姐知道了,今天不是有特殊情况吗?你回去吧,姐看你进校门再走。”“嗯,你开车注意安全。”说完,姐弟俩就散了。一直到刘芒消失在许诗诗的视线当中,她才重新踩下油门。刘芒可不想好好一个假期就就被赵凯给毁了,他就直奔球场去打球了。结果,半路上接到了张茹的电话。虽然不知道张茹要干什么,但他还是来到了学校的小公园,张茹已经在那等他了。张茹也是挺漂亮的女生,姿色不如表姐和江雨晴,也不会输给吴帆帆,反正是一般男人都会喜欢的那种类型。以前刘芒以有这么个女朋友为傲,未曾想,自己却被她给绿了。刘芒坐在了张茹的旁边,主动问道:“有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的?”“我看了朋友圈,有不少你们今天聚会的照片,我看到,你旁边又多了个女孩,那应该不是咱们学校的吧?她是你新交的女朋友吗?”张茹低头问道,声音有些颤抖。其实张茹的内心还是喜欢刘芒的,只不过她的所作所为,她也知道自己无法回头。直到看到那些照片,她才知道心痛,想找刘芒再好好聊聊。刘芒也不是心狠的人,一听见张茹声音颤抖吧,他也没有那么大的怨气了,但为了防止张茹对自己贼心不死,他还是说道:“对,那就是我的女朋友,也是我在旅行社的领导。我们分手之后,我就跟她在一起了。”“是吗?才半个月的时间,你动作挺快啊?”“我动作快?你是在咱俩还没分手的时候就跟别人上库了。要说快,我也快不过你啊。”刘芒说话还挺气人!“是啊,我不是个好女人。那她呢?你确定她是吗?”张茹不服气的说道。“我确定她是。”就凭江雨晴那保守的性格,和接近的诚实数值,刘芒就确定江雨晴绝对是个好女人。“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祝你幸福。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了。”说完,张茹就起身要走。刘芒又忽然叫住了她:“张茹,虽然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瓜葛了,但是我必须得提醒你,赵凯不是什么好人。离他远点,对你没坏处。”这次说完,两个人就朝两个相反的方向迈开了脚步。男人就是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就是在抛弃别人和被人抛弃的过程当中成长起来的。江雨晴回家之后,她的父母都坐在沙发上。她打了声招呼就要回自己的房间,不过马上被她妈给叫住:“雨晴,你今天去哪了?”江雨晴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盒酸乃,一边打开一边说道:“和朋友出去参加了个聚会啊。”“哦,什么朋友啊?又是什么聚会呢?”江雨晴看见母亲脸上好像有一种不怒自威,她感觉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再看看父亲,父亲的眼神里有些揶揄。以江雨晴和父亲的默契,她知道自己肯定闯祸了,而且这次的祸还不是父亲能帮着圆回来的。她就小心翼翼的说道:“就是普通朋友啊,我们去参加了一个酒会,不过我并没有喝酒,一个多小时就散了,我就回家了。妈,你怎么了?”“好,还不承认是吧?来,你给我看看,这是什么!”林晏淑将自己的手机拍在了茶几上。手机上的照片,是赵凯从别人的朋友圈里保存的,又发给了赵武,赵武又发给了他妈,他妈又发给了林晏淑,然后才有了现在的事。而照片里的内容,是一群青年男女在舞池里面跳舞,其中有两个人,正是江雨晴和刘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