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大秦:从成为嬴政女婿开始
指导和帮助

大秦:从成为嬴政女婿开始
玩法安全

    玄幻  |  又菱

    见到两人已经开始休息了,我也就不再坚持,反正飞机上面两人想要跑也跑到别的地方的,只要下飞机的时候,监视好两人就完全没有问题的。最关键的是,我已经知道两人的目的地,即便是跟丢了也能再次找到两人。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到飞机里面一阵乱哄哄的声音。当我努力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有两个人正手里拿着塑料的水果刀,挟持着一个空姐朝大家喊叫着。由于两人是外国人,嘴里喊得是英语,大部分人都听不太懂。不过我可是当年的学霸,还是计算机专业的,我的英语还算可以,能够听得懂两人正威胁着所有人,让他们掏出自己的钱包和贵重的物品。国人之中能够坐飞机的,大都是出去游玩或者公干的,身上都带着不少的现金,难怪这两个劫匪掐准时间要劫持飞机,并威胁要现金。“也不知道他们两人是怎么想的,难道就不怕空警吗?”坐在我身边的一个男性乘客,低声说了一句。不过显然他能够听懂两人的话。两个劫匪,好像知道飞机上面大多都是中国人,说完英语之后,便朝着大家用蹩脚的汉语喊了一遍。这次所有人都明白了。不过跟着更多的就是那些惊慌失措的女人,不停的大声叫喊起来。陈萱和郑申两人,坐的位置比我要靠前很多,两个劫匪又是从前面向后开始收敛钱财。很快两个劫匪便走到了两人的跟前。郑申倒是非常痛快的将自己身上的钱包递了过去,同时将衣兜翻出来,表示自己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了。不过陈萱跟我一起过惯了苦日子,花钱都很算计的,现在让她将钱给劫匪,心中不由的有一百个不愿意。不过在劫匪凶悍的表现之下,陈萱最终还是将手中的钱包非常不情愿的递了过去。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其中的一个劫匪,也就是那个没有挟持空姐的那个,好像突然发现陈萱长得比较漂亮,动了歹心。“你给我出来。”那个劫匪伸手指了指陈萱,大声的喊道。陈萱我很了解,她的英语水平不错。一旁的郑申通过脸上的表情也能看出来,他也是懂英语的。陈萱坐在中间的位置,距离中间的过道还有一个位置。不过她显然是非常的害怕,不想出去,身体不由的朝着郑申那边靠了靠。“他们让你出去呢。”就在我以为郑申想要保护陈萱的时候,他却对陈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而且他说的声音还不算太小,就连我这个距离有点距离的位置都能听得非常清楚。不但是我,就连一旁的所有乘客都不由的对郑申鄙视起来。在这个时候,虽然大家都非常的危险,但是郑申现在可是陈萱的情人关系。两人以前亲密的表现,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的,现在他这样对待自己的情人,简直让所有人都看不起。“你,出来。”那个劫匪显然是听清楚了郑申的话,用汉语对着陈萱再次说了一遍。“啊。”就在陈萱犹豫不觉的时候,那个劫匪便朝着陈萱伸出了大手,想要一把将她拽出去。而这个时候,一旁的郑申显然是不想因此得罪劫匪,他竟然也伸手,在陈萱的腰间推了一把。陈萱就这样被两人给弄到中间过道上面了。陈萱在被劫匪抱在怀里的时候,还回头看了郑申一眼,在她的双眼之中,流露出无限的恳求和深深希望。不过一旁的郑申仿佛没有见到陈萱的眼神一般,直接低着脑袋,对此事仿佛毫不关心一般。这可是你现在的情人啊!我的心中不由的对郑申产生的深深的鄙视。两个人刚才还亲密无间,现在到了危机时刻,却直接劳燕分飞。这简直就是禽兽不如啊!面对着郑申的毫不关心,两个劫匪更是嚣张的大笑起来。周围的众人虽然眼中有深深的不平,但是劫匪的手中却有锋利的刀具,也只能敢怒而不敢言了。看着陈萱那双祈求的眼神变成了无限空洞的失望和无奈,我的心中突然有了一股愤愤的不平。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前妻被这个畜生糟蹋了。虽然陈萱有种种的对不起我的事情,但是她总归菁菁的母亲,最少她还为我生了菁菁。我不能做事不理。想到这里,我直接从座位起来,走到过道中间。两个劫匪手中拿着的是匕首,我还是有很大的希望的,如果我将周围的乘客带动起来,我们还是有很大获胜的希望的。更何况我知道,飞机上面应该还最少有一位空警在呢。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知道他肯定是在的,而且会在关键的时候帮助我,帮助整个飞机上面的人的。“请,放开那个女人。”我直接用英语对着劫匪大声喊道。“你想干什么?滚。”那个正要是抓起陈萱的劫匪朝我大声喊道,并用手中的刀子朝我比划了一下。本来就是要去就陈萱的,我怎么会半途而废呢。我缓缓的将双手举过头顶,并小心的朝着那人走过去。示意不要让他激动,我的手中并没有武器。见到我一直朝着他那边靠近,那个劫匪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不停的朝着我大骂着,并示意不要让我靠过去,否则的话,他们手中的空姐就会有危险。不管现在谁有危险,我都已经顾不上了,只要陈萱没有为危险就行。我仿佛听不明白他说的话一般,继续小心的朝着那两名劫匪缓缓地走过去。见到我依旧没有停止脚步,另外的一名劫匪也开始有些焦虑起来,毕竟如果是一飞机的所有乘客都起来反抗的话,他们两人根本就应付不过来,这次劫机就会失败,等待两人最好的结果就是进入监狱里面。“不要在过来。”这个时候,两个劫匪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就在两人一旁倒在地上的陈萱暂时也就安全了。不过我的心中却一点都没有放松,毕竟还有一个空姐在两人的手中,如果不彻底的将两个劫匪制服的话,我们一飞机的人,都会有生命的危险。“大家想想马航,现在劫持飞机的劫匪都是恐怖分子,要是不制服他们的话,大家都会一起死。”我一面紧紧的盯着两名劫匪,一面朝着所有乘客大声喊道。有了我这个带头人,周围的乘客很快就有三四个高大的男人站起来,也准备跟我一起制服这两个劫匪。很快那四个人也都朝着劫匪的方向缓缓的移动着。座位前面的两个劫匪现在更加的焦虑起来,毕竟他们两人最不想见到的情况正在发生着。“你们不要过来。”那个空手的劫匪,见到很多人都起来准备反抗,更加焦急的朝着众人喊道,并将手上的匕首猛地朝我扔过来。我正在紧张的看着两个劫匪,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一手。我赶紧朝着旁边一闪,那把匕首直接刺在了一个空的座椅靠背上。还好这个劫匪的飞刀扔的并不准,我的心里稍稍的放松了一下。“谁都不许动。”就在我们准备上前,将那个劫匪控制住的时候,突然他从背后掏出一把手枪来。所有人顿时都蹲在了地上。我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楞在了当场。可是等我再想要蹲下来时候,已经晚了,那个劫匪快速的冲到我的身边,一脚穿在我的肚子上面。

    刀噬诸天
    日志指导

    刀噬诸天
    指导公告

    玄幻  |  海安

    更别说出卖自己的主子了!“高乐田晚上喜欢一个人睡觉!”刘长金咬牙切齿地说道。“刘哥,您不能把我当傻子啊,您说这情报值一百个大洋吗?”刘长金拿出了一根烟,手有一些哆嗦,洋火点了几次才点着,终于,他恶狠狠地说道:“高乐田每次外出,都带着四个随身保镖,而且他的路线经常会临时改变……”“瞧,刘哥,一百个大洋,咱们继续!”“高乐田最宠爱的就是他的三姨太,他对三姨太几乎是言听计从……”一个小时的时间,丁远森心满意足的站了起来:“刘哥,我派人送你回去吧。”“回哪?”“牢房。”“不行,咱们再赌,我就不信不能翻本。”“刘长金,你脑子坏了吗?”丁远森笑了:“现在,你对我一点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谁他妈的还有兴趣陪你玩?”“报告!”“进来!”“刘长金全交代了……后天,他会去愚园路号拜会他的老友胡四立,一共两辆轿车,两个贴身保镖和他坐一辆车,另两个保镖和三姨太坐一辆车。”“具体时间?”“时间不明,刘长金也不知道,每次都是高乐田临时决定的!”“这么快就知道这些了?”翁光辉喃喃说道:“用刑没有?”“不敢,翁区长特别交代的,绝无用刑。”翁光辉忍不住多看了这年轻人几眼。看样子是有些办法,能够在不用刑的情况下就让对方开口。在那想了一会,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让徐满昌进来一下。”没一会,上海区行动一中队一小队的队长徐满昌就走了进来。这人二十八岁,算是老资格了,见谁都是客客气气,一脸笑容,是上海区有名的笑面虎。可据说以前的队长,就是被这只笑面虎背后下黑手搞掉的。“徐满昌。”“到!”“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翁光辉把才搞到的口供仔细说了一遍:“执行上峰命令,再次对高乐田进行刺杀,行动由你负责!”“是!”“还有。”翁光辉停顿了一下:“这次行动,把小丁也带上,这份情报是他弄来的。”“好的,好的。”徐满昌一迭声的答应了下来。丁远森早听说了,徐满昌这个人不是一个善茬,一出办公室的门,立刻说道:“徐队长,我从来没执行过任务,还要请你多多关照了。”“哪里哪里。”徐满昌满脸堆笑:“丁助审年轻有为,又是翁区长亲自委派的,这怎么行动,还得请丁助审拿个主意才行。”说着,又是一脸委屈:“你说,这光有路线,也没个准时间的,怎么伏击?愚园路又是有名的闹市区,枪声一响,巡捕房的人立刻会到,咱们没法撤退啊。”徐满昌说的话虽然笑里藏刀,但也是实话。工部局警务处早就和力行社有过约定,力行社在公共租界的活动,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要是闹得动静太大,那巡捕房立刻会抓人。丁远森略一沉吟:“徐队长,您要是信得过我,烦您借我几块钱。”“做什么?”徐满昌面色一变。这人最是贪财,要他的钱简直和要了他的命一般。丁远森急忙说道:“我中午出去一趟,晚饭前我想办法把更加准确的情报弄到手。这算是行动费用吧,能报销。而且行动一旦成功,全都是徐队长指挥得当。”他这也是没办法,之前的奖金全换了身上这幅行头了。三十个大洋啊。人穷志短。徐满昌在那想了想,也是。反正都是报销,也不用自己出钱。他拿出笔记本钢笔,在上面写了一行字,撕下交给了丁远森:“去财务科领十块钱,事成了报销,要没成,从你的薪水里扣啊!”我草!丁远森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现在你怎么做?”徐满昌问了声。丁远森一笑:“我去,偷个路线!”丁远森从黄包车上下来,给了一毛钱,从容的走进了“路易西餐厅”。这是一家法国人开的餐厅,上海那些追求洋派的有钱人都喜欢来这里。丁远森的一身行头还是很精神的,不知底细的人一看,不定是哪家的小开。服务生急忙帮他开了门,先用英语问了好,接着又换成了上海话:“先生,侬好,几个人。”“一个。”“好咯,先生,请跟我来。”丁远森掏出了五毛钱塞到了服务生的手里:“我想要那边靠窗的位置。”服务生不动声色的收好了钱:“我帮您安排,先生。”按照刘长金的交代,高乐田的三姨太每天下午点都会来这家西餐厅,点上一杯咖啡,吃上一块蛋糕,静静的坐上一小时离开,雷打不动。而且,坐的就是自己对面的那张位置。高乐田最宠爱的就是这位三姨太,也许,从她身上能够找到线索。丁远森看了一下时间。点。一辆轿车准时的出现在了餐厅门口。司机先下来,帮着打开了车门。一个穿着淡蓝色旗袍,踩着白色高跟鞋,看年纪顶多只有二十三四岁的女人下了车。盘着头发,人长得很漂亮,尤其是一双杏核眼,勾人魂魄,这大约就是所谓的狐狸眼吧。高乐田的三姨太!丁远森的脑子里,不断的根据刘长金的供词,描绘出了三姨太的长相,和这个女人一样!就是她!身边还有一个丫鬟一个保镖,但都站在餐厅门口,没有进来,双双站在餐厅门口。丁远森算是长见识了。像丫鬟保镖这样的下人,一般是没有资格进这种高级餐厅的。要不然会让人笑话没规矩。餐厅为了自身的形象,也不会让他们进。什么黑社会的流氓,这种外国餐厅根本不怕他们。像过去丁远森在电影电视里看的,一个流氓头头,带着穿着短打的手下,大摇大摆走进外国餐厅,其实在这个时代的上海基本不会出现。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杜月笙了。三姨太是熟客了,居然是餐厅的中方经理亲自迎接,并且客气的把她请到了固定的位置上。就是她!丁远森要想成功完成任务,全都落在这个女人身上了!三姨太坐在餐厅里,也不用点单,经理和服务生自然知道她的喜好。丁远森一声不响的观察了一会。魔术师,是需要观察观众的心理活动,用来掌控全局的,所以从这层意义上来说,一个好的魔术师,也是一个业余的心理学家。丁远森在闲暇时间,也会经常去研究关于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向真正的专家请教。这个三姨太坐在那里,手里端着一本书,那是一本当世最红作家,“鸳鸯蝴蝶派”的领军人物张恨水写的《春明外史》。这书最早在报刊上连载的时候,被不少老派文人横加指责,可随着民国风气越来越开放,接受并且喜欢上这本书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三姨太看得专心致志,只是偶尔喝一口咖啡,吃一小口点心。

    淡泊宁静是乌家
    下载游戏中心

    淡泊宁静是乌家
    最新引导

    玄幻  |  萧未倾

    张强提早上车,给赵倩留了位子,凝视着车窗外,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赵倩的到来。赵倩笑眯眯地拖着行李箱,披着秀美的长头发直挺挺地韵味十足地向大巴车走来。张强从位子上站起来,连忙跳下车,跨步迎上去,笑盈盈地说:“赵老师,早上好啊!让我帮你提箱子吧!”“不重,我自己来吧!”赵倩笑着说。张强接过行李箱,甜甜地看着赵倩说:“赵老师,这是我喜欢做的事儿,你就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哈哈!”赵倩微微地翘了翘嘴角,深情的看着眼前的帅哥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谢谢张强同志!”张强提着行李箱爬上了车,赵倩跟在后面。此时,全车的人们都看着这对帅哥美女。但赵倩和张强却没有感觉到,彼此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的身上。张强和赵倩一起坐在第二排靠右的位子,赵倩靠窗。好像车上就他们两个人,靠得很紧,海阔天空地聊,无所顾忌地聊。他们似乎没有了距离感,相处起来如此自然。因为他们的心早已紧贴着,彼此都有强烈的期待感。张强转头看着赵倩的俏脸笑眯眯地说:“赵倩同志,听说你爸妈也是教师啊?”赵倩笑着说:“是啊,我们一家都是搞教育的!”张强笑嘻嘻地说:“我喜欢和教师一起,我爸过去也是教师,但后来改行了!”赵倩好奇地问道:“哦!原来你爸曾是教师啊!现在在哪里高就呢?”张强淡淡地说:“和我同单位,他也在县住建局。”赵倩继续打探道:“那你妈妈也是干部喽?在哪儿工作呢?”张强轻轻地点了点头说:“是啊,她在公务员局。”赵倩微微一笑说:“你们一家都是公务员啦!”张强专注地看着赵倩,假装一本正经说:“我倒是喜欢一家都是教师!要不,我和你同家吧?”赵倩听了张强的话语,有点儿紧张,张强是话中有话,明显是变着方式向赵倩表达爱意。赵倩却假装听不懂,便笑着说道:“你想的美啊!你是男人,怎么可以和我同家呢?”张强调皮地笑了笑说:“就是男人才可以和女人同家啊!世界上有没有两个女人同丨居丨啊,有也是同性恋啊!哈哈!我嫁给你不就得了吗?”赵倩心砰砰直跳,红着脸温柔地说:“张强,你这是向我求婚吗?有那么直接的吗?好,你嫁给我,那是‘倒插门’,你可不能反悔哦!”张强抓住赵倩的手低声而又极其温柔地说:“可以吗?做我的女朋友好吗?”赵倩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但语言上却说:“我不嘛!哪有那么快的?哪有在车里求婚的啊?咱们还不是很了解啊!”张强干脆把赵倩另一只手也握住,笑着说:“你可以考验我啊,我等着你!”坐在隔壁排的张秀,转过身来,笑眯眯地看了看赵倩,又看了看张强,好像发现什么秘密似的,对着张强点了点头,然后转回身子,和她同位的欧阳囡说:“哈哈,他们俩对上了!你发现了吗?”欧阳囡不明白张秀意思,便说:“什么对上啊?什么跟什么对上啦?”张秀轻声地说:“我哥和赵倩对上了!他们估计会谈恋爱了!”欧阳囡这才明白过来,笑嘻嘻地转头去看着赵倩。张秀和欧阳囡都是赵倩的同事,但赵倩却不知道张秀就是张强的堂妹。赵倩看到张秀和欧阳囡诡异的样子,便抽回自己的手,向右移了下屁股,故意离张强远一点儿。张强也跟着向右移去,他们的身体又黏在了一起。赵倩没地方移动,只好说:“张强,她们在看我们呢!保持距离,注意形象哦!”张强厚着脸皮,挤着赵倩笑哒哒地说:“没事儿,我不怕!”赵倩轻轻地推了一下张强说:“你不怕我怕,光天化日之下,你不羞羞啊?”张强这才收回身子,端端正正地坐着,便笑着低声说:“对不起,我错了!请夫人原谅!”赵倩笑着说:“你不但身体上吃我豆腐,语言上也侵犯了我,你该当何罪?”赵倩口头上这样说,心里却甜滋滋的,因为她想张强吃自己的豆腐,渴望得到张强的爱。女人一旦缺爱,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接受男人的肢体暗示,甚至自己也会用肢体暗示男人,尤其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赵倩也不例外,因为她也是正常的女人,更何况她已经和第一个男朋友分了手。张强嬉皮笑脸地说:“你迟早是我的人,只是提前了点儿,顶多是‘提前罪’哈!”“就你皮厚,一点儿都不感到害羞!都不怕被人家听到!看来你是恋爱专家咯?你告诉我,你谈了多少个女朋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赵倩故作严肃地说。张强继续调皮地笑着说:“我……我没谈几个,倒是很多女生喜欢我,你还不抓紧时间追我,后悔的人是你哦!哈哈!”赵倩故作鄙视的样子说:“彻!你好大的口气哦,等我来追你,你做梦去吧,哈!”张强笑咧咧地说:“你不追我,那就我来追你啊!哈哈!”赵倩说:“你追不到我滴,我会飞滴!哈哈!对了,张强,你是读理科的吧?”张强睁大已经笑眯眯地说:“对啊,我读理科的啊!怎么啦?”赵倩瞟了一眼张强说:“你读理科的人,怎么也这么油腔滑调的啊?”张强被赵倩这么一电,心胸一股暖流直冒,笑着说:“是吗?按你说,咱们读理科的人都不会谈恋爱啦?”赵倩笑哈哈地说:“我觉得学理科的人,只会做题啊,怎么还会勾引女孩啊?哈哈!”张强盯着赵倩微红的脸蛋说:“我啊,只会勾引你,一个名叫赵倩的仙女!”赵倩双眼闪烁着亮光,笑盈盈地问道:“我什么时候变成仙女啦?”“你不是说你会飞吗?会飞的女孩,长得漂亮的女孩,就是仙女啊!”张强得意地笑道。赵倩笑嘻嘻地说:“哇塞,我成仙女啦!太开心喽,我可以飞走啦!”说完伸出双手,拽着手掌。张强突然唱了起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我伴仙女双双飞……”赵倩哈哈大笑起来说:“张强,你疯了吗?车上有这么多人,你的皮实在太厚了,你羞不羞啊?哈!你有本事再唱一遍?”车上顿时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爆出一阵狂热的笑声。教育局体卫艺股的股长邱松青站起来说:“张强同志,请再唱一遍,我们都支持你追仙女啊!”其他团员也附和道:“同意,张强再唱一遍,大家一定支持你追咱们的团花!”张强真的站起来把原来唱的改着唱道:“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夫妻双双把歌唱……”张强把车里的团员逗乐了,又是一阵掌声和笑声。张秀站起来说:“下面有请张强和赵倩一起把“夫妻双双”再唱一遍,大家同意吗?”齐声道:“同意,同意!”,掌声如雷。赵倩站起来,红着俏脸笑着说:“张秀!你怎么搞的啊?咱们是同事,你别恶作剧哈!大家看,到酒店啦,还是不要唱的好!下车喽!”

    带着晓组织穿梭诸天万界
      知名平台下载

      带着晓组织穿梭诸天万界
      版本更新

      玄幻  |  韶七钥

      完成任务了,就可以美美地睡觉,一大早就起床把晚上写的东西塞进邮筒里,然后继续到书店门口等着。“那小子又来了,科长。”“你就是一头猪,他车上拉着一个人,你空手都跑不过他!”坐在车里的是丨警丨察厅科长张大志,两个副科长唐洋、代源。“科长,让下面的兄弟跟踪,多一些人,才能取得成绩。”张大志有些胖,脑满肠肥的长相,脸上也坑坑洼洼的,还带着些油光,看着不怎么体面,“他是重要的人物,和他接头的肯定是大人物,我们要亲自跟踪,人多容易走漏风声,这杨归远跑了,你我脑袋都保不住,明白不?”代源点头,“知道了,科长,我感觉这人力车可能和杨归远是一伙的,就是故意帮他甩开我们。”“少废话,不要找借口,不要跟丢了,杨归远今天去过什么地方,和谁见面,所有消息我都要,据可靠消息,今天他要和大人物接头,你们警惕点,”张大志打着呵欠下了车,“我回去睡一会。”“我们知道,昨晚科长辛苦了,”唐洋说,“你放心好了。”张大志走后,车里就剩下唐洋和代源。“这辛苦活是我们的,出事了算我们的,功劳是科长的!”唐洋看张大志走远了,揭下帽子盖在脸上睡觉。“就不要发牢骚了,你睡,我盯着。”代源黑瘦,个头和唐洋差不多,他盯着书店。一会儿工夫,唐洋就开始打呼了,睡得很香甜,不知道过了多久,代源喊他,“唐洋,醒醒,出来了。”唐洋睁开眼睛,看了看,说,“呵呵,你看,今天他们走大路,我们用车跟,我就不相信他能跑得过汽车!”代源点头,便发动汽车,慢慢跟在胡耀祖身后。“老板,我们今天去哪里?”胡耀祖问杨归远。“你按照我说的走就行了,跑快一点,我加钱。”“好的。”过完这段大路,杨归远让胡耀祖往窄的地方走。胡耀祖也没多想,他猜想杨归远可能要跑路了,但是本田只让他跟踪,没让他抓住书店老板,所以他无所谓地继续跑。进入小路以后,杨归远观察了一阵,汽车当然没有跟上来,下车的两个人好像也已经跟丢了,他对胡耀祖说,“前面有条巷子,你在巷子口停一下。”胡耀祖跑得不快,他故意放慢脚步,看有没有人跟踪。“就这里。”“要等你吗?”“不用。”杨归远把钱付了,推开巷子第一家的大门,走进去。虽然杨归远说不用等他,但是胡耀祖仍然没有离开,毕竟他的活儿是跟踪,还是接着跟比较稳妥。他把车停在原地,想等等看杨归远还出不出来,等了十几分钟,还没有人,他忍不住走到门边,用眼睛瞄着门缝里面。好像并没有人,他试着轻轻推开大门,里面空荡荡的,人都没有一个,而且这个院子一看就没住人,到处是灰尘。咦?翻墙跑了?胡耀祖想着,只好退回来,准备继续拉车去,刚跨出大门,就被枪指着头了,“不要动!”“大哥,有话好好说,能不能放下枪?”胡耀祖慌乱地缩着脖子。“你拉的人呢?”“进这个屋,就不见了。”代源的枪并未放下来,还指着胡耀祖的头,胡耀祖只好乖乖举起手站在原地不动。唐洋进了院子,里面只有一间屋,一个大院坝,里里外外没有一个人影,他焦急地走出来问代源,“我们把人跟丢了,咋办啊?”“先把这小子押回去,杨归远说不定已经回书店了,之前我们不是跟丢了几次吗?”代源说。“我的哥,这次不一样,好像是真的逃跑了。”唐洋一脸紧张神色。胡耀祖站着不敢动,他知道,枪是一秒可以打死人的。代源比唐洋冷静,“不慌,先把他带回丨警丨察厅再说。”说完给胡耀祖屁股上一脚,“走!”“两位,我的车。”胡耀祖扭头看向自己的人力车,这是一块大洋的押金,可不能丢。“你都要死了,还想着你的车?”唐洋说完,和代源都坐到人力车上,“走吧!”拉一个人胡耀祖跑得飞快,拉两个大男人还是有些吃力,到了丨警丨察厅,代源看着唐洋,“我们把科长的车忘在大路上了。”唐洋说,“我去打电话告诉科长现在的情况,人跟丢了,你自己倒回去开车。”代源点头,下车走了。唐洋押着胡耀祖到了刑讯室,这种地方,不用问,只要看到屋里的东西,就知道他们要干嘛,胡耀祖后悔了,真不该答应本田去跟踪书店老板,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唐洋用粗麻绳将胡耀祖绑在钢铁的大型十字架上,就出去打电话了,十分钟后,就听到张大志在走廊里骂人,“我不是叫你们看紧吗,怎么让人跑了,你们两个是饭桶吗?”唐洋怯懦地回答,“科长,我们把那个人力车夫带回来了,在刑讯室。”“打,让他交待!”张大志快步进了刑讯室,脱下大衣,一句话也不问,拿起凳子上的鞭子就开打,代源也站在一边,一人一鞭轮流着打。胡耀祖虽说在湖边培训的时候吃过不少苦,但是这种挨打还真没遇到过,几鞭子就打得他嗓子都要叫破了。“你们不要打了,你们问,我全部说。”胡耀祖哀嚎地求饶。“你叫什么?”唐洋马上开始发问,三个人死死盯着胡耀祖,他哪怕有一丝犹豫或者闪缩都躲不过。“胡耀祖。”“哪里人?”“广州人。”“你是红党?”“你们搞错了,我就是人力车夫,我不是红党,我是下苦力的。”胡耀祖大声回答。“还不老实,再打。”张大志手里的鞭子马上甩了过来,比刚才打得还狠,胡耀祖感觉自己已经皮开肉绽,他痛得大声喊娘。“你现在可以说了吧?”唐洋又问。“你要我说什么?我也是跟踪了书店老板的,凭什么抓我?”胡耀祖咬着牙问。“有人让你跟踪?是什么人?”张大志听到这话,将鞭子丢到地上,走过来使劲捏着胡耀祖的脸。胡耀祖脸都被捏到要变形,含混不清地回答,“日本人。”张大志一个巴掌甩到他脸上就走开了,“你还不老实,拿日本人来吓唬我?”代源手里的鞭子马上打了过来,一鞭子,两鞭子……张大志大喊,“打,再打。”胡耀祖痛得大叫,可以说是在哭嚎,“大哥们,求你们不要打了,我说的是真的啊,真是日本人让我去跟踪的啊!”“好,我信你,哪个日本人让你去的?你说说他的位置!”唐洋问。“桐城路三号。”胡耀祖回答道,他痛得龇牙咧嘴,身体的肌肉全部紧张地收缩着,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顺着脸颊流下来,有些汗水流过伤口,噬咬得伤口剧痛,他更加痛苦地咧着嘴。张大志坐在椅子上,盯着胡耀祖,虽然不太相信,但是看胡耀祖的样子的确不像是撒谎,怕真的搞错,他转头,“唐洋,带兄弟去核查一下。”

      大师姐的小狼犬
      手机版客户端

      大师姐的小狼犬
      安卓下载

      玄幻  |  冰洁雪儿

      我被迫跑路为了躲开一个男人的纠缠,这个男人对我纠缠不休是因为怀疑我搞了他马子。可我实在是迫不得已,这里面有很多误会,可这货并不理解我的苦衷,整天喊打喊杀的要灭了我,四处造谣诽谤,还给我起了个响亮的绰号“禽兽”,严重败坏了我的名声。可是可是,我也没办法,这事归根结底怪我自己管不住小兄弟。那天晚上我跟两个朋友到酒吧里喝酒,这两个朋友一个是我很铁的哥们李玉,一个是李玉的朋友王斌,王斌就是后来我搞了他马子那个家伙。李玉和王斌都是公子哥,家里的背景颇深,在江海这个地界提起来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他们那点家世跟我比起来就差远了,简直不值一提。至于我的身世一会再讲,现在先讲讲我是如何误打误撞搞了王斌的马子。我未婚妻萧梅去上海出差了,我约了李玉去酒吧喝酒。喝酒只是个借口,其实男人去酒吧的潜意识里都带着一种把妹的心理暗示,因此一开始我只叫了李玉。我的计划是我和李玉两个人坐在酒吧里,看到有落单的姑娘,如果姿色还不错就上前去勾搭勾搭;勾搭不上也无所谓,擦个心慌也是好的嘛。可我没想到李玉不仅约了个他最新勾搭上的姑娘,还叫了王斌这货。王斌不甘寂寞,又叫了他马子张萍。这样算起来就已经五个人了,三男两女。我干脆也打电话约了一个叫林娜娜的姑娘来,这样凑够三男三女显得和谐。林娜娜是我所在单位新分配来的大学生,是个关系户,听说家里也有点背景。这姑娘长得挺漂亮,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好看的酒窝。因为我是林娜娜的主管领导,她好几次要请我吃饭,我都阴差阳错地没顾上。正好今天晚上有空,就打电话给她,约她出来喝酒聊天。林娜娜接到我的电话很高兴,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挂了电话我心里也有点期待,如果发展顺利,今晚铺垫好,一切皆有可能,兴许就把她办了呢。我和李玉先到的酒吧,坐在里面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没看到有落单的姑娘,心里还挺庆幸自己约了林娜娜的英明决定。我和李玉喝了两瓶啤酒后,李玉约的姑娘李扬就来了。几分钟后王斌带着他的马子张萍也到了。林娜娜却迟迟不见人影,让我心里很不爽。需要介绍一下,李玉约的姑娘李扬虽然长得一般,又瘦又高,但嘴角有一颗美人痣,笑起来十分性感,她又特别喜欢笑,偶尔还会伸出舌头舔舔嘴唇,看得让人心痒难耐。王斌的马子张萍个子也很高,身材有点丰满,一条大长腿上穿着一条齐臀小短裙,看起来很是狂野。我们五个人干了一箱啤酒林娜娜还没来,连个电话都没一个,我一直强忍着不给林娜娜打电话催她,可禁不住李玉和王斌不断地让我打电话问怎么回事。我被他们两个说烦了,飞了一个电话过去。电话通了,我问林娜娜怎么还没到。这姑娘居然告诉我说,她大姨妈来了,不能喝酒就不过来了。我明知道她是在扯淡,而且我还隐约听到她电话的背景似乎是在一个嘈杂的酒吧里,但为了不让这几个鸟人笑话我,只能强压住怒火,跟他们解释说这女的今晚不方便。我的这句谎言比林娜娜的也高明不到哪去,说完我垂头丧气地低下头喝酒。突然感觉到在座的人都沉默了,抬起头看了看,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尤其王斌的马子张萍,似乎低下头还窃笑了一下。这我觉得很没面子,心里窝着一股火却不便发作。我假装咳嗽了一声,和李玉开了几句玩笑活跃气氛,强颜欢笑和在座的人每个人都干了两杯酒。一圈酒下来,又回到了刚才那种热烈和谐的氛围。我们开始玩扑克,刚玩了两把牌,张萍因为王斌出错了一张牌冲着他发起火,动静还很大,引得酒吧里的人都站起来围观。张萍大声骂道:“你他妈是猪脑子啊,有大牌不出留着养老啊,不会玩别玩,蠢货!”王斌脸上挂不住,说:“你他妈才蠢货,不就出错一张牌嘛,这么牛逼干什么!”张萍火更大了,大声说:“我就牛逼了,你再骂我一个试试,长本事了你。”我们三个人连忙劝架,可越劝这两个货还越来劲,谁都不听劝。当王斌嘴里蹦出一句“你妈的贱人”时,张萍呼一下站起来,顺手抄起一个瓶子向王斌抡过去。张萍这个动作非常连贯,一气呵成,动作干脆且潇洒,她抄起瓶子时眼神里闪过一丝可怕的杀气。哦,就在那一瞬间,我被张萍这个动作征服了,心里居然涌动出一股无法言明的快感。王斌下意识躲了一下,被张萍这次暴力袭击彻底激怒了,他也猛地站起身来,抓起一支酒瓶子抡了起来。我和李玉条件反射地蹦起来,李玉抱住王斌,一把夺下他手里的酒瓶子,大声说:“你们两个都疯啦,快点给老子住手。”我也赶紧一把抱住张萍,身体接触到她巨大的胸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张力,差点被她胸部的力量给反弹出去。我心里感慨,胸好大,感觉好有力量。我和李玉分别安抚着王斌和张萍,拼命把他们按在座位上。两个人坐下来嘴巴也没闲着,互相问候着对方的祖宗,都恨不得吃了对方。闹到最后,王斌大概也觉得没意思了,恨恨地瞪了张萍一眼,说:“今天脸都让你丢尽了,你给老子记住,有本事以后别找我。”张萍毫不示弱地说:“找你我就不是人,我是你养的。”我说:“好了张萍,少说两句,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啦。”张萍仍然愤愤地说:“唐少,你别劝我,今天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跟他没完。”王斌又狠狠地剜了张萍一眼,甩手一扭一扭走了。王斌走路的姿势很奇特,胯骨扭动的幅度很大,好像裆里夹着一泡屎,随时都要拉到裤子里一样。张萍却抱着胳膊坐在那里,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和李玉对视一眼,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按理说,我们和她只是第一次见面,和她一点都不熟,如果不是王斌根本就不认识她,可她似乎更愿意跟我们待在一起,让人捉摸不透她的真实意图。不过怎么说毕竟人家刚和男朋友吵完架,作为男人我们都应该安慰安慰她。我说:“嗨,别生气啦,王斌就那狗脾气,明天他就会去跟你道歉了。”张萍冷哼了一声,愤愤地说:“谁稀罕他道歉呢,整天除了吹牛逼还有什么本事,不就他老子有几个臭钱吗,还真把自己当个什么人物似的。”我说:“算啦,反正他都走了,咱们喝酒。”李玉也说:“你们两个也是,打个牌也能吵成这样,来之前都吃了枪药了,火气都这么大,我看还是留着点力气上炕吧。男人跟女人晚上不应该吵嘴,而是应该攒足了力气在炕上PK。”张萍忽然很隐蔽地冲我笑了笑,举起酒杯,说:“算啦,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来唐少,我们喝酒。”张萍的笑容十分暧昧,顿时让我心神一荡,隐约感觉到这个女人似乎有什么阴谋。不过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想着尽快把这货毛捋顺,免得败坏了我们的酒兴。如果当时我多留个心眼,就不会上了这女人的贼船,更不会被王斌搞得声名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