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霸道妹妹1111
最新客户端

霸道妹妹1111
下载安卓游戏

玄幻  |  陌恋殇烟

“这……”小莲犹豫起来,她妈再三呵嘱叫她不要再跟那个二骝子来往,可是她又去跟她约会,还险遭他**,这话肯定不能说,要不然准挨一顿骂不可。“你说啊?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秀花心急如焚。“妈,没有,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说着,她跑进了里屋,找了几条长布条。接着就往外跑,秀花却挡在了门口,“你这是要去哪?拿布条干嘛?你说,说不清楚就别想出这个门。”“妈……,我真的有事。”小莲急得要哭了,她妈会拦住她这是她没有想到的,要知道张富贵是为了救她而受那么重的伤,到现在还趴在那,生死未卜,虽说没什么豺狼虎豹,但蛇虫鼠蚁之类,也是有的,他又受那么重的伤,再被什么蛇咬之类,那还不要了他的命?或许,不用蛇咬,他的重伤就能致他于死地,被二骝那么打,那么摔,还有那些瓦片那么砸在他身上,他又不是铁打的。想到这,小莲心急如焚,脚一直跺个不停,“妈,求你了,你让开,再晚就来不及了。”此时的小莲非常担心张富贵的安危,虽然她还没有对张富贵动情,但是她可以确定目前来说,张富贵是这世上最在意她的男人,于恩于德,于情于理,她必须回去救他,嫁不嫁他是另一回事,救人要紧。秀花却不急,慢条斯理地说,“你一个女孩家家的,能有什么事?说,说不清楚,我死都不让你出去。”她摊开了手臂,这会她是C`ha 翅难飞了。小莲急到了嗓子眼,那边是一条垂危的生命,这边母亲却堵在了门口,怎么办?小莲眼泪淌了下来。且看张富贵安危如何。小莲咬了咬下嘴唇,看来不说实话是不行的了,“妈,让我去救人。”“谁?”“富贵哥。”“是他?他怎么了?”“没时间解释了,人命关天,妈,你快让开。”秀花赶紧让开。小莲便冲了出去。“喂……,”秀花喊着追了上去。小莲在前面跑,秀花在后面跟着。不一会儿,两人赶到了张富贵旁边,张富贵仍然趴在原地一动不动,小莲赶紧摸了摸鼻子,“幸好,还有气,还活着”,小莲紧张的心稍放。秀花却一惊,因为他看到了张富贵的屁股,“哎呀,这怎么回事?”秀花指着他的屁股,对着小莲说。“哦,他的屁股被钉子扎了。”小莲赶紧说,“有时间再说吧,我得把他的伤包扎一下,好给他穿上裤子,要不然有人来了就糟了。”“哦,那快啊”秀花催促着。小莲拿着布条正要给他包扎,秀花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布条,“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你把头转过去,我来。”“哦。”小莲想想也是,她做这事不妥。秀花把布覆在那堆草药上面,“这草药是你弄的?”“嗯”小莲,脸儿红红的回答,其实他早就看了他的屁股,现在转过身去,有点多余,于是头转了过来,但不巧,秀花将他的身子翻过来,正要把布条寄上。母女两个同时看着张富贵那一陀东西,小莲惊叫了一声。秀花是过来人,不是没见过,倒没有惊讶,却被女儿的叫吓了一跳,侧头一看,女儿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东西,就斥道,“你还看?”“哦”小莲忙转过头去,脸上火辣辣,她可是他第一次看男人这玩意,吓死她了。秀花却多看了两眼,吞了两口口水,竟也脸红心跳,很想摸一下,侧头一看女儿已经调过头付出,秀花趁机摸上了两把,整得她自己都热血沸腾了。想什么呢,秀花唤醒了自己,赶紧把布条给打了个结,然后再把他的裤子提上,她居然还有些依依不舍。好一会,才把裤子给他提上。小莲问,“好了吗?”“好了”秀花回答。小莲这才回过头来,“妈,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小莲指着她妈的脸几近惊叫。秀花苦笑了一下,“你也没好哪去。”“啊”小莲摸着自己的脸,依然滚烫。“好了,大家都是女人,看你年纪不小了,得赶紧嫁人。”“妈,我不嫁。”小莲撒娇地说。“不嫁?你倒是跟我说说,今天这事,怎么回事?这事怎么跟你扯上关系?”“妈,咱先看看,怎么把他弄醒吧?”小莲说着,指着地上躺着的张富贵。“好,把他弄醒了,再跟你算账,你在这守着,我到下面的河里弄些水来。”“哦。”不一会,秀花从河边,用荷叶,包了一包水来,照着张富贵的脸猛得一泼。“谁呀,往老子脸上撒尿。”说着,张富贵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他醒了。”小莲跳了起来,然后对着地上的张富贵说,“富贵哥,你没事吧?”“哦……,是小莲啊!……哎哟……”“咋了?”莲心担心地问。“我全身痛死了。”张富贵脸痛得皱到了一块。秀花走了过来,却踢了张富贵的大腿一脚。“啊……”张富贵叫了起来。“妈,你干嘛踢他,他伤得不轻。”小莲责怪地看着她妈。秀花却说,“我踢他是轻的,我应该把他给废了。”张富贵骂了起来,“你神经病啊,我又没有惹你,哎哟,痛死我了。““我问你,你把我女儿小莲怎么样了?”秀花质问道。“我没把他怎么样啊?”张富贵纳闷,已经因她伤成这样,还被她妈踢一脚,真倒霉。“妈,他没把怎么样?”说着,小莲走了过去,拽着她妈的胳膊。“那你说,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的衣服破了,而他伤成了这样?说,说清楚,这一切都是怎么一回事?”秀花对着小莲说。小莲面红耳赤,“妈,我不想说。”“不说是吧,”秀花又照着张富贵的大腿又是一脚。“啊……,你神津病啊,怎么又踢我?”张富贵痛得要命。“妈,你不能这样对他,他又救了女儿一次,要不是他,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小莲低着头说。秀花一惊,那她岂不是错踢了好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妈,我以后跟你说吧,现在当务之急是富贵哥的问题”老实说,这件事也确实难以启齿,她转向张富贵“富贵哥有没有事?要不带你上医院?”“我也不知道,要不然你帮我摸摸看看有没有断骨头什么的,如果没有没断骨就不用了,回家养些日子就好了。”“哦”小莲就要蹲下来动手了,秀花忙把她拉了开,“你走开,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以后还要嫁人呢,我来。”“哦。”小莲站到了一边。秀花把他翻过身来,“按哪啊?”“全身都要按一下。”“哦。”秀花的小手顺着他的骨头的摸着,要不是他到处都是伤,这会摸得可真舒服,但现在张富贵的嘴里不断地嘶着。秀花觉得不对劲,掀开他的后背的衣服一看,母女俩都惊呆了。秀花说,“要死了,怎么伤成这样?整个背都是愈伤,还有划痕,你这是从哪里出来的啊”张富贵不作声,因为他要是说出来,小莲会难为情。“我背上的骨头有没有事?”张富贵岔开了话题。“骨头倒是没事,就是包包不少。”张富贵笑了笑,“包包没事”“你还真是条汉子,伤成这样还没事。”秀花看着都觉得疼。“腿上再摸摸”

孽妃路子野
新手游免费下载

    孽妃路子野
      指导玩家

      玄幻  |  天籁纸鸢

      艰难的将视线从文秀岫手腕上的伤口处移开,季幼青暗自深呼吸了几口,才压下自己的情绪。等她再看向文秀岫的时候,又恢复了平常在人前的样子。“秀岫……”“我累了。”少女沙哑的声音,打断了季幼青的话。“……”季幼青看着少女憔悴苍白的脸,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少女一副拒绝谈话的样子,让季幼青知道,现在走出第一步已经很不容易,若是急于求成的话,恐怕会刺激到少女的情绪。‘不管怎么样,起码她开口了不是吗?’季幼青在心中为自己打气。“那好,我先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晚一些,我再来看你。”季幼青站了起来,打算先退一步。文秀岫不理她。季幼青视线在房中扫了一圈。刚才,她在唱独角戏的时候,就检查过病房。里面没有任何尖锐的物品,似乎是怕文秀岫再次自杀。现在文秀岫抗拒接触任何人,季幼青也只能拜托护士和医生,路过她病房时,多照看一下。离开文秀岫的病房,季幼青若有所思。虽然今天和文秀岫沟通失败,但是季幼青还是看出了很多东西。“喂,前面那个穿衬衣裤子的女人站住。”宛如纨绔弟子的语气,打断了季幼青的思绪。衬衣裤子?季幼青看了看左右,这里是病房区,走廊上没有多少人,符合对方口中描述穿着的人,似乎就只有自己?季幼青有些疑惑,但还是停了下来,转过身。‘是他!’季幼青看清了站在自己对面的人,一下就认出了他是谁。她并不是脸盲,更何况对方长得很有记忆点,所以哪怕是只见过一面,季幼青也记住了这个人的长相。“喂……”“对不起,昨天不小心撞到你,好像还摔到了你的手机,如果需要赔偿的话,我可以给你钱。”季幼青抢在唐钰开口之前道。“???”唐钰被噎住。这是什么情况?季幼青在他愣神之时,主动走近了两步,看到对方猛然警惕起来的表情,忙停下解释,“其实昨天我就想跟你说对不起的,只是当时的情况实在是有些混乱,让我来不及开口。希望你不要介意今天迟来的道歉。”“……”唐钰惊愕的看着她。为什么今天的她和昨天的她完全不同?季幼青见他不说话,又道:“嗯,你的手机怎么样?”“屏幕摔坏了。”唐钰下意识的回答。季幼青心中偷偷松了口气。还好只是换屏,若是要换一部手机,她不知道自己的荷包能不能承受得住。唐钰被季幼青的反差,弄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只能看着女人从包里摸出了几百块钱,递给自己。“这是赔你手机屏幕的钱,如果不够,你下次拿费用的收据来找我补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季幼青把钱塞在唐钰手中,然后转身大步离开。等等!‘我是来找她要钱的?’一直到季幼青的背影消失在走了尽头,唐钰才清醒过来。他是在乎这……唐钰看了一眼手里的三百块钱。心中怒吼,‘我是在乎这三百块钱的人吗?’但他还是默默的把手里的三百块钱揣入了自己的兜里。唐钰转念过来后才发现,这个女人虽然对昨天撞到自己的事道歉了,可是对后面差点捏碎自己手腕的事,却好像一点表示都没有?是故意的,还是她根本没意识到,昨天被捏手腕的人是自己?唐钰郁闷死了!他只是想给自己讨个公道而已啊!怎么就那么难?“下次我一定要让你再给我道歉一次!”人早就走了,唐钰也只能对着空气咬牙切齿。来医院,是奉了校长的命。现在从医院出来,季幼青当然不能跑回家休息,还得继续回学校上班。季幼青依然选择了步行返回学校,顺便可以在路上整理一下思绪,寻找一个突破口。不知不觉,她走到了北阳一中的大门外。北阳一中的初中部和高中部都在一个校区,只是中间隔了一些建筑罢了。才看到北阳一中的大门,季幼青就被喧闹的声音吸引。在学校门口,围了不少人,学校的保安正在努力的维持秩序。人群中,她好像还看到了杨主任的身影。堵在学校门口的人中,还有人拿着专业的摄像机和话筒。“大家来看看啊,就是这个吃人的学校!我好好的女儿送到这里来读书,结果孩子就在学校里自杀了啊……我可怜的女儿啊……你们这个黑心的学校,到底对我女儿做了什么?把她都逼得自杀了……”季幼青站在最外面,听到了人群中女人尖锐的声音。她认得这个声音,是文秀岫的母亲。‘不是说她母亲不愿再继续请假,所以去上班了吗?怎么跑来了学校门口闹事,还带来了记者?’季幼青皱眉。“这位家长,现在事情还在调查中,没有下定论的事,你不好这样污蔑啊!”杨主任被一些听了文秀岫母亲的话,义愤填膺的围观群众堵在中间,动也不能动,鼻梁上的眼镜都挤歪了。场面一度混乱。季幼青默默的朝着一旁的树荫下移动了几步,让自己的身影掩藏在其中。她并没有从文秀岫口中问出什么有价值的话,此刻出面也根本无法解决现场的矛盾,还不如不要露面的好。很快,就有接到学校报警的警车赶到了北阳一中门口,车子一停,下来了好几个穿着制服的丨警丨察。季幼青有注意到,之前来过学校的两名丨警丨察也在其中。有了丨警丨察的加入,杨主任在人群中被解救了出来,他扶了扶眼镜,快速整理着一身的狼狈。“丨警丨察同志,这位阿姨说,她的女儿在北阳一中自杀了,这是真的吗?”“丨警丨察同志你们有在调查这件事吗?文同学到底是因为什么自杀的?”“丨警丨察同志,文同学的母亲说,是学校的学习压力太大,学校老师对文同学太苛刻,才导致她承受不住压力,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对吗?”“丨警丨察同志……”“……”丨警丨察一出现,立即转移了围观众人的火力。而文秀岫的母亲,则一边哭一边骂,要和学校讨个说法。季幼青站在后面听了一会,就听出了文秀岫母亲的用意。虽然不知道找媒体来围堵学校是她自己想到的,还是别人帮她想到的,但目的其实就只有一个……想向学校要钱!校门口的闹剧还在继续,任凭丨警丨察还有杨主任都说了,目前事件还在调查中,还没有证据指明学校欺负学生,老师苛待的事,但依然无法浇灭那些自诩正义的围观人群的‘热情’,文秀岫的母亲也没有停止哭诉。最后,杨主任主动说,去学校里谈,却被文秀岫的母亲坚决的拒绝了。甚至还说出了,怕自己进去之后,也出不来的话。仿佛在她面前的根本不是教书育人的学校,而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杨主任被气得脸色发青,却又无可奈何。后来,还是在丨警丨察的劝说下,才让文秀岫的母亲和记者们先离开。

      南苍剑主
      APP指导

      南苍剑主
      推荐出品

      玄幻  |  落凝

      精疲力尽后,我松开了牙齿,感觉到他也放松下来,然后将我放在床上。他合衣躺在床上,这是要同床的表示吗的?我爸才刚死,他难道良心就不会痛吗?“我不会动你!”庄逸阳的声音透着疲倦,根本没有管出血的伤口,很快就睡着了。我缩在床上一角,抱着腿坐在那,看着他的睡颜。坦白说,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无论是工作还是睡颜都是碾压杨瑞。安静的夜,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明知道这样的男人就如罂粟,沾上就会戒不掉。可就是忍不住盯着他的脸,如果,如果我没有离过婚,是不是可以争取一下?这个念头冒出来,我立刻拍拍自己的脸。别傻了,那是天上的星星,凡人怎么可能摘到?那一夜本来就是个意外,而且如果我对他动心,我爸在天之灵都会变成雷电劈死我。困意来袭,我睡在了床的最边上,离他远远的。不敢靠近!然而第二日醒来,我却睡在他怀中,并且是主动地抱着他。我们的呼吸纠缠在一起,他的唇离我不到一厘米,我鬼使神差地亲了一口。看到他的眼睛要睁开,吓得赶紧闭上眼睛,装作睡觉。一会,他帮我盖好被子,就起来了。“我会尽力对你好,直到这个孩子生下来,你不用想太多。”庄逸阳看出来我是装睡,依旧很温柔。我忍不住开口,“为什么?”为什么突然对我好?怕我不生这个孩子吗?完全没有必要,他不是握住我母亲的生死,我还能反抗吗?“医生说了,父母感情好,生出来的宝宝才会聪明可爱!”庄逸阳突然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在我一脸懵逼的状态下离开。这个理由我给满分!“可我没有父亲了!”我低声说着,再也没有父亲了。庄逸阳没有说话,沉默地出去了。我爸的死,成了我们之间跨不过去的鸿沟。很快孩子就满三个月,那些保胎药也就不用吃了,庄逸阳允许我可以出去走走。我就想去逛逛母婴店,亲手给孩子挑一些用品,不用庄逸阳的钱,是我送给孩子的。哪怕最后必须要离开,我也希望可以多做一些。但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见了杨瑞跟许琴,很显然对方也是来买东西的。看许琴那肚子得有六个月了,而我跟杨瑞离婚不过才两个月。孰是孰非,现在那些人该明了。我并不打算跟他们纠缠,转身就走。但许琴却拦住了我的路,“林靖雯,你现在攀上庄总,真是不一样!将我们往死里逼,瑞龙破产,你高兴了吧!”瑞龙公司破产?这个消息我还真是不知道,一直都没有去处理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谁知居然破产了。这样更好,我得不到,大家都别要了。“高兴,我当然高兴!说明我是个旺夫的女人,而你是个灾星!杨瑞离了我娶了你,就只能是一败涂地!”我确实高兴,看着杨瑞那衰样,别提多爽。曾经视如生命的男人,现在不过是一根稻草,遇见还可以踩几脚。“雯雯!”杨瑞这次倒是没有骂人,反而拉住要骂人的许琴。让我有些意外,这次又想算计我什么?“请叫我林小姐,好狗不挡路,让开!”我皱着眉头,这两个人直接将店门口给堵住了,这是什么意思?梅子姐扶着我,小声问我,要不要动手,我示意她再等下!“杨瑞,你什么意思,拦着我让这贱人骂我!”许琴推开杨瑞,就想要来打我。梅子姐抓住她的手,我反手就给了她一耳光。“做小三,就应该躲起来,这巴掌是教会你怎么做人!”我离婚前后都没有去找许琴的麻烦,是因为这个男人脏了,我已经不需要。可不代表她有资格对我耀武扬威,还来辱骂我。“我小三,你林靖雯不照旧是个小三,庄逸阳可是有未婚妻的,你以为凭着肚子就可以嫁给他吗?简直就是做梦!”许琴捂着脸,想要动手,有梅子姐在,他们两个都不是对手。庄逸阳有未婚妻?这件事我从未问过,也不知道!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没有未婚妻才不正常。小三,这两个字对我打击性比较大,我爸妈为何那么反对,就是怕我成为小三。本↘书↘首↘发↘追.书.帮↘而现在对于庄逸阳未婚妻来说,我不就是个小三吗?杨瑞给了许琴一巴掌,看着他们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我都没有任何快,感。完全陷入小三这个身份中,我爸死亡的画面又再次涌上心头。我又开始了浓烈的自责,疯狂地打我妈的电话,可那边一直都挂掉,最后直接关机。她是有多厌恶我这个女儿,眼泪顺着脸颊流个不停。“雯雯,你别哭,如果他对你不好,我们复婚好不好?”杨瑞从后面追过来,独身一人,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恶心。我擦干眼泪,咬牙切齿地说,“你最没资格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是你闹到医院,我爸就不会死!”庄逸阳有错,杨瑞就是有罪。我千里迢迢地嫁给他,他却那样对我,明知道我爸生死关头,还闹到医院去,这仇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错了,我鬼迷心窍,我不是人!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头再来,好不好?”杨瑞突然拽起我的手抽他的脸,我嫌脏往后退。他就自己抽自己,很快脸就肿起来。我心中真是五味陈杂,“杨瑞,你不爱我就该放了我,而不是设计我陷入这样的境地!”往事不堪回首,我再也不愿意跟他多说一句话,他今日是做戏,还是真心悔改都跟我没有关系了。回到庄逸阳的别墅,我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直接躺在床上休息。他今日在阳城,打电话来一起吃晚饭。他对孩子非常重视,但凡有时间,就会来多陪陪我们。有时候还会非常神圣地摸摸我的肚子,倒是没有太多逾越的动作。“你未婚妻是谁?”我有些恐慌他的未婚妻,那可是我未来孩子的妈妈!性格好不好?会不会虐待孩子?任何一个女人怕都不会喜欢老公的私生子吧!庄逸阳诧异地看着我,“不要胡思乱想,这跟你没关系!”我摸着肚子,勇敢地对上他的眼睛,“她是我孩子的妈妈,当然有关系!”如果她不好,我拼了命,也不能将这个孩子给他。我才不管什么协议不协议,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周思颖,孩子不会给她带,我自己带!”庄逸阳给了一个承诺,但我却不能相信。“如果她找到我,我该怎么处理?”我的存在,迟早会被人查到,庄逸阳基本上都在这里休息。只要有心,很快就能查到。“不用怕,保护自己就好!她不会在意这些的。”庄逸阳随意说出来的话,却让我很吃惊。他的未婚妻不会在意我的存在吗?如果说,女人对小三不在意,那就一个可能,他的未婚妻根本就不爱他。

      霸世邪神
      下载网站

      霸世邪神
      玩家分享

      玄幻  |  菲菲公主

      赵大海说,张富贵本人家庭没有大的背景,他的对象家庭可是厚重的,对象的父亲是现在的市委常委,有此关系,不过几年这个小子就会飞黄腾达,到码头镇是镀金的,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镀不好金,县领导面子上难堪,肯定要追究一部分人,那么姜照光的乡镇丨党丨委书记也就不要混了。姜照光听了赵大海的汇报,虽然当时是夏天,后背还是冷冷的。原来有这么一个大背景的人在自己的乡镇,竟然不知道,难怪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为了一个队长亲自到乡镇来,那是有目的的。那天,姜照光想了很久,后来对赵大海吩咐说,张富贵岳父的事任何人不能说,不过要做好张富贵联系村领导的思想工作,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得罪张富贵,否则,就是不想干了。至于乡里的一般领导,就不要说这件事,但是你要在后面时刻关注动态,如果有人对张富贵不尊敬什么的,立即向我汇报。张富贵是大树,要靠不能得罪。上午姜照光在县委副书记办公室谈起拜访市财政局领导的时候,苦恼没有得力的人,去了不一定起到效果。姜照光就想到了张富贵,向县委副书记推荐说,自己的乡镇有一个人是最合适人选,由他带着前往,肯定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县委副书记就问,这个人是谁?姜照光就把张富贵的背景说了,说是市委常委的女婿,去了那就是市委常委前往,谁都会给面子的。县委副书记听了,很感兴趣,说有这么一个人,一定要利用好。姜照光按照县委副书记的指示,回到乡镇,就找张富贵谈这件事。张富贵正急着和刘小娟的约会,想赶紧结束话题,尽快回到刘小娟哪儿,好好享受这个女人。就回答说“既然书记吩咐了,肯定要执行,什么时候出发,听你的指挥!”张富贵很爽快的答应了姜照光。姜照光后来又和张富贵谈了别的事,一直到点多钟。张富贵于是就到食堂吃点饭,补充点能量,要想尽力在女人身上冲刺,没有能量也是不行的。饭后,到宿舍躺了一会,等到天已经很黑了,才从宿舍出来。刚出门不久,张富贵就接到秦书凯的电话。秦书凯在电话里说的事,让性意昂扬的张富贵吓了一跳。秦书凯说,张处长,你出去不久就看到吴龙在跟着出去,我就特意出门注意了一会,发现吴龙一直在跟着你,你不管到哪儿,一定要小心。张富贵挂了电话,想了一会,就很特意地走的很快,就发现后面如狗一样跟着的吴龙。想到如果不是秦书凯留个心眼,提醒自己,说不定就被吴龙这个小子抓个和女人进出的场面,到了黄河广场附近的时候就下去消失在人群中,观察着吴龙。看到吴龙如狗一样到处寻找的样子,张富贵很生气,想不到吴龙真的是这样的一个人,以前听秦书凯说的时候,也确实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后来想到一个在官场混的人,知道官场起码的规矩,这样做就为人不齿,今天你能跟踪张富贵,说不定明天就能跟踪单位的局长,以后就能跟踪县长县委书记,有此劣性,不管哪个领导都不会重用的,因为领导也是人,也有有这样那样的错误,把这种心理阴暗,爱好窥探个人**的人放在身边,就等于身边放个丨炸丨药包在身边。张富贵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点到为止,给吴龙一个台阶,他也会到此为止的。如果,过分的处理,把脸撕开,只会带来过分的结果,做人不一定要把脸撕开来斗,暗斗才是最高的境界。温和的背后,往往是刀子。张富贵很简单的把吴龙打发走,才偷偷的到了刘小娟那儿。刘小娟正在客厅看电视,看到张富贵进来迎接上去很温柔的接过张富贵的外套,小声的问:“什么事?怎么到现在?”刘小娟穿着几乎透明睡衣,乳白色的胸罩清晰的映入张富贵的眼睛,丰腴而不肥胖的身体随着走动不经意的摇摆,显得身材玲珑有致的,看上去让人着迷。看着如此的美人,张富贵心里的**早已挑起,于是把刘小娟紧紧抱住,没有说一句话,任何话语都是多余的,行动代表一切。后来,两个人洗洗过后,躺在床上,张富贵就说了来的比较迟的原因,说自己现在一直在想如何妥善的处理吴龙的事,要让他吃了亏而且无法说出来,那才是自己要的最高境界。刘小娟就说,不要为了一个小的人物而把自己的前途搭进去,那是因小失大,所谓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就是这个道理,把握好这个原则,做什么都可以,至于说怎么斗,你会处理好的。张富贵在以后的很长时间,一直在考虑如何处理吴龙的事。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月份,各单位都是忙着总结表彰的时候,挂职人员也不例外,按照市委和县委的统一安排,要求各个官职干部将扶持联系村的情况汇报到县委组织部,同时由所在乡镇和挂职干部共同推荐优秀的挂职干部,进行表彰。一个下午,镇政府的小会议室,个挂职干部和镇丨党丨委书记姜照光、副镇长刘小娟等人围桌而坐,正在商讨优秀挂职人员的评选工作。姜照光自从知道张富贵的底细后,都是尽量的巴结张富贵,每次镇里的重要接待都会请张富贵参与,也积极地给来宾介绍和吹捧张富贵,说这是市里的领导,对镇里的贡献非常大。让张富贵知道镇里对他是很欢迎的,也是很重视的。所以,对挂职干部的任何事都是积极地放手,让张富贵全盘处理。姜照光也知道刘大明和张富贵之间的矛盾,每次刘大明向姜照光汇报问题的时候,都是很热情的接待,装着很有耐心的听完,然后都是摸着头发说,镇里事情很多,作为一把手很忙,至于挂职干部的事,镇里是刘小娟副镇长具体负责,组织部还明确一个张富贵为队长专门负责,有什么事可向他们说,他们会为你服务的。一次,刘大明也向姜照光汇报张富贵和刘小娟的事,说有人看到他们**的事,作为镇丨党丨委书记一定要监督,否则,出了问题那就影响整个镇里的形象。刘大明现在无法理解姜照光到底想什么,把握不住领导的脉搏,也就没有影响力。做官成精的姜照光就说,这件事很严重,老刘,你千万不能乱说,当事人弄不好是要受到严重处分的。后来,话题一转问,老刘,反映两个人**的事有证据吗?刘大明就说,有两个人看到乱搞的场面,姜书记可以去问问吴龙和秦书凯,那是很好的人证。姜照光就说,老刘,两个小伙子能给你证明,能证明这件事,肯定不会。所以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那是影响一个人政治前途的大事,没有证据我就不好干涉,八小时之内,是我管理的干部,个人的事,八小时之外就不好管了。对刘小娟这个漂亮的女人,是男人都会有想法,都想赚点便宜。作为男人的姜照光也想过,但是知道那是带刺的玫瑰,是千万不能碰的,得罪了副县长那是得不偿失,说不定丢官卸甲,男人一旦没有了官就什么都没有了。

      农门婆婆要修仙
      操作技巧

      农门婆婆要修仙
      稳定版下载

      玄幻  |  沐浅雯

        证监会称,一直以来,证监会始终注重加强对突击入股、利益输送、“影子股东”、违规代持等行为的监管规范。今年2月,证监会发布实施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指引,进一步压实中介机构责任,加强股东穿透核查披露,强化临近上市入股行为监管,从严惩治违法违规行为。在制度执行过程中,证监会坚持刀刃向内,多措并举,突出强化系统离职人员不当入股行为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