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413章 他死在那个夏天
日志计划

更新时间:2021-04-22 00:38:42

我要打赏
下载链接
打赏共242537恒币
是表示什么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电脑版免费下载

我要评论
    苹果版文档
    评论共5325条
    日志指导

    平台ios下载

    太大了,太大了,比电影里面的那些西方男人还要巨大,要是这样的大家伙放进自己的体内?只是想一想,林美心就有一种冲动……

    回复(59)

    新手指引
    洛黎灵

  1. 探密悬案
    官网下载

    “小`姨……”叶凡忽然一把转过身子,直接将司空嫣然抱在怀中,感受到她那饱`满柔软的胸脯,他只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温暖充斥整个心间。

    回复(71)

    钗娲

  2. 青春有你2
    周边推荐

    要是这一幕被人知道了,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轰动!一旁的悲剧男只是惊诧的看着这一切,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看上去最多二十出头的女人,竟然真是这个小子的小`姨?这怎么可能?难道是他外公的情人所生?

    回复(70)

    樱语

  3.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是干嘛的

    书友还读过

    法神日记只有我看得懂
    推荐出品

    法神日记只有我看得懂
    功能APP

    玄幻  |  淡烟霏萌

    “安夏,原来你是我们策划部的啊,你不知道,公关部的那群美女都羡慕死了。”我尴尬一笑,没想到自己在公司的女孩子心中,很受受欢迎的。“大家好,我叫安夏,希望各位多多的给予支持。”“安夏,为什么放着助理的位置不要,却要选择和我们几个人一起挤一间办公室呢。要是我,我就宁愿坐在单独的办公室里,一个人多自由啊。”我说:“你不觉得几个人坐在一间办公室里,更热闹嘛。真要是你一个人坐一间办公室,多无聊啊,想找一个人说话都没有。”“同志们,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新同事加入我们部门,欢迎策划部的安夏同志。”大眼镜妹妹提议着,掌声在策划部的办公室里响起。我能感觉出,这里是一个很有凝聚力的团队,他们的谦和,让我第一天就喜欢上了这个办公室里的一切。接下来,他们逐个的把名字作了介绍,我用心的记着。大眼镜的名字和她人一样可爱,赵巧巧,她是我们办公室里最活泼的一个女孩.办公室里的人都说,巧巧就是策划部的一个宝,有她在的一天,就有大家的快乐。巧巧当仁不让地对大家拱手,客气一番。她的这个调皮动作,引起大家的一阵欢笑。当大家都被巧巧这个乖宝逗得十分高兴的时候,一个美女站在门口,这个美女我见过,就是我早晨刚到公司来的时候,是她把我带到了胡经理的办公室里。我还记得她的名字,冉倩,一个很可爱漂亮的女孩。冉倩站在门口,看到我们办公室的气氛很好,笑着问道:“你们在聊些什么呢,这么开心?”巧巧好像是故意想逗大家的乐子,她把我朝前面一推,差一点就把我推到了冉倩的身上,吓得冉倩赶紧后退了几步。“看到了吗?”冉倩不明白地问道:“什么?你们办公室不就是几个人吗。”“看到这个了吗?帅哥,我们办公室新来的。”我回过头去,看着巧巧,“巧巧,你要干嘛?”“炫耀一下,你现在是我们策划部的招牌,形象代言人,以后,我们策划部有什么重要公关的活动,就委派你为代表,代表我们策划部,跟公司的其他部门接触,要让其他部门眼馋一下。”巧巧好像是说给我听,也好像是在说给门口的冉倩听。冉倩撅了一下嘴角,也开了玩笑。“巧巧,不会安夏才来第一天,你就看上人家了吧。”“咋个,不可以啊。不抢先下手,以后想下手,恐怕都没有机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司公关部的那一群美女,单身的还多着呢,要是让他们和安夏混熟了,能放过安夏啊。”“那你这就叫近水楼台先得鱼。哦,不,是先下手为强。我看啊,你干脆生米煮成熟饭,别人想要抢安夏,那时就没有机会了。”“要想得到安夏的人,首先要得到安夏的心。生米做成熟饭有什么用,那还不就是夜痴情。”“看不出来,我们的巧巧早就有了计划,就是不知道我们的安哥哥愿不愿了。对吧,安哥哥。”冉倩好像故意要逗巧巧,也摆出一幅不饶人的架势。两个年轻姑娘你一句,我一句的闹着。我和办公室里的其他几名同事就当成是在看热闹,不时的笑两声,来增添一下她们的气氛。巧巧说:“不?茉趺囱衷诎蚕氖俏颐堑娜恕!?“你这话又说得不对了吧,安夏是我们安雅尔公司的人,他不光是你的同事,也是我们的同事。安夏哥哥,你有女朋友了吗?”冉倩在和巧巧斗了一阵子嘴角以后,突然话题转到了我的身上,问上了我感情方面的问题。我想到了心里藏着的女人,苏雅,她在我心中,已经成为了我的女人。可是,苏雅不是我的女朋友,她是我的老板,是我只能在夜里躺在chuang上的时候,悄悄去想念的女人。巧巧也追问着。“安夏,你还没有女朋友吧?”这会儿,策划部的几个同事,加上行政部过来的冉倩,都把目光盯在了我的身上,期待着我的答案。难道,我有没有女朋友这个问题,她们真的关心吗。我怎么感觉,自己成了她们眼中的宝呢。我回答:“目前还没有。”巧巧抢着说了一句,“那就是没有了。不过,没有关系,公司里的美女多,不用担心会成为老光棍。”“我听说,公司里有规定,不许同事之间谈恋爱,对吗?”我想起了刚才在苏雅办公室里,苏雅说的这句话,于是,我拿了出来,想要证实一下。冉倩鼓着一对大眼,讶异地问道:“谁说的啊?”“有这回事情吗?”“当然没有,谁告诉你的?”“我只是听说的,是谁说的,我也记不起来了。”这个问题还没有谈论完,策划部的另外几个人都嬉笑了起来。我这才明白,是苏雅给我开的玩笑,或者,苏雅说的这句话中,还包含了其他一层意思。不会是......我心里突然乐了一下,苏雅的心里,会在乎我吗。这个问题一下子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想到了苏雅,想到了她那迷人的笑容。巧巧拍了我的肩膀,对我说:“安夏,别相信刚才你说的那话,公司怎么会有这样的规定呢。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安雅尔公司这么多的美女,那不是全部都要拱手让外面的男人占便宜啊。”我笑着,对巧巧说:“巧巧,你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公司就应该合理利用资源。安雅尔公司里的美女,也是公司里的一种资源,我们就应该合理的利用。”“安夏,我支持你。如果你看上了公司的那位美女,给我说一声。如果你不好意思开口,我帮你说去,我还从?疵挥懈说惫饺四亍!?冉倩又来上了,似乎,她和巧巧凑在一块的时候,口水战争就会爆发。“安夏,你听出巧巧话里的意思了吗,如果你想在安雅尔公司找女朋友,巧巧就愿意当你的女朋友。”“那又怎么样,安夏这么好看,只要他愿意,我就愿意。”“你就先美吧,晚上回家做chun梦。”“有些人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干脆去给苏总打一个申请,调到策划部来得了。”身边的一位男同事看不下去了,问了冉倩。“倩倩,你不会也是专门过来看安夏的吧。”这下,冉倩才做了一个惊愕的表情出来,好像是犯了什么大错一样。“哎哦,我差点忘记了正事。刚才苏总说了,为了欢迎新来的几名同事,今天晚上一起聚餐以后,到大歌星去嗨一下。”巧巧反应最激列,疑惑地问了一句。“真的啊?”“时间,下班后一起出发,吃饭地点暂时还没有定。”“苏总早就该带我们去大歌星了,算算上次去的时间,恐怕有三个月了吧。”“我的任务完成,回办公室。各位,记下了啊。拜拜,安夏,拜拜。”冉倩转身离开的时候,莞尔一笑,冲着我们挥手。“各位,还有一个小时下班,努力的工作吧,别辜负了苏总对我们的关心。”巧巧说完,率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反派配角改造计划
      苹果版Store

      反派配角改造计划
      策划技巧

      玄幻  |  倾夏

      “小友,我孙女为什么还没醒过来啊?”吴金元有些着急的问道。“大脑缺氧,过一会儿就好了。”李浩明安慰吴老一声,接着冲林羽问道:“小兄弟,这孩子长时间缺氧,不知有没有对大脑造成损伤?”“我刚才查看过了,丝毫没有,全赖贵医院这套世界领先的氧气设备,要是换做别的医院,就难说了。”林羽回复道。其他几个内科医生一听脸上颇有些自豪之色,真不是吹,他们医院的一些设备,在国内,甚至在世界范围,都是首屈一指的。李浩明对自己医院的设备了如指掌,自然知道这段时间内还不至于对小女孩的大脑造成损伤,他之所以这么问,是故意试探林羽。林羽的回答让他心里微惊,虽然现在中医衰微,但是中医的博大精深是西医远远不能比的。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优秀的中医专家根本不需要借助仪器,观气断神便能看出病人的病兆,而林羽一眼能看出小女孩的病情,并断定她大脑没有损伤,可见医术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我要用独门秘法给这孩子的病除根,麻烦诸位回避一下。”现在孩子虽然好了,但体内的黑气还没驱除,林羽怕吓到众人,所以只能先把他们支开,毕竟鬼神在这个世界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是神秘的存在。等众人撤出去后,林羽刚要动手,谁知女孩身上的黑气率先窜出,快速的往窗外飞去。想跑?林羽冷笑一声,念起破魂术,双手夹住从江颜身上取下的红绳,冲黑气飞去的方向一指,那黑气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倏的一下便被吸到了红绳上的桃核里。林羽将红绳系到手腕上,心想多亏了江颜这个红绳,要不然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要对付这个脏东西,还真有些吃力。“可以进来了!”林羽冲门外喊了一声,接着走到小女孩身旁把针取下,在她百会、风池等头部穴位用手指按了按,小女孩便缓缓醒了过来。看到小女孩的眼神恢复了澄澈,林羽欣慰的笑了。吴建国夫妇和吴金元老两口进来后抱着孩子泣不成声,差一点他们就永远失去这个吴家唯一的血脉了。“小友,我孙女日后还会不会复发?”吴金元率先从兴奋中回过神来,不放心的问道。“已经根治了,不会再犯,不过以后对这孩子多上点心,她体质弱,需避阴,尽量少带她去陵园墓地等阴气重的地方。”林羽嘱咐道。“大恩不言谢,小友,日后有什么吩咐,我吴金元,义不容辞!”吴金元语气中满满的感激。“举手之劳,您客气了。”林羽平淡笑道。“何兄弟,我刚才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你和嫂子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大恩大德,以后我一定报答。”吴建国揽着妻子和女儿,眼眶湿润。听到嫂子两个字,林羽讪讪笑了笑,回头看了眼江颜,只见她还是一副冷冰冰的神情,正皱着眉头望着自己。“小兄弟,你可否跟我们讲讲这孩子的具体病情?”见孩子已经无恙,李浩明顿时对孩子的病情来了兴趣。“就是,小神医,给我们讲解讲解吧。”“对啊,给我们也上一课。”见李浩明都开口了,其他的一众内科医生顿时也好奇起来,纷纷附和道。“言重了,我能看出这孩子的病情,也不过是侥幸而已。”林羽谦虚道,“其实她的病症并不复杂,主要的病因是发烧引起的肺热。”“这点我检查的时候也发现了,但是只凭肺热,怎么可能会引发这么严重的症状。”李浩明不解道。“在诊所的时候,我就说过,这孩子患有隐疾,我没看错的话,以前有过肝中毒。”林羽转头望向吴建国夫妇。吴建国连忙点头,说道:“对,对,我女儿半年前有过一次中毒性肝炎,不过已经治愈了。”林羽点点头道:“确实治愈了,但是还有少量的毒素残留,加上长时间发烧导致心火上升,在两者的作用下,简单的肺热就形成了夺命的重病。”林羽说的这些都是病症的主因,但其实并不至于这么严重,主要是那团黑气在利用这个病症作怪,导致小女孩差点有生命危险。一众医生听完他的分析后纷纷点头,李浩明也暗自佩服,单凭不用任何检查,就能看出小女孩得过隐疾这点,自己就做不到。江颜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不禁有些诧异,不过心里仍旧不屑一顾,他看过几本书,自己心里最清楚,这次不过是走运撞上了而已。林羽离开医院的时候,李浩明特地追了出来,递给他一张名片,说他如果有兴趣来人民医院工作的话,可以联系自己。看着手里的名片,林羽询问道:“你有兴趣来这里上班吗?要不要……”“我的事,用不着你管,我想要什么,会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未等林羽说完,江颜便冷冷打断了他。江颜心里气不打一处来,一直以来都是她在帮这个废物,自己什么时候用的着他帮了。其实江颜一直以来的理想就是到清海市人民医院上班,但是清海市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并不好考,她连续考了两次都失利了,不过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考上。“你的手链掉了,我捡到了,能送给我吗?我希望身上留一件你的东西。”林羽晃了下手上的红绳。“随便。”江颜冷声道。回到诊所后,孙丰早就带着全体医生护士等在门外了,刚才他已经跟吴老通过电话,了解了全部情况。林羽下车后孙丰带头齐声跟他问了声好,接着跑上去一把握住了林羽的手,“小何啊,这次我们诊所真是托你的福了,要不是你,我估计得关业整顿。”“瞎猫碰上死耗子。”江颜冷冷说了一声,转身进了诊所。孙丰讪讪笑了笑,其实他也清楚这个何家荣有几斤几两,虽然这件事也让他十分费解,但归根结底是何家荣帮了诊所,所以他还是感激何家荣的。这时卫生局的车去而复返,领头的还是邓成斌。孙丰顿时慌了,急忙迎上去,“邓局,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邓成斌压根没理他,快步走到林羽跟前,客气道:“何兄弟,刚才多有得罪,希望您别往心里去。”起初邓成斌对林羽十分不屑,但亲眼看到他将自己侄女的病医治好,并且对病情分析的头头是道,立马对林羽刮目相看。“邓局长客气了。”林羽也没有太计较,毕竟自己老婆在人家掌管的系统下工作。“不瞒您说,我是来请您帮我瞧病的。”邓成斌四下看了一眼,有些拘谨。林羽微微诧异,作为卫生局副局,吩咐一声,恐怕整个清海的医生都会抢着给他看病吧?不过仔细瞧了一眼,林羽立马看出了他的症状,不由笑了笑,这个病其实很常见,但着实有些不太好治。“邓局长最近应该经常会感到腰膝酸痛、四肢发凉吧,而且还畏寒怕冷,极易疲劳。”林羽笑道,他这病说白了,就是肾虚。“对对对,我这两年看过许多医生,吃过很多药,都没见疗效。”邓成斌急切道,男人那方面不行,简直可以说是痛不欲生。

      斗破苍穹之五帝破空
      是个什么鬼东西

      斗破苍穹之五帝破空
      客户端下载

      玄幻  |  寒噤

      这个时候我的面前忽然亮起来一道蓝色光芒,像一堵墙挡在了我前面,这道蓝色光芒把我们和女鬼隔离开来。我看着蓝色的光芒,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时在蓝色光芒中,隐约站着一个女子,我见是那晚上我梦见的那个狐仙,我急忙合手拜谢。这个狐仙看了看我,然后转过身去对着那个女鬼拍出去一掌,幻如桃花,天上响起了一声巨雷。后来知道这掌是专门对付厉鬼的,叫做“霹雳桃花掌”。如果修炼这掌法,需要借助天神帮忙,需要选择雨天有雷电夏季,用数百年的桃木枝吸收天上雷电精华,然后再从桃木枝里慢慢吸收进自己的体内,需要修炼七七四十九年才可练成。我看见女鬼被师傅一掌打得无影无踪。蓝光消失了,师傅不见了,我身上的烧热感也好了,我们周围的灰尘也没了,四周飘着桃花的香味。我们回到了山下住处,林青醒了,他问我们没有死吧,我使劲掐了他的大腿一下,他疼的咧嘴叫起来。自此之后,那个女鬼很长一段时间没来。我想她一定是被师傅打怕了吧。崔队长离开的第四天,下起了瓢泼大雨,我们不能上山砍树,只好呆在屋子里休息。这时天气还很冷,我们在屋子里生起了火,我坐在被窝里看书,其余人坐在铺上玩牌。我看了会书,有些尿意,便下铺子开门到外面的厕所,屋子里有个斗笠,我记得好像是王哥的,我和王哥关系很好,所以没有吱声便戴在头上出去了。雨真的很大,十步开外就看不清东西。朦胧中,我依稀看见我的前面有个黑影在晃动。我想大雨天,能有什么古怪的东西。我没有理会,径直去了厕所。我们林场的厕所很简单,四周用木材围起来一个四方形,一侧留个小门供人进出,厕所内放着两块石头,人方便的时候好蹲坐在上面。我刚蹲下,忽然感觉脖子一阵凉,好像雨水流进了脖子,接着把内衣湿透了,贴在皮肤上。我想一定是王哥的斗笠破了。我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摸,当时惊得我张大了嘴巴。我头上的斗笠不见了。我分明记得我戴着斗笠进来的,为何突然间没了。我抬头四处看,发现那个斗笠在我身后的头顶柱子上端,斗笠里有个毛绒绒湿漉漉的爪子,正趴在柱子上。我心里一慌,知道外面有个动物,究竟是什么动物会抓人的斗笠。我想一定是猴子了。这个山上时常遇见调皮的猴子。可是猴子在大雨天也不可能出来啊。我的心里一下子又紧张起来。我急忙出了厕所,忍不住侧头看,一下子惊呆了。这哪是什么猴子,分明是个紫僵尸,而且还是个不化骨的游尸。袁牧在《子不语》中说:[人之魂善而魄恶,人之魂灵而魄愚]魄主宰人身,当魄离开人体,便会沦为恶鬼僵尸。僵尸是受日月精华影响而变成的妖怪。《子不语》把僵尸分成八个品种: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游尸,伏尸,不化骨。僵尸能成妖,变魃或称旱魃。《神异经》载:[有人,长二三尺,袒身,两目顶上,走行如风,名曰魃,所见之国大旱,赤地千里。]变魃僵尸能飞,杀龙吞云,做成旱灾。《阅微草堂笔记》曾对僵尸的形貌作出如下描述:[白毛遍体,目赤如丹砂,指如曲勾,齿露唇外如利刃……接吻嘘气,血腥贯鼻……。]我知道大事不好,跑晚了小命就没了。我急忙掉头就跑。刚跑到门口,忽然从屋子里急匆匆走出来一个人,我见是王哥,看样子是被尿憋急了,一边走一边脱裤子。我一下子撞了上去,我们倒在地上。与此同时,我感觉到那个僵尸追了进来。屋子里一下子炸了锅,都惊慌失措的惊叫起来。我们这些人平时都知道有僵尸,但是谁也没曾看见过,如今忽然从屋外窜进来一只紫僵尸,呲着獠牙,伸着像猫一样的恶爪子,虎视眈眈的想吃人。我顾不得许多,急忙在地上打了个滚,来到床前。我回头看,见那个紫僵尸正趴在王哥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啃向他的脖子。此时王哥在紫僵尸身子下使劲挣扎。要是被僵尸咬到了,十有八九会没命的。我记得《子不语》记载:[枣核七枚,钉入尸脊背穴。]幸好我来的时候从家里带来些甜枣,晚上没事的时候吃上几颗。那些枣核屋子里到处都是。我急忙下腰从地上捡起来七个,趁着这个紫僵尸要吃王哥而无暇顾及我们的时候,我壮着胆子快速来到他的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尽全力拍在他的后背上。我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管用。但是为了救王哥,我是豁出去了。紫僵尸被我用枣核打了下,没有死,他猛然间从王哥身上直挺挺的立起来,瞪着一对血红的眼睛看着我。我害怕他咬我,急忙默念《金刚经》七字真言“摩訶般若波羅蜜”。我看见紫僵慢慢地飘离屋子,走了。屋子里紧张气氛缓和了些,我急忙过去把屋门关上。有几个人把王哥从地上搀扶起来,王哥看上去双眼紧闭,面色腊黄,呼吸微弱,显然是受了极度惊吓所致。我急忙倒了碗开水,然后把师傅给我那条丝巾拿出来,放到碗里湿了下。我想师傅的这个丝巾绝非等闲之物,用它泡水喝了一定有奇效。我把这碗水给王哥灌下去,然后把他放到床上,让他休息。过了会,王哥醒了,他猛然坐起来,面目狰狞的说他是玉皇大帝。他一张嘴说这话,登时把我们都吓坏了。我想王哥是不是被紫僵吓成神经病了。他又不是出马弟子,又没有师傅,为何说自己是玉皇大帝。就算是我师傅到了他的身上,也不可能说是玉皇大帝。因为我的师傅是个狐仙。仙类对于等级辈分是相当森严的,谁也不敢越级冒犯上仙,否侧会被惩罚的。王哥说完,又直挺挺的倒下睡去了。我怕他再次醒过来会咬人,便建议用绳子先捆上。大家伙认为有道理,急忙找来绳子把王哥捆起来。李队长说等到雨停了,我们抬着他去村子里找王神仙。我们坐在屋子里谁也没有说话,都显得心事重重的。我们领导崔大队长被抓走了,至今没有音讯。王哥又被紫僵吓病了。那个紫僵没有死,他要比那个女鬼更可怕,他会吃人肉,喝人血,力大无穷,随时都会来,而且我们还没有办法对付他。外面的大雨下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二天天刚亮,我们就起来了。李队长吩咐抬着王哥去找王神仙。到了半路上,我们惊喜的遇见了崔大队长。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女子,在他们身后远远地跟着两个红卫兵。崔大队长问我们这是去干啥,为何抬着王哥,并且还用绳子捆着。李队长不敢隐瞒,只好把事情经过大体说了一遍。崔大队长身旁的那个女子看了看我们,说这事要是在她家里就好了,她家的神仙师傅能把他救活的。她还想说什么,被崔大队长制止住了。李队长请示这事该如何办。这时那两个红卫兵走上来,问我们这是怎么回事。我们都不敢说实话,只好撒谎说王哥得了病,需要去村子里找有经验的老人治疗。两个红卫兵对着我们摆摆手,示意我们去吧。

      断临
        安卓下载

        断临
        下载工具

        玄幻  |  问九烟

        室友忸怩了一下,才不好意思的道:“那个,你知道我交了一个男朋友嘛。”季幼青点点头。她知道有这么个人,却没有见过。毕竟,她和室友也不是很熟,仅仅只是合租的关系,在生活上互相照料一下而已。“他……希望我去跟他一起住。”室友面露娇羞。季幼青皱了皱眉。她第一个反应就是,会不会太快了。据她所知,两人的关系确定才两个月不到。但是,这毕竟是别人的私生活,她没有资格去说什么。第二个反应就是,室友要搬走,那这边的房租怎么办?季幼青二人合租的这套房,是一套二居室,大概有六七十平方的老房子。当初房东说,可以整租,也可以单间租。刚好季幼青来看房的时候,遇到了现在这个室友,两人都很满意这套房子,所以就决定合租了,但是如果以单间租的方式,一个卧室是的价格,整租的话则会便宜一些,为了省点钱,季幼青和室友合计后,跟房东签的是整租合同。这套房一个月的租金是,分摊下来就是一个人。季幼青现在的工资是一个月四千出头一点,除掉房租,刚刚够生活。可如果室友搬走,她一个人要承担整租的房费,那压力就很大了。室友见季幼青一直不说话,忙道:“你不用担心房租的问题。突然搬走是我的原因,我肯定会负责的。你放心,我已经在网上挂招租了,等找到新的合租人后,我再搬走。我现在就是跟你说一声,也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季幼青见室友都把一切想好了,也没有说什么。对她来说,跟谁合租其实都是一样的,而且室友转租的是自己的房间,她也无权干涉。“好,我知道了。”季幼青点了点头,注意到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准备上班。“幼青,不好意思啊!”室友赶忙站起来,表情还是有些窘迫。“没事。”季幼青微笑摇头,瞬间就安抚了她心中的愧疚。季幼青一到学校,就察觉到了办公楼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其实,具体说起来,也只是办公楼里变得比以往更安静了些,少了同事之间早上互相打招呼的环节。一般人不会觉得这有什么,毕竟谁也没有规定,一大早来到办公室,就必须要热热闹闹的。可是,季幼青心思向来敏锐,还是从这个看似平静的早晨中,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心理老师的独立办公室,是在教室大办公室的旁边。季幼青从大办公室外路过,进了自己的小办公室。刚进来,把包放下,就有人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季老师。”季幼青转身,出现在门口的人是林璇。只是,今天林璇的脸色明显的不对,有些苍白,没有血色,精神也很差。“进来坐坐吗?”季幼青主动发出邀请。林璇迫不及待的点头,仿佛就是等着季幼青这句话似的。办公室只有两张工位,空出的一边,做了一个小型会客区,摆着沙发和桌子。关着的那道门,就是心理咨询室的门,一般只有在下午放学后,进入到心理咨询时间时才会打开。按照教育局的规定,每天放学后,心理咨询室会面对全校师生开放一小时。有需要的学生和老师,都可以来这里找心理老师聊天。原本,北阳一中高中部是两位心理老师,她们可以轮流值班一小时,但另一位因为产假的关系没有上班,所以就变成了季幼青一个人值班。林璇坐在了会客区的小沙发上,季幼青打开了饮水机的电源后,才坐到了另一个沙发上。“我刚来,水还没烧好,不能给你泡茶,请见谅。”“没事没事,我自己带了。”林璇说着,把一直握在手里的保温水杯放在了桌上。“昨晚没睡好?”季幼青看着她问。其实,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林璇的精神状态比她还差,甚至连遮掩都没有做,眼睛下面的乌青很明显。林璇木然点头,“是啊!我一闭上眼睛,就浮现出那个女生的样子……我……”“我理解,这都是正常的。”季幼青温和的安慰。林璇来找季幼青,不仅仅是因为季幼青的专业,更是因为,人是她们两个一起发现的,她本能的觉得,季幼青能更了解她的感受。“现在的学生,真是太脆弱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想不开,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林璇又生气又无奈。季幼青没有接话。她能感觉到,林璇并不需要开导什么,只是需要一个倾听者来听她倾诉。“……你走之后,丨警丨察来了,问了好多情况。我也从别的老师那里打听到,那个自杀的女生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在班级上的存在感很低,成绩算是中等,很文静,也不和同学交流。这样的人,为什么会突然自杀呢?”林璇越说越是想不通。季幼青及时的提醒,“幸好送去医院很及时。如果不是你,恐怕会更糟糕。”“啊!对,我听杨主任回来后说,人已经救回来了,也渡过了危险期。”林璇在说到这的时候,明显轻松了很多。她现在回想起来,如果自己没有临时想要去公厕上厕所,那结果……一想到这个,她就有些后怕,也有些庆幸。心中的阴影好像也淡了些。季幼青微微一笑,她觉得林璇今晚上就能睡个好觉。“我还听说,这件事咱们学校没压下去,女生的家长在医院闹得挺凶,说她的孩子是在学校遭遇了不公平的待遇,才会想不开自杀的,现在社会舆论还挺大的。”季幼青一愣。她倒是没有注意到网上的新闻和消息,这件事已经在网上传开了吗?听到林璇提及那学生的家长,季幼青脑海里就浮现出她母亲的样子,就她母亲那样闹腾,确实想不传开都难。而且……季幼青回想起当时学生家长在抢救室外的嚎啕大哭,她说的那些话,其实是带有刺激性的。如果被她女儿听见,会刺激到女生的情绪。不过,也许是因为事发突然,所以家长才没有顾及到。很多时候,我们脱口而出的话,都是看不见的刀。“学校这边回应了吗?”季幼青问。林璇摇头,“不知道学校到底怎么处理。不过,昨天丨警丨察没有给你录到口供,可能一会还要来。”她话音刚落,季幼青办公室的座机就响了起来。季幼青起身去接电话,是校长室打来了,请她去校长室一趟。林璇紧张的站起来,“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季幼青摇摇头,“我先过去看看。”林璇连连点头,还催促她快去。季幼青来到校长室的时候,办公室里除了校长和昨天见过的杨主任,还有一男一女两位陌生人。不过他们的身份倒是一眼明了,身上都穿着丨警丨察的制服。“两位,这就是和林老师一起发现自杀女学生的季老师,昨天也是她陪着那个女生去的医院。”校长主动替双方介绍。“季老师,这两位是派出所的丨警丨察,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今天谁又穿到大男主文了
        软件升级版

          今天谁又穿到大男主文了
          策划技巧

          玄幻  |  玄檀

          等人群都散去之后,季幼青才走出树荫,朝学校大门走去。“杨主任。”季幼青主动喊道。杨主任脖子上还有不知被谁抓的抓痕,听到季幼青的声音,他暂停了与丨警丨察的交谈,转头看过来。“季老师?”他注意到季幼青走来的方向,问了句,“你是刚从医院回来吗?”季幼青走到他面前点头,同样也和身边的丨警丨察打了招呼。和杨主任说话的两个丨警丨察,就是今天一大早来学校给她录笔录的两位。他们刚从学校离开不久,去附近派出所了解情况,就听到学校报案说文秀岫的母亲带了记者来学校闹事,所以又跟着派出所一起出警了。“季老师是去医院看文秀岫?”那个女警眸光锐利的在季幼青身上打量。季幼青心中无愧,也任由她打量。“是的。”“文秀岫现在情况怎么样?”女警紧接着问。他们原本打算去完派出所后,就去医院的。关于文秀岫现在的情况,不仅丨警丨察在意,学校也很在意。杨主任也跟着问,“季老师,你问清楚文同学是为什么自杀了吗?”在三人期待的眼神中,季幼青遗憾的摇头。“她虽然醒了,但是一直不肯说话,拒绝和外界交流。对不起杨主任,我什么都没问出来。”听到这个答案,杨主任说不失望是假的。但是,他也知道这不能怪在季幼青身上,只能反过来安慰道:“没关系,这也不怪你。”两个丨警丨察对视一眼,心中有了决定。女警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去医院看看,或许我们能问出点什么。”杨主任眸中一亮,感激的道:“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希望两位丨警丨察同志能早日调查清楚,还我们学校清白。”两个丨警丨察没有再说什么,告辞之后,就开车朝医院的方向去了。杨主任和季幼青一起走向学校,杨主任问,“季老师,你还有其他办法让文秀岫开口吗?”季幼青在路上已经想过了,此时也不担心杨主任追问。“我先去她班上了解一下,再和她的老师谈谈,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口,等放学后,再去一趟医院。”杨主任一边听一边点头,“这也行。那一切,就拜托你了,在这件事上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直接找我,或是找校长。”“谢谢杨主任。”季幼青真诚道谢。在去高二教学楼的岔路口,季幼青想起了文秀岫的母亲,便问杨主任道:“文秀岫母亲那里……”一提到这个人,杨主任的眉头都皱得打结了。季幼青继续道:“我去医院的时候,听管床医生说她去上班了。但是,她却出现在了学校门口,还找来了记者。”后面的猜测,她一个字没说,她相信杨主任能猜得到。果然,杨主任脸色变了变,对她道:“好,这件事我知道了。季老师你去忙你的,剩下的事我来处理。咱们两个及时沟通,我的联系方式咱们教师群里就有。”季幼青点了点头,目送杨主任匆匆离开。等杨主任离开之后,她才继续朝前走。回来的路上,季幼青有发信息请林璇帮她查了一下高二三班的课表,也就是文秀岫所在的班级。现在这个时间,是早上第三节课刚上,高二三班正好是体育课。操场在高二教学楼的后面,季幼青绕过了前面的教学楼,穿过一个小花园,就看到了正在操场上跟着体育老师上课的同学。文秀岫的事,学校里根本没办法封锁住。她是在学校厕所里自杀的,救护车、警车都来了,众目睽睽之下,已经上高中的学生们,又怎么会猜不到发生了什么?季幼青走到操场边缘看着高二三班的学生,他们的课业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但是心理上呢?离季幼青站着的位置不远的树荫下,有两个女生坐在椅子上,看着操场中的同学,小声的说着话。身为过来人,季幼青立即就反应过来她们为什么没有上课。想了想,季幼青朝两人走了过去。“你们好。”季幼青走到两个女学生身边,主动的打招呼。正在小声交谈的两个高二三班女生,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立即抬头看向季幼青。在看清季幼青长相的时候,她们怔了一下,便想起眼前的人,是学校新来的心理老师。这学期开学后,已经给他们班上过两次课。“季老师。”“季老师好。”两个女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神态拘谨。“不用起来,坐吧。”季幼青对她们笑道。她的笑容一向给人很温和,亲切的感觉,也让两个女生放松了紧张的心情。操场上,传来吹哨的声音。三人都抬眸望去,高二三班的同学们,已经开始按照体育老师的要求,围着操场跑了起来。两个女生坐的椅子很长,足够容纳三个人坐下都不会拥挤。季幼青主动道:“不介意我在这坐一会吧?”两个女生连连摇头。这可是学校的老师,她们怎么敢介意?季幼青笑着坐下后,侧目看向她们道:“怎么样?肚子很疼吗?要不要去医务室?”“不用不用,其实也不是很疼,就是做不了剧烈运动。”其中一个女生忙道。另一个女生也跟着点头。季幼青道:“嗯,这种感觉我很懂。”说完,她还冲两人眨了眨眼睛。这俏皮的一幕,顿时拉近了三个女生之间的距离。季幼青顺着她们这个年龄比较关心的话题和她们聊了起来。等操场上的跑圈结束后,上课的同学进行到下一项运动中时,季幼青才把话题一转,问两人:“你们和文秀岫熟悉吗?”两个女生都摇摇头。她们的反应很自然,也很放松,没有丝毫隐瞒和迟疑。如果季幼青一上来就问关于文秀岫的事,恐怕两人会因为紧张,而下意识的隐瞒一些有用的线索。而不是像现在,自然主动的配合季幼青。“季老师,文秀岫性格很闷,在班上基本上都不说话。”“是啊,感觉她像隐形人一样,没见到她和谁走得近。”两个女生挽着手臂,对季幼青道。季幼青问,“她一直都是这样吗?”“是的。”其中一个女生点头。另一个女生倒是认真的想了想,才回答:“高一的时候,她偶尔还会说几句话。可是到了高二,她几乎都不和人接触了。有时候老师叫她站起来回答问题,她说话的感觉也怪怪的。”“怪怪的?”季幼青敏锐的抓住了这个点。说话的女生点点头。“就是……我也说不太上来。反正就是觉得,如果是女老师叫她回答问题,她还算正常。但,如果是男老师叫她,她就会很紧张,而且大多数都回答不上来。”“会不会是她刚好碰上了自己不会的题,所以紧张?”季幼青猜测。可是,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却齐齐摇头。“不会啊!有些题很简单的。比如就像教语文的龙老师,叫她朗读课文,她都紧张得开不了口。”女生很积极的举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