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正梅花万里雪深时
    客户端可靠

    正梅花万里雪深时
    软件下载中心
    
    

    玄幻  |  冷陌歆

    体会着无与伦的美妙感觉,我简直舒服得呲牙咧嘴,紧紧搂抱着她的小蛮腰,温柔地用力,一寸一寸地挤了进去……“嗯,嗯!”张晓芬面若桃花,娇艳欲滴,把俏脸深深地埋在沙发里,双手下意识地抓挠着,娇.喘吁吁的道:“小泉,你快,快一些呀,要是万一有人来……经过这里……”在她那一声声销.魂蚀骨的媚叫声,我变得更加亢奋,咬紧了牙关,奋力地摇动着身子。不知过了多久,张晓芬已是醉眼迷离,双腮潮.红,恍惚间,她再也忍耐不住,奋力摇动着秀发,一双秀美的双腿,蓦然蹬了出去,脚尖绷得笔直,痉挛般地颤动起来。我也瞪圆了双眼,抱着怀的美人,松开咬紧的牙齿,低吼了几声,发疯似得向前猛冲了十几次,张晓芬仰起了俏脸,望着旋转的屋顶,失魂落魄地叫了起来,在一阵无边的战栗之,两人都不再动作,而是缠.绵在一起,仿佛触了电一般,身建伟然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当我在仓库这边快活的同时,宣丽玲进入了高启荣的办公室,关门之后,高启荣肥胖的脸堆起一脸坏笑,呵呵一笑,说道:“小玲啊,今天的工作忙不忙啊?”宣丽玲即便再是百般忙碌,可高启荣是资源局的二把手,一人之下、众人之,手握大权,她宣丽玲又怎敢不来,除非她不想做这份工作了。再说了,她宣丽玲也是个在事业有追求的女孩,一心想着将来能在资源局里混到层领导的位子。但她一没后台靠山,二来学历不高,工作能力也很普通,连她自己都怀疑,在局办公室这样一天到晚的传阅分发件,这样下去,她要想升迁简直是痴人说梦。“还好,不怎么忙。”宣丽玲瞟了对方一眼,垂下头,羞怯的说道。“哦!那好。”高启荣笑呵呵的拍了拍沙发,示意对方坐到自己身边,等她坐下之后,高启荣道:“小玲啊,我问你个事情。”今天高启荣叫她过来的目的,一部分是想问一下她,看看局办公室这段时间有没有收到市委下发最新的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什么件,也是穆婉兰问他的那事儿,另一部分当然是想发泄一下。“高局长,有什么事儿?你说呀。”宣丽玲感觉有点意外,心里嘀咕,高启荣这老色鬼怎么变得一本正经起来了?以往她只要一进这休息室,被他给压倒了。“小玲啊,最近这几天,你们局办公室有没有收到市委的什么红头件啊?”高启荣伸手慢慢的摩挲着头发,又笑呵呵的问道:“是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件。”宣丽玲歪着头想了一下,这两天是接收了一些件,可并没见到什么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红头件。于是摇了摇头,说道:“高局长,没有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件,最近局办公室接收的几份件,都是关于安全生产方面的。”高启荣这才放心,他担心的是这方面的件到了之后,资源局一把手张局长大权独揽,暗操作,不让自己知道,把自己撇在一旁。毕竟张局长看的开采单位是丁幸松掌握的吴氏矿业集团。“噢,没有啊,那没事儿。”高启荣笑了笑,正打算将宣丽玲地正法,这时忽然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他赶忙重新坐到床,闭眼睛休息了一下。“高局长,你怎么了?”宣丽玲见他脸色突然惨白,吓了一跳,走到他身边,慌张的问道。“不要紧,我歇一歇好。”高启荣微微摆了摆手,他知道自己这阵子酒喝的太多,加年纪大了,又在这些美女身掏空了身子,所以偶尔会出现这种头晕的情况。“高局长,要不您喝点热水吧,看看会不会好一点?”宣丽玲小声询问道,看见对方点头,她端起杯子去外面大办公室的饮水机添了水,小心翼翼的端了进去。“高局长,给您水。”她把水杯呈给高启荣。高启荣两只肥大的手掌伸过去接住水杯,喝了几口之后,面色逐渐恢复了一些。他笑了笑,顺势将手搭在宣丽玲的背,轻柔的抚摸起来,宣丽玲扭.动了一下纤腰,娇羞的小声道:“嗯!不要啦,高局长,您身体不舒服,下一次吧……”说话的时候,宣丽玲抬头看了眼高启荣,见他一双三角眼正闪烁着诡谲淫.邪的光芒,她赶忙怯怯地低下头。那小家碧玉般羞赧的样子让高启荣登时兴致盎然,一把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扳倒在了床,肥厚的嘴唇朝她的樱桃小口盖去,两只大手从她衣领里塞了进去,很快摸到了那一对少女独有的大杀器,丰满滑嫩,手感很瓷实。宣丽玲眼睛瞬间睁大了一下,接着缓缓闭了,温驯的像一只小猫咪。过了一会,宣丽玲低低地叫了两声,赶忙把高启荣的手推开,悄声道:“高局长,今天不行。我,我大姨妈来了。”高启荣哼了一声,一把按住她的头,闭着眼睛,呼呼喘.息了半晌,才低声吼道:“你个小骚.货,不行也得行!”宣丽玲无奈,只好半跪下来,伸手拉开他的裤链,轻轻甩了一下头发,便张嘴凑了过去……“晓芬姐,爽了吧?”库房里,我和张晓芬缠.绵了一会,一边提着裤子,一脸满足的调笑着,张晓芬躺在沙发,满脸潮红的轻喘着气,竟似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爱的渴望。我嘿嘿一笑,以前刚见到张晓芬时,她经常一脸冰冷的模样,但现在在我身下叫的那叫一个风.骚。我感觉这些女人都挺装的,总喜欢摆出一付清高的样子,可骨子里却一个一个风.骚。看着张晓芬,我突然之间又想到了嘉琪姐,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像这样,只要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变得风.骚起来了呢?我刚把衣服穿好,正想的出神,这时兜里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才‘喂’了一声,电话那端传出一个焦虑的声音:“是叶庆泉吗?我是宣丽玲呀,高局长忽然晕倒了,我和办公室贾主任送高局长去市一院了,你也赶快过来吧。”“什么?”我吓了一跳,赶忙挂断电话,急冲冲地跑了出去。高启荣的身体一向不太好,身体肥胖导致的‘三高’,常年不断的烟酒,加美女的‘摧残!’也算是积劳成疾了,但没想到,现在竟严重到晕倒了。局里的死机将我送到市一院门口,我下车之后一路小跑着,直奔病房而去。病房里,高启荣已经苏醒了,正在和医生交谈,他只说自己血压有点高,没什么大碍,打一针好了,等会儿能回去工作。靠!局办公室贾主任听见之后暗撇了下嘴角,要不是知道高启荣那些破事,光听他说的话,还以为这是一位多么任劳任怨的领导干部呢。你听听,都晕过去了,居然到医院打一针要回单位继续工作,你还不是舍不得那副局长的宝座,怕别人顶了你的位子。尼玛!真是那些戏子还会作秀……市一院是政府定点医疗单位,里面的医生和机关干部都很熟悉,一旁的胡医生听见高启荣的话,赶忙走了过去,摇头道:“不行,高局长,你不能回去班,起码现在不行。

    重生的夫君不想和离
    功能综合

    重生的夫君不想和离
    安卓版体彩

    玄幻  |  若溪

    明姿画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的模样,她心里顿时有些后怕,担心她这样明白的拒绝他,他一怒之下会不会将她暴打一顿。结果他只是一记重拳,狠狠地砸在了她身后的墙上。墙上的瓷砖瞬间龟裂,他的拳头上飞溅出血迹,顺着雪白的瓷砖流下来。明姿画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脑子里一瞬间的空白。浴室里升腾的雾气在眼前环绕,她好半响才回过神来。“陆总,你不要这样!”明姿画伸手过去拉他,见不得他这样子伤害自己,想要看看他的手需不需要包扎。在她的印象里,陆擎之是个理智冷静的男人,没有想到他突然会如此的极端。“不要碰我!”陆擎之生气地拂开了她,眼神是晦涩如深的复杂,轮廓分明的五官遍布萧条挫败之色,自身体深处爆出野兽般受伤的气息。明姿画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整个人都凌乱了。她看着陆擎之踉跄的离开浴室,徒留她一堵落寞的背影,双脚却像是生了根一样,没有去追他。看到那墙上斑驳的血迹,她的心抽搐了一下,该是伤的多深,才会留下这样血迹。他说她没心没肺,是个没有良心的女人!或许他是对的,她的心早就被狗吃了。面对陆擎之这样完美的男人,竟然也丝毫动摇不了她的心。或许她这辈子注定单身吧,她这样的女人是没办法让自己定下心来好好地和一个男人相处一生一世的。她不是对男人没信心,而是对自己没信心,怕自己一旦厌倦了以后会更加绝情。到时候只会将他伤得更深。所以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大家最后陷入痛苦中,还不如趁早抽身而退,让彼此都获得自由。何况她一点也不认为,像陆擎之这样的男人,以他的优越条件,还找不到比她更好的女人。或许他真的是传说中的好男人,想要一段细水长流的感情,可是她却是现实中的坏女人,她只贪图享乐,跟不同男人玩玩而已。既然大家想要的东西不一样,再继续纠缠下去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明姿画并不认为自己拒绝陆擎之拒绝错了,尽管她内心有过那么一丝丝的歉疚感。不过想通了以后,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她退去粘在自己身上,潮湿的内衣,赤裸的走到淋雨喷头底下,好好的冲洗了一番。也让自己清醒冷静一下。等到她裹着白色的浴袍,走出浴室,下楼的时候,客厅里早已经没有了陆擎之的身影。明姿画并不意外。像陆擎之这样完美条件的男人,恐怕是生平第一次被女人拒绝,觉得没面子一走了之很正常。或许他以后都不会再理会她了吧。“主人,那个帅锅离开了。”叮叮来到她面前,语气带着几分遗憾。“嗯,我知道了,你去给我弄点早餐吧。”明姿画深吸一口气,走到餐厅里,坐在椅子上,耷拉着脑袋。叮叮很快将丰盛的早餐端上桌,可是它没有离开,反而眼里一直闪烁着蓝光,似乎是有话要说。“怎么了你?”明姿画注意到它的不对劲。“主人,其实我觉得那个帅锅挺好的。”叮叮突然留恋不舍道。明姿画诧异的看着它,“你不过是个机器人,怎么知道好不好?我告诉你啊,人类可复杂了,尤其是男人,非常危险!人面兽心的男人多了去了,你这个小脑袋别被蒙蔽了!”“可是,我就是喜欢陆帅锅!”叮叮坚定不移的站队。明姿画舀了一大勺的粥,挑着眉毛问:“你怎么知道人家姓陆?”“我主动问的。”叮叮红扑扑着脸说。明姿画瞬间晕倒,仔细的打量着叮叮,琢磨着:“我说叮叮,你该不会是女机器人吧?你们机器人也有性别的吗?”叮叮低下头,害羞道:“主人,人家被你看穿了。”“得,你这是思春了!”明姿画下定结论。“什么叫思春?”叮叮不明白的问。“就是想男人,哦不,是男机器人了!”明姿画又扒了一口海鲜粥,拍了拍它的脸蛋:“改明儿,你主人我得空的时候,带你去相亲哈。”“相亲?”叮叮疑惑的看着她。“就是你主人我,给你挑一个有型的男性机器人,买回来陪你作伴啊。”明姿画笑着说。“主人,你实在太好了。这样你不在家的时候,叮叮就不会寂寞了。”叮叮拍手叫好。明姿画跟叮叮畅聊着,也就将刚才和陆擎之的不愉快,抛到脑后了。接下来的几天,明姿画坐镇公司,等待萧之琳的消息。萧之琳为了烧毁的vip仓库补货的事情,特意去了趟国外,向之前的供应商请求补货。明姿画暂时看管公司几天,顺便抽空去了一趟季影倩家,将咪咕接回来。这几天,她每天除了去公司,就是跟咪咕和叮叮玩耍。自从那天她拒绝了陆擎之之后,就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了。小区里她没有再碰见过他,他也没有再给她发信息,打过一个电话。陆擎之就像是从她的世界中消失了一样。这样挺好,明姿画之前还担心他会想不通,继续纠缠不清。现在看来是她多虑了。男人在感情问题上,永远比女人看得开,也坚强许多。而他们毕竟也没有多深的感情,他也不是非她不可。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星期,明姿画一直等待着萧之琳从国外带来的补货消息。终于这一天,她等到了一个电话。本以为是萧之琳打来的,明姿画匆忙接起,没想到电话那边却响起了一个她意想不到的尖锐女音。“明姿画,你这个贱人,那个微博上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明姿画听着这个声音只觉得有些耳熟,直到对方提到微博,她才想起来前段时间她在网上开了个微博小号,曝光了龚曼丽被有钱富商包养做二奶的事。“我说三儿妹妹,你才发现啊。”明姿画讽刺一笑,这女人反应是不是太迟钝了点。“明姿画,我就知道是你这个贱人干的,你给我等着!”电话里传来龚曼丽更加刺耳的叫喊声,带着愤怒的怨气,明姿画忍不住把手机拿离自己的耳朵几分。“你以为你使用这种卑鄙伎俩,就能让我名誉扫地,让司绝琛远离我了吗?你休想,你永远都只是一个挂名的司家少奶奶,司绝琛真正喜欢的人是……”龚曼丽还在喋喋不休的叫喊着。明姿画却已经没有耐心再听她废话下去了,她不耐烦的打断:“龚小姐,你说完了没有?”若是平时,她反正也闲着无聊,还有那个闲情逸致逗一逗她,可是现在她公司里正有急事,她可没有那个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人身上。“若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我还没有见过哪个做小三的,有胆子这么大声跟正室打电话叫嚣的!不要仗着司绝琛给你点甜头,就忘记自己是个见不得光的身份!微博上的事,只是一点警告,你要再不收敛,后续的事情还没完呢。”说完,不给龚曼丽反驳的机会,明姿画已经挂断了电话。不出一分钟,龚曼丽又不甘心的打来了,明姿画毫不犹豫再次摁掉。龚曼丽接着又打来,她再次按掉。

    重生之我在韩国当财阀
    平台怎么下载

    重生之我在韩国当财阀
    功能客户端

    玄幻  |  冷若曦

    我在风衣里藏了把刀,偷偷的跟在老婆身后。老婆叫穆婉茹,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是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院花。其实在一个月前,我就开始怀疑老婆是不是出轨了。一个月前,我被学校破格安排到市里参加优秀老师的培训,培训结束后,同事要拉我去喝酒,不过我惦记着新婚的老婆,连夜打车回了家。因为想给她一个惊喜,就没有提前打电话。结果回家后却发现老婆不在家,再看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我马上拿出手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通,我问她在哪里,说我想她了。电话那头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才传来老婆慵懒的声音。她告诉我说,在家睡觉,刚刚已经睡着了,结果给我的电话吵醒了……我的心好寒,隐隐的发痛,一直以来都是那么温柔体贴的老婆,居然对我说谎了。在这一刻,我怀疑她出.轨了。但我没有拆穿她,因为我是那么的深爱着她,我在心里给她找了无数说谎的理由,黯然离开了家。为了维系她的谎言,我在小区对面的公园抽了一夜的烟,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回来。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也渐渐的淡忘了这件事,心里安慰自己,老婆是怕我担心,才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可就在昨天晚上,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昨天是周六,我和老婆一早就约好去吃饭看电影,享受二人世界。结果吃到中途,她接了一个电话,说是医院有急事,就匆匆地离开了。直到凌晨,老婆才带着明显的疲惫回到家,我心里有些不满,但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回来啦,今天很累了吧。”“对不起,今天实在是……”“没事,我明白的。”我笑了笑,迎上去抱住她,“老婆,我想你了。”“我先去洗个澡吧。”老婆推开准备亲热的我,匆忙去了卫生间。我当时也没多想,顺手倒了一杯牛奶帮她备好。这是她多年养成习惯,睡前肯定要喝一杯。看到她裹着浴巾回房,我兴冲冲进入了洗手间,简单冲洗了一下,转身的时候不小心,把纸篓子碰倒了。我扶起来的时候,瞥了一眼纸篓子,忍不住一怔,眼神骤然一紧。纸篓的卫生纸下面,露出一条黑丝裤袜,那是她下午陪我出门时穿的那件,我记得很清楚,因为这条裤袜是我帮她买的。此时裤袜的裆部位置,被撕裂了长长的一道口子,十分的醒目。裤袜裆部挺厚的,不可能是老婆自己撕开的,难道是某个男人?让我更难过的,两边有破丝的裂痕,上面还有一些遗留下的男性的污物。我紧咬着牙齿,可以断定的是,这裤袜质量很好,何况是后面那个隐私的位置,不可能是老婆自己扯开的。我脑海里忍不住想到,老婆被人从后面的场景。想到老婆刚刚疲惫的样子,更像是被人欺负后虚脱的模样,我的心就是狠狠的一揪,看了一眼洗出来的裙子和内.裤,仔细辨认的话还能看到裆部的位置上有遗留的痕迹。想到老婆一回来就匆忙进了卫生间,原来是想清洗那些脏物。我非常愤怒,牙齿紧咬着,颤抖的拿起那条黑丝裤袜,上面的味道和潮湿。我有一种被背叛的绝望和愤怒。她是被一个男人撕开裤袜,至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恐怕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象出来。她难道是被强迫的?念头刚起,我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刚才她那么主动清理这些东西,有条不紊的,更像是深思熟虑下的举动,如果不是今天不小心,我根本不可能发现。没想到一向保守,温柔的老婆,会做出这种事,难道这些年我都被蒙蔽了吗?我脑袋里充斥着怒火。那上面的味道,和那道尚未干涸的印记,让我感觉耻辱和愤怒。我越想越是心痛。我转身推开了卧室,想要当面质问她,不过她已经睡着了,望着恬静的透着一抹疲惫的样子,我很难想象,她会是那样的女人。我愤怒的想着。虽然我很爱我的老婆,甚至愿意为她去死。可这不代表,我会忍受她去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而熟视无睹。我要叫醒她,把裤袜扔她脸上,让她说出来今天晚上到底去了哪里?到底和哪个混蛋偷.情?可就在我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老婆梦呓,喊着的是我的名字。我止住了脚步,心里充满了纠结,心疼,疼爱,愤怒和不满。我突然想到,若现在直接叫醒老婆,发泄一顿,虽然很出气,却解决不了问题。发生这样的事情,换做是谁,都不会直接承认的,最终的结果,就是我和她大吵一架,很可能永远找不到那个混蛋。“不行,我绝不能放过那混蛋。”我死死的盯着老婆魔鬼一般性.感的身材。我听说男人偷.情,搞别人老婆是会上瘾的,而她又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还是一个护士,那个混蛋绝不会只玩一次就放手。我要等,等下一次他们的时候,当场在床上抓住他们。我转身看了一眼客厅桌子上的水果刀,杀心暗起。这一次,就让那个混蛋,知道搞别人老婆的代价。周日休息,我一夜没有睡好,后半夜才昏昏沉沉的睡下,我起来的时候,特意先去了一趟卫生间,纸篓子已经倒空。我有些沉默,望着洗手台上,挤好的牙膏和水,她确实很贴心,把我照顾的很好,我收拾好之后,准备和老婆好好谈一下。“老公亲一下,看看洗的香不香。”老婆看着我从卫生间出来,走上前撅了撅粉嫩嫩的嘴唇。我敷衍的亲了一下她的嘴唇,感觉象果冻,冰冷中有点香腻。可一想到这双嘴唇,肯定亲过别的男人,或许还亲过那个男人尿尿的那个地方,我就有些恶心,扭头喝了一杯水漱了漱嘴。她穿着浅蓝色的居家服,头发高高挽起扎起一个简洁的马尾辫,露出一段白皙修长的脖颈,淡淡的妆容,浅白色的裙子把她的臀部曲线包裹的十分的挺翘饱满,堪称是魔鬼一般的娇俏身材,让很多人都艳羡我,娶了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现在因为老婆的好身材,我却非常的痛苦。我面对她的时候,总会想到那双扯开裤袜,我一想到温柔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我就满肚子火气。老婆叫了我两声,我才反应过来。“老公快点吃饭,我特意给你准备的。”老婆很温柔,走过来把我拉到桌子旁边,端了一碗粥给我喝,告诉我是大补的。“难道我不能满足你吗?”我皱了皱眉,难道是因为我没办法满足她,她才出去找那个男人的。“老公大早晨说这个话干嘛,人家都害羞了。”老婆脸色红红的,嗔怪的看了我一眼。“如果我不能满足你,你会不会去找其他男人,恩,我只是假设的问一下。”我放下海鲜粥。“老公你已经够强了,人家每次都很满意的。”老婆脸色红红,很是娇羞。

    重生后我只想一路躺赢
    ios官方版下载

    重生后我只想一路躺赢
    安卓客户端下载

      玄幻  |  雨寒

      我把语气装得很平淡自然,然后顺势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那张银行卡放在桌面上。当然,上面那张写有密码的小纸条早就被我撕下来了。“喏,就是这张卡了,咱妈说里面有五十万。”我试探道。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妻子知道我手里有钱,这样才能稳住她,只要我和她的法定婚姻关系维持住,哪怕只是表面的,那也足够先保住房子。而想要夺回房子的话,那就得靠我接下来的手段了。妻子见到银行卡,瞬间眼前一亮。她把娇嫩的小手放在我手背上轻轻抚摸着,接着道:“老公,我和你实话实说吧,你看咱弟也老大不小了,而且整天在外面瞎逛,是时候让他成家立业,安定下来了。”“咱爸看中了市郊的一套房子,打算买给晓正做婚房,但是还差些钱,我们现在手上不正好有五十万嘛,我就想着能不能拿出一点来帮助一下,毕竟都是一家人嘛。”一家人?我信了你的邪!老子当初就是傻乎乎地把你们当成一家人,给你那奇葩爸妈买房买车,给你那混账弟弟还了八十万赌债,结果呢?一到破产,你们一家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老子要不是练过散打,怕不是在昨晚就让你弟给一棍子敲死了。况且,这五十万是用来钓住你黄晓莉的饵,哪有鱼儿还没上钩就先弃饵的道理呀。我心里暗骂,但表面上没有发作。“这五十万我先收着,你弟的事现在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就先不要再说了。”我把银行卡收了起来。妻子一看就急眼了,瞬间把手收了回去,不满地看着我,道:“林子阳你什么意思,晓正好歹也是你亲小舅子,这都不愿意帮他一下吗!我在你身上浪费了四年青春,你就这样对我家里人吗?你有没有良知的!”我知道这样下去是谈不出个结果的,于是没有接话,留下一句“夜深了,早些休息吧”后,就走进卧室睡觉去了。第二天早上,我煮好早餐,习惯性叫妻子起床,她却丝毫不搭理我,估计还在生气,并且在等着我服软道歉。这放在以前的话肯定能奏效,但如今不同了,我也懒得搭理她。吃完早餐后,我便驾车上班去了。我现在依旧干着老本行,在一家名为长弓广告的公司就职,是客户部的普通职员。可是刚回到公司,我就被刁难了一番。客户部经理王胜直接给我塞了一大堆文件,命令式的语气道:“林子阳,把账目对一下,今天下班前必须完成知道吗。”我道:“经理,这不是财务部的工作嘛。”“你不想做可以申请离职啊。”王胜不耐烦地瞥了我,然后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其实从我进这家公司开始,王胜就跟我不对头了,他又是我的顶头上司,经常暗中给我使绊子。如果说我经常应酬是因为要给老板挡酒,那么我时常加班自然就是王胜的“功劳”。不过王胜虽然针对我,但一般都是暗中针对,从来没试过像刚才那样针对的这么明显。我愣了愣,心想王胜这逼今天发什么神经啊,像吃了枪药一样,难不成和我一样发现自己被绿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知道妻子出轨的事实后,我就经常不经意间往这方面胡思乱想。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原来是创意部经理刘强。“刘哥早呀。”我笑着打招呼。同是部门经理,刘强的关系就跟我很不错,他是我大学的老学长,这份工作也是受他引荐才得到的,可惜我没有被分配到他主管的创意部。“老弟啊,这段时间你可要小心点,王胜昨天去见大客户的时候吃瘪了,肯定会把怒火转移到你身上的。”刘强提醒我道。“马的,这鳖孙自己能力不行,拿不下大客户还能怪我喽。”实际上,刘强与王胜也是暗中敌对的关系,在他面前我可以放心开骂。“他拿不下才好呢,不然哪有你老哥我的机会。”刘强笑了笑,接着道:“今天,那个大客户会亲自来我们公司,老板已经把这最后一次谈合作的机会全盘交给我了,到时候我谈成了,王胜那小子怕不是要气个半死。”“最好直接气死,那样我就不用被刁难了。”我附和道。就在这时,刘强的手机响了。“说曹操,曹操到,我先去迎接大客户了,老弟你慢慢忙吧。”刘强调侃一句,然后快步走去乘电梯下楼。不一会儿,刘强推开公司大门,客客气气地伸手招呼着,想必大客户已经到了。我好奇地看了过去,想看看这大客户是何方神圣,竟然连王胜都吃瘪了。虽然我不喜欢王胜,但不得不承认,他的业务能力的确挺强的,不然也不会还不到四十岁就坐上客户部经理的位置。不过这一看,直接把我看得瞪大了双眼。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身穿黑色连衣套裙,完美勾勒出诱人的身体曲线,两条紧致浑圆的大长腿白得晃人,穿着的黑色高跟鞋让双腿更显修长,精致的妆容则透露着干练的气息。这不正是我昨天跟丢了的周雨夕嘛!我本来还想着怎样才能找到她,想不到她倒自己送上门来了,真是意外惊喜呀。看着周雨夕丰腴性感的身体消失在会议室,我轻轻扬起了嘴角。我这个人呐,本事虽然不算特别大,但有仇必报,而且更倾向于同态复仇。简单来说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还有以绿还绿……趁刘强回办公室拿材料文件的功夫,我叫住了他,笑道:“刘哥,这次的客户真的很大吗,连你也这么客客气气的。”“何止是很大那么简单,这次来的可是滨鹏制药的总经理,她要谈的是滨鹏制药未来三年的广告代理权,要是谈成了,公司少说也能赚他个三五千万吧。”刘强有点兴奋道。“刘哥,这可是大场面呀,带我见识见识呗。”我试探性问道。刘强略带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最后眼前一亮,点头道:“行吧,等下你跟我一起进去,反正你小子就是干广告创意出身的,说不定还能帮上忙呢,要是成了,老哥肯定分你功劳。”“好嘞,谢谢刘哥。”我跟着刘强推门走了进去,偌大的会议室中坐着五个人,除了周雨夕外,还有老板张红兵和其他三个部门经理。加上刘强,那就是四大部门经理全出动了,看来老板对这次的生意真的很重视。见到我进来,王胜立马变了脸色,但可能是因为有客户在场,他控制了语气,平淡道:“林子阳,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赶紧出去工作。”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目光瞬间集中到我身上。周雨夕坐在副位上,优雅地翘着腿,她神情高冷,微微瞥了我一眼,像是在看一个冒冒失失的新手员工。“老板,是我让林子阳进来的,他在广告创意上给我提供了一些灵感,我就找他来帮忙了。”刘强替我解释道,又不屑地看了看王胜。“行了,都先坐下吧。”张红兵摆了摆手,接着满脸笑容地看向周雨夕,拍掌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滨鹏制药的周雨夕总经理,大家欢迎。”

      重生自带写轮眼
      演示大厅

      重生自带写轮眼
      ios游戏下载app

      玄幻  |  烟纱

      可其实姜舒美是万般不愿意顾晚见到霍家的人,万一顾晚勾搭上的霍家的哪位少爷,真的不嫁到孟家去了,还挡了她顾雨婷的富贵路怎么办?然而,顾雨婷却挣脱了姜舒美的手,补上一句:“就是,也不看看你那穷酸的模样,去的贵妇和千金穿的也都是西式的洋裙,你有吗?”姜舒美恨不能直接将顾雨婷的嘴巴缝起来。说顾晚穷酸,没有西式的洋裙穿,岂不是要她承认这么多年,她亏待了顾晚吗?果然,顾海山的脸色直接就阴沉了下去,视线冷厉的看向了姜舒美:“每月你都会去账房拿钱买衣裳什么的,竟连一件洋装也没有给晚儿买吗?”“这……这不是因为晚儿这个孩子不喜欢西式的洋裙吗?”姜舒美看向顾晚,眼里带着警告:“是吧,顾晚?”一直以前,姜舒美都是吃死了顾晚为了家宅安宁,绝不会在顾海山面前告状。可她不知道,她吃死的那个顾晚已经是上一世的人了“母亲,我没有不喜欢西式的洋裙,”顾晚低下了头,很是委屈的说:“有一次雨婷妹妹有一件洋裙不要了,我想要,你说我穿不得那么高档的洋裙,就将那件洋裙给雨婷妹妹养的丝毛狗做衣裳了。”这话里面的意思分明是在说,她这些年在姜舒美的照顾下,活的连狗都不如。顾晚偏还说的无比的详细:“就是那件天空浅蓝色的,雨婷妹妹也只是穿过一回,觉得那颜色素淡了些,就不喜欢了,给丝毛狗做了衣裳后,并不是很耐脏,家里新请的洗衣的佣人吴妈不知道那料子不能使劲的搓洗,给洗坏了,雨婷妹妹就将人打了一顿,谁知道那吴妈的家里男人是个霸蛮的,冲到顾家来理论,还是父亲亲自出面赔了好些钱才解决了的。”说到这里,顾晚还问了一声顾海山:“父亲,这就是今年发生的事情,您应该还有印象的吧?”额头带血,确实不好去参加霍家的寿宴,所以她一定要让父亲对姜舒美和顾雨婷很失望很失望,她才能让父亲暂时的忽视这层忌讳带她去霍家。顾海山只稍微想一下就想起这件事了,他当时只是很恼火顾雨婷竟然会因为一条狗去毒打外请的佣人,可是姜舒美一直在给顾雨婷求情,顾雨婷当时还吓的病了,他才罢手。现在想来,顾雨婷当时的病都可能是假的。原来毒打外请的佣人也不是全部的事情?“姜舒美!你这些年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女儿的吗?”顾海山是真的发火了:“我知道你更喜欢自己亲手带大的女儿一些,也没有强迫你能一碗水端平,可顾晚到底是我和你的亲生女儿,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骨血,你竟然对她这么无情?我真没想到,你平日里与我说的好好照顾了晚儿,就是这么照顾的?”“从今天起,晚儿不用你照顾了,我自己照顾!她以后要用钱都直接从我这里拿!”如果是以前,顾晚听到这样的话,可能还会稍微感动一下,可是如今,父亲打定了主意要将她嫁入孟家,这样算下来,她在顾家也只剩下三日的时间,她又还能得到顾家多大的好处和维护?“父亲,您……莫要生气,不过是一件洋裙而已,是女儿多嘴了。”姜舒美和顾雨婷都还没寻到合适说辞的时候,顾晚又开口说:“若是父亲肯给女儿一点钱,女儿收拾一下就去买一条洋裙,至于女儿头上这伤,也就是破了皮,再加上刚刚又……但是无事的,女儿回去好好的洗一洗,再挑一朵花配着洋裙戴在头顶,定然就看不出来什么的。”“倒也不是女儿非要去参加霍家的宴会,只是女儿成亲前,也就只有这一次能有机会见到孟书衡又不惹人怀疑了,我去找孟书衡将事情问清楚,就算真的有什么事,也不会损了顾家的名声,不会损了顾家和孟家的世交关系。”顾晚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程度了,顾海山自然不好再拒绝,就点了头:“那你回去准备一下,然后到我这里来拿钱去买洋裙,我派两个人跟着你。”“谢谢父亲。”顾晚见好就收,不再提别的要求,又对老掌柜说:“谢谢德叔送我回来。”说完,她才转过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走动的时候,她故意将步子迈的更开一些,风将披风带起,露出里面的衣裙,好让顾海山等人都看清楚,她穿的,根本就不是昨晚上那一套。一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整洁的屋子里摆放的都是旧家具,梳妆镜更是裂开了好几条缝,顾晚才真正觉得自己重新鲜活了过来。她坐在了镜子的前面,看着里面自己的脸,将额头上的纱布扯掉了,露出磕破的额头,刚才她是用了很大的力气往青石板上磕的,这会儿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一片。不过,这种程度的伤,她从小到大并没有少受。她拉开了抽屉,将里面放的酒精拿出来,直接擦洗伤口,这是最快速清晰外伤伤口并且减少感染的办法,刚开始的时候会很疼,适应了就好了。人啊,要先对自己心狠,才能狠心去对付敌人!直到将伤口洗的发白,只流出丝丝的血丝来,顾晚才停住了,然后涂抹上特效的西药膏,重新拿了白纱布将伤口包扎起来,如此过一会儿,这伤也能恢复的一些,她再化个妆,这伤口就能掩饰好,但是,这伤到了霍家的宴会上,她还会挑个最合适的时候露出来的,否则,怎么洗清昨晚上那件事的清白?她刚刚包扎好,门外就响起了顾雨婷的声音:“顾晚,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给我滚出来!”顾晚的眼眸一眯,顺手拿了抽屉里的一包药粉和几根银针,又吹了一个口哨。旁边的花坛里,赫然爬出一条细长葱翠的竹叶青,顺着顾晚伸过去的手掌爬过来,缠在了她的手臂上。这是她训养的毒蛇,是这些年她能在姜舒美和顾雨婷的压榨和算计下存活下来的最大的倚仗。她给蛇喂了一点吃的,走了出去。——她揭露了姜舒美和顾雨婷,还算计了她们,顾雨婷来找麻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也是时候让顾雨婷知道,她顾晚已经不好欺压了!“顾晚!我是真没看出来啊,你的城府可真深啊,竟然敢在父亲面前胡说八道,你说,你去霍家到底想干什么?”顾雨婷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却只是站在院子里,不敢到顾晚的面前来。她刚刚可是听见顾晚吹了那喊蛇的口哨的。“你来的倒是真快,”顾晚站在廊檐下,望着顾雨婷身后几个强壮的妈子,却并没有流露出害怕的样子,而是淡漠的说:“城府深不深,都是别人说出来的,可我在父亲面前可是半句假话都没有说的,你问我想干什么?我不是已经说了吗?我只是想借着霍府的寿宴,去亲口问问孟书衡,他是不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你少狡辩了,”顾雨婷恶狠狠的说:“书衡心里是怎么想你的,你昨天晚上不是听的很清楚了?还需要问什么?我看你分明就是有别的阴谋。”“唉,”顾晚叹了一口气:“被人误解的感受真的很不好。可是顾雨婷,我这一次想要做的,还真就是帮着你嫁给孟书衡。”帮你嫁给那样的一个渣男,然后送你们一起去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