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终极大武神
平台下载

终极大武神
下载安卓版

玄幻  |  笛落涵

“没事,我给你开个方子,你回去每日煎服,日一剂,分早晚两次服,吃上半个月,就会有明显好转,不过切忌,服药期间不能碰烟酒。”林羽说着去诊所要了纸笔,给他开了一个方子。“多谢何兄弟,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邓成斌接了方子,千恩万谢的走了。其实来的时候他心里还有些没底,但见到林羽一口说出他的症状,便对林羽的医术深信不疑了。“何兄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跟邓局长攀上了关系,以后我们诊所还得多仰仗你美言几句啊。”孙丰赶紧适时的跑过来套近乎,连称呼也变了。他不在乎林羽怎么忽悠的邓成斌,只要他有利可图就行。“当然,还希望孙所长以后多多照顾江颜。”林羽笑道。“没问题,明天我就给江主任涨工资!”孙丰拍着胸口保证。接下来一天林羽继续待在诊所里无所事事,但所有的医生和护士看他的眼神已经跟先前不一样了,随和了不少,而且午饭和晚饭的便当也都给他定了一份。等江颜下班,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一想到马上要见到自己的岳父岳母,林羽心里有些忐忑,毕竟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家长啊。江颜家位于清海市一处中高档小区,小区绿化率很好,环境很幽静。环境越安静,林羽心跳的就越厉害,感觉跟做梦似得,自己就这么轻易的跟才认识了一天的陌生女人回家,真的好吗?“下车!”江颜见林羽在车上发呆,冷冷的呵斥了一声,林羽急忙下车,跟着她往楼上走。屋内一对中年夫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中年妇女烫着卷发,穿着华贵,稍显富态,中年男子则有些瘦削,带着一个金丝眼镜,文质彬彬。这俩人正是江颜的父母,江敬仁与李素琴,俩人都在机关工作,一个处级干部,一个科级干部,稳定体面,凭着早些年买下的几套房产,勉强跻身中产阶级。看到女儿和林羽推门进来,李素琴忍不住冲了林羽翻了白眼,想起两年前逼着女儿跟他结婚,心里就有些懊悔,当时也是一时糊涂,才把女儿推进了火坑。用她老伴的话说,当初就不应该把这个废物从孤儿院领回来,结果毁了他们女儿的一生。“爸,妈……”林羽有些不自然的跟中年夫妇打了声招呼,但是俩人看都没看他。林羽猜的没错,这个何家荣在老丈人丈母娘跟前也没啥地位。“颜儿,上了一天班,累坏了吧,我给你放了水,去泡个热水澡吧。”李素琴走上前替女儿把包挂起来,随后转头看向林羽,没好气道:“你一会儿去帮你爸刷鞋,顺便把地拖了。”“……”林羽内心凌乱,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怎么说自己今天也是刚出院啊。“妈,他今天刚出院,让他休息休息吧,一会儿我来。”江颜突然开口替他说话。李素琴不由微微一怔,印象中自己女儿好像从没帮这个废物说过话啊,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就连沙发上不动声色的江敬仁也不由抬头看了女儿一眼。“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林羽笑了笑,接着往里走去。“你往哪走呢,公用卫生间在那边,哎呦,这是撞傻了吗,笨手笨脚的。”李素琴忍不住埋怨道。“颜儿,我刚给你们换了床垫,可软和着呢,现在家荣醒了,你们俩赶紧给我要个孙子吧。”李素琴压低声音跟江颜说话,但是林羽却听的一清二楚。“咣当!”端着水盆的林羽差点连人带盆栽到地上。这个何家荣废物是废物了一些,但是好在人老实,又是自己亲手养大的,所以李素琴对他也有些感情。虽然跟他结婚有些委屈女儿,但现在木已成舟,她只希望女儿和他能赶快生个孩子,自己和老伴好抱孙子。“妈,这个回头再说。”江颜低着头冷声道。“还回头说,女儿,你们结婚都快两年了啊。”李素琴有些着急道。江颜没再接话,换好鞋转身进了卧室。卫生间里的林羽一边刷鞋一边擦着鼻血,想想江颜精致的脸蛋和魔鬼般的身材,他难免有些心潮澎湃。恐怕任何男人在这种极品面前都把持不住吧,所以他陷入了纠结,睡,还是不睡?睡吧,她毕竟是别人的老婆,不睡吧,现在名义上自己又是她的老公,而且自己要是不出手相助,她和何家荣可能这辈子都要不了孩子了。想想自己生前也是清海市见义勇为的杰出青年,所以最终他决心,助人为乐!忙完后他好好的洗刷了一番,怀着忐忑的心情进了卧室。江颜已经穿着睡衣躺在了床上,地上则打好了一个地铺。林羽微微一怔,抬头看了眼专心玩手机的江颜,见她连解释的意思都没有,禁不住苦笑了起来,怪不得结婚快两年了都没孩子,原来何家荣一直都睡在地上啊。难怪今天自己握江颜手的时候,她有些不自在,可能他俩平日里连手都很少牵。这个何家荣真是太不争气了!林羽遗憾的叹了口气,看来这次没法助人为乐了,只好走过去躺到了地铺上。“关灯了。”江颜冷冷道。“关吧。”林羽竟然有种回到了大学寝室的感觉。接下来的几天林羽一边去探望母亲,一边通过对何家荣身边的人旁敲侧击,终于将这个家伙的信息了解了个差不多。原来何家荣是个孤儿,三岁的时候被李素琴领养了回来,后来长大了就跟江颜结婚了,至于江颜为什么会答应,这点不得而知。通过翻查这个何家荣的手机,林羽发现他的交际网很简单,除了与两个贩卖色情光碟的来往密切之外,几乎没什么朋友。他昏迷了两个月,连这两个贩卖光碟的都没了联系,不过林羽觉得人际关系简单也好,省去了自己很多麻烦。可能血缘关系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吧,林羽母亲在见到披着何家荣皮囊的林羽后,感觉特别的亲切,也打消了轻生的念头,认他做了干儿子。见母亲的情绪稳定了下来,林羽也放心了不少,接下来要想办法还黄毛那笔钱了,但一时间要想筹到那么多钱,着实有点难度。下午林羽从母亲那回来后,江颜已经回来了,正对着镜子补妆。老丈人和丈母娘也都在家,而且都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衣服。“你怎么才回来,赶紧去换衣服,今天你舅舅家新女婿升职,请我们去吃饭。”丈母娘催促道。林羽进屋后江颜已经收拾好了,一身黑色蕾丝露肩长裙,乌黑的头发斜披在肩头一侧,显得性感魅惑,同时又不失大气稳重。林羽看的有些呆住了,绝世尤物,大概说的就是她吧。“你要想不去的话,可以留在家里。”江颜冷声道。“怎么,怕我去了给你丢脸吗?”林羽自嘲的笑了下。“不是。”江颜脸色微微一变,快步走了出去。林羽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既然江颜不想自己去,他就决定留在家里,但李素琴不同意,怕江颜舅舅那边挑理。

重生小白变大佬
什么意思

重生小白变大佬
介绍指导

玄幻  |  汐笑

而就在徐子恒满脸懵逼的时候,却隐隐的听到,旁边张天拨打的电话之中,同样传来了一道惊怒恐惧的怒骂声:“张天,你个小杂种惹大祸了!我草拟大爷,你竟然敢得罪林先生!快!快去给林先生道歉,否则,你特么就不是老子的儿子!从此给我滚,老子再也没有你这种小王八犊子!”张天:“……”看着手里挂断的电话,张天同样目瞪口呆,怀疑认错了爹。尤其,当他看到,徐子恒同样懵逼的神色后,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二人的心头。“子……子恒哥!我们好像闯大祸了!”两大恶少这一刻,头皮瞬间炸裂。他们根本无法想象,能够让自己二人的老子,尽数惊恐到如此的程度,那林凡……究竟是什么恐怖人物!“快!发动一切人脉!找到林凡,快,否则等林凡找到我们,我们死定了!”徐子恒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而后发出一道惊恐欲绝的声音。一瞬间!两大恶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赶紧给一个个人脉,拨打电话,发动寻找林凡的疯狂行动。怕是林凡都想不到!这一刻,整个江市都被彻底轰动了。夜色渐渐降临。而作为江市最大的会所——盛世,则是一如既往的灯火辉煌,人头攒动。一辆奔驰车,停在了盛世会所的门口,而从上走下一男一女,正是林凡和白伊。白伊的俏脸,依旧有些苍白,秀眉之间蕴含着浓浓的担忧和凝重。毕竟,这一次得罪的可是江市两大恶少。那么日后的麻烦,想起来都让白伊心颤。“白伊,你怎么这么晚才到?”就在这时。一道清脆仿若银铃的声音响起,却见一名身材艳丽长裙的美艳女子,快步走了过来。这名女子,便是白伊的同学兼闺蜜——温倩。不过,在她看到白伊身边的林凡之后,温倩秀眉瞬间皱了起来,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厌恶和鄙夷之色:“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而且穿的和乞丐一样,这么寒酸,不是让老同学笑话吗?”温倩的话语,没有丝毫留情,瞬间让白伊有些尴尬。只是,尚不等白伊回话,温倩的目光一转,盯着林凡,居高临下的说道:“喂!你个土老帽,你来干什么?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同学会吗?若是让别的同学看到你,你不是让白伊丢人吗?”“赶紧滚!哪里来滚哪里去!真是恶心!”温倩话语尖酸刻薄到了极致。瞬间,林凡的眉头微微一皱:“关你屁事!”什么!听到这话,温倩和白伊尽数愣住了。在她们的印象之中,林凡平日里懦弱卑微,哪怕是被人指着鼻子骂,都笑脸相迎,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林凡竟然如此不客气的反击。“你……你!!!”温倩当下被噎的满脸涨红,指着林凡竟然说不出话来。深吸一口气,她这才将怒气捋顺,不由气极反笑:“好!既然你不怕丢人,那就来吧!今天就让你见见世面,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哼!人均一万的消费,算是便宜你个土鳖了!”说完,温倩看都不看林凡一眼,拉着白伊便向着会所之内走去。而林凡则是淡淡的耸了耸肩,跟在其后。盛世会所!是一家餐饮娱乐一体的豪华会所。一楼便是酒吧,刚刚进入便可以听到震耳的轰鸣声,嘈杂、昏暗,里面的每一个人仿佛奔放的野马,在摇晃自己的身体。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而刚刚进来,林凡的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被最高处的一个卡座,给吸引了。那个卡座,位于酒吧的最高处,从上往下看,俯视一切。仿佛这个卡座,便是这个酒吧内的王座一般,高高在上,只能仰视。不仅如此!整个宽大的卡座上,仅仅坐着一个人。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妖艳女人。她仿佛整个会所内的女王!那一双玉手,摇晃着红酒杯,淡淡品尝的尊贵和气质,让人怦然心动。似乎观察到了林凡的目光一般,前面的温倩,俏脸上不由浮现一抹鄙夷和玩味:“你个土鳖,没见过吧?告诉你,那是盛世会所的玫瑰王座!也是这里的主人——血玫瑰的私人卡座!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坐!”血玫瑰!这三个字,对于林凡来说,极为陌生,但是对于整个江市来讲,却是无人不知。杀人不沾血,沾血必杀人!血玫瑰,乃是江市手眼通天的人物,通吃黑白两道,威名赫赫,无人敢惹。当听到这三个字,就连白伊,也是俏脸微微一白,不敢停留,和温倩继续向着二楼走去。不过在她们后方,林凡则是眉头微微一皱。不知为何!他感觉那个‘血玫瑰’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林凡淡淡的摇了摇头,当下并未在意,便跟着二人向着二楼走去。与此同时!在玫瑰王座之上,血玫瑰一边淡淡品尝着红酒,一边双眸直勾勾看着手里的一张照片,神色惊喜、迷茫、感激和亢奋。“原来你是我的老板!”血玫瑰看着手里照片上的男子,这一刻,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家逢巨变,父母、亲人尽数被一群国际巨凶,寻仇而至,全部杀死。而就在她以为,自己也必死无疑的时候。却是出现了一个少年。那少年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但是身手鬼魅的超乎所有人想象,那个国际巨凶手下,足足三十二名金牌杀手,尽数死在那少年的手里。直到最后!那位国际大佬,也惨死在少年手中。他救了她的命!血玫瑰永远忘不掉,那个少年稚嫩而又坚毅的面庞,那是她的恩人。直到长大后,她成了盛世会所的主人,但是依旧不断的派人,寻找自己恩人的下落。直到今天!当上面将一张照片,发到她的手中,她这才明白,自己当年的恩人,便是自己现在的幕后BOSS!“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是你的面孔,我一辈子都无法忘却!”血玫瑰看着照片,惊喜而又彷徨。这照片上的男子,正是……林凡!而就在这时!当血玫瑰的余光,扫过刚刚走上二楼的一道身影之后,她的娇躯狠狠一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他是……”这一刻,她整个人蹭的一下,从卡座上站了起来,而后将手里的照片,和前方那个男子的面庞比对。直到她确定是一个人后。轰!俏脸大变,仿佛疯了一般,赶紧走下卡座。哗!当血玫瑰从玫瑰王座上走下,整个一楼酒吧,都是猛然一静。一道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血玫瑰,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血玫瑰流露出如此骇然惊惧的神情,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人或事一般。嘈杂的议论声,在酒吧内,响彻起来。这还不止!哗啦啦!一名又一名身穿西装的彪形大汉,从人群之中,鱼跃而出,眨眼之间,来到了血玫瑰的身前。

重生福运小锦鲤
电脑游戏下载

重生福运小锦鲤
下载说明

玄幻  |  烟纱

袁小姶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他,哭泣着说道:“帆,对不起,回来吧,我们再生一个女儿。”江帆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说真的,他很喜欢袁小姶从背后抱住他的感觉,是那么温馨、绵软,每次只要她这样抱一下自己,保证会立刻投降。但是现在却不行,他的脑子里在闪现她抱着别的男人时的情景。想到这里,后背就像被蝎子蜇了一样激灵了一下,赶紧挣脱了袁小姶的双臂,说道:“离婚协议书我写好了,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归你,如果没有不同意见就签字吧。”袁小姶松开了江帆,走到茶几前,把那几页纸拿在手里,看都没看一眼,就撕得粉碎。江帆仍然背对着她,头也没回地说道:“我还可以接着写。”袁小姶声音立刻高了八度,摇摇晃晃的走到他的面前,说道:“你写多少我就撕多少!早就知道你一心想下去,就是安了离婚的心,告诉你,甭想!我不离。”江帆知道那张脸肯定会因为愤怒而变形,平静地说道:“你喝多了,等你清醒了咱们再谈,时间还长着呢,我有耐心。”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打那以后,江帆每个月的月末都会定时回家,和妻子谈判离婚的事,但是没有一次成功。无论他怎样努力,袁小姶就是不同意离婚。江帆也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反正按当时的《婚姻法》规定,夫妻分居三年法院就能判处离婚。无论是江帆还是袁小姶,他们心里都清楚,他们是不可能去法院离婚的,一是不愿招致无端的猜忌,二是不想让双方家长主要是袁小姶的父母亲知道。她母亲的病情很不稳定,时好时坏,父亲退休不久心里肯定也会落落寡欢,他们不想因为这事给袁家带来什么不良影响。江帆只有把离婚的希望寄托在长期谈判中了。可能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比知道妻子出轨更让他感到耻辱的事了,这也是江帆对外保持沉默的一个主要原因。“拥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和一副健康的身体是男人最好的幸福”,要知道这句话是他当矿山工会主席的父亲对他说的话。那是一个最朴素的幸福观,江帆对此深信不疑。几十年来,自己父母就是这样过来的,他们没有惊天动地的爱,却日夜相守,相濡以沫。送走彭长宜后,江帆又从抽屉里拿出两张写好的离婚协议书。他放进自己的公文包里,为明天的北京之行做着准备。也就是这时他看到了抽屉里面折叠的整整齐齐的宣纸,他知道,那是丁一的作品,是那天他们看樊文良写字时,彭长宜拿走了樊文良写的“天地人”,他顺手拿走了丁一抄写的诸葛亮前《出师表》。他不由地展开,立刻,那清新秀丽的蝇头小楷,就如一股轻风漫过心头。江帆这个时候想起丁一,无疑是对他心灵的一种抚慰,他宁愿将这种喜欢埋在心里,也不会让这种喜欢变成触手可摸。有人说:所有外遇,都是有了面包后还想吃蛋糕的结果。自己此时不切实际的想到丁一,那么妻子袁小姶是怎么想的呢?难道她只想尝尝面包之外蛋糕的味道?他不得而知,是他从来都没听袁小姶解释过什么,他从来都不想听她的任何解释,事实上这也的确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有人说:男人出轨是女人一半责任,女人出轨是男人全部责任!江帆无数次的咀嚼着这句话,他实在想不出自己的责任在哪儿?迷迷瞪瞪睡着后,江帆梦见了女儿妞妞,呲着一口小白牙,嘻嘻的笑着,张着两只胖乎乎的小手,冲着他说道“爸爸抱,爸爸抱。”睡梦中,江帆下意识的张开双臂,但是不等他将女儿抱起,就被自己的动作惊醒了,他出了一身冷汗……五一前夕,由机关工委和文联主办、亢州金盾经贸公司承办的全市书法美术摄影艺术展在亢州宾馆东侧的多功能厅,正式开展。来自全市各界包括中直单位和驻亢部队官兵的一千多件作品参展。这个展览的规格很高,市委副书记狄贵和主持了开幕式,文联主席介绍了展览情况,市委书记樊文良、代市长江帆都是作为参展作者参加的开展仪式。由于书记和市长都有作品参展,市委和政府几大班子成员对这个展览便给予了高度关注。《亢州报》报和亢州电视台也给予了充分的报道。展览当天,江帆陪着樊文良逐一参观了全部作品。彭长宜是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来到了展览现场,刚一走进大厅,一股淡淡的墨香就扑面而来。里面仍然有三三两两的人在参观。因为知道樊书记和江帆都有作品参展,他进来后先奔最显眼处走去。果然,在最引人注明的地方,挂着樊文良两幅字,一首是岳飞的《满江红》。一首是***的《七律?长征》,还有一个横幅,上面是七个遒劲的大字“人间正道是沧桑。”他来到近前,刚看了几眼,就发现旁边一位身穿白衣黑裤的老人也在认真的打量樊书记的字。彭长宜忽然发现这个老人的侧影有些面熟,他扭过头一看,不由地笑了。这个个子不高、面目清瘦、衣着干净的老人就是北城区的门卫胡力胡师傅。上次送信到北城,就是这个老师傅把自己挡在传达室里等朱国庆的,后来他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又回到北城区取车,发现老人居然把摩托车给他擦得很干净,他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一盒过滤嘴香烟,给了老胡师傅。老胡师傅没客气,很爽快地就收下了。彭长宜没想到,一个看大门的老人,居然对书法作品感兴趣,确切的说是对樊书记的作品感兴趣,因为彭长宜发现他进来的时候老人就站在这里看,等彭长宜把两幅字的诗默念完,老人仍然没有动弹。他转过头,对着老人说道:“胡师傅,您好。”老人似乎没有听见彭长宜跟自己打招呼,也可能他认为这里不会有人认识他,所以眼睛还停留在樊书记的书法上。彭长宜往老人身旁凑了凑说道:“胡师傅——”这次老人听见了,他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看了彭长宜一眼,半天才说道:“哦,你认识我?”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是组织部的小彭啊。”老人笑了一下,说道:“知道,你是彭科长,我以为到这里的都是艺术家和市领导,不会有人认得我。”彭长宜笑了,说道:“怎么会呢,我不就认出了您吗?”老人说:“好了,我看完了,你慢慢看吧。”彭长宜说道:“别的您也看了?”老人睁着两只不大但是很有神的小眼睛说道:“我不懂书法,我只是看热闹,看看他写的就行了。”彭长宜一皱眉,不懂书法只为了看“他”写的。“他”,难道是樊书记?“离下班还有一会,您再看看别的,那边还有江市长拍的照片呢?”老人看了一眼彭长宜,笑着摇摇头就走了。彭长宜看看老人的背影,又看看墙上挂的樊文良的字,他感觉这个胡老头和樊书记肯定有些交情。尤其他刚才说得“看看他写的就行了。”“他”,显然指的就是樊文良,而且从语气中听出关系应该不一般。

执迷为梦以你为荣
支持可靠

执迷为梦以你为荣
推荐出品

玄幻  |  飘花无影

  不过,联想到白宫马上要组织召开的气候峰会,以及美日会面重点谈及的气候合作,再来看此时法方主动邀请中法德齐聚,这次会,显然别有深意。

重生之花好月圆人团圆
是什么样的

重生之花好月圆人团圆
是什么意思

玄幻  |  冰凌雪儿

“oppa,你什么时候有空教我华夏文?”“过一阵子,这阵子我比较忙,乖哈,爱你哦。”这是上次去酒吧加的好友,在知道钱多多是华夏人后经常让我教她中文,可是又不想交学费,钱多多看起来是傻子吗?他又不是一枚舔狗。哪有那么多便宜给她占?其实吧,主要上次酒吧分手后约了一次喝咖啡,分美女,酒醒后真的提不起多大兴趣。。。但是不能删,留着,万一改天钱多多喝多了找不到人呢?对吧?钱多多就是一个那么勤谨持家的好男人。“在干嘛?”“又不理我了?”“我刚回国,最近好累啊。”得了,碰到一个好对手,这个网名叫萝莉有三好的妹子,头像是今天在机场碰到的小个子队长!这个妹子除了偶尔语音聊一下天之外,她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身份。她就是钱多多全半岛少女的梦的网恋女朋友!没错,钱多多的网名就是那么拉风。全半岛少女的梦就是本人,就是钱多多。这个妹子钱多多也没有见过,如果不是偶尔聊一下语音,都要怀疑她是一个抠脚大汉了。至于会不会是开变声器的抠脚大汉那钱多多就不得而知了!但如果聊了一年多又不骗钱,又不骗身子,顶多骗一骗感情的抠脚大汉!那他,钱多多就认命了,顶多买多几块肥皂!开玩笑………为什么说她是对手,很简单。同在半岛首都,网恋了一年多钱多多居然还没有见过她本人!连视频都没有,这不是那种情场杀手钱多多今天就把自己下面割了!钱多多学过孙子兵法,也学会了大圣爷的变,熟读恋爱招式,也奈何不了一个萌妹子。不管钱多多是威逼还是利诱,或者冷战,她就是不答应出来见面的请求。连语音都是不情不愿的。可是每次语音听到对面那种萌妹子的小奶音,好吧,钱多多承认,他学坏了!“怎么舍得不理我家的小可爱呢,只是我最近工作忙嘛。你懂的,男人都要以事业为重嘛!”好像她今天是休息,隔了一分钟就收到了她的回信。“你又要骗人了,你不是说在咖啡师做店员嘛?怎么会忙到几天不理我?”好吧,出来混除了取外号之外,也要有另一个身份,不然事情败露了连逃都没地方可逃!“最近社长说我工作勤快,准备调我到另一家店做店长,所以才会显得那么忙。”“真的,这次没骗我?确定不是因为你前几天约我出来吃饭我没去而生气?”“我怎么会生气呢?我顶多有一点点不开心,就一点点,一点点那么多。”钱多多从表情找了**小鹿撒娇的图片发过去。“我生气,我不开心,你要哄我!”看到她发来小个子的表情图,钱多多悟了。因为她是小个子队长的狂粉,聊天如果发表情一定要发小个子队长的。聊的最多的也是小个子队长的事情,搞到钱多多不得不重温追星的岁月。毕竟,没到手的妹子的话就是圣旨!“不要生气,我请你喝咖啡。”老规矩,她发了一个外卖链接过来。除了接单的平台之外,钱多多是无法找到她的电话,当然也没想过那么麻烦去找她出来。怎么说呢,不见面才是最美的恋爱。“你为什么每次都让我帮你买单啊?”其实他请她喝咖啡的时候真的蛮多的,有时候一个月一次,有时候一个星期两三次。一开始钱多多都怀疑是不是抠脚大汉为了骗我,专门弄了个小号。只是请她几次过后,她给多多发了一个红包,他就不再怀疑。钱多多还记得当时回了一句:“阿姨,我不想努力了!”“因为我现实没有男朋友,而你就是我男朋友啊。”“而且,我想喝咖啡的时候就是你买的,这样我就有种你在呵护我的感觉。”好吧,对于这种女人,谁不爱?会调皮,会捣蛋,而且时不时就挑拨钱多多那小心心。钱多多买单的时候给她加了一杯,然后才回复:“我给你买多一杯。”“为什么?”“因为我想给你双倍的呵护。”“哼哼,男人,爱了爱了。”钱多多沉默一下之后,把嘴里的烟点着才回复:“因为我刚看了一个卫生间广告,她说爱她就要给她双倍的呵护!”“你恶心死了啦!”“哈哈哈哈!”“不理你了!”这就是钱多多跟她的日常对话,有时候会聊感情,有时候会聊一下心事,更多的就是吵吵闹闹的聊天。说是网恋女朋友还不如说彼此的垃圾桶,毕竟好多话现实中没人可好,网络上大家互不相识才能放下心里的防线。汉城的另一边,有一个小小个的妹子拿着刚到的外卖,把多的一杯分享给她的舍友。“哎呦,今天我们的小个子队长转性了,居然主动请我喝咖啡!”一个短发黄毛的妹子满足的喝了一大口咖啡,对着一个身高差不多的妹子狠狠的亲了一口。“让你喝就喝了,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脸红红的小个子嫌弃的把短发妹子推开,双手捧着咖啡,美滋滋喝了一口,心里想着:这就是双倍呵护嘛?这咖啡真的好甜耶…看到时间差不多,钱多多穿上白色衬衫,穿着休闲裤,然后头发弄成飘逸不羁的发型。℃自拍,没有嘟嘴,只有坏坏一笑,然后把相片发过去。“女朋友,我帅吗?”“我家oppa帅呆了!”“嘻嘻,你乖乖的,我要出去工作了。”“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一个咖啡店员大晚上出门工作?”“你懂的,人艰不拆,社长吩咐到我也没办法啊。”“你就不能少出去鬼混一下嘛?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啊!”钱多多没有回复,他爱对面手机上那个不知道样貌的女人吗?他肯定,不爱。好感嘛?那肯定有!不然怎么会跟她保持网友一年多?只是钱多多放荡的心受不了空虚的房间,让他天天一个人独守空房,臣妾做不到啊。“不如我们见面吧?”她没有回复。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里,有一个小个子女人,对着咖啡出神。要见面吗?他喜欢我吗?见面后我喜欢他嘛?而且他经常说不喜欢娱乐圈的女人,那我呢?他会喜欢我吗?钱多多到烤肉店的时候深深的怀疑是不是老王这个王八蛋约错了时间。钱多多提前了分钟到,然后老王脚下那瓶烧酒是什么意思?这是看不起他钱某人的酒量嘛?不是开玩笑的说,他钱多多在半岛还没醉过呢!钱多多也没跟他客气,同事好几年了,那些该死的客套早就不属于他们了!坐下来先把烤好的烤肉吃了,再弄几片烤肉在上面烤着。美滋滋的喝上一口烧酒才有闲心关心这个大龄青年今晚发什么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