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一不小心总裁爱上我
    功能客户端

    一不小心总裁爱上我
    大厅哪个好

    玄幻  |  白清年

    “爷爷,你下次说事儿能不能不打我了,你这手太重,你看看我脑袋上这包,好了一个又多了一个,吃不消呀。”“怎么滴?我打你不应该吗?”不怕爷爷力气大,就怕爷爷本事大,蓝昊靠蓝洪赚钱呢,摇头的事儿是不敢再犯了,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蓝洪这才捋捋胡子回到了吊坠里。张琦扭过头不看蓝昊,怕蓝昊不好意思,可他一直都没憋住笑,要不是捂着嘴早就出声了,他见过的老人不少,这么教训孙子的真不多。“张琦你说我是不是不近人情呀?”笑声憋回去,张琦才敢出声:“做好事是得做,我老爹活着的时候就告诉我帮人迁坟是积德行善的事,所以我才接了老爹的手艺,不过也看什么事了,积德行善把自己搭进去也划不来。”好话坏话都叫张琦一个人说了,等于一句话没说,决定权还在蓝昊手里,没办法蓝昊只能听蓝洪的,去虎庄冒险。天色渐晚,去虎庄已经来不及,出去买点饭,两人吃了之后月亮也升了起来,张琦眼睛抹上牛油,又开始了心惊胆战的活儿。昨天不太适应,今天虽说心里还有点恐惧,但缓和了不少,看到来买纸钱、香烛的灵人敢说上几句话了。蓝昊对这种小生意全凭张琦做主,卖了纸钱就在铁桶那烧掉,给钱的方式五花八门,有让张琦去集市捡钱的、有让张琦去文玩店捡漏的,能不能兑现张琦可不敢保证。不过蓝昊也不着急,纸钱花不了多少钱,兑现了就是赚了,兑现不了当赊账,有钱了再兑现。一晚上进账七八笔钱,蓝昊最看重的还是文玩店那对麻核桃,有点来头:“张琦,我们明天就去找南宫将军的骸骨,顺便去文玩店看看那个贵妇说的准不准。”“她说麻核桃带着原装盒子呢,表面上看盒子挺普通的,但盒子内藏玄机,垫子下有一块粘在盒子底儿的玉牌,玉牌可带着名号呢,具体什么名号贵妇没有说,可单凭麻核桃和玉牌就赚大发了。”想着好东西,蓝昊就没睡着,早早的就叫张琦起床,张罗着出发去虎庄,半路来到了文玩店。店面不大,上前一问物件,价钱够肥的,蓝昊这大部分时间都吃素的主,听到耳朵里差点没噎着。“老板,你这的物件太贵了点吧,每件都是天价,谁买的起呀?”蓝昊说上老板一句。“两位怕是不玩古董,穿的够素的,古董这东西真的就得好价,反过来讲,价低它就不值得收藏,你们要是有好物件卖给我,我也给你们好价钱。”老板几句话,把蓝昊和张琦憋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老板有见地,贵姓?”蓝昊心里有了点盘算。“我叫袁武,看上了什么我给你拿。”蓝昊指指角落里的黑色盒子,袁武笑了,取过盒子说道:“我店里就这盒子里的麻核桃便宜,八千块你拿走,我也没看出来是什么年代的,赔了赚了都是你的。”袁武并不知道黑色盒子内有千秋,蓝昊装做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拿出来六千块放在袁武面前。“六千块不少了,袁老板这对麻核桃个头可不太大。”买老物件得挑毛病,即便是没毛病也要找出毛病来。麻核桃放在店里已经三年多了,买的时候花了三千块钱,一直都没有人买,袁武今天觉得碰到傻子了,可不能错过这机会:“虽说我亏了点,但我也要用钱吃饭呀,六千就六千。”“你可不能反悔啊,而且我以后有什么好物件都到你这来,明告诉你我是玩收藏的。”蓝昊以后能有多少好物件他自己都说不准,不过一定很多,得找个出手的对象,袁武是精明人,有好物件他舍得花钱。“只要有好东西,尽管给我打电话,只要在石头城保证一小时内上门收货,名片你收好了。”名片递给蓝昊,六千块钱袁武赶紧捏在手里,临走时候交代袁武他这人低调,上门大可不必。东西到手,袁武也成了蓝昊的出货对象,这次出来收获颇丰,带着张琦出了文玩店。“张琦把盒子收好了,我们现在去虎庄,赶紧的还能赶上公交车呢。”蓝昊穷习惯了,花钱从来都是精打细算,能占便宜就占便宜。张琦摇摇头,自己掏腰包打车去虎庄,虎庄这个地方张琦以前来过,帮别人迁坟,一天的时间找骸骨返回蓝家祖宅不太可能,迫不得已在虎庄开了一天的房。到了房间蓝昊对张琦没什么隐瞒,打开黑色盒子,翻出垫子下的玉牌放在张琦面前:“看到了吗?回去我们就把玉牌卖给袁武,贝勒爷的贴身玉牌怎么也能值个三五万的。”“那贵妇说是又玉牌,只是没想到有这么好的货色,能值五万,一个贵妇就有这好东西,那南宫将军的细软岂不是更值钱,我们赶紧带着工具走吧。”张琦现在可比蓝昊积极,帮人挖了两年的坟,赚的钱少的可怜,现在转运了不睡觉都成。骄阳似火,两人可不怕什么毒辣的热,一路打听到了虎庄的鹰嘴峡,方圆两公里内都没有人家,在河边倒是有人钓鱼。“这位老哥钓多少鱼了?”蓝昊上前闲聊。“每天只能来这钓鱼两小时,你没看到外面打着来者止步的字样,你们还敢来?”钓鱼的人好奇蓝昊他们来做什么,鹰嘴峡可是个危险的地方。“我们到这来看看是不是有真的老虎,天生的爱冒险,知道这有老虎就想来拍几张真的照片,回去在朋友面前特别有面儿。”钓鱼的人开始收拾渔具了,不再和蓝昊说话,蓝昊问他怎么了,他跑的更快,一边跑一边喊:“你们疯了!疯了!”此时张琦已经在蓝昊旁边学起了老虎叫,片刻之间钓鱼的人已经窜出了峡谷,蓝昊和张琦捂着肚子笑了半天。“别笑了,你那宝贝带了吗?”蓝昊盯着张琦背来的箱子。“放心吧蓝哥,我每次迁坟都带着这个金属探测器,迁坟后我都会复查一次,如果有宝贝我就能赚一笔,可这么多年来运气不佳。”蓝昊招手,让他放下箱子把金属探测器给拿出来,张琦把金属探测器拿出来,调到探测铁器的频率,南宫岩的骸骨带着佩剑,找起来比较容易。张琦拿着探棒,蓝昊抱着仪器跟在后边,从鹰嘴峡口慢慢的向深处走,路可不那么容易走,两人这腿没走多远就酸了。“蓝哥,鹰嘴峡可五六公里呢,我们这样探过去就得在这睡了。”“怕什么,有我爷爷在,老虎出来就办了它。”蓝洪是蓝昊的底气,动力就不用说了,只要能拿到钱,什么危险艰难统统都不是事儿,什么东西都没赚钱重要。心一横,身上就来劲了,两人一口起探了三公里的路程,不是一点没有收获,一把生锈的镰刀头看的张琦都想哭了。“蓝哥,我们顶着太阳来的,没必要披星戴月呀。”“不想披星戴月也没用,你看已经月明星稀,说点人话啊,别整那一套一套的,今天晚上就在这过夜了。”天晚了,肚子也饿了,准备吃点东西,他们肚子饿了,鹰嘴峡还有其它东西也饿了,一声吼叫,蓝昊和张琦手中的干粮都掉地上了。

    异世魔王国
      苹果客户端下载

      异世魔王国
      软件下载中心

      玄幻  |  菩梅

      走了这条路,多难你都要走下去。这个时候,钱多多酒劲上头,眼神直盯盯的看着林小鹿:“你敢不敢跟我疯狂一次?”林小鹿没说话,只是挑衅的眼神无时无刻的表达出谁怕谁。林小鹿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不会晚上点来到南山情侣锁这里。钱多多也觉得自己是疯了,酒后驾驶,淋着雨带着一个走路都走不稳的女人爬山。林小鹿站都站不稳,在那里撑着腰喘着大气,看着这个突发神经的邻居在那里摆弄着烟花。钱多多把一个大大的烟花点着,连忙拉着林小鹿跑远。雨夜也遮挡不了烟花的盛开。在烟花的闪耀之下,有一对男女如同孩童般的笑着。钱多多双手作喇叭状放在口边,大声喊着:“林小鹿是全世界的最美的女人!”林小鹿反应过来,学着钱多多的模型喊着:“钱多多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l胜基是最半岛最不懂得珍惜的男人!”“小萝莉是全半岛最有眼无珠的女人!”两个人对视大笑,意外来客,远远的保安大哥跑来:“谁在这里放烟花!!!”“快跑!”两个人顾不上什么风度,什么那该死的仪态。鞋子跑丢了,不要了。那名贵的绝版的打火机掉地下了,不要了。快跑吧,钱多多,那个女人会加回你的。快跑吧,林小鹿,幸福或者就在你身边。幸亏车停的不远,等保安跑过来时,只留下一阵狂笑声和一个车尾灯记录着今天不是一场梦。钱多多把车窗打开,迎着风,吹散了忧伤,吹跑了烦恼!林小鹿看着身边的男人,若有所思。路边有个皇冠的广告牌,钱多多把车上的矿泉水瓶扔过去。“我们少时是全世界最好的天团!!”“我们林小鹿是最美的!”直到钱多多想把手上的手机都扔出去事,林小鹿连忙阻止这个疯子!路边有几个夜归的小青年,应该是皇冠的粉丝,看到钱多多的行为骂骂咧咧的追过来。钱多多加油跑的时候还不忘留了一个中指在车窗外。远远的风声传来若有若无的话。“林小鹿我爱你!”这句话有没有说,第二天酒醒过来钱多多是不承认的,可是林小鹿一直都有坚持钱多多那天晚上就是这样说的。“等等。”林小鹿把钱多多喊停,示意钱多多靠过来。“怎么了?”钱多多有些不解。“你先闭上眼睛!”钱多多笑了,标准的壁咚状态。不顾林小鹿吃惊的小眼神,钱多多义无反顾的亲下去,只是蜻蜓点水般的碰了碰嘴唇。“这种事情应该让男人来做。”“我又不是这个意思!”林小鹿又气又羞的擦了擦嘴唇,没好气的拉开自家大门瞬速的反锁。林小鹿有点紧张的靠着门后,小心脏在扑通扑通的乱跳。醒醒,林小鹿你是有男朋友的女人啊。不能为一时的情动乱了心思。钱多多好笑的摇了摇头,回到家还有着小回味。得确,就算美女,酒喝多了,口气也不会香香的。林小鹿躺在床上,收到钱多多发来的简讯:男人都是王八蛋,半岛多多第一渣。这是告诫我要远离你吗?自作多情的男人,呵。“导游oppa,真的没有办法私底下见欧尼们嘛?”昨晚跟林小鹿沟通过见粉丝的事情,林小鹿表示普通粉丝想去后台见偶像没有那么容易。只能等到散场后,可是散场后姐们们都各有各忙,不会专门留时间来叫粉丝的。偶像应该跟粉丝保持一定的距离,距离近了,就容易有偶像破灭的感觉。至于这个钱多多深表认同,毕竟熟了后,林小鹿的作态跟在舞台上真的差好多。“我问过了,我也没办法。”一大堆钱在眼前飞过,钱多多表示内心有点隐隐作痛。小朋友们有点不开心,明天就要回国了,这次来半岛最大的期待破灭了,在下面看舞台上的偶像,跟私底下看偶像是完全不一样的。小朋友们伤心的不想说话,那个最有钱的小队长赵明明嘀咕着:“还想着这次能安排的话我们凑个万感谢多多导游呢。”“小明,你说真的?”“什么?”“成功了给我万?”“对啊。”赵明明一脸无辜的小眼神,对于这种富二代,还是个人凑个万好多嘛?但对于钱多多来说,这笔钱快相当于他存款的十分之一了。明显,钱多多心动了。“如果只能见到林小鹿一个人,也是万不?”十个人凑在一起嘀咕嘀咕的讨论着,最后还是给予肯定,就算只能见到林小鹿,万还是会一分不少的给。“你等下节目表演结束后有安排吗?”此时音乐现场后台的休息时,少丨妇丨时代的个人终于凑齐了。少女们不愧是半岛最有特色的女仔团体。金软软跟李顺圭调戏着小忙内,秀英跟帕尼孝渊讨论着今晚要不要去酒吧嗨皮,郁莉不时的两边凑着热闹。林小鹿因为昨晚喝了酒现在无精打采的闭目养神。收到钱多多的短信,就像大热天喝了一口冰可乐,林小鹿瞬间满血复活。笑眼弯弯的打趣着:“怎么,想我了?”“对啊,我一觉醒来后特别特别想你,时刻都想见到你!。”“嘴贫,有事直说。”“哎一古,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都嘴笨。”“说人话!”钱多多嘴笨?相信你的是傻子吧?林小鹿没有注意到休息室刚还在吵吵闹闹的少女们都安静下来了。平时最调皮的林小鹿今天一直都那么安静她们起初还在担心,探听到没有跟男朋友吵架只是昨晚喝多了酒就放下了心。可是,现在这个神采奕奕的林小鹿,明显不对劲,以前林小鹿跟她男朋友聊天都没笑的那么开心吧?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默契的偷偷走到林小鹿身后。就连小忙内也是好奇的把视线投到林小鹿身上。她们看到的一个备注位邻居亲故的发来的信息:“我们在同一片天空下生活着,呼吸着同一片空气。我走过你漫步过的的道路,在你常去的咖啡馆里感受着你的存在。”“所以,今晚我们一起吃饭吧!”“好,今晚等我!”林小鹿发完信息后手机就不翼而飞,身高有优势的金软软一把抢过来手机。嘴里还调侃着:我们在同一片天空下生活着,呼吸着同一片空气。李顺圭接上:我走过你漫步过的道路。秀英:在你常去的咖啡馆里感受着你的存在。其余少女们:所以,今晚我们一起吃饭吧!林小鹿对于这帮欧尼们的搞怪实在习以为常,只是这次得确有点小生气,哪有这样看人**的。或者林小鹿忘了,平时就属她抢欧尼们的手机是第一名?还是正直的忙内发现问题:“欧尼,这好像不是胜基oppa吧?”

      异灵攻略
      下载平台安卓游戏

      异灵攻略
      下载网站

      玄幻  |  半秋

      点。“报告,愚园路那里有消息,高乐田的车子已经进了胡公馆,两辆车,附近有巡捕,没办法进一步观察。”“知道了,随手报告。”徐满昌抽着烟:“那个,小虎,给我弄点吃的来。”小虎赶紧跑了出去。“小丁。”徐满昌慢条斯理地说道:“做咱们这行的,有的时候得盯上一整天,这忍饥挨饿嘛,在所难免。好在你年轻,顶得住。”他妈的。丁远森在心里骂了一声。徐满昌不光贪财,而且出了名的吝啬。你自己倒是吃饱了,也不管手下饿不饿?丁远森没空搭理他。三姨太会不会按照自己的计划,把高乐田带到这里来?“老胡,日本人要的这东西,顶顶要紧,务必要办成了。”“高老板,咱们合作多少年了,我老胡办事你还不放心?”胡四立一边说着,一边眼睛尽往坐在高乐田身边年轻漂亮的三姨太身上扫。这个色鬼。高乐田心里骂了一声。要不是看在自己要和他合作的份上……他咳嗽了几声:“这件事要是办成了,本野那里一定不会亏待你的,我再帮你设法,许能在政府里谋个差事。”“那就多谢高老板了,喝酒,喝酒。”点了。丁远森到现在水米未进,可一点不觉得饿。饭局肯定结束了,少不得再聊会天。问题是,会按照自己的计划来吗?身后,徐满昌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是不是轻信了丁远森了?一个才进力行社没几天的小年轻,能办成这件大事?也没事,真的不成功,把责任往丁远森身上一推就是了。“高老板,慢走,不送了。”“留步,留步。”看着胡四立一脸对三姨太恋恋不舍的样子,高乐田心里冷哼一声。电话响了。小虎接起电话:“知道了……徐队长,高乐田的车子已经离开了胡公馆。”丁远森的一颗心立刻提了起来。能不能成功就看一会要发生什么事了。“老爷,咱们去趟福州路。”“去那里做什么?”“那里有个光明书局,我想去买书。”“又是买书。”高乐田皱了一下眉头:“你又不认识多少字,看那玩意做什么?”三姨太脸上一红:“我一个人在家无聊,求求你,老爷,陪我去吧。难道你和我一起出来一趟。”高乐田最怕三姨太撒娇:“阿彪,有问题没有?”“没什么大问题。”负责开车的彪哥说道:“福州路那,高老板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海的Ji院大多在那里了。高档的长三堂子,中档的幺二堂子,专门接待外国人的,最低档的咸水妹全部都在做生意。咱们也有兄弟在那里呢。”三姨太听着好奇:“什么事咸水妹?”“卖的呗。”彪哥不屑一顾:“那些个外国赤佬,身上都是臭的,尤其是水兵,一股子的鱼腥味,又是顶顶小气的,姑娘们没谁愿意做他们的生意,只能让咸水妹来接待了。”三姨太脸上又是一红,抓着高乐田的胳膊连连晃着:“老爷,好不好嘛。”高乐田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去,去,你说,这事随便派个人去不就行了。”“不嘛,你的那些人又不知道我要买什么书。”温义雄在水果摊前坐了几个小时了。不算长,上次为了抓人,和弟兄们足足等了一天一夜。水果摊上摆着几支烟。那是最抵挡的卷烟,上海的小赤佬(小孩子),会去马路上捡别人扔掉的烟蒂,卖给烟厂,然后烟厂工人把烟蒂剥开,把里面的烟丝全部凑到一起,重新制成卷烟。这烟没整盒卖的,全是一枝枝单买。购买者清一色的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什么小商小贩,拉黄包车的,想抽烟,可口袋里又没几个钱。这是细节。你总不能让一个摆水果摊的,去抽老刀牌吧?这同样是徐满昌发现的问题。他没收了温义雄的老刀牌,让人给他弄了散装烟。老实说,亲眼目睹的丁远森还是非常佩服的。换成自己,就考虑不到这种细节。两辆轿车停下,一个穿着黑色短打的大汉走了过来:“光明书局在哪?”说着,还看了一眼放在水果摊上的烟。温义雄懒洋洋的一指:“这里一直开过去,第二个路口左拐就到了,靠近爱多利亚路那里。”“来了!”一声报告,让刚才还懒洋洋无精打采的徐满昌一下跳了起来:“准备!”丁远森长长的松了口气,高乐田到底还是来了,自己的一番苦心也算是没有白费!光明书局。两辆轿车停了下来。高乐田非常谨慎,他并没有下车,而是示意彪哥陪着三姨太一起进书局。同时,又让彪哥继续发动轿车,一旦有什么突发状况,立刻开车逃命。两辆轿车一前一后,高乐田的车子是第二辆。可就在车门打开,三姨太刚刚下车的一瞬间,意外发生了。前面弄堂,忽然出现了一辆黄包车挡住了去路。高乐田反应非常快:“倒车,走!!”彪哥跟了高乐田那么长的时间,没有丝毫犹豫,立刻一踩油门。三姨太半只脚还在轿车里,车子骤然发动,毫无防备,整个人朝前栽倒,脑袋撞到地上,血流满面,顿时晕死过去。可是轿车根本不管不顾,只顾疯狂倒车。然而,后面又出现了一辆黄包车。枪声,就在这一瞬间响起……这是丁远森第一次参加真实的特工行动,真实的刺杀任务。第一次听到枪声,第一次看到杀人。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和他之前在电影电视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行动一旦正式开始,目标一旦出现,没有什么等待最佳时机的说法。立刻展开刺杀,绝不拖泥带水!一秒钟都没有迟疑。力行社的这些特务,一个个训练有素,负责堵路的两辆黄包车,迅速到达指定位置,接着从黄包车上纵身一跃,跳到地上,一个翻滚,掏出枪来立刻射击。而两面早就埋伏好的特务,也全部冲了出来。特批的三枝俗称“花机关”的金陵兵工厂仿制MP冲锋枪,配合着毛瑟军用手枪、勃朗宁半自动手枪同时朝着两辆轿车凶猛开火。冲锋枪手每人配有带皮制六袋弹匣组,携带六个弹匣,每匣三十二发子丨弹丨。三枝冲锋枪同时开火,在如此狭小的空间范围内,杀伤力是具有毁灭性的。冲锋枪手弹匣打空,手枪手立刻上前补位,继续朝着轿车射击,压制里面的人无法出来。然后,换上新弹匣的冲锋枪手,再度扣动扳机。足足打空了三个弹匣,枪声这才停止。丁远森没有参战,他是第一次身临其境,也从来没有开过枪。他在观察,在学习。“检查。”徐满昌沉声说道。手枪手上前,遍布弹孔的车门一拉,便整个都拉了下来。而冲锋枪手则在边上警惕监视。

      一开始我只想落地成盒
      玩法安全

      一开始我只想落地成盒
          推荐

          玄幻  |  南霜

          “老黄,你门路很广啊,这个年代还能弄到这样的烟?”陈六合跟黄百万蹲在工地旁吞云吐雾。“嘿嘿,这烟便宜。”黄百万大喇喇的说道。陈六合打量了黄百万一眼,笑道:“老黄,你说你在这干苦力,好歹也有一两百一天,干嘛要把裤腰带勒的这么紧。”黄百万毫不避讳的说道:“没,我一天只有八十,被工头抽去了一百二,他不说,但我知道。”想了想黄百万又道:“我有个小妹在离山里有十几公里的镇上读高中,我供着,苦我不要紧,不能苦了读书人,读了书才有大出息,不能像我。”“吃得了这个窝囊亏?”陈六合打趣的问道。黄百万咧嘴一笑,露出了那招牌式不讨人待见的笑容:“我十三岁走出大山的时候老母亲就跟我说过,吃亏是福。”陈六合没再说话,轻轻拍了拍黄百万的肩膀,他觉得身旁这个面黄肌瘦跟竹竿一样的刁民,肩膀很宽,脊梁也很硬!“黄大牙,你他吗的不用干活啊?今天是不是不想要工钱了?”这时,有个人模狗样的中年人走过来,对着黄百万就是一顿呵斥。陈六合昂头看去,脸上挂着笑容没有出声,黄百万脸上更是堆满了谄媚,道:“刘经理,好哥们来了,我陪陪他,最多几分钟,马上就去干活。”刘经理看了眼陈六合,眼神中露出轻蔑的神情,旋即对黄百万骂道:“干你麻痹,还敢跟我讨价还价?今天工钱减半,但活不能少干。”“得得。”黄百万点头哈腰,一点脾气都不带有的。等刘经理走了,黄百万看不出半点怒气的对陈六合歉然道:“六哥,嘿嘿,让你看笑话了。”陈六合摇摇头:“我倒觉得你以后肯定会比那个刘经理有出息。”黄百万咧咧嘴,问道:“六哥,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吩咐?”陈六合点头道:“你在杭城混了十几年,对这里肯定熟悉,是有一个事情想让你帮忙。”黄百万丢掉烟蒂,道:“那六哥算是找对人了,别的不敢说,就这杭城一块,哪条深街小巷就没有我老黄不知道的,说吧,什么事,我老黄绝不带眨眼的。”陈六合说道:“我手上有这么一个事情,有一定的危险,弄不好或许会丢掉小命,你敢不敢去做?”“敢!”黄百万想也没想,直接应承。“好,先看看这个再说。”陈六合从兜里掏出一团纸条,皱巴巴的,黄百万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也就分把钟的时间,他就用打火机把纸条烧了。黄百万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六哥,给我多久时间?”“两天。”陈六合伸出两根手指,顿了顿,又笑问:“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要去招惹他们?”“六哥吩咐的,我老黄只管办事,我脑子不好使,只有一膀子力气。”黄百万说道。“你自己小心点,黑龙会不是什么善茬。”陈六合站起身。陈六合走了没多久,黄百万就吐了口吐沫,站起身,直接向工地外走去,身后传来刘经理的喝骂:“黄大牙,你他吗的死去哪?不要干活?我看你他吗是活腻了。”而黄百万则是头也不回的摆摆手,他觉得他自己就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潇洒过。两天的时间眨眼即过,两天里,陈六合什么也没干,就是整天游手好闲,除了雷打不动的洗衣做饭和接送沈清舞,最大的乐趣就是把破三轮骑到哪个广场公园,看着形形色色的都市丽人与丝-袜白-腿。陈六合对大长腿一直是情有独钟,当然,也少不了超薄丝-袜的锦上添花,他一直认为,丝-袜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伟大的创造,具有无比巨大的杀伤力。女人穿了能征服男人,男人穿了能征服银行,当然,女人是穿腿上,男人是穿头上,但都有着征服的效果!两天里,秦若涵给陈六合打了无数个电话,但每次陈六合都是漫不经心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得秦若涵几次都想冲过来咬死这个混蛋王八蛋。也不知道那娘们现在对陈六合是不是已经彻底心灰意冷,但这些,陈六合丝毫不去在乎,不慌不忙、不急不缓。值得一提的是黄百万,这家伙已经有两天两夜没回来过了,也没有任何消息。陈六合倒也不担心,如果黄百万连这点事情都做不了的话,那活该这辈子只能苦苦挣扎。交给黄百万的那点事情,如果他自己出马的话,自然是能够轻松搞定,但黄百万既然想活出个人样,那么自然需要付出,陈六合不是雷锋,不会施舍。机会他已经给出,能不能把握住,就看黄百万自己的本事。这晚,正当陈六合和沈清舞在院子里吃晚饭的时候,消失了两天的黄百万终于回来了,只不过此时此刻黄百万的样子有些狼狈。蓬头垢面嘴角淤青不说,破旧的衣服上还沾了鲜血,几条刀口散布在肩膀、背脊,大腿上也挨了一刀,血淋淋的,走路一瘸一拐。看着黄百万,陈六合没有起身迎接,让黄百万一瘸一拐的走到身前,沈清舞没有言语,更没有多问,默默的回到房里,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个医药箱。虽然遍体鳞伤,但黄百万从走进院门的那一刻起,嘴角就咧着笑,他从怀里掏出几张相片,放在陈六合眼前:“六哥,这些或许对你会有用。”陈六合没有去看那些相片,而是打量了一下黄百万身上的刀口,从沈清舞手中接过医药箱,道:“我帮你处理下伤口。”黄百万身上的刀口不轻,有一处可以见骨,陈六合拿针线帮黄百万缝上的,没有麻药,院内自然响彻着黄百万那杀猪一样的惨嚎。不过这看似弱不禁风的汉子倒也算是个硬骨头,就着一口烈酒,楞是扛了过去。处理完伤口后,黄百万的脸色发白,嘴唇都在颤抖,点燃一根烟狠狠抽了一口,对着陈六合咧嘴直笑。陈六合问道:“这两天没少吃苦头?”“跟我当年在湖北那边行骗的时候差远了,三天两头被人追着满街砍。”黄百万说道。陈六合点点头,这才拿起那些相片看了看,那一幅幅亲密甚至淫-秽的画面看得陈六合津津有味,相片有十多张,男主角是同一个人,女主角却有三四个。黄百万在一旁讲解道:“这家伙就是周云康,这瘪犊子风流的很,两天换了四个娘们玩,那些娘们长得是一个比一个水灵,看得我都想上去给那些娘们一炮子。”黄百万接着道:“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周云康不但好色,而且色胆包天,说出来六哥估计都不相信,这狗东西不光玩良家,还玩少丨妇丨,甚至连他老丈人的情人都不放过,简直是做多了孽,可谓是百无禁忌。”“哦?”陈六合来了兴趣。说起这事,黄百万也是浑身来劲,指着一张相片上的风韵妇人道:“这奶-子大屁股圆的大娘们看到没,她其实是黑龙会会长张永福的二奶,可在暗地里,跟周云康也有一腿,你说这特么的是不是很刺激?”陈六合没问黄百万是怎么查到这么多的,也没问他是怎么弄到这些照片的,虽然他知道过程一定很凶险,但很多事情,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一品医宋
          下载网

          一品医宋
            更新日志

            玄幻  |  嫦曦

            林文峰知道各个行业都有潜规则,像送红包返回扣等等目前轮到他头上的基本没有,他级别不够。“第二点就是合规,也就是符合你们行业的规矩,符合你们公司的规矩,第三是合理,不要逮到一个不太懂行的买家就狠命的宰一刀,做人讲规矩讲道理,这样才不会丢了底线。”林桂平早年上过夜校,以前在厂里也算是半个技术工人,说起话来有条有理,林文峰还是虚心接受了。下午林文峰拿着医生开的出院小结自己去办理了出院。整理好物品,三人打了一辆车回到了林文峰在河西的家----和平家园幢室。打开大门,虽然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场景,但林文峰还是假装东看看西看看,为了不露出马脚,他随后到小书房开始看资料。林文峰中午在电话里已经告诉过周婷美自己下午就会出院了,让她下班后不要去医院了,直接回家,所以当周婷美下班回来后,梁淑华已经做好晚饭了。一家人已经好久没有坐在一起吃饭了,林文峰拿出一瓶五粮液递给他爸说:“爸,找到两瓶五粮液,不知道以前哪来的,你顺便喝点。”其实这酒是有一次送给一个客户,最后业务没成,对方给退回来了,正好被他顺回家了,还有几条烟自己给抽光了,平时在家他是不喝酒的,所以一直留到现在。周婷美知道这事,她说道:“这酒是有一次你送给河西二建的一个科长,让他帮忙采购设备的时候多用点你们公司的产品,不过后来事情没办成东西给退回来了,烟酒也就没有上缴给公司了。”林桂平看了看酒说:“我可是第一次喝这个好酒,就这么一瓶抵得上我一个月工资了。”“不是自己钱买的,不心疼,喝吧!”晚饭后林文峰又到小书房看书,其实更多的是在想事情。自己和周婷美如何不声不响的把婚给离了,父母年纪大了,小俩口离婚对老俩口肯定有打击的,一个家庭过日子不是像小孩子过家家,说游戏结束了就结束,明天再来?总得有个能上台面的理由,目前周婷美还没有对自己有过不满,工作貌似也没有太大不满,自己没有和二位老人家住一起,也没有什么不满的,自己失忆,虽然在一起聊天交流困难了一些,但周婷美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满。对于周婷美那晚的事情,自己没有证据,林文峰也不打算把这个事摊到台面上,四年的感情还是有的,你不仁我不能不义,何况自己凭空得来读心,以后广阔的天空任自己遨游,自己心里面还得感谢周婷美呢。感谢归感谢,底线不容突破,这是林文峰做人的原则,自古男人三妻四妾是传统,是男人的博爱,但一个女人有好几个男人就是这个女人水性杨花了,最起码自己做不到视而不见,所以这件事必须快刀斩乱麻。对方不能出现过错,那只有自己成为过错方,如果林文峰出轨了,并且让周婷美发现了,这个婚应该就算成功离了吧。但是对象是谁呢?请人演戏还是假戏真做?还有如何去赚钱呢?难道真的去找人赌博?而且只能赌扎金*花、梭*哈之类的,那些比大小靠运气还不行。突然想起来,上次有个朋友说他在投资古钱币古玩,但是这个市场假的太多,如果在一堆假的中找到真的,那赚钱还是很快的。怎么用上读心读出真货呢?想起这些突如其来的烦恼,林文峰的脑袋瓜子就疼,脑袋瓜子嗡嗡疼的时候又想起了读心。这是他正式思考读心,在医院里也就是随意读了那么几下,让他对未来的自己充满幻想。“现在只知道读心的时候头疼,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副作用,还有读心能一直读下去,对所有的人都有用还是只对一群较特殊的人有用?对周婷美有用,基本上对女人有用,对何医生有用,对陌生人也有用的,好像当时他们关注的对象就是我,所以读心的对象也应该是针对我当时的想法,偷偷观察别人去读他的心应该不行,不然的话,这世界对自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读心是间隔施展还是连续施展,这个要尽快搞清楚,否则想要用它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读不出来那就完犊子了。还有就是读心属于自己的秘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以后即使有推不了的酒局也只能意思一下,绝对不能喝多,酒多失言的大有人在。”“要沉稳,务冲动,每临大事要静气。以前的自己很低调,需保持,和同事间的关系有好有坏,就当自己不认识他们吧,重新结交,广州城投的单子也要尽快理清思路,关系到李大国和自己的升迁,该对谁发大招呢?”“今天爸妈都在,自己也是刚出院,没有任何借口不在家,今晚怎么过?周婷美一会该喊我洗澡睡觉了。”果然,周婷美洗好澡后就来喊他洗澡,林文峰用毛巾把头重新包好,舒舒服服的冲了一个澡,穿好睡衣又想去小书房,周婷美喊住了他:“文峰,刚出院早点睡吧。”“哦!”林文峰从床的另外一侧上去了,和周婷美离了一尺多,斜靠在床上,假装有点不好意思,周婷美往林文峰这边移了移,拉起了林文峰的手从她脖子底下穿过,自己的手抱住林文峰的腰。“文峰,虽然你失忆了,但是只要对我好,我不会不要你的。”“恩,我知道,我是怕我这丢掉的记忆找不回来,对你我都是遗憾,你条件这么好,人长得这么漂亮,就这么睡在一起,我有点紧张。”“当年你比现在还紧张呢,不也过来了。”“我争取尽快适应吧。”林文峰有点敷衍回道,右手轻轻地揽了一下躺在自己怀里的周婷美肩膀,左手试着抚摸着周婷美的脸颊,然后又抬起她的脸让自己正视到周婷美的眼神。林文峰想试试读心,顺着眼神往头颅深处果然传来一股股跳疼,头脑深处传来一股意念:“和以前一样这么羞涩,但只要他和我那个过,就会迷恋上我的身体了,想想我不也是迷恋他的强悍吗?”林文峰清楚的记得那个晚上,看完电影回到他的租房里,他把刚刚坐下的周婷美紧紧的抱在怀里,深深地堵上她软软的嘴唇,让自己沉醉在她无比诱人的味道中。周婷美感到一阵酥软,心底还想着挣扎一番,可手脚却软了下来,微微的反抗让林文峰发起冲锋的信号。林文峰又飞快的用嘴咬向周婷美敏感的耳垂,同时双手撩起裙子,探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搭扣,一下子就捉住了那对小兔子。周婷美的身体颤抖着,放弃了微微的抵抗,抱着林文峰顺势躺在了床上,随后水到渠成,彼此坦诚相待。此后二人关系迅速升温,得益于林文峰强悍的能力让周婷美非常满意,虽然林文峰物质上还欠缺一点,但最终周婷美还是接受了林文峰。林文峰想到这里说道:“我们之间想要熟悉到从前那样,你先把自己的优点缺点都简单的说一下吧,也省的我去摸索了。”周婷美也一直看着林文峰说道:“优点嘛我想想,我也不知道有的算优点还是缺点,我自我总结一下吧。年轻貌美可以有,聪明贤惠谈不上,有一点点可爱一点点浪漫,还有一点点拜金,我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一切让我舒服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