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轮回奈何桥
功能玩家

轮回奈何桥
苹果下载中心

玄幻  |  欧雪依

在我站在服装店门口与小芳说话时,几个年轻的女孩走了过来,其一人伸手在我胳膊轻轻拍了一下,我扭头一看,愣了愣,扫了一眼她身边几位小美女,道:“咦!婷婷啊,你干嘛?和朋友在逛街吗?”“是啊!”穆婷婷说着,露出那对漂亮的小兔牙,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接着她瞟了小芳一眼,道:“叶庆泉,你在这干嘛呢?”我微笑着道:“这家服装店是我姐开的,我没事过来看看。”丁幸松的大奔在路过商业街附近时,因为人流量大,开的极为缓慢。这时高启荣突然发现看站在路边的我,他微一愣怔,随后又看见了穆婷婷几个小丫头。“唉!丁总,你瞧瞧,路边站着几个女孩子,里面那个身材高挑的不是穆婉兰家的吗?”丁幸松听了往外面仔细一瞅,一撇嘴,道:“是那小丫头片子,天天疯的跟什么似得,穆婉兰也根本管不着她。”高启荣口淡淡“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但是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脸色一付若有所思状。等到穆婷婷和朋友继续逛街去玩了,我跑到外面的商店里,买了大包小包的礼物,直接赶往郊区,向英阿姨家里赶去。刚刚到了院子门口,西墙根的大黄狗汪汪地叫了起来,待我推开栅栏门,大黄见是我,才停止了叫嚷。很快,英阿姨推门出来,离了老远招手道:“小泉,快进屋坐,刚刚阿姨宰了一只鸡。”“阿姨,这回我可有口福了。”我微微一笑,拎着礼物走了过来,探头向屋子里瞄了几眼,有些心虚地道:“我叔没在屋里?”英阿姨拿手向屋后一指,满面笑容地道:“没在家,他还在后山呢,要晚一点才能回来,不过,你别担心,他这几天气已经消了,不会拿擀面杖追着你打了!”我嘿嘿一笑,轻声的道:“那好,阿姨,那天早晨,可是把我吓坏了。”英阿姨笑了笑,接过礼品,把我让到屋子里,又拉着我去了东屋,端一盘瓜子,神秘兮兮地道:“小泉,你要说实话,你和嘉琪之间,到底是啥时候好的?”“阿姨,这可说来话长了,其实,在很早的时候,我对嘉琪姐有好感了。”我摸着鼻子,讪讪地道,末了,我又嘟囔了一句,道:“早知道嘉琪姐不等我,我不去大学了。”英阿姨听了,笑得合不拢嘴,喜滋滋地道:“那是自然,你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不旁人,不过,是担心嘉琪大了你几岁,还是离过婚的,你心里没有意见?”我摆了摆手,道:“没关系,我不会有意见的,阿姨,我倒是怕嘉琪心里有想法。”英阿姨轻吁了口气,笑眯眯地道:“你没意见好,嘉琪要是真跟了你,我还放心了呢!她那边,阿姨会找时间跟她说说,你不要太担心。”在屋子里看了会儿电视,我瞄着英阿姨推门走了出去,离开院落,向后山方向行去,我赶忙关了电视,转身走到厨房门口,探头望了过去。却见宋嘉琪身穿一套没袖的黑色紧身套裙,将窈窕纤细的身姿裹得曲线毕露,那两条莲藕般的胳膊都露在外面,她手里拿着铲子,正在做着蒜苗炒肉,扑鼻的香味,一阵阵地往鼻孔钻。我微微一笑,悄悄地走了过去,从后面抱住她柔软的腰肢,轻吻着她精致的耳垂,悄声道:“嘉琪姐,想我了没有?”宋嘉琪吃吃地笑了起来,灵巧地挥动着铲子,摇头道:“没有,早忘到脑后了。”我含住她的耳垂,又轻轻滑下,轻吻着那嫩腻如玉的脖颈,小声道:“不许撒谎!”宋嘉琪俏脸绯红,忙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有些难为情地道:“小泉,别毛手毛脚的,小心被别人看见。”我摇了摇头,一脸坏笑地道:“没事儿,阿姨刚刚出去,估计是去后山找宋叔叔了,现在家里没人,算在厨房里偷吃,也不会被发现的。”“偷吃你个头!”宋嘉琪‘扑哧’一笑,横了他一眼,把炒好的菜拨到盘子里,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段,送到我的嘴里,轻笑道:“小坏蛋,别闹了,快回屋里歇着,还有两个凉菜好了。”我点了点头,从衣兜里摸出条精美的白金项链,细心地挂在她修长优美的脖颈,扳过她娇俏的身子,笑眯眯地道:“嘉琪姐,这是送你的礼物,喜欢吗?”宋嘉琪见了,脸立时现出惊喜之色,却摸着项链,嗔怪地道:“小泉,你刚班,大手大脚的乱花钱,这样可不好。”我笑了笑,轻声道:“没办法,这不是为了讨老婆大人欢心嘛!不然,早被人家忘到脑后了。”宋嘉琪笑得花枝乱颤,娇嗔地白了我一眼,美滋滋地进了屋里,站在镜子前,用手摸着发烧的面颊,轻盈地转动着身子,啧啧赞道:“真是漂亮,是太贵重了,这条项链,要好几千块钱吧?”我笑了笑,掏出一支烟点,轻声道:“不贵,只要你喜欢好。”宋嘉琪微微一怔,转过身子,蹙眉道:“小泉,怎么吸烟越来越多了?”我走到床边坐下,嘴里吐出一缕淡淡的烟雾,微笑着道:“这一工作,事情以前多,吸几支烟,可以减压。”宋嘉琪脸现出担忧之色,忙走了过来,坐在我的身边,关切地问道:“怎么,工作干得不太顺利?”我微微一笑,拉过她柔嫩白皙的小手,轻轻摩挲着,小声道:“没有,只是单位里人多事杂,不像在学校那么轻松了。算以后真有麻烦,我相信自己也能解决。”宋嘉琪叹了一口气,温柔地道:“小泉,你这人别的都好,是性子有时急了些,也太要强了。要知道,班以后,要守规矩,按部班地做事,那样不会招惹麻烦了。”我摸着鼻子,嘿嘿地笑道:“嘉琪姐,你倒真是了解我,居然一猜。”宋嘉琪抿嘴一笑,娇嗔地道:“那是当然了,别忘了,你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跟着我身后乱跑了。”我心大乐,把半截香烟熄灭,弹了出去,伸出双手,横抱了她,望着那张艳光四射的俏脸,轻声调侃道:“当然没忘,那时候,你可没少欺负我,我现在可要报仇了!”宋嘉琪咬着嘴唇,咯咯地笑了起来,眼波如水地望着我,一脸娇羞地道:“怎么报仇呢?”我嘿嘿一笑,把手探到她的裙底,温柔地抚摸着,小声的道:“你猜一猜?”宋嘉琪登时满面晕红,赶忙捉住了我的手,悄声哀恳的道:“好了,你这小坏蛋,不要再欺负人了!”我笑着点头,轻声的道:“不欺负也可以,不过得有个条件哦。”宋嘉琪莞尔一笑,娇嗔地道:“什么条件呀?”我贼嘻嘻的笑了笑,舔了一下嘴唇,微笑着道:“亲我一下呗!”“不行呢!”宋嘉琪笑着摇头,向窗外瞄了一眼,挣扎着坐起,悄声的道:“好了啦,不能这样胡闹了,咱俩得早点断!”“好啊,嘉琪姐,我听你的!”我嘿嘿一笑,搂抱住她的腰肢,向后倒了下去,翻过身子,捧着那张羞红的脸蛋,温柔地亲了下去。“别,不行!”宋嘉琪摇摆着俏脸,躲闪了几下,闭美眸,张开温润的薄唇,努力地迎.合着,很快,那条柔软的香舌被我擒住,纠缠在了一起。半晌,我们俩才气喘吁吁的分开,宋嘉琪拿手拨弄了一下满头乌黑的秀发,赌气地道:“真是被你害死了,以后可怎么办呢?”

龙王传说之诸天门
官方正版下载入口

龙王传说之诸天门
推荐

玄幻  |  冰洁雪儿

  基础文科类专业包括:中国语言文学类(古文字学方向)、历史学类、哲学类专业,旨在选拔并培养在基础文科领域有特长且有志于从事相关研究的学生。

穿到古代做妖妃
    简介

    穿到古代做妖妃
    海量软件高速下载
    
    

    玄幻  |  雪吟

    我很清楚,我妈是担心在这住会影响我和妻子之间的感情,特别是昨晚一事发生后,我妈就更加谨慎了。做父母的就是这样,宁愿自己受委屈,也要处处为孩子着想。可是我和妻子之间哪里还有感情可言呢,得知她出轨的真相后,她就不再是我的妻子了。我本来想劝我妈留下来住一段时间,但我拗不过她,于是我开车送她到车站,目送她上车后才离开。之后,我给公司请了一天假,接着打电话给妻子,骗她说我又要陪老板应酬,要很晚才能回去。通知到位后,我便回到所居住的小区,躲在楼下咖啡店里暗中观察。这一招就叫做引蛇出洞。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妻子虽然保养的不错,看起来像个二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但实际上已经二十八岁了,只比我小两年而已,跟三十岁的狼区别不大。我现在给她营造了这么好的偷情环境,我猜她一定会趁机约*夫出来,当然我也很希望她能约*夫出来。这样一来我才可以跟踪*夫,然后顺藤摸瓜,摸清楚他的身份,不然仅凭手机相册里的那张车牌号码照片,找起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我的猜测是对的,当天中午,那辆大奔就又停在了我家楼下。不一会儿,妻子就从楼上下来,不过她好像并没有化妆打扮,穿的还是家居装和小拖鞋。只见妻子进了副驾驶,很快就又出来,手里还多了一小束花。我皱了皱眉,心想*夫**居然还会搞小浪漫,真是无奇不有啊。看来妻子今天是不打算偷情了,她下了车,给*夫一个飞吻后就拿着花上楼,那辆大奔则徐徐开出小区。不过没关系,我只是想跟踪*夫而已,如今他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就够了。出了咖啡店,我连忙跑去开车,保持距离跟在*夫的大奔后面。很快,大奔停在了一栋大楼前,我抬头一看招牌,居然是中庆广告公司的所在地。这中庆广告可是我们滨江市广告行业的巨擘之一,很多广告科班出身的年轻人都挤破脑袋想进去,如果我当年没有选择和舍友们一起创业的话,那么我肯定也会选择入职中庆。那*夫从车上下来,还是西装革履的模样,涂了发蜡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手里提着个公文包,进去大楼时还和保安打招呼,俨然一副职场精英的样子。但他居然敢明目张胆地搞其他人的老婆,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衣冠禽兽吧。我跟了进去,一直跟到他走进一间办公室,那门外牌子上正好印有*夫的照片,照片下赫然几个大字:客户部副经理,赵泰。原来是同行,真是冤家路窄啊。我来到洗手间,打开手机进入中庆广告的官网,点开人事一栏,很快就找到了赵泰的公司资料。原来赵泰今年也刚三十出头,踏马还是个喝过洋墨水的海龟。然而很快我就发现了端倪,人事资料显示赵泰是在两年前入职中庆,一来就当了组长,半年后立马升到客户部副经理,然而资历栏上却没有任何其他的工作经历。很明显,赵泰这坐火箭般的升职速度,绝对是有后台的。我复制好赵泰的资料,给一个联系人发了过去,又转账一笔钱,一个小时候后,一份关于赵泰的资料便发到了我的手机上。以前开公司的时候,我就很注重人脉这方面,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一点,只要目标明确以及钱到位,想查赵泰的信息还是不算难的。不过这一查呢,确实让我挺惊讶的,这赵泰的爹居然是中庆广告的第二大董事,是实打实的大富豪,怪不得赵泰能升得这么快了,原来是学好的投胎这门艺术活。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有些棘手了,人家赵泰是富二代,家大业大的,我要想报复他的话,还真的要花费大功夫才行。不过,这些富豪还有富二代有几个底下是干净的呢,只要我肯深挖,肯定能挖到脏东西,只要抓得住赵泰的把柄,想要报复那还不容易嘛。就比如赵泰和我妻子的奸情,这要是揭露到媒体上,那肯定能引起一阵轰动。像中庆这样的大公司,最忌讳的就是声誉受损,而赵泰不仅是中庆的副经理,还是他们董事的儿子,造成的恶劣影响肯定会很大,到时赵泰会落得个什么下场呢?这一刻,我想清楚了,我要把妻子和赵泰偷情时的画面偷拍下来,还是声情并茂,越露骨越好的那种。到时候就算我不把视频发布出去,也能将其作为一个把柄去威胁赵泰,甚至是他老子。整理好思绪后,我离开洗手间,在经过赵泰办公室的走廊时,只见一道美丽的身影朝我迎面走来。那是一个陌生女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肤白貌美,一身职业套裙之下是丰腴的身材,特别是一双穿着高跟鞋,毫无赘肉的大长腿,比妻子的还要美上几分。虽然她看起来没有妻子那么年轻,但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性感的气息,简直就是个极具韵味的少丨妇丨呀!直到看见那少丨妇丨停在赵泰办公室门前,我竟下意识胡乱联想到:完了,难道这样一个上等货色也落入赵泰这种纨绔的魔掌了吗,还是已经落入了,难不成他们要在办公室里……但是,很快我就知道自己想错了,眼前这个充满少丨妇丨诱惑力的女人居然是来兴师问罪的。“赵泰,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女人连门都没敲直接进去了,开口就是冷冷的质问。可惜她顺手关上了门,赵泰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又不错,我听不太清楚接下来的话,但从玻璃窗的缝隙看进去,能隐约看到赵泰正襟而立,点头哈腰地对着那个女人。我惊了,这女人的地位居然比赵泰还高,可是赵泰又是公司副经理又是董事儿子,能比他地位还高的女人,难道她是……果然,我还真的猜对了。片刻后,那女人气冲冲地走出办公室,临走前还回头警告道:“赵泰,要是真让我找到你出去乱搞的证据,我保证让你没好果子吃。”“嘻嘻嘻,你就放心吧老婆,我怎么可能出去乱搞呢,你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呀。”赵泰在办公室门口悻悻笑道,直到确认那女人离开了,他才收敛了笑容。“死婆娘,老子出去搞女人还要你来管?马的,再忍你一段时间。”随后,赵泰骂骂咧咧地关上办公室门,由始至终他都没发现我就站在他身后侧不远处。原来赵泰怕被他老婆知道他在外面乱搞!突然间,我脑海里蹦出了一个想法。我连忙朝那女人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刚好和她坐上同一部电梯。电梯里只有我和她两个人,我故意站在她身后侧,不想让她留意到我,然后开始细细打量起她来。在这种近距离下,这个女人似乎看起来更美了,虽然神情冷淡,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但也刚好增添了一缕干练高贵的气息,显然是久居上位者。出了电梯,我本来想着悄悄跟在她身后,却在离大门不远处被一道身影拦下了。

    穿越到异世界却只能当厨子
    app下载平台

    穿越到异世界却只能当厨子
    安卓版体彩

    玄幻  |  若溪

    “大师,你在哪?”我猛的大声呼喊,希望郑道天能出现,解救我。可一点反应都没有,喊了半天,没有任何反应,方否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了,这种安静让我焦躁,恐慌。我不想死,也不能死。“别害怕,有我在。”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这是苏笑嫣在和我说话。可是我四处寻找,根本没有看到苏笑嫣。“苏笑嫣,你在哪,是你再和我说话吗?我怎么看不到你啊!”“你现在被困在秘境之中,是看不到我的,我现在利用你的心跳,和你在沟通,一会你跟着我的提示,就能离开秘境了。”随后,我闭上眼睛,用心接收苏笑嫣的提示,慢慢往前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笑嫣告诉我,已经走出了秘境。我睁开眼一看,果真走出了那片一望无际的平原,只是让我震惊的是,现在我还是身在收费站。而苏笑嫣就站在我对面,距离几米远的地方。就在我准备上前和她道谢的时候,苏笑嫣笑了起来,笑的很诡异。突然我感觉身体被抽空了一样,整个人也晕乎乎的倒了下去。“你的一魂一魄,暂时我帮你保管,你放心,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迷糊中,听到苏笑嫣说出这番话,然后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当我再次醒来,发现躺在一张床上。一股强烈的酸辣粉味道,钻入我的鼻孔,当我看清楚周围环境,才反应过来,这根本不是什么酸辣粉的味道。而是脚臭味,还有一股发霉的味道。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整间房子破旧不堪,阴森森的,哪怕是大白天,也没有阳光照进来。我躺着很不自在,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在床边看到一双破洞的布鞋,这不是郑道天的鞋子吗?“醒啦,你小子真是命大。”正想着,郑道天就从外面进来,手里还端了一只碗。“大师,我怎么会在这里,昨晚……”“昨晚实在是太惊险了,我低估了这个诅咒的能力,差点就交代在那里了。”郑道天咽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碗放在桌上。“大师,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明明是牵着你的手,走出收费亭的,后面怎么变成了一个全身是毛的怪物了。”“嗨,这都是秘境的缘故,诅咒大爆发,形成了秘境,也就是所谓的幻觉,其实我们昨晚一直都在收费亭里面,哪都没去过,如果不是有人暗中相助,我们这辈子都不能走出来。”“有人相助?”我顿时有些好奇起来。郑道天盯着我,眼神有些犀利,让我浑身不自在。“大师,你这么看我干嘛,是不是我又惹上什么了?”“少废话,赶紧把这碗茶水喝了,一会我有话问你。”郑道天突然冷下脸来,不过这次没有扇我巴掌了,说完就走出了房间。看着这碗黑不溜秋的茶水,我实在是难以下嘴,还有一股怪怪的味道。但是经过这些天所发生的的事,我对郑道天的话几乎是言听计从,哪怕再不愿意,还是一口气喝完了。结果呛得我差点要吐出来。“咳咳咳!”来到外面,郑道天坐在那里饮茶,连忙招手让我坐下。“你小子老实告诉我,你既然认识高人,为何还要来找我?”“大师,何出此言,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顿时着急了,如果我真认识什么高人,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更不可能来找他了。郑道天自我眼神里没有找处破绽,这才罢休。随后告诉我,昨晚要不是一个女的相助,我们根本不可能走出秘境,甚至会丧命在收费站里面。郑道天昨晚也是太大意了,本来以为那些邪祟会利用雾霾出来作乱,可谁曾想邪祟没出来,反而是因为诅咒的缘故,发动了秘境。“大师,我想你可能误会了,苏笑嫣是我朋友,虽然她不是人,但她从来没有害过我,一直在暗中帮我。”从郑道天口中听出,那个女人就是苏笑嫣。如果真像郑道天所说,那个秘境这么厉害,如果不是苏笑嫣出手要相救,我肯定必死无疑,就连郑道天也逃不了。“哼,你个小娃娃知道什么。”郑道天当即就暴躁起来,告诉我,虽然苏笑嫣救了我们,但是她目的不纯,心术不正。因为救了我之后,还把我一魂一魄给收走了,肯定还有更大的阴谋。我这才想起来,昨晚苏笑嫣告诉我,帮我保管一魂一魄,还不会让人伤害我,结果我就晕了过去。这事听起来有些玄乎,但是我还是很相信苏笑嫣,因为她想要害我,根本不用等到现在。“大师,苏笑嫣真的没有害过我,她收走我的一魂一魄是替我保管,我相信她不会骗我。”“你这小子不仅脑子蠢,还色迷心窍,迟早害死你。”郑道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然后告诉我,昨晚她看见苏笑嫣施法,而且从她施法的招式来看,绝非好人。“大师,这话怎么说啊?”“这个诅咒就是赵峰设计出来的,而那个女的,和赵峰肯定有非一般的关系。”我刚想要为苏笑嫣辩解,外面就传来一阵笑声。“呵呵,分析的不错。”苏笑嫣一边拍着手,一边走了进来。“你……”我指着苏笑嫣,结巴的说不出话来,因为在我的印象里,苏笑嫣应该是个女鬼才是,这大白天的,竟然也能自由出入。“韩源,你以为我不是人,对吧!”苏笑嫣没有生气,反而笑嘻嘻的走到我身边。我并没有否认,不然第一晚上班的时候,她给我的那些冥钱怎么解释呢?虽然她救过我几次,但是我对她还是有些畏惧,见她靠近我身边,我连忙往郑道天那边挪了一下。“小娃子,你放心,她不是鬼,修炼玄术之人,想要弄些障眼法,很简单。”这时旁边的郑道天出言解释了一下,我这才反应过来,看向苏笑嫣,她正在掩嘴对我笑。“小姑娘,多谢你昨晚救我一命。”“哼,我才不想救你呢,要不是看你帮韩源的份上,才不管你死活。”苏笑嫣似乎对郑道天很不感冒,直接怼的郑道天脸色难看,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郑道天才冷声道:“小姑娘,虽然你救了我,但是你收去这小娃子一魂一魄,是何居心?而且你和赵峰究竟是什么关系?”“臭老头,我和赵峰什么关系和你有关系吗?我才不要和你解释呢,只要韩源信我就行了。”苏笑嫣说完,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很相信郑道天,但是更相信苏笑嫣,最后不由自主的点了点。“看到没,韩源相信我,所以你还是少管闲事了。”“我才不爱管你这些破事,不管你和赵峰什么关系,如果让我知道你接近韩源居心不良,我定不饶你。”郑道天冷冷的甩下一句,然后往摆放棺材那里面走去。“切!”苏笑嫣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猫咪成长记
    游戏下载大全

    猫咪成长记
    建议推荐

      玄幻  |  白清年

      “明白了,零零三。”胡耀祖压根没认真听,也跟着大家齐声说。“以后,路能走多远,就靠你们自己了,”零零三接着说,“现在由零零幺开始分配房间,每个床位都有编号。”说完他退到旁边。零零幺站了出来,“零零九。”“到。”“床号。”“长……长官,我能……能拿我的行李了吗?”胡耀祖大胆地问,结巴的他半天才把话说完,大家开始哄笑。“零零三刚才说了,你们的东西已经成为过去,全部都扔了,现在是新的开始,你们回到自己床位上,换上新衣服,把原来的东西都放在门口的箩筐里,听明白没有?”“明白了,长官。”胡耀祖大声回答。“我再说一遍,这里没有长官,只有代码,以后你叫我零零幺。”“是,零零幺。”胡耀祖找到自己的床,换下衣服,把旧衣服放在门口的箩筐里。这衣服比他身上穿的好看多了,质量也非常好,他的衣服是母亲亲手做的,布料很粗糙,虽然舍不得,还是必须得扔。幸运的是,那一块大洋他一直放在身上,穿在袜子里面,不然,现在肯定还要倒贴一块大洋,太不划算了。胡耀祖躺在床上,这房间和之前住的房间布局是一样的,只是床位不同,人也都换了。大家都不准说话,都躺在床上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可能大家都和胡耀祖一样后悔来到这里,但是谁想什么,大家都不得而知。院子里传来集合的声音,胡耀祖不敢怠慢,跑到院子里站好。“现在是吃饭时间,你们要记住桌号,不要乱坐,听明白没有?”零零幺说。“明白了。”胡耀祖被分到八号桌,每人都拿到一个大碗,打好饭,再去打菜。居然有肉,大块的红烧肉!这让胡耀祖极为惊喜,他都不记得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了,都想不起来肉的滋味了。“能……能多舀点吗?”胡耀祖试着问打菜的人。“不够吃再来舀,这里管饱。”打菜的人和他们一样脸上也有油彩,人还算和气,给胡耀祖加了一勺肉。“谢谢。”“零零九不要说话。”零零幺吼起来,胡耀祖暗暗吃惊,院子里这么多人,零零幺居然能清楚地记住他的代码。他不敢说话,马上端着饭坐到八号桌,埋头吃饭。他和同桌的几个人一样,都吃得飞快,每个人都很饿。胡耀祖快速吃完一碗饭,他担心没有饭菜了,赶紧去添,等他走到打饭处的时候,看到又抬了满满一盆肉来。看来,真的管饱,第二碗,胡耀祖放慢速度,他连吃三大碗,总算饱了。他早都忘记了上一次吃饱饭是什么时候,平日在家,都是人穷无转路,稀饭涨大肚,多半时间都是靠野菜和一点粮食加很多水煮一大锅充饥,能把干饭吃饱,真没印象了。晚上,没有安排活动,又不能到处走动,只能傻呆呆地躺在床上,到了半夜,胡耀祖醒来想要逃跑。他坐了起来,看到旁边床的人都已经走到门口了,其他床也都空着,他心里嘀咕着,这些人是吃多了拉肚子,还是都想跑呢?不能说话,所以不敢问。胡耀祖走出房间,他听到几声枪响,吓得急忙走进茅房,有一群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都在左看右看,可能都是和胡耀祖一样被刚才的枪声吓到茅房来的。坑都占满了,已经没有坑给胡耀祖,他只好站着,看着外面。砰……砰……又有枪声,占着茅坑的人都提着裤子跑回房间。胡耀祖并没拉屎,也跟着提裤子往房间跑,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回到床上,只有他旁边的床位一夜都空着,没人回来。胡耀祖睡意全无,看着天花板一直到天亮,他知道,看来逃走是没有希望了,可能这是自己的命吧,这话,他重复着在心里说了一晚上。“集合。”天刚刚亮,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外面响起了声音。胡耀祖听到这两个字就慌忙起床往外跑,零零幺昨天已经说过了,集合只有五分钟时间,当然,也有动作慢迟到的,被当场打了板子,是真打,下手相当狠,被打完的人站都站不起来。“立正。”大家都挺直腰杆,零零幺说过,不要求大家动作多么标准,但是必须精神,而且队伍也没有按高矮顺序排列,站得很随意。“现在我们就在院子里跑步,我不喊停,任何人都不能停下来,明白没有?”“明白。”胡耀祖以为昨天有人逃跑,没回来,大家都会被训斥,可是,零零幺一个字也没提,就让大家跑步。跑步,对于胡耀祖来说是小菜一碟,这活儿不累,大家都慢慢跑着,他也慢慢跟着,挨了板子的人也在跑,因为屁股痛,速度比走路还慢,动作特别怪异和难看。零零幺也跟在队伍后面跑,速度也慢,跑了一小时左右,才喊停。即使速度再慢,也跑了一个小时,叫停的时候,大家都坐到地上起不来了,被打的那个人,没办法坐,只能趴下休息,嘴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嘶嘶声,大家都同情地偷看他。“半小时休息结束,开始吃早餐。”零零幺重新念吃饭的桌号。胡耀祖吃早餐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积极了,因为他不担心吃慢了就没了,这里反正管饱,大脑里想的是如何逃出去。吃完,在院子里休息半小时,又跑步,跑一个多小时,休息一会又跑,一天都是跑步,一直跑到天黑。吃完晚饭,休息一个小时又跑步,两个小时后,才由零零幺念编号去洗澡,洗澡间里,大家的腿肚子都已经在发抖。洗完澡根据零零幺念的编号去房间,胡耀祖拿到的新衣服上编码是零零幺,他只好拿回去重新把编号换成零零九。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跑步也累人,倒到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半夜又听到枪声,胡耀祖心里骂着,居然还有傻蛋想逃跑,看来,想跑的人很多。每天的生活都一样,没有波澜,起床、吃饭、跑步、睡觉,不断重复。到了夜里,每个人都累得和死人差不多,个个像僵尸一样躺在床上动也不动,没有一点声音,但是,夜里偶尔还是会传来枪声。一个星期后,胡耀祖和平日一样跑步,跑完,吃早餐,休息半小时后,零零幺没像往日那样喊他们继续跑,而是发给每人一个黑色头套。“现在,每个人,都把头套戴好,大家排队走出去。”“是,零零幺。”胡耀祖戴上黑色头套,往前看去,除了有一点光影,什么也看不到,低头可以从缝隙处勉强看到自己的脚尖。大家按照命令,每个人手搭着前面一个人的肩膀,跟着往外走,然后上了车。胡耀祖没怎么坐过车,就是以前跟着大哥进县城的时候乘过一两回,很是颠簸。却不记得在哪里听说过军车很平稳,这车一路不怎么摇晃,所以,他猜想,应该是军车吧。没过太久,车上传来命令,“下车。”听得出是零零幺的声音,同时听到了呜呜鸣笛的声音,其中一个人低声说,“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