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夫人她是电竞大佬
登陆网站

夫人她是电竞大佬
软件优势

玄幻  |  慕枭璃

  “转型成功的传统车企会分走特斯拉的光环,市场对于特斯拉的预期也会逐渐下降,资本市场的看法也会发生变化。”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财经》记者表示,在这场围剿战役中,特斯拉能否保持可持续的规模增长成为关键,一场对决正在开始。

兼职主神的图书管理员
支持哪个好

兼职主神的图书管理员
ios版可靠

玄幻  |  汐笑

“看来还是没谈拢!”我皱起眉头,心情变得有些复杂。嘉琪姐不在家,我也懒得做饭,回到英阿姨家里,正巧饭菜已经桌,宋叔叔也在家,他化程度不高,做的是技术活,平时沉默寡言,不善言辞,算是表达关心的方式,也是简单直接。见我进了屋子,宋建国把手一抬,招呼我坐下,满脸慈祥地问道:“小泉啊,最近怎么样,工作没什么压力吧?”我夹了一口菜,笑呵呵的道:“还行,刚班,暂时只是做些帮领导跑腿打杂的事情。”宋建国脸笑容更浓,点头道:“那好,你可别看不起跑腿打杂的事情,要知道,领导能让你做这些,你别人多了一分机会,但也不能骄傲,可要扎扎实实地做事情。”“好的,我记住了。”我笑了笑,拉开椅子,规规矩矩地坐下,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相反,我很享受宋叔叔像父亲似得询问和教导,对于我来说,能够再次享受家庭的温暖,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没有理由不珍惜。吃饭时,英阿姨发了通牢搔,对象是方正源,还是关于他向别人借钱的事情,但根子依然是赌博引起的。对于周围邻居那些靠死工资吃饭的家庭而言,老是向别人借钱,还拖着不还,会导致人家极大的反感,毕竟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按英阿姨的说法,方正源最近找人借钱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有的时候身没钱,十块八块也要,这不免让英阿姨极为气愤。我摇了摇头,方正源好赌,刚结婚时还懂得收敛,没有惹出太大的麻烦,但近期赌瘾却越来越大,脾气也愈发地暴躁起来,平日里极少回家,大部分时间都是泡在赌场里面。而宋嘉琪又是个传统保守的女人,无法狠心抛却方正源,两人这样一拖再拖,这日子最终估计是有点玄。从英阿姨家出来时,我感觉有点烦躁,自从和女友分手后,我压抑了许久,今天看见那风.骚入骨的少丨妇丨后,内心欲.火被勾起,竟然有点蠢蠢欲动了,于是坐车去了青阳市最火爆的酒吧“黑夜精灵”,准备去那里排遣一下空虚。黑夜精灵酒吧是青阳市最早、也是最有名气的一家酒吧,每到夜晚,里面人满为患,尤其以单身小姑娘和年轻少丨妇丨居多,来这里的人,多半都目的不纯,找一夜.情和炮友的人皆是。到了黑夜精灵酒吧门口下来,我看虽然时间还早,才九点不到,但见三五成群的红男绿女们已经来了很多。我也加快了步伐,跟随着众人钻进了黑夜精灵里,此时里面已经霓虹摇曳,人影绰绰了。一看到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们,我两眼放光,赶紧在吧台找了个位子坐下来,顺便拉了个椅子过来给随时可能过来搭讪的美女预备着。坐下之后,我点了一支雪狐伏特加,这种酒较为廉价,适合咱这穷小子消费。女侍应给我拿来酒,兑好雪碧,朝我抛了个媚眼,笑吟吟的说道:“帅哥,请慢用。”我扭头看了她一眼,见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笑了笑,没搭理她。女侍应大概还不死心,又朝我身边挤了挤,在我肩膀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沉甸甸的玉兔,浑身一阵麻酥时,耳畔忽的一热,女侍应朝我耳朵吹了口气,咯咯一笑,嗲声嗲气的问道:“帅哥,手机号多少呀?”我笑了一下,假装没听清楚,淡淡的问道:“美女,你说什么?”她几乎是趴在我肩膀,嘴唇贴着我的耳朵,道:“你手机号是多少呀,改天有时间一起聊聊好吗?”见这女孩步步紧逼,我实在装不下去了,轻笑着摇摇头,干脆的道:“一起聊聊?得了吧,想约炮直说是,我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我话还没说完,她的脸色立马晴转阴,“切!”了一声,道:“我看你随便起来不是人。”说着,她一扭腰,端着空盘子闪进了人群里。我朝着她的背影举起酒杯,笑道:“美女,真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具有这么优秀的品质?”随即,我被四周袅袅婷婷的女人们迷住了,视线落在那些随着舞曲扭摆的玲珑娇躯。劲爆的音乐下,酒吧里的女人似乎我们男人要更加疯狂,狂乱的摇动着像蛇一样的身体,疯狂的晃动,美臀颤颤,秀发乱舞,看的我有点眼花缭乱的感觉。一杯雪狐伏特加快喝完了,我也没有物色到什么美女,我遗憾的拍了拍手,晚没逮到猎物,看来得准备打道回府了。正当我将酒杯端起,想干了里面剩下的酒时,一个影子笼罩在我眼前,我仰脸一看,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美少女在对面的空位坐了下来。见我在看她,小美女瞥了我一眼,牙尖嘴利的道:“看什么看呀,没见过美女呀!”我觉得这小姑娘有点好玩,伶牙俐齿的不说,声音蛮清脆的,还挺好听,笑着搭讪道:“美女,一个人来玩啊?”美女挺翘的琼鼻一抬,没好气的说道:“管你什么事呀!”我讶异的打量了这小辣椒一眼,这几年和女孩子玩耍,凭借着自己英俊的相貌,能让我吃一鼻子灰的女孩还真的没有,倒是逗得我来了兴趣,耐着性子,笑着说道:“美女,别介,你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大家聊聊呗。”“切,谁和你聊呀!还不是想泡我!”小美女居然一眼看穿了我的花花肠子,搞的我登时无语,喝了口闷酒,我心想这样不行,这小辣椒有点公主病,不能宠着她,要不然,她能天了。于是我反其道而行之,挖苦她道:“切,还泡你呢,你也不看看你,那地方平的跟飞机场一样,泡你哪里啊?”小美女一听急了,朝我翻了个白眼,气呼呼的道:“你……你个臭坏蛋,我,我哪里像飞机场啦?算没她们的大,过两年不能赶了呀。”我哈哈笑了,觉得这小姑娘真的好玩,继续逗她道:“过两年?哈哈,难不成你还会二次发育啊?”小美女转过头来,呲着一对漂亮的小兔牙,略显稚嫩的声音,道:“你才二次发育呢,我还没到十八岁呢,肯定还能发育了!”“没到十八岁?这么小敢到酒吧来瞎混,你不怕遇见坏人啊?”小美女嘴巴撅得老高,捏着粉拳,恨恨的道:“坏人?哼!你是个坏人,看你色眯眯的样子,知道你没安好心!”“我没安好心?呵呵,你瞧瞧到这地方来的男人女人,有几个是纯洁的啊?小妹妹,你别太天真了好不好。”我轻笑着摇头,听这小美女说的话,知道她的心智和她胸前的玉兔一样,还不够四两重:“再说了,过两年你也许还这样一马平川呢,依旧是飞机场,还看你呢,切!”“你个大坏蛋!”小美女气的嘟着嘴,一张樱桃小口红润极了,气呼呼的站起身,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我开玩笑的吓唬她,道:“你个小丫头,再看我,再看我我把你吃掉。”“切,不跟你吵啦,坏蛋,我要喝酒。”小美女哼哼唧唧的说着,一看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主儿,说完,她霸道的一把抓起我面前的雪狐伏特加,猛的灌了下去,登时呛得她直咳嗽。

更宋
下载正版网

更宋
可以选择吗

玄幻  |  白柒雨

从中走出来一个十分彪悍的男人,上身没穿,手中拿着衣服,见我来了,嘴角也浮现出一种轻蔑的神色来。“哟,生意挺好啊,刚走就又来一个!”我听完这话,如果我能打的过他,我真想扁他一顿。我来接龙来了?男人侧身而过,一股氤氲之气便飘散而出,直接从我的鼻前掠过。昏暗中,我也稍稍看清楚了男人脸上的样貌。脑门塌陷,命宫晦暗,双眉之间更是有道刚刚干涸的疤痕矗立着。玉尺经此时再次翻开,显出几条文字来。印堂地陷两眉旁,眉交更堪克父娘,眉曲纹生天地破,沟纹横乱被刑伤。若生理痣他乡死,更见疤痕即祸伤,便佐为官少超达,终须贫贱走忙忙。不对!这男人有血光之灾!我心中一阵激灵,可从来没见过如此糟糕的面相。那男人走了出去,似乎刚快活完,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走起路来也十分嚣张。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世界上死的人多了,要是我都管,那我还管的过来嘛。刚关好房门,另外一屋中,一身穿轻纱薄衣的女子就开门走了出来。见是我来了,脸上多了点兴奋。“我还以为是客人来了呢,还好是你回来了。”她叫徐幽幽,从我住进来到现在也跟我一起住了三年有余。平日里也见她挺勤快的,却不成想,她是做皮肉生意的。不过我连自己都养不活,又何必去对她说三道四呢。至少她没偷没抢,也是干活赚钱啊。“嗯,要是没人来,那我可锁门了啊。”我朝着她说了一声,她也点头答应下来。她摇着曼妙的身材朝着我走了过来,轻纱下,刚被摧残完的身体看的一清二楚。“饿了吧,要不一起吃点?”她指了指桌上的残羹冷炙朝着我问道。我摇了摇头,或许是对她的一丝怜悯,也终于说出了口来。“刚才那个男的明天若是有人问起,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她狐疑的看着我,而我却已经走进了房间里。明天,势必会有丨警丨察上门追查事情经过,因为那个男人必死无疑!徐幽幽若是不想惹上官司,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花钱了事,总比杀人来的强。一晚上,我都沉浸在玉尺经中,久久无法自拔。第二天一早,还未等我出门,门就被砰砰砰的敲响了。看来,丨警丨察提早上门了。我主动把门打开,门外如我所料,是几个身穿制服的丨警丨察。“你好,同志,见过这个人没有?”他拿出一张照片来,照片上的正是昨天在这里享受的男人。我果断点了下头,朝着里头指了指,说道:“昨天在她那边的,我回家的时候正好在门口见到过。”丨警丨察也没闲着,进了屋中,和徐幽幽了解起了情况。徐幽幽一开始还想着隐瞒自己是小姐的事,但丨警丨察其实早就知道,只是不想抓这种小角色而已。“死者叫张达明,是龙城张家的二公子,既然这件事和你们有关系,那请你们这些天不要离开龙城,有事我们会立刻传唤你们。”张家?二公子?顿时,我眉头紧皱,难道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张家?而这时候,我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是苏满城打来的。“方大师,昨天没人回应,但我打听到张家昨天死人了!”两家都是张家出事,这难免也太巧合了。我肯定不会相信,必须去苏满城那边,如果真是张家人死了,那这件事就蹊跷了。我刚想说话,苏满城又赶忙说:“方大师,只要您能来,钱绝没有问题!”我可没想着要钱,但他既然想给,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我嗯了一声,挂断电话,就发现手机上已然发来了五万块钱,苏满城还真是大方,一次比一次多。我可不想苏满城来接我,这地方,他一看到就认为我并不是个真正的风水师了。既然现在有钱了,自然我就不会那么省着了。我在旧楼区外打了辆车,直接前往了苏家。一到门口,就看到了苏芮在门口等着我,见我下车,脸上的阴沉也逐渐消失开去。“方易,您总算来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沉默不语,两件事这么巧合,自然需要算上一卦。玉尺经中,也有关于蒲瓜算命的章节,虽然没有堪舆风水来的篇幅多,但却也包含众多。“先进去再说,去找几个铜板来,最好是五帝钱。”我的话她自然明白,五帝钱虽然也分大五帝和小五帝,不过算卦都差不多。苏满城此时也在大厅中焦急的踱着步,见我来了,赶忙跑到了我的身边。“方大师……”我一挥手,并没有让他再接话,径直坐了下来。苏芮很快拿着十来个铜板回来,送到了我的面前。我从其中挑选了六个品相最好的便和于掌中。“你们先出去吧,我卜卦时不许任何人看!”我装出一副高人的样子,其实内心还是十分紧张,毕竟第一次用玉尺经中的卜卦能力,万一失败了,被别人看到,那可不太好。苏家父女连连点头,不敢再站在我的身边,老老实实的走出了大厅。见他们出去后,我这才摇晃起了手中的六个铜板,心中默念着张家的事,随着手打开,六个铜板也从左到右依次排开,正反面随机呈现出来。“字图字图字字,风雪满途之卦。”看到这里,不禁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不是什么好卦,此乃异卦(下艮上坎)相叠,坎为水,艮位山,跋行艰难,山高水深,困难重重,人生险阻。玉尺经中,根本没有一句话好话,看样子,今天这一卦已然是出了结局了。而我心中所想是张家,那这事和张家结合起来,自然,如果我们去找张家,那出现的也只会是困难。“好了,你们进来吧。”我朝着外面喊了一声,他们也赶忙跑进来,坐到了我的身边。“怎么样,方大师,到底怎么解?”“不要去找张家,这件事一定是张家弄的,但想要了结这件事,绝非易事!”苏满城听着,当然不太愿意,若是张家所为,不去找他,那还是他苏满城嘛。“他娘的,居然敢搞我苏满城!”我听他的话似乎还另有意思,莫不是想去找张家吧?“对了,叔,你说的那个叫张达明的家伙真死了,他到底是谁啊?”“张家二公子,是个纨绔子弟,平日里游手好闲的,没个正经事,不过他大哥却是个不好惹的主。”我听完,深深觉得,这卦象便是朝着他大哥去的。可我们正在里面说着话呢,就听到门口哐啷几声玻璃碎掉的声响,眼神也立马朝着门外看去。苏芮立马冲了出去,我也跟着跑出去,一到外面,就看到一个长相十分俏丽的姑娘手中拿着砖头正狠狠的砸着门。那姑娘长得俊俏,齐肩短发,英姿飒爽,倒也不失几分英气。更为了得的是她身穿一套极为干练的迷彩服,脚上一双大头皮鞋,若是不仔细看,绝不会认为是个女的。

荒野探险之鬼洞
官方免费下载

荒野探险之鬼洞
ios官网下载

玄幻  |  安小茶

‘dadadadadada……’办公室里,只有键盘声在响起。这是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只有两个工位。办公桌是对着的,一人坐在靠里的办公桌上敲打着键盘,靠外的那个工位,则好似已有一段时间没有人来了。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键盘的声音也戛然停止。坐在位子上的人站了起来,身姿高挑,足有往上。她拿起桌上的水杯,离开办公桌,走到饮水机前接了水,又来到窗前,看着窗外从教室里鱼贯而出的学生,嘴角微微挑起一抹浅淡的笑意。窗户的玻璃擦得很干净,隐隐倒映着她的样子。这是一张很漂亮的脸,五官的比例恰到好处,眉眼精致,眼睛里好像有一层雾,看不见底,却又勾人深探,轻抵着水杯的唇,丰润得好似樱桃,诱人采择。黑长直的头发,被她束成了一个低马尾,身上穿着一件白色修身衬衣,手袖被挽了几圈,露出一截冷白色的皮肤,修长的腿,被包裹在黑色的九分裤中,还有一件很职业的小西装外套,被她搭在了办公桌的椅背上。她是市一中高中部新来的心理老师。当下,教育部要求,从小学到高中,每一千名学生,学校都必须配置一名心理老师。话虽如此,但这个政策还在进一步普及中,人力缺口很大,所以一般规模大的学校,无论学生有几千,都只有两名或三名心理老师。就好比北阳市第一中学高中部,这所拥有近五千学生的校区,也只有两名心理老师。其中一名……还在开学的时候就请了产假。所以,在未来差不多半年的时间里,她能独享这间心理老师的办公室。但相对的,每天课后的心理咨询时间,也就只有她一个人顶着了。“季老师。”门外传来敲门声。季幼青长睫轻颤了几下,转过身时,脸上已经带上了完美的微笑。这种笑容,干净纯粹,给人一种容易亲近的感觉,会在交谈中让人不自觉的降低心防。成为心理咨询师,除了专业的话术之外,面部表情的控制也很重要。季幼青也不确定,这算不算是职业病,反正,在她没有察觉的时候,就不知不觉的习惯用这样的笑容示人了。“午休了,要一起吃饭吗?”来的人,是高中部一年级的数学老师,姓林。年龄和季幼青差不多,更是和季幼青一起在这个学期才进入这所学校就职的新人。现在开学还不到一个月,她对其他同事还不够熟悉,倒是喜欢约着季幼青一起吃午饭。一般情况下,季幼青是不会拒绝这种邀约的。“好,稍等一下,我收拾收拾。”季幼青颔首,走回自己办公桌前,将之前写的教案保存,又关了电脑,锁了桌子,才拿着办公室的钥匙走出去。一中有食堂,后门还有经济实惠的美食街。但是,两人都是刚来,对食堂的新鲜劲还没过去,所以带着饭卡就去了食堂。“季老师,有时候我觉得你真不像是才岁。”林璇主动开口。“嗯?”季幼青看着她,眼神中流露出‘期待下文’的神情。林璇个子娇小,只有不到,季幼青的视线是带着点俯视的,可是却不会让人反感和有压力。“就是觉得你给人感觉很成熟啊!是不是你们学心理学的都是这样啊?”林璇笑道。季幼青莞尔。似乎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怀疑。不过,她不觉得这是因为学心理学的原因,应该还是与个人的经历和性格相关。学心理学的人,也有跳脱活泼的,比如她的大学同学兼闺蜜,就是一个开朗活泼的人。与人相处的时候,季幼青话不多,更多扮演的是聆听者的角色。所以,很多人都觉得和她相处的感觉很舒服。当然,事后也会有人反应过来,明明是两个人聊天,到最后自己的底都掏干净了,却对季幼青的事丝毫未知。一中食堂的饭菜还算不错,毕竟供应的对象都还是长身体,需要营养的少年。不过,再好吃,也会有吃腻的时候,所以其实每天在食堂里吃饭的学生,老师并不会太多。绝大部分人,要么是从家里带饭,要么就一下课便奔向了后门的美食街。季幼青和林璇来到食堂的时候,很轻松的就打好了菜,找到了位子坐下吃饭。吃饭的时候,林璇说着班上发生的趣事,还有一些娱乐八卦。季幼青就面带微笑的听着,偶尔开口,不会让人觉得冷场或尴尬。吃完饭之后,两人又围着操场散步消食。离下午上课还有四十分钟时,才打算各自返回办公室中休息一下。市一中高中部的教学楼一共有两栋,一栋四层,一栋三层。四层的是高一、高二的教室,三层的是高三的教室。其他的就是综合楼,还有教师办公楼,以及一些器材室什么的。“季老师要去卫生间吗?”林璇问。市一中高中部的校区,除了每一层楼都有卫生间外,还有一个独立的公共厕所,就在教学楼和办公楼之间。两人要回办公楼,正好路过这个厕所,林璇就问了一句。季幼青并不急,所以摇了摇头。林璇也不勉强,自己进了女生厕所。季幼青便站在公厕外的小花园里等她,欣赏着开得正盛的秋菊。“啊——!”突然,林璇的尖叫声从公厕中传来。季幼青猛然转身,眸光紧缩了一下,来不及多想就冲入女厕。因为每层楼都有厕所,所以其实公厕的使用率并不高,里面很安静。季幼青冲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林璇失控的向后退,脸色苍白,神情惊恐。口中还不断发出受到刺激的叫声。她迈出长腿,从后面搂住了林璇的肩膀,声音带着让人安心的魔力,“别怕,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林璇眼浑身剧烈颤抖,根本说不出话。只能费力抬起颤抖的手臂,指向前方。季幼青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入目的是一地血色……公厕里是一个挨着一个的隔间,在最里面隔间的门缝下,流淌出了一地的鲜血,十分刺眼醒目,与白色的地板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林璇应该是看到了这一幕,刺激之下才会发出尖叫。季幼青扶住她,顺着她手指之处看过去,双瞳也被那刺目的红色给狠狠刺激得紧缩,一些过往的画面从她眼前闪过,让她脸色发白了些。但很快,她就及时镇定下来,让林璇站稳后,自己则走向了那间厕所隔间。走近了些,血腥气更重。季幼青的大胆,鼓舞了林璇。她紧跟在季幼青的身后,慢慢向那隔间挪着步子。季幼青来到门前,小心的避开脚下的血迹,伸手推了推紧闭的门。是锁着的。“怎……怎么样?”林璇声音颤抖的问。她第一次见到那么多血迹,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让她有种反胃的冲动。季幼青没有回答,而是敲门试探,“里面有人吗?”没有回应。季幼青眸色冷冽了几分,她不再犹豫,向后退了一步,突然在林璇的惊诧中抬腿侧踢。

济世名录
指导有方

济世名录
安装官网

玄幻  |  木槿分

半岛机场:“好了,多多就送到这里了,多多在这里祝愿大家身体健康,事业进步,步步高升。”“谢谢帅气的多多导游!”跟一行从国内来到半岛旅游的游客愉快告别,没有老土的那种相拥而别,更别说两眼泪汪汪的送别了。毕竟一转身,说不定就是一辈子了。如果不是特别的缘故,谁会跟相处了几天的工作人员再约出来见面呢?从前的车马很慢,慢到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现在的微信好快,快到一天可以爱好多个人。钱多多收拾了一下矫情的心理,就打算转身回家洗澡嗨皮去了。正常旅游旺季的时候应该是一团接一团,比喻说现在刚把上团的游客送走了,现在就应该接待下一团的游客才对。不行的话,明天就要上团了。但钱多多作为一个做了年的导游,而且存款多多,收入多多的老导游!他还需要那么拼命嘛?当然不需要了,一人吃饱,全家乐悠悠的单身男青年,怎么可能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工作中???钱多多一般都是一团结束,然后休息一到两天然后再继续工作,除了开始没有梦想而变得有点闲鱼之外。最重要的是,钱多多一直觉得,做导游这个行业一定要每一个团都要抱着充足热情的心态去接待。只有这样,游客才会心甘情愿的打开他的钱包,拿出他的手机扫码购物自费加点。作为一个地小人多的国家,半岛这里主要的支柱产业是什么?旅游。高新产业。娱乐业!在半岛机场天天都会看到偶像明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在接机口看到一大堆粉丝也不用感到好奇怪。钱多多刚好走到接机口打算坐地铁回家时候,听到一阵激情的呼喊!“软软欧尼,看这里!”“小太阳,你最性感了!”“小鹿小鹿,面门担当!”哦,原来是半岛最出名的女子组合少女时代!看美女,谁不喜欢?而且还是钱多多当年为之努力学习半岛语言的动力来源。本想赶快回家的脚步停下来了,看一看美女也不错嘛?钱多多以前是一枚狂粉,但经历了不时爆出的娱乐圈丑闻,加上有成员退团,现在更加变成了恋爱时代了!对于偶像,钱多多一贯保持着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心态,毕竟离开了那光耀的舞台,背后谁知道是怎样的男奸女娼?不过老实话,队长真的好小个。小太阳短头发不是自己的菜。面门担当得确不愧半岛第一美人有力的竞争者。至于小忙内,你确定不是睡觉睡多了?怎么脸都肿了??钱多多在那里暗暗的品头论足一番,直到她们离开后才赶紧的去坐地铁。同事那个闷骚老王他可约了今晚去吃烤肉。对于这种好事,钱多多可不会错过。因为在半岛消费最高的除了租房之外,最大的支出就是吃肉了!!钱多多回到了美美小区,这里属于当地一个比较好的小区,一房一厅这边一个月租金也要万。但人的追求是什么?不外是衣食住行。如果有能力的情况之下在这些委屈了自己,那赚来的钱又有何用?钱多多步入电梯的时候,电梯里已经有一个美女在那里等待着。她戴着帽子,口罩,墨镜,可以钱多多多年看片无数的经验来看,这肯定是个美女!可惜,再往下看,一马平川,这妹子身高肯定是够的,钱多多米的身高,她没穿高跟鞋都到他脖子位置,应该是米左右吧。可惜了,又是一个林平之。虽然只是扫视了一下,钱多多保证不超过秒钟。但那种古怪的眼神,怎么可能躲得了?毕竟电梯里面就两个人。很明显她对于钱多多这种扫视的眼神觉得不满,按了楼后就一声不吭的看着楼梯楼层在不停调动。巧了,钱多多也刚好层。这就是可恨的缘分?可惜的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她的想法怎么样钱多多不得而知,而钱多多的想法就简单了:兔子不吃窝边草,没必要去献殷勤。楼到了,对于钱多多跟着她的脚步出去感觉她有点小紧张。她回头古怪的看了一下钱多多,手里用力的握着手上的包包,难道她以为如果他想干嘛了她,她这个小包包能有何用?钱多多又不是电梯痴汉!钱多多垮过她的身体,在房门口,指纹开锁,然后回头,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你好,我的邻居。”很明显她松了一口气,还有点小尴尬,毕竟她误会了,至于她有没有脸红钱多多就不知道了,毕竟钱多多也没有透视眼,看不到她口罩下的面孔。她微微鞠躬,声音轻轻而有点慌乱的说道:“你好,我是刚搬来的租客,希望以后的日子能够好好相处。”这就是钱多多跟她的第一次交谈。对于半岛这边动不动就鞠躬的行为,钱多多是不喜欢的,但还没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钱多多只能改变自己。钱多多微微点头示意。“你等下,我给你送点纸巾吧。”半岛这边如果新入住,一般都会有朋友温居然后送上一袋纸巾。对于这种奇怪的习俗,钱多多是无力吐槽的,不过既然都这样遇到了,送上一袋纸巾的能力钱多多还是有的。等钱多多回家拿出纸巾时,她还在门口等着我。又是鞠躬:“我都还没上门拜访您,您就给我礼物,真的非常谢谢。”这是一个有礼物的妹子,只是老是感觉她的声音有点熟悉,可是钱多多又没想起来。你们以为还有什么老土的情节嘛?没有了,现实社会我敢肯定,各位读者老爷百分之九十五不知道你隔壁住了是谁!只是等到门铃响起,钱多多打开门看到她拿着一份年糕时候他就知道这妹子起步分!毕竟钱多多洗完澡,准备点外卖的时候有人给送上吃的,那不用怀疑她一定是下凡的天使!互相道别之后,钱多多急不可耐的拿出筷子品尝起来。怎么说呢,味道一般,但明显感觉到是她亲手做的!毕竟外面卖的年糕如果都是这种水平,那老板铁定关门了!在肚子饿了的情况,钱多多可不会挑剔,更何况想到这是一个妹子亲手做给我吃的,本来只有分的年糕。钱多多愿意给她打个分,留一分是为了给她进步的空间!离今晚吃烤肉的时间还长,钱多多一个葛优躺,舒服的呻,吟一下,把手机拿出来准备撩一撩那些寂寞的姐姐妹妹们。打开KaKaoTalk,显示有十几条未读短信。除了一些无聊人士闲聊的,钱多多随手回复一下,就开始做正事!至于什么是正事,如果钱多多说让寂寞的心灵得到慰藉的话,这样是不是闲的文青一点?“李寻欢,你个王八蛋,你这样对得起我?”好吧,这是一个得手后忘了删除的神经病。拉黑,删除,完美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