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云中棠
下载中心

云中棠
安卓版应用

玄幻  |  染慕

“这是午休的地方。”方园长指着一扇关着的纱门说。跟着方园长走进去,杜睿琪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小小的床、小小的被子、小小的桌子、小小的枕头……就像白雪公主看到七个小矮人的家似的,杜睿琪觉得太吃惊了!床是卡通汽车造型的,被子也是卡通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这里的孩子真是太幸福了!参观完了整个幼儿园,方园长把杜睿琪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来,杜老师喝茶!”方园长热情地给杜睿琪端来一杯茶。杜睿琪有点受寵若惊,接过茶杯不好意思地说:“谢谢!”“杜老师觉得我们幼儿园怎么样?”方鹤翩的脸上还是灿烂如花。“太好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美丽的幼儿园,就像一个童话世界!”杜睿琪抿了一小口杯子里的水说。“喜欢这里吗?”方鹤翩目光炯炯地看着杜睿琪,似乎要从她的脸上打捞起什么。“喜欢,太喜欢了!”杜睿琪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想没想过来这里工作!”方鹤翩的眼睛是那么定定地看着杜睿琪,意味深长。“……”杜睿琪顿时睁大了眼睛看着方园长。“没有想过,这里好像离我比较遥远——”杜睿琪不敢看方园长的眼睛,她是一个村完小的教师,和县城最好的幼儿园似乎根本打不上边儿。“呵呵,只要你愿意,我来促成这个事情!”方鹤翩开门见山地说。“这……我当然愿意,能来这里工作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杜睿琪感觉自己真的是在做梦。“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来负责你的调动!”方鹤翩拍了拍杜睿琪的肩膀说。两人正说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男子,高高瘦瘦的,显得有些弱不禁风。“妈。”男子对着方鹤翩叫了一声。“志华,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是杜睿琪老师。这是我儿子丁志华。”方鹤翩站在杜睿琪和丁志华之间。“你好!”丁志华走过来握住了杜睿琪的手。“你好!”杜睿琪有些怯怯地说。“你们聊着,我有点儿事。”方鹤翩站起来朝外面走去。房间里只剩下杜睿琪和丁志华两个人,杜睿琪顿时有些窘迫起来,不知该怎么办?只得端起茶杯喝水。“听说杜老师的课上得很不错,真想去听一听。”丁志华打破了沉默。“方园长夸奖,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不足。”杜睿琪有些不好意思。“杜老师是在哪个小学教书?”“画眉镇杜家庄小学。”杜睿琪始终不敢直视丁志华的眼睛。丁志华却是一直盯着杜睿琪看着。这个姑娘还真的像妈妈所讲,不是很标致,但是很耐看,而且是越看越好看的那种。尤其是她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朝气,让人感觉很舒服,和他之前交往的那些女孩很是不一样。“杜老师下午有空吗?要不我陪杜老师去外面逛逛?”丁志华说。“谢谢,我下午还要赶车回学校去,对不起。”杜睿琪不知方园长这样安排究竟是何用意。难道是……想到这个有可能的后果,杜睿琪心里顿时紧张起来。杜睿琪站起来往外走,刚走到门口,正好方园长从走廊的那头走过来。“方园长,我想先回去了。谢谢你!”杜睿琪说道。“好,那让志华送一下你吧。志华,你送杜老师回教师进修学校去。”方鹤翩对丁志华说。丁志华跟着杜睿琪往外走。杜睿琪觉得很别扭,两人之间没有什么话题,就这样走着很尴尬。丁志华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杜睿琪聊着,但是杜睿琪都提不起兴趣。眼看就快到教师进修学校的门口了,杜睿琪停下来,说:“我到了,谢谢你!”“杜老师下次过来可以到我单位去喝茶,我在县广播电视局上班。”丁志华说。“好的。”杜睿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坐上了开往画眉镇的公共汽车。一路上,杜睿琪都在琢磨着方鹤翩的话,为什么要给自己搞调动?为什么又要让丁志华出现在办公室?难道把自己调过去,是为了她的儿子丁志华?可是按丁志华的条件,找一个像自己这样的乡村老师应该是很容易的,为什么偏偏要看上我?杜睿琪闭上眼睛,眼前尽是丁志华和方鹤翩的样子。本来这趟进修学习让杜睿琪觉得自己好像插上了翅膀的小鸟,感觉就要飞起来似的,可是想到这背后的事情,杜睿琪的心里却很难平静。再加上前不久家里发生的那件事情,杜睿琪迫切想走出杜家庄,走进县城里的渴望更加强烈了!现实告诉她,留在杜家庄,她丝毫不能改变家里人的命运,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家人!只有走出去!可是,自己走了,朱青云怎么办?方园长能出面动用她的关系为自己搞调动,这里面一定不会很简单,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子丁志华,她犯得着这么做吗?可是这个丁志华在杜睿琪眼里,却丝毫没有吸引自己的一点魅力。人长得不赖,可就是感觉缺少了点什么。而且自己和朱青云已经感情很深了,难道能说断就断?想到这些,杜睿琪感觉心里很乱。生活还在继续,杜睿琪每天照例上课,和朱青云也一如既往地好着。只是心里总有个疙瘩似的,不捅它似乎不存在,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方鹤翩和丁志华的脸就会出现在眼前,想走出杜家庄的愿望就会是那么的强烈!大概过了一个月左右,校长通知杜睿琪去余河县一小听课,说是县教研室点名叫去的。杜睿琪来到余河县第一小学,发现原来是学校的开放日。观摩活动结束后,教研室主任李良田把杜睿琪留了下来。两人聊了一会儿观摩课的话题,李良田突然问道,“上次见过方园长的公子,你觉得怎么样?”“挺好的!”杜睿琪心里思忖了一下,笑着说。“呵呵……”李良田听杜睿琪这么说,爽朗地笑了起来,“杜老师啊,不瞒你说,我这个老同学找媳妇的眼光可高着呢!这个县城里,多少女孩子愿意嫁给丁志华啊,可是方园长就是看不上。你啊,是她唯一看上而且十分喜欢的人,更关键是志华上次见了你之后,感觉非常好。杜老师,机不可失啊!你也知道,方园长就这么一个儿子,女儿已经出嫁了,嫁给了余河县一中校长姚天明的儿子,那也是家大业大的主啊!方园长的爱人是县广播电视局的副局长,这样的家庭条件可是难挑第二个啊。”杜睿琪笑了笑,没有言语,这些她也早就知道了。这样的家庭条件,朱青云是无法和丁志华相比的。“方鹤翩跟我说,过两年她也要退休了,现在幼儿园的副园长一职一直空着,她就是在等合适的时机提一个自己需要的人上来。这样她就可以顺利交接了。你要是嫁给丁志华,前途无量啊!”李良田意味深长地说。原来方园长是想调自己过去接她的位置啊!杜睿琪心里更是无法淡定了!

云天修仙记
中文版下载

云天修仙记
怎么样计划

玄幻  |  窈莹

林文峰看了一下大致明白了意思,商家为了促销,只要买价值元的东西,可以免费抽奖一次,奖品是十万元。此类广告大街上经常看到,但是这一家的规则却不同,商家准备个盒子,里面只有一个能中奖,而且每人每次抽完奖若没中,商家打开全部盒子以证明某个盒子内奖品确实存在。商家精明的认为%的几率抽中大奖,也就是次中一次,但是次的抽奖机会是十万元的销售额带来的,这十万元销售额的成本是多少就耐人寻味了,反正广告效应有了,也不会亏本。林文峰想通了里面的弯弯道道,走进去看看,正好有一人消费了多块,正准备抽奖。一个大托盘上满满摆放整齐的个首饰盒,每个首饰盒上贴着-的标签。准备抽奖的那个人笑嘻嘻的看了周围的大伙,然后闭上双眼双手合十拜了拜,随后睁眼看着托盘上的首饰盒,伸手去取了一个。林文峰此刻盯着端出托盘的店老板,那老板看了看抽奖人,又笑眯眯的环顾后面的众人,其中就有林文峰,眼神对上的一刹那,林文峰意念中传来店老板的心思:“上次大奖就是放在号盒子,连续次号盒子了,没想到这次还会是号盒子!我就是赌你们认为我不敢放了,哈哈,你们能猜到个鬼啊!”林文峰忍住头疼,狂喜不止,但表面上还是没有表现出一丝丝。只见那抽奖人手里拿着号盒子打开,里面空空如也。店老板随手一个个打开了首饰盒,等到打开第八个的时候众人“哇”的同时喊出声音来,果然号首饰盒里有个写着“十万”的标签贴在底部。老板把托盘端着走进后面办公室准备下一轮的抽奖,林文峰转身去了柜台那边,在一堆银元里面随便捡了一个。银元的正面写着“壹圆”二字,上下均有长须龙浮雕;钱币的背面则写着“大清银币,宣统三年”几个繁体字,一眼看上去就像高仿的钱币。林文峰估计这银元最多值个几百块吧,在这里却标价元一个,正好能抽奖一次。等付完款,店老板端着托盘又出来了。老板还是笑眯眯的环顾着大家一圈后盯着林文峰说道:“小伙子,看你头上有伤,最近运气应该不大好吧。”林文峰盯着老板的眼睛,意念中再次传来老板的心思:“你们以为我还放号,哈哈哈,绝对猜不到我把大奖放在号了,你们追我号码,我还追你们号码呢。”林文峰心里嘀咕一声“操,真奸诈。”刚刚号没有中奖,%的人不会再去选号的,而且连续出了次号,这一次有没有可能是号呢?林文峰伸手去拿首饰盒,手从号盒子上方慢慢移到号,又往后移了几个,在老板的注视下,手又移到号上,看上去犹豫不决啊,几秒过后林文峰像是下了决心,一把抓住号盒子迅速打开,果然首饰盒里有个写着“十万”的标签贴在底部。老板神情一下子僵住了,不过看着周围一脸惊愕的众人,明白这是一次最好的广告,马上变过来脸笑呵呵的说:“小伙子,转运了,恭喜啊,十万现金可能不太方便吧,你提供银行卡号,我让财务马上转给你。”林文峰压着自己狂喜的心情对老板说:“就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狗屎运来了啊,祝老板生意兴隆啊!”随后和老板安排的女财务对接好卡号转完账,等到钱真真实实的到了自己银行卡里才觉得这不是梦,对着众人祝福几句便走出这家店,随后打车回了家。刚到家没一会,周婷美也回来了,银行下班的早,不过她约着周慧一道去逛了一下前几天新开的千盛广场,还给林文峰打包带了一份扬州炒饭。林文峰刚从赚钱的狂喜中回过神来,对周婷美还真是矛盾的很。他宁愿相信那晚看到的画面是假的,但是那顶绿帽子真真切切的存在,他接受不了,退一万步给自己找理由:男人能同时爱几个女人,如果手段高明的话,这几个女人之间关系也是能和平相处的。换位一下女人同时交往着几个男人,那么一旦这几个男人相互知道了,不可能和平相处的。这就是大男子主义的一个表现吧——我的钥匙可以开几把锁,但是你的锁不能让几把钥匙都能开。林文峰想到自己的这把锁,不只有自己的钥匙能开,别人的钥匙也能开,这锁必须得扔,理由还不能是别的钥匙也能开这把锁了,头疼啊。吃完饭,去书房看资料到点多,洗刷完毕,和周婷美草草聊了几句工作上的事,林文峰装作头疼发作,盖上薄被睡觉去了。又是没有交流的一晚,第二天林文峰早早起床,出门跑步去了。在林文峰学生时代就是个长跑爱好者,工作后跑的少了,但也起码每周都要跑二三次的,经常跑步的人几天不跑步浑身会难受的。结婚后在周婷美的要求下,早晨跑步被禁止了,林文峰想跑只有晚上去跑,因为早上容易把她吵醒,即使没吵醒等周婷美醒来时旁边的被窝里空荡荡时,她心理也觉得空荡荡的。离小区不远的地方有个公园,这个点都是大爷大妈们,几个年轻人在遛狗,纯锻炼的年轻人没有。林文峰踩着轻快的步伐缓慢的跑动着,速度也只有平时的一半,一想到周婷美他就觉得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哑巴吃黄连,说还不能说,有必要抓紧离婚的步伐了,找什么样的借口呢?林文峰仔细的回想起自己有哪些周婷美难以忍受的习惯,跑步算一个,在家抽烟算一个,还有偶尔的不讲卫生,还有不喜欢吃肥肠、螺蛳粉、臭豆腐、榴莲等带气味的东西。带了包子油条和豆浆回家,林文峰吃好后对着刚刚起床的周婷美打了招呼就去上班了。到了公司,部门的其他同事还没有来,林文峰把窗户打开透气,拿了抹布把办公桌都擦了一遍,又去卫生间拿了拖把拖起地来。这样的事情他以前经常做,有一次还被老总孙刚正看到呢,拿着拖把的林文峰在楼梯口,喊了一句“孙总早上好”换来的是孙刚正点头致意,不过后来好像也没翻起什么涟漪,如果当时能读懂孙刚正的心思,对症下药肯定事半功倍。包括李大国的办公室都搞完卫生后,同事们陆陆续续到来了。赵伟冲着林文峰竖起来大拇指:“文峰一来,咱办公室就一尘不染了,辛苦辛苦了。”“正好锻炼身体,有助于伤口恢复呢,不辛苦。”林文峰客气的回了一句。等到李大国来了,叫林文峰和范萱萱一道到他办公室。“我昨天下午和广州那边联系了,他们周一开例会,约好了下周二上午点去他们公司再谈,那我们下周一就过去,这一次萱萱也一道去一下,文件上的有些报价和条款等我们到了后再调整,萱萱你有没有问题?”范萱萱极少出差,何况这么远的长途,听到李大国的安排不经一愣,“哦,没有问题。”“文峰,你回头盯一下成本和市场,务必后天上午把最终数据拿到手。”

遇见你的三两事
手机版手机版

遇见你的三两事
简介

玄幻  |  川雪

“路过这里,看到你一个人站在这边很是奇怪,就过来想问问,是不是在等人?”柳橙其实在远处很早就看到了秦书凯和几个人打斗的场面,很是兴趣的看着,想不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秦书凯还有那个本事,也看出来秦书凯根本就没有用全力,心里对这个大男孩有了探知的想法,看看这个秦书凯还有什么不为人知道的。“啊,确实是在等人,不过还没有到,估计不回来了!”秦书凯肯定不能说出刚才和董云霄等人发生打斗的事情,毕竟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那就一起回去吧!”柳橙很是热情的说。“我还没吃饭,如果柳姐没有吃,走吧,一起去吃个晚饭吧!”“好吧,请大姐吃顿饭也是应该的!”两人就到了离住处不远的稀饭包子铺,那是他们单身汉经常光顾的地方,进入房间,坐下来,两人要了一笼牛肉包子,两碗豇豆稀饭,然后说着话。看到这个漂亮的女人,秦书凯还是很有感觉的,心里就想为什么这个女人不结婚,自己是不是有希望。一边说话,一边遐想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两个穿着警服的人,到了秦书凯他们的前面,很是严肃的问,你是秦书凯是吧?秦书凯不知道这个警察为何找自己,自己可一直没做什么犯法的事情,难道是刚才那个和董云霄之间的争斗,那也是董云霄得人闹事,自己是正当的防卫,就说,是的,有事情?一个看起来年岁大一点的说,我们是派出所的,刚才接到举报,举报你故意殴打他人,制人身体受到伤害,现在人已经到了医院,请你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吧。秦书凯吃了一惊,真的是董云霄的事情,就问,根本就没有的事情,如果说打架,我也是正当的防卫。另外一个警察说,跟我们到派出所再说吧!秦书凯很是害怕。柳橙问,有人举报吗,那么你们是不是调查清楚了此事情涉及到哪些人,是不是把那些人都带到派出所了,如果不是,那么还没有弄清楚具体的情况,怎么能就断定是秦书凯不是正当的防卫。警察很是生气,说,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我们的办案,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否则,是要被牵连的。柳橙很是不服气的说,警察也是要给人讲理的。一个警察,该知道什么是可为不可为,如果因为巴结什么领导,到最后把自己的制服被人扒了,那可是谁也救不了。两人警察什么时候被人这样的指着,很是霸道的说,我倒要看看谁有本事,把我的制服扒下来。说完,一个警察就走上前来,然后拿出一个手铐,啪的一下就拷在了秦书凯的手上。“干嘛拷我!“秦书凯皱了皱眉头。“废话那么多干嘛?”警察一把拉过秦书凯的手,用力的往前一推,把秦书凯推到了门口的位置,随后看了一眼柳橙,说道,“你是证人吧?”“是,我是!”柳橙很是洪亮的回答。“走吧,跟我们走一趟!”“我没有时间,不过我很快就会过去的,你们是哪个派出所,既然要我过去,不过去是不是让你们失望!”“橙红路派出所,我随时等着你!”那天,秦书凯被人强制的带到了派出所。等秦书凯被带进审讯室,看到董云霄的身影之后,秦书凯总算是明白了,敢情人家是用关系把自己给弄到了这里了。“哈哈哈,秦书凯是吧?”董云霄坐在椅子上,看着双手被铐着的秦书凯,说道,“欢迎你来到派出所,很奇怪,是么?”“是很奇怪!”秦书凯笑眯眯的说道,想到自己都是正当的防卫,到了这边没有什么可怕的。“忘了告诉你个事情。”董云霄说道,“我爸,就是这个地方的党委书记,这个派出所就是我爸那个乡的,抓你的两个警察和我一直是很好朋友。”“哦!”秦书凯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这让董云霄大失所望,本来他还寻思着能够看到秦书凯惊慌失措呢,还希望秦书凯向他求饶。“现在,你在我的手里,你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么?”“不知道。”秦书凯摇了摇头。“接下去,会发生很多有意思的事情。”董云霄站起身,走到秦书凯的面前。他的身高没有秦书凯的高,只能抬着头看着秦书凯,但是还偏偏要做出一副我居高临下看你的样子,所以使得董云霄整个人看起来相当的滑稽。“在这个地方,我要让你跪,你就得跪!”董云霄抬起手,在秦书凯的脸上啪啪的轻拍了两下。秦书凯很是生气,***,在外面的时候,就应该对此人不留情,于是狠狠的伸腿踢了一脚。那个董云霄被一脚踢的很狼狈。站在秦书凯旁边的两个警察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其中一个一把抓住秦书凯的身子将秦书凯整个人给压在了墙上。随即,一个警棍重重的砸在了秦书凯的后背上,而还有一只警棍,则是靠在了秦书凯的脖子处。“草,敢打老子,给我揍死他!”董云霄大叫道。两个警察一直就不是什么好人,平时和董云霄在一起吃吃喝喝,认为巴结上领导的儿子,就可以为非作歹,听到吩咐围着秦书凯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秦书凯身体被压在墙上,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董云霄很是张狂的大笑着。就在这时,只听见“砰”的一声响,审讯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头给推开,一个女人出现在了门口。“秦书凯,你没事吧!”那女人一看到被两个警察抓着的秦书凯,连忙就冲了过来。“柳姐?!”秦书凯有点惊讶的看着那个女人,说道,“你怎么来了?”这个冲进来的女人,正是柳橙。“你是谁,滚出去,不要干涉我们审讯!”“你们在审讯谁,这个人有什么罪过,掌握了多少证据?如果没有掌握,那就是滥用私刑……”审讯的警察很牛逼的说,你他妈是谁,敢这么干涉老子的事情,这个地方老子想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可是等到看到后面人的时候,很是害怕,原来是分局的李成华局长。“李局长!”李成华对跟着后面进来的派出所所长很是严厉的说,你下面就是这样执法的,就是这样询问百姓的,如果不能干,都给我滚蛋。王所长不知何是什么事情,被李局长叫来的时候才知道那是车副所长让下面的人出警,现在下面的人胡作非为出事情了,如果不能严肃执法,估计自己也不要混了。当即说,你们两人如此乱作为,不要干了,准备回家吧。两个警察一直就不是好人,知道这次为了帮助董云霄,明知道不可为还是滥用职权去把秦书凯带了过来。现在可好,撞到了枪口上,也是坏事做多了,遭到报应。

原体初现
    苹果游戏免费下载官网

    原体初现
    最新客户端

    玄幻  |  旎滢

    “八点半我看电视剧都来不及,看什么开奖结果!”苏蓉嘴唇一翘,“老赵,要买彩票咱自己买,别占人家两块钱的便宜!”“孟浩既然有心,你们就收着呗!”程河打圆场,从孟浩手里接过彩票,就着路灯看了一看,“咦,两张彩票前六个号码都一样,就最后一个号码我这张是,老赵这张是!”“是!前六个号码我把握比较大,所以我说至少能中个二等奖!”孟浩说。“还二等奖呢,我就不信了!”赵砌匠伸手将孟浩给他的那张彩票从程河手里抢过来,也就着路灯看了一看,“行,我今晚就等着开奖,看看你孟浩是不是真有本事一口猜中中奖号码!”“你敢!晚上我要看那个穿越剧,你敢跟我抢电视!”“我也就是说说,反正彩票是人给的,不要也是白不要!”“要了也是白要!就他那个满脸晦气的瘸子腿,能中奖鸭子都能上树了……”那夫妻二人再不理会孟浩,而是一边嘀嘀咕咕说着话,一边先往前边走了。“程哥你租的房子跟他们在一起?”孟浩看着那夫妻的背影,随口一问。“没有,那夫妻的脾气谁敢跟他们住得太近呀,我租的房子离他们老远,只不过是一个方向而已!”程河回答。“那程哥一定要记得晚上八点半,收看央视一台,我确信你这张彩票至少能中个二等奖!”“行,我晚上一定看!”程河呵呵笑着将彩票收起,这才跟孟浩扬手告别。孟浩眼瞅着更前方赵砌匠夫妻快要消失的背影,脸上划过一抹阴冷的笑意。他可不是圣人,赵砌匠敢冲他扔砖头,他肯定不能让赵砌匠好过。跟程河分了手,孟浩重新坐上一辆出租车,赶往孔琳住的小区。孔琳跟她老公买了一栋两室一厅的房子,目前还没有要小孩儿。不过孔琳一个十几岁的小表妹在她家里住,孟馨晚上只要跟这个小表妹一块儿睡就行。孟浩赶到的时候,孔琳的老公还在工厂加班没回来,一眼看见孟浩,孔琳习惯性地流露出热情的笑脸。孟馨使眼色想问孟浩有没有弄到钱,孟浩只当没看见,从兜里掏出两张彩票递给孔琳,说道:“刚在你们家小区旁边的彩票点买了几张彩票,我有预感至少能中个二等奖,所以送你两张吧!”孟馨没想到他哥说出去找钱,居然是买彩票去了,一时满脸尴尬无话可说。孔琳却笑呵呵地接过彩票,说道:“那敢情好,我这两天正想去买彩票碰运气呢!孟哥既然这样说了,肯定能中个大奖!”她将彩票珍珍重重收进茶几下边的小屉子里。小表妹伸手拿出彩票玩,孔琳赶忙说道:“可别弄烂了,要不然中了奖也无法兑奖!”小表妹嘿嘿一笑,又将彩票重新收进屉子里。正好门铃响起,孔琳走到门口打开房门,不由得一个愣怔,叫道:“马叔,马婶,我不是说了等几天嘛,怎么你们又来了?”“什么叫我们又来了,你们家欠了我们家的债不还,我来讨债天经地义,你今天再不还,我就坐在你家里不走了!”一个女人尖着嗓门,一边推开孔琳走进门来。那女人四十多岁年纪,尖尖的下巴狭长的额头,一看就是个刻薄相。她身后跟着一个瘦瘦的男人,瘦得皮包骨头一样,也不像是个好心人。“怎么回事?”孟浩问。“我们家阿勇不是新接手了一家小工厂嘛,就是从马叔马婶手上接的!本来说好半年之内交清转让费,可这才过了两个月,他们就追着讨债,昨天来了,今天又来……”“孔琳你这话什么意思?”马婶气势汹汹一口截断孔琳的话,“你看哪一家工厂转让能拖半年才交清转让费的?我们能让你们拖俩月,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可是当初咱们确实说好了半年之内交清啊!……算了马婶,我先送走客人再跟你说!……孟馨真是不好意思,今晚我就不留你在家里住了,你跟孟哥先回去,改天我再跟你联络行不?”因为孟馨还欠着孔琳五万块钱,偏偏赶上今晚有人上门讨债,那就让孔琳大不自在,生怕孟浩孟馨以为她是跟马叔马婶串通好了在演戏。孟馨更是满脸通红,只能望着她哥孟浩,多希望孟浩能够从兜里掏出钱来。孟浩自然明白孟馨的意思,赶忙上前一步说道:“没事的孔琳,这件事要不让我来解决吧!”“你来解决?你谁呀你!”孔琳还没说话,马婶抢先开口,一边斜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孟浩,“我瞧你这模样,不像是个有钱人吧?孔琳可还欠着我们家整整十万块呢,你真有本事替他们解决?”“他能解决倒好了,反正今晚拿不出钱来,我们就不走了!”马叔说,满不在乎地往沙发上一坐。孟浩微微一笑,说道:“我的确不是个有钱人,不过我还欠着孔琳几万块钱,待会儿我直接把钱还给你们就是!”“孟哥,你……有钱?”孔琳一愣之后谨慎发问,“孟哥我真不知道马叔马婶今晚会过来,这本来是我们家自己的事情,要不你跟孟馨先回家吧,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再让他想想办法!”“不用了,我待会儿一定有钱还马叔马婶!”孟浩说。“待会儿?要待多久?”马婶抢口发话,“你有钱就马上拿出来,我们可没时间跟你磨叽!”孟浩想了一想,从裤兜里又摸出一张彩票来。“是这样的马叔马婶,我今天买了几张彩票,每一张都至少能中二等奖,照今晚开奖的大乐透积攒下来的奖金核算,二等奖能有二十三万多!如果两位等不及,干脆用我这一张彩票,抵了两位的十万块欠账如何?这样你们明天去兑了奖,可以尽赚十三万!”他说得平静淡然,满客厅的人却都一脸懵逼。孟馨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她哥会说出这种话来。孔琳则冷下面孔满脸无语。马婶好不容易咽口唾沫,像看傻一样看着孟浩,老半天才问出一句:“是你傻还是我傻?我如果没听错的话,你是想拿两块钱的一张彩票,抵我们家十万欠账?”“没错!”孟浩点头。“哥你别说了!”孟馨不得不开口阻拦,恨不得地上有条地缝钻进去。马叔嘿嘿嘿嘿笑起来,笑得一张瘦脸格外狰狞。“你小子还真说得出口呀,敢拿一张彩票抵我们家十万块钱,你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看你是存心想要赖掉我们家十万块钱吧?”“真不是!我可以保证我这张彩票可以兑换二十三万奖金……”“够了!”马婶忍无可忍尖声打断孟浩的申辩,“你这穷酸B真是有出息啊,一张彩票就想抵我们家十万欠账,你是当我傻呀还是当你傻?算了算了,你就是个打酱油的,我懒得跟你说废话!孔琳我告诉你,这小子既然说出这种话来,今晚你要是不把十万块钱全部还清,我老两口干脆就死在你们家算了!要不然再过几天,还不知你们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呢!”她一边说,一边果然往地板上一坐,摆出一副死痞活赖的模样来。

    这个明星在种田卖菜
    免费下载

    这个明星在种田卖菜
    官方下载网址

    玄幻  |  柒萧

    我看见王神仙跳了会,忽然停下来,李队长在旁小声说:“神仙还没有来。”王神仙又唱起来,“天上仙,半边天;地上熊,人见灵;黄皮精,送口中;白蛇精,亮晶晶;河水边,湿了天;岸边草,**早;天灵灵,地灵灵;人见情,真聪明;神仙到,快快到。到了吗,现在到。还不到,那钞票;没钞票,吃馒头;没馒头,吃鸡头;没鸡头,吃狗头;啥没有,转头走。不要走,留神口。问我事,马上有;改日来,不放手;拽衣服,拉胳膊;抱大腿,拦腰子;拉耳朵,捋胡须;都是人,都是仙;先是人,后成仙;仙中仙,人上人;求祖宗,快来吧;求神仙,下来吧;住在哪,堂口上;堂口有,心里有。来了来了,这回来了。.”王神仙正唱着,突然眼皮上翻,白眼珠似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似的,看上去很吓人。王神仙开口说话了,声音都变了,他问我们来求他有什么事情。李队长慌忙示意我们要肃静。我看见李队长恭敬地说想求上仙保护崔刚平安无事,能早日回来。崔刚就是我们的崔大队长。王神仙说这件事包在他身上,崔刚只是受些磨难,不会有事的。有句话说的好:“信侧有,不信侧无。”我们听到后放下心来,我们相信崔大队长不会有事的。王神仙说完话,立刻身子一软倒在地上。过了会,他从地上做起来,对我们说刚才上仙说的话可听清楚了。李队长急忙点点头。李队长说来的急,没有带礼物给上仙,等过几天再来答谢。王神仙说到六月六再来谢神吧。我们出了屋子,回到我们林场。林青惊讶的说道:“那条小黄狗不见了。”我们从王神仙的家里出来,我看见众人走起路来就像喝醉了酒,摇摇晃晃的。我也感觉到有些头晕,分明是下午了,太阳看上去却在东方。我怀疑刚才是不是看王神仙跳唱时转了向。我随着他们回到了林场住处,林青在前面说小黄狗不见了。我们急忙在院子里找,最终也没有找到。我们怀疑小黄狗是被那伙人偷走了。我们一边辱骂那伙缺德偷狗人,一边进了屋。我们这些人总共有三个小分队,我们是其中一个,也是第一分队。另两个分队离我们远些,在同一条山谷里。崔大队长和我们李队长最好,又是一个村子出来的,所以他就住在我们的小分队里。这个时候其余两个小分队也得到了消息,都领着人纷纷过来,我们把事情经过叙说了一遍。二队长是个性情温和的南方人,姓雷,都叫他雷队长。雷队长说他在松花江区里有熟人,可以去试试。三队长是长春人,也是个地道的东北人,他性格豪爽,说要不然我们领着人一起去找那个胡区长理论。李队长说他刚才去求了王神仙,要不稍等几天看看情况再说。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等。期间我们休息了半天,然后又上山砍树去了。在第三天的上午,我无意间看见在一棵大树下草丛里,躺着一个动物,黄色的皮毛。我以为是黄鼠狼之类的动物,便喊着王哥和林青去捉。当我们到了它跟前的时候,我们都吃了一惊,这个小动物原来是我们那条丢失的小黄狗。我急忙下腰把它抱起来,林青喊道:“血”。我看见它死了,从它的肚子里向外流淌着鲜红的血液。我急忙把它放到地上。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条死去多时的小黄狗居然从地上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向着正北方跑去。我们紧紧跟在它的身后,大约走了一里路,小黄狗忽然消失了。我们有些迷惑,我看见我们来到一座坟墓前。这座坟墓分明就是那个女子的坟墓。我们躲都来不及,真没想到居然又回到了这里。我们面面相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难道我们的小黄狗被那个女鬼吃了,现在又把我们招引过来。想到这里,我急忙提醒大家赶紧走。我的话刚说完,树林里刮起来一阵大风,大风席卷着地上的灰尘,吹得我们迷了眼睛。不一会,这里灰蒙蒙一片。我们一边揉有些疼痛的眼睛,一边向后退,可是在这灰蒙蒙的树林里,我们显然迷了路。王哥在我身旁说这该死的大风,吹得我们看不清路了。模模糊糊之中,我们摸索着回去。我感觉到身后有人用手摸我的肩膀,我有些纳闷,我的身后没有人了啊,林青,王哥,李队长,小何等都在前面。我忘记了别人说过遇见鬼摸后背不要回头,不然会很惨的。我忍不住回头,猛然看见面前站着那个女鬼。只见她的衣服已经变得破烂不堪了,隐约露着身上发黑肿胀的肉块,这些肉块仿佛是被利刀切割了一样,只有少许皮筋连在身上。她每动一下,身上的肉就颤动一下,同时露出白森森的白骨。我啊了一声,林青回头看,当时吓得惊厥了过去。好在李队长胆子大,他把林青背在背上,我们快速地后退。我心里也是一惊,我看见这个女鬼脚跟离地,轻飘飘的跟着我们。我心里着急,便不由自主的默念《金刚经》上七字真言“摩訶般若波羅蜜”。我念了几遍,发现这个女鬼停在面前,没有对我们发动攻击。我不停地念,也不知道念了多少遍,我忽然想起了那张狐狸皮,那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了狐仙,她说她要给我做师傅。我想她要是我师父该多好啊,我就不用再怕这女鬼了。我刚想完,就感到全身发热,脖子后发凉,还打起哈气,不一会流鼻涕,淌眼泪,耳边还感到有呼呼的风声,我想是不是那个漂亮的狐仙来了。说来奇怪,我眼前原本灰蒙蒙一片,根本看不清楚路,现在却看得一清二楚。我发现我们的身后有一个大坑,这个大坑是我们当初蓄水用的,现在里面几乎没有水了,不过一不小心掉落下去,会被摔坏的。我急忙对李队长说我们要向左走。我们奔着来路向回走。那个女鬼发现我们找对了路,便快速的冲过来。我急忙高声大喊“摩訶般若波羅蜜”,女鬼伸到我面前的手抓停住了。我看见她的眼里散发出怨恨的目光。我想她一定是个枉死鬼了,不知道有何怨愤,苦苦逼着我们不放。{枉死鬼:多发生在女子身上,为遭受冤屈而死。其间分为种,一是厉鬼,阳气弱者见到必死,直到杀死者的冤屈达到其冤屈等量,才能平息。二为求鬼,请求见者帮忙伸冤,碰见者要量力而行}我们快速的后腿,她就紧跟不舍。“噗通”一声,我感觉身子一沉,接着身子又浮起来,飘落在地上。我发现我掉进了一个捕获猎物的陷阱,但是不知道为何又飘了上来。如果我掉进去,那里面插满了尖尖的树枝,会把我穿透的,我惊得出了身冷汗。那个女鬼趁机恶狠狠地扑了上来。我想玩了,我要去见我的家人了,早见晚见都要去见的,只不过我还没有完成母亲临死前的心愿。我原本打算把母亲的病治好,在去读书上大学的,现在一切都玩了。这个时候,林青醒过来,他看见这情景,又尖叫了一声晕死了过去。李队长侧对着女鬼骂起来:“你个比养的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