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666章 抱我就趁现在
苹果版文档

更新时间:2021-04-22 00:24:31

我要打赏
优势演示
打赏共718738恒币
优势升级版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相关下载

我要评论
特色安全
评论共6653条
功能综合

平台下载链接

王所长不知何是什么事情,被李局长叫来的时候才知道那是车副所长让下面的人出警,现在下面的人胡作非为出事情了,如果不能严肃执法,估计自己也不要混了。当即说,你们两人如此乱作为,不要干了,准备回家吧。两个警察一直就不是好人,知道这次为了帮助董云霄,明知道不可为还是滥用职权去把秦书凯带了过来。现在可好,撞到了枪口上,也是坏事做多了,遭到报应。

回复(32)

安装可靠
雨棠

  • 笔心迹
    单机游戏下载

    第二天,秦书凯正常的上班。邱大姐瞧着秦书凯,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想到昨天的事情,有些看不过去了,趁着办公室里陆长生出去办事,王娟又没来,邱大姐搬了张椅子坐到了秦书凯对面。

    回复(25)

    初夏

  • 我躲在人群中头在晃
    平台怎么下载

    “在这个地方,我要让你跪,你就得跪!”董云霄抬起手,在秦书凯的脸上啪啪的轻拍了两下。
      秦书凯很是生气,***,在外面的时候,就应该对此人不留情,于是狠狠的伸腿踢了一脚。

    回复(40)

    殇未芩

  • 第十一回
    APP指导

    可刘大明为了生儿子在外头包个小情人,还明目张胆的找自己帮小情人调动工作,这是贾仁达不能理解的,**的干部,一旦名声坏了,对升官提拔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刘大明为了有个儿子也算是豁出去了。

    回复(69)

    七桦

  • 做个武侠梦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李成万没有看到秦书凯的紧张,很是猥琐的问,你和隔壁的那个柳橙是如何勾搭到一起的,那个女人对男人一直不是很高兴,竟然被人给上了,看不出来啊。秦书凯听李成万说的是这个事情,心里虽然知道这个女人不可能看上自己,还是有点显摆的说,当然是本人帅的一塌糊涂,是女人看到了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回复(44)

    陵浅

  • 五星体育直播
    手机版应用

    到了柳橙的住处,秦书凯心里很是激动,如果真是如李成万说的,这个女人对自己有意见,那么晚上抱着这样的女人,那也是幸福的事情。推开门进去后,柳橙坐在里面,正好看到她的脸,细腻的肌肤,一头飘顺乌黑的头发,精致的五官带着两个甜甜的酒窝。

    回复(70)

    淑篮

  • 黑白尘埃
    电脑版免费下载

    “草,敢打老子,给我揍死他!”董云霄大叫道。两个警察一直就不是什么好人,平时和董云霄在一起吃吃喝喝,认为巴结上领导的儿子,就可以为非作歹,听到吩咐围着秦书凯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秦书凯身体被压在墙上,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回复(63)

    沐浅雯

  • 佛系小王妃
    功能综合

    整天,都在想着如何举报的事情。晚上,下班的时候,秦书凯在回家到底路上,再次遇到了董云霄。看来董云霄这次是有备而来,后面跟着几个看起来很厉害的人。董云霄看到秦书凯,走过来说,秦书凯,想不到我们在这边见面了,今天我不会放过你,什么原因你是知道了,哈哈,如果不想被揍一顿,很简单,给我赔偿。

    回复(26)

    伊人飘雪

  • 陆太太又闹离婚了
    是什么

    “看,说这段话就知道你他妈还是童男子,大哥,那是男女真情交流,算了,和你***也说不通,不过告诉你,刚才那个柳橙来过了,让你回来就过去,看来这个女人想男人那是亟不可待了,你要省点力气,不要把自己都***送进去!”秦书凯一直对上次柳橙的帮助心里很是感激,现在听说找自己,赶紧出门,同时说,为什么到现在才说。

    回复(71)

    木槿分

  • 烛龙血
    下载网

    刘大明等的就是这句话,赶紧把座椅往贾仁达办公桌前拖了一下,往前凑凑说,武部长,这次来对你来说是小事,我有个亲戚想要调动工作到市里,不知道武部长能不能搭把手帮帮忙。

    回复(27)

    荻葵

  • 童心无惧
    特色安全

    又是一阵闷响,一旁正准备偷袭秦书凯的人被铁棍直接砸中了脸部,捂着脸就倒了下去。只是眨眼之间,几个人就已经倒地。秦书凯走到了董云霄的身边,看着一脸惊恐的董云霄,拍了他的脸,然后说道:“你他妈能不能有头脑,你的女人能看上我吗,我有什么能够让她动心的,你说,眼睛放大点。”

    回复(54)

    语笑阑珊

  • 倾寒大帝
    什么意思

    普安市下辖六个县,每年想调动工作到市区来的人太多了,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现在帮人调到市区,好处费是惊人的,即便是对于刘大明这样的老同学,拎着两瓶酒就想要把事情办了,肯定是行不通的。

    回复(74)

    淑蕊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活动推荐
    
    

    书友还读过

    万宙神帝
    官方正版下载入口

    万宙神帝
    下载安卓游戏

    玄幻  |  倾映兮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万年是劫
    旧版安全

    万年是劫
    可以吗

    玄幻  |  瑶箐

    林玉芳点点头,道:“俺听说了,那些人厉害的很,上次去咱村拉人的车,就是县城里的,这里肯定有他们的人。”李小亮一愣,他没想到那伙人居然把势力搞的这么大。想想三个光头明目张胆的栏车截人,他心里也没底了,说不准那三个光头已通知这边了。“车站咱不去了。”李小亮停下脚步道。“那咱杂回家?你还有这么多东西。”“坐三轮。”“那个贵。”“那些人可能在车站堵咱们。”李小亮一句话赌住了林玉芳的嘴。拦下辆跑客的三轮,讨价还价一番,两个上了车。开三轮车的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人挺精神,话头也多。“今天车站出事了。”老头眉飞色舞的说。李小亮与林玉芳对视一眼,心说还真猜中了。李小亮装着不明所以的说:“出啥事了大爷?热闹不?”“热闹的狠!”李小亮的问话正中他的心垲上,他潇洒的一甩头发,道:“知道咱县里道上的大黑二黑不?他们手下的小弟把车站给封了,哎哟,你们是没看到那场面啊,好多人被揍,丨警丨察来了都不管用。凡是去上林的车,谁都走不了。”车主说完,随口就问:“啊对了,你们不是去上林乡吧?”李小亮心里咯噔一声,赶紧道,:“不是,我们去佃户屯,离上林乡不远,不过不是上林乡。”其实佃户屯不在上林乡不假,却是与下林村距离不远,两村中间隔着着大田地,也算是相邻。本来李小亮想直接回家,现在这情况只能迂回了。“哦,那没事。我可告诉你们,这上林乡不知道啥人得罪了大黑二黑,凡是今天去上林的人都被挡下了。就是去上林乡的路口,都有人查。哎,对了,我听说上林乡原来不少学武架子(武术的方言)的,挺有名的,都说祖传的,有这么回事不?”这事李小亮当然知道。上林乡原本就有武术传统,有人说上林原来是义和团拳会门团的所在,这倒也有考究。上林乡北有一处老旧庙,庙内广场上刻着一个大大“坤”字。这倒是同义和团八门的记载有些相符合。不过,也有人说上林乡原来是一个小国“不周”的所在。上林乡附近有山,山名周山。绵延数十里与昆山山脉相连。这里也曾有过考古队来,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不了了之。但很多村镇的老人都坚信这不周国的存在。上林乡的人则说是不周国大将军的传承,拳法武功都是传自不周。李小亮曾用感兴趣研究过,不过,他发现上林乡祖传的武术,并不是真的是什么不周拳。这些拳法与八极、梅花等拳法都有相关的地方。所以,李小亮认为这个是以讹传讹了。但有一点却是李小亮解释不清的,就是传说不周国是药国。不周国人都懂种药,而上林乡以及周山附近,的确是有很多药材。过去,也有种药的传统。只是现在这些药材被经济作物所代替,已是面目全非了。李小亮对这样的作法嗤之以鼻,他觉着这是本末倒置。如果说想要赚钱,其实种药材比别的更赚钱。原来不赚钱,只是种的方法不对而已。这次回来,李小亮也打过药材的主意。与开三轮的老头说说笑笑,谈谈传说,到了佃户屯已是五点多了。天近傍晚,李小亮给了车钱,还送了老头一瓶饮料。路上还真有人查卡,都被老头对付过去了,李小亮也是感激他。挥别的老头,林玉芳才真正的松了口气的样子,看起来轻松了很多。太阳夕照,李小亮看着脸上染上橘红颜色的林玉芳,突然感觉这个女人细看起来,真的很漂亮。“走拉,咱们回家。”李小亮道。“啊,好。”林玉芳的语气里竟然透出份欢乐,这让李小亮的心情不由自主的也开心起来。大包小包,李小亮带的东西说不多也不多,说不少也不少。好在林玉芳平时干活,不是那种风吹倒的女人,倒是与李小亮拿的差不多。两人背着挎着东西,走在乡间小路上,两边是或高或低的庄稼,猛的看起来,倒是有些象回娘家走亲戚的小夫妻。佃户屯与下林村之间的大田野有六、七里路,路两边的玉米地较多,虽然天色有些暗了,两人说说笑笑倒也不显的吓人。但走着走着,林玉芳突然停了下来。李小亮不解,却见林玉芳指了指前方的玉米地。现在这时节是盛夏刚过不久,玉米抽丝期已过,正是子粒形成期。其实玉米很省心,一般不用人费心照顾。而且现在是玉米已长了一人多高,呆在里面会热的难受。就算是傍晚,也没有人喜欢在玉米地里呆。林玉芳现在指的玉米地里却传出来人说话的声音。看看两边看不到头的玉米地,脚下的小路愈发显的窄小,隐秘:“打劫的”这三个字不由自主的出现在李小亮的脑海里。现在这社会安定和谐不假,但没有犯罪那是绝不可能。小偷很普遍就不说了,就是抢劫的哪个乡镇没有也是不可能的。当然,谋财害命的那种是少数,无业游民型的流氓有时也会客串一下劫匪搞点钱,偶有发生的。下林村到佃户屯这片大田地里有抢劫的,这样的传闻不时发生,而且不是空穴来风。现在这正是“青纱帐”时节,正是出事的时候,猛然听到人声,不得不让李小亮有这样的想法。李小亮与林玉芳对视一眼,两人的想法差不多。李小亮四处看了看,发现道边有半个砖头,他弯腰一把抓在手里。冲林玉芳打个小心的手势,让她等着,自己慢慢向声响处摸去。可他没走两步,就发现林玉芳跟了上来。“你怎么跟过来了?”李小亮压低声音道:“我就看看情况,不一定是打劫的。”“俺,俺害怕。”林玉芳低声回答,可怜巴巴的看着李小亮,象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儿。“我……”李小亮很想说真出事我自己不一定管,你这不是添乱啊?但看看林玉芳的样子,心不由的一软,改口道:“那你小心点,看情况不对就跑。”林玉芳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带着欣喜,又象是想到什么,凑近李小亮说:“俺刚刚好象听到有女的声音,也不一定是劫道的。”李小亮心说有女的可能还是劫色的呢,不过他紧了紧手中的砖头,说:“咱看看,要是劫道的,人多你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引开他们,人少你也别动,有啥事我来。”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真碰到抢劫的,李小亮一个人他还能跑,但带着林玉芳就不行了。最好的办法是偷袭搞定他们,躲起来只能算下策,因为他们能躲别人能找。两人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向声音潜去,还未到地方,便又听到了声音。“哎哟,别这样。”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李小亮心里一动,这声音有些耳熟。“啥样啊,你还想我啥样啊?”另一个男人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语气里带着兴奋与戏谑,也有些耳熟。“你个死人,要死啊,别乱抓,啊……”“嘿嘿,兰香,你说让我抓哪里我抓哪里,绝不乱抓。”

    吞天神蟾
    版本活动

    吞天神蟾
    指导其他

    玄幻  |  沛珊

    “你们好。”季幼青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露出温和而无害的笑容。“季老师,我们坐下说吧。”那名女警道。季幼青颔首,坐在了空余的沙发上。接着,两位丨警丨察一个询问,一个记录的问了她昨天发现自杀女生的经过。没有什么疑问后,负责记录的男丨警丨察合上笔记本,对校长道:“校长,现在文秀岫同学的母亲说文同学是在学校里遭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才会自杀。这件事在社会上影响很大,领导也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情况。”“应该的。”校长道。“两位想要在学校里问什么,我们都会全力配合。我们也希望早日查明真相,弄清楚文同学自杀的原因,不仅是为了学校名誉,也是为了警醒,防止再发生类似的事。但是,我也相信,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是一视同仁,同学也是互相有爱的,不会出现不公平待遇的问题。我们也很希望丨警丨察同志能还事实于大众,不希望被学生家长误会啊!”两名丨警丨察互相看了一眼,男丨警丨察说,“我们一定会尽快查清楚一切。”他们提出要去文秀岫的班级看一下,校长让杨主任陪同去了。季幼青觉得已经没自己什么事,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校长叫住。“季老师,你等一下。”“季老师,你等一下。”在季幼青准备离开的时候,校长叫住了她。北阳一中的校长是一个长相很温和,儒雅的男人,已经有五十多岁,但是在每天的着装上,还是打扮得一丝不苟,让性子跳脱的人在他面前,都不自觉的收敛起来。“校长,还有事吗?”季幼青转过身问。校长沉吟了一下,才道:“刚才丨警丨察说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件事对咱们学校的声誉影响很大,一大早教育局就已经打电话来询问事情的原由。可是,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文同学会在学校自杀。你是高中部的心理老师,文秀岫也是高中部的学生,我想你代表学校去医院探望她,如果能问出她自杀的原因就最好了。”这番话,说得还算婉转。其实,在校长开口的瞬间,季幼青就猜到了校长的用意。丨警丨察办案讲究程序,等他们去查清楚到底文秀岫是为什么自杀,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可是,每耽误一分钟,这件事在网上的发酵就会更严重。俗话说,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校长是希望她以文秀岫为突破口,搞清楚她自杀的原因,尽快还学校清白。“我明白了校长,我去办公室收拾一下,就去医院。”季幼青接下了这个任务。校长斟酌了一下,又道:“如果需要的话,你可以再叫一名老师陪你过去。”季幼青摇头拒绝,“我先去看看情况吧。”这个时候,搞得人多势众的过去,更会增添误会。“好,那就辛苦季老师了。”校长颔首,也没有坚持。季幼青离开校长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林璇居然还在。她一进门,林璇就紧张的迎了上来。“校长找你什么事?”季幼青笑了笑,“没什么。被你说中了,昨天丨警丨察没找到我,今天去补录一份记录。”林璇了然的点头。突然,她看到季幼青在拿起自己的包和钥匙,又关了饮水机的电源开关,一副要走的样子,不由得上去拦住她。“你干嘛?你不会向校长辞职了吧?”季幼青惊讶的看向她,“为什么这么说?”林璇被她看得有些不知所措,讪笑着低头。季幼青认真的看了她一会,然后才道:“你想辞职?”林璇嘴角微微一扯,低声嘟囔,“刚上班没多久,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我……”季幼青劝她,“你要考虑清楚,这个职位你是好不容易才考进来的。而且,你能保证你换了新的工作,就不会再遇到别的意外?”林璇沉默不语。季幼青在心中叹了口气,声音放缓:“没有人会轻易选择死亡,我们是老师,在学生经历绝望和痛苦的时候,我们应该做的是帮助他们走出这种绝望,而不是拂袖离去。林老师,这条生命是我和你共同救回来的,难道你打算就这样放弃?或者,是受了这件事的影响,而放弃自己的职业和理想?”“!!!”季幼青最后这句话,触动了林璇的心。她瞳孔微微一缩,神情浮现出纠结。过了一会,林璇仿佛想通了般,释然的呼出一口气,放松下来。她笑道:“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才经历了一点事,就忘记了我当初是多么热爱这个职业,希望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教育事业。”季幼青也笑了,“我倒是觉得,你以后会成为一名很优秀的老师。”“谢谢,你也一样。”林璇的眼中重新出现了光芒,连憔悴的脸色都无法阻挡这种发自内心的勇气。“对了,你是准备去哪?”林璇这才想起来,季幼青似乎要出去。季幼青并没有隐瞒,“校长让我代表学校,去看一看文秀岫。”“你一个人可以吗?”林璇问。季幼青点头,“应该没问题。”林璇早上还有课,又是新来的老师,也不方便请假,见季幼青这么说,只好道:“那行,你去吧。自己小心些,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直接报警。”“没那么严重。”季幼青好笑的道。林璇却十分认真的道:“你是不是没看到那些新闻?有些家长情绪激动起来,简直就是恐怖!我们如今也是高危职业了。”“放心吧,我能保护自己。”季幼青跟她说完,又在林璇的目送下,离开了办公室。医院离学校很近,季幼青直接选择了步行。刚到医院,杨主任那边就给她发来了信息,是文秀岫现在所在的病房床号。因为是特殊病人,考虑到她情绪不稳定,所以医院还专门给她安排了一间没有其他病人入住的病房,还紧邻护士站。季幼青按照信息来到病房外的时候,就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了里面身形消瘦的少女,背对着大门,侧着头看向窗外的情景。在门外默默站了一分钟,季幼青并未推门而入,而是先去了护士站,找到了管床医生,了解一下文秀岫现在的情况。“这女孩,醒来之后,就一句话不说。伤口问题不大,我们更多的是担心她的情绪。”管床医生对季幼青道。季幼青问,“她家人没有陪她吗?”不问还好,这一问,管床医生就叹了口气,“就见到孩子的母亲,听说父亲在外地打工,一时半会赶不回来。不过,她那个妈啊……”“她妈妈怎么了?”季幼青追问。管床医生摇了摇头道:“她那个妈是个厉害的。孩子刚醒来的时候还寒虚问暖了几句,后面见她不说话,她妈妈就破口大骂,就差没冲上去打了。幸好被护士发现,及时阻止了。你说,孩子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还骂得下去,打得下去?就不怕刺激孩子再一次想不开?我看那孩子一动不动的样子,恐怕也是习惯她这个妈了。你瞧,一大早的,她妈说昨天已经请了假,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请假了,觉得反正女儿救回来了,一个人呆在医院里有医生护士照顾着也没事,就那么心大的走了。”

    听说爱已入骨暮已迟
    软件下载app

      听说爱已入骨暮已迟
      是表示什么

      玄幻  |  白曦儿

      “血口喷人?”孟浩冷笑,“朱小姐,你一向骂我是个吃软饭的窝囊废,我承认我吃软饭,但最起码我敢作敢当!不像朱小姐,明明做了却不敢承认!”“我有什么不敢承认,我……”朱笑笑气往上涌,差点就要点头承认,但很快回过味儿来迅速改口,“你别指望从我嘴里套出什么来,是你自己挪用了公款,休想栽赃给我!”“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我已经让我妹拿着证据去找思思了!”“你说什么?”朱笑笑跳起身来脱口尖叫,“你已经昏迷五天,怎么可能……?你是在诓我,就凭你这窝囊废,百分之百是在诓我!”“就当我是在诓你吧,反正我妹妹很快就能见到思思,你就在这儿等着思思给你打电话吧!”孟浩始终四平八稳。反观朱笑笑一张美脸阵青阵红,最终还是按捺不住打开房门冲出去。一冲出去,她立刻扯起嗓门尖声大叫。“王八蛋,果然是在诓我!”她怒气冲冲回进病房。孟馨则胆战心惊跟在她身后。“是,我是在诓你,之前没证据,可现在有了!”孟浩淡然一笑,拿出枕边的手机,冲着朱笑笑晃了一晃。朱笑笑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王八蛋,你敢阴我,我杀了你!”她向着病床猛扑过去,企图抢夺孟浩的手机。孟浩扬起手来,一巴掌拍在朱笑笑脸颊上。“啪”的一声,朱笑笑翻倒在地,半边脸颊迅速红肿。“你敢打我?你个吃软饭的窝囊废竟敢打我?”“我打你都是轻的!”孟浩一字一句阴冷如冰,“你跟聂枫私相勾结处处为难我,甚至将公款挪用这么大的罪名嫁祸到我头上!我告诉你朱笑笑,我早就已经忍够了,从今天起,不管是谁惹到我,我都会以牙还牙以血报血!”朱笑笑万万想不到这个几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的窝囊废软饭王,一旦沉下面孔居然如此可怕,禁不住浑身打个冷颤。但很快的,她就从地上爬起身来尖声叫嚣。“就凭你这个窝囊废,你吓唬谁呢?你等着,我要不把你这窝囊废胳膊腿全部拧下来,我就不是朱笑笑!”她明知她一个女人不会是孟浩对手,索性踩着高跟鞋飞快离去。孟浩冷眼看着她离开,右手五根手指飞快颤动,推算着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这五天他表面上昏迷不醒,实质已经掌握了《星空算数》初级算法。而一旦掌握《星空算数》初级算法,过往发生的所有事情、以及未来三五日内将会发生的事情,他都可以推算得清清楚楚。这就是为什么他方一苏醒,就一口咬定那六十万公款挪用是朱笑笑在陷害他的原因。而且孟浩推算出先两年之所以干啥啥不成,并不是他当真不会做事,而是那位豪门公子聂枫在背后捣鬼。聂枫本来是想借由孟浩的蠢笨与无能,让向思思明白她的选择错得是有多离谱。却没想到整整两年孟浩一事无成,两个月前更是出了公款挪用这件大事,向思思却始终忍着不肯跟孟浩离婚。聂枫气急无奈,这才对孟浩狠下毒手。五天前孟浩从脚手架上轰然跌落,就是聂枫指使人干的。而这所有的一切,孟浩都已经了然于胸。“哥,那女人肯定是找人去了,咱们怎么办?要不要赶紧出院躲起来?”孟馨从病房门口走进来,满脸忧急看着孟浩。“躲?往那儿躲?有哥在,没事的!”孟浩说。他是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在掌握《星空算数》初级算法的同时,他的躯体也自然而然脱胎换骨,如今他的体质之强悍,已经远超一般的武道高手。所以朱笑笑找来再多人,都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当然这些话他不能解释给孟馨听,因为像“灵魂离体”这种事情,说出来一定会把孟馨吓死。趁着孟馨去找主治医生来给他检查身体,孟浩将刚刚拍的那段视频给向思思发了过去,随后又给向思思打个电话。向思思很快就接了电话,却在那边一声不出。孟浩很清楚向思思打心眼儿里瞧不起他,而且孟浩推算出向思思在大学的时候受到过严重的心理创伤,导致她内心深处极度厌恶与男人亲近。所以她选择与孟浩结婚,不过是因为孟浩跟她的身份差距太大了,更加上腿有残疾,在她面前自然而然会心怀自卑唯唯诺诺,只要是她不愿意的事情,孟浩就绝不敢对她进行任何强迫。而她却可以借助与孟浩的夫妻关系,将其他男人拒之于千里之外。不过知道这一点,并没有让孟浩对向思思有任何反感,反而心中充满心疼,发誓要用一生的时间,慢慢让向思思对他敞开心门。“思思,我发了一段视频到你邮箱里,你抽时间去看看吧,是关于我公款挪用的事情!”孟浩说。即便他现在身怀绝技今非昔比,可是面对着这个令他一见钟情的女人,还是自然而然便显得小心翼翼。“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并没有追究你的责任,你还想怎么样?”向思思说,一贯的冷淡。“我没想怎么样啊,只是希望你能够了解真相!”孟浩谨慎回答。向思思稍微沉默一阵,才又问:“医生说你身上没有太大损伤,只要醒过来就会没事了,是这样的吧?”“是,我自己觉得随时都可以出院了!”孟浩回答。向思思便不再多说,直接从那边挂上了电话。两年了,向思思始终对孟浩冷淡如冰,但孟浩却从未对向思思有任何怨怼。他跟向思思本来就是名誉上的夫妻,两人会结婚不过是各取所需。然而只要是涉及到他孟浩的事情,向思思总是会不声不响承担起作为妻子的责任及义务。比如这次孟浩出事故,向思思虽然没有守在医院,但她不仅让孟浩住在最高级的病房,并且让她最信任的闺蜜朱笑笑留下来看护。再比如孟馨上大学,向思思亲自到大学附近帮孟馨找了一栋公寓住,一次性缴了四年房租,并且每个月都会主动给孟馨汇过去五千块钱作零花。更比如上次公款挪用,换个人向思思一定会报警抓人。可问题出在孟浩身上,向思思不仅没有深入追究,反而勒令公司内部人员不准再提及此事——只可惜有朱笑笑这个祸害在,这件事已经传遍了红山市上流阶层。而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足以让孟浩感恩一生。主治医生很快就来了,帮孟浩做了一下全身检查。那医生连连点头,说道:“没事了,你的身体并没有太大伤损,只要醒过来,就可以出院了!小伙子,你可真是有天神保佑啊,从六七层楼掉下来,居然啥事没有,这真是一个奇迹呀!”孟浩也觉得他是有天神保佑,为此他打从心眼里感激上苍。等主治医生离开,孟浩将孟馨支了出去,关上房门脱下病患服,刚刚换上自个儿的衣服,朱笑笑便带着三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闯了进来。孟浩一点吃惊都没有,索性重新坐到病床上,拉过棉被盖住双腿。

      天纵圣尊之风云崛起
      怎么样计划

      天纵圣尊之风云崛起
      苹果版文档

      玄幻  |  灵珑

      胡长贵拿到上次秦书凯的报告后,又是刘大明带来了,就显得很重视,认真的看了看,不是没有操作性,但是秦书凯和刘大明握手言欢,让胡长贵想不通,就想在这件事上出点难题,看看刘大明和秦书凯到底是什么关系,如何能走到一起的。同时,也想看看刘大明到底有什么能量。男人如果有想法,肯定会付诸实施的。胡长贵就走进田主任的办公室,说起了这件事,说是刘大明带过来的,看看怎么处理?因为知道刘大明和贾仁达的关系,田主任对刘大明现在是很看重的,就问胡长贵,这件事操作会有什么害处,会有什么不良的社会影响?领导人做任何事,都不能给自己留下什么坏影响,名声比任何东西都重要。胡长贵就别有用心的说,这件事表面上看似乎合情合理,但是从人事纪律的大环境看,很不符合凡进必考的原则,很容易被人抓住什么。再说,从照顾关心下属的角度来看,可以网开一面,但是胡丽丽和秦书凯还没有结婚,谁知道能不能走到结婚那一天,现在谁把男欢女爱当回事,所以我认为,只要秦书凯和胡丽丽没有拿结婚证,就不能办这件事。田主任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胡长贵,希望他继续说下去。胡长贵就继续说,对大学生村官,全市也有很多优惠政策,有事业编制优先考虑,招录公务员提供一定岗位等,所以解决胡丽丽的事即使我们单位不照顾解决,到时候也有政策给予解决,为了对秦书凯个人负责,为了对单位负责,暂时不考虑,以后看情况再决定。田主任就说,胡主任,你是分管领导,政策把握的比我好,该怎办操着就怎么操着,不能破坏规矩,如果他们问起来,给予耐心的解释吧。再说,秦书凯还没有和胡丽丽结婚,就不能以关心下属家庭的名义来解决。有了田主任的指示,胡长贵就很有底气的给刘大明解释说,刘主任,秦书凯对象工作安排的事正在研究,有结果我就通知你,大家多年同僚,你也知道我的个性,对你的指示肯定坚决落实。胡长贵没有说出暂时不能解决的原因,就是要让刘大明慢慢的等,时间是检验一切的最好的东西,就可以看出刘大明和秦书凯到底之间有什么联系。“什么时候能有结果?”“这个就无法解释了,要不,你问问田主任,怎么说我就怎么办!”胡长贵心想,有本事你就让田主任改变已经做出的决定。当然,胡长贵没有给刘大明透露田主任的真实想法,就是要看看刘大明是如何与田主任沟通的。所以说,机关没有朋友,只有捣乱。刘大明就和田主任打电话,先是汇报了挂职这边的情况,说在领导的关心下,各项工作开展的很好,受到乡村干部的高度评价,今年和秦书凯继续努力,争取一块挂职先进单位的牌子回去。田主任就说,辛苦了,挂职结束后,会向县委积极推荐的,让干事的人流汗不流泪。刘大明就说,感谢关心。后来,就提到秦书凯对象工作的事,问能不能关心一下,当然怎么决定,肯定是领导拍板,只是向领导传达小秦的心愿。很多时候,作为下属,肯定不能要求一把手做什么。田主任想了想说,这件事我也听胡长贵汇报过,安排一个人不是小事,凡进必考,所以这件事要好好的研究,不能出问题,否则,负面影响是很大的,别着急,我会安排胡主任认真研究的。谁都知道,任何事就怕研究,研究研究,最后都是不了了之。刘大明不知道很简单的一件事,怎么变的这么难操作。胡丽丽的事没有实际的进展,刘大明就感觉到吴龙的举报有点超前了,到时候秦书凯不配合,举报肯定无果而终,那么就打破自己经营多日的计划。刘大明就希望,市里对张富贵和刘小娟这件事能推迟一点调查。任何事物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吴龙按照刘大明的指示,写了一封人民来信,邮寄到了市纪委和市委组织部,反映市财政局干部在驻村挂职期间,和已婚妇女有不好的来往,和乡干部刘小娟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对全市驻村干部形象造成很大影响,对市级机关干部的形象造成很大影响,希望市级管理部门能认真对待这件事,抱着教育本人警戒他人的原则,从维护干部的整体形象出发,认真查处,对相关当事人进行教育。最近几年,从上到下,对干部管理的原则是教育为主,处罚为辅。处理的原则采用不举报不过问的原则,现在有人来信举报了,市纪委和组织部肯定高度重视,决定联合派调查组对此事进行调查。市委组织部和市纪委的干部都是研究人的人,知道张富贵在市里的背景,为了对本人负责,对单位负责,对市委负责,在没有弄清举报是否确实之前不敢随意下定论,那可是要得罪市委常委的,没有一个人愿意冒这个风险。怎么调查,就成为两个部门领导头疼的问题,多次协商后,决定抱着对举报信的内容调查的形式去乡镇进行走访座谈,弄清楚真相。调查组是市纪委的一个室主任带队前往的,到了乡镇后,直接和姜照光进行接触,说明目的,就是确定人民来信反映的事是否属实,希望配合。姜照光知道张富贵的背景,官场成精的他知道不能乱说话,否则,有可能丢官失位置。做官,没有了位置,活的狗都不如。再说,你对调查组说了什么话,就会被人传出去的。张富贵不能得罪,刘小娟也不能得罪,她的公公可是县里的副县长,巴结还来不及。姜照光知道如何应付调查组的人,他装着很吃惊的样子说:“我在这里很多年,刘小娟副乡长的为人我还是非常了解的,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是不是谁有着什么目的,进行乱举报,现在,这种无聊的人很多,看不得别人的一点好,只要看到别人进步或者什么的,就随自己的意愿去瞎想。至于张富贵,干劲很足,也能做事,去年为码头镇联系了很多的资金和项目,为码头镇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至于说作风问题,我很负责的说一句话,肯定是谁抱着什么目的,想打击他,无中生有的举报。”姜照光这么说,调查组心里很高兴,不出问题就可以顺利交差,这么回去也有点为难,不好给领导讲述,于是就问,作为乡镇一把手,张富贵在码头镇这么久,是否发现什么不好的迹象?听人说过什么?姜照光就挠着头说,你们也知道,“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针眼就是乡镇丨党丨委书记”,乡镇工作千头万绪,我很难有时间对每个人进行观察,至于和下面的人交流都是工作,所以说细节就不了解了。在此,向市领导道歉,说明平时和挂职干部联系不够,以后会认真改变,多加沟通。姜照光心里说,想从我嘴里得出什么东西来,简直就是从牛屁股里掏青草,不可能的。如果,说出什么有价值的话来,那么在官场多年也算是白混了,也不可能到现在这个位置。调查组知道从做官成精的姜照光嘴里是得不到任何的信息,就先后找来乡里的镇长、副书记、副镇长以及部分中层干部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