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夫人的身份卡多爆了
下载排行

夫人的身份卡多爆了
平台下载网站

玄幻  |  旎滢

而就在徐子恒满脸懵逼的时候,却隐隐的听到,旁边张天拨打的电话之中,同样传来了一道惊怒恐惧的怒骂声:“张天,你个小杂种惹大祸了!我草拟大爷,你竟然敢得罪林先生!快!快去给林先生道歉,否则,你特么就不是老子的儿子!从此给我滚,老子再也没有你这种小王八犊子!”张天:“……”看着手里挂断的电话,张天同样目瞪口呆,怀疑认错了爹。尤其,当他看到,徐子恒同样懵逼的神色后,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二人的心头。“子……子恒哥!我们好像闯大祸了!”两大恶少这一刻,头皮瞬间炸裂。他们根本无法想象,能够让自己二人的老子,尽数惊恐到如此的程度,那林凡……究竟是什么恐怖人物!“快!发动一切人脉!找到林凡,快,否则等林凡找到我们,我们死定了!”徐子恒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而后发出一道惊恐欲绝的声音。一瞬间!两大恶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赶紧给一个个人脉,拨打电话,发动寻找林凡的疯狂行动。怕是林凡都想不到!这一刻,整个江市都被彻底轰动了。夜色渐渐降临。而作为江市最大的会所——盛世,则是一如既往的灯火辉煌,人头攒动。一辆奔驰车,停在了盛世会所的门口,而从上走下一男一女,正是林凡和白伊。白伊的俏脸,依旧有些苍白,秀眉之间蕴含着浓浓的担忧和凝重。毕竟,这一次得罪的可是江市两大恶少。那么日后的麻烦,想起来都让白伊心颤。“白伊,你怎么这么晚才到?”就在这时。一道清脆仿若银铃的声音响起,却见一名身材艳丽长裙的美艳女子,快步走了过来。这名女子,便是白伊的同学兼闺蜜——温倩。不过,在她看到白伊身边的林凡之后,温倩秀眉瞬间皱了起来,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厌恶和鄙夷之色:“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而且穿的和乞丐一样,这么寒酸,不是让老同学笑话吗?”温倩的话语,没有丝毫留情,瞬间让白伊有些尴尬。只是,尚不等白伊回话,温倩的目光一转,盯着林凡,居高临下的说道:“喂!你个土老帽,你来干什么?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同学会吗?若是让别的同学看到你,你不是让白伊丢人吗?”“赶紧滚!哪里来滚哪里去!真是恶心!”温倩话语尖酸刻薄到了极致。瞬间,林凡的眉头微微一皱:“关你屁事!”什么!听到这话,温倩和白伊尽数愣住了。在她们的印象之中,林凡平日里懦弱卑微,哪怕是被人指着鼻子骂,都笑脸相迎,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凡竟然如此不客气的反击。“你……你!!!”温倩当下被噎的满脸涨红,指着林凡竟然说不出话来。深吸一口气,她这才将怒气捋顺,不由气极反笑:“好!既然你不怕丢人,那就来吧!今天就让你见见世面,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哼!人均一万的消费,算是便宜你个土鳖了!”说完,温倩看都不看林凡一眼,拉着白伊便向着会所之内走去。而林凡则是淡淡的耸了耸肩,跟在其后。盛世会所!是一家餐饮娱乐一体的豪华会所。一楼便是酒吧,刚刚进入便可以听到震耳的轰鸣声,嘈杂、昏暗,里面的每一个人仿佛奔放的野马,在摇晃自己的身体。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而刚刚进来,林凡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被最高处的一个卡座,给吸引了。那个卡座,位于酒吧的最高处,从上往下看,俯视一切。仿佛这个卡座,便是这个酒吧内的王座一般,高高在上,只能仰视。不仅如此!整个宽大的卡座上,仅仅坐着一个人。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妖艳女人。她仿佛整个会所内的女王!那一双玉手,摇晃着红酒杯,淡淡品尝的尊贵和气质,让人怦然心动。似乎观察到了林凡的目光一般,前面的温倩,俏脸上不由浮现一抹鄙夷和玩味:“你个土鳖,没见过吧?告诉你,那是盛世会所的玫瑰王座!也是这里的主人——血玫瑰的私人卡座!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坐!”血玫瑰!这三个字,对于林凡来说,极为陌生,但是对于整个江市来讲,却是无人不知。杀人不沾血,沾血必杀人!血玫瑰,乃是江市手眼通天的人物,通吃黑白两道,威名赫赫,无人敢惹。当听到这三个字,就连白伊,也是俏脸微微一白,不敢停留,和温倩继续向着二楼走去。不过在她们后方,林凡则是眉头微微一皱。不知为何!他感觉那个‘血玫瑰’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林凡淡淡的摇了摇头,当下并未在意,便跟着二人向着二楼走去。与此同时!在玫瑰王座之上,血玫瑰一边淡淡品尝着红酒,一边双眸直勾勾看着手里的一张照片,神色惊喜、迷茫、感激和亢奋。“原来你是我的老板!”血玫瑰看着手里照片上的男子,这一刻,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家逢巨变,父母、亲人尽数被一群国际巨凶,寻仇而至,全部杀死。而就在她以为,自己也必死无疑的时候。却是出现了一个少年。那少年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但是身手鬼魅的超乎所有人想象,那个国际巨凶手下,足足三十二名金牌杀手,尽数死在那少年的手里。直到最后!那位国际大佬,也惨死在少年手中。他救了她的命!血玫瑰永远忘不掉,那个少年稚嫩而又坚毅的面庞,那是她的恩人。直到长大后,她成了盛世会所的主人,但是依旧不断的派人,寻找自己恩人的下落。直到今天!当上面将一张照片,发到她的手中,她这才明白,自己当年的恩人,便是自己现在的幕后BOSS!“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是你的面孔,我一辈子都无法忘却!”血玫瑰看着照片,惊喜而又彷徨。这照片上的男子,正是……林凡!而就在这时!当血玫瑰的余光,扫过刚刚走上二楼的一道身影之后,她的娇躯狠狠一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他是……”这一刻,她整个人蹭的一下,从卡座上站了起来,而后将手里的照片,和前方那个男子的面庞比对。直到她确定是一个人后。轰!俏脸大变,仿佛疯了一般,赶紧走下卡座。哗!当血玫瑰从玫瑰王座上走下,整个一楼酒吧,都是猛然一静。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血玫瑰,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血玫瑰流露出如此骇然惊惧的神情,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人或事一般。嘈杂的议论声,在酒吧内,响彻起来。这还不止!哗啦啦!一名又一名身穿西装的彪形大汉,从人群之中,鱼跃而出,眨眼之间,来到了血玫瑰的身前。

家的暴力
苹果版引导

家的暴力
软件下载中心

玄幻  |  淑篮

柳橙说,听人说你把单位同事的肚子给弄大了,想不到平时文质彬彬的秦书凯,背后却还是这样的一个花心大萝卜,真是看不出来啊,我以前一直在想,你这么大,知道那个事情吧。秦书凯听到这样的话,很是不高兴,***,老子也周岁了,如果不是读书,在乡下孩子都能上学了,再说。老子那个方面的能力还是有资本的,什么事情不知道。嘴上还是说,柳姐,那是没有的事情,我和你做邻居一年来,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柳橙笑着说,你的事情我哪儿知道,不过你现在名气大了,估计政府大院以后不知道你的人很少,哈哈,我就是问问。看着柳橙走进房间,秦书凯很是忧闷,***,这是什么世道,后来想到王娟说尽快还自己清白的事情,也就回到了房间。隔壁,李成万和女人还是啪啪的动作,秦书凯恨不得把这个李成万拉下来,自己上去运动一会儿。第二天,秦书凯正常的上班。邱大姐瞧着秦书凯,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想到昨天的事情,有些看不过去了,趁着办公室里陆长生出去办事,王娟又没来,邱大姐搬了张椅子坐到了秦书凯对面。邱大姐语重心长的口气问秦书凯,小秦啊,董云霄找你麻烦那件事,你就这么算了?秦书凯对邱大姐这个人虽然指挥自己做事,但是还是信任的,瞧着她一副为自己担心的口气问自己,苦笑着回答说;“科长,这个董云霄他爸是乡里的党委书记,又是城里长大的孩子,在城里算是有势力的人家,从哪一方面讲,我一个农村出来的小办事员都不是人家的对手,何况王娟昨天已经答应我,最近会想办法还我清白呢。”邱大姐看到秦书凯的样子,怒其不争的表情质问道,你是不是被王娟给迷惑了,她说的话,你也信?秦书凯倒是愣了一下,王娟跟她坐一个办公室,低头不见抬头见,她说的话自己怎么就不能信?再说,和她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同事,都是和平相处,似乎没有什么过节。秦书凯就问,怎么啦?邱大姐左右看看,一副神秘的模样低声说,小秦啊,你还不知道吧,王娟要调动工作去市里上班了,你说你的事情她能够放在心上,只要她到市里了,还会想起你的什么事情。秦书凯忍不住“啊?”的一声,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听王娟跟自己说起呢?自从在茶水间谈话后,他以为王娟有些话应该首先告诉自己才对,再说,如果真的突然走了,自己怎能清白,毕竟自己是被冤枉的。秦书凯忍不住的问,大姐,这是真的?邱大姐很是不屑的说,小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要知道在这个科室你可是我唯一能够信任的人,也是唯一能够帮助我做事的人,所以我根本没有必要骗你,昨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现在那个王娟把我也恨上了,就是因为我帮助你说了几句公道话。邱大姐对昨天王娟对她的行为,一直是耿耿于怀。秦书凯后来想了想说,王娟如果真的走了,那么这个事情还真的很难说清楚,那个董云霄也会再次的找我的麻烦,毕竟这个王娟肚里的孩子是谁的问题,董云霄很在乎。邱大姐点了点头说,小秦,你说的很有道理,董云霄作为花花公子,整天跟着领导人,而且是个司机,那就是混混,对于这个事情一定不会简单的放过,如果王娟走了,那么你就是最大的受害者。秦书凯很是无奈的说,我必须找王娟问清楚。邱大姐这个时候,再爆猛料说,你知道王娟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秦书凯摇了摇头,赶紧追问,谁的?邱大姐叹了口气说,小秦,你这个愣头青啊,这发改委上上下下,谁不知道王娟是刘大明副主任在外头勾搭的小马子,两人都好了几年了,王娟当初能从工厂调动到发改委,就是刘大明一手操持的,现在事情闹大了,孩子都有了,王娟要离婚,刘大明又忙着把王娟往市里调,他这是想要保住他跟王娟的孽种,你想想看,等到王娟调走了,刘大明自然是不会承认孩子的事情,到时候,就凭你浑身上下满是嘴,也解释不清跟王娟之间的这一段了。秦书凯的脸色一下子灰白起来,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件事背后竟然还有诸多背景,可王娟明明答应他,一定会想办法还他一个清白,如果真是像邱大姐所说,王娟很快要调走了,她对自己承诺的话还能兑现吗?秦书凯一下子没了主张的模样,他自言自语的口气说,***,那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王娟要是不肯配合的话,只怕我的清白是再也没法说清了。邱大姐伸手拍了一下秦书凯的肩膀说,小伙子,关键时刻人人都是有私心的,现在能救你自己的人,就只有你自己了。秦书凯一时没听清邱大姐话里的意思,疑惑的眼神盯着邱大姐。邱大姐压低声音说,小秦,你可别傻了,王娟不过是跟你玩的拖延战术,她那样狡诈的小狐狸,会把你秦书凯的清白放在心上?这办公室里,也就大姐我是真心关心你的前程,你想想看,你现在才二十出头,没成家,没立业的,要是因为不相干的人毁了名誉,这辈子可就再也难抬头做人了。秦书凯被邱大姐形容的可怕未来感到有些心寒,瞧着邱大姐那副义愤填膺的表情,他心里有种意识,以邱大姐嫉恶如仇的个性,一定不会对自己所受到的不公平不管不问,不管怎么说,自己是邱大姐的下属,在一块相处一年了,邱大姐一向没把自己当外人,现在自己遇上了天大的事情,邱大姐能不主动帮一把?秦书凯问,那么该如何办?果然,邱大姐建议说,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能证明你的清白。秦书凯急切的口气问道,什么办法?邱大姐低声说,去上级领导那里告刘大明跟女下属有作风问题,连孩子都有了,竟然还栽赃陷害,你作为此事的受害人,只要去找上级领导举报,刘大明的事情一定会败露,到时候上级领导一调查,自然也就还了你的清白。秦书凯一听说让他去告状,心里不由一哆嗦,他感觉这种背后告状的事情,怎么听起来有些不那么光彩。邱大姐看出秦书凯眼里的犹豫,在一旁给秦书凯打气说:“小秦啊,路我是给你指明了,你要是不为自己的未来和前途作想,宁可帮不相干的人背黑锅,只当我什么都没说,你要是相信大姐对你的一片好心,你就按照大姐跟你说的去做,大姐保证你这次的事情过后,前途一定会芝麻开花节节高。”秦书凯感觉邱大姐说的话有些过了,就算自己去上级领导面前告状刘大明和王娟的事情,也最多获得一个清白的名誉,这跟前途节节高多少有些扯不上。秦书凯从小就老实本分,说话做事有板有眼,凡事做决定之前,都想到一个“理”字,邱大姐建议的事情在他看来,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妥当,可又实在找不到反驳邱大姐一片好意的理由,稍稍思忖了片刻后,秦书凯问邱大姐:

皇妃在民间
优势下载

皇妃在民间
游戏中心下载

玄幻  |  水汐

外人进去,又不是帮派的,队伍怎么带?“可我不管你怎么带,兵,要给我带好了。”翁光辉加重了自己的语气:“戴处长来上海的时候,一旦要见一小队,我不许出任何的岔子。”“是,区长。”丁远森也无瑕多想:“但请允许我自己带两个人去。”“谁?”“吴开明,还有,高壮。”他就认识这两个人。可好歹算是自己熟悉的是不是?“吴开明?可以。那个高壮,才接替你当助审,不过也没问题,我亲自给你下调令。”翁光辉也没过多犹豫:“小丁,根据我的观察,你能力是有的,但会不会带兵,我不知道。你会带,给我带出一支精兵来,不会带,学着带也要带!”丁远森接口道:“我还有一个要求,一小队里,我认为合适的人留下,不合适的,我希望调走。”“这是你的事情,只要不激化矛盾。”翁光辉也体谅丁远森的难处:“我说了,他们都是徐满昌的人,徐满昌才死,你要谨慎行事。”“是!”“那就说第二件事。”翁光辉沉默了下:“查没高乐田的逆产。”啊?合着一件事比一件事难办啊?高乐田的家在公共租界,怎么查没?“过去,高乐田活着,我们还真没办法。”翁光辉冷笑一声:“现在,他死了,他是汉奸,他的财产,都是逆产,必须充公。这件事,你去办。”我去办?怎么办?冲到人家家里,直接没收家产?人家报警呢?这是你翁区长看中了别人的家产吧?“是有些难办,不然不会交给你了。”翁光辉“语重心长”:“小丁啊,一旦成功没收了高乐田的家产,对我们是有极大帮助的,高乐田一死,高家就剩下孤儿寡母的,不足为虑。他的大儿子,在北平做事。二儿子,在日本留学。一个女儿,才十二岁。”你说的倒简单,那么简单,你怎么不去做?原以为是升官了,可这哪里是好事,根本就是把一堆麻烦砸在自己头上啊。问题是,丁远森根本别无选择。“小丁,还有什么要我协助的,尽管说,能力范围之内,我都帮你办了。”“翁区长。”丁远森硬着头皮说道:“能不能批我一点钱?哪怕算我借的也成。”钱啊。这钱,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上海公共租界绝对是个好东西啊。丁远森口袋里穷得叮当响。得先想法子到哪去弄一笔钱来才成。“没问题。”翁光辉大笔一挥:“去财务科,领一百块钱。”这对于丁远森来说,就是一笔巨款了。“谢谢区长。”“还有没有别的事了?”“没有了。”“那就抓紧去办吧。”丁远森又一次见到了鲁仁庆。看了区长亲自批的条子,鲁仁庆也没急着立刻签字拨款,而是问道:“小丁,这钱派什么用场啊?”额?区长亲批,还要你个科长来询问款子去处?丁远森也不能得罪这位财神爷:“鲁科长,我刚被任命为一小队代理队长,有些财务方面的开销。”“哦,接替徐满昌的位置。”鲁仁庆点了点头:“坐,小丁。”丁远森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心的坐了下来。“抽烟?”鲁仁庆问了声,可动作一点都不像是要拿烟的。明白了,这是让自己发烟呢。丁远森口袋里也没烟,有些尴尬:“鲁科长,我不抽,您抽吧。”鲁仁庆像是看出了什么,笑了笑,自己掏出烟点上:“按理说,区长批的条子,我是要执行的,可我得入账啊。咱们这个账呢,除了要上海区自己审查,每年,还要向总部交账,什么时候花了多少钱,每一块钱用到什么地方去的,都必须要清清楚楚。账目要是对不清楚,我这个财务科长是要直接担责的,到时候没人帮我扛。所以我不光是对上海区负责,也是直接对南京总部负责的。上次,是徐满昌批的条子,你来财务科领了十块钱,到现在,都还没来入账啊?”丁远森哭笑不得。感情这领了钱,事后还得来入账报告钱的用途?怎么那么复杂?当特务就当特务吧,搞得和一家正规的大公司一样。“你新来乍到,所以我有必要和你说的清楚一点。”鲁仁庆慢吞吞地说道:“哎,我这个财务科长是真的难当啊,你们一线的,的确需要用钱,我也能够体谅你们的难处。可你们也得守规矩啊,有人领了五十块钱,结果入账的时候,怎么也都对不清楚,对来对去,嘿,少了十块钱,我怎么办?我得自己把账做明白了啊。”我得自己把账做明白了啊。丁远森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鲁仁庆和自己说这么多话的意思了。“鲁科长,您的难处,我理解。”丁远森放低了声音:“其实吧,我这次需要八十块钱也就够了,还有二十块钱呢,我琢磨着吧,行动的时候糊里糊涂的也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那不还得麻烦您,把账给我做明白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这小子,一点就透,有前途。鲁仁庆有点喜欢上丁远森了,本来还以为自己非得再费番口舌才能让他明白,现在,这功夫省下了。这是例行规矩,力行社特务处上海区上上下下心知肚明。这扣下来的钱,比如这次的二十块钱,鲁仁庆拿五块,翁光辉那里五块,财务和出纳每人两块,剩下的,放到上海区的小金库里,以备不时之需。别说是上海了,各个区站大多如此。总部呢,对这个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到年底你只有把账目整明白了,可以向财务部报账就行。鲁仁庆在批款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去领钱吧。”徐满昌的死,对一小队来说是极其震撼的。这是一小队说一不二的老大,也是他们的主心骨。现在徐满昌死了,具体的死因还没传达,他们更关心的是谁来接徐满昌的这张位置。一小队十二个人,整个力行社上海区里是人数严重超编的小队。按理说,徐满昌死了,副队长,也是他的把兄弟赵胜最有希望接替他的位置。可谁想到,区长居然安排了一个叫丁远森的人来接班?不就是上次那个一起参加行动,助审官吗?屁大点的人物,他有什么资格?赵胜一肚子的不服气,底下的人自然也知道怎么回事。一小队可不比别的地方,在这里,你一个新人耍个官威给我看看?在赵胜的安排下,一伙人全都商量好了怎么对付这个新队长。说好是上午点开会,可到了点,一小队的人才稀稀拉拉的来齐。带丁远森来的,是行动组组长商建宁,一看到赵胜,眉头一皱:“几点了?”“商组长,这不是特殊情况?”赵胜上前发了一根烟:“咱们徐队长死了,死得莫名其妙,昨天兄弟几个聚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商量怎么找到兄弟,帮徐队长报仇,这不喝晚了,起来的也就晚了,真正对不住了。”

嫁入豪门之无缝衔接小男友
玩家分享

嫁入豪门之无缝衔接小男友
可以吗

玄幻  |  秋棋

蓝昊认真,林语苏可不这么想,在她的印象里蓝昊贪财、吹牛、好色全都占了:“你会这么好心?”“那我不管了。”“你敢吗?嘿嘿……”林语苏现在知道蓝昊怕什么了,看着林语苏不怀好意的笑,蓝昊下意识的摸摸自己头上的两个包仍旧有痛感。林语苏的钱被蓝昊坑了不少,也抓住了蓝昊的小辫子,互相打了个平手,蓝昊的确不敢说个“不”字。见蓝昊妥协了,林语苏才去休息,早晨起来蓝昊依旧晨练收账,店里的事情交给了张琦,林语苏分析过后有四个地方与蓝洪描述的相似:石头城九里寨,范庄,二里坪,鸡冠山。林语苏对蓝好说:“四个地方,离我们最近的是九里寨,来回两个多小时,现在去晚上我们就可以回来。”“你现在是领导,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呗。”蓝昊吐吐舌头,做个鬼脸。“可别那样,好像我欺负你一样,系好安全带。”车子像风一样飞去,蓝昊惊到了,哪能想到林语苏这么狂野,紧把车门,生怕被甩出去,背后冷汗都出来了。“慢点行不?”“把食品袋挂脖子上!”林语苏根本不理蓝昊那茬。蓝昊小心翼翼的把食品袋挂脖子上,走出去不到半小时就吐了,两个小时的路程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下车蓝昊在车门口蹲了十几分钟,嘴里墨迹着:“最毒妇人心,太毒了。”林语苏随蓝昊怎么说,折腾蓝昊她心里高兴:“别那么脆弱,九里寨风景可美了,别总蹲着呀。”风凉话林语苏说的带劲,蓝昊内心炸裂,起身却带着笑脸:“多谢美女带我来九里寨旅游。”“老熟人了,不要客气,我给你带路。”林语苏开心的哼起小曲向前走。蓝昊在她身后胡乱比划着各种动作,林语苏突然回头,蓝昊头望蓝天,吹着口哨,手做起了微风的动作,笑脸再次挂上来:“美女有何赐教?”“没什么,让你快一点,别磨磨蹭蹭的哟。”嘴巴嘟嘟,林语苏看上去非常可爱,如果有人看到的话肯定会埋怨蓝昊几句,惹这么可爱的姑娘噘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走了一里多地,见到了竹楼,林语苏带蓝昊走进去,装修风格独特,里面陈设全部都是竹子做的。陈长河是这里的老板,整个竹楼农家乐就一个员工,还是他儿子陈晓东,上前欢迎蓝昊和林语苏。陈晓东对林语苏热情有加,对蓝昊爱搭不理,蓝昊心里有苦说不出,看着两人谈笑,自己找个角落黑着脸坐下来。“晓东,你在这里时间很长了,是不是见过一个姑娘在这走失呢?”说话间林语苏还拿出了女孩小时候的照片给陈晓东看。“没见过,多久的事儿了?”“二十年。”陈晓东差点没被林语苏的话噎死,二十年的小姑娘哪里去找呀,那时候陈晓东自己不过八岁而已,但嘴上不能拒绝:“我爸爸或许知道,你等着啊。”起身之后看了一眼蓝昊,去里屋把陈长河请出来辨认小姑娘的照片,陈长河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的确有印象,不过当时好像有个老太太带着她,小姑娘一直哭,所以印象比较深,不过在这吃过一顿饭后老太太带着小姑娘就走了,从那以后就没再见过。”终于有了线索,林语苏显得很兴奋:“叔叔,你没听她们说要去哪里呢?”“没有印象,估计老太太那么大岁数了应该不会离开石头城,你们坐着我去准备午餐。”简单几句话,陈长河去了后厨。陈晓东冒出一句话:“角落里低着头的是你男朋友?太丑了。”忍了小半天了,蓝昊终于爆发了,站起来带着愤怒的脸走向陈晓东,同时陈晓东也做好了架势准备开战。两人剑拔弩张,随时都有开战的可能,对峙片刻,林语苏咳嗽了两声,挑衅的两张脸顿时显出喜色。“哈哈,晓东老弟,一见如故呀!”蓝昊上前给陈晓东来个熊抱。陈晓东当即回应,手上加力,拍打蓝昊的后背:“没错,没错,蓝老弟可要和我好好喝一杯。”蓝昊背部传来火辣辣的疼,陈晓东胳膊也略有痛感,谁也不肯相让,林语苏很有兴致的在旁边看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端起一杯咖啡,静静的欣赏,最后见陈长河出来了,林语苏才提醒:“都坐下说话吧,陈叔叔把菜都做好了,好久没吃陈叔叔的菜,饭都吃不多了。”陈长河被林语苏的话吸引,陈晓东和蓝昊找到了台阶下,松开对方称兄道弟,勾肩搭背的入席。“哎呀,陈叔叔的菜做的精致,我得多喝点。”蓝昊装做很熟悉的样子对陈长河的手艺夸上了天。陈晓东一拳打在了蓝昊的胸口:“蓝老弟有口福了,我老爸可不轻易做这辣子鸡!”刚刚吃进去的鸡块,蓝昊咳了出来,心想陈晓东下手够狠的,陈长河怎么能看不出来,把陈晓东拉到自己的另一边,给了一白眼。林语苏也来解围,陈晓东和蓝昊总算平息了下来,但隔着陈长河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平静,两人拼起了酒。结果两人烂醉如泥,陈长河把林语苏带到一边:“林老哥的死找到凶手了吗?”“没有,我已经找了一年多,一点消息都没有,但我早晚要把凶手给找出来。”林语苏眼神坚定。“语苏,你要注意安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给晓东打电话,他现在很本事,在石头城搞科研项目。”陈家和林家很要好,林语苏早就认识陈长河和陈晓东,把蓝昊带来刺激到了陈晓东,才有了刚刚的闹剧。有了陈长河的线索,林语苏也不想待太久,蓝昊在竹楼住下也不太合适,带上蓝昊往回赶。两人的汽车消失在竹林,陈长河回到竹楼给了陈晓东一个大脑壳:“想要娶到林语苏,可不是争风吃醋,你是什么身份呀,你是皇族后裔,怎么能和蓝昊那个无赖一般见识呢。”“老爸提醒的对,我有钱有势,蓝昊怎么能争得过我呢,是该有点风度,让蓝昊开开眼,他自己羞愧,觉得没资格和我争语苏,比揍他痛快。”陈晓东不喜欢林语苏身边有男人,陈长河提醒,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出了九里寨,蓝昊睁开眼睛,手上虽没松开车门,已经没有醉意:“我不是看你面子,今天非要收拾陈晓东,太得瑟了,没把我放在眼里,话说你们认识怎么不告诉我?”“告诉你的话,你还会来吗?现在知道什么是优秀了吧?”林语苏的眼中流露出对陈晓东的欣赏,瞥一眼蓝昊,脸色立马阴沉下来。“有钱怎么滴,以后我更有钱。”“就你?别开玩笑了,整天神神叨叨的,我跟着晓东一块玩到大的,他的能力在石头城年轻人当中没人能赶得上。”蓝昊听到这心里开始问候陈晓东了,林语苏处处维护陈晓东可不是一个好兆头,蓝昊准备找个机会教训他。“那你是喜欢他了?”“我要你管呢,你装醉偷听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话音落下林语苏再次加大油门,蓝昊紧张的直叫,林语苏脸上这才有了笑容,在她眼里蓝昊和无赖没什么两样,如果不是有求于蓝昊,才不会有什么瓜葛。

功夫篮球学院
版本活动

功夫篮球学院
介绍引导

玄幻  |  君慕

王娟心里叹了口气说,你呀,就是一榆木脑袋,遇上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没想想事情的前因后果?秦书凯有些纳闷的眼神看向王娟。王娟摇头说,我就知道,你对所有情况一概不知情,你知道刘大明为什么要逼着你下乡吗?秦书凯摇头。“你是不是跟陆长生透露说,你要到田主任面前告刘大明的黑状?”秦书凯摇摇头,又点点头说,好像有一次我喝醉了,说过几句相关的话。王娟嘴巴咂巴了一下说,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什么事情都没干呢,就搞的满城风雨的,陆长生转脸就把这件事汇报给刘大明了,知道吗?秦书凯摇头说,不可能,陆长生跟我是老乡,平常相处的很好,他怎么会把我说的私密话告诉刘大明呢?“说你傻,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傻,陆长生跟你一样没什么背景和关系,他想要在机关里混得一席之位,你以为他还有什么好招数使出来,巴结领导可是陆长生最擅长的,要不刘大明能提拔他当副科长?”秦书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娟,很显然,王娟说的话对他内心震动不小,如果连被自己视为兄弟般的陆长生都会在背后对自己下手,那邱科长呢?自己求邱科长帮自己说情的事情,她会帮忙吗?王娟见秦书凯的脸上露出严重受伤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说,秦书凯,你别这样,车到山前必有路,说不定你的事情还有转机。秦书凯两眼看着王娟,低沉的语气说,我不是担心自己下乡的事情,我是伤心陆长生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王娟看着秦书凯受伤的眼神看着自己,似乎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答案,不由摇头苦笑道,秦书凯,你知道吗?我在发改委上班这么长时间,我是真的感觉这帮人都是疯子,为了所谓的权力,私底下什么样丑恶的嘴脸都有,就说邱科长吧,都快四十岁的人了,为了升官,主动把自己送到田主任的床上去,给这么个老头子折腾,你说这又是何苦呢?还有刘大明,别看他是个副主任,他到了上级领导面前跟个面人似的,为了巴结领导,什么样下三滥的事情没干过?陆长生就更别提了,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单位里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跑到领导面前嚼舌头根去,你的事情若不是他在背后使坏,刘大明又怎么会动了让你下乡的心思?瞧着王娟越说越有些义愤填膺的表情,秦书凯感觉到她的真诚,自己刚才还在楼下犹豫这不肯上来,看来,自己是辜负了王娟对自己的一番信任了。秦书凯有些不好意思的起身对王娟说,王娟,我上次对你说话那态度,你可别放在心上,到了市里,有空回来就联系我,我一定随叫随到。王娟见秦书凯站起来,伸手拉他说,这是在家里,又不是在办公室,你这干嘛呢。秦书凯顺着王娟的手势被拉坐下后,身子一个不稳当,正好跌进了王娟的怀里,他赶紧想要坐直身子,却见王娟的脸上已经飞起两片红云,害羞的女人看起来愈加娇媚,正值壮年的男人看了哪里能控制的住心旌摇荡。不想看,可是还是想看,从高处看到王娟的前面花花的肉时候,秦书凯感觉到自己两腿中间的物件一下子立起来,这让他感觉呼吸急促,脸上像火烧般热起来。王娟是过来人,一眼瞧见秦书凯的样子,心里很是好笑。后来,看到秦书凯两腿中间撑起一个小帐篷,心里一下子激荡起来,一种说不出的想法在血液里疯狂游走,浑身竟是像被火烧一样,无法自已。不知道是谁先靠近了谁,总之两个**的年轻男女不由自主的相互靠近,索取,尤其是秦书凯,头一次接触到女人的身体,尽管浑身激动,却根本无从下手,只是勇猛的撞击。王娟是个过来人,很是耐心的拿着男人拔的家伙,把它引导进入自己的身体,秦书凯感到下面冲进温暖的地方,很是激动,在女人的运行下,很是被动的运动着。毕竟那是第一次,所以在沙发上很快的完成了男人的第一次。二十几岁的壮年男人,第一次接触到女人身体的滋味,那种美妙和激动是无法形容的,秦书凯休息一会儿,看着女人就像看到了肉,需要立即上去狠狠的吃,所以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发情的野兽般,主动的把女人压在身上,尽情的索取。好在,王娟是善解人意的,她对帅气又单纯的秦书凯原本有好感,只是顾忌自己跟刘大明的那层关系,才不敢往那方面想,今晚,像是老天爷故意恩赐给她机会,她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主动去触碰男人的那个地方,让男人一下子发狂起来,她只是尽情的享受老天送给她的享乐机会。一秦书凯是一次一次在女人的身上冲动。经历了跟秦书凯在一起的疯狂,她才感觉到,这几年,自己跟刘大明在一块干的事情,不过是应付差事罢了,跟眼前的这个男人在一起,才让她真正享受的女人的乐趣。身强体壮的男人精力是无比旺盛的,两人从沙发上做到地上,又从地上做到床上,一夜过来,记不清奋战了多少回,直到累的实在动不了了,两人才相拥着在沉沉睡去。秦书凯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早已满地,他有些疑惑自己手臂上的沉重,一眼看到王娟睡在怀里,吓的赶紧坐起来。睡眼惺忪的王娟也被他的叫声弄醒了,睁眼看到秦书凯赤身的惊慌模样,忍俊不禁笑出声来。秦书凯这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他一时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呆呆的手里紧紧拽着被子的一角,坐在床上。王娟的表情是轻松的,她伸手抚摸了一把秦书凯的脸蛋说,不要多想,男女之间就是这样,你情我愿,一会洗洗脸,穿好衣服去上班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秦书凯听了这话,一下子羞愧难当起来,尽管直到现在他还有些云里雾里,可自己主动上了女人的身体是事实,作为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对自己的行为不负责任呢?秦书凯低声说,对不起,要不,咱们......。王娟明白这个年轻小伙子要说的话,无所谓的笑道,要不怎么样?我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肚子里还怀过别的男人的孩子,就算你肯,你家里人也不会同意,你别胡思乱想了,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不能全怪你。秦书凯几乎被王娟的大度感动的要哭出来,他有些愧疚的口气说,这怎么可以呢?我是个男人,必须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王娟见秦书凯一副死心眼的模样,忍不住叹气说,秦书凯,你实在是太善良,也太容易相信别人了,我现在有种感觉,这次去下乡对你来说,不一定就是坏事,离开了发改委错综复杂的环境,对你来说,说不定是一种解脱,或者说也是对你的一次提高。秦书凯对王娟的话有些一知半解,他疑惑的口气说,到了乡里就没有这种明争暗斗了吗?只要有人的地方,还不是一样有竞争和排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