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沉浮之涧
支持玩法

沉浮之涧
安卓版体彩

玄幻  |  青陌

“求你了!好吗?”张钰琪想到一些女主播说话的声音,然后把声音捏了起来,开始嗲嗲的说道。说完之后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MD,真是太恶心了。“别说了!我帮你!”李信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个实在有些扛不住呀,而且这还是他认识的张钰琪吗?“给!”张钰琪内心本来还有些恼羞,但听到李信的话,连忙把手中的鱼交给李信。欧阳静雪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使劲摇了摇头,她才不会出卖自己去求别人,不就是烤鱼吗?这有什么难的!张钰琪坐到李信身边,眼睛死死的看着李信手中的鱼。原本已经烤焦大半的鱼在李信手上重新散发春光,阵阵鱼香飘了出来,张钰琪连忙吸了两下,她已经饿的不行了。李信见烤得差不多了,把鱼拿了出来,然后交给张钰琪。张钰琪十分心急,赶紧伸手去拿,李信见状,连忙说道:“小心烫!”张钰琪动作一停,虽然知道李信是好心提醒自己,但她依旧不领情的说道:“我知道!”李信见自己好心提醒,但却感觉像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一样,无奈的摇了摇头。张钰琪拿过树枝,然后吹了两下烤鱼,闻了一下香味,肚子更饿了,于是咬了一口,随后看了一眼还在努力烤鱼的欧阳静雪。欧阳静雪和张钰琪一样,哪里做这种事,所以弄得满头是汗,内心感觉像是烤的差不多,但又不知道里面熟没熟,所以烤了一会就要尝一点,但得出来的结论都一样,半生不熟。欧阳静雪从来没想到烤鱼会这么难,她当初学空手道的时候都没有这样难过,看着张钰琪吃的满嘴都是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种想哭的感觉。“拿来我帮你烤吧!”李信实在看不下去了,提议说道。“不是!为什么我要求你,她不再?”张钰琪见状,赶紧擦了擦嘴,一脸不爽的问道。欧阳静雪眼神微变,在她看来,如果自己不求李信,他应该不可能会帮自己。但现在看来,她似乎并没有完全了解李信。“不用就算了!”李信也是难得好心,但见欧阳静雪迟迟没有说话,想必应该是要拒绝自己,所以李信收回手提前说道。“要!”欧阳静雪连忙说道,她已经彻底绝望了,自己烤鱼完全不可能成功,所以还是让李信帮自己烤鱼好了。张钰琪眼神死死的看着李信,并且咬牙切齿,她总感觉李信在故意针对自己,要不然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求他,而欧阳静雪却不用,这明显就是分别对待。嗷呜的狼声丛林深处响起,张钰琪立马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害怕的问道:“这……有狼?”“别担心!我们这里有火!狼应该不敢过来!”欧阳静雪还是比较冷静的分析道。“可是……”张钰琪欲言又止,忍不住往欧阳静雪身边靠了靠。在她眼中,欧阳静雪始终比李信要靠谱。“啊!!!”一道尖叫声响起,刺破整个夜空,也彻底打乱了原本想留在原地李信。“有活人!”李信和欧阳静雪同时站了起来说道。欧阳静雪没有犹豫,直接向发出求救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李……”张钰琪伸出手想叫住李信,但李信此时也要去救人,所以从火堆里拿出一个火把,然后也赶紧追上欧阳静雪。张钰琪见只留下自己一人,看了看周围,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周围,所以跺了跺脚,然后也追了上去。欧阳静雪率先赶,见有三头狼正在围攻两个女孩,其中有一个女的好像受伤了,另一个女孩只是拿着一根树枝,不停的晃动,似乎在防止狼的进攻。欧阳静雪的来到,立马吸引了狼的注意,它们开始露出尖锐的獠牙,正准备发起进攻,此时李信拿着火把赶了过来。野兽都怕火,狼也不例外,火光照耀在它们身上,李信撇了一眼待在角落的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女孩的衣服让他瞬间明白过来。“林璃!”李信忍不住愤怒起来,拿着火把冲了上去,三条狼嗷叫两声,然后转身就跑。“小雨!你怎么受伤了?”欧阳静雪走了过去,发现呆萌校花赵雨凝,然后惊呼道。“没事!只是扭伤了而已!”林璃悦耳动人的声音响起,仿佛就像魔法一般,能够抚平人的心神。欧阳静雪情绪缓和下来,点了点头。“我没事!多亏了林姐姐!”赵雨凝摇了摇头道。李信见到林璃,刚想上前,但张钰琪此时姗姗来迟,喘了两口气,抬头就见到林璃,满眼狂喜,然后冲到李信前面抱住林璃。“小璃!我就知道你会没事!呜~呜!”张钰琪喜极而泣的说道。“嗯!我们都没事!”林璃心有所感,嘴角微扬,拍了拍张钰琪的后背说道。“小璃!你不知道!李信实在是太气人了,他居然要我求他!”张钰琪见到林璃,就忍不住抱怨起来。说完之后,瞬间又闭上嘴巴。林璃眼神也很复杂,看了一眼不远处拿着火把站着的李信。李信赶紧从口袋拿出手机,他可是有证据的人,他终于能够向林璃说明情况,自己是被陈卓冤枉的。李信来到林璃面前,然后按下开机,但手机没有半点反应。完了没电了!李信脑海只冒出这一个想法。林璃看着突然愣住的李信,手上还拿着一款几年前的手机。林璃抿了抿嘴,也不知道开口说什么,毕竟李信刚才救了自己,就像当初从小巷子里冲出来救自己一样,但她想到那是李信自导自演的,内心莫名就烦躁起来。现场的气氛又有些尴尬起来,但唯独有一个人没有发觉,反而走到李信面前感谢起来,正是呆萌校花赵雨凝。赵雨凝呆呆傻傻的,所以没有发觉气氛不对劲,直接一瘸一拐的走到李信面前感谢的说道:“多谢你了!你应该是叫李信吧?你在学校挺出名的!”原本的气氛只是有些尴尬,但因为赵雨凝的话,气氛又变得有些诡异起来。欧阳静雪赶紧把赵雨凝拉了过来,反正她也知道赵雨凝说错话了。赵雨凝前两句话都没有什么错,但唯独最后一句,却说错了,李信的确是很出名,并且出的负面的名声,所以她说出这句话,就感觉是在针对李信一样。但赵雨凝并不是特有要针对李信,而是在学校总是见到别人在议论李信,而且她也见过几次李信,所以有些印象。赵雨凝此时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所以眼神很慌张,甚至想要道歉。李信也能从赵雨凝的眼神中看出,她是无心之举,所以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先回去吧!小雨,我来背你!”欧阳静雪见这个诡异的气氛没有人开口,于是打破这个氛围说道。“嗯!”赵雨凝也没有拒绝。李信见状,拿着火把在前面带路,后方四女则是在嘀嘀咕咕一些什么,仿佛是在讨论李信。回到椰树林,火堆的火焰已经慢慢变小了,李信赶紧加两把柴,火势慢慢上去。林璃四女也坐在火堆边,但都离李信挺远的,仿佛是有意隔阂李信。

民间怪异
APP稳定版下载

民间怪异
中文版下载

玄幻  |  淡烟霏萌

最后写着孔大龙的落款,看完之后,车前子气的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老登儿你还有脸说去渡劫成仙,你这样的赌鬼,天雷能把你打成骰子心里骂着,车前子忍着心中怒气将信封里面的一张发了黄的名片倒了出来,那个叫做高亮的男人,正是十年前他跟着师父降妖时遇到的那个胖子车前子原本以为孔大龙只是欠了这三个债主三百多万,没有想到就在光头陪着笑脸对车前子诉苦的时候,又陆陆续续的走过来十几个讨债的。这些人车前子看着眼熟,竟然都是自己曾经帮着降妖除邪的人家。一问才知道这些年来老登儿一直管这些人借钱,开始的数目并不大,也就是三百五百的,而且过不了多久一准能还上。后来借的数目越来越大,也是好借好还。差不多就在半个月之前,孔大龙最后这些人借钱。这次的数目都不小,基本上都是算准了这些人家家底开的口。说什么要重修道观,引吕祖爷降世临凡修个大功德。一张嘴每家都要借十万八万看在孔大龙师徒曾经帮过自己家的份上,人家也确实能还上钱(大多数还多少加点利息),这些人家虽然有些担心,也开始想办法筹钱借给了老登儿。今天就是定好还钱的日子,一算账加上光头哥仨已经五百万出头了“老登儿这是早就算计好了,把我也算在里面了”车前子气得脸色涨红,看着对面唯唯诺诺的债主们,满肚子的气也发作不出来。“小师父,你把姓孔的当师父,人家可没拿你当徒弟。别看动不动就喊你大儿子、大儿子,人家心里一直拿你当孙子。”这时候,光头再次走到了车前子的面前,蹲在他的面前,掏出香烟分给了道士一根,替他点上火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这些人都是受过你恩惠的,心里都明白真正降妖驱邪的人是你。孔大龙就是靠着小师父你挣钱,五年前何家屯那次,他让女鬼吓的又拉又尿,大家伙都看见了。要不是你,姓孔的老家伙就得投胎重新做人”“轮不到你编排他”没等光头说完,车前子斜了他一眼,随后将嘴里的半截香烟丢掉。站起来对着面前的众人说道:“老登儿欠你们的钱,算在我车前子头上了。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要是我还不上,这庙(道观)还有后面的庙产就归你们大伙了。那个谁,光头,说的就是你。借我点路费”谁也不信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车前子,一个月就能凑出来五百多万。都以为这个半大小子是要逃了,逃就逃吧,要不也太难为这孩子了。道观归了光头他们,观产其他人分分。虽然多少赔点,也不至于血本无归。光头不敢得罪车前子,当着众人的面掏了三千块钱当作路费给了这个道士。就这样,车前子憋着一肚子的气上了前往首都的火车。现在只能指望名片上这个叫做高亮的男人了和高亮的第一次见面已经过了十年,车前子已经记不清那个胖子的模样了,只是依稀记得当年好像是有个人给了自己师父一张名片。对了,好像从那之后,一直紧紧巴巴的的老登儿就不缺钱了。只是车前子还是有点想不通,既然这个姓高的有钱,那老登儿为什么不起找他?难不成从高亮那里借的钱太多,孔大龙开不了口。现在打发自己去借钱?人家有钱凭什么借给我再胡思乱想当中,车前子终于到了首都,他连饭都没有顾得上吃,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前往那个叫做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地方。让车前子意想不到的是,开了一辈子出租车的司机竟然压根就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个单位,甚至还导航都导不出来。最后还是靠着高亮留下来的名片地址,出租车停在了一个孤零零的办公大楼门前。大楼方圆几百米周围都是空地,要不是亲眼见到,谁也想不到寸土寸金的首都,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地方。车前子下车之后,围着大楼转了一圈,竟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牌匾标志。这里不是什么什么调查研究局吗?怎么连个匾额都没有?是不是那个出租车司机来错了地方也不见大楼里有人出来,车前子心里越来越没底。就在他准备要进去找个人打听一下的时候,一辆豪华的奔驰轿车停在了大楼门口,从车里走出来一个笑嘻嘻的胖子。这胖子脸上始终带着笑模样,也看不出来他多大岁数。下车之后见到大楼门前有个道士,这胖子以为是大楼里招的新人,当下冲着车前子招了招手,说道:“新来的?怎么还穿着出家的衣服?杨书籍让你来接哥们儿我的?不是我说啊,哥们儿我刚处理完暗夜的事,这是衣锦还乡啊,他不亲自去机场接我也就罢了,到了家门口也不露面,就让你这么一个”“我是来找人的”没等磨磨叽叽的胖子说完,车前子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随后他将手里的名片递了过去,继续说道:“这个叫做高亮的人,你认识吗?”“高亮啊”接过了车前子的名片,胖子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他只是扫了一眼上面的字之后,便笑着对车前子继续说道:“是有这么一个人,小兄弟你找他做什么?是高老大的亲戚?来民调局找事由的?不是我说,看着你和高老大不怎么像啊。哥们儿我的嘴严,你和我说说你们俩什么关系,我指定不乱说。”听着胖子说他认识高亮,车前子这才松了口气。不过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好像在盼着自己说出来是高亮私生子。道士心里原本就憋着一肚子的气,正好撒在这个胖子的身上。当下斜着眼说道:“你管我们什么关系?知道了你还能蹭个儿子做?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有欠钱跑路的,还有你这样到处认爸爸的”这两句话说的胖子愣了一下,随后他笑了一下,冲着车前子说道:“难得,这世上能噎住哥们儿我的人不多。不是我说,这么多年都是我噎别人了”“这就是报应,你上辈子不积德”没等胖子说完,车前子又跟了一句。就在他等着胖子恼羞成怒,两个人要干一架的时候,没想到这胖子一点动怒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胖子对着车前子说道:“刚才是哥们儿我没分寸了,小兄弟你别和我一般见识。那什么你先进去,一直往里面走。找人问六室在哪?六室有个叫做吴仁荻的。他知道高老大在哪。你一问就知道高老大在哪了。”“六室、吴仁荻”车前子看了胖子一眼,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从大楼里面走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看到了胖子之后,男人扯着嗓子说道:“孙胖子,你怎么才回来?老大让你去句长室找他。赶紧的,说要给你安排工作”听了男人的话,胖子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大?哪个老大?这局里就一个高老大。熊玩意儿你说清楚,这民调局里谁敢给哥们儿我安排工作。”“去了不就知道了吗?毛病”高大男子似乎和胖子有些不对付,当下转身回到了大楼里,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还以为自己是局长呐,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过错吗?工作作风的问题交代清楚了吗?呸”

梦幻超神学院
官方版可靠

梦幻超神学院
下载苹果版

玄幻  |  荻葵

“你已经同意的事,本来不想说什么,不过这件事不说出来,不是我老朱的个性!”朱爱国后来说出的话,田主任不得不考虑很久。朱爱国说:“今天党组会上,刘大明提出秦书凯作为挂职干部,你知道我为什么摇头吗?因为,你没有回家,刘大明就开了动员会议,在动员会议开过的第二天,下面的人就私下问我,单位是不是已经决定推荐秦书凯作为挂职干部?我就很奇怪,我是党组成员,党组还没有开会研究,我作为党组成员都不知道要推荐谁,怎么底下人倒是先得到消息呢?”田主任听了这话,脸色有些凝重起来,他冲着朱爱国抬抬手,意思让他继续往下说。朱爱国继续汇报说:“就在前几天的晚上,秦书凯到我办公室亲自对我说,刘大明早就跟他谈过话了,决定让他当挂职,我起初还不信,又找底下人打听了这件事的具体情况,得到的答案是相同的。下面的人对我说,书记,现在整个单位的人都在私下议论,说刘大明已经决定秦书凯做挂职干部,这种苦差事,为什么要派秦书凯去呢?原因很简单,秦书凯不是刘大明的人。还有的人说,最近因为王娟的时候,秦书凯得罪了刘大明,说王娟的离婚和秦书凯有关系,至于此事情的真实情况,我是不知的。不过得到秦书凯做挂职干部的时候,我就感到很不正常。即使刘大明是代管发改委内外的业务,他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力,想让谁去挂职就是谁去,这是要经过党组会议研究的!朱爱国说话的语气有些激动起来,他伸手弹了一下田主任的办公桌说,老田啊,你看见没有,在今天的党组会上,另外两个副职对刘大明的建议那是异口同声的表示赞同,老田,你也是老领导了,你认为这种现象正常?”田主任一言不发的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眼睛里却已经有了几分怒气,他伸手接过朱爱国递过来的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党组会上的过程,的确像朱爱国说的那样,整件事自己都是被刘大明牵着思路走,而另外两名副职竟然对刘大明相当的顺从,如果真像的确是朱爱国说的那样,自己这个发改委的主任岂不是成了光杆司令,这以后还怎么控制单位的局面?田主任心里很是不舒服,有些发狠的口气说:“老朱,你继续说下去。”朱爱国分析说:“如果刘大明在单位想调整谁就调整谁,你有没有考虑到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连这么大的事情都由刘大明一个人说了算了,以后谁还把你这个一把手主任当回事?秦书凯的事情只是个开头,当单位里所有的人都感觉刘大明才是真正掌握自己官运的时候,他们就会对刘大明产生畏惧,下属们想巴结他,另外两个副职也不愿意得罪他,刘大明这个副主任倒是成了发改委说话最管用的主了,到那个时候,还要你这个田主任坐在这里干什么?直接滚回家抱孩子去吧。”田主任一时无语,只是眼神有些愤怒的紧盯着朱爱国。朱爱国很不高兴地口气说:“你看着我干吗?咱们老同学这么多年了,我是什么个性,你是最清楚的,反正今天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底下的事情,你看着办吧。”田主任狠狠的掐灭了手里的半根烟,低声嘱咐说,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你给我在私下悄悄的调查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样的?秦书凯被指派挂职的事情,到底是谁首先传出来的,这里头到底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猫腻。朱爱国点头说,行,这点小事费不了多少功夫,你等信就行了。朱爱国走后,田主任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考虑了很久,眼前的形势已经相当危急了,一个单位的副职做出的决定,竟然在党组会上顺利通过,这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单位党组成员五个人,只有朱爱国跟自己是一条心,这种状况对于一把手的权威来说,是一个可怕的挑战,更是一个严重的威胁。夜色,如水般安谧。浓乳般的月光浇洒大地,蟋蟀的凄切声慢慢的透进水样的夜色,深夜的香气绕了很多圈如雾般弥漫空中,织成一个滑滑的网,把安静的景物都罩在里面。靠水而建的住宅区,显得很安详,一个房间内,亮着昏黄的灯光,荡漾着不一样的浪漫。一个男人,趴在女人的身不停地起伏,后来,男人不知道为何叹了一口气,停止了进出,家伙不协调的从女人的身内滑了出来,短短的,软软的,如一段橡胶皮管,可怜的挂在裆部。女人失望的睁开眼睛,心里骂道,***,这时侯出来,不是要人的命吗?现实告诉女人,这个男人是自己的衣食父母,没有他,自己肯定不会如现在风光,所以把不满藏在心里,爬起来,妩媚的摸着男人的胸部,关切的问:“麻杆,怎么了?”麻杆是女人对男人都称呼,说男人瘦的像麻杆一样。为此,男人总是说,人瘦长吊,地瘦长草。男人歉意的嘟哝说,不知道怎么就软了?在一起多年,女人太知道男人的底细,虽然年纪也就五十出头了,到了关键时候不比小伙子逊色,这几次中途熄火,肯定有原因,她不满的说:“还不了解你,说实话,到底是怎么了?”男人犹豫了很久,从嘴里憋出了几句话,骂道,都是***刘大明给害的。男人咬牙切齿的模样,让人看出他对刘大明是深恶痛绝。“刘大明又怎么你了?再说,他想怎么你,能有那个能力吗?你才是单位的一把手,他不过是个副主任罢了?”“你可别小看了这孙子,这混蛋的野心可不小,手伸的还不是一般的长,恨不得把发改委内外所有的工作都抓在手里,我看他现在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不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孙子,他刘大明还真把自己当成发改委当家的主了。”男人很不高兴,嘴里就不干不净的骂道。身底下的女人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她循循善诱的口气说,到底怎么回事,刘大明得罪你了?男人点头说,挂职的事情,刘大明竟敢不经过我的点头,私自做主,这也就罢了,他还在背后操纵党组会议的结果,把这件事给坐实了,如若不是老朱及时提醒我,我岂不是会成了被人耍弄的猴子?女人听了这话,伸手轻轻的抚着男人的后背后说,老田啊,其实有些话我早就想说了,刘大明这个人要是再不好好的给点厉害给他瞧瞧,他可真是要上房揭瓦了。田主任纳闷的眼神看着女人,问道,怎么回事?刘大明还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女人伸手推了男人一把,男人从女人的身上缓落下来后,把女人顺势搂进怀里,就听见女人说,你是不知道,你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刘大明整天假传圣旨,在单位里拉帮结派,依我看,现在这发改委里倒是有大半的科室长都成了他刘大明那条线上的人了。田主任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了,嘴里忍不住骂道,狗日子,敢跟我斗,他刘大明还嫩了点。

辰星耀华
特色功能演示

辰星耀华
ios游戏下载app

玄幻  |  烟纱

杜华青刚刚还咧开的嘴一下子就噘起来了。易海花伏在杜华青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杜华青噘着的嘴巴终于舒展开了。“新娘子上轿了!”舅舅一声喊,便蹲下来背着杜睿琪往门外走去。“噼里啪啦……嘭……”鞭炮声又开始响起。“哦,新娘子出来啰!”门外又是一阵欢呼声。杜华青跟在后面双手托着姐姐的婚纱下摆。上了车,杜睿琪和丁志华坐在后面,杜华青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杜华青第一次坐小汽车,觉得特别新鲜和刺激,左看看右瞧瞧,一副喜不自禁的样子。司机把车子开得很慢,后面两辆装满了亲戚们的公共汽车也缓缓地行驶着。车子沿着村道慢慢行驶,一路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乡亲们。“听说睿琪嫁了个大官的儿子哦,你看坐的都是黑色的小轿车!”一个妇女看着行驶的车子神秘地说着。“可不是吗?这样的轿车只有县里的官才有坐的。你看我们这个乡里的书纪都只能坐那辆烂吉普。”旁边的妇女附和道,难掩羡慕的神情。“哎,睿琪不是和我们小学的朱老师那个吗,怎么说嫁人就嫁人了……”一位妇女说道。“嘘,这个可别乱说啊……”另一位妇人撇着嘴说。对方立刻就闭上嘴巴了。车子慢慢地驶过了村庄,杜睿琪看到了自己任教的小学,一栋两层的楼房孤零零地伫立在田野的中央。这个曾经工作了三年的地方,给杜睿琪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突然,学校门口的那个身影窜入了杜睿琪的眼里,是他!朱青云,今天的他一定很难受吧……想到这里,杜睿琪不由得低下了头,不敢再看那个熟悉的身影。迎亲的车队开上了国道,车子开始快速行驶起来。两边的白杨迅速地往后退去。杜睿琪看着车窗外,长长的余河大堤似乎在跟随着车子行走。就在这条大堤上,留下了多少她和朱青云美好的记忆啊!当初朱青云放弃舅舅王建才对他的安排,毅然跟着自己来到这个寂寞的村庄小学,这是杜睿琪没有想到的。对于朱青云的执着,杜睿琪心里是十分感动的。他们也曾山盟海誓,这辈子非对方而不娶不嫁。可是今天,自己却背叛了当初的承诺,成为了别人的新娘!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儿,杜睿琪或许不会走上这样的决然之路——那是半年前的一个周末,杜睿琪的家里发生了一件让她伤痛彻骨的事情——那天,杜睿琪的爸爸杜雨生想把家里的猪圈翻修一下。在原先的基础上加固加牢并且扩大一点儿。猪圈建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是不需要审批的。这在乡村是很常见的事情。可就在杜雨生卷起袖子和裤腿儿使劲儿抡着铁锹挖地基的时候,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了杜雨生的跟前——“你这是往哪儿挖啊?”咄咄逼人的声音从杜雨生的头顶响起来。杜雨生听到声音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同村的杜叶生,按辈分杜雨生叫杜叶生为大哥。“叶生大哥,我这猪圈太小了,想扩大点儿——”杜雨生说道。“你往哪儿扩?嗯?”杜叶生叉着腰站在杜雨生上面盛气凌人地说道。杜雨生嗫嚅着嘴,看了看杜叶生,“我这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扩啊!”“自家的?”杜叶生摆开双腿叉腰站在那儿,一只脚踏上了杜雨生的铁锹,“这是我家的地!”杜雨生一辈子老实巴交,谨慎为人,从来不和人争抢什么。可今天他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挖地基,碍着杜叶生什么事儿了?“叶生哥,我这没有占到你的地儿啊?”杜雨生弱弱地说道。杜叶生微微弯着腰,靠近杜雨生,轻蔑地说道:“你现在挖的地方,就是我家的自留地,念在你叫我一声大哥的份上,你把土填回去,我就不追究了!”杜雨生虽然老实,但他也是有骨气的人。杜叶生这明显是在欺负他,明明是他的自家地,杜叶生却说是他家的!杜叶生就是仗着自己老婆的娘家人多势众,仗着他的大舅哥是镇政府的一个小头目,总是在村里耀武扬威。“叶生哥,我挖的是自家的地,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杜雨生也毫不示弱地说道。“哟呵!杜雨生,你这是长胆子了!敢跟我叫板?”杜叶生马上发威道,“识相的,赶紧给我填回去,再也别挖了!这地儿老子还等着盖楼房呢!你家这猪圈,趁早扒拉掉!”杜雨生气得直喘粗气。他倔强地反抗着,不仅没有停下来,而是用力地甩开杜叶生,抡起铁锹再次挖了起来!“他玛的,给脸不要脸!”杜叶生马上吼道,“来,给他拎起来!”杜叶生说完,就和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儿子一起,架着杜雨生的胳膊一下子就给扯了上来,并且把杜雨生重重地甩了出去!杜雨生被他们这么一甩,腰椎直接撞在地上,顿时就疼得起不来了!“你们——”杜雨生痛苦地看着他们,腰椎上的疼痛一阵紧似一阵,让他几乎无法动弹。“我告诉你杜雨生,你这猪圈不仅不能扩大,就连原先这个都必须扒拉掉!这块地,我要定了!”杜叶生盛气凌人地说道。“你们——”杜雨生疼得龇牙咧嘴,嘴里就只能反复吐出这两个字了。看到这架势,很多村民都过来围观。杜叶生父子三人对付老实的杜雨生一人,这让很多人心里大为不满。可是,谁也不敢吭声,谁也不敢出来劝阻一下。因为杜叶生从来就是这样对付村里人的,大家都是敢怒而不敢言。闻讯而来的易海花看到丈夫被甩在地上疼得无法说话,顿时就冲上去扯着杜叶生的衣服——“你凭什么打人?啊?”易海花一手扯起杜叶生的衣服。没想到杜叶生丝毫不顾及易海花是个女人,毫不犹豫地就抡起大巴掌打了易海花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草他娘的,敢扯老子的衣服,找死!”杜叶生边打边怒声骂道。易海花只觉得自己的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疼了起来,用手一摸,嘴角已经流血了!而杜叶生打了易海花之后,带着他那两个大儿子,转身就耀武扬威地走了!围观的村民都不由得发出一阵嘘嘘声!这杜叶生太没人性了!连女人都打!易海花看着自己的男人被打得坐在地上不能动弹,自己又被人给打得嘴角流血,屈辱的泪水不由得滑落下来!当杜睿琪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父母已经在镇上的医院里了。看到父母如此被人欺负,杜睿琪要去找杜叶生算账!可是,妈妈却拉住了她,流着泪说道:“孩子啊,算了,我们斗不过人家!人家有权有势,人多势众,你去找他,只能是自取其辱啊!我们村里,哪个人敢和这家人斗啊?”“妈——我们不能这么无声的忍让,就得跟他理论,他们这样太过分,天理难容!”杜睿琪伤心而又愤怒地说道。“孩子啊,胳膊拗不过大腿,何况他们家镇里县里都有人,我们怎么斗得过他们啊!”易海花流着泪说。

没有人比我更懂突破
可以选择吗

没有人比我更懂突破
有什么不一样

    玄幻  |  安岚

    秦书凯于是问道,王娟,你朋友圈子里有适合我的姑娘?而且比你还要漂亮,那是什么样的姑娘。王娟看到一个处男的神色,心里笑了笑,重重的点头说,总之,你找对象的事情交到我身上了,我王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绝对不会白白让你为了这件事吃亏的。秦书凯见王娟不像是跟自己开玩笑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说,这事倒是整的让人很被动,不过,可我总不能背着不好的名声跟姑娘谈恋爱,你说是不是?王娟冲着秦书凯伸出一个手指头说,你给我一点时间,我答应你,到时候一定还你一个清白。再说,现在董云霄也没有什么证据说明你和我之间有什么,不过,下午你要是不把手放在我的腰上,也许董云霄更加的没有证据,也就不会出现那样的事情。这么一说,秦书凯很是不好意思。“我怕掉下来,你的车很快!”“我知道,可是别人不知道,被人看到这样,别人一定议论很多,不过你也不要害怕,只要我帮助你找个对象,也许别人就不会那么议论了。”秦书凯两眼闪出希望的神情,颇为大度的点头说,那行,只要你说话算话就好。瞧着秦书凯一副憨厚的模样,王娟忍不住心里暗笑,这样的呆头鹅被自己遇上了,也算是运气不错。事情并没有因为秦书凯跟王娟私下的协商而发生任何改变,整件事正在以非同寻常的速度,迅速传播发酵,数个关于两人有奸情的风流故事版本在县里各部委办局间流传,一时间秦书凯倒是成了县里的“名人”。晚上,回到自己住的房间。秦书凯和农业局的李成万两个人住在一个宿舍。那是县政府的职工宿舍区,这里住的都是未结婚的机关男女同志,秦书凯和李成万的房间是一个门进去,里面分为两间,当时是为夫妻的格局建设,现在就是一个大房间住着两个年轻人,一人一间。李成万长的有一个字就可以形容,丑。不高的个子,粗粗的身体,什么时候看都象身孕八个月的孕妇,脸上那张皮整天油黑一片。而李成万的对象吕婷,很漂亮,身材高挑,长发披肩,肌肤胜雪,可以说是一个大美女。秦书凯曾经问李成万,你怎么骗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否则,你要房没有房,要人没有人,人家为啥喜欢你?李成万就说,就我这模样,你也知道,要想找个条件相当的美女还真难,就为了得到这漂亮媳妇,我他妈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超能力做了。再说了,她一个小企业的工人,找到我这么一个端铁饭碗的公务员,也差不到哪去,谁吃亏谁赚便宜还没准呢。秦书凯当时想,也是,现在的社会竞争厉害,公务员队伍里的年轻人一下子成了人见人爱的香饽饽。自己单位的几个年轻人刚上班没两月也被哄抢一空了。自己要不是因为是公务员的身份,现在的对象有漂亮又有能力哪能看上自己,就凭自己这个要房子没有房子的人,鸟都不会鸟自己,更不用说美女。秦书凯轻轻的开了门,他以为李成万已经睡着了,不想打扰李成万休息。进了门,准备进自己房间的时候,一个奇怪的声音传入耳鼓,那是一种如母猪被人瘙痒时发出的那种哼唧声,低沉而有穿透力,如发春的猫发出的呢喃声,浑厚有影响力,过耳不忘。难道是什么动物跑到李成万的宿舍,不可能,李成万一向讨厌动物,说动物会传染很多的疾病,所以他的房间不可能有任何的动物。仔细的看了看,李成万宿舍的门半开着,一丝暗暗的光从房间透撒出来,奇怪的声音就是随着暗暗的光溢出房间,慢慢的传遍整个客厅。深更半夜,不安慰睡觉,***,到底又在干什么?轻手轻脚的来到李成万宿舍的门前,趴在门边上,通过门缝向里面看去,秦书凯的热血更加的狂涨了。床头一盏红的暗灯发出一丝丝红红的如雾薄绕的灯光,把卧室笼罩的浅浅的红红的很暧昧,到处是浅红的色彩,在着红红的色彩中一对男女正纠缠在一起。操,***李成万,又把对象弄到宿舍。以前,李成万也经常这么做过,夜间声音过大,经常把秦书凯吵醒,听到隔壁男女热火朝天的做,正常男人当然受不了诱惑,就想冲进去,把李成万拉下来。李成万对象走后,秦书凯就给李成万提意见说,你***做事的时候想没有想过隔壁还住着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这么引诱我,给不给人过日子了,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我肯定冲进去把你***从女人身上拉下来,我代替你,趴到上面也享受一次。李成万就说,大哥,那个想法来了,想做了,想控制也控制不住,小脑袋关键时候决定一切,你也肯定有这种感受,就多担待一些吧,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即使做也保证不弄出声响,悄悄的做,发声音的不要。今晚趁自己不在,一对狗男女,又在热火朝天的在干那破事。今晚秦书凯忘记了发火,也不愿意发火,他已经被眼前的景色给迷住了,深入其中,眼睛动都舍不得动一下,深怕错过精彩的节目。回到自己宿舍,坐在自己的床上,不知道如何度过今晚,今晚连续受到刺激。秦书凯忽然想到了以前和朋友吃饭时候,大家提到的公园,心里暗喜,赶紧按了按家伙,心里说,不提意见了,老子让你今晚好好快活一下,见见大世面,拉上方便自娱自乐早已拉下来的短裤,穿好外面的裤子,扣好裤带,轻轻的出了门。李成万,不讲义气,有了女人,忘了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朋友,自己要大度,尽量不打扰,让这对狗男女继续快活着吧。刚出门的时候,竟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隔壁的美女,这个女人名字叫柳橙,人长得一个字,美.秦书凯刚工作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就住在这边,到现在还没有结婚,也没有看到交男朋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是美女,秦书凯和李成万也曾经有想法,可是这个美女似乎对他们的兴趣不是很大,又听人介绍说,这个女人眼光高,根本看不上一般的男人,所以心里也就是望而止步了。美女,人人都想,但是不给机会,那也是白想。秦书凯知道自己的身份,能够在县城找到对象结婚就不错了,这样的大美女,那是不可能的。明知道不可能,但是心里还是有那个想法的,特别是男人自己解决的时候,秦书凯都是想象着这个女人。秦书凯就说,柳姐,还没有睡觉啊。柳橙说,刚回来,怎么要出去,对了,下班的事情听同事说起你的事情,我一直在怀疑,胆小如鼠的秦书凯,怎能做那个事情呢?秦书凯想到,一定是和王娟的事情,***,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半天的时间,柳橙都知道了。不过,还是装着不知道的样子问,我能有什么事情被人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