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921章 路虎
官方下载网址

更新时间:2021-04-22 01:25:11

我要打赏
是个什么鬼东西
打赏共880575恒币
下载苹果版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各种活动

我要评论
平台下载盘口
评论共8448条
最新可靠

夏榆

  • 异度史前
    app下载平台

    日落黄昏,金红色的夕阳逐渐西下,临海市大学东门,穿着名贵衬衫的王浩一脸冷漠的站在街边,在他的身边,除了白天跟着的一群人外,还有一名样貌猥琐的男子,只是男子的半边脸有些浮肿,和同样有半边脸浮肿王浩凑成了一对儿。

    回复(31)

    璐鱼

  • 神戮天荒
    有什么不同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这小子给我废了……"王浩也彻底的明白过来,自己丢脸了,而且丢大了,今天若是不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小子,以后自己还怎么在学校混,以后还怎么在洛雪嫣面前抬起头来。

    回复(88)

    宁雨

  • 青春方程
    正式版下载

    "嘿嘿,这不是想要多了解了解嘛……"随着林美心的转身,叶凡的目光顿时就落在了她的胸前,她背上的拉链已经拉开,裙子也朝着两边滑落,胸前的大`片春光都露了出来,就连内`衣的边痕也全部露在了叶凡的眼中,看着那被内`衣挤压出来的迷人缝隙,以及那两半浑`圆的白`嫩,叶凡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回复(70)

    凛寻

  • 因为花的缘故
    ios游戏下载平台

    "你这个小鬼,不会早已经把自己许给了许多女孩子了吧?"林美心听得直乐,特别是叶凡的表情,更是让她一阵欢喜,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轻轻的戳了戳叶凡的脑袋。

    回复(58)

    苏七

  • 大佬又收服了一个反派
    玩家分享

    能够将学校的教师装穿出这等风情,不得不说,女子的身材绝对达到了美女的标准,甚至远远超过,至于她的脸蛋,则是鹅蛋型的脸蛋,粗一看上去,并不算惊艳,可是当你仔细看的时候,你会发现她的脸蛋也是极其漂亮,特别是那双微微有些厚的红唇,当真鲜艳如血,极其性`感,让人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当然,若是可以,估计百分之百的男人都希望这样的一张红唇能够含`住自己的那个棒状宝贝吧?至少此刻的叶凡就有一种悸动。

    回复(64)

    笛落涵

  • 我不是金蝉
    ios版游戏

    "俊哥,我要,我要,啊,俊哥,你好棒,啊……"他刚刚将手机放下,那淫`荡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柳俊一愣,拿起来一看,顿时眉头一挑,不过还是接起了电话。

    回复(21)

    蓝染夜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苹果游戏下载

    书友还读过

    迈巴赫
    相关下载

    迈巴赫
    手机版应用

    玄幻  |  木槿分

    西山义勇军无数次的大小战役里,莫不有丁雄的身影。同昌地面上无论鬼子、伪军还是大小山头上的马帮土匪,听了丁雄的名字谁不颤上三颤?虽说蝎虎子从来没见过丁雄,可一听许三姑说这小道士的眼神与丁雄相似,不由得心中暗暗吃惊。这话要是别人说的话,可能还没什么准谱,可许三姑当年是西山火狐狸的部下,她说的话,总是还得做数的。如此一来,众人的目光不由得全都集中在田豹子的身上,田豹子站在地中央却似笑非笑,反而打了个稽首,口称:“无量佛!”“嘿!”草上飞到是笑了,“就这熊样,还能和大名鼎鼎的丁雄九分相似?许当家的你可别逗了。今天这是事儿多活儿忙,等哪天闲下功夫来的,我好好拎扯拎扯他。”这“拎扯拎扯”是东北土话,可以理解为“教训教训”或是“玩弄玩弄”的意思。那边许三姑还没说话,一边的李白脸却突然一拉草上飞的衣角,低声道:“说话小心点!”看李白脸不似开玩笑,不由得草上飞心里暗暗吃惊。这李白脸可是蝎虎子的结义兄弟,也不是头一天出来闯江湖的生荒子,怎么看李白脸这意思,好象到是怕了田豹子三分?平常草上飞和李白脸关系也不错,闲下来还偶尔比划比划,草上飞自认李白脸的功夫也不在自己之下,怎么这小道士有啥通天本事,能把李白脸吓成这样?那李白脸站在一边,却还觉得脖子发凉。直到现在心里还在想着,那小道士是怎么出剑的?怎么一招就把自己给治住了?这事要传出去的话,他李白脸以后也不用再行走江湖了。“嘿嘿!”蝎虎子突然冷笑了两声,站起来冲着田豹子一抱拳,“想必道爷就是圣清宫后山的田道长了,常听王道长说起,也算久仰大名了。能让王道长赏识的人不多,本来应该好好的喝两杯,向田道长讨教讨教。不过今天实在是不方便,田道长也能知道,今天我们‘穷党’出大事了。我们几个人和白石沟许当家的,正在商量大事。田道长不是我们‘穷党’的人,在这里怕是多有不便。还请田道长行个方便回避一下,等这段事过去了,我蝎虎子得出闲来,咱们二人好好喝点,也算认识了!田道长意下如何?”要说还是蝎虎子久闯江湖,别看不识几个字,可这场面上的话,却说得头头是道。只拿眼睛扫视着田豹子,心想不管你这小道士有啥本事,大爷我几句话还不把你给挤兑出去?其实在内心深处,蝎虎子也说不上为什么,反正就是觉得这小道士的眼神太可怕,有他在这里,指不定会出啥意外的事。“就是,就是……”玄机子也走了过来,对田豹子说道,“我说田豹子,今天这里没你啥事,你快点回后山。咱这‘穷党’能不能过得了今天晚上,都说不定呢。你收拾收拾东西,回头真要是……真要是……唉,反正我肯定叫人去通知你,你直接从后山就走吧。”虽然玄机子没说“真要是”什么,可这意思,大伙也全都听懂了。就连许三姑都皱了皱眉头,自从西山的义勇军解散以后,这王道长的“穷党”就算是同昌地面上唯一一支本地的抗日武装了,这“穷党”要是再散了,光任许三姑和她手底下这百十号人,肯定是顶不住鬼子的,早晚有一天,许三姑也得带着人跑路。“我知道出大事了。”田豹子的声音不高,“这不才来了吗?”说着,又四处看了看,“还行,不算伤元气。咱圣清宫的人,还有多少?”“算上我还有二十七个。”玄机子下意识的答道,立刻又问,“你问这干啥?”“你看看,这不还有二十多活人吗?”田豹子一笑,“我让大肚子在外头探着路呢,别看鬼子围得紧,但这牵马岭四通八达,光凭外头那百十个鬼子,还困不住咱们。一会儿等大肚子回来了,你们跟着大肚子走,估么着天亮前就过闾山,往清河方向走,鬼子拦不住你们,放心吧。”“啥?”玄机子一愣,“你……你这话啥意思?”“这话都听不明白?”田豹子也是一愣,“你们在这破山洞子里守个啥劲?现在天黑,鬼子还没发现这里,等一会儿天亮了,鬼子肯定搜山。有周青皮跟着呢,这么大个山洞,你以为藏得住?到时候,还不是全当了鬼子的刀下鬼?”田豹子的话虽然冲着玄机子说的,可一边的蝎虎子、许三姑等人也是心头一凛。这一晚上坐在这尽干些狗扯羊皮的事,正事还一丁点都没商量呢。等一会儿天亮了,鬼子开始搜山,到时候把山洞一堵可就连锅端了,一个都跑不了。“我……我不走!”玄机子突然涨红了脸,“王院监被鬼子抓了,还有八十多位同门也当了鬼子的俘虏,你……你让我扔下他们,就这么跑了?我不走!”“对,我们不走!”“说死也不能走!”跟在玄机子身后的几名道士纷纷说道。这些人都是圣清宫的人,平常也是王道长的心腹,本来想着让蝎虎子等人带领着他们去救王道长,现在田豹子突然说让他们走,个个激动了起来。“啊?啊?”田豹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脸的疑惑,“不走?不走留在这干啥?”边说,边拿手一个一个的指着,“等死啊?”“死则死矣!”玄机子大声说道,“人生自古谁无死?可今天我们非救王院监不可!”“哟哟哟……”田豹子牙疼似的喊了起来,“劲头不小啊?还救人?就你们几个?别激动,别激动,咱先不说救人的事,我问问你们几个,王道长是怎么让小鬼子给抓的?”被田豹子这么一问,玄机子等人顿时没了话音。今天晚上就是这件事,处处都透着诡异,到现在也没人明白,牵马岭老营是怎么让人给端的,王道长又是怎么被抓的。“就这事都整不明白,还救人?”田豹子的声音可有点高了,“吃屎你们都抢不上热糊的,让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呢!”“我……”玄机子一时语塞,被田豹子一教训,让玄机子这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我说,田道长……”蝎虎子在一边有点听不下去了。那玄机子毕竟四十岁的人了,这田豹子说出大天去也超不过二十五,咋训玄机子就跟训三孙子似的?“没你事。”田豹子却一瞪蝎虎子,“不好意思,这是我们道观里的事,轮不着外人插嘴。”刚刚蝎虎子说今天晚上的事是“穷党”的事,让田豹子回避,现在田豹子反过来说了句“道观里的事”,不由得让蝎虎子有点脸红,却不知道怎么还嘴才好。“你们一个个的,跟着王道长不是一天两天了吧?”田豹子却不再理会蝎虎子,转过脸继续训着玄机子等人,“长点脑子不行吗?今天晚上这事还看不明白?没有内鬼的话,王道长能让人抓?内鬼是谁都不知道,你们还敢去救人?鬼子等拍着巴掌等你们去呢!”夜已深,山风凛冽,虽是背风口,可那丝寒意却总是越来越浓。插在洞壁上的火把摇曳不定,映得众人脸色也乎明乎暗。

    起风了
    客户端下载

    起风了
    官方正版下载入口

    玄幻  |  蔻谨

    胡丽丽嘴上什么都没有说,心里却对秦书凯有了看法,认为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就说秦书凯为了舒服,什么好话都说了。谁知道,关键时候,为了所谓的前途,根本不顾到她的利益,是个很自私的人。胡丽丽就想这样的男人,怎能嫁给他,两个人在一起生活肯定会遇到很多的选择,每次遇到选择,就把女人的利益放到一边,这样的夫妻生活还有什么意思。秦书凯那段时间也看出胡丽丽对自己很有意见,不过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可是无法解释,胡丽丽听不进任何的话,秦书凯说什么,她都认为是在找借口,推卸责任。有此隔阂,秦书凯也就不去解释,时间是消除很多恩怨的最好武器。秦书凯有的时候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太注意官场规矩,所以当时调查组谈话的时候,没有顾忌胡丽丽的事。回答是否定的,板着手指数数,也没有什么背景,靠本身努力是无法解决的。至于刘大明说的帮助,以刘大明帮助牛大娟的事来看,如果刘大明尽力帮助,也许会有结果,但是自己也不是刘大明他爹,以刘大明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尽力帮助。说帮助,不过是把自己当作是战胜张富贵的一颗棋子,棋子如果被用过了,谁还会当回事。秦书凯知道,胡丽丽虽然没有提出分手,但是以胡丽丽的个性,只要有机会,肯定会毫不犹豫,现在不过是没有机会和没有合适的人选而已,如果用鸡肋来形容自己目前在胡丽丽眼里的份量,是最佳的描绘。有了这一次的教训,张富贵更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每天除了上班偶尔到联系的村转转,就是到宿舍上网看看新闻,玩玩游戏,过一段时间和秦书凯金大洲以及乡镇的人到浦和县城去喝顿酒,聊聊天。如此的状态,让刘大明和吴龙根本没有抓手去对付,时间长了,刘大明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吴龙看到刘大明的态度,就更高兴,就不再跟踪张富贵了。谁知道刘大明不这么想,过了一段时间后,让吴龙继续跟踪,说现在张富贵说不定得意忘形,旧病复发。吴龙跟踪了一段时间,没有结果。刘大明有几个晚上带着吴龙一起去,几个晚上看到游动的鸡和玩鸡的不少,可是就是没有看到张富贵的影子。后来,张富贵的老婆来码头镇一次,姜照光知道该如何做,请张富贵和老婆到浦和的县城吃了一顿饭,把几个挂职都叫上,席间张富贵的老婆很得体的给每个人敬酒,到了刘大明的时候,张富贵的老婆说:“刘主任,张富贵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在码头镇的很多时候还需要领导多给关心,让他尽快成长!”刘大明就说,张富贵很好,关心谈不上,相互帮助。张富贵的老婆就说,希望如此。刘大明看到张富贵老婆来的时候开的小宝马,就知道这个家族不是一般,和张富贵斗也许能弄到很到好处,也许会让自己得到伤害。后来,刘大明也没有心思再去抓张富贵的什么证据了。如此的相安无事,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挂职就结束了。市委和县委先后下文,对全市挂职干部在去年考核的基础上,进行全面考核,对实绩显著的优秀个人进行表彰。姜照光于是让刘小娟组织几个驻村挂职对文件进行了学习,请每个人按照文件认真学习,认真领会,认真总结挂职的实绩和做法,根据要求推出先进个人名单。刘小娟把几个驻村挂职召集到一起,公事公办,很简单,要求每个人按照文件认真总结,本周内把挂职总结和实绩证明等交到她的办公室,到时候根据实际情况,研究推荐先进个人。回到宿舍,刘大明不得不想很多,单位帮扶的实绩不管从哪个方面讲肯定不会超过张富贵、金大洲等人,而从政府资源上讲,张富贵是挂职队长,乡镇分管挂职的人刘小娟,张富贵的地下情人,评先的时候这两个人肯定会按照所谓的框框,把自己踢出评先的圈外,要想两年的挂职生活有所得,必须想办法。刘大明是个想什么就做什么的人,打通了贾仁达的电话,说领导整天高高在上,什么时候也找个时间下来指导工作,让我们有机会服侍领导一次。求人做事,肯定是先要有个铺垫,这样才能进入主题。贾仁达就说,在老同学前面哪敢称为领导,凡人事多,整天忙的是屁股不着地,哪有时间去打扰你,最近在乡下怎么样,过的还好吧?都是明白人,知道电话后面肯定有更多的内容。刘大明就说,领导就是领导,做下属的没有说话,就能知道下面的人想要干什么,不做领导也不可能。今天打电话是有一件事麻烦你,就是挂职快要结束了,昨天接到市委的文件说要对先进个人进行评比表彰,你也知道,县里扶持的资金和力度肯定不如市里的,就是想问问,这个先进能不能对县里的驻村挂职有个倾斜。贾仁达就说,这点小事还是能帮上忙的,到时候帮你推荐一下吧,市里的表彰如果不行,就让县里表彰吧。一个表彰对贾仁达这样的领导,确实不是大事,何况驻村挂职这件事就是市委组织部牵头管理的。但是,任何时候话不能说到底,留个余地,对双方都有好处。刘大明就说,本来不想争取什么先进,可是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不甘心,再说,正如你上次指示的,到了下面要混个什么,到时候领导好说话,职务没有混上,只能弄个先进了。想到这里,刘大明就很生气,当时计划很好的吴龙举报,然后调查组来的时候,刘大明介绍说有这种情况,吴龙和秦书凯证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张富贵弄下来,谁知道关键时候,胡丽丽的工作没有解决,导致秦书凯中途改变立场。

    逆战宝马x1
    ios软件下载平台

    逆战宝马x1
    下载安卓版
    
    

    玄幻  |  青陌

    缜云监狱坐落在华夏国西南边境,这个监狱的名字或许不是那么如雷贯耳,但这个监狱的重量,却丝毫不弱于京城的秦城监狱。在秦城监狱里,关押的或许都是巨贪与巨富,服刑前没有足够高的地位无法走进那座监狱。而缜云监狱与秦城监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座监狱里关押的清一色都是极度重犯,随便拖出一个人来,身上至少都背负着几条人命,要么就是常年游走在几国国界边境上的毒枭与军火贩子。总之一句话,能住进这里的,没有一个不是穷凶恶极的重犯要犯,而且不是被叛了终身监禁就是被判死刑。就是这么一座坐落在西南荒凉区域且充满了煞气的监狱,今天来了几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一辆挂着军区牌照的军用越野车急停在监狱正门之外,下来两个人,分别是一男一女。他们这个组合,别说是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即便是丢在热闹繁华的大都市,也极其吸人眼球。只见那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肩膀上扛着一颗闪闪发亮的将星,看他的年纪,约莫才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竟已是少将军衔。而那女的,美丽无双、明媚动人,在一袭职业套装的包裹下,身段更是婀娜万千,绝对属于那种能让这座监狱内的牲口引起动乱的祸水级别。他们一下车,就跟着早就候在监狱门口等候多时的监狱长走进了这座令人闻风丧胆的重镇监狱。他们行色冲冲,脸上都挂着焦急与不安,特别是那妙美女子,一双好看的柳叶眉始终紧紧皱着,有很重的心事。“监狱长,人在哪里?”少将神情严肃的问道,三人步伐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监狱长的办公室。“我已经差人去请了,很快就到。”监狱长说道。“请?监狱长,你确定是去请,而不是去提审?”貌美女子眉头一挑。听到这略带讥讽的话,监狱长也是笑笑,独自坐在窗口抽烟,也不愿意去多做解释,他们今天要见的这个人,没有人比他这个监狱长还了解,那个人曾经的辉煌与经历,足以称之为一声传奇。他也从来没把那个人当做是一个重刑犯。“婉玥,见到那个人后,务必收起你的轻视。”少将军衔的中年男子皱眉提醒一声。“刘叔叔,那个人真的能够救出我父亲?”苏婉玥有些质疑的问道,连南都军区的一支王牌精锐特总小队都铩羽而归,她不相信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扭转乾坤,而且更荒唐的是,这个人还是缜云监狱被判了终身监禁的重刑犯。若不是对那位身为南都军区参谋长的赵爷爷有所信任,她都想掉头离开。“在整个西南地区,如果连陈六合都做不到,那么我们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少将说道。闻言,苏婉玥肩膀一颤,道:“刘叔叔,这关乎到我父亲的生死存亡,不能儿戏。”少将想了想,看着苏婉玥,神情无比肃穆的说道:“婉玥,以你们家绿源集团的地位,我相信你也应该知道一些被封锁的信息,一年前,那次轰动国际性的巨大外交事件,你听说过吧?”“我知道,某国皇室神社一夜之间血流成河,死伤三十八人。”苏婉玥说完,神情一震,瞪着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少将点头:“你猜的没错,这件事情就是陈六合做的,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太大,陈六合这个被上面多次称为国之重器的人也不会落到锒铛入狱的下场。”“你知道当初有多少人联名保他没保下来吗?陈六合是谁?军中的骄傲,真正的国之重器,一个在和平年代立下过赫赫战功的人,时至如今,军中都有着不少属于他的传说,他的能力毋庸置疑,如果这次事情他都不能摆平,那么在眼前的形势下,就真的没人能够摆平了。”少将斩钉截铁的说道。“那他怎么会在这里服刑?我一直以为这个人应该会在秦城。”苏婉玥讶然,一年前的那件事情她道听途说过,那是轰动性的大事件。“秦城?”少将轻笑了一声,意味深长道:“京城有多少人不敢让他去秦城啊......”没等苏婉玥去琢磨这句信息量无比庞大的话,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个身材高挑挺拔的青年。青年穿着囚服,留着一头短寸,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并不是非常英俊,但那如刀刻般的五官却是异常硬朗。“你就是陈六合?”看着青年,苏婉玥问道,说实话,看到陈六合本人,苏婉玥有些失望,因为从陈六合的身上她没感受到任何军人该有的铮铮铁血,反倒有一股子生无可恋随遇而安的懒散气,她很难把这么一个散漫的囚徒想的有多么伟岸。“呵,稀客啊,还来了位少将?”陈六合随意的扫视了一眼,眼神都没在苏婉玥这个足以让他打九十分以上的惊艳美女身上过多停留,便很自来熟的绕到监狱长的办公椅上坐下,操起桌上的香烟就点了一根,开始吞云吐雾。按理说,严明规定,这里的服刑犯都必须要带着手铐脚铐,然而陈六合却是个异类,他从来不需要带那些东西,因为很多人也知道,那玩意对他来说压根没用,只是个摆设。若是他当真有异心,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座监狱能拦得住他!“长话短说,陈六合,这次我们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紧急事件,想要请你出山。”少将站起身,开门见山的说道。陈六合吐出一个烟圈,眼神在苏婉玥那曼妙的身姿上来回打量了一眼,才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一个少将请我帮忙?我没听错吧?不知道我现在是服刑犯吗?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那么你们可以回去了,我没兴趣也没时间。”少将并不气馁,他盯着陈六合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只有你出山,才能完成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顿了顿,少将双手撑着桌子,上身前倾,一字一顿道:“有国外佣兵入侵我国领土,完成了恐怖活动后还想离开,你也曾经身为一个军人,最优秀的军人,难道这短短的一年监狱生活,把你身上的军人血性都磨灭了吗?”“外敌入侵?”陈六合抬了抬眼皮,道:“这好办,直接调动强劲火力,乱炮轰死不就完了?”“如果有这么简单我们就不会来找你了。”少将叹口气,指了指苏婉玥道:“这位是绿源集团董事长苏伟业的独女苏婉玥,这次那些佣兵来华夏就是为了挟持苏伟业,而苏伟业的手中掌控了一些重要的商业机密与技术,我们坚决不能让苏伟业被劫持出境,让国外势力得逞。”“现在,苏伟业已经在那只佣兵小队的手中,他们此刻正在西南边境,随时可能出境,到时候损失的可不是仅仅具有巨大商业价值的机密,更是我华夏国的颜面!”少将掷地有声。闻言,陈六合才恍然的点点头:“原来是在杀人的同时还要救人,这个难度系数不小啊,难怪你们会找上我。”“对方来头不简单吧?”陈六合问道。

    奥迪
    苹果客户端下载
    
    

    奥迪
    怎样

    玄幻  |  笙笛

    胡长贵拿到上次秦书凯的报告后,又是刘大明带来了,就显得很重视,认真的看了看,不是没有操作性,但是秦书凯和刘大明握手言欢,让胡长贵想不通,就想在这件事上出点难题,看看刘大明和秦书凯到底是什么关系,如何能走到一起的。同时,也想看看刘大明到底有什么能量。男人如果有想法,肯定会付诸实施的。胡长贵就走进田主任的办公室,说起了这件事,说是刘大明带过来的,看看怎么处理?因为知道刘大明和贾仁达的关系,田主任对刘大明现在是很看重的,就问胡长贵,这件事操作会有什么害处,会有什么不良的社会影响?领导人做任何事,都不能给自己留下什么坏影响,名声比任何东西都重要。胡长贵就别有用心的说,这件事表面上看似乎合情合理,但是从人事纪律的大环境看,很不符合凡进必考的原则,很容易被人抓住什么。再说,从照顾关心下属的角度来看,可以网开一面,但是胡丽丽和秦书凯还没有结婚,谁知道能不能走到结婚那一天,现在谁把男欢女爱当回事,所以我认为,只要秦书凯和胡丽丽没有拿结婚证,就不能办这件事。田主任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胡长贵,希望他继续说下去。胡长贵就继续说,对大学生村官,全市也有很多优惠政策,有事业编制优先考虑,招录公务员提供一定岗位等,所以解决胡丽丽的事即使我们单位不照顾解决,到时候也有政策给予解决,为了对秦书凯个人负责,为了对单位负责,暂时不考虑,以后看情况再决定。田主任就说,胡主任,你是分管领导,政策把握的比我好,该怎办操着就怎么操着,不能破坏规矩,如果他们问起来,给予耐心的解释吧。再说,秦书凯还没有和胡丽丽结婚,就不能以关心下属家庭的名义来解决。有了田主任的指示,胡长贵就很有底气的给刘大明解释说,刘主任,秦书凯对象工作安排的事正在研究,有结果我就通知你,大家多年同僚,你也知道我的个性,对你的指示肯定坚决落实。胡长贵没有说出暂时不能解决的原因,就是要让刘大明慢慢的等,时间是检验一切的最好的东西,就可以看出刘大明和秦书凯到底之间有什么联系。“什么时候能有结果?”“这个就无法解释了,要不,你问问田主任,怎么说我就怎么办!”胡长贵心想,有本事你就让田主任改变已经做出的决定。当然,胡长贵没有给刘大明透露田主任的真实想法,就是要看看刘大明是如何与田主任沟通的。所以说,机关没有朋友,只有捣乱。刘大明就和田主任打电话,先是汇报了挂职这边的情况,说在领导的关心下,各项工作开展的很好,受到乡村干部的高度评价,今年和秦书凯继续努力,争取一块挂职先进单位的牌子回去。田主任就说,辛苦了,挂职结束后,会向县委积极推荐的,让干事的人流汗不流泪。刘大明就说,感谢关心。后来,就提到秦书凯对象工作的事,问能不能关心一下,当然怎么决定,肯定是领导拍板,只是向领导传达小秦的心愿。很多时候,作为下属,肯定不能要求一把手做什么。田主任想了想说,这件事我也听胡长贵汇报过,安排一个人不是小事,凡进必考,所以这件事要好好的研究,不能出问题,否则,负面影响是很大的,别着急,我会安排胡主任认真研究的。谁都知道,任何事就怕研究,研究研究,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刘大明不知道很简单的一件事,怎么变的这么难操作。胡丽丽的事没有实际的进展,刘大明就感觉到吴龙的举报有点超前了,到时候秦书凯不配合,举报肯定无果而终,那么就打破自己经营多日的计划。刘大明就希望,市里对张富贵和刘小娟这件事能推迟一点调查。任何事物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吴龙按照刘大明的指示,写了一封人民来信,邮寄到了市纪委和市委组织部,反映市财政局干部在驻村挂职期间,和已婚妇女有不好的来往,和乡干部刘小娟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对全市驻村干部形象造成很大影响,对市级机关干部的形象造成很大影响,希望市级管理部门能认真对待这件事,抱着教育本人警戒他人的原则,从维护干部的整体形象出发,认真查处,对相关当事人进行教育。最近几年,从上到下,对干部管理的原则是教育为主,处罚为辅。处理的原则采用不举报不过问的原则,现在有人来信举报了,市纪委和组织部肯定高度重视,决定联合派调查组对此事进行调查。市委组织部和市纪委的干部都是研究人的人,知道张富贵在市里的背景,为了对本人负责,对单位负责,对市委负责,在没有弄清举报是否确实之前不敢随意下定论,那可是要得罪市委常委的,没有一个人愿意冒这个风险。怎么调查,就成为两个部门领导头疼的问题,多次协商后,决定抱着对举报信的内容调查的形式去乡镇进行走访座谈,弄清楚真相。调查组是市纪委的一个室主任带队前往的,到了乡镇后,直接和姜照光进行接触,说明目的,就是确定人民来信反映的事是否属实,希望配合。姜照光知道张富贵的背景,官场成精的他知道不能乱说话,否则,有可能丢官失位置。做官,没有了位置,活的狗都不如。再说,你对调查组说了什么话,就会被人传出去的。张富贵不能得罪,刘小娟也不能得罪,她的公公可是县里的副县长,巴结还来不及。姜照光知道如何应付调查组的人,他装着很吃惊的样子说:“我在这里很多年,刘小娟副乡长的为人我还是非常了解的,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是不是谁有着什么目的,进行乱举报,现在,这种无聊的人很多,看不得别人的一点好,只要看到别人进步或者什么的,就随自己的意愿去瞎想。至于张富贵,干劲很足,也能做事,去年为码头镇联系了很多的资金和项目,为码头镇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至于说作风问题,我很负责的说一句话,肯定是谁抱着什么目的,想打击他,无中生有的举报。”姜照光这么说,调查组心里很高兴,不出问题就可以顺利交差,这么回去也有点为难,不好给领导讲述,于是就问,作为乡镇一把手,张富贵在码头镇这么久,是否发现什么不好的迹象?听人说过什么?姜照光就挠着头说,你们也知道,“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针眼就是乡镇丨党丨委书记”,乡镇工作千头万绪,我很难有时间对每个人进行观察,至于和下面的人交流都是工作,所以说细节就不了解了。在此,向市领导道歉,说明平时和挂职干部联系不够,以后会认真改变,多加沟通。姜照光心里说,想从我嘴里得出什么东西来,简直就是从牛屁股里掏青草,不可能的。如果,说出什么有价值的话来,那么在官场多年也算是白混了,也不可能到现在这个位置。调查组知道从做官成精的姜照光嘴里是得不到任何的信息,就先后找来乡里的镇长、副书记、副镇长以及部分中层干部来调查。

    今天也想见到你
    下载苹果版

    今天也想见到你
    官方正版下载入口

    玄幻  |  千羽

    “哟!周哥啊,你这大老板不也很少回来么?”我有些诧异,以对方现在的身份似乎没有必要对自己这么热情,不过表面还是得寒暄,笑道:“听说周哥这两年是在玉州那边发财是吧?”“唉,什么发财,还不是在外面到处瞎转悠,赚一些辛苦钱而已,不得你啊,你现在可是机关干部了。”周伟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这让我很不适应,能拍自己肩膀的除了领导似乎只有好友了,周伟肯定都算不。“什么干部啊,刚工作,不是干些跑腿打杂的事情嘛,把自己手头活儿干好,对得起工资行了。”我也随口敷衍道:“周哥今天回来有什么贵干?你可是当老板的,大忙人啊。”“没事儿回来转转,他们几个拖着我来这里找乐子,唉!这啥舞厅啊,灯光阳光还刺眼,看看待在边那些女人,一个个呆头鹅似的,切!跳起舞来像扭秧歌的广场舞大妈,一群土包子。”周伟肆无忌惮的大放狂言,引得周围人都瞥来不满的目光,但是谁都知道他的身份,连厂保卫科执勤的人都站得远远的,谁也不愿来招惹这个家伙。我也相当无语,怎么会碰这个家伙,还赖在自己身边不走了,弄到自己也是兴致全无。好在一阵大放厥词之后,周伟总算是告辞了,临走前还给了我一张名片,我瞥了一眼,盛都物资贸易公司总经理周伟。周伟一帮人似乎在等候什么人,但是这家伙没耐姓,几次想走都被他那些朋友劝下来,但是最终好像还是没有等到目标,周伟过来和我打了个招呼,骂骂咧咧的扬长而去。汪昌全早在周伟过来时闪到了一边去了,这时候他神秘的钻过来,悄声道:“庆泉,你知道周伟今天来这里干什么?”我呵呵一笑,打趣道:“他来干什么?这我怎么知道,反正他不是来找我的行。”“他是来等孔香芸的,他那帮狐朋狗友都说孔香芸是咱们农机厂第一美女,撺掇着周伟来见识一下,结果周伟还是没等着。”汪昌全吐了一口气,道:“要是让周伟这个家伙看了,那孔香芸真的麻烦了。”虽然孔香芸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一想到周伟这个家伙如果真的纠缠了孔香芸,那还真的有一点鲜花插牛粪的味道,我发现自己也有些不由自主的担心,不知道是出于关心同学还是其他原因。“周伟这个家伙,在厂里不知道玩大了多少女工的肚子。”韩建伟显然知晓的更多一些,语气也更低沉。“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不以为然的道。“哼,你是不知道,厂里的一般女工被他看了,敢不从吗?还想不想在厂里干了?算不被安排下岗,也得落个去做最苦最累的活儿。”吴志兵在一旁插言,道:“你以为这厂里和你们政府机关里面一样啊?”我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哪里不一样了?机关里的浑水未必这农机厂干净多少。要不然,局里那两个小姑娘为什么了又肥又丑的高启荣的床,难道是有真感情?这不扯蛋嘛!“小泉啊,怎么不去请人跳舞?怎么,眼界高了,嫌弃咱们农机厂的女孩子了?”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转身一看,赶忙前招呼,笑着道:“是张科长啊,你说哪里话,我不是好久都没有回来了嘛,人都不认识几个了,我站着看会儿吧,怎么,张哥今天值班?”张军是农机厂里的保卫科长,当年我学习虽然好,但同样也调皮的很,以前农机厂子弟和周边镇的小孩隔三差五的打架,我也是经常参战,所以和张军可没少打交道。“嗯!周末,过来看看,省得那些混小子来惹事儿啊。”张军说道,他是当兵出身,转业后一直在厂保卫科。“都是本厂的人,能有什么事儿?”我不以为然的道。张军摇摇了头,道:“那不一定,咱们厂这舞厅对外也开放,女工们又多,周边乡镇的那些坏小子也喜欢来这里玩,怕怕和厂里那群愣小子碰,那麻烦了。”“嘿嘿,有你张哥在这,谁敢闹事啊?”我恭维着道,张军客气,我自然也得给他捧场。“好,小泉,你在这玩儿,我过去转转。”张军笑着和我招呼一声,转身离开了。“张科长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客气了?”我嘀咕着。“庆泉,那也得看人,你看他理睬过我没有?我站这儿,他当我是空气!”汪昌全愤愤的道:“这马屁精把边老板伺候得好,一般人他也不放在眼里了。”我笑了笑,没有搭腔,这年头哪地方不是这样?……我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汪昌全却叫了起来,喊道:“叶庆泉,你看,孔香芸她们来了。”听见汪昌全嚷嚷,我顺着他手指方向看过去,两个穿连衣裙的女孩子悄悄的走了进来,问道:“前面那个白裙子的是孔香芸吧?”“是啊,怎么,才多久不见,你不认识了不成?”“那后面那个穿紫色裙子的呢?”“好像是子弟校才分来没多久的老师吧,好像和孔香芸关系不错,我经常看见她们在一块儿。”汪昌全仔细看道,“叶庆泉,快去,要不轮不你请了。”我摇了摇头,孔香芸初时是校花,现在长高了一大截,也愈发美丽了。高挑身材配白色的连衣裙,显得婷婷玉立,一下子把周围那些女孩子了下去。是和孔香芸一块儿来的那个女孩子也是身材苗条,我眼力甚好,那个女孩子甚至孔香芸还要稍高一点,一张瓜子脸总是浮起浅笑,两个酒窝看去很动人,正和孔香芸谈得起劲。果然,去请她们跳舞的人络绎不绝,但是两个女孩似乎并没有跳舞的意思,男士们纷纷遭到拒绝,不过都是本厂子弟,倒也没有什么尴尬。“孔香芸他们还挺傲的,这么多人请她跳舞都不跳,那她们跑来干什么?”我看见这情景,笑着向汪昌全问道。“你去请她肯定愿意跳,都老同学了,她们俩好像不大爱来跳舞,一个月能来一回吧,我们去请她们跳舞,她们可没有拒绝过。”汪昌全笑了起来,道:“叶庆泉,莫非你还怕被拒绝不好意思啊?孔香芸可还没有男朋友,你要真有意思可得抓紧,千万别让周伟这家伙糟蹋了。”我笑了笑,没说什么。门口又一下子挤进来不少人,看来厂里这舞厅的生意还真不错,想想也是,厂里这么多青年女工,周末晚出来放松一下,也难怪周边乡镇的年轻人都爱来这里玩。趁几个同学跳舞时,我去了次洗手间,刚刚走出来,汪昌全已经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嚷嚷道:“庆泉,不好,出事了,快走!”一听汪昌全说得这样紧急,我赶紧跟他往外跑,出去后见舞厅里乱哄哄的,音乐虽还响着,但角落里一大群人围在那里,我顾不得汪昌全,奋力分开人群挤了进去。果然是孔香芸和那个紫裙女孩子招惹的祸事儿,张军已经在里边了,但额头已急的满头大汗,显然是镇不住场子了。“张科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和我兄弟去请这两位小妹子跳舞,可她们俩是不给面子,你说这不是抽我耳光么?旁边这小子还敢在我兄弟面前咋咋呼呼的,信不信老子现在给你放点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