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5566
安装说明

5566
最新客户端

玄幻  |  芦镁

我很感激她的用心,竟然把重复的号码都给标注好了,我看起来就省事很多,我找了一遍,也没发现老婆的号码,这让我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皱了皱眉。没有老婆的号码,说明这条线索已经断了。我仔细看了看另外几个号码,还没开口询问舒雅的,她就一一告诉我了。这个机主经常通电话的号码,有三个,一个是电信的,两个是移动的,电信那个号是一个叫高大鹏,通话记录最为频繁,剩下两个移动她就没办法查出来了,毕竟她妈妈做的是电信的工作。我拿过那张A纸走到旁边的电话亭,打通了两个移动的手机号码,拨过去之后,冒充认错人了,确定了这两个号码都在外地,应该和老婆没太大关系。剩下的那个叫高大鹏的电信号码,我打过去之后,一直处于忙音中。我把最后的希望锁定在仅剩下的那个电信号码上,只要能找到高大鹏,就可以找到给我发信息的那个人是谁,然后再逼他说出,关于老婆的一切,整个问题就解决了。我想通了这一切后,就把A纸放进了包里。“徐老师,这些能帮助你吗?”舒雅小声问道。“舒雅太感谢你了,对了,我请你吃个饭吧。”我感激道,望着舒雅有一些忸怩的表情,我忙是拍了一下脑门,她是我的学生,请她单独吃饭明显不合适,我想了想拿出了一百块递给她。“徐老师你这是做什么?”舒雅退后了几步,不解的看着我。望着周遭望过来的眼神,我被当成了一个拿钱诱骗小女孩的坏人了。我忍不住有些埋怨,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老师又不是坏人,你怕什么。舒雅摇了摇手,嘟囔了一声,我也没有听清楚到底是什么,我不顾她的反对,直接把钱塞进了她的手心里,因为推让的关系,我的手臂不小心碰触到了她的胸口。我感受到那上面的饱满和柔软,眼神忍不住扫了一眼,估计刚刚来的时候,她跑的太快,领口开了忘记扣住,一件白色的胸罩包裹住两个已经颇显规模的小馒头,还有一道略有深度的沟壑。舒雅愣在了那里。我心里竟然有一些害怕,如果舒雅喊非礼,在学校附近如果被抓住,我别说转正,估计实习期都要提前结束,到时候一穷二白,没有工作,估计老婆更能明目张胆的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了。“刚刚只是不小心,老师的为人你是知道的,不要太在意,不小心碰触一下,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很正常的。”我干咳一声,一脸正经的说道。舒雅哦了一声,默默的低下头。我出于内疚,又多给了她一百块。我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嫖客一样,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学校的一些传闻,听说有些高中生为了期末分数,被一些老师占便宜,有的还会献身。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怪怪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舒雅在我眼里,也只是一个好学生而已,当然我也不是那样的人。为了以后方便交流,我向她要微信号码,原以为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看舒雅好似很不情愿,在我的强求下,她不情不愿的给了微信号,确认通过之后就把手机揣进了口袋里。随后让她注意那几个号码的通话记录,嘱托她早点回家,我扭头直接打车也回去了。等我走之后,舒雅的脸色红红的,迟疑了一下,翻弄出来手机直接屏蔽了我,让我无法看她的朋友圈,才转身上了公交车。我一到家老婆就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有我最喜欢吃的红烧鱼和炒土豆,老婆接过我的公文包,问我怎么电话也不接,回来这么晚。我随口应付了一句,在开会,手机没电了。“老公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过去你每次回家都会抱着我,现在都不理我了。”老婆从后面抱着我的腰,有些撒娇道。“或许是最近工作太忙了吧,你也知道,我实习期快结束了,要准备转正的事。”我皱了皱眉,我很想告诉她,是因为你的出/轨,你的不坦白,才导致今天这个局面的。“那你可要注意身体,来,先吃饭吧,不然都凉了。”老婆颇为体贴和善解人意,帮我拉开椅子,让我坐下,帮我拿过来拖鞋换上。“对了,我的手机没电了,有个电话我需要现在打过去,你的手机让我用一下。”我笑着对老婆道。老婆没有怀疑,把手机解开密码后递给了我。我接过手机有点激动,如果她的手机里有那个短信男的号码,几乎可以证明她和那个人确实发生过关系。等我把号码拨完之后,并没有显示短信男的号码,随后扫了一眼通话记录也没有那个人,心里稍稍安心了些许。我想到早晨老婆接的秦主任的电话,我搜了一下秦主任的名字,很快那个号码出现,对照了一下,发现短信男的号码和秦主任的完全不一样。还好,秦主任的也是电信号码,我默默记住号码。在我快放下手机的时候,我抱着试一试,把那个有舒雅从短信男通信记录中,提取出来的叫高大鹏的手机号码,输了进去,没想到竟然显示了出来。上面备注的名字并不是高大鹏,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赵丽莎。我皱了皱眉,难道老婆故意用女人的名字混淆视听,其实这是个男人。我突然想到会不会发短信的男人,也在老婆手机上,只不过没有备注,通话后就删除了记录,所以我才搜不到的。我一想到老婆偷偷的和这些男人联系,我就一阵的愤怒,一个秦主任,一个短信男,还有这个叫高大鹏的男人,这三个男人到底和老婆有什么关系,一个正经女人怎么可能会和这么多男人有联系。老婆疑惑的问我怎么没有打,我摇了摇头告诉她,忘记了手机号码,我把手机还给了老婆,心里一阵心烦意乱。吃过饭老婆在刷锅,我坐在沙发上望着厨房里忙碌的老婆,看上去确实非常的贤惠,如果能如同过去那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那该多好,可惜,这一切随着她的谎言和她身上的谜团越来越多,渐渐的已经远去了。老婆收拾好东西后,擦了擦手走到了我身边,笑着道:“老公,你等着,我给你泡泡脚。”不大一会,她端着一个洗脚盆走了过来。她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就帮我脱掉袜子,放进了洗脚盆。“老公舒服吗?”老婆帮我搓着脚,笑着仰头问道。我嗯了一声,告诉老婆挺舒服的。我的脚被老婆的双手揉着确实很舒服,平常我是不会让她这么服务我的,不过我今天却没有抗拒,一是我心烦懒得说话,二是我想看她是怎么服务人的。她的按摩非常的到位,我感觉到脚心的穴道好似都被照顾到了,让我感觉非常的舒服,水桶里的水轻溅扬起有一些打在她的胳膊和脖颈上,她每次用力微微弯腰的时候,领口的双/峰都会同一时间跃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老婆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胸罩,一抹深深的沟壑,在黑色的映衬下极尽迷人,饱满的白皙雪峰有一大部分,显现在我的眼里,那惊人的沟壑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心跳加速。

贝壳
预览版特色功能演示

贝壳
客户端可靠

玄幻  |  烟雨江畔

此时的赵倩很想哭,但她不能哭,只能强忍着。张强看出赵倩的心思,于是就转移话题道:“你下次回去一定要记得把《MBA领导学》带回来哦!”赵倩挤出一点笑意说:“强儿,你迫不及待地想读这本书,我周末就回老家给拿吧!”“好的,谢谢夫人!对了,你说《MBA领导学》好在哪里呢?书里都写了些什么呢?”张强问道。赵倩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谈起读书,总是眼前一亮,往往不知疲倦,便笑着说:“新时代要求富有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的领导者,领导人务必要有八大领导本领。”张强好奇地问道:“倩儿,哪八大本领啊?”“学习本领、政治领导本领、改革创新本领、科学发展本领、依法执政本领、群众工作本领、狠抓落实本领、驾驭风险本领。”赵倩一口气说出领导人应具备的八大本领。张强激动地鼓起掌道:“哇塞!你怎么都能记住啊?你也太厉害了吧!天哪,你简直是天才!本事就是按这个体例来写的啊?”“不是,这只是书的一部分,该书还写了如何激励干部干事创业,破解瓶颈,发展事业等。”赵倩道。张强亲了赵倩一口说:“谢谢美女夫人的教导!有你真好,得一女子足矣,此生无憾也!”赵倩听到张强称呼自己夫人,顿时心里像吃了蜜似的甜滋滋地笑着说:“你是一位有追求,想上进的男人,我喜欢!我也是,得一张强足矣,此生无憾也!”说完,两人哈哈笑了起来!张强醉意更浓了,他用双手托着赵倩的俏脸说:“倩儿,有你真好!我一定会努力的!你放心,我不会让我爱的人失望!”赵倩幸福地笑着说:“我相信你,你一定会成功的!我等着你成功的消息!”张强若有所思地说:“谢谢夫人鼓励,只是仕途艰难,要走好这条路并非易事儿!除了个人的努力,还要有关系,甚至关关系更重要。有人这样分析提拔几率,有关系有能力提拔最快,有关系没能力次之;有能力没关系机会不多,没能力没关系几乎没可能。”赵倩鼓励道:“亲爱的强儿,不要急,慢慢来啊!只要自己努力了,就不后悔了。现在的形势一片大好,很多位子都可以通过考试,无需什么关系,只要你早作准备,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张强点头道:“倩儿,你说的有道理!我一定听你的话,好好备考。要不,我先读个在职研究生学历吧!”赵倩开心的笑着说:“我相信你,强儿!读不读研究生不要紧,更重要的是要有实际工作能力,文凭并不是非常重要。你自己看吧,有时间也很好啊!读研究生毕竟更系统一些,还能得到专家的指导。你是公务员,如果要读就去读中央党校的研究生吧,你打算读什么专业?”“我喜欢哲学!”“好,那你就读哲学专业吧!我也喜欢哲学,以后咱们有共同语言,相处着惬意!”说完,赵倩又贴到张强的身上了。张强笑着说:“倩儿,当老师的就是不一样,非常善于鼓励人,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师啦!”赵倩笑盈盈地说:“我哪敢啊?其实,你比我读的书更多,我要向你学习,请以后多多指导!”张强得意洋洋地笑着说:“倩儿,我很少见到像你这样聪慧的女孩,既通情达理、善解人意,又很会鼓励人!遇见你是我的缘,更是我的歌!”赵倩哈哈大笑地说:“哇塞,你用起歌词来赞美我啊!”说完唱了起来:“遇上你是我的缘,守望你是我的歌!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我爱你,就像山里的雪莲花。哈哈哈哈!”张强激动地鼓起掌来,笑哈哈地说:“唱得非常好,太好听了,再唱一遍好吗?”赵倩又再唱了一遍,张强也跟着哼了起来:“遇上你是我的缘,守望你是我的歌!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我爱你,就像山里的雪莲花……”两个人唱完哈哈大笑起来,完全忘记这是午夜时间。女人就是细心,赵倩微微一笑说:“强儿,我们吵到邻居了,说话小声一点儿!”张强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糟糕了,半夜三更的,咱们说话还这么大声,明天会被邻居说咱们没有修养,还影响到你,他们不认识我,对我影响不大,你却不同。”赵倩轻声地说:“没事,既然都说了,就不要后悔。以后咱们注意一点儿就好!”张强笑了笑说:“好的,我一定会注意!对了,你人长得漂亮,又这么有才干,学生一定非常喜欢你啦!”赵倩点了点头说:“还可以,学生挺喜欢我的!其实,做教师的,人漂不漂亮还是次要的,更何况我也不是绝顶美人。”张强笑着问道:“当老师什么最重要呢?”赵倩说:“强儿,你有所不知,当教师最重要的,应该是一颗爱学生的心,全心全意为学生的人生负责。有了爱学生的心,就会努力上好每一节课,做好教育教学工作。”张强使劲地点了点头说:“倩儿,你说的对啊,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没有爱就不能教育好学生!”赵倩笑着说:“强儿,你的悟性还高,说的很专业!其实当公务员也是一样的,也要有一颗爱民之心,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张强说:“倩儿,你才合适当领导呢!你是党员吗?”赵倩羞涩地说:“很可惜,我还不是党员呢!我也想入党啊,总觉得不够格,不敢提出申请呢。”张强竖起大拇指说:“倩儿,你真不错,不是党员,说出来的都是党话,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是党的根本宗旨啊!”赵倩坚毅地说:“这个我知道,我虽然不是党员,我也读过党章啊,我觉得咱们的党就是伟大,我真想快一点儿入党。”“你可以向党组织提出申请啊,让党组织考验你!”张强鼓励道。赵倩笑着说:“好吧,我明天就写入党申请书,只是担心自己不够格!”“好,我支持你,明天你写完入党申请书拿给我看,我给你提意见!你已经非常优秀了,相信党组织一定会批准的。你累不累啊?天都快亮了,咱们睡吧!”张强赞许道。赵倩说:“好,你也累了,睡吧,晚安!”张强说:“晚安好梦!”说完,张强发出鼾声,他睡着了。这个晚上,他们聊得很开心,但赵倩还是多想了。她虽然闭着眼睛,还是想起前面张强的问题,她想,张强为什么突然问她的前男友呢?嘴上虽说不计较,其实还是有阴影的,男人大多数都有这方面的情结。张强这一问,把赵倩的心高高的挂到树梢上了……从市里比赛回来以后,赵倩和张强每天都在一起,如胶似漆的,他们正式恋爱了。这一段时间,是赵倩人生最幸福的,他们在一起有共同的语言,海阔天空地畅聊,聊政治历史,谈文学艺术,吟诗词歌赋,偶尔也八卦。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几天张强没去找赵倩,连个微信都没有。赵倩非常纳闷,总觉得生活缺少了什么,天天坐立不安,甚至患得患失。

本田
下载平台安卓游戏

本田
支持玩法

玄幻  |  陵浅

“苏姐不能这么做,你给我的温柔浓情,我担心那一天会掉进你的多情陷阱里,会不小心爱上你。”“可是,我已经掉进了你的柔情陷阱里。”我伤感地说,抓着苏雅的手,揉着,舍不得放开。苏雅抹了一下我的脸蛋,那天晚上,她在我的铺上,压着我身体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弄我的脸蛋。动作轻柔,眼神里有爱意,就像是在爱她的初恋一样。“安夏,听苏姐的话,回家睡觉吧。忘记对苏姐的情,姐会耽误了你的青春,你会在生活中遇到真正值得你去爱的女孩子。”“我不明白,我的苏雅为什么会这样对我。”“姐是结过婚的女人,难道,你会让你身边的朋友们都笑你,你爱上的女人,是一个结婚过的女人吗。姐是为你好,有时候,流言蜚语不光会伤害到你自己,也会伤害到你的亲人。”“我不在乎。”“不要再使性子了,快回去吧,别让姐生气。”苏雅说完,把头侧到了另一面,不再理会我。“苏姐,我走了,你开车小心点。”我哽咽着,说完这句话,下了车。一步一回头,看着车里的苏雅,有种依依惜别,惆怅万千的伤感。苏雅的车调了头,缓慢地消失在夜幕中。我掏出手机,给苏雅发了一个短信过去。“苏姐,今夜,你又把我的魂带走了,注定我今天晚上会彻夜无眠。”苏雅离开了,我回到家中,脑子里,还是苏雅刚才留下的欢笑和清香。我惆怅地蜷缩在沙发上,没有心思地翻阅着电视,似乎,心中在期待什么。我拿出手机,凝视着,上面没有任何的反应。原来,我才知道,自己是在等待苏雅的信息,或者电话。夜,变得越来越安静,我对苏雅的等待,让我很失落。苏雅没有给我发来信息,直到我躺在chuang上,无法入眠。此刻,我好想再给苏雅发一个短信,告诉苏雅,我好想念她。好想在这样的夜里,拥抱着她,闻着她发丝里的香味,宽心地睡觉。犹豫了一会儿,我把编辑好的短消息删去,干脆关了手机,钻进了被窝。苏雅不回我信息,一定是不希望我在感情上对她骚扰,为了不影响到苏雅的生活,我只能忍受着对这个女人的思念,压抑着对苏雅的情感。真是上天捉弄,当我快要把苏雅从我的生活中忘记的时候,命运再次让我和苏雅在这个城市中相遇,苏雅的出现,又一次点燃了我对她的期待和向往。想着苏雅,我从chuang上起来,找出一本没有用过的笔记本,开始写日记。我要把有关我和苏雅的点滴,都写在日记里,写下我对她的感受,写下苏雅的生活。这是我为苏雅写的第一篇日记,合上本子,我想着苏雅迷人的身体,还有被她拥抱亲吻时的舒畅,熬了好半夜才睡去。第二天早晨,闹钟将我吵醒。我想到今天是我第一天到安雅公司上班,闹钟响后,赶紧起chuang,认真的洗刷了一番。出门的时候,电梯刚要合上,外面一个女孩大声地叫着。“等等,等等。”我赶紧把快要关上的电梯重新拉开,一个身材高挑,容貌娇美的女孩,拉着一个小拖箱,闪的一下,钻进了电梯里。“谢谢!”她进了电梯,礼貌地对我点了头。我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她刚搬到我隔壁两天,搬家的那天,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见过这个女孩一面。“你住?我叫安夏,住。”她笑着,迷人的笑,很自然,两边微凹的小酒窝,让这个女孩子在美丽的外面中,带着几分*。说话的时候,她依然轻快地笑着。“我知道,刚搬来的那天,我见过你一面。我叫白颜,以后就是你的邻居。”“有邻居好,热闹。你是要出差吗?”“对啊,我是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出差。习惯了,工作就是这样。”“那你真辛苦。”出了电梯,白颜拦了一辆出租,我帮着将她的拖箱放在了出租车的后备箱里。“这是我的电话,记住了吗,我叫白颜。”白颜上了出租车,写了一张纸条,递了出来。我接过写上电话号码的纸条,对白颜挥手告别,“路上小心,我叫安夏,会记住你的名字,白颜。”“邻居,再见。”白颜可爱地笑了笑,随着出租车慢慢远去。我把白颜的电话号码存入了手机,接着给白颜发了一个信息。“我的美女邻居,安夏祝你一路顺风。”“美女邻居记下了你的祝愿。”白颜在信息的后面,还发了一个顽皮的笑脸。我心里乐着,因为白颜的可爱,这个早晨,碰上白颜,她带给了我一份很好的心情。到了安雅公司,我的心情特别的愉快。一个年轻女孩从行政部办公室出来,走到我的身边,当时,我正站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先生,请问你是找苏总的吗?”“不,我是来报到的,我叫安夏,是公司新聘用的员工。”女孩上下的打量了我一会儿,试探地问着:“你就是安夏啊,我知道你的名字,刚才苏总给我来过电话,说有一位叫安夏的先生要到公司上班,原来就是你。”我笑着回答:“是的,我就是安夏。”女孩子热情地笑着,给我一种很和蔼亲近都感觉,似乎第一次来到安雅尔公司,他们就是我的老同事一样。没有给我陌生感,而是亲切和热情。“安先生,苏总上午有点事情,要不你先到我们办公室里坐会儿吧。”“胡总呢,他在吗?”“你是问的我们行政部的胡经理啊,他在,我带你去吧。”女孩走在我旁边,引领着路,“安先生,你以前做什么的呢?”“HR公司。”“原来也是做服装的啊,我叫冉倩,你可以叫我倩倩。”冉倩的性格很活泼,她在我的面前,表现出很从容。谈话间,我们就像是相处了很久都朋友。只是,她把我安先生安先生的叫着,我听着有些别扭。“那好吧,我以后就叫你倩倩。”冉倩带着我来到行政部经理室门口,门虚掩着,冉倩敲了几下门,把门推开。我看到胡明坐在转椅上,专注地敲着键盘。胡明异常的热情着,主动起身和我打招呼。我惶恐着,有些失措。“小安,坐,坐。”然后,他又吩咐和我一起进来的冉倩,“冉倩,给小安倒杯水。”冉倩倒来一杯水,放在茶几上,离开了办公室。胡明挨着我,坐下。“小安,早晨苏总特地给我打了电话,说,要是你到了公司,她不在,就让我好好接待一下你。看来,苏总对你期望很高啊。”“苏总真是太客气了,她是领导,我只是新来的员工,让苏总这样为我操心,我真是过意不去。”“苏总在公司里,平时是很严厉的,对你,苏总好像是特别的热情。小安,问你一件事情,如果方便就说,不方便就算了,当我没问。”“胡总,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有什么事,只管问,大家都是一家人。”胡明嬉笑着,一脸讨好的样子,这个场景,要是在外人看来,我倒成了他的领导,对我恭敬着。

阴阳师
下载安卓版

阴阳师
指导经验

玄幻  |  殇未芩

金锋推着三轮板车默默的往回走。刚在送仙桥门口,这个世界的金锋被曾子墨撞没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过来了。这个世界金锋的身体,另一个世界金锋的灵魂。两个人的意识混杂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全新的金锋。得以重生,金锋要做的事太多。最紧要的就是要找到那只大鼎。那是整个神州的镇族神器。当金锋检查了自己的身体,不由得微微叹息。现在这副身子骨,差得太远。还有自己现在的环境和处境,更是令自己悲愤。摸着自己的右腿,长长的一条口子,那是被曾子墨的三叉戟车撞的。现在的伤口还在渗出丝丝热血,从大腿上慢慢的流下来,淌满右腿,在四十度的室外高温下很快干涸。这点小伤小痛,对金锋来说,早已。“我说过,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的事,我来扛。”早已破烂的板车右边轮子也被撞变了形,花了二十块在配件城里买了新的轱辘,用板车上的工具自己修好。再次默默静静的往回走,直到下午日头偏西。回到四环已到郊区,穿过铁路,到了高架桥下面,沿着泥泞不堪的烂路往上,过了河,就是金锋的家。河边上是一块大空地,空地西边是一块面积一亩多的沼泽地。一群半大的鸭子在沼泽地里欢腾的叫喊觅食。小山高的各种垃圾在空地上杂乱的堆着。一袋一袋的塑料瓶、啤酒瓶、废纸废报,破铜烂铁、还有报废的摩托车、电瓶车和自行车。前些天暴雨的后遗症还没消散,空地上一片狼藉,无数蚊虫肆意飞舞,无数苍蝇钉在各个垃圾上,发出得意嗡嗡叫喊。垃圾山的旁边,是一间间用各种废旧材料搭建起来的破烂房屋。一排排矮矮的房屋高不过一米多,得弯腰才能进,屋顶上是五颜六色的彩条布压了几块破铜烂铁和废旧轮胎。一条赫毛耗子从屋顶上掉落下来,沿着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的泥地里飞速跑进垃圾堆中。“小锋回来了啊……”“小锋哥哥回来咯……”“小锋哥哥给我带吃的没有?”金锋半截小腿插在泥地里,呵呵一笑,从板车车头拿下塑料袋,冲着房屋门口的小女孩叫道。“有!”门口的小女孩不过五六岁,一身污秽的短裙早已看不清本来的颜色,头发凝结成一股股的黑绳,脸上黑黑的,沾满了泥土。小女孩毫不顾忌的从门口跳下来,溅起一片污泥,高高兴兴的从金锋手里接过塑料袋。嘴里惊喜的叫出声来,转过身高举塑料袋,高兴的叫道:“阿婆,小锋哥哥给我买咯……”“抓酥大肉包……”垃圾山上,一个驼背老婆婆歪过头来,冲着小女孩骂出声来。“死女子,赶紧去洗手。”“小锋,谢谢你了。”金锋静静摇头:“不谢。”推着板车继续往前走,窄窄的巷道两边,一边是堆积老高的垃圾破烂,一边是矮矮不堪的房屋。一间房屋门口,一个面色枯败的老头呆滞的坐在一个木头做的板车上。老头自腰以下便没了,灰白浑浊的眼睛木然的看着金锋,一片惨淡。金锋再次停下,冲着老头点点头,叫了声拐子爷。拐子爷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张开嘴巴啊啊两声。“拐子爷,今晚叫雪儿带你去万达影城吧,昨晚综合大队的才去过,今晚安全。”拐子爷咧嘴一笑,抬起唯一的一只胳膊,露出仅剩三根指拇的右手,比了比个手势。金锋摇头说道:“不用,我回家吃。”这时候,彩条布做的房门掀开,一个女孩俏生生的出现在金锋眼前。女孩看样子不过十六七岁,穿着一套蓝白相间的校服,扎着马尾。见到女孩的瞬间,金锋微微有些失神。这是一个美得惊心动魄的女孩。标准的瓜子脸,皮肤晰白得有些病态,高翘挺直的瑶鼻,水汪汪的丹凤眼勾人心魄,点点朱唇略带弧线更令人倍生爱怜之心。第一眼看,女孩带着九分的清纯和一丝的魅惑,恬静温雅。再看第二眼,女孩又带着九分的妖冶和一分的清纯,勾人心魂。这样的女孩就算是放到民国那会,也找不出一个来。“谢谢锋哥。”“你腿怎么了?”“被车疵了,没事。”女孩蹲下来,端着碗,一口一口的喂着拐子爷,轻转臻首,侧望金锋。“锋哥……”金锋回头,静静说道:“怎么?”女孩双眸闪烁,欲言又止,却低低说道:“没事。”再往前走,垃圾山上的好些人都冲着金锋打招呼,言语亲切,金锋也一一回话。“刁太婆,文殊院明天庙会,你别忘了。”“三娃子,安装技校那边在拆化工厂,晚上可以去卖烧烤。”“白叔,清江那头说是有几个鱼塘爆了,你明天去那试试。别背电瓶。”垃圾场里的众多人接连向金锋道谢,纷纷叫喊着金锋回家吃饭。这时候,垃圾场外传来了一声虎啸狮吼般的吼叫。“金锋在不在?”众人一听这声音,一下子脸都变了。金锋转过身,只见一个中年大妈开着一辆电三轮轰轰隆隆的杀了过来。中年大妈年纪约莫四十岁出头,白白胖胖,富态威严,穿着明显的跟垃圾场里的完全不一样。金耳环,金项链,金镯子,金闪闪,金光灿烂,晃花了众人眼睛。中年大妈所到之处,垃圾场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齐刷刷的全都站了起来,如同迎接女皇那般。在破房子里的好些人赶紧出来站得规规矩矩,就连拐子爷也高高举起唯一的一只手,冲着中年大妈报以最和蔼的笑容。所有人嘴里齐齐的亲切的叫喊着。“王大妈好!”“王大妈辛苦了!”“王大妈吃了没?”中年大妈开着电三轮风风火火杀过来,面对列队两旁欢迎自己的众多老幼不屑一顾,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的金锋,杀气满面,煞气腾腾。在场所有人吓得魂不附体,战战兢兢。“咣当!”一声闷响!电三轮陷进了泥泞的路面,任凭中年大妈再怎么用力扭油门,电三轮发出悲惨的呜呜哀鸣,却是无法再寸进分毫。“金锋!”“你回来得正好。”“说,你们什么时候搬?”金锋皱了皱眉。这个王大妈就是这块地的主人。王大妈的老公以前成分不好,改开之后包产到户,因为这个原因,分到的田土自然是最差的。这里地理位置偏远,又是沼泽地,俗称的烂包田,种庄稼肯定没戏,种其他的产出投入比例太差,久而久之,这块地就闲置荒废。很多年前,王大妈就把这里租给了第一任的租客。

唐德影视
版本更新

唐德影视
是个什么鬼东西

玄幻  |  安白

蓝昊家的祖宅地理位置不是太好,但好在是自己家的房子,做好了广告牌放在门口,偶尔会有一些人来卖香烛祭祖拜神。不过蓝昊可不指望这些祭祖拜神的人能带来多大的利润,白天大部分时间在睡觉,晚上就来了精神,他的店铺可带着两块招牌呢,活人钱不好挣,死人的钱来了就是一大笔。通灵商店开业第三天晚上,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在蓝昊面前,张琦很疑惑蓝昊在和谁说话,还做了请的姿势。“老伯您来了,那天见你咳嗽,不知道好了没有?”蓝昊很客气,进店的是他晨练时遇到的老伯。张琦小声问道:“大师,你和谁说话呢?”蓝昊摆摆手让张琦到一边看着不要说话,因为张琦没有开天眼,看不到坐在椅子上的老伯,张琦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蓝昊古怪的行为。“小伙子,不要忙活了,我不喝茶,今天来是有事求你。”老伯开门见山。“老伯您有事就说话,想要什么店里随便选,我立马就烧给您。”蓝昊站在老伯旁边恭恭敬敬。“我是将军南宫岩,战后归家遭遇不测,落下这咳嗽的毛病,求你的事是把我的骸骨找个好点的地方下葬,找到骸骨之后,那些金银细软就归你了,不过我随身带的那把剑你要把它和我葬在一起。”“没问题南宫将军。”南宫岩给蓝昊写下了骸骨所在,张琦看到桌子上的笔竟然自动写字,捂住嘴巴不敢出一点声音。笔停了之后,蓝昊做出了送人的姿势到了大门口,回来后张琦问道:“大师,我刚才见鬼了吧?”“什么鬼不鬼的,我们生存的世界周围还有一个灵人的世界,也就是你说的鬼,我们现在就是和灵人做买卖知道不?”张琦听着都害怕,可又一想蓝昊是大师,不是凡人,做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一点都不奇怪,壮着胆子说道:“大师,能不能让我看看?”蓝昊自己的天眼都是蓝洪开的,他哪里会给张琦开天眼呀,憋了半天不得已把蓝洪给叫了出来,蓝洪让蓝昊把祖宅仓库里的牛油给张琦眼睛上抹点就好。恭送蓝洪回到吊坠中,蓝昊把仓库里的牛油拿来给张琦的眼睛抹了两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院子门口青面獠牙的大汉、脸色苍白的贵妇、蹦蹦哒哒的小孩各色灵人行走在街道上。心里面害怕,张琦也不敢说,正愣神呢,眼前花枝招展的姑娘问道:“这位小哥,纸钱怎么卖?”“二…二十块一…一刀。”嘴结巴的都不成句了。蓝昊走过来笑眯眯的对姑娘说道:“姑娘长得漂亮,便宜点十块钱一刀,不知道姑娘怎么付钱呢?”“韩家庄,第三户东面墙,左边数横十一竖十一,那块砖挪开,盒子里有一对金耳环你看能买多少刀?”姑娘说完还给蓝昊抛个媚眼。蓝昊赶紧招呼张琦:“张琦,快给美女来十刀纸。”说完到后院滚出一个大铁通,放在院子中,用来给灵人烧纸,当即数钱走人,钱货两清。张琦抱着一摞纸钱到了蓝昊身边开始给姑娘烧纸,一刀纸一百张,张琦在这烧了二十多分钟,蓝昊就在那和姑娘说话,逗的姑娘咯咯直笑,答应为蓝昊的通灵商店传个名。纸烧完后,姑娘带着钱走了,蓝昊把店门关上对张琦说:“你看看死人的钱好赚吧?”“大师,好赚是好赚,也够吓人的,不过你放心,我一定把活儿干好,不会让你失望。”张琦拍着胸膛,踌躇满志,跟定了蓝昊的样子。“那以后就不要叫大师了,叫我蓝哥,赶紧休息,天亮了我们还要去拿金耳环。”找骸骨的地方有点远,排在金耳环之后,两人休息到上午十点,带上工具直奔韩家庄取金耳环。蓝昊第一次取灵人的钱,心里也没底,打车到了韩家庄,两人傻眼了,韩家庄至少几百户人家,第三户在哪他们摸不清楚。“蓝哥,现在怎么办?”“鼻子下长嘴干嘛的,不想赚钱了?”蓝昊一顿黑,张琦麻溜找人问第三户在哪。路人还是比较热情的,带着蓝昊和张琦到了第三户,门板干裂、杂草丛生呈现在眼前,张琦问路人:“小哥,这家怎么会这样呀?”“一看你们就不是韩家庄的人,我也是到这办事的,但我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命案,女人被丈夫抛弃,上吊自杀,院子就荒废了,你们最好离这远点,经常闹鬼。”话撂下后就走了,不管蓝昊他们是不是听他的忠告。路人走后,蓝昊和张琦相视一笑,有人住在院里还不方便呢,大家都知道是凶宅,事儿就好办了。带着工具进到院子里,杂草用脚踩倒,踏出一条小路,来到东面墙下,蓝昊指指左边:“张琦你横着数,我竖着数。”蓝昊原地不动,张琦走到左边慢慢的向蓝昊靠近,两人碰到一块,同指一块砖,张琦拿出铁钎,蓝昊砸了三锤子,砖松动了。把砖拿出来,张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蓝昊取,张琦心里害怕,怕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惹到他身上,蓝昊就不一样了,在张琦的眼中蓝昊的道行高深莫测。伸手拿出小盒子,蓝昊打开一看,明晃晃的金耳环躺在盒子里,蓝昊高兴,张琦更高兴。“蓝哥,我算是服你了,干什么买卖也没有我们这买卖赚钱,十刀纸才几十块,转眼就就换回来十几克金子。”“赶紧溜吧,收拾收拾晚上我们还赚大钱呢。”金子到手,蓝昊彻底相信了蓝洪的话,死人的钱好赚,而且眼见为实,张琦对蓝昊更加深信不疑,在蓝昊后边跟着脚步声都不敢太响,怕吵到了蓝昊。回到祖宅,蓝昊拿出地图开始查找南宫岩给自己留下的地址,他的骸骨就埋在虎庄,当年是不慎坠落悬崖,几百年过去了,骸骨已经被流水泥沙埋起来,找到地址容易,找到骸骨不容易。“张琦,你在咱们石头城转的地方多,知不知道虎庄这个地方?”蓝昊这么多年都在市里转悠了,荒山野岭的哪知道呀,张琦就不一样了,挖坟、移坟大多都在野外。“知道,怎么能不知道呢,前些年那里出过老虎伤人的事,方圆十几平方公里的地界都不敢有人有人靠近,已经有四五年了吧。”张琦说起这个地方脸上带着严肃。蓝昊沉默了下来,开始琢磨南宫岩骸骨所埋的地方,张琦都知道虎庄危险,许下的金银细软到底该不该去拿,拿不定主意了。“蓝哥,你是不是为了那位南宫将军的事为难呀?”“没错,钱是重要,但我们也不能冒险呀,谁知道老虎是不是还在虎庄,万一我们去挖骸骨,老虎出来把我们给当肉吃了怎么办?”为难的时候,蓝洪突然出现在蓝昊面前,脑袋上又多了个包,张琦见怪不怪了,跟了蓝昊这两天时间,蓝洪可没少揍蓝昊。“你个臭小子,死者为大,答应了人家的事儿就得办喽,危险也要去,老将军已经曝尸荒野几百年了,把他重新安葬是积德行善!”蓝洪一脸的愤怒,说的蓝昊羞愧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