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三国之大汉再起
官方版APP下载

三国之大汉再起
官方版APP下载

玄幻  |  倾夏

“啊?今天有会啊!赶紧走!”郑焰红毕竟是一把手,想到公务马上就严肃起来,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没有成功,赵慎三赶紧抱着她把她举起来,她迅速的穿好衣服下了地。谁知她双脚一挨地却蹒跚起来,就没好气的回身瞪着赵慎三骂道:“死小子,就不会对我温柔点?下次再这样凶狠看我不咬死你!”赵慎三看着她一边骂,一边摇摇晃晃蹒跚着走进卫生间去梳洗了,显然是那个地方依旧留有他“暴力”的伤痕,他心里的得意简直难以言表,因为刚刚郑老板居然说“下次”,那岂不是说她还是要他继续“帮她的忙”吗?哈哈哈!他跟着进了卫生间,看到她正在忙着盘头,就大胆的走过去一把把她的发髻给拉下来了,她急眼般的骂道:“死小子别捣乱,我要赶紧去会场了。”“红姐你不要把自己打扮成老太婆好不好?其实你很美的!来,我帮你梳头。”赵慎三温柔的说道。郑焰红呆了呆,想起了高市长也曾这么说过他,也就不言声的任由赵慎三帮她高高的扎了一个马尾辫。她照了照镜子,还真是贵气中增添了无限的活力,就开心的踮起脚亲了亲赵慎三说道:“乖弟弟,你先下楼给小严打电话,然后跟他一起来接我。”当郑焰红身着柔软的长裙,长发高高的梳了一个马尾,满脸满足后的少妇独有的那种嫣红,就连眼镜后面透出来的眸子里都有了闪闪发光的精气神儿,仪态万方的出现在会场上的时候,在场的人每一个都用惊讶到极点的目光看着她,好似她已经不是往日那个人人惧怕的领导,而是一夜之间被妖魅蛊惑,活脱脱蜕变成的一只狐狸精!今天的大会,是每年开春之后就会召开的一年一度的教育界工作会,旨在表彰上一年的先进,总结上一年的工作经验,并且安排今年的工作计划,所以规格十分高,市委书记、市长都与会参与。大会的主持人就是高市长,市里四大班子的头目更是统统在座,分管教育的副职就是台上最小的官儿了,而郑焰红虽然是教委一把手,主席台上,还是没有她的位置的。但是,会议有一项是教委主任述职,郑焰红袅袅婷婷的走上主席台,用饱满的热情全脱稿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述职,她的讲话以及她的仪表均引得在场的人以及台上的领导频频鼓掌,她的个人魅力也罢,工作魄力也罢,在今天,统统得到了质的飞跃跟量的提高!会后,市委书记林茂人还仅仅是客套的夸奖了她几句就算了,而高市长对她的评价可就显而易见的带上个人感情了!跟她握手时也一改以往一沾手就放开,唯恐沾上什么脏东西一般的敷衍,居然双手握住郑焰红的小手重重的握在掌心,好久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回去之后,郑焰红一直还沉浸在今天演讲成功的喜悦中,她很明白今天自己的魅力值提高完全来自于赵慎三昨天晚上把她收拾舒坦了,让她好似从一缸酸菜汤里突然间捞了出来放进了清清亮亮的水里,把浑身被腌渍的蔫儿吧唧的倒霉气全部洗掉了,拎出水面的老酸菜居然还原成了一颗青枝绿叶的、嫩生生的小芹菜,别说吃了,光看看就让人神清气爽!领导一高兴可非同凡响,有功之臣自然要论功行赏。按说中国的官场说白了就是这么简单,有些人钻破了脑袋想要谋到一个职位却苦无门路成功,而赵慎三却因为把一把手伺候舒坦了,轻而易举的就在隔了一天之后被宣布成为云都市教委办公室副主任,就此在青云路上留下了最关键的一个脚印!时来运转的赵慎三就在办公室各色人等更加各色的眼光里荣升了!他勉强压抑住内心那颗激动地心,唯恐一不小心就会透过他笑的咧开的大嘴跳出来,尽量用低调谦逊的态度来应对所有人无论出自何种心态对他表示的祝贺。一再的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提拔真的很出乎他的意料等等扯淡话,他的态度却更让蒋海波主任以及那个一心巴望着接这个位置的副主任科员方永泰恨得牙根发痒了!飞黄腾达的直接好处就是接管了已经调到中教部去的王金水副主任的全部差事——负责全委的车辆调配以及领导班子的通勤事务,这桩差事看似平常,干好了却也是炙手可热的!赵慎三的突然升迁其实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其中郑主任的老公还在无意之中成了他升迁的一个重要的诱因,但是这个诱因的本人是不知道的,而赵慎三也完全不知道有这个诱因的,否则,这两个男人不知道会不会有一种惺惺相惜般的同靴之情!开完会那天,郑焰红主任下了班,并没有让司机小严送她,而是一个人慢慢的走出了教委大楼,步行走出了她统辖的地域,顺便享受一下下属们又敬又畏又惊艳的目光。自从她从赵慎三的身上彻彻底底的找到了做女人的乐趣之后,现在的她好比一只冲破了厚茧的蝴蝶,充分的体会到了美丽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一直很纳闷,为什么自己会在前面那么多年就那么马虎自己的仪表呢?是!因为叔叔的原因,她的仕途之路是出人意料的顺利,而跟范前进的结合也完完全全是因为叔叔指婚,她也没觉得范前进有什么不好,那个婚结了也就结了,日子过了也就过了,孩子生了也就生了。当上一把手以后,她觉得自己年龄不大,唯恐下属不肯信服,就故意的把自己打扮的刻板老成,而且加意的用冷峻严肃的外表来掩饰她的柔弱,反正她穿成什么样子范前进都没有发表过看法,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把自己包裹成一个老姑婆了。最最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她也不是没有从书上、电视上看到过女人跟男人在一起的时候那种要死不得活的舒服样,为什么就从来没有怀疑过范前进的无能呢?就那样任凭他十几年来潦草从事,让她从没有体验过赵慎三带给她的极乐的境界呢?想到这里,她心里突然十分的委屈起来!自己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啊?看似高高在上,却把作为一个女人的花季岁月统统用权力带给她的安慰掩盖在灰暗之中了,居然到了即将岁的时候,才体会到那么多年的岁月,竟是如此的被她给荒废了呀!看看开会的时候,因为小赵那个傻小子不许她挽髻,更重要的是他还用他的阳刚之气给了她如花的笑靥,居然让她在会场上大放异彩,非但没有影响到女领导的威严,还凭空增添了一份人人赞叹的美丽,不是连高市长都用欣赏到有些暧昧的眼光久久的盯着她么?这个发现对于郑焰红来讲,犹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了,她现在已经越来越知道如何让自己更加美丽优雅了,气质她是尽有的,只要在穿着打扮上稍微下一点心思,就能达到艳而不妖,美而不俗的境界!这也就是她为什么选择走路回家,而不坐车的原因了——她也是女人,世界上又有哪一个女人不喜欢沐浴在欣赏的目光中呢?教委的对面,就是云都市的云天广场,这里花木扶疏,小桥流水,还有大大的音乐喷泉跟电子荧屏,明明是中原城市偏要学习江南的风景,不过虽说不伦不类,但也的确给附近的市民带来了休闲的地方,更加把附近的房价哄抬到令人发指的高度!

缺失的部分
游戏中心下载

    缺失的部分
    萌新指导

    玄幻  |  淑篮

      得知该院10位全科医生、9个家庭医生团队,为片区2万多群众提供基本医疗服务,总理肯定道,你们筑起了基层群众生命健康的第一道防线,让群众得了小病、常见病就近就能得到医治,减轻了他们的看病负担。今年我们的财力要更多向基本医疗倾斜,特别是要加大对县乡医院、卫生院的投入,逐步改善基层医护工作者的待遇,使大家能够更加安心工作,把基层群众的健康照护好。

    赛尔号之梦境与现实之间
      ios官方版下载

      赛尔号之梦境与现实之间
      app安卓版下载

      玄幻  |  洛兮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啊,而且还是那种最容易诱人犯罪的类型。可看到这个女人的脸蛋时,陈六合一点艳福不浅的想法都没有,反倒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你?”女人斜睨了陈六合一眼,嘴角翘起一个嘲讽似的弧度,一副傲娇语气道:“怎么?看到我很吃惊吗?为什么不能是我?”陈六合苦笑了一声,难怪他觉得电话中的声音很熟悉,原来这娘们就是今天下午遇到的那个被碰瓷的倒霉女。上下打量了这娘们一眼,陈六合说道:“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钱就可以,春宵值钱时间宝贵,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开搞吧。”听到这乱七八糟的话,秦若涵的俏脸瞬间抹上了一层红晕,她怒瞪着陈六合道:“嘴巴能不能放干净点?”陈六合这才发现自己口误,打了个哈哈笑道:“误会误会,哈哈,美女,我这话虽然糙,但理不糙,你上十里八乡打听打听,我陈六合不但服务周道,而且活好,事后保管让你浑身舒畅,赞不绝口。”越说越离谱,气得秦若涵满脸红嫩,她恼火的看着陈六合:“满嘴胡言乱语,再敢说一句放肆话,就立马给我打哪来滚哪去。”陈六合讪讪一笑,掂着工具箱就向卫生间走去,心里却是暗笑,小娘皮,就凭你这点道行也想跟哥们划道道?还嫩着呢,哥们分分钟放倒你。来到卫生间,一看里面的情况,陈六合傻眼了,这特么哪里只是水管暴了?简直是特么的整个卫生间都被拆了好吧?只见那水管起码有三四处缺口,都在往外喷水,而且马桶都被钝器砸破了,洗脸池也是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水喷的到处都是,都快满出客厅了。更让陈六合无语且又气血上涌的是,在卫生间内,还挂着几个衣架,衣架上全是女性的贴身私物,有蕾丝半透明的文胸与小裤裤,还有超薄的肉色与黑色连裤丝袜,被水浸湿的情况下更具别样诱惑。让人忍不住联想到美女房主穿上这些贴身衣物时的场景,令人口干舌燥。好吧,做为一个非常正常的男人,陈六合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跟在陈六合身边的秦若涵也注意到了陈六合的目光,她气急的说道:“眼睛往哪看呢?再瞎看小心把你眼珠子挖掉!”饶是她这种常年游走在风月场合的女人也是有些羞恼,都怪她自己刚才太冲动,没来得及把贴身衣物先收起来就先把卫生间给毁了。“我说大姐,你这种情况不应该找我吧?你应该去找装修工才对啊。”陈六合黑着脑门说道,都祸害成这样了,让他怎么修?“怎么?你不是号称全方位家政小能手吗?这点活儿你就吃不下了?”秦若涵冷笑的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得提醒你,这误工费得算你头上?”陈六合眼睛一瞪:“误工费?小爷都还没开工呢,有哪门子的误工费?”秦若涵扬着下巴瞥了陈六合一眼:“是你打着全方位家政小能手的牌子招摇撞骗,现在我找上你了,你又做不了,这卫生间我可正等着用呢,你说你这不是耽误我的事吗?难道不需要对我做出赔偿?我还没告你带有欺骗性质呢。”“我靠!”陈六合骂了句:“我说大姐,就算你看我不顺眼也不用这样来整我吧?我招你惹你了?不就是下午收了你几百块钱吗,有这么招人恨吗?为了整我,你不惜把自己家的卫生间都毁了?”这特么明摆着是人为,这娘们简直就一神经病啊,陈六合现在极度怀疑卫生间惨案就是这娘们一手制造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找麻烦。“我乐意,你管得着吗?别那么多废话,就一句,到底能不能修好?”秦若涵心中有些小小得意,这几天正心烦着呢,恰巧这小子撞枪口上来了,不拿他撒气拿谁撒气?“小爷不伺候你了,该干嘛干嘛去,爱告就去告,哥们虽然读书少,但我还就不相信就这样的破事还能立案受审了?”陈六合忿忿说道。秦若涵稳坐钓鱼台,道:“那就试试呗,我还可以告你私闯民宅啊、入室抢劫啊、强-奸-未遂啊,你进了我这个门,我就有太多理由了。”陈六合心中那个气啊:“我说小妞,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有病啊?有本事你去找那个碰瓷的人啊,你揪着我不放干嘛?”“我乐意,你管的着吗?”看着陈六合的气急败坏,秦若涵就是一阵解气。可陈六合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同志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当即就把心一横,提着工具箱就要离开。“喂,吗?我要报案......”一听到秦若涵打电话,陈六合就炸毛了,赶紧回奔,夺过秦若涵的电话,道:“你牛,得得得,我修还不成吗?你真他娘的是姑奶奶,老子惹不起。”在秦若涵的淫-威之下,陈六合只得妥协,虽然他不怕秦若涵报警,这样的小事就算去了警局到最后也会不了了之,可陈六合没那闲工夫啊,可不想惹麻烦上身。看着卫生间的狼藉,陈六合悲愤叹息,这工程之浩大,估计半夜都回不去了。这样的小型维修对陈六合来说,可以说没有任何难度系数,连飞机大炮潜水艇他都修的来,何况区区几根水管?好在这个小区的物业很靠谱,一些装修常用的材料都有备着,打了个电话让物业送上来,为陈六合省了不少的事情。在满心屈辱之下,陈六合直接把衣架上的那些女性贴身私物拽下来充当抹布,还别说,这些小玩意儿手感真好,丝滑丝滑的,不免让人心生涟漪。却是气得秦若涵满脸通红,敢怒不敢言,如果手中有凶器,她相信自己绝对会在陈六合的后脑勺上敲上一记。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水管全都换上了,陈六合呼出一口气,从兜里摸出连扫大街的大爷都不稀罕抽的劣质红梅烟叼上点燃。“完事儿了,至于你的马桶跟洗脸池,我是无能为力,你明天还是去卖洗浴用品的地方买新的吧,他们应该会上门安装。”陈六合提着工具箱,走出卫生间,对着正慵懒窝在客厅沙发上的秦若涵说道。不等对方说话,陈六合就伸手要钱:“结账吧,八百,给你打个九点九八折一共是七百九十八块四毛,按四舍五入计算,还是八百。”听到陈六合的话,秦若涵差点没吐血,她从沙发上蹦起来道:“八百?你怎么不去抢啊?”这下三滥的无赖货色真敢开口。“八百还贵?特么的上门做个全套服务也要八百块啊,我这一晚上累死累活的,不比全套累啊?”陈六合没脸没皮的说道。秦若涵气的那叫一个狠,她今天就是为了整陈六合出气的,哪里会给钱?眼珠子一转,就道:“那我也要好好跟你算算,我晾在卫生间的那些内衣跟丝袜已经被你毁了,那些可都是国际名牌货,加起来至少也得两千多,我看你穷酸样就当可怜你,给你折半,算你一千二,你还要倒找我四百。”“啥?”陈六合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恼火道:“那几块破布加起来还没我的裤头布料多,要两千多?你比老子还心黑啊?”

      万界臣服孙悟空
      收藏回复

      万界臣服孙悟空
      中文版下载免费

      玄幻  |  筱兮

      “这不能怪荷花,她打了两次电话让我回家拿被子,我这几周连续加班,没有时间回去。”邵兴旺说。“吃完后,今晚住我那里去。”高兰婷说。“不行,不行,我得把这些工作做完。”邵兴旺说。吃完饭,高兰婷出去洗饭盒。邵兴旺接着忙手头的工作。大约一个小时后,高兰婷推开门,怀里抱着一个捧铺盖进来了。“你这是?”邵兴旺问。“别担心,我不会住在你这里的。你这又脏又冷的破宿舍。我给你拿了一条羊毛毯子,一条稍微厚一点的被子。你晚上把羊毛毯铺在床上,把两个被子摞在一起,这样就能强一点。”高兰婷说。说着,高兰婷便开始亲自铺起床来。高兰婷如此体贴温暖,让高兰婷感动得差一点落泪。“谢谢啊!高老师。真的非常感谢。”邵兴旺说。“不用谢。这是我给自己买的。小区的暖气来了之后,家里热得很,根本就不需要。给你,也算物尽其用。”高兰婷说,“哦!对了,你明后天有空没?”“啥事?”邵兴旺问。“你先说你有空没?”“我今晚加个班,把手上的这点活干完,周六和周日应该没啥事。”邵兴旺说。“那好!咱俩到紫美山泡温泉去?”高兰婷说。“你怎么突然想去泡温泉?这么冷的天。”邵兴旺问。“你真是个乡巴佬,土包子。你以为温泉水就像你们村的河一样,只有夏天才可以去?冬天才是泡温泉的最佳时间,天越冷越好。”高兰婷说,“你想象一下,整个紫美山被白茫茫的积雪覆盖,山脚下,一个个热气腾腾的水池里,人们坐在里面。享受着泉水带给自己的那份舒服和惬意。”“不就是个露天的大澡堂子吗?”邵兴旺说。“什么大澡堂子?泡之前,必须洗干净。洗不干净不许下水。我真受不了你。”高兰婷说。“我跟你开玩笑呢?我知道泡温泉是咋回事。刚好把我体内的寒气也祛一祛。”“那一言为定。今晚你就好好加班,明天早上:,咱们在我们小区北门见。”“明天见。”天公作美,一清早就下起了雨夹雪。高兰婷从车库出来,开了一辆奔驰牌越野车,说是借她闺蜜的车,邵兴旺知道她心中有很多秘密,有的地方是不可触碰的,即便是邵兴旺问了,这个聪明的女人也总会想方设法,把话题转向别处。路面有些湿滑,为了确保安全,高兰婷一路小心翼翼地开着车。两个小时后,俩人到达了紫美山温泉酒店。开房入住,把随身携带的行李放下。在餐厅吃完了午餐,俩人先一起去爬紫美山。紫美山处于中国南北方分水岭,既有南方山脉的秀美灵动,又有北方山脉的高耸巍峨,它几乎集中了山脉这种东西身上奇、秀、险、峻等全部的特点,是一处颇有名气的旅游度假圣地。高兰婷穿着雪白的冲锋衣,头戴灰色的圆顶毛线帽,邵兴旺穿着蓝色的羽绒服,也带着和高兰婷同款的圆顶毛线帽。高兰婷拿着一根登山杖,邵兴旺则在路上捡了一根别人丢弃的木棍。俩人沿着山路开始一起登山。空中的雨夹雪随着海拔的不断提高,已经变成了密集的雪花。俩人发现,和他们一起冒着大雪攀登紫美山的人还真不少。有像他们这样的情侣或者夫妻,还有一些摄影爱好者,其中人数最多的是一群男男女女的在校大学生。总之,一路上,游人络绎不绝。人们登山,拍照,玩雪球,打雪仗,静静地坐在大石头上欣赏这漫天飞雪的雪景。穿着红衣、戴着红围巾的情侣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几位摄影爱好者,穿着橘黄色的羽绒服,支起三脚架,正站在观景台上,选择最佳的摄影角度。三位老伙计服装统一、设备统一、照相的姿势也近乎一模一样。邵兴旺和高兰婷则坐在观景台上的亭子里,既看人又看景。到了回心石处,他们有些困意,时间也不早了。景区的安全疏导员劝他们,不要再上了。的确,上面的山路崎岖陡峭,积雪已有半尺厚,山路边是万丈深渊,很危险。其他几个不听劝阻的年轻人上去又下来,反馈的信息和安全员说的一样,大雪已把上山的路完全覆盖,太危险,建议不要上。俩人回到酒店,天已完全黑了。大雪还在下着,而且越来越大,似乎并没有停歇的意思。邵兴旺和高兰婷吃了晚餐,换了泳衣,一起到室外去泡温泉。也许室外太黑,太冷,大部分的男女青年和儿童,都选择在玻璃围挡的室内戏水玩耍。高兰婷和邵兴旺披着浴巾,七绕八拐,来到一处颇为隐蔽的小汤池。这小汤池背靠两米高的小假山,假山的四周围着修剪得整整齐齐的万年青,丛中留一小口,有台阶可以上下出入。“这简直就是为咱俩量身定做的一样。”高兰婷用她那已经被冻得颤抖的声音说道。俩人把身上的浴巾挂在了入口处的衣架上,颤颤巍巍地下了水去。一入水,邵兴旺就感觉到了温暖。这温泉的水温真是可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的头上竟然有汗水冒出。雪花继续飘落,池边的灯光下,显得密集而飘逸。高兰婷依偎在邵兴旺的身边,给他絮絮叨叨地讲着自己的往事,说着关于儿子的一些琐事事情。但当邵兴旺提到孩子的父亲时,她就像触电一般,变得极其敏感,总把话题绕向别处。有时,说到委屈处,这个表面坚强,内心实则脆弱的可怜的女人,总满不了流泪。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一个伤害过别人也被别人伤害过的女人。“想什么呢?”怎么半天不说话了?邵兴旺问沉默已久的高兰婷。“我和我的初恋,也是在他们家乡的一处温泉泡过。那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日子。由于是青春期,我的脸上,胳膊上,甚至是背上都起了红色的小疹子,丑得不行。没有一个男孩子向我表白过。几乎所有我看上的,想跟人家处对象的,都嫌我长得丑。”高兰婷说。“你真的很漂亮呀!青春期的痘痘有那么严重吗?”邵兴旺问。“很严重。为此我产生了强烈的自卑感。直到我的初恋出现,他说他们家乡的温泉有药用功能,连续泡上一个星期,就可以祛除脸上和身上的红疹子。”高兰婷说。“结果呢?”邵兴旺问。“效果确实不错,虽然脸上还有,但身上和手臂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像现在一样光滑。”高兰婷说。“后来呢?”邵兴旺问。“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再后来他又和别人好了,和别人结婚了。我一气之下,就答应了在县医院疗养的副县长,给他生了儿子。再后来,我就到北方来,认识了你。好了,过去伤心的事不说了,不说了。”高兰婷抹了抹眼泪。邵兴旺没有接她的话再往下说,俩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在温泉池里。邵兴旺猜想,高兰婷也许和他拥有一样的想法,那就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夜晚,放荡一次。

      我在江湖拯救苍生
      新手指引

      我在江湖拯救苍生
      ios版游戏

      玄幻  |  千颜泪

      很快三个人就找到了一家看起来很有档次的饭店,萧逸也很满意。“哥们儿不错啊,现在都奔着这个档次来了”“哥几个开心就好”前面萧逸和苏少杰开心的聊着,三宝低着头,脸色有点发白。三宝咬了咬牙:“哥,我....我有事和你说”。“行,兄弟你先进去,我和三宝说几句”“怎么了?”“哥,我的钱不够咱们在这里吃饭,还有.....还有就是我妹开学的学费还....”说到这里三宝低下了头,很是惭愧,生怕萧逸对他发火。萧逸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以前他和他的狐朋狗友吃饭,只要拉着三宝,钱都是三宝出。三宝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三宝的身世也挺可怜的,和一个妹妹相依为命,平时也赚不了多少钱,还要供妹妹上学,日子也是过的紧巴巴的。“就这个啊,今天这饭钱不用你出”“真的?”“哥啥时候骗过你,以前的事谢谢你了。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挨饿”萧逸重重的拍了下三宝的肩膀,很认真的说。“哥,我信你”三个人点了很多菜喝了不少酒,苏少杰喝的有点多,舌头都大了。“萧逸,够哥们儿,这家饭店我也没来过几次,你能带哥们儿来,你....你这兄弟我认定了。”“都是兄弟,说这些就没意思了。”“对...对,不说这些,干”看着苏少杰喝的差不多了,萧逸笑着说:“阿杰,今天这顿饭还满意吗?”。“满意.......满意,相当满意”“那....那哥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啥事?”苏少杰虽然喝的有点多,但是意识还清醒,很是警惕。“哥现在手头有点紧,你看能不能?”“兄弟啊,不是我....我不借你,我的钱被老爷子卡的死死的,我哪有啊”“这样啊,哥哥也不能为难你”“哥哥哎,你太理解我了”“不说钱的事了,听说家里让你管理着一点生意。”“不是一点好不,我现在管理这好几个门店呢,只是忒没意思,还是和哥哥在一起有意思啊”苏少杰看着萧逸很是嘚瑟。“那现在岂不是你说了算”“当然是我说了算,我说东没人敢往西”“兄弟霸气啊,哥哥正好家里却几件家具,兄弟那里刚好有,放心钱以后一定会给你”萧逸突然拍着桌子大声的喊着,把三宝和苏少杰吓了一跳,周围的人也朝着他们看了过来。“兄....兄弟这.....这”“怎么,你说了不算?”“不.....当然不是,兄弟需要什么,尽管拿”苏少杰脸色涨红强笑着,面对周围人的眼光,要面子的他怎么都说不出拒绝的话。“好兄弟,哥哥就知道没问题。服务员结账”“您总共消费五百八”“哎呀,出门忘带钱了,这....这”萧逸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服务员把目光对准了穿着光鲜的苏少杰。“阿杰今天你把账结一下,这钱和家具钱算一起,等哥有了钱一起给你”“没.....没问题”苏少杰感觉心在滴血,以前怎么就没看出萧逸这王八蛋这么坑。就在苏少杰结账的时候,萧逸一句打包,差点让苏少杰摔倒等结完账苏少杰酒也清醒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萧逸今天请他吃饭就没好事,刚开始什么借钱都是假的,目的是为了拿他的家具。然后家具拿到了,自己一顿饭钱也就没那么心疼了,这是一步步让自己往里面钻啊。要是刚开始上来就拿家具或者让自己结账自己肯定没这么痛快,五百多啊,普通工人半个月的工资,这王八蛋。最可气的是,苏少杰却有口难言,谁让他一口一个哥哥兄弟叫的那叫一个亲热。苏少杰这种毛头小子哪是萧逸的对手,就在他们三个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吃顿饭也不让老子省心,到哪里都能看到这破汽水,老子这辈子就毁在了这上面”萧逸心中一顿,停住了脚步。“萧逸,我先走了”“行,我等会儿去拉家具”萧逸内心有了个大胆的猜想,也顾不上和苏少杰虚情假意。当三宝把那个人住的地方告诉萧逸的时候,萧逸的猜测果然没错。之前那个人摔的汽水他看了,是八一厂产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是来催款的供应商。九十年代是下岗潮,不少国有企业纷纷倒闭,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八一汽水场的汽水其实并不差,国企有个通病就是经验理念差,管理不完善,设备落后。这个人必须要去见,但是不能以现在的样子去见,需要搞一身行头,不过在这之前,还是需要改善下自己住的地方才行,这么简陋的住所,萧逸是一天也受不了。很快三宝就从苏少杰那里拉了沙发、柜子、桌子椅子这些家具,这个年代用上这些的人也算是奢侈,特别是沙发。“哥,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呀,你摸摸这手感”“行了,你都说了好多遍了,跟着哥以后这些都是小事,现在把墙刷一下,掉皮的地方要修修”“好勒”萧逸和三宝忙活了大半天,总算是有点家的样子了,萧逸看着也不错,三宝更是眼里面充满了羡慕。三宝因为有事就先回去了,和萧逸约定了晚上碰头。小七下班回来的时候,看到其他人看她的眼神怪怪的,这让她心里发慌。不过她也没多想,因为她有个好消息要告诉萧逸,只是她推开门的时候,一下子被惊呆了。“妈妈,我们走错了?”丫丫大大的眼睛,看着屋里面。小七也急忙退了出来,自己这是怎么了,一着急连门都走错了,只是她抬头看着门牌号,没错啊。这和她早上走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雪白的墙壁,崭新的家具,看起来很是高档。和之前发霉的墙壁、空荡的屋子完全是豪宅和茅草屋的区别啊。“进来啊,愣着干嘛”“这是你弄得?”“不是我还有谁啊”“家具也是你买的?”“算是吧”小七都忘记思考了,揉了揉眼睛,生怕这一切都是幻觉。“你赢钱了?”“来,你试试这沙发,我感觉坐着挺舒服的”萧逸没有回答小七的话,而是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好漂亮呀,爸爸,这都是你买的吗,丫丫好喜欢”丫丫扑在沙发上打着滚。“你是不是又赌了”小七非但没有惊喜,而是眼中露出一丝恐惧。“没,就是找我一个朋友拉了点家具,他家是做家具的”“你还有这样的朋友?”“放心,真的没去赌。”萧逸很是无奈。“真的?”“千真万确”“呼呼,吓死我了。不过还挺漂亮,终于有了家的感觉。”“爸爸,妈妈,丫丫好喜欢。软软的”丫丫咧着嘴很开心,光着脚丫子在沙发上一跳一跳的。小七看萧逸的眼神格外的温柔,这个男人真的是变了。不管这些家具花了多少钱,这个男人总算是知道顾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