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重生之跟死敌求而不得的人真香了
app客户端下载

重生之跟死敌求而不得的人真香了
安卓平台客户端下载

玄幻  |  秋瑾溪

  此外,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反洗钱监管工作重点也逐步向非银行金融机构转移,小贷公司、支付机构也是重点关注对象。今年2月,因涉及踩反洗钱红线等十宗违法行为,第三方支付公司重庆市钱宝科技服务有限公司连同相关责任人被监管部门处以罚款金额超900万元。

重生之我要当魔女
综合客户端

重生之我要当魔女
安装说明

玄幻  |  紫月忧蓝

  经济学人智库的分析师表示,“考虑到吉布提作为连接‘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转运枢纽的重要性,作为通往非洲其他地区商业枢纽的潜力,以及作为连通亚丁湾和红海繁忙航道的安全节点的战略位置,这些投资并不令人惊讶”。

重生之可爱萝莉闹翻天
应用旧版

重生之可爱萝莉闹翻天
网址登入

玄幻  |  冰点

并且这种打法也使得曾家屯成为了“穷党”的前线,如果出事了,肯定是曾家屯先出乱,牵马岭方面则立刻做出回应。可今不同,山下面的曾家屯并没有什么骚乱,而牵马岭老营则突然变得静悄悄的,没有了半个人影,玄真子拍了拍脑袋,差点先念一段金刚经辟邪。有心思高声喊喊,可玄真子着实的心里没底,尤其是当道士,要说对鬼神之念一丁点都没有,那完全不可能。万一自己一嗓子喊出去,没喊来师傅反招来鬼怪,那死得多冤啊!玄真子小心翼翼的往前面指挥部摸过来,一路上什么人都没有遇到,他反而越发的小心里起来。直到看见指挥部里有灯光传出来,玄真子才心头大喜,加快了脚步,心想难不成突然有了什么军事行动,因为自己病了才没有赶上?哪知眼看快到指挥部了,斜次里一只手把玄真子抓了过来,玄真子还没明白是咋回事呢,已经被人拉到一段土墙之后。“别出声,是我!”只听声音就知道是师兄玄机子。黑暗中虽然看不太清楚,但玄机子的声音可有点不对劲。“师兄?”玄真子顿时知道肯定是出事了。“师傅被抓了!”玄机子咬牙说道。“啥?”玄真子差点跳起来,却被玄机子一把捂住了嘴。“我也是去后面老营巡营才回来。”玄机子说道,“一回来就觉得不对劲。你仔细看看……”一边说着,一边拿手指向了指挥部方向。玄真子从土墙后面探出头,这才看清楚,指挥部里虽然有人走来走去,可哪有半个道士?那穿黄皮的是鬼子,穿黑皮的是伪军,足有几十号人已经占领了老营的指挥部。到底是怎么回事?敌人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摸上了老营?这事就算是发生在了眼前,玄真子仍然无法相信。那明堡三十六、暗堡七十二,难道都是摆设不成?山下的曾家屯,连着老百姓带曾氏兄弟的人手足有三百多人,就没有一个发现鬼子的?“老营里面除了我手底下还有二十多人之外,剩下的师兄师弟,全被鬼子给抓了。”玄机子咬牙说道,“这……这到底是咋回事?”后面这句话,既象是问玄真子,又象是问自己。还没等师兄弟两个弄明白呢,突然之间山下一片大乱,鬼子的大炮已经响了。听到鬼子的炮声,师兄弟两个心头惊讶,而指挥部里的鬼子却发出嘻嘻哈哈的笑声,似乎已经开始庆祝胜利了。“不对劲!”玄机子毕竟比玄真子要沉稳,“鬼子的大炮是打向蜈蚣沟的,目标是李白脸。”“就光打李白脸?”玄真子也觉得不对劲。“恩。”玄机子面沉似水,“咋光打李白脸,不打蝎虎子呢?”玄机子虽然心乱如麻,但还是快速的做出了反应,“师弟,今天这事,处处都透着不对劲。这样,你现在去秘密山洞,看有没有逃出来的师兄弟去那里。我现在去找许三姑,虽然许三姑不是我们‘穷党’的人,可师傅说过,这许三姑是咱们信得过的。”说完,也不等玄真子有什么反应,玄机子已经悄悄的往山下去了。“信得过的?”玄真子一愣,除了许三姑之外,师傅还说过一个人,也是绝对信得过的。想到这,玄真子并没有立刻往秘密山洞跑,而是绕过指挥部,直往圣清宫后山而去,他知道在那里还有一个人是师傅信得过的,虽然玄真子自己并信不过那个偷鸡摸狗的油滑道士!“梆梆梆……”远远近近的“梆梆”声不绝于耳,这让黑田本来不错的心情,变得多少有点烦闷。黑田今年四十岁,与传统的倭国矮子并无太大分别,只是此人咬肌发达,这使得让人冷眼看上去,顿觉得黑田一脸的横肉。原同昌守备大队长横山走了之后,黑田便来到同昌接任,并且在接任不久黑田就干了一件大事,在汉奸帮助下,西山抗日义勇军的首领梁丹,被黑田打了伏击,死于水口子的河套内。随着梁丹的牺牲,西山义勇军数千号人马土崩瓦解,对于日军而言,整个辽西最大的“匪患”从此烟消云散。此等功劳让黑田着实的得意了一阵,他原以为凭此功劳,就算不把他调到总参部,至少也应该让他带兵去热河前线。东北四省中,已有三省归于皇军掌握,满洲国也已经建立,唯有热河省就象一块吃不下又吐不出的骨头,噎在日军的喉咙里,让关东军总部大为恼火。然而让黑田失望的是,上头的命令居然是让他原地驻守,以保证热河前线的补给畅通。尽管黑田很清楚,同昌这个弹丸之地,是联接南北的交通要地,可是让他守在这里,当一个驻地守备军的守备大队长,黑田仍然感到闷闷不乐。要不是牵马岭的王老道突然拉起一帮穷棒子自称“穷党”开始反抗日军的话,黑田还以为他会在同昌这里独老终生了呢。“梆梆”声仍然不停的传来,黑田皱了皱眉,又咽了口唾沫。勤务兵已经小心的将一枚刚刚化好的军用水壶送到了他的桌前,可黑田却并没有动。说实话,黑田还是很会打仗的,这从他对阵地的设置上就很能说明问题。细沙河河面宽阔,河滩又十分平坦。此时刚过完年,离开春还有几个月,从西伯利亚吹来的寒风把细沙河的河面上冻得严严实实,无论是从细沙河还是从河滩对面,任何一支部队想要偷袭黑田的指挥部,都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这一次他把同昌的三支守备中队调来了两支,还有一个营的伪军与小阎王的侦缉队和周青皮的“富党”。仗打到这个份上,王老道的“穷党”算是彻底完了。从战略上讲,到目前为止,黑田已经完胜王老道。可是耳边的“梆梆”声,似乎象是谁在对着黑田嘲笑。黑田的军事教科书上,也从来没提到过眼前这种情况,那就是全军缺水。“怎么样了?”黑田咬着牙问道。“已经……已经化开了一部分……”勤务兵在一边唯唯喏喏的回答,眼睛只是看着黑田面前的军用水壶。其实勤务兵心里明白,这是化开的第一壶水,他立刻就送到了黑田这里,其他人全都渴着呢。不光是黑田,连勤务兵也没想到,同昌这个鬼地方的冬天怎么会这么冷?根据日军的军事操典,行军的时候,必然是要背上一壶水的,如果行军路程遥远的话,甚至可能后面还有专门的补给部队以供应饮水。黑田是个一丝不苟的人,他自然不会让手下的士兵连水都不带就行军打仗。初时战斗刚刚开始,黑田还不觉得怎么样。等到李白脸的部队被堵回蜈蚣沟,王老道也成功抓获,只剩下一些扫尾战斗的时候,他手下的士兵却突然告诉他,因为天气过于寒冷,所有的军用水壶已经全部冻住了,里面的水成了一块一块的冰坨子。想喝是不可能了,抡出去砸人的话,到是可以收到奇效。鬼子兵已经在河滩上架起了一丛丛的篝火,暂时没有战斗任务的鬼子兵三五成群的围火而坐,到是可以取暖,唯有这水的问题根本解决不了。如果直接把水壶架到火上烤的话,水壶会直接炸裂。只能把水壶放在火堆旁边慢慢的薰,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把水壶里面的水全部化开。

重生之信息时代
资源下载

重生之信息时代
免费下载

玄幻  |  若雪

不过,陪着他情绪低落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刘大明,在乡政府招待所的房间内也很失望。自从竞争队长失败后,就希望能有一个机会让张富贵无法把队长的职务干下去,所以在工作上不配合张富贵。如此做,就是让张富贵虽然做了队长,却不是每件事都能控制的,不是都听他的,加上他不能为下面的人做什么实事,时间长了也就会感到无趣,主动退位的,这个情况在别的乡镇就发生过。谁知道,这个貌不惊人的张富贵,能帮助秦书凯和金大洲解决实际的困难。秦书凯联系村的近两公里公路前几天已经破土动工。当吴龙向刘大明汇报这件事的时候,刘大明认为是开玩笑,前几天刘大明到单位向一把手田主任汇报联系村的事,需要万元的资金。田主任就很不耐烦的说,这么多的钱,单位哪有来处。再说,给你联系的村解决了,秦书凯那边也要解决,都是挂职的人,一把手要公正,不能偏向哪个人,这样我就很难指挥所有的下属。老刘,你分管过办公室,知道这么多的资金,一个多人的发改委,根本无法解决,慢慢等吧,等有机会再说。刘大明知道,田主任这样说了,再纠缠下去也只能是自取其辱,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再说了,到单位拜访田主任不过是联系一下感情罢了,希望挂职回去后,县委即使没有个说法,单位也要考虑实际,能继续有个好的分工,分工有油水的科室。至于说,联系村的事,不过是一个和领导沟通的借口。后来,从乡丨党丨委书记姜照光那儿知道,吴龙汇报的事是真的。秦书凯联系村约公里公路资金已经有了来处,是市交通局扶持的,秦书凯通过什么关系什么路子,能从市里要来这笔资金,乡里就不用问了。刘大明知道秦书凯的底细,没有任何关系,唯一解释就是张富贵帮助的。如此的结果,刘大明就感到了压力,一个副主任都不能解决的问题,一个办事员解决了,说明自己的能力不如办事员的强。那么田主任就会更加的瞧不起自己。虽然刘大明知道,都是张富贵的功劳,但是张富贵为什么帮助秦书凯,不帮助自己,就很让人看出问题。姜照光还对刘大明说,张富贵和金大洲联系村的路也开始铺了,你和吴龙联系的村没有动作,老刘,要加快马力,农民是最实在的,看不到任何实事,说什么都是徒劳的,事实胜于雄辩。话里的内容很明显,希望刘大明联系的村也有实质性的动作。吴龙那段时间也就经常跑到刘大明的房间,让刘大明给他的分管局长打招呼,让农业局出点资金,为吴龙联系的村做点实事。以前,刘大明承诺过,所以吴龙才一直跟在刘大明后面混。刘大明知道,不改变目前的局面,自己很难混下去。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那段时间,刘大明最大的希望就是张富贵能出什么事,很多的事就会不了了之,特别是秦书凯金大洲等人联系村的路很有可能是个半拉子工程,这样就能为自己改变现在无所作为的境况提供时间和机会。机会说来就来了,一天吴龙如小偷一样溜进刘大明的房间,口齿哆嗦着很不清楚说,刘主任,告诉你一件好事,你看如何处理?吴龙后来的话,刘大明想了很多。吴龙汇报说,昨天晚上大约十点左右,吴龙从宿舍出来倒水的时候,看到刘小娟进入张富贵的房间,开始也没有注意,认为分管镇长找张富贵商量点事情很正常,再说最近因为秦书凯和金大洲联系村铺路,工程建设比较忙,他们联系也比较多。吴龙继续汇报说,回到房间,想想不正常,在点左右的时候,吴龙就到张富贵的房间窗户下面偷偷的听,真的听出了问题,里面传出很不正常的声音,于是趴在窗户借着里面暗暗的灯光向里看,看到了精彩的一幕。吴龙就描绘说,当时招待所的大楼很静,自己透过细细的窗缝往里看,先是听到张富贵的房间里面传出不正常的声音,如捂着喉咙在呜呜的叫。他小心翼翼的用手扒开窗户的缝隙,看到房间内张富贵和刘小娟下身已经胶合到了一起……听了吴龙的汇报,刘大明很兴奋,机会终于来了,只要把这件事捅出去,哈哈,张富贵就是再有后台,也保不住他的位置。在房间内来回走动,点着头说,好,好,吴龙,你真是太及时了。后来就问,这件事还有谁知道?吴龙说,还有就是秦书凯,当时他看到张富贵和刘小娟到尽情的时候,就回到房间想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可是再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秦书凯也站在门口,肯定也是听到了声音。秦书凯看到自己,就高声地打着招呼,说明是在提醒里面的人。刘大明听了吴龙汇报很高兴,在房间内如转磨的驴转了很多圈,挥着手说,还有秦书凯看见,就更好,只要你们两个人出面证明,到时候什么都是我们的了。刘大明嘴上这么说,心里知道,即使上面有人来调查此事,以吴龙一个人肯定不能证明问题,现在关键是秦书凯这个家伙能不能帮助说出事实?几次的冲突,刘大明知道秦书凯现在对自己有太多的意见,从上次投票选拔队长这件事就知道,之间的矛盾需要有一个媒介来消除,否则,两个人是永远也不会握手言和的。“下面该怎么办?”吴龙看着如驴转磨一样走动的刘大明,眼睛被转到发昏,就提醒他。心里却说这个老家伙,遇到一点事都不能冷静。虽然,吴龙跟在刘大明后面没有得到什么实际的好处,但是看到张富贵帮助秦书凯等人把联系村的道路解决时,心里就很生气张富贵没有帮助自己解决什么,自己以前一直把希望寄托在刘大明的身上,没想到张富贵才是真正办实事的人,可是现在的自己却已经没有退路了,官场就是这样,站错了队,再想回头就难了。刘大明听了吴龙的话,停止了驴拉磨样的转动,看着吴龙说,这件事要认真考虑,上次钓鱼事件到最后由坏事变为被组织部长肯定的好事,就说明很多地方需要仔细研究,这次要么不出手,出手就要做到出手必胜,绝不打无把握的仗。吴龙看着如入定似的刘大明,没有说话。刘大明似乎自言自语的说,机会来了,一定要利用好,这样才能坐收渔翁之利,他现在牵头从市里要来资金在帮助秦书凯等人联系的村铺路,很好,就让他铺吧,等到要结束的时候出了问题,就由我接手,那个时侯什么都是我的了。后来刘大明对吴龙说:“吴龙,这件事你还要给我盯着,最好能有什么证据,否则,没有实质性的东西,光凭嘴说是没有用的。同时,要和以前一样,当着什么都不知道,该干啥就干啥,这样才能有所收获!”后来,刘大明又给吴龙说了几点关键的注意点。皎洁的月光装饰了夜空,也装饰了大地。夜空像无边无际的透明的大海,安静、广阔、而又神秘。繁密的星,如同海水里漾起的小火花,闪闪烁烁的,跳动着细小的光点。田野、村庄、树木,在幽静的睡眠里,披着银色的薄纱。

智械未来
支持玩法

智械未来
功能APP

玄幻  |  烟寒若雨

吴秀清笑了笑说:“你不会是怕了吧?哈哈!”“怕倒是没有,姐,我的胆子很大滴!哈哈”赵倩笑意浓浓地说。“我知道你胆子大!啥事都敢干吗?哈哈!所以才要你去兼任校长啊!你胆大心细,我相信你能做好!”吴秀清信心十足道。“姐,我不是所有的事儿都敢做的,比如违法违规的事儿我就不敢做,也不愿做!我坚决完成局长大人交办的任务!我一定想办法把这所学校经营好!只要自己行得正、坐得端,讲究艺术,团结大多数人,我相信不会让你失望的!”赵倩信心满满地说。“好,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也相信你一定能做好!我到家了,咱们就先聊到这儿吧,明天见!”赵倩等对方挂断之后,便将手机放在桌子上,边舞动着柔美的双臂边哼着:“那一天你拉着我的手让我跟你走,我怀着那赤城的向往走在你身后,跟你涉过冰冷的河流患难同经受,跟你走过坎坷的小路,从春走到秋……”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普照着大地,晴空万里无云,空气十分清新。大街上交通协警舞动着双臂,指挥着行人安全过道。十字街公开栏下驻足着许多过路人,对着提拔考核人选公告议论着。长发飘飘的年轻美女酸溜溜地说:“啊,那个赵倩才二十九岁就提拔为教育局副局长!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是不是长得特别漂亮啊?大家看,她就当过城南小学的教研室主任!有什么资格当副局长啊?起码也要当过校长吧!”没人正面回答长发美女的“醋味”质疑。机关干部模样的中年妇女,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说:“这个名字很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头发略有些发白的老同志说:“赵倩老师是我孙子的语文老师,书教的非常好!上过咱们福宁县电视台呢!”“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上过电视,长得非常漂亮,像仙女一样美丽!我想起来了,是一位美女记者采访她。”中年妇女激动地说。四十出头的男人含讥笑道:“女人吧,只要漂亮就行,不一定要有才华!如果妖艳一些,提拔就更快啦!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遗憾我不是美女!”六十多岁老同志十二分严肃地反驳道:“同志,话可不能这样说啊!赵倩老师确实非常靓丽,她更是一位好老师,一位非常有才华、有责任心的老师!我孙子原来的学习成绩并不是很好。到她的班级,不但语文成绩好,其他科的成绩也提高了很多!老师要是漂亮,学生会更喜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现在的小孩子都喜欢年轻漂亮的老师!”许多人听了老同志的话,都点头表示赞成。“老同志,您有所不知啊,漂亮的女人故事多,赵倩老师的故事就更多。大家想不想听听她的故事呢?”一位中年男人走进人群中说道。此时,“刷”一下,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这位中年男人身上,兴奋地叫道:“想听!”“想听!”“想听!”于是乎,这位戴着金边眼镜学者模样的中年男人,便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地拉开话流……县里要组织一个合唱团,参加市一年一度的合唱比赛,人员由各县直机关单位干部和中小学幼儿园教师组成。炎热的晚上,县北路戏剧院灯火通明、光亮四射。多人齐聚在舞台上排练。赵倩来自福宁县城南小学,是一名靓丽的富有音乐细胞的语文教师。利用休息时间,赵倩独自进了洗手间,刚蹲下,突然有个男人进来。赵倩“啊”地一声连忙站起来,双手紧抓着牛仔裤头,慌乱中喊道:“你怎么搞的,这是女卫生间!你赶紧出去啊!”“啊?”张强吓了一跳!连忙说了一句“对不起!我走错了!”扭头便往外跑。赵倩一脸尴尬,心砰砰直跳,她想,不知道被他看到了没有?赵倩穿好裤子,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衣装,调整了一下心情,回到了舞台上。心想,他会是谁呢?怎么这么糊涂啊,难道是故意的吗?此时,大家还在休息,一群群,一对对,有的坐在合唱梯上,有的站在舞台四周,有的在练唱,有的在聊天。赵倩好奇地四面寻找,这个进入女卫生间的男人到底是谁?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这个穿着白色短袖T恤的男人。过了一会儿,有些偏胖的女指挥田若琴老师喊道:“各位队员,请站回合唱梯上继续排练!”合唱队员陆陆续续地站回队伍。赵倩继续在队伍中寻找,还是没找到这个男人。她想,难道他不是合唱队员吗?赵倩的位子是第一排,不好意思向后寻找,只好规规矩矩地站着,脸蛋还是火辣辣的,泛起红晕。正在这时,一位一米八多,身材魁梧的白色T恤帅哥,从舞台左侧慢悠悠地向合唱梯走来。赵倩一眼就认出,对,就是他。可是,他叫什么呢?赵倩的心颤动了一下,继续跟着队伍练声。几个月排练下来,他们俩虽然不同声部,但还是经常会碰面的。每当看到他时,赵倩的心都不会平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的。开始的时候,他也有点不好意思,见面次数多了,他也没什么了,偶尔还会对着赵倩微微一笑。有一次,他竟然和赵倩说起话来!“哇,你好美啊!”他盯着赵倩说。赵倩心想这男人怎么这么色啊!但出于礼貌,赵倩笑了笑说:“谢谢夸奖!你也好帅哦!”“我们可以加一下微信吗?”他直勾勾的盯着赵倩请求道。赵倩红着脸蛋说:“好啊!”两人同时拿出手机,他扫赵倩二维码。“我叫赵倩,你叫张强吧?”赵倩看了看他清秀的国字脸笑着说。张强笑盈盈地说:“我早就知道你的名字了!团花,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赵倩同志!”赵倩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道:“张强同志,你很会花言巧语哦,不过我挺喜欢听好话的!谢谢夸赞!”张强笑嘻嘻地说:“这是我喜欢说的话,不客气啦!”赵倩带着调皮的样子说:“你是不是对所有的女人都这样说啊?帅哥!”张强的脸蛋有点儿微红,笑了笑说:“我……我,不会啊,团花只对你说,你确实非常靓丽!你是我看过最美的女人,不,女孩子!”赵倩有点激动地微微一笑,注视着张强说:“你尽管说好听话,说到我心花怒放,我会很高兴的哦!”赵倩向坐在台上台下的团友们扫了一眼,发现好多人都在看着他们,并在嘀咕些什么,就对着张强轻声地说:“张强,快回到你的低声部去吧,他们都在看着我们呢!”张强扫了一眼四周,笑了笑说:“他们看他们的,我们聊我们的!别在意哈!”赵倩有些脸红地笑着说:“张强,他们会说我们什么呢?”“他们会说什么呢?嗯,嗯,应该在说咱们是天生的一对吧?哈哈!”张强凝视着赵倩的俏脸,眼里冒着暧昧的火花,笑眯眯地说道。赵倩瞄了一眼张强,脸蛋微红,内心跳动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便低着头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