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病娇妖王成了我的满级辅助
下载说明

病娇妖王成了我的满级辅助
ios官方版下载

玄幻  |  白清年

吴龙是秦书凯高中的时候校友,以前就相互认识,不是很了解。金大洲,这个人听人私下说过,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服务过县委书记、副书记,早就该提拔了,倒霉的就是两个书记都因为贪污受贿被抓了起来,金大洲也就因此受到牵连。打狗看主人,主人都倒了,狗也没什么好结果。发改委的领导表面上对这次下派做挂职的两个人很重视,田主任指示邱科长按照最好的标准,给两个人准备了被子、水瓶等生活用品。既然做,就要做到最好,不管下去的人怎么看待,至少让县委领导知道,发改委领导对此项工作是高度重视的,达到这个效果也就足够了。机关工作原本如此,任何事必定有不同的说道,尽管身在其中会感觉有些累,可若是不了解其中法则,则会更累。经过了一番挫折和打击的秦书凯,现在的心态比之前成熟了不少,原本说话就不多的他,现在几乎成了闷葫芦。临走之前,发改委领导班子还在酒店为刘大明和秦书凯举行了隆重的送行仪式。平遥酒店位于陵水县城西郊位置,酒店远远望去,飞檐碧瓦,粉墙红门,门的正上方 “平遥酒店”四个描金大字,是本地出去的一位国家领导人题的,据说国家的省市的领导来此视察,都是下榻在这里。这是秦书凯头一次踏足如此奢华的酒店,以前每次从门口经过,他是从来都不敢想象,自己这样的机关小人物有机会在这样高档的酒店消费,可今晚梦想竟然成真了。带着几分好奇,秦书凯一进门就四处打量起酒店内部的陈设来,餐厅是包厢式的,里面的餐桌直径约米,餐具每个碗碟茶杯上都涂上金色的,小姐基本都是左右的个头。听服务员说,餐厅里的最低消费是元每人,烟酒另收,秦书凯在心里暗暗的计算了一下,这一顿饭吃下去,少说也有大几千呢,自己一个月几百的工资,竟然吃这么高档的大餐,他感觉心里有些心疼,可惜即便是自己不吃,饭菜也无法折换成现金让自己带回去,否则的话,他一定会提出要求把自己的那份折换成现金的。那天晚上,发改委田主任在主人的位置上坐下后,冯圆让刘大明坐在田主任左边,秦书凯右边。秦书凯不肯就坐,按照规矩,那是副主任才能坐的位置,一个办事员怎么能不懂规矩呢。冯圆就说,今天不按照级别,你是主角之一,这顿饭原本就是为了你和刘大明主任送行,你肯定要坐在这个位置,其他的副主任也附和朱爱国的说法。推让了几次后,还是田主任最后发话了,秦书凯才有些不安的在田主任身边坐了下来。等刘大明和秦书凯安排坐下后,几个副主任和冯圆及一起来的科室长们,才开始纷纷找到自己的位置。吃饭有吃饭的规矩,座位有座位的一套规矩。以前一本书上说过这种场合,也叫饭局,关键不在于吃什么饭,而在于局。局,就是各式各样的小圈子,进入了局,吃什么都一样,局的过程和结果却各不相同。秦书凯心里也明白,今晚的饭局,大家看中的其实是饭局以外的东西。田主任那天很和蔼,一直陪着刘大明和秦书凯讲话,告诉他们码头镇是一个千年古镇,有很多的地方值得一看,还说那儿现在的书记、乡长等他都认识,以及他们的爱好,能力,擅长。说好了后天,他将和朱爱国一道,亲自把刘大明和秦书凯送到乡里。田主任在说话的时候,来陪客的办公室主任、研究室主任等人也就开始给刘大明副主任或者别的班子成员敬酒。到了饭桌上,领导是谈大事,是把方向的,下属来是干什么的,是来喝酒营造气氛的,是来给领导做面子的。今天晚上,来的人谁都知道,田主任之外,刘大明和秦书凯是众人敬酒的对象,所以等把田主任的酒敬完后,就把目标盯住刘大明和秦书凯,每个人两杯下来,秦书凯再把每人两杯回过去,就是一斤白酒下去。这个时候,看到室邱科长端起一碗酒,对刘大明说,老领导平时关照很多,这次老领导被县委选拔重用,在此,下属敬领导一碗酒。说完,站在那儿,就把一碗酒喝了下去。开弓没有回头箭,到了酒桌上,喝多少酒,不是自己能控制的,邱科长此刻在酒桌上的豪爽劲,跟之前在办公室同事面前扮演的知心姐姐模样,多少有些不搭调,搞的秦书凯两眼盯着邱科长一杯见底的模样,心里忍不住嘀咕,邱科长到了酒桌上怎么会变成这副形象?秦书凯知道,下面的目标将是自己,于是装着接电话,走到外面,很快到了卫生间。从卫生间出来,秦书凯看到老同学李成万正在卫生间的门口,很奇怪,就问:“你在这干什么?”李成万说,我要去挂职,单位也在这边给我送行呢,我看到你的身影就追了过来,对了,你今晚又是一场恶战?跟谁拼酒呢?要不要兄弟两肋插刀一回?秦书凯没想到李成万也下乡了,忍不住问道,你在单位干的好好的,没听你说过得罪领导啊?真的下去?李成万说,切,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农业局是僧多粥少,年轻人多,位置却少的可怜,为了有个合适的理由优先提拔,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下乡的名额。秦书凯不由愣了一下,原来还有单位里的人是争着要下乡的?***,看来各个单位的情况真的不一样。当着老同学的面,秦书凯嘴里不干净的说:“妈的,我跟你可不一样,我是明摆着被人摆了一道,才会被发配下乡,这不,单位说送行,让几个人来陪,还不就是想让我喝醉,他们是不知道老子的深浅,一回进去收拾他们一个片甲不留。”李成万知道秦书凯的超大酒量,忍不住笑道,谁要是栽到你手上,也只能自认倒霉了。秦书凯一脸坏笑道,行了,不跟你多说了,一帮领导都在等着老子去教训呢,老子平时不行,今晚得罪老子的人,都要成为猪,改天我再联系你。李成万说,你少喝点,明天早点起来我带你到另外的酒店去认识一位朋友,是市里到这边挂职的,也许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好处。秦书凯就说,好吧。秦书凯和李成万分手,慢慢回到了包间,包间门一开,里头很多人都在看着秦书凯。秦书凯清楚众人眼里的内容,在这之前,单位没有人知道自己的酒量,这时候这帮人肯定认为自己不行了。秦书凯重新落座后,再看看刘大明副主任,已经是满脸通红,说话已经有点罗嗦,知道这个老狗喝多了。想一想也正常,这么多的人都来敬酒,不喝多也不可能。单位一科长孙平站起来,看着秦书凯说:“秦科长,刚才你出去,没有和你喝酒,你将代表咱们发改委到乡下驻村,老哥很敬佩,年轻有为,陪你喝一碗怎样?”面对孙平的主动挑衅,酒桌上所有在座的人都能看透此人的心思,酒桌上能把别人给灌醉了,那是一件所有人都喜闻乐见的事情,今天当着田主任的面,孙平想施展一下自己的酒功,博田主任一笑,让领导都来看看,自己是怎么把秦书凯这么一个大小伙子灌醉的。

安敢与君绝
指导有方

安敢与君绝
APP稳定版下载

玄幻  |  咩咩灰

莲城大学是中国高校历史上少有的没有经过大规模合并的重点大学,所以莲城大学只有一个校区,作为单一校区来说,莲城大学的校园面积在江南省内是名列前茅的,从学校最南端的校门口走到学校最北端,大约要走上 分钟,所以后来校门口到学校北苑开通了收费乘坐的电瓶车,从学生公寓到商学院阶梯教室,正常步行也需要分钟,严寒也很喜欢下课的时候独自漫步在校园里。严寒来自江南省西部山区城市,偶尔想起自己高三时对大学的憧憬,再后来,就是拖着简单的行李,来到离家不算太远的大学校园。中学老师们总说,进了大学就是象牙塔里的天之骄子。老师们还说,高中辛苦三年,到了大学就可以放肆了。严寒的理想其实是去北京读大学,高二的时候,严寒参与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cba篮球节目活动被选中,全国只有个名额,严寒幸运地成为其中之一,那一次北京之旅,让严寒感受到了北京城市和高校的魅力,严寒尤其喜欢北京的秋天,觉得“秋高气爽”四个字只有北京的秋天才最为符合,当年的严寒虽然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是那时候就觉得城市比大学更重要,如果是一线城市三流大学和三线城市一流大学,严寒一定会选择前者。然而,人生有一些关键的选择并不是完全能由自己做主的。严寒也想到自己高中暗恋的女生,那个如同陈睿口中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女生,在高考指挥棒的压迫下,高中三年,严寒只是静静地暗恋着,刚进大一时严寒曾给她写过一封书信,也未曾表露心声,但女生其实心里明白,只是好感未到所以也无意说破。严寒心想,此时的她,也许正和自己一样,正在北京的校园里漫步,旁边可能还有个英俊帅气的男朋友,他们可能正手牵着手,下课了一起去吃饭、去逛街吧。想到这里,严寒觉得人生很奇妙,高中时代发生在自己身上以及身边的爱情,姑且称为爱情吧,也曾那么美好,那么轰轰烈烈、刻骨铭心。严寒高中的同班同学,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两个人,因为女生去了外地上大学,男生留在本地复读,说好要每天煲电话粥,一定要等男生来年考到女生大学所在城市去。可爱情终究敌不过现实,不到半年女生就提出分手,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一个。这件事情当年给严寒的触动很大,男生是自己的好兄弟,后来也考上了大学,大学里也遇到了真爱后来携手走进婚姻殿堂,也算圆满,但每当严寒脑海里浮现出曾经那两人如胶似漆的画面,严寒的心都有种隐隐作痛的感觉。商学院是莲城大学里的第一大院,人数有之多,由于基数大的原因,所以学校里搞什么比赛一般都是商学院占据第一第二的位置,学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商学院阶梯教室上课,老师们一拨一拨地来,又一拨一拨地走。不少专业课的教材是这堂课的老师自己编著出版的,当时的严寒觉得很了不起,后来才知道其实不少也是东拼西凑为主。有些老师的普通话也不是很标准,南腔北调的,让你很难集中思想跟着老师的思维一起转,严寒的班主任是娄化市的,这个地方的方言是出了名的难懂,说快了有点儿像日语,一句话个字,其中个字要靠猜,不过大学的班主任不比中学,严寒大学四年班主任就见过面,还不如任课老师多。老师上课的风格迥异,有的老师照本宣科,有的老师张扬跋扈,严寒喜欢的一位老师叫彭源,彭老师从来不按照课本讲课,讲到激情处竟放声歌唱,偏偏彭老师的到课率经常超过%。所以大学里,学生要适应老师的节奏,而能跟上节奏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大部分人其实是靠自学,再有一小部分就是自我放弃了的,八二定律在哪儿都有效。后来有人说,大学不像高中,分就万岁,多分也浪费。大学里,有的人追求过程,有的人只看结果,严寒显然是追求结果的人,有的科目考试,只要能过,哪怕是作弊过的也行,因为严寒本来就觉得这门课的设置在这个专业不合理,过了以后就再也不想了。严寒这个班男女比例基本达到∶,不像外语系或者理工科的班级阴阳比例那么失调,班上同学没过多久就分成了若干个小群体,群体与群体之间基本不互相往来,且保持着相当高的稳定性,这一点尤其在女生里面比较明显,城里学生基本上是一拨,农村来的基本只和农村来的玩儿,在这城乡差异的两大群体中,又各自分了几个小群体,例如同一种方言语系下的玩儿在一起,喜欢唱歌跳舞的玩儿在一起,等等。小群体和小群体之间偶尔会有些交集,但基本都不会跨过城乡的这一条界线。男生这边则相对好一些,相互间的界限没有那么明显,毕竟游戏和体育可以迅速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此外,大学的生活可比高中要丰富多了,因为每个大学都有一条“堕落街”。在可以考证的资料里,“堕落街”一词最早起源于江南大学和江南师范大学之间一条与湘江平行的小街道,也就是现在桃子湖这个区域,这个地方潭州人原来也称为“牌楼口”。世纪年代,大学城的学生公寓还未兴建,所以学生的娱乐活动逐渐向这条街靠拢,慢慢地,各种小吃、餐厅、卡拉ok、网吧、桌球室、舞厅、小旅馆越开越多,学生来这里被戏称为“堕落”,当然,的确也有一些藏污纳垢的。年,《中国青年报》驻潭州记者站一个记者发表了一篇通讯《江南大学有条堕落街》,从此,潭州的这条堕落街就名声在外了。年,这条街被彻底拆除,但任何一所大学都是人口密集的场所,人流即商机,大学附近从来就是商家必争的黄金地段,并且还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年轻人到这里消费,因为“学校门口的东西基本都好吃”是大家公认的观点。所以一条街被拆除,自然会有别的“堕落街”马上取而代之。当年的莲城大学,已经发展起来的“堕落街”有联建商业街、北山堕落街、学生公寓商业街等等,还有一条叫的堕落街,得名于这条街上最大的一个商铺,这家商铺算是学校的龙头企业了,可以“冠名”一条街。严寒大一刚入校时,最喜欢去的就是堕落街,主要原因是离公寓近,走路分钟就能到,堕落街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ktv、网吧、餐厅、各类小吃、桌球室、澡堂一应俱全。堕落街给严寒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这里的澡堂,虽然学生公寓比起传统学生宿舍条件算不错了,寝室里有独立卫生间了,但由于没有安装热水器,夏天直接洗冷水澡倒是好解决,冬天想洗个热水澡就是件非常头疼的事情了,所以那时候大学里卖得最好的一样东西就是热得快(一种u型或者圆形的电热管),这玩意儿大概在分钟左右可以加热一大桶水,虽然因为容易引发消防隐患,学校经常组织清查收缴行动,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加之每次清缴行动前总有人通风报信,所以很难起到真正的效果。但是,热得快怎么也比不过痛痛快快地洗个热水淋浴舒服,所以“”当时的澡堂生意相当地好。堕落街有三、四个私人开的澡堂,每个澡堂由一个个小隔间隔成,隔间不分男女,隔间里面有放衣物的小格子,一个带冷热调节阀的直立的水管出水,小隔间有一扇小木门可以从里面上锁,格子间的上面是空的且相通,隔墙大概有米高。澡堂收费是元次,每次可以洗半小时。虽然带上换洗的衣物从寝室跑过来洗个澡再回去毕竟还是有点儿麻烦,但是过几天不痛快洗个澡又觉得很难受,所以严寒一般每周来洗一次,或者每次打完球后直接来洗。澡堂的热水供应应该是自建锅炉,出水管的出水量还可以,反正每次洗得还是比较爽的。当时“”的澡堂,经常能看到学长学姐牵着手去洗澡的,比较含蓄的就是各开一个隔间洗,男生洗完了在外面等女生,有几次,严寒看见学生情侣就干脆直接开一个隔间洗,比较尴尬的一次,严寒的左右隔间都是情侣共浴,女的一边洗一边说“轻点”,男的说“小点声”。大一的严寒,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一边脑补隔壁的画面,一边加速洗澡的动作,嘴上骂骂咧咧地说赶紧回寝室看*****去。

穿越游戏之幸存者
手机版哪个好

穿越游戏之幸存者
软件安卓下载

玄幻  |  秋瑾溪

小圆脸接下来的反应,果然如我猜想的一样。“啊?哦,好的!”相当明显,她的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眼里还带着些许的不好意思。连脚下的步子都轻快了起来,背后的马尾左右甩了起来。我在她稍后的位置看得有点愣了一下。这款马尾,有一种很熟悉,很青春的感觉。“你是高中生吗?”我突然追问了她一句。小圆脸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小脸又开始微红。脚步稍稍有点乱地往前迈。“不是啊,我大学毕业都工作一年多了。”我啊了一声,赞叹道:“我的天,完全看不出来,我真以为你才高中生呢。”小圆脸被我刚刚的先扬后抑的神转折已经基本放下戒心,加上之前发的好人卡,对我这句话,相当受用。“是吗?我看着,有那么小吗?”“有,真有,特别是配上这马尾,让我想起高中生涯了。”我轻笑着。赞美也确实是因为她有这个青春资本,一张娃娃脸,高中生的打扮,容易害羞的表现,特别是还有那未曾完全发肓开的某些地方。然后,我真的陷入了某种回忆当中,她呢,估计被我这话击中了哪个部位,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然后,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下。我先反应过来:“那个,我叫江宁,怎么称呼你呢?”小圆脸也从刚刚奇怪的气氛里清醒过来,斜着看了我一眼。“嗯,我叫冼宛宁,你也可以叫我叫小马尾啊!”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种高中女生的小调皮,明显透露了出来。“这么巧?你名字里也有个宁字?”我觉得这世界有点奇妙了。“可不是!”“要不,你先租个单间吧?那个环境虽然不好,但便宜,我看你现在,也只能先住这种了。”冼宛宁笑眯眯地看了一下我的衣兜。我拍一下口袋,大方并且爽快地对冼宛宁说道:“不就是开个单间吗?哥能付得起的。”冼宛宁的小脸,又有些微红了。这妹子,咋这么容易红脸?而且,刚刚我这话,有什么问题吗?开个单间?嚯,不是酒店的那种单间好不好?我怎么觉得,这妹子偶尔也会有一种我身上的不单纯呢?这时,她带着我已经走过了主街,左转入一条巷子,再右转,在一栋门口挂着招租的五层楼停了下来。“这栋怎么样?”我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直接带我到这栋,刚刚一路上经过的,可有不少招租的。“这家,有啥优势吗?”冼宛宁从包包里摸出一个精巧的小电话,开始拨号。这种房子的首层,都是店面屋,会出租出去的,或者是自己开个小店什么的,房东会选择住在二楼或三楼。在等电话的同时,她轻声跟我说:“这家,我可以帮砍一下价。”哦,原来如此,难怪她刚刚一步都没有多停留,而是直接奔这一家过来,看样子,她应该认识房东。她用一种相当放松的态度,在电话里说了一大通我听不太懂的本地花城语。然后,放下电话,对我说道:“等下房东就下来,她会写个收据给你再给你钥匙。单间。不收你押金,但你要提前付月租才行。水电另付。”我张了张嘴巴,大为惊喜之下,居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看着她离去的时候,居然忘记问她要个电话号码。我没有问女房东,冼宛宁是怎么把押金和租金的事给谈妥的,因为这位女房东身上的肉,晃得我眼晕,根本不知道怎么问。我跟着肥胖之极的女房东上楼。屋子在三楼。阴暗,潮湿,进门必须开灯才能看得见,里面只有一张单人床,床边只放得下一张小桌子,墙角边上有数个蟑螂在趴着。厨卫是三楼三个单间租户共用的。床边有一个窗,一直用深色窗帘挡着,我放下箱子钥匙和收据,拉开窗帘,马上能看到隔壁那栋楼里三楼租户的所有举动。我既不是偷窥狂,也不是暴露狂,所以,窗帘还是拉上的好。这一夜,失眠了。不是因为被老刘坑,也不是因为钱被偷,更不是因为记住了小马尾。而是这破地方,隔了十多米的另一条街,两排房子的中间有条小几十米长的小巷子,晚上九点后,突然开始热闹起来。吵了半个多小时,我忍不住了,用力扯开窗帘,打开窗户想冲外面吼几声的。但是看到那个场景,我突然狠狠咽了一下口水,骂人的话居然出不来。一长溜,站了十多个衣衫褴褛的小姐姐,各种各样打份的都有。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穿得一个比一个少,奇怪的是她们好像都喜欢穿小一二号的衣服。然后上半身的某些地方拼命的凸显出来,而下半身,清一色的小粉裙。又短又窄!我脑子里闪过一个词:清凉!瞬间,我睡意全消!趴在窗台上,看热闹。然后对面的楼层里,也冒出几个脑袋,也在看着下面热闹的场面。脸上挂着那种不言而喻的笑。我估计我的楼上,隔壁的楼上,对面的楼上,但凡是能看到这条巷子的人,很多个窗口,都为那个小巷子而开着,很多颗脑袋都探出来看热闹。中间时不时有三三两两,或是单个的男性,迈着步伐从巷头走到巷尾,有的纯粹只是看一遍,像看一个节目一样,要看完整。有的会停下脚步,在某个小姐姐面前,聊几句,离得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被聊的小姐姐,无一例外地都会很亲切地上前搂着某个男人的手臂,好像很熟的关系一样。我心想,她们熟人真多啊!聊啥呢在?时不时有聊得热的,二人也有三人的就手挽手从小巷子离开,好像接着找地方聊似的。期间也有新的小姐姐加入小巷子团队的,不知道是刚刚来,还是刚刚聊完再回来的。精精有味地看了半天,才恋恋不舍地拉上窗帘,躺下。但是怎么也睡不着,满眼满脑,都是那白花花几乎露出一大半的凸起,和短裙下面白得晃眼的腿!我年青体壮的凡身,受到了一万点以上的冲击!中间跑了两趟厕所,洗了几把脸,还是睡不着。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迷糊间才发现,自己又弄脏了丨内丨裤!暗暗地提醒了一下自己,以后就算是要看,也要限制时长!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找工作!之前老刘说过,刚来这里,如果没有熟人介绍工作,自己找的话,基本就两个途径,一是在报纸上找招聘广告,二是上人才市场。相对会比较正规一些。我决定先上人才市场去看看。我看了地图,不是很远,而且也没有直达的公车,还不如走着过去,顺便熟悉一下路。楼下就有早餐,五毛钱的粥,加油条,或是包子,咸菜随便吃不要钱,两块钱能吃得饱饱,这个比较适合现在的我。早餐点都是临时摆出来的,一大早煮好的大锅粥,热在锅里,支几张小桌子,随便摆几张小折叠凳,就算是一个临时早餐点了。

甜甜的小美满
手机版客户端

甜甜的小美满
规则大厅

    玄幻  |  洛兮

    赵大奎和刘小娟都有这样的想法。赵大奎这个人,以他的家庭条件在当地还算是很显赫的,很多女孩都是把身体主动地贴过来,但是经历过很多女人的赵大奎认为刘小娟就很适合自己。把真正的纯情是滥情后的回归,用到赵大奎身上很贴切,在阅读女人无数的身体后,已经达到了“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境界,有人说,若要找纯情的主子,那种滥情过的人最靠得住,也不是没有道理。赵大奎始终相信,那些在自己身边卖弄风情的女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这种女人只能够打哈哈,解解馋,却绝对不能有什么深入的发展,更不可能娶回家当老婆,因为那太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有戴绿帽子的危险。而刘小娟,就是自己要找的过日子的女人。刘小娟认为,自己出身不好又怎么样,就是要控制赵大奎这样的人,说白了是和副县长斗气。刘小娟记住这句话,酒香不怕巷子深,只缘酒香可以飘很远。女人的好名声胜似酒香,香飘万里。一个单身女人如果能做到外有女人味,内有基本涵养,又清清白白,就算身边暂时没男人,也少不了男人追求的,如此尤物,浪费了暴殄天物圣所哀!有了思想的女人,就很容易控制男人。很不经意的发生第一次**接触过后,刘小娟本能地知道,自己能使这个男人如意,这就足够了,并且已经很好的开始了第一次。第一次,是开始,也是结束;是句号,也是逗号。如何让这第一次继续,才是重要的。刘小娟很会控制好下面的次数,让赵大奎心甘情愿的从家里的别墅搬出来,住进刘小娟租来的小房子里,开始小夫妻的生活。副县长当时很坚定的想,暂时控制不了儿子,说不定儿子和以前一样,和这个女人玩几天就忘了。谁知道,儿子到了刘小娟那儿就再也不回来了,几个月都不和父母见面。老两口害怕了,如此下去,等于就是把唯一的儿子给失去了。老两口商量很多天,主动妥协,表示愿意接受他们的婚姻,尽快给他们举办婚礼。举行了婚礼,是夫妻了,结婚了当然就想要一个小宝宝了,这是所有人期待着的,刘小娟夫妻也期待着,可是结婚三年一直没有动机,夫妻就相互怀疑肯定对方有问题。副县长老两口就认为媳妇那个方面有问题,因为以前刘小娟妇科方面就有点小毛病,所以家里人就一直认为原因在女人这里。赵大奎当时安慰说:“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两个人感情好,幸福,我们不是为父母活着,也不是为子女活着,是为我们自己活着。”刘小娟很激动,泪如雨下,为什么自己的命会这样?自己是多么想为老公生一个孩子啊。后来,她背着赵大奎去医院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医生说她的问题不大,应该怀得上,还说要她放松心情,不要太紧张。刘小娟不信任地方医院的结论,于是又借着到省城出差的时间,抽空到省城的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同样的结果,自己没有问题。在医生的建议下,刘小娟带着老公去医院检查了老公的液体,报告很快就出来了,也把他们吓蒙了,报告上竟然写着“无精子”,没有精子还怎么可能怀孕呢。两个人的心都凉了,之后就走上了求孕的路程,听从医生的意见,做了三次检查,但都没有看到一个存活的精子,后来,又在一个有名的医院做了手术,可最后的结果真的把他们打入了地狱,源头都没有精子,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生育,这就说明赵大奎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拿到报告的那天晚上,二个人痛哭了一场,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的可怕,也是多么难以接受。最后专家给了一个不确定的认定,说这种病说不定的,有些人自己会好,有些人永远都好不了。医生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做试管,而且要用供体的精子。那段时间,赵大奎的心情很差,他不愿意用精子库的精子,说一辈子没有小孩也可以过,现在丁克就很多的。这么说,刘小娟就很害怕。因为曾有好几个人给她算命,说她会结两次婚,真的很怕。说心里话,虽然赵大奎不能生育,但是刘小娟觉的这是次要的。一个人找到合适自己的另一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她现在很爱赵大奎,离不开他,也没有比他更适合自己,更爱自己的人。可是,看到网上很多因为没有孩子而分手的家庭,她又很惶恐。虽然她知道赵大奎不是那种人,但很多事情是有变数的,而人是最善变的动物,谁又能保证赵大奎不会变呢。副县长老两口知道情况后,对儿媳妇就不敢再发脾气了,因为母鸡是能下蛋的,土地是能长庄稼的,关键是没有合适的种子,儿子每次卖力种下去的种子没有实质性内容,到最后就是一滩水。以后的几年,这个家庭一直都没有人再提起这个话题,但是气氛很压抑。去年的一个晚上,赵大奎和刘小娟两个人做完男女之间的功课后,抚摸着女人如绸缎的身体,突然对刘小娟说,他想抱个孩子。刘小娟很奇怪,就问为什么?现在这样过也不是很好,只要心里有对方,日子也很快乐。赵大奎就对刘小娟说了实话。他说,他现在所管理的广播电视局费用征收处有四个下属,除一个小伙子年轻外,其余三个都是到之间的领导家属, “三个女人一台戏”。有线电视费征收大部分集中在每年的月和来年的、月份,其余时间客户很少,每天也就、个,以至大部分时间处于休闲阶段,以王大姐为首的三个老女人整天叽叽喳喳。每次赵大奎端着杯子慢慢踱进一楼的收费大厅。三个岁数大的老女人,从不考虑他的什么关系背景,每次看到他会毫不留情的说,赵大奎你小子每天晚上有没有做好功课,多岁了怎么还不想要个孩子,是不是那个东西不行啊。赵大奎无法说实话,总是用手摸几下头发说,老大姐,我比你们着急多了,可是老婆为了保持什么身材,说生孩子会变形,不想要我也没有办法。

    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操作技巧

    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点击查看

      玄幻  |  璃兮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啊,现在的我也只是刚刚认识你,我目前这个状态对你又不了解,我还是听你多说说吧。”“那我就说说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怎么追的我吧。”周婷美矛盾了,她直觉感到车祸有点蹊跷,那天晚上林文峰和她通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广州,为什么夜里会在河西市郊出车祸呢?所以她既想着林文峰能早日恢复记忆,又有点期待林文峰最近几天的记忆永远也不要恢复。和林文峰在一起虽然物质上差了一点,但是精神上是满足的,能被一个男人当作小公主一样呵护,任谁也难也割舍,偏偏自己的虚荣心很强,凭什么别人长得还不如自己,找的男人能让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殊不知,人与人之间最怕如此比较,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到了周一,医生安排他去换了头上的绷带,检查了一下伤口,愈合的很不错,重新包扎了一下,不过没有像原来那样左三圈右三圈还绕着下巴缠起来,换了一个网兜像瓜皮帽一样盖在头顶,两条细绳连着,在下巴下到了一个结。何医生对林文峰说道:“头部外伤已经在愈合了,等下再去做个磁共振,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下午或明天都可以出院的。”“谢谢何医生。”林文峰回到病房看了一会昨天朱胜杰拿来的资料,护士拿着单子陪他去检查,磁共振的片子何医生看了没什么问题,问林文峰是下午就出院还是等到明天,林文峰当然越早越好了,何医生让他下午来拿出院小结,明天自行办理出院结算。中午梁淑华又做了几个好吃的送来,听说明天能出院,也是一脸高兴。昨天周末周婷美来陪了一天,跟着林文峰在医院了转了几圈,说了一天没营养的套话,见他除了头上的绷带,压根不像是个病人,所以今天周婷美去上班了。梁淑华这二天看出点端倪,小俩口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儿子话很少,媳妇说的也不多,梁淑华对媳妇不是很了解,但是对儿子却知根知底。自己儿子不算太聪明,但是做事认真,不是个没头脑的人,凭周婷美的长相身材工作单位,儿子即使啥都忘了,但名义上周婷美还是他老婆,他的牢牢抓住才对,这么蜻蜓点水若即若离的模样不大对劲啊。“小峰,马上出院了,回家后我们也要回北口镇了,你跟小美之间这么不理不睬不行啊,你是男的主动点,以前的事暂时想不起就想不起了,你就换个花样再追一次呗,她是你媳妇,你害什么羞呢?”“妈,我不是害羞,我觉得有点想不通,从你们那了解到我现在的工作情况家庭情况,凭什么她会嫁给我的,我是怎么追上她的。”“你想那么多干嘛,等你记起以前的事不就知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感情可以培养的,你记住她是你媳妇,条件又好,结婚至今也没听到你们吵嘴干架的,下班回家多聊聊天,没话找话呗,过几天估计就熟悉了,我们那个年代媒人带着见一面就结婚过日子的男男女女多的很。”梁淑华其实是想提醒儿子,就算周婷美有点娇气,城里人嘛,多少有点看不上农村的,但是他们是合法夫妻,儿子结婚该花的钱都花了,可不能打了水漂,早点生个小孩就没有夜长梦多了。“好了,我知道了,现在我身体没毛病了,主要是保持心情愉快,早日恢复记忆,听我们经理说工作上还有重要的事情等我去做呢,是我家里的又跑不掉的,你别担心了。”林文峰看到父亲没怎么说话,又把话岔开:“爸,我看了我们公司的资料,像挖机铲斗车压路机打夯机,我们主要是生产销售这一类大型建筑设备,你们机械厂和我们公司生产的东西还是有点关联,你们的除尘设备虽然说不能范围用在建筑上,但还是有几个小产品能用的上的,“比如买我们砂石分离机、滚砂机的客户肯定对你们除尘设备感兴趣的,回头我留意一下,如果成了,到时候你们厂长得给我分成啊。”林桂平现在分到保卫科,对厂里的销售大事不关心了,摆摆手说:“厂里的事自有厂长副厂长负责,你把自己厂里的事情办好,等到有余力时候顺便再考虑。”“恩,我知道轻重,我是说有机会我会留意一下,花不了多少精力的。”林文峰也不多说了,专心吃饭。梁淑华接过话对林文峰说:“你有这个精力还不如帮帮你你大姨家的晓玲,她也在河西,好像在一家医药厂卖药的,这几年她们药厂效益好的很。“听你大姨说,晓玲在河西买了房在装修,年前准备一家都搬过去,也就前几天在镇上碰到你大姨才知道的,回家我把晓玲电话找出来告诉你,你们年轻人能聊到一块去,还能交流交流买东西经验呢。”林文峰知道母亲梁淑华有个堂姐梁淑艳,她二人年纪相差一岁,姐妹俩打小一道长大,感情深厚,当年梁淑艳家境比她家境好,嫁到隔壁蓝山县马渡镇,丈夫杨文博在镇医院上班。因为她结婚比梁淑艳结的早,林文峰比梁淑艳的大女儿杨晓玲还大二岁,杨晓玲下面还有个弟弟叫杨腾飞,目前大学快毕业了。杨晓玲大学上的就是河西中医药大学,毕业后杨文博托老同学帮忙,把女儿送到河西一家大型药业公司春兰药业当了一名医药代表。林文峰他表妹杨晓玲遗传了她母亲精明能干的基因,人长得也不错,个子高高的,从小到大只见过几次,所以他俩不是太熟。最近的一次见面就是林文峰婚礼上,当时杨晓玲穿了一身浅色的长裙,腰身收得极细,束了一根腰带,将她丰满的身材衬托的很性感。“妈,你说大姨和大姨夫是怎么想的,他们家又不是很缺钱,干嘛把晓玲弄到医药公司去当个销售?整天在外面和乱七八糟的男人推销卖药抛头露面的,他们放心吗?”“上次听你大姨讲,是晓玲自己选的,原本是想弄到镇医院的,她自己不愿意,后来正好有那么一个关系就送到药材公司了,听说卖药也不错,收入挺高的。“前一阵刚刚在河西买了一套平方的电梯房,多万呢。你结婚买的平方房子也不过才万,就把我们家掏空了,要不是最近这几年攒了点钱,就这房子都买不起,上次你跟我说你现在工资多了,小美跟你差不多吧?”“妈,你看你,我现在人都不认识,哪还知道她工资多少呢?”林文峰苦笑应对,“不过我们老大要去当副总了,准备提我当部门老大,到时候公司也得升,其实我们销售主要是业绩提成,原来普通销售员提成很少的,但是当上经理工资马上提高不少,所以我觉得以后赚钱机会多的很。”林桂平接过话语:“不管赚大钱赚小钱,首先要合法,再者合规,最后合理,合肥呢就是国家法律不容许做的事情不要做,特别是行贿,逮到就要进去了,我就你一个儿子,别人做不做你不要眼红,你不能做。”“知道知道,就算送,也轮不到我去送,级别不够呢,我这个级别的也就是送送烟酒联络联络感情的,达不到犯罪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