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大漠孤烟直柏树落日圆
演示活动

大漠孤烟直柏树落日圆
资源下载

玄幻  |  凛寻

萧逸感觉脑袋一阵刺痛,脸颊有点湿湿的,是血。他第一反应是,老子被人开瓢了!老子身价百亿的大老板,谁特么敢打我?我的保镖呢,我的秘书呢,我的……“ 你....你们别打爸爸了,我不许你们打爸爸,呜呜……”一声哭腔传进耳朵里,萧逸睁开眼……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张开双臂,正挡在了他面前,就像个护犊子的老母鸡,虽然看起来怯生生的,却没有丝毫的躲闪。屁大点孩子护着他?这一幕,格外的刺眼!爸爸?是在叫我吗?然后进入眼中的是牌九,麻将,赌桌……还有拎着啤酒瓶的大光头?随即,一股剧烈刺痛冲进大脑里,差点击溃了他脆弱的神经。萧逸摸着满头的冷汗,一段杂乱记忆浮现在眼前……我,萧逸,二十四岁,结婚四年,老婆小七,女儿丫丫,婚后没有工作,游手好闲,嗜赌成性,酗酒家暴打老婆。坦白说,就是一人渣!仅有的一点人性......是对女儿还不错。而就在刚才……我输掉了自己的女儿!“小子,输不起就别赌,输了还想赖账,我看你特么活腻了。”大光头拎着酒瓶儿,凶神恶煞。“呜呜呜,坏人,你是大坏蛋,滚蛋,不要打爸爸,我要告诉妈妈!”女儿挡在萧逸身前,战战兢兢,但却是毫不退步。这一幕,看的萧逸双眼生疼,都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这么懂事的女儿,你竟然把她输了?就连张牙舞爪的大光头都看不过去了,瞅着小丫头直咂嘴,“你个傻丫头,你爸都把你卖了,还护着他干啥?”“骗人,你骗人,爸爸最喜欢丫丫了,呜呜呜!”“骗你?不信你问问你爸。”大光头一句话,一下让丫丫紧张了起来,含着泪珠的大眼睛,瘪着小嘴,扭头看向了萧逸,“爸爸,你……你真的……”“我……”即便商场沉浮几十年,见惯了人情世故的萧逸,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躲闪的目光,甚至不敢去看丫丫的那双眼……那希冀的眼神……太刺眼了!哇……似乎得到了什么回应,丫丫一屁股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哭起来了。“作孽啊,这么好的孩子,居然跟了这么个烂人”就连做尽了缺德事的大光头,都忍不住骂了句烂人,把亲闺女都送上了赌桌?什么玩意儿啊!“行啦,别哭了,乖乖跟我走吧,好歹给你找个人家,也比跟着你这杂种爹强!”给丫丫手里塞了两块大白兔,大光头伸手就要抱丫丫。也就这时,门外冲进来一个发了疯的女人!“滚,滚,别碰我女儿!”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伴着她手里那把狂劈乱砍的菜刀,一下冲散了门口的一群混混,也吓退了要抱她女儿的大光头。女人一把把闺女揽在身后,一把菜刀对着所有人,“滚,都给我滚,谁敢碰我女儿,我就跟他拼命!”这……就是我老婆,小七?萧逸端详着那个披头散发的疯女人。记忆中,他老婆应该是一个端庄温柔的女人,胆小,羞涩,性子温和,平日里都没跟人红过脸。更别提打架骂人!可现在,她披头散发,鞋都跑丢了一只,一把菜刀狂劈乱砍,活像个疯婆子。迎着萧逸的目光,小七抓起地上麻将牌,劈头盖脸的砸了萧逸一脸。“萧逸你就不是人!”小七目光灼灼的瞪着他,“你连个畜生都不如,虎毒都不食子呢,你居然赌自己的亲女儿。”“你个王八蛋,明天我们就离婚,女儿是我的,要赌你就赌你自己,以后你是死是活,跟我们娘俩没半点关系!”小七瞪着他,连哭带骂,那眼神恨不得拔了萧逸的皮。“干啥干啥呢,在这跟我又哭又闹又闹离婚的,耍无赖是吧?”大光头瞪着牛眼大的眼珠子,啪…合同往桌上一拍,“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白纸黑字跟这写着呢,要么给我三万块钱,要么把这小丫头给我留下!”“三万块……”小七感觉到脑中一片空白,三万啊,别说三万,她现在连三千都拿不出来。小七气的浑身直发抖,这多少次了,自从嫁给萧逸就没过一天安稳日子,要不是丫丫亲近他,离不开他这个爹,她早和萧逸离婚了。“萧逸,你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屁股,别想拖上我女儿!”小七一咬牙,抱着女儿就要往外走。“干啥,给我耍无赖是吧!”大光头直接急了眼。“没钱,就把人给我留下!”“来人啊,给我抢!”“爸爸……呜呜,爸爸!”叫骂声,厮打声,还有女儿的哭喊声……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是一群男人的对手!啪……菜刀被打在地上!女儿被夺走!小七无力的哭嚎着,叫喊着。突然,她扑通一声朝大光头跪下了,“大哥,我求你了,要抓你就抓我走,放过我女儿,行吗?”斯……萧逸深吸了一口气,发酸的鼻腔一下呛红了眼。见面不过五分钟,要说什么夫妻情谊,父女情深有吗?没有!这一幕幕,就像一个木偶看着一群陌生人。商场沉浮几十年,从白手起家到身家百亿,吃喝嫖赌耍过,坑蒙拐骗干过,萧逸不敢说自己是个好人!但起码……还算个人!砰……一脚踢飞挡在身前的烂椅子,萧逸站了出来!“欺负女人孩子算什么能耐,有什么事冲我来!”一句话,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就连小七都愣住了!大光头直接就给逗乐了,“你装什么大尾巴狼,说的好像刚才把亲闺女送上赌桌的,不是你一样!”“咋地,刚才那一酒瓶子没吃够是吧,还想在跟我比划比划!”大光头拎起了酒瓶子!“那就比划比划呗!”吱……萧逸拉过来一张桌子。一句话,小七脸都绿了。本来还以为萧逸要当回男人了,却没想到,赌,还是赌!女儿都给输出去了,还能输什么?只有她了!“萧逸,你是不是疯了。”小七气的浑身发抖。萧逸直接无视小七的愤怒,泛红的眼神望着大光头,锋芒毕露!“赌,你还能拿什么跟我赌?”大光头摸着锃亮的后脑勺,色眯眯的瞟了小七一眼。“嘿嘿,你该不会是……想跟赌我老婆吧”“把你的狗眼收好!”“哎呦,还舍不得?除了老婆,你还能跟我赌什么?”“赌我自己”“赌你?”大光头愣了!萧逸指着自己泛红的眼,“一只眼角膜多少万,一个肾多少钱,我身上这点家伙式儿,赌得起。”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气!疯了,赌疯了,这小子……是要赌命?小七怔怔的摊在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子,你认真的?”大光头瞪大了眼珠子!“少废话,不敢就把女儿还我!”“有意思,老子赌了!”大光头嘴角咧出一丝残忍的笑,“你赌家伙式儿,怎么赌,你说话。”

科技最巅峰
软件下载app

科技最巅峰
活动推荐

玄幻  |  岚若殇

秦书凯太知道胡丽丽说这些话的含义了,就是要让自己出面去求刘大明,在刘大明面前低头,帮助胡丽丽解决工作。从心里说,自从和胡丽丽有了身体的接触后,对这个长的很漂亮,身体也很棒的女人,很有依赖。人说,女人抓住男人,是抓住了男人的下半身,从而控制上半身,控制了小脑袋,从而控制大脑袋。秦书凯时刻都认为这是真理,自从迷恋上胡丽丽的身体,下面的家伙进出有了感觉,那么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是顺着胡丽丽的。牛大娟的事情,秦书凯知道对胡丽丽打击肯定很大,自从到码头镇做大学生村官以来,胡丽丽一直在争分夺秒的看考公务员的书,秦书凯知道胡丽丽就是想尽快的通过考试走出这里,改变现状,找回女人的自尊。秦书凯也知道,牛大娟和刘大明扯上关系,完全是吴龙的原因,吴龙整天如狗一样跟着刘大明,报之以桃李,刘大明就帮助吴龙的对象牛大娟调动了工作。秦书凯那段时间很无奈,要想改变胡丽丽的状况,只能向刘大明低头了,一个男人很多时候为了目的,是要低头做人的。官场,没有永远抬头的人。后来,事态的发展,逼迫秦书凯向刘大明低头。就在牛大娟和胡丽丽说过这件事的第二个周末,牛大娟又来到码头镇,吴龙就决定第二天请刘大明吃顿饭表示感谢,到时候请胡丽丽和秦书凯作陪。牛大娟就反对说,众人皆知,秦书凯和刘大明的关系一直很不好,是水火不容,请刘大明局长吃饭,把秦书凯带上,让他们两人在这个场合见面会不会影响聚餐的气氛,反而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吴龙胸有成竹的笑了一下说,这个时候秦书凯看到刘大明只有巴结,心里肯定会很感激我们给他提供和刘大明局长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在利益面前,不管秦书凯怎么傲,会很识相的向现实低头的。吴龙听刘大明介绍过秦书凯对象胡丽丽的事,也参加胡丽丽父亲来的时候请刘大明吃的那顿饭,为了女人,父亲都出面求人了,何况直接享受到以后利益的秦书凯,那可是为他的未来老婆在找工作。“男人的事,有的时候看不懂,明明是对面不啃西瓜皮的人,坐到一起他们还能亲热的称兄道弟,就说秦书凯和刘大明,坐到一起吃饭怎么能和谐,除非不是人!”牛大娟对官场看的比一般的女人要透的多,但是遇到这些复杂的问题,还是感到力不从心。“男人进入官场就不是人,就是狼和老虎,都想控制对方,你明天尽管去请胡丽丽带着秦书凯参加,到时候秦书凯肯定会很高兴的前来的,除非他不想帮助胡丽丽解决工作,或者又说除非他不爱胡丽丽!”第二天晚上的聚会,正如吴龙预料的一样,秦书凯带着胡丽丽准时到达约定的饭店。刘大明如很多领导人一样,到了很晚才姗姗来迟。刘大明刚进入宾馆,站在门口等待的吴龙和秦书凯赶紧迎进上来,吴龙接过刘大明手里的包,弯着腰,打着手势指引说,主任,餐厅,这边请。边说边在前面小跑着带路。刘大明在外面的时候早就看到站在门口张望的吴龙,还有站在吴龙身边的秦书凯,心里很得意,知道很多地方都正在向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特别是这个秦书凯,如果能够尽快的被自己控制,那么很多事就好操作多了。自从贾仁达提醒刘大明挂职期间至少弄个队长或者副队长的称呼,到时候驻村结束也好为他打招呼的话后。刘大明首先将联系村解决了道理等实际的困难,取得了众人可以看到的成绩后,就想到如何把张富贵赶下来,坐上挂职队长的事。竞争队长失败的事,刘大明一直耿耿于怀。刘大明很不满意的是,张富贵现在确实老实多了,整天就是看报纸还有和乡里的干部吃吃饭。吴龙跟踪的事,吴龙汇报说最近一直在跟着,可是一直没有抓住张富贵和刘小娟**的证据,确实已经尽力了。刘大明当时就想到,肯定是吴龙跟踪不力,这个家伙自从跟踪被张富贵知道以后,胆子就小了很多,想一想也很正常,吴龙跟着自己混,没有实际的好处,心里也就把自己的话当成耳边风。要想马儿跑,必须给马吃饱。于是就利用贾仁达的朋友,县委的蒋副书记完成牛大娟的工作调动。外人看上去很难的事,对官场上的人来说,有的时候就是领导一句话的问题。牛大娟被调到财政局,吴龙和牛大娟肯定非常感谢刘大明。吴龙就认为,刘大明的能量是很大的,只要跟着他,下面还会有想不到的收获,所以最近按照刘大明的指示,跟踪张富贵的步伐更紧了,认为只要抓住张富贵的什么把柄,才能对得起刘大明的恩情。刘大明知道,帮助牛大娟调到工作,那是一举多得的事,一是可以让吴龙以后贴近自己,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很多事,如跟踪张富贵的事;二是给秦书凯等人一个信号,那就是自己的能量还是很大的,胡丽丽的事,只要自己想帮助,弄个事业单位的工作还是可以的,就看你秦书凯的态度,是不是如吴龙一样紧跟着自己,听从自己的吩咐;三是无形中提高自己的威信。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一个人做了好事,不用张扬,人们就会记住他。何况有喜欢张扬的吴龙,很多事不用自己说,身边的人都会知道刘大明做了一件善事。吴龙向刘大明汇报,说准备想请他吃顿饭,表示感谢。刘大明就说,很好啊,正好找个机会,把普水过来的几个挂职聚在一起,到了乡镇大家都不容易。刘大明这么说的时候,就想到吴龙去请普水来的挂职,金大洲肯定不会参加,至于秦书凯,会来的,只要秦书凯来,目的就达到了。那天,刘大明在饭店门口,果然看到了秦书凯,于是就很高傲的走进饭店。聚餐的八方客酒楼,虽然饭店不大,但是每天都是客满,要定到包间,都要提前几天预定。几个人走进饭店的包间,吴龙赶紧把刘大明请到主人的位置上坐下。刘大明很不客气的在主人的位置上坐下后,和胡丽丽聊天的牛大娟立即给刘大明倒上一杯水,递了过去。刘大明接了过去,看着吴龙说:“人都到齐了吗?到齐就开饭!”听到刘大明的指示,吴龙赶紧对刘大明汇报,菜已经点好了,请主任审核,说罢,让服务员把菜单报了一遍。特色菜八方客馋嘴蛙、八方客醉虾、八方客鸭舌都上一份,同时把刘大明喜欢的软兜长鱼、洪泽螃蟹、盱眙龙虾等都点了。让服务员报菜单,这么做是告诉刘大明今晚有多少菜,菜是什么内容,让刘大明有个选择的机会,如果先上的不是谁喜欢的就可以少吃点,等后来感兴趣的上来就多吃点。如果不让服务员把菜单报一遍,除了几个喜欢的,不知道将有什么菜,以致上一个不管喜欢不喜欢都是吃,几个菜上来都吃饱了,后面的菜都没人吃了。如此,就是让每个人留点胃,碰到想吃的东西再下“狠手”。

快穿之黑月光守则
建议推荐

快穿之黑月光守则
客户端旧版

玄幻  |  冷若曦

秦书凯于是问道,王娟,你朋友圈子里有适合我的姑娘?而且比你还要漂亮,那是什么样的姑娘。王娟看到一个处男的神色,心里笑了笑,重重的点头说,总之,你找对象的事情交到我身上了,我王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绝对不会白白让你为了这件事吃亏的。秦书凯见王娟不像是跟自己开玩笑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说,这事倒是整的让人很被动,不过,可我总不能背着不好的名声跟姑娘谈恋爱,你说是不是?王娟冲着秦书凯伸出一个手指头说,你给我一点时间,我答应你,到时候一定还你一个清白。再说,现在董云霄也没有什么证据说明你和我之间有什么,不过,下午你要是不把手放在我的腰上,也许董云霄更加的没有证据,也就不会出现那样的事情。这么一说,秦书凯很是不好意思。“我怕掉下来,你的车很快!”“我知道,可是别人不知道,被人看到这样,别人一定议论很多,不过你也不要害怕,只要我帮助你找个对象,也许别人就不会那么议论了。”秦书凯两眼闪出希望的神情,颇为大度的点头说,那行,只要你说话算话就好。瞧着秦书凯一副憨厚的模样,王娟忍不住心里暗笑,这样的呆头鹅被自己遇上了,也算是运气不错。事情并没有因为秦书凯跟王娟私下的协商而发生任何改变,整件事正在以非同寻常的速度,迅速传播发酵,数个关于两人有奸情的风流故事版本在县里各部委办局间流传,一时间秦书凯倒是成了县里的“名人”。晚上,回到自己住的房间。秦书凯和农业局的李成万两个人住在一个宿舍。那是县政府的职工宿舍区,这里住的都是未结婚的机关男女同志,秦书凯和李成万的房间是一个门进去,里面分为两间,当时是为夫妻的格局建设,现在就是一个大房间住着两个年轻人,一人一间。李成万长的有一个字就可以形容,丑。不高的个子,粗粗的身体,什么时候看都象身孕八个月的孕妇,脸上那张皮整天油黑一片。而李成万的对象吕婷,很漂亮,身材高挑,长发披肩,肌肤胜雪,可以说是一个大美女。秦书凯曾经问李成万,你怎么骗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否则,你要房没有房,要人没有人,人家为啥喜欢你?李成万就说,就我这模样,你也知道,要想找个条件相当的美女还真难,就为了得到这漂亮媳妇,我他妈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超能力做了。再说了,她一个小企业的工人,找到我这么一个端铁饭碗的公务员,也差不到哪去,谁吃亏谁赚便宜还没准呢。秦书凯当时想,也是,现在的社会竞争厉害,公务员队伍里的年轻人一下子成了人见人爱的香饽饽。自己单位的几个年轻人刚上班没两月也被哄抢一空了。自己要不是因为是公务员的身份,现在的对象有漂亮又有能力哪能看上自己,就凭自己这个要房子没有房子的人,鸟都不会鸟自己,更不用说美女。秦书凯轻轻的开了门,他以为李成万已经睡着了,不想打扰李成万休息。进了门,准备进自己房间的时候,一个奇怪的声音传入耳鼓,那是一种如母猪被人瘙痒时发出的那种哼唧声,低沉而有穿透力,如发春的猫发出的呢喃声,浑厚有影响力,过耳不忘。难道是什么动物跑到李成万的宿舍,不可能,李成万一向讨厌动物,说动物会传染很多的疾病,所以他的房间不可能有任何的动物。仔细的看了看,李成万宿舍的门半开着,一丝暗暗的光从房间透撒出来,奇怪的声音就是随着暗暗的光溢出房间,慢慢的传遍整个客厅。深更半夜,不安慰睡觉,***,到底又在干什么?轻手轻脚的来到李成万宿舍的门前,趴在门边上,通过门缝向里面看去,秦书凯的热血更加的狂涨了。床头一盏红的暗灯发出一丝丝红红的如雾薄绕的灯光,把卧室笼罩的浅浅的红红的很暧昧,到处是浅红的色彩,在着红红的色彩中一对男女正纠缠在一起。操,***李成万,又把对象弄到宿舍。以前,李成万也经常这么做过,夜间声音过大,经常把秦书凯吵醒,听到隔壁男女热火朝天的做,正常男人当然受不了诱惑,就想冲进去,把李成万拉下来。李成万对象走后,秦书凯就给李成万提意见说,你***做事的时候想没有想过隔壁还住着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这么引诱我,给不给人过日子了,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我肯定冲进去把你***从女人身上拉下来,我代替你,趴到上面也享受一次。李成万就说,大哥,那个想法来了,想做了,想控制也控制不住,小脑袋关键时候决定一切,你也肯定有这种感受,就多担待一些吧,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即使做也保证不弄出声响,悄悄的做,发声音的不要。今晚趁自己不在,一对狗男女,又在热火朝天的在干那破事。今晚秦书凯忘记了发火,也不愿意发火,他已经被眼前的景色给迷住了,深入其中,眼睛动都舍不得动一下,深怕错过精彩的节目。回到自己宿舍,坐在自己的床上,不知道如何度过今晚,今晚连续受到刺激。秦书凯忽然想到了以前和朋友吃饭时候,大家提到的公园,心里暗喜,赶紧按了按家伙,心里说,不提意见了,老子让你今晚好好快活一下,见见大世面,拉上方便自娱自乐早已拉下来的短裤,穿好外面的裤子,扣好裤带,轻轻的出了门。李成万,不讲义气,有了女人,忘了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朋友,自己要大度,尽量不打扰,让这对狗男女继续快活着吧。刚出门的时候,竟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隔壁的美女,这个女人名字叫柳橙,人长得一个字,美.秦书凯刚工作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就住在这边,到现在还没有结婚,也没有看到交男朋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是美女,秦书凯和李成万也曾经有想法,可是这个美女似乎对他们的兴趣不是很大,又听人介绍说,这个女人眼光高,根本看不上一般的男人,所以心里也就是望而止步了。美女,人人都想,但是不给机会,那也是白想。秦书凯知道自己的身份,能够在县城找到对象结婚就不错了,这样的大美女,那是不可能的。明知道不可能,但是心里还是有那个想法的,特别是男人自己解决的时候,秦书凯都是想象着这个女人。秦书凯就说,柳姐,还没有睡觉啊。柳橙说,刚回来,怎么要出去,对了,下班的事情听同事说起你的事情,我一直在怀疑,胆小如鼠的秦书凯,怎能做那个事情呢?秦书凯想到,一定是和王娟的事情,***,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半天的时间,柳橙都知道了。不过,还是装着不知道的样子问,我能有什么事情被人谈起。

带个空间重回八零
电脑游戏下载

带个空间重回八零
      平台ios下载

      玄幻  |  雅淳

      陈喜点点头,“清扬说得对,万一出了意外,说句实话吧,有可能猫抓不到耗子反而被它反咬一口!”“这样的大案,为什么交给了我们科?”贺楚涵认真工作起来还是有点脑子的,看完了文件,精明地问道。陈喜微笑着看向张清扬,有点考考他的意思,张清扬只好回答道:“很简单,几个科室里边,我们科刚进行完人事调整,我们三人又比较年轻,所以……上边的人……”“哼,想为难我们,试试我们的刀子快不快?”贺楚涵精明地打断了张清扬的话。陈喜笑着拍起了手掌,“哈哈,二位都不简单嘛,我昨天晚上可是想了一夜才想明白这个道理,你们一看就明白了!”张清扬客气道:“科长太谦虚了,你怎么看这个案子?”陈喜道:“既然上边的人想试试我们这把刀子,我想我们就努力吧!”贺楚涵大手一挥,气势如洪地说:“那就查他个水落石出,管他是什么级别的干部,只要有问题,我们就拿下他!”张清扬暗笑,心说今天的贺楚涵与昨天相比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精神抖擞干劲儿十足。文件上的材料是关于双林省钢铁建设公司董事长、丨党丨委书记王常友的,材料上显示他在江平市旧城改造项目上涉嫌贪污巨额资金,造成了重大国有资产的损失。双林省钢铁建设公司隶属于国内第二大钢铁生产公司三北钢铁集团,在延春主要开发房地产,建设重大工程项目等。第章 出了一个大难题陈喜看着张清扬在低头沉思,补充了一句:“王常友是高级经济师,厅级待遇,需要说明的是他是江平市市长王常贵的哥哥,与省委的领导来往密切,人际关系很复杂。”张清扬心中猛然一惊,他突然感觉到这一系列事情并非偶然,王常贵可是省委刘副书记的人,上次延春的案子,张书记端了刘书记的老家,这次调查王常友,难道又是张书记的手笔?这么一想,他抬头问道:“上面交没交待如果牵涉到高层领导,我们怎么办?”陈喜狐疑地盯着张清扬,心说难道他看出了什么?来不及多想,解释道:“上边的意思是无论牵扯到谁,我们都要一查到底!”张清扬点点头,心中的疑问却是越来越多,心想如果张书记真想彻底地拿下刘为民副书记,为什么不直接从王常贵下手,而是从一个国企的高层领导者下手?这么一想,他决定好好的研究一下王常友的履历,从贺楚涵手下拿过文件,翻到最后边,终于发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五年以前,王常友曾经出任双林省商业厅副厅长。看到这一条内容,他似乎是明白了一些,问道:“他过去是双林省商业厅的副厅长?”陈喜点点头,“你看得很仔细,你不提的话我都忽略了这一点,王常友当年在商业厅时做了很多大手笔的生意,得到了不少高层领导的表扬,最后上调国资委,两年前国资委与三北钢铁集团共同出资成立钢铁建设公司后,他又回到这里任职,两年来兼并了很多小公司,政绩可是一大堆,手握重金!”张清扬苦笑着说:“弄倒这样一个人太难了,上边真给我们出了一个大难题!”“是啊,这次江书记是此案的主管,我们可以直接跳过监察室,向他汇报。我们这几天先认真了解一下这个钢铁建设公司,经济案子不好查,清扬,你是学经济的,这方面全靠你了!”张清扬站起身,向陈喜伸出手来,说:“为了二科的荣誉,我们共同努力!”陈喜紧紧地握住张清扬的手,看样子很是激动。“清扬,楚涵,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先注意保密,暂时二科只有我们三位知道。”下午,正在办公桌前研究那一堆关于双林省钢铁建设公司资料的时候,张清扬接到了老妈的电话,张丽带着柳叶来到了江平。张清扬听到老妈的声音,一阵高兴,答应她下班后就去她下榻的远东国际大酒店见面。一旁的贺楚涵见到张清扬的兴奋样,好奇地问道:“谁,阿姨来了?”张清扬点点头,“嗯,她和柳叶一起来的,下班后我就去见她!”说完了感觉不太对,笑笑对她说:“我说……你管得不是有点严啊,这还没结婚呢……”“德行吧,你又占我便宜!”贺楚涵站起身手拿文件狠狠打在了他的背上,让众科员吃惊不已,一个个想笑又不敢笑,都憋红了脸。张清扬看到同事们的目光,也是一阵不好意思,咳嗽了一下说:“注意点啊,这是办公室!”贺楚涵这才发现了不对,讪讪地坐下了不再说什么,悄悄地给张清扬写了张纸条:“我也想和你一起去看阿姨。”张清扬的嘴上笑了笑,提笔在纸上写:“天天和我在一起,也不怕别人说闲话!”“哼,行得端,坐得正,我才不怕!”下班后,张清扬与贺楚涵打车直接到了远东国际大酒店,张丽与柳叶“母女”二人在远东国际大酒店所受到的待遇让张清扬唏嘘不已,总统套方的门口有专人保卫,把张清扬二人拦在了门外。“妈,你搞什么,像总统妇人出国访问似的!”老妈亲自来开门,张清扬站在门口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心说老妈现在摆的谱是越来越大了。张丽笑道:“儿子,妈还没告诉你呢,这……这酒店是咱家的,是我和你大姑合资的,妈出任的董事长,所以酒店方面对我的安全比较重视。”门口的保卫一听张丽对张清扬说出了这话,立刻低头道歉地说:“董事长,对不起,我们不知道这位是公子。”张丽摆手说:“不怪你们,做得很好,这个月加奖金!”看着老妈在保卫面前端庄大气、富贵十足的大款姿态,张清扬只好苦笑。看来经商后的老妈,各方面都有所提高,特别是在用人方面。几年时间她就能有所成就,一方面有大姑的帮忙,另一方面也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张清扬哪里知道张丽自从经商以后,可是看过了很多专业性管理方面的书籍。张丽不再理他,而是拉着身后的贺楚涵说:“呵呵,涵涵也来了,我正说呢,忘记告诉清扬把你也带着,没想到这混蛋小子一直把你带在身边。快进来吧,外边天有点闷。”两人被张丽让到会客厅内,感受着室内的富丽堂皇,张清扬又一次振惊了,感慨道:“妈,你没对我说实话,你手底下到底有多少产业啊!”张丽理都不理他,亲热地拉着贺楚涵坐下,撫摸着她的小脸笑道:“涵涵越来越漂亮了,哎,就是人有点瘦了,是不是那个混蛋小子总欺负你?”一旁傻站着的张清扬差点背过气去,心说自己反倒成外人了。

      带个萌娃浪江湖
      特色版本演示

      带个萌娃浪江湖
      特色说明

      玄幻  |  冉末兮

      小时候,我爸妈出了意外,撇下我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我被送到了孤儿院,但是没几天,我被一名穿着富态的夫妇领走了,他们说他们曾经受过我爸的帮助,才能有今天的成就,为了报恩,他们决定把我抚养成人。他们把我领到他们家,告诉我说,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你的爸妈,你也不在叫黎玥,改姓李,叫李玥,知道吗?我当时虽小,但是我爸妈出事后,我就变得很懂事了,鼻子一酸,眼睛泛红地点点头答应了。进了家门后,我发现,养父养母还有个女儿,叫李婉儿,他们告诉女儿说我和他们就是一家人了,要她女儿问我叫哥哥。还告诉我说以后都是兄妹,让我好好对她,我点了点头答应了,老实说李婉儿挺漂亮的,我很喜欢她的眼睛,眼睛很大很清澈。但是我那个妹妹可不领情,她听了养母的话后,一脸厌恶的看着我,说她才不会有我这个乞丐一样的哥哥。自从我来到这个家以来,养父养母就一直教导着我有东西要学会和妹妹分享,我也照做了,一有零食和漫画就先给婉儿,起初婉儿还会接受我的零食和漫画,而到后来烦了,直接拒绝我的零食和漫画说我的东西都是花她爸的钱买的,还说我不配吃零食和看漫画。她说的我有些沮丧,有一次我倒垃圾时,发现原来我以前给她的零食和漫画,她动都没动,直接扔进垃圾桶内了。我难过极了,以为她不喜欢零食和漫画,于是,在她有一次生日的时候,我买了她最喜欢的哆啦a梦毛绒玩具,准备送给她。当天晚上,我和养父养母一起为婉儿庆生,我拿着哆啦a梦递给婉儿,说祝她生日快乐。谁知道,婉儿拿过哆啦a梦打开窗户直接从那里给扔了下去,还一脸嫌弃的跟我说:“你不配送我礼物,更不许你送哆啦a梦,你花的钱都是我父母的,你这个没人要的可怜虫。”我听了眼睛一红,差点没哭出来。养父看不下去了,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婉儿说:“我讨厌他,他是个野孩子,他不配做我哥哥。”养父听了,一生气,直接一巴掌打在婉儿脸上,这是他第一次打婉儿,为了我,一个外人。婉儿捂着被打的那一边的脸,眼睛一红,强忍着没让泪水出来,她直接把蛋糕扔在我的脸上,大声的说,“我讨厌你,要不是你,我爸也不会打我。”说完,饭也不吃了,扭头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内,锁上了门,无论养父养母怎么叫她,她就是不开门。养父当时有些后悔了,不应该为了我一个领养来的孩子而打婉儿,养母听了就说都是一家人,没有什么领养不领养的。我在卧室听了,感觉心里一暖,差点哭了出来,为此我决定不让养父养母操心,想办法修补我和婉儿之间的间隙,当天一晚上都没睡着,一直想着这件事,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我见到婉儿后,就跟她说昨天晚上全怪我,我不该送你毛绒玩具的,希望你能原谅我。正在刷牙的婉儿听了,直接把水泼在我的脸上,说,“李玥,你要是真想让我原谅你,那你就滚,滚出这个家,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我听了,回到自己房间,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一刻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无助,我知道,无论我跟她说什么都是徒劳的。后来吧,我成绩好,考上了本地一所还算不错的高中里的实验班,而婉儿则成绩一般,本来是上了这所高中的普通班,但是养父养母为了希望我俩关系能好点,就托人把我俩安排到一个班级里,还做了同桌。但是关系依然不好,当我得知她是我同桌后高高兴兴的准备找她说话,她却警告说,“你以后想让我对你有好转的话,不许告诉任何人,咱俩的关系。”我听了却没有半分难过,反而还一喜,这代表着以后我俩的关系会有好转的可能。她脸色一红,恼怒地骂我,说我是个死变态,对她的丨内丨裤做那种事情,还说要告诉养父养母,让他们看看他们带来的儿子的德行。我一听就急了,这要是让养父养母知道了,估计会把我撵出去的,我不想再回到以前那种没有亲人关心的生活了。我赶紧拉住她的胳膊,不让她离开,她一脸厌恶的要甩开我的手,我哪里肯啊,死死地拽着她的胳膊不肯丢,然后我一脸祈求的跟她说求她不要告诉妈。“不行,你放手,你抓疼我了。”婉儿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正在这时,养母听见动静了,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问我俩干啥呢,我沉默不语,婉儿犹豫了下,说没干啥,然后甩开我的胳膊,回到自“不行,你放手,你抓疼我了。”婉儿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正在这时,养母听见动静了,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问我俩干啥呢,我沉默不语,婉儿犹豫了下,说没干啥,然后甩开我的胳膊,回到自己房间去了。看到这,我松了口气,以为婉儿突然原谅我之前的所作所为了。那天晚上,就当我快要入睡的时候,婉儿穿着睡衣悄悄地走进我的房间,趴在我身上,声音很轻很温柔的说,“我有事找你,你来我房间一下。”我问她这么晚了,让我去干嘛,她说她突然想到一道题不会,让我帮她解答。婉儿更靠近我了,她穿着的睡衣要大上一号,在我的位置能隐隐约约地从脖子口的地方看见里面的胸部,虽然和平的区别不大,但是总比没有好不是。婉儿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发现我在看她的胸部,她猛地坐了起来,脸色一红,怒气冲冲地准备骂我,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她突然冷静了,跟我撒娇道:“好哥哥,你来嘛。”什么?哥哥?我差点以为我听错了,直到婉儿又叫了一边,才敢确认,她这是接受我这个陌生人是她的哥哥了?婉儿把我拉到她的房间,坐在她的书桌前,指着一道题说,“这道题不会,你帮我解答下。”说完还冲我笑了笑,我当时一愣,随后看到婉儿这笑容,我就像拥有整个世界一样,之前她对我不好的态度也就都烟消云散了。我帮她做完这道题后,准备详细帮她解答过程时,她却突然开始脱睡衣,嘴里还嚷嚷着好热,我知道她说的是热是假的,这十月份的天气,外面还吹着冷风,怎么会热呢。她脱得很慢,靠近我后,抚摸着我的脸,“哥,我美吗?”我点点头,吞了吞口水,感受着从她身上散发出的体香,某个部位有了反应。“哥,你可不老实噢。”婉儿看到我的小帐篷微微顶起,用手弹了我的那个部位一下,然后一屁股坐在我的身上,摩擦着那个部位。“婉儿,你别这样……”我心中不断挣扎着,最终理智占了上风,一把推开她。“怎么?难道你不想做些爱做的事吗?”她被我推开后,也没生气,在我耳边吹着气说道,随后她拿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你到底做不做呀?你不会不行吧?”婉儿突然一脸鄙夷的看着我的裆部,我连忙摇了摇头,婉儿轻笑着说,那就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