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613章 三界披靡
软件下载中心

更新时间:2021-04-22 01:36:29

我要打赏
手机版哪个好
打赏共374818恒币
资料下载区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介绍演示

    我要评论
    游戏官方版下载
    评论共7558条
      游戏官方版下载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功能玩家

      书友还读过

      全职高手
      适用范围

      全职高手
      安卓下载中心

      玄幻  |  旎滢

      “噢!”杨欣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其实他仍然不太明白火居道人是怎么个情况,但已经不打算再问下去了,因为田豹子看韩大肚子的眼神已经不对了,照这么下去,就算田豹子真要一剑捅了韩大肚子,杨欣也不会觉得意外。其实火居道是中国道教正一教派中的,源于湖北罗田县,是正经八百的南方教派,东北到底有没有火居道,根本没人知道。这田豹子到底是不是个火居道,也无从查证。那还是当初和韩大肚子一起偷羊肉吃的时候,韩大肚子多嘴问了一句,为啥玄机子、玄真子等圣清宫里的老道全都不沾荤腥,田豹子却百无禁忌?田豹子也知道韩大肚子对道教里面的事一窍不通,顺嘴就来了一句,自己是火居道,不但能吃能喝,还能娶妻生子。没成想韩大肚子这就给记住了,今天一碰上杨欣,立刻竹筒倒豆子,全说出来了,根本都不用杨欣在边上套话。“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说还是玄机子上了年纪,知道孰轻孰重,黑田带着人一步步的逼了过来,就算杨欣对鬼子打法很熟悉,可毕竟武器装备和人数上全都吃亏,早晚顶不住。更何况那边王老道受了重伤,越早救治越好啊。田豹子却满不在乎:“怕啥?鬼子一时半会儿过不来。”“狗咬狗,也不能往死了咬啊?早晚认出来。”玄机子可不服气。周家大院的鬼子为啥要和黑田的伏兵打得这么热闹,玄机子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他这眼神总往树林边上扫,生怕两边的鬼子兵合兵一处,那杨欣这边的压力可就大了。“玄机子道长不用着急。”杨欣突然笑了笑,“我猜那周青皮的周家大院里,不光有鬼子兵驻守,肯定还有他富党的人。”“对呀。”玄机子随口答道。一边的田豹子却是一愣。“依鬼子的狡猾与无情,是不会在周家大院里驻常备军的。”杨欣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许多,“所以周家大院里的鬼子兵,是周青皮私自留下的。这事鬼子查追究起来,周青皮擅自留守鬼子兵给他看家护院,黑田是不会放过他的。所以,只要有人随便的骚扰一下周家大院,周青皮就非得全军出马不可,如果被黑田认定他拥兵自守的话,他这颗脑袋就保不住了。”玄机子没太明白,可一边的李白脸却象是明白了什么,难怪自己带着这么点人马,随便在周家大院前面放了两枪,周家大院里的鬼子就象打了鸡血似的,全都奔着自己过来了。一开始的时候,李白脸还生怕鬼子不出来,田豹子的计划落空呢。“周青皮虽然自吹诗书传家,可论排兵布阵,指挥战斗,他到是个门外汉。”杨欣继续说道,眼睛却看着田豹子,“所以,出了周家大院,他根本就指挥不了这些鬼子兵。”“嘿嘿……”田豹子尴尬的笑了笑。论心眼,周青皮的心眼比他自己的后槽牙还得多两个,可他不会打仗,这事和心眼多少没啥太大的关系。周青皮知道他擅自将黑田派给他的鬼子兵留在周家大院给他当看家护院根本不是啥好事,可偌大的家业在这里,谁知道蝎虎子和李白脸会不会杀一个回马枪?他的富党人马本来就不多,现在半个周家大院火光冲天,要不是他回援快点的话,这点家当早被蝎虎子给抢光了。鬼子的战斗力在这摆着呢,机枪一响,蝎虎子望风而逃,现在让周青皮把鬼子兵放回去,周青皮哪下得了这个狠心那?不过黑田这边越打越紧,周青皮不是没这个眼力。所以,思来想去,周青皮故意向黑田显能耐,说自己有办法能捉住王老道,实际上一溜烟的跑回了周家大院,他就知道他要是再不回去的话,家里肯定乱套。果不其然,周家大院里的鬼子兵一听见黑田的那边打得热火朝天,早就坐不住了。为首的小队长说啥要出兵回援黑田,周青皮不在,富党的人也不敢拦着,可真要放他们走的话,周家的人也心里没底。就在这僵持着的时候,周青皮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凭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好说歹说,把鬼子兵劝得半信半疑,才把屁股坐稳。没成想李白脸突然带着人杀了过来,二打周家大院。依周青皮的意思,那是要以稳守为主的,只要这些人不打进周家大院来就没事。可鬼子兵不这么想,外面的李白脸一沾即走,根本没有长打下去的意思。鬼子小队长一声呼喝,身后的鬼子兵立刻杀出,咬着李白脸不放。这时候要是换成黑田来指挥战斗的话,必然是以鬼子兵为主力拖住李白脸的脚步,然后以富党的人为偏师,从旁侧击。尤其是富党的人熟悉这里的路径,一旦要是能从后面兜住李白脸的退路,那李白脸的人根本一个都逃不出去。可惜周青皮不是黑田,他一看鬼子兵冲出去了,急忙将富党的人招到一处,下命令死守周家大院。这鬼子兵是不把周家大院放在眼里,但这可是周青皮的家啊,他自己能不上心吗?到是手下有那机灵的在周青皮耳边说出一番话来。周爷,这鬼子兵冲出去了,您老到是按兵不动,回头鬼子要是消灭了李白脸还则罢了,要是让李白脸逃了,甚至是让李白脸反咬一口,伤了鬼子的人马的话,那黑田太君那边,您怎么交待?这话听得周青皮一脑门白毛汗,自己果然不是指挥战斗的材料,连这点事都看不出来?当下里也没二话,除了有十几个富党留守之外,大队人马跟着周青皮又杀了出来。周青皮接触黑田的时间不长,可就这么一个晚上,周青皮就看出来了,这黑田根本就是个六亲不认的愣头,尤其是发起火来,头脑冲动,谁也猜不出来他能干出什么事来。就象是拿着机枪打田豹子这事,周青皮再不懂指挥战斗也能有看出来,那不是瞎担误功夫吗?可黑田这老鬼子就非得拿机枪打单一目标,白白的错过了干掉王老道的大好机会。既然以后要在黑田的手底下混饭吃了,这主子的脾气怎能不摸透?周青皮也是发起狠来,手里抄起一把小手枪,大声呼喝着,命令部下勇往直前,千万不能让前面的皇军出了事。其实里外算一算这根本就没有多大功夫,侧击的鬼子兵已经被田豹子给引了过来,并且不出意外的与追击李白脸的鬼子兵打在了一处。话说回来,鬼子兵并不傻,可能一开始的时候有点打蒙了,自己人和自己人对射了一会儿,但只要好好听听枪声就能知道不对劲。鬼子兵的制式装备,尤其是三八大盖的枪响,与胡子用的鸟枪土炮根本不一样,就算是胡子的手里真有缴获了几支鬼子的长枪,也不可能组织这种规模的火力,对面连机枪都响上了,这还能听不出来?从周家大院出来的鬼子兵才要停火,问问前面的虚实,正好这时候周青皮冲过来了。周青皮到是想好好的表现表现,抬枪对着对面就打了过去,嘴里玩了命的喊着:“兄弟们,皇军都看着咱们呢,以后是不是吃香喝辣,就看这一仗了。谁要是敢丢了我周某人的脸,我周某人就扒他的皮。”

      棋魂
      玩家分享

      棋魂
      电脑游戏下载

      玄幻  |  七桦

      “董小姐喝点什么?”“免了,”董雅洁拿出那件肚兜,冷冷道,“你开个价吧!”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我对你送的礼物很感兴趣,但对你的人没感觉,咱们还是谈价钱的好。萧晋愣了愣,随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嘴角邪邪一翘,就拿起肚兜在鼻尖轻轻嗅了一口,说:“董小姐倒是爽快,不过,我想问一下,你是只想买这一件吗?”董雅洁一怔,强忍着小腹疼痛和对萧晋行为的恶心,问:“这东西,你有几件?”“你要多少有多少。”董雅洁“哧”的一声笑出来,“菁菁,给萧先生开张一万的支票。”说着,她就起身去拿萧晋手里的肚兜。萧晋躲开,笑问:“董小姐,我有说要把这个卖给你吗?”董雅洁眯起眼,“萧先生,送出去的东西再收回,你这样是不是太不绅士了?”“我本来就不是什么绅士。”萧晋耸耸肩,似笑非笑道,“再说,‘绅士’这个词,本来就不属于生意场吧?!”“生意?”董雅洁呆住,这才发现萧晋似乎确实和以往所见的追求者不一样,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里面有狂傲,有戏谑,唯独没有倾慕、占有或色欲这样的情绪。难道此人还有别的目的?正要再问,小腹忽然又是一阵剧烈的绞痛传来,令她措手不及的闷哼一声,跌坐在沙发里,瞬间汗如雨下。方菁菁吓了一跳,连忙俯下身急切道:“董……董总,你怎么了?”董雅洁艰难的摇摇头,伸手指指自己的包,说:“止……止痛药……”话没说完,因为她放在桌子上的手腕突然被萧晋握住了。她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想要抽回来,身体却疼的使不上一丝力气。“你干什么?放开!”方菁菁大怒,刚要打开萧晋的手,却听他厉喝一声“别动”,心头一突,要伸过去的手臂就僵住了。片刻后,萧晋的手指离开董雅洁的动脉,冷冷望着正手忙脚乱的打算给董雅洁喂药的方菁菁说:“止痛药对肝脏副作用很大,她吃了这么多年,已经积攒了不少毒素,如果你还想她多活几年的话,最好把药丢掉。”方菁菁吓的手一哆嗦,连忙问:“你是医生?”萧晋还没来得及回答,董雅洁就喘着气开口道:“这些都是常识,菁菁你不要被他唬住了,快喂我吃药。”萧晋冷哼一声,说:“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你十二三岁的时候应该经历过一次非常大的寒冷刺激,以至于寒邪入体,经年不散,如果再这么任由寒气淤积下去,不孕不育都是轻的。”这话一出来,董雅洁就惊呆了。她确实在十二岁初潮时意外掉进过冰湖,自那之后,她的身体就一直比较虚弱,特别是每个月的那几天,小腹总是疼得她死去活来。各种药吃了不少,可通通都是治标不治本,无奈之下,她也只能靠止痛药来缓解了。当年的事情,除了家里亲近的人之外,根本就没人知道,所以尽管心里觉得不可思议,董雅洁还是接受了萧晋是个医生的事实。“对不起!萧先生,是我有眼无珠。”为了摆脱病痛的折磨,她只能歉意道,“只是不知我这病……还能不能治?”萧晋的医术得自爷爷真传,虽说还差的远,但起码比电线杆子上的“广州老军医”强得多。“治是能治,只不过有些麻烦。”董雅洁疼的身躯都开始颤抖了,她以为萧晋是想趁机狮子大开口,便咬着牙道:“没关系,萧先生尽管开价吧!”“不是钱的问题,”萧晋摇摇头,斟酌着语气道,“董小姐的病已经延绵多年,要想马上治愈,根本就不可能,中药见效缓慢,我可以给你开个方子,配以食疗,大概半年左右就差不多了。”还要半年?董雅洁一阵头晕,转脸正打算让方菁菁把止痛药给她,忽然反应过来萧晋话里有话,便问道:“萧先生可有见效快的法子?”“有。”“什么法子?”“推拿和针灸。”说完,萧晋嘿嘿笑起来,又道:“这需要你我之间一定的身体接触,以董小姐的性格,恐怕不会同意吧?!所以呢,我还是给你开药方的好。”果然,董雅洁一听萧晋的话,第一反应就是起身离开,特别是这货坏笑的样子,怎么看怎么猥琐可恶。可是,小腹中仿佛有把小刀子在不停的剌一样,这样的痛苦,她已经承受了将近十八年,一眼就能看出她病因的萧晋,在这个时候,对她来说就是那根唯一的救命稻草,哪还有什么心思去顾虑太多?深吸口气,她问:“一次就能治好吗?”“大姐,你当我是神仙啊!那怎么可能?”萧晋好笑道,“你这病都积郁那么多年了,起码也得三次,七天一次,总共三周。”听见萧晋这么说,董雅洁对他的信心反倒更强了一些,如果刚才那货敢点头,她一定会叫人把他先暴打一顿不可,现实不是网络小说,十几年都治不好的病,怎么可能一下就能痊愈?“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沉吟片刻,她又问道。“你可以不信。”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坐直身子,一本正经道:“既然不治病,那咱们还是来谈正事吧!我这次来,是想与董小姐的公司合作……”就像是拉肚子的人离厕所越近会越憋不住一样,此时此刻,面对能够痊愈的可能,董雅洁的耐心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不等萧晋说完就打断道:“好吧!我暂且相信你。”萧晋眉毛挑起,目光故意挑衅的落在她制服外套下圆滚滚的胸部上,问:“你确定?”董雅洁咬了咬嘴唇,盯着萧晋的眼睛寒声道:“我警告你,如果你骗我,我一定会让你踏不出龙朔市半步!”萧晋撇撇嘴,反唇相讥道:“别说大话,有能耐,你先踏出这个房门半步给我看看。”董雅洁气的险些吐出一口血来,这会儿的她连站都站不起来,怎么可能走出去?强忍着怒火,她解开制服外套扣子,向后靠在沙发背上,说:“来吧!你要怎么治?”“我可以先给你推拿。”说着,萧晋站起身,目光转向一旁的方菁菁,又道:“至于针灸,我事先没有准备,需要这位小姐尽快出去买一套针灸针回来。”方菁菁立马摇头,“那怎么可以?我不能让董姐一个人留在这儿。”萧晋看向董雅洁,董雅洁呼出口气,对方菁菁道:“没关系,你去吧!我不信在龙朔市的地界上,还有人敢对我怎么样。”方菁菁无奈,狠狠的瞪了萧晋一眼算作警告之后,就匆忙跑出了房门。萧晋走过去把门关上,回过身来上下打量着沙发上那个已经熟透了女人,一边搓手一边坏笑道:“董小姐,沙发太小,施展不开,委屈你脱了衣服躺在桌子上好吗?”董雅洁瞪起眼,“还……还要脱衣服?”“那当然,”萧晋眼瞪得比她还大,“你见过什么按摩是隔着衣服的?”董雅洁一滞,想起在美容会所里,按摩确实不穿衣服,可那里的按摩师都是女人啊!怎么能一样?

      戴安娜王妃
      正式版下载

      戴安娜王妃
      下载吧

      玄幻  |  灵珑

        无论是人与人交流,还是国与国交往,抑或是文明与文明对话,仰视也好,俯视也罢,都会发生偏差、产生扭曲,唯有平视,才能做到实事求是,才能得到客观公正的认知结果,才有助于双向交流沟通。

      沃尔沃
        什么意思

        沃尔沃
        安装指导

        玄幻  |  夜蓉

        李信撇了一眼,没有说话,然后把自己剩下一半的鱼拿了过去。林璃本来想要拒绝,但赵雨凝却接了过来,并且很礼貌的说了声谢谢!赵雨凝现在越发疑惑,李信明明是一个好人,为什么静雪和林璃姐姐她们都要自己离李信远点。“小雨!你要小心!那家伙可能不安好心!”张钰琪见李信无偿把鱼拿了过来,瞬间心里不平衡起来,然后开始说李信的坏话。“是吗?”赵雨凝有的迷糊的说道。欧阳静雪见状,她发现李信的态度变了很多,很可能是因为林璃的原因。她在学校也听说过一些消息,但她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对李信和林璃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了解。李信坐在一边,把手机拿了出来,无论怎么点击都是显示黑屏,这让李信内心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明明马上就要证明自己是清白,但下一秒你却没电了,这就像马上要离开这个地方,那你却是在做梦,这真是一种讽刺。林璃和赵雨凝吃了半条鱼,然后又喝了一下椰汁,勉勉强强垫了一下肚子。夜深了,众人也有些困了,但林璃几女却不敢睡,因为旁边有一个男人在。“你们睡觉吧!我守夜!”欧阳静雪提议道。“不行!我们还是轮流留守夜吧!”林璃摇了摇头不同意的说道。张钰琪一听,脸色瞬间垮了下来,熬夜啊,可是会有皱纹的。“好了!我帮你守夜!”林璃见到张钰琪的表情,无奈的笑着说道。“嘿嘿!小璃最好了!”张钰琪脸色瞬间一喜,抱着林璃开心的说道。“那我们俩守夜吧!”欧阳静雪直接开口说道,她也不打算让赵雨凝守夜。“啊!我不要吗?”赵雨凝听着林璃她们的话,思考的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说道。“不用了!”欧阳静雪捏了捏赵雨凝的脸说道。“唔~”赵雨凝没有反抗,苦着脸叫唤了两声。欧阳静雪松开手,赵雨凝赶紧揉了揉脸,鼻子吸了两下气,表情显得十分可爱。林璃见到赵雨凝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笑。“小璃!你爱不爱我!”张钰琪见林璃因为赵雨凝笑了起来,顿时有些吃醋,然后撅着嘴问道。“爱!”林璃见状,有些无奈的说道。“哼哼!”张钰琪嘟着嘴哼了两声。四女其乐融融的场面与李信孤独形成强烈对比。李信靠在一颗树边,撇了一眼林璃,林璃似乎心有灵犀,也看了过来,两人对视一眼之后,迅速离开。李信有些莫名的失落,然后把这种感觉抛去脑后,现在不要想这么多,最主要还是先活下去吧!李信闭上眼睛然后睡觉起来,四女也慢慢安静下来,欧阳静雪和林璃则是轮流守夜。林璃守了上半夜,见李信都已经熟睡过去,所以也没有叫醒欧阳静雪,然后自己也靠在张钰琪身边睡了过去。次日,李信的生物闹钟让他清醒过来,岛上掀起白雾,旁边那个火堆都已经灭了,但还有丝丝白烟冒了出来。李信率先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睡在一起的四女,林璃穿的是百褶裙,张钰琪把她的腿放在林璃身上,导致林璃的百褶裙往上走了走,一丝白色格外的显眼。看了一眼之后立马移开,欧阳静雪哪怕是睡着了,依旧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起来就像一块冰块一样。赵雨凝则是在磨牙,格机格机的,仿佛在梦里吃什么东西。李信随意撇了一眼,然后离开了。李信离开后,欧阳静雪立马睁开眼睛,她坐了起来,先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赵雨凝,然后再看向林璃和张钰琪。欧阳静雪见到林璃的百褶裙往上走了走,眼神微变,但也没有叫醒林璃。欧阳静雪其实很早就醒了,她只过是为了试探李信,如果李信敢走过,她立马就会手出,并且毫不犹豫。这次试探没有成功,但这并不代表她就相信李信对她们没想法,所以欧阳静雪还会试探,只要李信敢有什么小动作,她绝对不会放李信。李信独自一人先在周围查看一下,能不能找到一些食物。找了一会,在不远处发现一些野果,摘下来尝了一个,有些苦涩,但勉强又能用来充饥。岛上的白雾开始慢慢消散,海面也能逐渐看清。李信的脸色开始震惊,然后立马向海边跑了过去。原来海面上出现一些残骸,正在向荒上飘过来,其中还有一些木桶和箱子等各种东西……李信连衣服都来不及脱,直接跳进海中,然后把东西托了过来,来回好几次,尽量把一些完整的东西带回来,剩下的则是越飘越远了。好在带回岸上的东西也不少,两个木桶,一个木箱,还有一些零食之类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个书包,还是防水的。李信欣喜若狂,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出来能收获这么多。李信赶紧把两个木桶打开,其中一桶是玻璃杯,另一桶则是红酒,而且年分还是比较久远的。李信皱了皱眉头,这玩意喝起来不爽,摇了摇头,然后打开另一个箱子。另一个箱子被打开,里面居然全是医疗品,一些纱布和跌打酒,感冒药之类的东西,看起来倒应用挺齐全。三个最大的东西除了这个药品比较有用,剩下的两个都是没什么用的。李信把得到了书包打开,里面是两套男士衣服,还有几包烟,甚至有个打火机也在里面。李信把衣服拿了出来,先试了一下尺寸,发现差不多,于是穿了起来。岸上还有些零食,于是一股脑塞进书包里,把烟揣进口袋,打火机则放进另一个口袋。李信把两个桶和一个木箱拖动一处隐秘的地方,然后拿了一些东西挡住,看起来差不多可以了,于是背着书包离开这里。李信回到椰树林,却发现突然出现一伙人,他们正在摘椰子,其中还有人在讨好林璃四女。“李信!”赵雨凝原本就有些不喜欢身边这些人,见到李信后立马举起手喊道。张钰琪和欧阳静雪的态度并没有特别好,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林璃则是看了一眼李信,两人之间还是存在误会,所以隔阂还是一直存在的。“没想到你小子居然没死!真是命大啊!”一个令人厌恶的声音响起。“陈卓!”李信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眼神瞬间凝了起来,眼中的怒火慢慢也燃了起来。“呵呵!”陈卓冷笑两声走了出来,他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烂,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但他的眼神却依旧是那么无比高傲,看着李信如蝼蚁一般。李信二话没说,攥着拳头冲了上去。李信刚冲到一半,就被旁边几人拦住,然后按在地上。“你们干嘛?”赵雨凝瞬间生气起来,他们怎么能这样?“小雨!你别管!”欧阳静雪冷眼相看,并且拦住赵雨凝。张钰琪看着李信这样,倒是十分舒爽,叫你那样对我!“大家都是同学!没有必要这样!”林璃最终还是忍不住的说道。“小……林同学!你放心!我就是和他玩玩!”陈卓本来想亲切的喊小璃,但见到林璃的眼神,最终还是换成了林同学。

        高校男生穿短裙跑200米:就是玩
        ios游戏下载网

        高校男生穿短裙跑200米:就是玩
        版本活动

        玄幻  |  蓿凛

        大大小小的行李包放进了屋里,李小亮开始向外拿礼物。刘忠军的有,李大双的有,李大双媳妇宋巧莲的有,刘安家的当然也有,剩下还有些给街坊邻居的。李小亮本身的东西不包,穿的用的就一包,外加一台笔记本,书什么的他没带回来。“你这孩子,每次回来都搞这么多,自己在学校也不好好的养身子,我看着比以前还瘦。”李忠军老怀大畅的数落道。他本身的性格也不张狂强横,这些年来,当爹又当妈,现在脾气更是温和。“我在学校吃的很好。”李小亮憨憨笑着说。同外面比起来,家的确会给人一种贴心的温暖。“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李忠军问了一句,不过没等李小亮回答,他就一拍大腿道:“看我,这人一老就不行,你这么晚回来肯定没吃饭,你们先坐着,我给你们做饭去。”林玉芳赶紧站起来说:“李大爷,你别去,我来吧。”“不行不行,刘家媳妇,你也是客人,还是我来。”正说着,外面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一步跨进门,手里还端着一个饭筐。“咦,来人了。哟,是小亮回来了。”“嫂子。”李小亮站起来。来的正是李大双的媳妇,宋巧莲。宋巧莲二十二岁,比李小亮大一岁。个子有一米六左右,丰乳肥臀,不好看也不难看,很标准的那种农村女人。有些小性子,好占点小便宜,但心肠不坏。与李小亮的关系还不错,她有个弟弟,李小亮每次回来,她都让她弟弟跟李小亮学习。李小亮的辅导高中生都没问题,更不要说小学生,今年宋巧莲的弟弟就考上了县重点中学。宋巧莲对李小亮也是心存感激。“刚回来吧,快坐快坐,累了一路了。”宋巧莲说着,把饭筐放在桌上,里面是煮好的香梨。“先吃点梨,我去做饭。哟,刘家大嫂也在啊,你杂回来了?同俺们家小亮路上碰着的?”宋巧莲仿佛这才看到林玉芳一般,虽是招呼着,语气却带着一份淡淡的嘲讽。李小亮更加感觉不对劲了。他看了李忠军一眼,道:“嫂子,你别忙活了,一会我自己个做就成了。我哥怎么样?”“你哥……”宋巧莲脸色有些难看,目光闪烁。“别提这浑小子,不务正业,交了一帮子狐朋狗友的混蛋。”李忠军愤怒的一拍桌子道:“我,我真想打断他的腿。”院门咣当一声被人推开,一个男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正是李大双。“哎哟,我杂听着谁说打断腿啊?爹,你是要打断谁的腿?哈哈,同你儿子说,这事让我来,我兄弟多,你说一声就行。嘿嘿……”李大双醉的东倒西歪的向堂屋里走着,嘴里嚷嚷着:“哟,今天人挺多啊,爹,你来朋友了么?喝了么?咱们再喝点……我告诉你们,在上林在平罗,有啥事提我李大双,管用……哈哈,爹,拿几个钱,最近手头不宽敞。”李忠军气的一哆嗦。宋巧莲飞快的瞄了李小亮一眼,没吱声。其实李忠军与宋巧莲都有些尴尬。无论是李忠军还是李大双,都是只指望着地里的庄稼,别的没有生财之道。李大双的新房新宅子,娶宋巧莲的钱都是李小亮高考状元的奖励所得。李小亮只是留了部分在身上,绝大部分都在李忠军那里。李忠军说留给李小亮结婚用,但李小亮没在意,他一开始就想把这些钱留给李忠军养老,李大双结婚的钱他也出的甘心情愿。不管谁的钱,但李家算是有钱了。有钱了,就有人打主意,也有人巴结。李大双哪里会想这些,结果交了一帮混吃喝的狐朋狗友,流氓地痞。自己钱没了,就向李忠军要。李忠军毕竟是他爹,也不可能一分钱不给他。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情况。李忠军老脸一红,抓起脚上的鞋,急走两步,就要抽李大双,李小亮连忙拦下。“小亮你别拉我,今天我非抽这浑小子不行,越来越不象话了。”“爹,你别这样。”李小亮怎么会放手。谁知这时,李小亮感觉肩头的衣服一急,随即被人拉着半转身,接着就看一个拳头迎面打来,鼻子一酸一疼,头一晕摔在地上。“呸,我说是谁,是你个狗东西。”李大双扑过来,对着李小亮拳打脚踢:“李小亮,你居然敢回来,你吃我的住我的,我娘因为你没钱看病死了,我因为你没钱上学,没钱娶老婆,我要打死你!”李小亮蜷在地上,苦笑不已。说实话,对于李忠军老伴的死,他真的有愧疚感。当时李忠军老伴得着病,吃个鸡蛋,李小亮一半李忠军给他老伴一半。李小亮曾想,如果没有他,或者李忠军的老伴会活的更久一些。李家养了他,给了他命,他觉着这个情还不完,李大双打他,他又怎么能还手。“够了,你个龟儿子!”李忠军挥着手中的鞋就向李大双身上抽,李巧莲也慌忙上前扯他的丈夫,林玉芳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你打我!”李大双冲着李忠军吼道:“你打,你打死我好了!小时候你因为他打我,现在还打我,你打死,你打死我你没儿子!”“你……”李忠军指着李大双,气的手脚发抖的说不出话来。李小亮连忙趴起来,扶住李忠军,对李大双道:“大哥,你少说句,你看气的……”“我特么凭什么少说!”李大双跳着高的吼道:“你叫谁大哥?谁是你大哥!你还真当这里是你家啊?你就是没人要的野种!”李小亮目光一冷,这句话让他从心底发寒。李忠军一个耳光打在李大双脸上。“你给我滚!”没想到,这话让李大双歇斯底里的叫着跳着。“好,我滚!我滚!!我凭什么滚,我是你生的,这是我家,不是他的。要滚是他,不是我!!李小亮,你滚,你给我滚。”李小亮一闭眼又猛的睁开,抓起地上的包,抬脚向门外走去。“小亮!”李忠军同宋巧莲都追了出来。“小亮你不能走,这是你的家,你走去哪里?!”李忠军拉住李小亮说。宋巧莲也跟着道:“小亮你别向心里去,你哥这是喝糊涂了,他心里不是这样……想的。”李小亮惨然一笑,他看看自己说话都底气不足的宋巧莲,又看看死死抓着他的李忠军,道:“爹,我没生气,真的。他喝多了,我没喝多。我明白,这是我的家,你们是我的亲人,这是改不了的。”他顿了一下,接着道:“正因为这样,我不想咱这个家闹的不象家。再说,我也长大了,不可能窝在咱们家不出门,我要工作,我要赚钱,我会有我的生活。早点,晚点都一样。我出来不是怄气,是不想大双哥闹起来,到最后搞的家不象家。”“我……这次来是要实习,也不会常在家里住。又何必让您老生这个气,我不想大双哥心里难受,嫂子也跟着不舒服,我会回来,爹,你不用担心。”宋忠军却不放开手,嘴里不停的说:“小亮小亮,这不行,你知道这是家你就不能走。”那样子象是一放手,李小亮就会再不见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