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江湖那些儿事
版本旧版

江湖那些儿事
下载工具

玄幻  |  睿婈言

张萍的一系列做法已经明确传达了一个信息,她对我感兴趣,而且如果我愿意,今晚就能把她搞定。可我不想,一来她是王斌的马子,让我心里有顾忌,二来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如果换了李玉那个马子李扬,我会毫不犹豫去迎合她。其实说穿了,我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有机会占便宜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但张萍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我犯不着为了一个自己没太大兴趣的女人惹祸上身。可事情并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该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让我追悔莫及。从酒吧出来,我准备去开车,张萍却把我拦住了,说:“喝了那么多酒你就别开车了,把车停在这里,明天再来取吧。”我说:“没事,不管喝了多少酒我开车都很稳的,你放心好了。”张萍撒娇道:“人家想走走嘛,你看今天的月色多好啊,这样的夜晚让我想起大学时代,那时候多年轻多快乐啊。”张萍拉着我的胳膊左右摇摆,央求道:“你陪我走走吧,算我求你了。”这个女人太能缠人了,我只好和她并肩走在灯光迷离的酒吧街上。这条街叫陇南路,因为这里经常发生酒后群殴的事件,也有个别不地道的人将这个地方称之为破头街。破头街是本市最著名的酒吧一条街,路两边全是小酒吧,酒水价格也不贵,很适合年轻人消费。走了走,我感觉清醒了许多,刚才的疲惫和睡意逐渐退去,人也精神了些。夜风很温和地吹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悬在正中天。这的确是个美好的夜晚,如果有自己喜欢的姑娘陪在身边就更美好了。路过一家音乐酒吧时,里面传出的歌声吸引了我,那是许巍的《我的秋天》。这时候正是江海的秋天,此情此景忽然想起我大学时代喜欢了五年的师姐余昔,顿时让我有些伤感。我停了下来,张萍也站住了,直到听完这首歌。我们两个人对视一眼,我发现张萍的目光也有一丝忧郁一闪而过。我说:“这个歌手唱得不错。”张萍说:“要不我们进去坐坐?”我想了想,这种伤感的情绪的确应该坐在酒吧里感悟缅怀一会。我爽快地说:“行吧,今晚我就舍命陪你啦。”进入酒吧,服务生带我们找座位时,我看到我约的那个名字叫林娜娜的女人正和两男一女坐在一起喝酒,这正好证实了张萍之前的判断。我刚刚已经消化掉的怨气和愤怒重新涌动起来,心里感觉特别不爽,真想冲上去臭骂林娜娜一顿才解恨。林娜娜也看到了我进来,表情有点尴尬。我心里想,他妈的臭三八,老子叫你喝酒不出来,别人一叫就出来了,真不是个东西,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我冲林娜娜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林娜娜倒是有点不好意思,站起来解释说:“他们几个是我朋友,好久没见了,今晚非叫我来。没办法,就出来和他们坐坐。”我说:“没事,你们聊着,我不打扰了。”林娜娜说:“真是不好意思。”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看得出林娜娜脸上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她说完她看了眼张萍,眼睛里带着敌意,说:“这个你朋友啊?”我说:“是啊,你们先喝着啊,我们去那边坐。”说完我和张萍找了个位置坐下,服务生走过来问我们喝什么。我看了看张萍,说:“你想喝什么?”张萍说:“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我想了想,确实不喜欢喝饮料,干脆继续喝酒算了,反正今晚豁出去了,就说:“要不还是再喝点啤酒,我们总量控制就是了。”张萍用力点点头,笑眯眯地说:“好啊。”于是又喝酒,我真想喝醉了去球,今天的好心情全被这个林娜娜给败坏了。客观而言,我这个人并不是太小心眼,然而今晚林娜娜却让我认识到,自己的职务听起来挺高,其实并没有多少实权,所以一个小小的林娜娜都能不买我的帐。出来混的人都很势利,你权力越大面子越大,有实权的人和没实权的人完全是两个层次。张萍心情倒是很好,兴致也越来越高涨,喝了一瓶又一瓶,话也越来越多,唧唧歪歪说了很多,可我一句都没记到脑子里。我的座位正好在林娜娜对面,两个人不时目光在空气中相遇。后来林娜娜干脆不往我这里看了,不停地和她身边一个土鳖样的中年男人碰杯。张萍大概注意到了我的心不在焉,她扭头看了眼林娜娜,又看了看我,说:“她就是今天放你鸽子那个女人吧。”我没吭声,张萍却完全明白了,兴奋地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环出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嘴巴贴在我的耳朵上说:“我帮你出气,气气她。”张萍的臀部硕大无比,而且特别瓷实,坐在我腿上感觉像是压了块石头,让我不堪重负。不过我注意到林娜娜看到张萍坐在我大腿上脸色好像变了变,不时地偷看我们一眼。这又让我心里十分舒服,张萍的嘴巴对着我的耳朵吹气,吹得我欲火上升。我心想干脆假戏真做,好歹也杀杀林娜娜的傲气,故意把手伸进了张萍的衬衫里。张萍软绵绵地说:“坏死了你。”我贱兮兮地笑着说:“你不喜欢吗?”张萍说:“嗯,我最喜欢你这种坏蛋了。”我说:“你不喜欢王斌吗?”张萍气鼓鼓地说:“别提他,扫兴,他除了脾气大一点情趣都没有。”我纳闷地问:“为什么女人都喜欢坏男人啊。”张萍说:“就是喜欢,没办法。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我摇了摇头,心里叹了口气,心说女人就是这样,只喜欢那些伤害她们,玩弄她们的男人,反而对她们越好越是得不到她们的心。难怪尼采说:去找女人吧,带上鞭子。过了一会张萍小声说:“他们好像准备走了,我们先走,让她以为我们去办事了。”我想了想,点点头,说:“我看行。”其实说句心里话,我并不太想和张萍发生关系,搞熟人的马子不是我的风格,何况我犯不着为了一个自己并不太感兴趣的女人引火烧身。考虑到王斌就算不是太在乎张萍,可万一在朋友圈子里传开了他的面子没地方搁,他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一定会采取报复行动,这点我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从酒吧出来,张萍几乎是粘在我身上,我说送她回家,她说不回去,回家没意思,也睡不着觉,她今晚就想玩通宵。我说这么晚了没地方去了,还是回家睡觉吧。她说不回去,要不我们去开个房间,继续喝。我站在马路牙子上犹豫不决,搞朋友的马子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跨出这一步也许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到底值得不值得呢?张萍看我犹豫不决,不耐烦地说:“江海大少不会连开房的钱都舍不得吧?要不我出开房的钱,你再买一捆啤酒,我们在酒店里继续喝,喝醉了就睡。”我想了想,心里暗下决心,妈的,干吧,既然这个**已经送上门了,先干了再说。

晋变
平台下载官网

晋变
更新日志

玄幻  |  寒凛言

秦书凯太知道胡丽丽说这些话的含义了,就是要让自己出面去求刘大明,在刘大明面前低头,帮助胡丽丽解决工作。从心里说,自从和胡丽丽有了身体的接触后,对这个长的很漂亮,身体也很棒的女人,很有依赖。人说,女人抓住男人,是抓住了男人的下半身,从而控制上半身,控制了小脑袋,从而控制大脑袋。秦书凯时刻都认为这是真理,自从迷恋上胡丽丽的身体,下面的家伙进出有了感觉,那么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是顺着胡丽丽的。牛大娟的事情,秦书凯知道对胡丽丽打击肯定很大,自从到码头镇做大学生村官以来,胡丽丽一直在争分夺秒的看考公务员的书,秦书凯知道胡丽丽就是想尽快的通过考试走出这里,改变现状,找回女人的自尊。秦书凯也知道,牛大娟和刘大明扯上关系,完全是吴龙的原因,吴龙整天如狗一样跟着刘大明,报之以桃李,刘大明就帮助吴龙的对象牛大娟调动了工作。秦书凯那段时间很无奈,要想改变胡丽丽的状况,只能向刘大明低头了,一个男人很多时候为了目的,是要低头做人的。官场,没有永远抬头的人。后来,事态的发展,逼迫秦书凯向刘大明低头。就在牛大娟和胡丽丽说过这件事的第二个周末,牛大娟又来到码头镇,吴龙就决定第二天请刘大明吃顿饭表示感谢,到时候请胡丽丽和秦书凯作陪。牛大娟就反对说,众人皆知,秦书凯和刘大明的关系一直很不好,是水火不容,请刘大明局长吃饭,把秦书凯带上,让他们两人在这个场合见面会不会影响聚餐的气氛,反而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吴龙胸有成竹的笑了一下说,这个时候秦书凯看到刘大明只有巴结,心里肯定会很感激我们给他提供和刘大明局长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在利益面前,不管秦书凯怎么傲,会很识相的向现实低头的。吴龙听刘大明介绍过秦书凯对象胡丽丽的事,也参加胡丽丽父亲来的时候请刘大明吃的那顿饭,为了女人,父亲都出面求人了,何况直接享受到以后利益的秦书凯,那可是为他的未来老婆在找工作。“男人的事,有的时候看不懂,明明是对面不啃西瓜皮的人,坐到一起他们还能亲热的称兄道弟,就说秦书凯和刘大明,坐到一起吃饭怎么能和谐,除非不是人!”牛大娟对官场看的比一般的女人要透的多,但是遇到这些复杂的问题,还是感到力不从心。“男人进入官场就不是人,就是狼和老虎,都想控制对方,你明天尽管去请胡丽丽带着秦书凯参加,到时候秦书凯肯定会很高兴的前来的,除非他不想帮助胡丽丽解决工作,或者又说除非他不爱胡丽丽!”第二天晚上的聚会,正如吴龙预料的一样,秦书凯带着胡丽丽准时到达约定的饭店。刘大明如很多领导人一样,到了很晚才姗姗来迟。刘大明刚进入宾馆,站在门口等待的吴龙和秦书凯赶紧迎进上来,吴龙接过刘大明手里的包,弯着腰,打着手势指引说,主任,餐厅,这边请。边说边在前面小跑着带路。刘大明在外面的时候早就看到站在门口张望的吴龙,还有站在吴龙身边的秦书凯,心里很得意,知道很多地方都正在向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特别是这个秦书凯,如果能够尽快的被自己控制,那么很多事就好操作多了。自从贾仁达提醒刘大明挂职期间至少弄个队长或者副队长的称呼,到时候驻村结束也好为他打招呼的话后。刘大明首先将联系村解决了道理等实际的困难,取得了众人可以看到的成绩后,就想到如何把张富贵赶下来,坐上挂职队长的事。竞争队长失败的事,刘大明一直耿耿于怀。刘大明很不满意的是,张富贵现在确实老实多了,整天就是看报纸还有和乡里的干部吃吃饭。吴龙跟踪的事,吴龙汇报说最近一直在跟着,可是一直没有抓住张富贵和刘小娟**的证据,确实已经尽力了。刘大明当时就想到,肯定是吴龙跟踪不力,这个家伙自从跟踪被张富贵知道以后,胆子就小了很多,想一想也很正常,吴龙跟着自己混,没有实际的好处,心里也就把自己的话当成耳边风。要想马儿跑,必须给马吃饱。于是就利用贾仁达的朋友,县委的蒋副书记完成牛大娟的工作调动。外人看上去很难的事,对官场上的人来说,有的时候就是领导一句话的问题。牛大娟被调到财政局,吴龙和牛大娟肯定非常感谢刘大明。吴龙就认为,刘大明的能量是很大的,只要跟着他,下面还会有想不到的收获,所以最近按照刘大明的指示,跟踪张富贵的步伐更紧了,认为只要抓住张富贵的什么把柄,才能对得起刘大明的恩情。刘大明知道,帮助牛大娟调到工作,那是一举多得的事,一是可以让吴龙以后贴近自己,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很多事,如跟踪张富贵的事;二是给秦书凯等人一个信号,那就是自己的能量还是很大的,胡丽丽的事,只要自己想帮助,弄个事业单位的工作还是可以的,就看你秦书凯的态度,是不是如吴龙一样紧跟着自己,听从自己的吩咐;三是无形中提高自己的威信。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个人做了好事,不用张扬,人们就会记住他。何况有喜欢张扬的吴龙,很多事不用自己说,身边的人都会知道刘大明做了一件善事。吴龙向刘大明汇报,说准备想请他吃顿饭,表示感谢。刘大明就说,很好啊,正好找个机会,把普水过来的几个挂职聚在一起,到了乡镇大家都不容易。刘大明这么说的时候,就想到吴龙去请普水来的挂职,金大洲肯定不会参加,至于秦书凯,会来的,只要秦书凯来,目的就达到了。那天,刘大明在饭店门口,果然看到了秦书凯,于是就很高傲的走进饭店。聚餐的八方客酒楼,虽然饭店不大,但是每天都是客满,要定到包间,都要提前几天预定。几个人走进饭店的包间,吴龙赶紧把刘大明请到主人的位置上坐下。刘大明很不客气的在主人的位置上坐下后,和胡丽丽聊天的牛大娟立即给刘大明倒上一杯水,递了过去。刘大明接了过去,看着吴龙说:“人都到齐了吗?到齐就开饭!”听到刘大明的指示,吴龙赶紧对刘大明汇报,菜已经点好了,请主任审核,说罢,让服务员把菜单报了一遍。特色菜八方客馋嘴蛙、八方客醉虾、八方客鸭舌都上一份,同时把刘大明喜欢的软兜长鱼、洪泽螃蟹、盱眙龙虾等都点了。让服务员报菜单,这么做是告诉刘大明今晚有多少菜,菜是什么内容,让刘大明有个选择的机会,如果先上的不是谁喜欢的就可以少吃点,等后来感兴趣的上来就多吃点。如果不让服务员把菜单报一遍,除了几个喜欢的,不知道将有什么菜,以致上一个不管喜欢不喜欢都是吃,几个菜上来都吃饱了,后面的菜都没人吃了。如此,就是让每个人留点胃,碰到想吃的东西再下“狠手”。

烬忧草
苹果游戏下载

烬忧草
特色官网

玄幻  |  韶七钥

司绝琛见到他出现的那一刻,眼眸骤然眯起,俊脸顿时也是阴沉的吓人,周身上下全都弥漫着浓郁阴骇杀气。不知是不是明姿画的错觉,她总感觉司绝琛见到陆擎之以后的反应有些过激了。以往的司绝琛虽然是一位冷血凶残的暴君,但也不会轻易动怒。可是他看到陆擎之呢,他俊美无匹的脸庞,一点点变得扭曲、狰狞、恐怖,猩红的双眸里,早已乌云密布、风卷云涌,酝聚着一场凶猛、毁天灭地的夺命风暴……寒意奔涌而出,杀意瞬间弥漫。连在场的人似乎都感觉到这股凛冽的凶狠杀气,动作一致的“哗啦啦”退后三米,远离危险警戒线,以免一个不小心,悲惨的引火上身。明姿画心里忍不住猜想:司绝琛干嘛见到陆擎之这么大反应?难道他已经知道了那晚她给他戴绿帽子的男人就是陆擎之了?可是不对啊,司绝琛什么时候对她这么在乎了?看两人激烈对峙的架势,应该是早有恩怨,绝对不可能是因为她。只见司绝琛暴戾的俊脸阴霾扭曲到极致,从牙缝中恶狠狠的挤出几个字:“陆擎之,你来干什么?”相较于他的滔天怒气,陆擎之倒显得相对的冷静,深沉的俊脸上依然是万年不该的淡漠。他抿着薄唇,一张英俊深邃的脸,不带一丝情绪,低凉的嗓音危险道:“司总,他们都是我的人!你要动我的人,是不是应该事先跟我打声招呼?”“你的人?”闻言,司绝琛扭曲的面孔,扫了明姿画一眼,阴郁的脸色更加黑沉了几分,却是平静无波,没有动怒。这绝对不正常,了解司绝琛的人都知道,但凡得罪他、触犯他、激怒他的人,当场就给毙了。什么时候他会吃瘪的自己一个人压抑着怒火?!尤其在得知这个人很可能给他戴了一顶绿帽子之后。果然下一秒,他表情狰狞,双目腥红,模样凶狠得仿佛要杀人,怒发冲冠的惊天动地大吼:“陆擎之,我的太太什么时候成为你的人了?”“你太太?”陆擎之眉头一拧,俊脸忽而沉了少许,漆黑深邃的眼眸盯向明姿画,眼底掠过一抹难以言喻的复杂神色。明姿画瞬间就感觉到两道强势阴鸷的视线戳在她身上,带着天雷滚滚的气势,似乎要将她卷入那暴风中央。周围的人全都替她捏一把汗,更有人小声的窃窃私语。难怪刚才龚曼丽一直针对她,原来她竟然是司总的太太。明姿画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她身上,想要继续装死显然是不行了,最关键的是,司绝琛这个混蛋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了她的身份。可恶的男人,之前龚曼丽扇她耳光的时候,也没见他承认她是他太太,出面维护她啊。这会脑子抽什么风,居然把他们隐婚的事情给抖漏了出来?他自己疯了可别拉她下水啊,她还想继续泡黎睿宸呢?这若是让他知道,她是已婚妇女,会一会以后就不搭理她了?明姿画心里暗叫不妙,索性直接无视那两个正在激烈对峙的男人,眼底狡黠的光芒一闪,对抱着她的黎睿宸矫揉造作的眨了下无辜的大眼,无限娇嗲的委屈道:“哎呀,睿宸,人家的脸好痛痛哦,你带我去医院好不好嘛?”“明小姐,你没事吧?”果然,她那肉麻到酥软的声音,成功吸引了黎睿宸的注意,他连忙低下头询问她的伤势。“呜呜呜,人家好痛痛,要不你帮我吹吹?”见黎睿宸低下头,明姿画自然连忙乘此机会凑上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迅速缩小,近到连放大的毛孔都看得见。明姿画心里正开心着呢,微微撅起红唇,虽然当众调戏人家黎帅哥不是太好,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是?她预谋着想要,假装不小心碰上了黎帅哥的唇,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实施,司绝琛那混蛋七窍生烟的暴怒吼声就响起来了。“明姿画,你还不给我滚过来!”司绝琛愤恨得牙齿咯咯作响。明姿画朝他瞥去一眼,只见他英俊的脸庞,此时已经变的狰狞可怖,眸底迸射着触目惊心的嗜血红光。开玩笑,她这时候乖乖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被他虐的渣都不剩?!“不好意思司总,我只会走,不会滚!”明姿画微微抬起下颚,朝他挑衅一下笑。她在黎帅哥怀里躺的正舒服呢,谁都别想把她叫走。“明姿画,你是非要跟我对着干?挑战我的底线,是不是?”司绝琛满身的凛冽与杀气,一副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的恐怖模样,死死拽着拳头。“我哪敢啊,司总你给条生路呗?”明姿画笑嘻嘻的朝他眨眼,嘴上虽然求饶,表情却是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趁着大家都把目光关注她跟司绝琛的对峙,她又不着痕迹的往黎帅哥的怀里更靠近一点,假装出怕怕的样子,其实是方便她多吃点豆腐。“生路就是,马上给我滚过来,否则——”司绝琛气急败坏,俊脸上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寒霜。他一个凌厉的肃杀眼神扫过去,保镖们立刻会意,将明姿画的好友季影倩擒住。哇靠!居然动她的人!明姿画当然不能忍了,终于停止了撩汉,万般不舍的从黎睿宸的怀里跳下地,不再装死。就在大家来不及惊讶的时候,她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扯过司绝琛的三儿龚曼丽,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这娘们刚才不是打她打的很爽?哼哼,现在轮到她收拾她了。“司绝琛,你若是敢动影倩一根汗毛,我就将你的心肝宝贝给灭了!”明姿画狠掐住季影倩的咽喉,冷冷地警告道。司绝琛的脸色瞬间变得阴冷又黑沉,犀利得令人发颤的寒眸直勾勾的瞅着她,分外的阴森骇人的声音:“你敢威胁我?”“彼此彼此!”明姿画不怕死的努嘴,耸了耸肩。司绝琛剑眉拧得更紧,怒意升腾,他用杀人般的目光,恶狠狠地瞪着明姿画,磨牙的嗓音,危险阴狠:“明姿画,我看你是活腻了!”“司总,要不要试试看,是你先整死我,还是我先掐死你的心肝宝贝?”明姿画嘴上带笑,手里的力道却是一点也不松。龚曼丽脸色发紫,就快要呼不上气了,她可怜巴巴的瞅着司绝琛,惨兮兮的求救:“琛,你快救我!”“闭嘴!”“闭嘴!”司绝琛跟明姿画同时喝道。话音刚落,明姿画便意识到,司绝琛根本不在乎她手里有谁。毕竟龚曼丽也只是他的情人之一,他若是对龚曼丽有情,几年前就该娶了她,也轮不到自己嫁进司家。像司绝琛这种人,最恨女人威胁他,如今她当众挑衅了他的威严,他必定会抓她回去很狠惩罚,她挟持谁都没用。既然如此,那她也就不客气了!“啪!”明姿画毫不留情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了龚曼丽的右脸上,力道之大,绝对比之前龚曼丽扇她那一耳光,有过之无不及。“明姿画,你竟然敢打我?琛,呜呜……”龚曼丽似不敢相信,明姿画居然敢打她,捂着自己被打的右脸,就要向司绝琛委屈的告状。可明姿画哪里给她装可怜的机会,再次扬手。

斗罗之镇世斗罗
app软件下载

斗罗之镇世斗罗
app软件下载

玄幻  |  沐浅雯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斗气玄幻大陆
下载中心

斗气玄幻大陆
活动平台

玄幻  |  苏七

金大洲和秦书凯和市里没有联系,联系村的事都是张富贵的人脉帮忙的。两个人听张富贵如此一说,只能跟在张富贵后面,一家一家的跑,把该送的领导和单位都送完了,也就大年三十了。胡丽丽听说秦书凯要跟着张富贵等人去市区送礼,也就跟着到市区,等到把该送的礼品送完,秦书凯又陪着胡丽丽在市区的几个大型的商场逛了逛。到了金鹰国际的时候,秦书凯给胡丽丽买了一身价格不非的衣服,虽然胡丽丽嘴上说,不需要,但是还是很兴奋的接受了。女朋友,是那个总劝你别浪费钱的人,但是作为女人,希望男人关注她,总希望男人宠爱她,所以,千万别把女人嘴上的拒绝当回事,欲拒还迎是描绘女人心理最好的词语。春节放假,机关都有着“放七休八吃元宵,灯笼过后跟着跑”的潜规矩。这句话是说,国家春节法定假日是七天,过后几天虽然不是假日但是可以变相的休息天,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吃过元宵,看过灯笼过后,才开始正常的工作。。秦书凯和胡丽丽在家里也没有事,假期一结束,就一起到了乡镇。金大洲和张富贵是初九下午到乡镇的,大家礼貌性的握手问候后。张富贵建议说,去年大家都有所收获,该好好地庆贺,年前没有时间聚聚,现在年后正是事情少的时候,有的是时间。金大洲当即赞同地说,张处长这个建议很好,我和秦书凯能够得到表彰,全部是张处长的帮助,年前就准备请张处长聚聚,考虑到时间紧,就没有提议,现在是正月,有的是时间,今晚就从我开始,明天由秦书凯继续。有所得,就要有所付出。秦书凯肯定积极赞同金大洲的提议,鼓动说,我们现在就到浦和县城去找个有点特色的饭店,吃的有特色的东西。“你们说什么就什么,咱们就在浦和吃些狗肉?听说浦和县城的狗肉很有名,这个时候正适合吃狗肉。”秦书凯和金大洲如此说了,张富贵就提了建议。“行,你是客人。”金大洲回答说。后来几人就打的到离浦和县城大约公里的一个野味有名的特色一条小街,挑选了一家门面装饰得挺像样的饭店让司机停车,几个人就一起进了一个小包间落座。包间里面的装饰不伦不类,显得很俗气,但餐桌餐具还算干净,擦的发亮。小街所在的国道边上有许许多多的饭馆,平时主要挣过路司机和旅客的钱,也有县城的人特意要找偏僻的场所吃点特色,就会来到这里消费。除了南北风味,当地人开的狗肉馆很多,经营的品种有狗肉粥、淮杞炖狗肉、壮阳狗肉汤。淮杞炖狗肉是这里正在申请注册商标的一种地方风味食品,很有特色。具体的做法是将将狗肉漂洗于净,切成小块,山药、枸杞洗净,山药切片。将铁锅烧热,倒人熟猪油,投人狗肉和姜、葱煽炒,烹适量料酒,一并倒人沙锅,并放人山药、枸杞、鸡清汤和适量精盐,用文火炖煮小时左右,以狗肉熟烂为度,就上生大蒜,管饱地吃,要多香有多香,要多解馋有多解馋。据说对肝肾精血亏虚所致的身体衰弱、腰酸腿软、阳痿早泄、头目昏花都有疗效。“上两盆淮杞炖狗肉,抓紧做,越快越好,再上几个冷菜,同时,先给每个人上一碗壮阳狗肉汤,热热身体。”金大洲已经发话今晚由自己请客,到了这里就以主人的状态开始点菜。壮阳狗肉汤据说也是大补,特别是男人的脾肾阳气虚衰,精神不振,饮食减少,腰膝酸软,畏寒乏力等。“对了,再上两瓶酒,去去寒气。”秦书凯接着金大洲的话,补充说。秦书凯即使不说,酒也是要上的,既是惯例,也顺理成章。男人在一起,不喝点酒,怎么能显示男人之间的吃饭。男人,很多场合和酒是分不开的。等两盆淮杞炖狗肉上来,大家就按照约定俗成的主次坐定,准备喝酒吃肉。官场上的人,排座次的意识都深入到骨子里去了,跟开大会主席台上放置的席卡一样严格。这一顿地方风味晚饭吃得很好,大家都吃饱了,酒也喝得不少,说话也就显得很亲热。大凡男人都是这样,几杯猫尿喝下去,话就开始多,不管认识不认识熟悉不熟悉喝酒都是兄弟,都是朋友。从小饭馆出来,天色已晚。一行人抓紧往回赶,就在车子进城行驶在明亮大街上的时候,金大洲突然建议说:“张处长,大家都很辛苦,我请你们去放松放松。”“不去,累了,回去好好躺躺,你们几个人去吧。”张富贵回答说。金大洲所谓的“安排一下”,就意味着请大家到宾馆的洗浴中心去洗洗,找个小姐捶捶,修修脚。“累了,才要去放松放松。走走走,你不去,别的人也就不好去了。带个头,进去冲冲,把腰捶捶,身体放松了就回去睡觉。”“好吧!”金大洲这么说,张富贵不能因为自己影响别人的兴趣,无可奈何。于是,指挥司机把车子开到了梅园健身洗浴中心,鱼贯而入,进入大厅的时候,秦书凯接到了吴龙的电话。平时和吴龙联系不多,不知道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什么事?“秦书凯,在宿舍看不到你,不知道在哪儿发财?只好给你打电话,有一件事想告诉你。”“什么事?”“是刘大明局长让我打电话给你,说关于班上的事,要和你谈谈,你什么时候到他那儿去一趟!”挂了电话,想到吴龙的电话,秦书凯就更不理解了,刘大明一直和自己没有联系,找自己有什么事?再说,到了码头镇,他也没有权力管理自己,不过想到在单位毕竟是领导,决定去看看什么事。金大洲从大厅背面走了过来,拍了秦书凯肩膀一下,很疑惑的问:“想什么?赶快到里面洗洗干净,过后直接回去,该干啥就干啥。”“吴龙打来电话,说单位有什么事情找我,我要回去看看!”其实,秦书凯等人到外面聚餐,隔壁的吴龙听的很清楚。看到一伙人出去,没有人过来招呼自己一起过去,他就知道因为跟踪张富贵被发现,之间的隔阂再也没有机会弥补,再也不可能坐到一起吃饭喝酒了。吴龙的心里很失望,知道这是自己在官场的一个失败。官场的斗,都是私下在斗,如此拉开了脸面斗是很少的。一直被吴龙认为是靠山的刘大明从年后到现在一直没有出现,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到了晚上大约点多的时候,听到刘大明和别人打招呼的说话声,等刘大明刚走上宿舍楼,吴龙就迎了上来,接过刘大明手里的包,巴结口气说:“主任回来了。”自从跟踪的事被张富贵知道后,吴龙就只能一心跟着刘大明混了,刘大明得势,他才能跟着有好处,否则,永远是吃下的命。今天张富贵几个人聚餐没有人过来叫上自己,更是把吴龙推到刘大明的身边。到了宿舍,吴龙很不快地汇报说,挂职工作,秦书凯被市委、金大洲被县委表彰为先进挂职,张富贵被市委表彰为先进队长,几个人很高兴,年后一到乡里就出去喝酒庆贺呢。“不要放在心上,我们继续努力,面包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