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兽神魔剑传
版本旧版

兽神魔剑传
app客户端下载

玄幻  |  白宁

刘长青顿时就郁闷了,这千年冰块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就能气死人,老子跟你有仇是不是?拳头硬了不起啊?活该心情不好,肯定是被男人抛弃了,这性格哪个男人敢要啊?除非是傻子。这些话刘长青只能在心里说说,没想到那白玉一脸挑衅的表情:“怎么,不服气啊?要不要再练练?”“好男不跟恶女斗……村长,房租,那你就看着给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刘长青说完逃命似的跳了出去,拔腿就跑。“好你个小兔崽子。”白玉果然暴怒,就要冲出去追,结果被苗晓曼一把拖住,“白玉姐,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跟他斗上了。”白玉道:“看不顺眼。”白玉看不顺眼刘长青,刘长青也是一样。跑出刘家老宅,看见冰块女没追来,总算松了口气,心里想着晚上就找薇姐学点招式,到时候弄死那恶女……算了,弄哭她就够了。“二狗子,你脸怎么了?”正走着,迎面看见了唐大校花。唐芸今天穿了条牛仔背带裤,样子特别好看,刘长青看了她好几遍,心情马上好了起来:“班长,你越来越好看了,以后上了大学肯定也是校花。”唐芸脸上一红,心里却有点喜欢,嗔道:“你这人,现在什么话都敢说了……我问你呢,脸上一块一块的,跟人打架了?”“呵呵,没有打架,是摔的,自行车上摔下来的。”“自行车能摔这样?你骗鬼去吧!”唐芸伸出青葱般玉指,在他眼睛下的青块上点了点,“疼不疼?肯定是被人打的,你不是挺能打的吗,怎么会伤成这样?”“呃,这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是去管闲事了?”唐芸脸一板,结果身后响起一个高分贝的声音:“刘二狗,还不放开我女儿,你想干什么,非礼啊,看我不打断你的腿。”那声音,除了唐芸的老母,就没别人了。她从后来过来,看到刘长青和唐芸一前一后站着,还以为抱在一起亲嘴呢!两人都猛的一惊,刘长青跳起来:“你妈又来棒打鸳鸯了,我赶紧闪人,白白。”唐大校花眉目弯弯,脸颊飞红。“诶,唐芸,我说你怎么回事,翅膀硬了想飞了是不是?”“跟你说多少次了,离他刘二狗远点,听见没有?”“你是没见过好男人,等你上了大学,个个都比他刘二狗强十倍百倍,你看中他什么了?你说,你们刚才在干嘛,是不是他强亲你了……”李爱花上来就是一通训斥。唐芸脸上发烧:“妈,你说什么呀,什么强亲……”李爱花脸色更坏:“那是你亲他?哎呦喂,你可真是我亲生的啊,想当年……呃,你怎么就把持不住,你是女孩子啊,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唐芸大羞:“没有,没有,妈你老花眼了吗?我怎么会,怎么会……,我不跟你说了,我先回去了。”说完赶紧快步跑向前面。李爱花还要再说什么,接着忽然看见旁边有个抱着孩子的少丨妇丨走出来,是祝小强的媳妇,柳英。柳英笑眯眯道:“唐家嫂子,你家唐芸也长大了哦,啥时候给我们村办喜酒了啊?二狗子这孩子不错,会是个好女婿的。”李爱花那叫一个气啊:“办什么喜酒?什么好女婿,你要给你,给你当老公都行,咱们家唐芸还要上大学呢,哼!”“哦,那刚才……”“什么刚才,刚才是我看错了,眼花行不行?”李爱花硬邦邦的丢下两句,白着眼睛走了。可是她却忘记了,牛家村的女人都是闲着没事干的主,平时最擅长的就是传八卦了,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刘长青跑回家,正好看见老娘崔金花和几位帮工一起回来。“哎呀,真是二狗子啊!”“是啊,刚才远远看见跟村长还有另一个女人走一起的,老远就看着像你了,真是你?”“二狗子,你不是去做什么生意,要两天才回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王寡妇、阿庆嫂,还有麻婶,马上笑呵呵跟刘长青打招呼。现在天渐渐黑了,他脸上有伤倒也看不出来。崔金花问道:“二狗,你跟村长刚才上山了?干啥呢?”刘长青就道:“承包了一块地,不是之前说了要种点小玩意吗?正好大家都在,快的话,明天那地就承包下来了,到时候还要你们帮忙弄弄,工钱和之前的一样。”几个帮工自然一口答应,有活干,还不好啊?结果把崔金花给急的,猛朝儿子使眼色。刘长青当没看见,让几个帮工先回家,倒是王寡妇走了几步又折返回来,看了眼刘长青,对崔金花说:“金花嫂子,我家大门的锁坏掉了,我一个妇道人家一个人住着心慌,等会能不能让二狗帮我去修一下,他是男孩子,有学问,肯定行。”崔金花也是寡妇,说:“那有什么问题,二狗子,你现在就跟你王姨过去,我烧饭。”刘长青是真的以为王寡妇家的大门锁坏了,一路屁颠屁颠的跟着王寡妇去她家。这女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个大屁股似的。一进门,王寡妇就把门给关上了。刘长青以为她是给自己看哪里坏了,哪知道这女人手脚麻利,直接一把朝他下面抓了过来。刘长青措不及防,直接被抓个正着。“王……你干什么?”“二狗子,别动,别动,我给你检查检查。”王小玉不肯放手,还努力的左搓搓右搓搓。“晕,你把我叫来就是为这个?你,你身上还一堆泥呢……”王小玉虽然挺有姿色,大胸大屁股,但她跟苗光明搞一起,而他又领略过了李含阳这种美色,就不愿意被她这么弄。王小玉道:“小鬼头,当我是饥渴啊?我是检查检查你是不是吃药吃坏了,看起来没坏,挺好,这下放心了。”“什么意思啊?我吃什么药?”“就是你自己弄的那药酒啊,我跟你说啊,前几天苗光明偷听了你做药酒的药材名,然后自己泡了药酒,结果把他那玩意吃坏了,现在不能用了。”王小玉嘚啵嘚啵的说了一通。刘长青听了很是惊讶,心想:这***苗光明可真是奸诈如狐啊,这也能行?然后说:“药酒当然不是知道药名就可以泡的,但是照道理也不会吃坏,又没什么毒。”王小玉道:“那肯定是跟镇上那瘸子搞,搞坏了……哎哟,还不知道有没有脏病呢,我的个娘嘞!”她一惊一乍的,说完就唰的一下把裤腰带给解了。下一秒,唰——刘长青心神一荡,本就被她弄的火起,这一看差点没把持住扑上去,然后连忙阻止:“王姨,我还在旁边呢,你怎么就脱了呢,我要长针眼了!”王小玉道:“你个小西斯,你又不是没看过,上次我在玉米地小便,你哪儿没见过?还装,都说你是华佗转世,就帮我看看呐。”刘长青打开门,转身就跑:“你明天要真不舒服,我再看吧!”王小玉跺了跺脚,差点摔倒,然后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晚上吃饭。刘长青脸上的伤不可避免的被崔金花看到了,忙问他是怎么弄的。刘长青撒谎:“不小心自行车上摔下来,没什么大碍,马上就好了。”崔金花大咧咧的,山里的娃儿,自行车上摔几下算个啥,她没有唐芸那么心细如发,说了两句也就过去了。很快到了夜里。

是人是鬼也是神的存在
软件升级版

是人是鬼也是神的存在
下载官方版

玄幻  |  陌城南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狂想者说
APP下载中心

狂想者说
相关下载

玄幻  |  雪柳

我朝着他们默默的竖了个中指,还想在我面前装X,小爷我才是装X的鼻祖!这些家伙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然从身上掏出一柄桃木剑来。桃木剑是我以前在风水街上捡的,是别人丢弃不要的,因为这桃木剑最顶上已经断了一截。经理见状,大笑不止。他捂着肚子,眼泪都快下来了。“你能不能别搞笑,就这种桃木剑也想治我们?这都断了!”桃木剑是断了,不过断了它也是桃木做的,对付这些小鬼,就算是个桃核,也完全足够!“今天谁都走不了!”我沉声说了一句,眼中满是杀气。经理这下子受不住了,阴气似乎也吸的差不多了,一挥手,便让头牌先上。那些头牌可还没吸收完引起,但被经理一叫,她们都不敢放肆。一个个的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我手中桃木剑轻轻一挥,墙壁上一幅幅画应声断裂。就在这个时候,砰砰砰三声门响,外面传来了苏芮的喊声来。我丢!怎么这个时候上来,不是让她在下面等着嘛!这丫头,把我骗来这里,居然还不听我的话!“方易,你别出事,我来救你!”噗!你可别进来啊,你一进来可就不是救我了,那是害我!但我还没说话呢,苏芮狠狠就是一脚,直接踢在了门上。砰!门直接被撞开了。苏芮也从外面冲了进来,可刚一进来,经理一双蓝色眼睛就亮出一抹红光,大门直接又被轰然关上,一股强大的阴气在屋中弥散。苏芮看到,吓了个半死,想要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了。她没了办法,只好朝着我身边跑了过来,害怕的躲在我的身后。苏芮朝着周围东看西看,眯起眼来,突然看到了天花板上墙壁上出现了一团团黑色的污渍。污渍之中居然长出了黑色的头发来。“鬼!鬼啊!”苏芮惊恐万分,手抓的更紧了,绵软不停的压着我的后背,弄的我都有些心猿意马。“别叫!谁让你进来的!”我朝着她愤然喊了一声,也把她的叫声喊停了。她吓的想要朝着门口逃跑,可那些女鬼早已爬到她的面前,黑发缠上了她的脖子。“小心!”我狠狠一拉,抓住她的胳膊,想把她拉到身边。可是女鬼的黑发似乎力道更足,朝着苏芮的胸口而去。刚才我可给苏芮身上贴了上符的,黑发一触碰到道符,直接缩了回去,我这才有力气把苏芮护在身边。“让你乱动,给我滚到后面去!”我根本没看他,我的眼神一直盯着这些头牌,她们已经被小鬼附身,根本就不是人!而这些头牌面部扭曲,眼睛和鼻子里居然流出了污黑的鲜血来。“好强的怨气!”我后脊背一阵发凉:“这些女鬼肯定是的很惨!”头牌们发出一声嘶吼,在我说完话后,朝着我扑了过来。就在这个时候,苏芮的脖子上发出了一阵红白色的亮光,她胸前居然出现了一个护身符,居然还是一个小玻璃瓶的样子。我定睛一看,怪不得她敢来这里,原来她在养小鬼!养小鬼是东南亚一些国家的一种巫术,法事将夭折或者还未夭折的小孩魂魄勾来,用特殊的手法炼制成小鬼,养在木偶之中。据说家里养这种小鬼能带来好运,港片的很多明星为了加入豪门,都会去请一尊小鬼回来。但一般的小鬼只是普通的阴魂而已,要养成恶鬼,那孩子必定是生生折磨死的,过程极度残忍。眼看着小鬼冲了上去,把其中一个头牌咬的四分五裂,我心里就一阵阵的恶心。那血肉横飞的样子,若我不是起了静心咒,恐怕真得吓个半死。但小鬼只有一个,又不是什么恶鬼,它根本敌不过这么多头牌的进攻。头牌们一个个的用黑发缠绕住小鬼,小鬼的挣扎也越来越小,虽然把头牌们杀了个七七八八,但依旧还是没能逃过阴魂消散的命运。苏芮胸口的玻璃瓶砰的一声破碎,随之而来的,便是小鬼消散在了黑发之中。头牌只剩下了两个,也已经被打的支离破碎,其中一个只剩下了半截身体。还有一个倒是完好无损,但也元气大伤,好不到哪里去。“怎么办,我……我的小鬼它死了?”“小鬼本来就是死的,没了就没了,他已经完成了保护你的职责!”我回复一声,手中断剑已然前摆。“跑吗?”“跑个屁!能跑的了吗?回头我再收拾你,养小鬼,呵呵!”我真是快被她给气死了,这丫头怎么这么笨,遇到鬼还想跑,不把他们弄死,就别想走!看来,今天只能死磕到底了!我的脑中玉尺经不断翻阅,想要从中看清楚什么才能对付掉眼前的这些女鬼。就在这个时候,玉尺经突然停了下来,翻到了其中一页之中。我仔细观察着里面的文字,嘴角慢慢上扬,这些女鬼,你们今天死定了!“我在给你们一次机会,从这些人身上离开,否则,我立刻斩杀你们!”我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也不想杀人啊,这些女鬼不离开,我势必会伤到他们,就算他们不死,等这些女鬼死的时候,他们也必定会被反嗤,必死无疑。经理冷笑道:“就凭你?还想对付我们这些人,你要是跪下求我,我说不定还能饶你一条性命!”我冷哼一声,道:“既然你们执迷不悟,今天我就替天行道,解决掉你们这些人渣!”经理眼中满是蔑视,一挥手,嘴里呜咽一句:“给我把他撕成碎片!”头牌盯着我,发出了阴测测的渗人笑容,四肢并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我爬了过来。我立刻念出口诀,这时候,就看能不能起到效果了。杳杳冥冥,天地昏沉。雷公电母,见此阴魂,立斩无赦,破!话音落下,原本就黑暗的天花板如同附上了一层粘稠的乌云一般,变的更加深沉。而在那乌云之中,电闪雷鸣,我一指头牌扑过来的位置,一团紫色的电光顷刻间击中头牌的头顶。轰隆隆!一声巨响,紫色的电光将头牌包裹其中,形成了一个球形闪电,头牌立刻就发出一声惨叫,霎时间被雷电电成了一团黑色雾气。在地上那个还没死的头牌看到这里,吓得脸都绿了,下半身早就没有的他用手不断撑着地面,想用这种方式来逃跑。可是,他又能跑的到哪里去,现在门关着,一个都跑不了!我朝着经理看去,喃喃说道:“现在轮到你了,有没有什么遗言?”经理虽然害怕,但肯定要比那些头牌来的强大多了,他并没有逃跑,但还是身体瑟瑟发抖。经理面如白纸,靠在墙上,惊恐的望着我:“你,你到底是谁?”我一脸高深莫测,冷冷道:“你不配知道!”经理愣住了,他估计没想到我连自己的名讳都不肯报。他哪里知道,我这种就只能算是半路出家,我根本没名没号啊,我总不能说我是瞎念的吧。

树海林深
软件优势

    树海林深
    日志计划

    玄幻  |  冰点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四十而以
    是干嘛的
    
    

    四十而以
    精品游戏平台下载

    玄幻  |  雪吟

    都不是!只是因为我太爱别人了才会去那么在乎别人才会让自己那么不开心才会让自己身体那么差郁郁寡欢每天唉声叹气整个人都是负能量谁会喜欢这样的人啊没人喜欢!我真的想通了与其费尽心思去爱别人不如来爱自己!也只有自己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奶茶的大作上映《后来的我们》迫不及待的来看我用两句话来总结了影片:那时的我们什么都没有,但是有“我们”现在的我们什么都有了,却没了“我们”喜欢奶茶也喜欢过去那个为了爱情而不顾一切的自己!.带着弟弟一家自驾来的乌镇这个典型的江南水乡完整地保存着晚清和民国时期水乡古镇的风貌和格局依河筑屋深宅大院重脊高檐古色古香石板小路古旧木屋还有清清的湖水气息仿佛都在提示着一种情致一种氛围一大早就出去小侄子年纪小走不动非要让我抱他又很胖累得我呀照片也没有多拍女儿也不喜欢这种风景点下午我们就回去了.晚上吴江的小姐妹要我去陪她我去了她家苏州湾从她家窗户往外看吴江的夜景还不错.我一个人来的同里我是坐公交车过来的下了车我不知道怎么走了看到一位大叔问他同里怎么走大叔心地很好的他告诉我如果从大门进门票要元可以从小门进不要钱我问他小门怎么走他说我找不到的他带我去吧然后我跟着他后面穿过了一条又一条小弄堂终于进了同里好感谢这位大叔啊给我省了元钱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呀!不管生活待你怎样,愿你始终心中有光、有爱,有希望。愿你所有快乐,无需假装。愿你此生尽兴,赤诚善良。愿你岁月有波澜,余生不悲欢。愿你在生命时光里,清澈的做自己。有情感需求也有生理需要但是不能因为这个就将就婚姻委屈求全吧我也在找男盆友啊只是目前没有碰到合适的没有碰到我特别喜欢的能不顾一切和他在一起的人今天在影视城刚刚看了一场演出《疯狂斧头帮》现在在休息等着下一场演出《欢乐小丑》影视城给我的感觉特别好车刚开到门口就有保安上来告诉你哪里有免费的停车场前台小姑娘人特别好告诉我寄存是免费的好心提醒我带点吃喝的东西进去里面的服务人员态度都很好很好演出也不错!赞!今天本来想在影视城多看几场演出的但是早上女儿给我打招呼了说她今天书包很重让我下午去接她所以我迫不及待的开到她们学校了接到以后就带她来吃牛肉粉丝汤也不知道算中饭还是算晚饭了反正肯定是我今天最后一餐了加葱和香菜的是我的不加的是我女儿的省点吃今天晚上没事一会去美容院做下脸和眼睛女人一定要对自己狠一点这个狠指的是花钱狠一点瘦身狠一点学习狠一点美容师用这个大针一个一个的给我挑掉脸上的痘痘痛屎我了真想不通为什么我会长痘痘呢?难道是化妆品过敏么?今天女儿给我气到了前段时间还发信息给我说手机给她成绩她会弄上去结果呢英语听写考分不好意思啦手机上交啦锁保险箱啦手机真的是害人不浅啊接着更又一周末来到.杭州再次走起白天去了分公司处理点事情傍晚坐汽车来到临安我要去祭拜我的先祖吴越钱王钱王陵是唐末五代吴越王钱鏐的陵墓,是浙江省唯一保存完好的帝王陵墓。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杭州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杭州市临安区“红色之旅”景点。我有时候发现我特别有弟弟缘在临安回杭州的汽车上我刚坐上座位就有个很帅的小伙子问我美女,你这旁边有人吗?我说没有他就坐下来了然后跟我聊天他问我几岁我让他猜他说然后我不好意思了就不说了后来他又找我说话我问他几岁他说他年的刚好跟我堂弟一样大他还告诉我他是临安人大学没考上去舟山当兵了现在就是去杭州转舟山的车还要加我的微信截图一部分后来他不忙的时候也会找我聊两句但是没有再见过面我是把他当成弟弟看的又到一个周末.晚上太湖游船虽然下着绵绵细雨但仍阻挡不住我游船的脚步在船上迎接风雨太拉风的赶脚.~南浔古镇南浔古镇位于湖州市南浔区,地处江浙沪两省一市交界处。明清时期为江南蚕丝名镇,是一个人文资源充足、中西建筑合璧的江南古镇。南浔古镇景区占地面积.平方公里,古镇保护范围东界至宜园遗址东侧起,西界至永安街起,南界自嘉业堂藏书楼及小莲庄起,北界至百间楼,保护面积约一百六十八公顷,其中重点保护区面积公顷。旅游景区共分三大区块。第一块是南浔旅游景点富集区,张石铭故居、刘氏梯号等景点分布其中。第二块是由小莲庄、嘉业堂、文园等景点组成的中心景区。 第三块是以东大街以东的张静江故居和百间楼为主的东北区块。南浔古镇素有“文化之邦”和“诗书之乡”之称,出现过许多著名人物,如民国奇人张静江,“西泠印社”发起人之一张石铭,著名诗人、散文家徐迟等。年月南浔张氏旧宅建筑群被评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年,南浔古镇获评第二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国家A级旅游景区等荣誉称号,成为湖州市首个国家A级旅游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