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365章 吉野家亏75亿日元
特色功能演示

更新时间:2021-04-22 00:49:35

我要打赏
下载官方版
打赏共356009恒币
开户在哪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策划方案

我要评论
手机版客户端
评论共7004条
官方下载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演示说明

书友还读过

那个暧昧的夏天
游戏下载

那个暧昧的夏天
安装可靠

    玄幻  |  沐之凝

    张强略有所思地说:“你呢,漂亮又有气质,有较高的文化修养,温文尔雅,通情达理,事业心强,很有能力,我要是教育局局长,我一定任命你为大学校的校长!”赵倩高兴地鼓起掌来:“哇塞!我有那么完美吗?那不是集所有优秀女人的优点了吗?”张强很认真地看着赵倩说:“倩儿,你的确非常优秀,处了天生丽质之外,应该就是素质教育的成果吧!确切地说,是家庭教育素质化的产物!我要为你的父母点赞!是他们教育有方!”赵倩极其高兴地说:“你太会说话了!夸我还不够,还夸我的父母!要是我父母听到,一定非常开心!”张强说:“事实就是这样,我并未夸大其词,有意恭维!”赵倩笑道:“强儿,你既然会夸我的父母,你也夸夸你自己的父母吧!”张强“唉”了一声说:“我爸只顾工作,基本不管家里的事儿,更没有管过我的学习!从小到大都是我妈管我!我学习成绩好,全都是我妈的功劳!但是我不喜欢我妈这样的教育方式,一不听话,或学习成绩没有达到她的要求就打骂!有时候还不让我吃饭,关我禁闭!”赵倩摸着张强的后脑勺说:“或许男孩子和女孩子的教育方式不一样,我爸妈从来不骂我,更没打过我!我是在幸福的家庭长大的!”张强说:“倩儿,我好羡慕你啊!你有这样的父母!”赵倩笑着说:“是这样的,我确实很幸福!我父母,他们之间关系也很好,虽然经常斗嘴,但他们是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争论的。我非常向往我父母这样的夫妻生活!不知道以后我的夫君会是怎样的?”张强笑着说:“我要向你父亲学习,努力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让你和咱们的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赵倩故作很严肃说:“那你晚上还敢和我吵架啊?”张强腼腆的笑了笑说:“我错了!夫人,请你责罚!”“张强同志,你又占我的便宜了!谁是你的夫人啊?”赵倩故意这样说,其实,在赵倩心里,张强早就是她心目中的丈夫了!张强笑了笑,伸过手将赵倩搂进自己的怀里……经过拌嘴,误会倒是解除了,赵倩和张强的感情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他们越来越相爱了。虽然没有领证,虽然没有举行婚礼,但他们与恩爱夫妻区别不是很大。赵倩感到无比的幸福,经常哼着小调:“时常想起你的好,时常记得你的微笑,时常想起在一起的美好,时常记得你的唠叨……”并把《想着你的好》这首歌设置成手机彩铃。晚饭之后,和往常一样,张强又去赵倩的宿舍了!张强有个习惯,除了赵倩特殊那几天,一来总是先做那事。赵倩也习惯了,早早就洗漱完等着张强。他们总是照常开灯聊这聊那的,张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述说着当天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今天晚上,张强来得比以往迟了一些。赵倩有点儿不高兴地说:“张强,你今天迟到了!到底为什么?”张强笑着说:“倩儿,我去喝喜酒啦!一个同事的女儿结婚!”赵倩由阴转晴,笑着说:“新娘漂亮吗?”张强得意地说:“挺漂亮的,但无法与你相比!你更漂亮!”赵倩笑盈盈地说:“真的啊?那你高兴了啊!你不是在说好听话吧?我真的有那么美吗?”张强严肃地说:“倩儿,你真的很美,自从有了你以后,不知道为什么,街上的女人突然变得黯然失色!”赵倩笑着说:“那是情人眼下出西施呗!”张强连忙说:“不,不,不!你真的非常靓丽!这辈子我要定你了!”赵倩娇滴滴地说:“强儿,容颜易老,等我老了,你可不能嫌弃我哈!”张强一本正经地说:“哪会呢?你老了,我也会老的啊!再说,我又不是喜新厌旧的人,你放心好了,我会和你长相厮守的!让我来照顾你一辈子吧!”赵倩也一本正经地说:“男人都这样,婚前温柔体贴,说尽了好话,奴性十足;婚后马上变脸,由奴才变成将军,老子天下第一,把妻子当成保姆使唤!”张强说:“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部分男人的确是这样的,但是也有很多好男人啊,比如我!”张强说完话自己也笑了起来。赵倩说:“量你也不敢!你如果像我前面说的男人一样,我就离家出走!”张强盯着赵倩白里透红的俏脸说:“你就相信我吧!我真的不是那样的男人,我会对你很好的,把你宠的像公主一样。白天你是女儿,晚上你是娇妻!这样可以吗?”赵倩满脸喜悦地说:“这才差不多!我记着了,白天你把我当成女儿宠着,晚上你会温柔体贴!这样的老公我喜欢!我也要定你啦!”说完亲了张强一口。张强醉晕晕地说:“倩儿,我爸妈说要见你呢,你可以和我回家吗?”赵倩假装啥都没听见似的说:“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爸妈要见你!难道你不高兴吗?”张强把嗓门提高了一倍说道。“我不敢去!还是过一段时间吧,好吗?”赵倩故意矜持地说。“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啦!”张强笑了笑说。赵倩掐了张强一把道:“呸呸呸!你敢说我丑,看你还敢不敢?”赵倩再次掐得张强连连尖叫:“哎呦,哎呦!我的姑奶奶,疼死我了,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你漂亮,你如仙女下凡,还不行吗?”“哼,这才差不多!”赵倩撒娇道。“这样吧,我妈妈说,叫你明天到家里吃晚饭!”张强道。赵倩故意半天不说话,张强有点急,说:“就这么定了,明天下班后我到学校门口接你。”“那好吧!”赵倩故意装着有点不愿意的样子,免得张强感觉自己那么容易得手。张强开心地笑着,笑得很甜很甜!第二天下午,比较早放学,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张强掌握了赵倩的作息时间,和单位领导请了假,准时到校门口接最珍贵的客人——未来的妻子。坐在副驾驶室的赵倩转头看着正在摆弄方向盘的张强说:“强儿,你说你爸妈见了我会怎样呢?”张强自信地笑着说:“当然是开心咯!你长得那么好看,又是大学毕业,要说有貌就有貌,要说有才就有才。这样的媳妇哪里能找到啊!他们看了你一定还笑地合不拢嘴啊!”“没那么玄乎吧?你以前不是也带过女朋友回家吗?他们是如何表现的呀?”赵倩猜出道。其实赵倩并不知道张强曾经谈过女朋友,她只是想逗张强玩。事实上,张强确实带过一个女朋友回家,并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你怎么知道我处过对象?是张秀告诉你的吗?这件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本来就是一件不能回忆的事儿,我们不提也罢!”张强有点儿伤感地说道。赵倩诚恳地安慰道:“强儿,过去的事儿就让她过去吧!”张强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都过去了,幸好有你出现,否则我要伤心一辈子了!”

    本体斗罗
    推荐出品

    本体斗罗
    策划技巧

    玄幻  |  烟寒若雨

    我看向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的竟然全是关于我的资料信息。“你查我?”我惊讶地看向周雨夕。“你不也在查我吗?”周雨夕与我四目相对,在她眼里我看到了高高在上的得意,仿佛很享受将男人踩在脚下的感觉。我沉默了,大脑快速运行着,我不知道她到底掌握了多少情况,所以拼命思考着各种情况的应对计划。不过,周雨夕接下来的一番话,让我暗暗松了一口气。“但是我有一点不明白,无论我怎么查,也查不到你和赵泰在密谋什么,甚至查不到你和他的关联,莫非你们把信息隐藏得很深?”周雨夕合上电脑,踩着高跟鞋坐回椅子上,顺势优雅地翘起长腿。她依旧在盯着我,似乎在等我的回答。我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成熟性感的漂亮女人真的挺聪明的,但也挺自作聪明的。她早在中庆广告时就注意到了我,但昨天在会议室时却并没有把我拆穿,而是暗中调查我,还用创意计划做饵来引我上钩,确实不可小觑。然而她却想当然的误以为我和赵泰是一伙的,估计是担心赵泰找人跟踪她,会对她不利吧,这便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既然周雨夕没有识破我的计划,那我就放心了,说起话来也多了底气。“周经理,你是真的误会了,实话跟你说吧,我去中庆广告是为了跳槽,根本就没想过要跟踪你,至于你说的那个赵泰,我就更不认识了,何来密谋和关联。”我淡定解释道。周雨夕狐疑地看着我,“你在长弓广告做得好好的,老板还把这么重要的生意交给你来负责,干嘛要跳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中庆作为滨江市广告行业的龙头之一,我想跳槽过去不是很正常嘛,再说了,像周经理这样聪明的人,应该很容易看出我在长弓广告的真实处境到底如何吧。”我半拍马屁道。像周雨夕这样能力强的干练女强人,应该是很享受男人的赞赏的,特别是仰望般的赞赏。果然,我又隐约看见她的嘴角轻轻扬起弧度。“看来真是我误会了。”周雨夕饶有意味地打量我。片刻后,她接着道:“既然你想跳槽到中庆,那么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我可以利用人脉让你直接入职中庆,并且是管理层,至少也是个组长。”“作为交换,我要求你在中庆的时候替我盯住一个叫赵泰的客户部副经理,他的一举一动,你要及时向我汇报。”此话一出,我内心狂喜,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想啥来啥。我本来还想着怎么才能接近赵泰,然后给他装摄像头,结果周雨夕就送上门来了,真是老天都帮我。这样一来,我既能接近赵泰,往后更容易挖到他的更多把柄,又能借助汇报赵泰动静的机会经常联系周雨夕,为报复计划做好准备,可谓是一举两得。至于周雨夕说的给我弄个管理层当当,我是相信的,毕竟她亲舅舅就是中庆董事长,就算是一个部门经理的职位都能弄来。但是我没有说话,要是立即答应了,很可能会引起周雨夕的怀疑,这个时候按兵不动才是最好的。见我沉默,周雨夕冷笑道:“林子阳,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么我只能否决你的创意计划,然后亲自告知你的老板,说明是你的问题才导致生意谈失败的。”“到时候那个叫王胜的经理,应该不会轻易放过这次搞掉你的机会吧,万一丢了工作,你可怎么办,所以请你好好想想,做个明智的选择。”“好吧,我答应你。”我假装叹气道,让周雨夕以为她已经完全掌控了局面。有些女人就是这样,以为自己工作能力强,小脑袋转得快,就能轻易掌控地位不如她的男人,特别像周雨夕这样还富有姿色的女人,更是如此。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想着掌控我,却被我反向利用一波。离开滨鹏制药后,我返回公司,把和滨鹏制药签好的三年广告代理权合同交给刘强,就当是感谢他这个老学长对我两年的照顾了,他自然也知道该怎么做。之后,我办理了申请离职手续,驾车回家等周雨夕的通知。不得不说,这小娘们的办事效率真的挺高的,晚上九点的时候,我就收到了她发来的微信语音,说我入职中庆的手续已经处理好了,明天就可以去报到就职。离开滨鹏制药前,我存了周雨夕的手机号码和加了她的微信,方便日后给她做工作汇报。因为是微信电子语音的缘故,周雨夕的声音听起来少了几分高冷,那种酥酥麻麻的音色就像是在轻轻抓挠你的胸膛,听着听着我都差点来感觉了。高冷的小婆娘,我迟早一天把你给吃喽。第二天一早,我打扮得西装革履,还特地把皮鞋擦得锃亮,看起来有模有样的,把微型摄像头藏到公文包后,我便驾车来到中庆广告的办公大楼。门口安保检查并不严,我很轻松就带着微型摄像头进来了。我走到前台问道:“你好,请问入职怎么走?”负责前台招待的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妹子,长相水灵可爱,应该是刚大学毕业的新职员。“你好先生,请往那边走就是了。”可爱妹子给我指了指方向。“好的,谢谢。”我朝着那方向走了过去,发现有不少人坐在房间外的椅子上等待着,于是我下意识也坐了上去。可是等了很久,直到我发现前面的人进进出出,还有人在里面喊下一个的时候,我才明白,这哪是入职啊,这泥马是入职面试!突然,一个身影闯入了我的视野,居然是朱由!他说他在中庆当组长,还真是。“林子阳,前两天见到你时,我还奇怪你怎么会到我的地盘来了,现在才知道,原来你这窝囊废是来面试的。”朱由冷冷地看着我,露出轻蔑的笑容。我站起身来,直接迎上朱由的目光,不屑道:“我说过了,我要忙什么事,关你屁事?”一时间,我和朱由针锋相对,引来了不少过路人的围观。特别是那些等待入职面试的新人,他们以为我也是来面试的,见到我怼一个公司老职员,都惊讶不已。“林子阳,行啊你,两年不见还是这么横。”朱由朝我冷笑道:“不过你别忘了,你现在只是个到处求职的废物,真当自己还是个公司老总啊?我可告诉你,今天负责面试的人中有我的老熟人,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让你滚蛋!”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人匆忙走到我面前,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手中的文件,最后问道:“请问,你是林子阳先生吗?”我瞥了瞥他手中的文件,上面贴有我的上身照,估计是入职表格。“对,我是林子阳。”我点了点头。中年男子赔笑道:“你好,我是人事部主管吕超,实在抱歉,前台的工作人员给你指错路,让你等了这么久,请你先填好入职表格,然后我再带你去副经理办公室吧,如果你还有额外的东西,我可以派人给你一并搬过去。”

    默默的生活
    支持哪个好

    默默的生活
    手机版客户端

    玄幻  |  问九烟

    “拜访就不用了,都是挂职,同到码头镇那就是缘分,大家相互走走也是正常的,毕竟都是普水人,还是一个单位的,这种情况那是少之又少,肯定要珍惜,毕竟长期要在一起共事!”说了很的闲话,后来,秦书凯就说出来的目的,就是刘大明提示的关于给胡丽丽解决工作的问题,请刘大明局长继续帮忙,指示一条路子,少走弯路。刘大明考虑了很久说,事业单位进入,按照国家省市有关规定,凡进必考,只要是考试就有很多难控制的东西,所以发改委领导同意,以人才引进内部解决最为合适保险,如何操作需要考虑很多方面的关系,这样吧,你回去打一份请求解决对象工作的请示,作为发改委内部职工,特殊情况,特殊照顾,我会为此事和田主任局长协调解决的。刘大明后来说,这件事虽然困难很大,但是有希望,不要考虑很多,只要操作,没有问题。刘大明知道,任何时候,让秦书凯看到希望,让马跑,在马的前面放根草,看到却不一定吃到,马就会很卖力的去跑。刘大明的行动确实让秦书凯看到了希望,看到刘大明的诚意。秦书凯按照刘大明要求,把请求解决胡丽丽工作的请示交给刘大明。第二天,刘大明就和秦书凯一起回到县发改委,和分管人事的副局长胡长贵谈了这件事。胡长贵看了刘大明递过来的材料,就很谦虚地说,既然是刘主任吩咐的事,尽快落实,下次单位开会的时候,作为一个重要的问题提出来,本单位的事肯定要特殊情况特殊照顾,有%的希望,出%的努力。刘大明就很霸道地说,对别的单位来说,是一件大事,对本单位来说,是小事,到时候胡主任在主任前面好好提议,我在后面再做点工作,同心协力,这件事解决应该没有问题。刘大明在胡长贵前面说话很有份量,在刘大明的印象中胡长贵就是分管重要的科室,很多地方还要听自己的,不管从影响力还是领导力,都和自己是无法比拟的。胡长贵仍然很谦虚地说,刘主任吩咐的事,一定放在心上。心里却在说,你他妈有什么资格在我前面耍威风,说级别都是副科级,以前尊重你,不过是看在同僚的面子上,不想把脸面拉开而已,老虎不发威,就当成是病猫,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现在,我分管的事,怎么做,还轮不到你刘大明指挥吧。官场,是靠实力说话的,胡长贵现在分管单位个重要的科室,三分之二的人都是他分管的,说话就有了很大的底气,对被主任指派下去做挂职的刘大明也就轻视了很多,小看了很多。秦书凯的事,因为去年刘大明推荐秦书凯为驻村挂职,胡长贵没有目的在党组会上赞同,结果被田主任没头没脑的批评了一顿。胡长贵就知道,很多事不能看表面。秦书凯和刘大明从胡长贵办公室出来,刘大明就到田主任办公室拜访田主任去了,秦书凯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房间,看到里面很长时间没有人办公,办公桌上已经落了厚厚的灰尘。也很正常,科室的办事员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来,也就不会打扫了。人走茶凉,人没有走,但是不在这里办公,别人也就不会重视。秦书凯回到乡镇后,对胡丽丽躺在一起,谈了和刘大明到发改委去协调的事。秦书凯说,听到胡长贵的话语,知道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的第一步,下面将有很多的路要走。胡丽丽就问,刘大明这么热心,是不是要表示一下,这个世道没有白帮忙的,再说,如果不表示,他也没有动力。很多人都知道,请人做事要送礼的规矩,何况是关系到胡丽丽工作的大事。秦书凯就说,送礼很好送,在发改委几年,听很多同事介绍说,刘大明这个人天生有两种爱好,一是品茶,二是品酒。关键是现在工作的事没有任何进展,就给刘大明送礼,他敢不敢收,还有送,送多少。胡丽丽就说,先不能送很多,表达意思的送一点,这样不管事成不成,大家心里都能接受,否则,送多了,他也不知道事情能否有结果,不敢收或者不愿意收,那么就麻烦了。干部家庭成长的胡丽丽,耳濡目染,对送礼的事比秦书凯有经验。秦书凯就说,那就按照你说的做。刘大明喜欢品茶,就是铁观音茶。刘大明经常给下属介绍审评铁观音的方法,是“干看外形”和“湿评内质(冲水开泡)”这两个程序。观看外形,主要是观察铁观音的外形、色泽、匀净度和闻茶米的香气。凡外形肥状、重实、色泽砂绿,干茶(茶米)香气清纯的,此类茶即观音特征明显均为上品茶;反之为次品茶。湿评品质,就是茶叶经沸水冲泡后鉴别其香气、汤色、滋味和叶底。铁观音茶冲泡方法,讲究茶、水、器、火四者,环环相扣。冲泡按其程序可分为八道,即白鹤沐浴(洗杯),观音入宫(落茶),悬壶高冲(冲茶),春风拂面(刮泡沫),关公巡城(倒茶),韩信点兵(点茶),鉴尝汤色(看茶),品啜甘霖(喝茶)。刘大明喜欢品酒,就是茅台酒。刘大明经常说,茅台具有色清透明、醇香馥郁、入口柔绵、清冽甘爽、回香持久的特点,它独有的香味称为“茅香”,是我国酱香型风格最完美的典型。茶叶只要舍得价钱,肯定买到真货好货。对于茅台,秦书凯听吴龙介绍过,知道现在茅台酒厂产的茅台到地市一级根本就没有正宗的真货,都是茅台酒厂附近的酒厂仿制的,一般人根本辨别不出来,何处能弄到正宗的茅台,就成为一个问题。胡丽丽就说,茅台,她自己想办法。刘大明接受了秦书凯送的礼物,这样就等于告诉秦书凯他会认真去落实的。可是,一个多月下来了,胡长贵也没有给予反馈这件事,刘大明就着急了,要知道如果秦书凯不看到一点实际的东西,是不会证明张富贵和刘晓娟的事的。秦书凯那天到宿舍送来礼品后,从谈话中刘大明知道只要加把火就能完全控制秦书凯,所以秦书凯走后,就安排吴龙做了一件刘大明认为急需要做的事,就是举报张富贵。.刘大明原来认为,胡长贵会把自己安排的事当成很大的事来落实的,很快就会有效果的,那么吴龙举报,市纪委或者组织部来人调查,有秦书凯和吴龙的证明,一切都会按照自己的思路去进行的。张富贵被举报后,市里如果派人来调查,事实确实,张富贵就会乖乖的从挂职队长的位置上滚下来,按资排辈,也轮到自己了,到时候可以名真言顺的得到市委表彰,那么正科级就向自己招手了。胡丽丽工作的事情一直没有消息,让刘大明有点担心,如果市里忽然一天来人调查张富贵被举报的事,秦书凯不配合自己,结果就很难预料了。于是,再次给胡长贵打电话,为胡丽丽的事解决到了什么地步?胡长贵接到刘大明的电话,就给解释说,这件事正在研究,具体怎么样,那要看田主任的意见,作为副职不敢拍板。

    陌上花开终成殇
    苹果客户端下载

    陌上花开终成殇
    功能客户端

    玄幻  |  凛寻

    “啊?今天有会啊!赶紧走!”郑焰红毕竟是一把手,想到公务马上就严肃起来,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没有成功,赵慎三赶紧抱着她把她举起来,她迅速的穿好衣服下了地。谁知她双脚一挨地却蹒跚起来,就没好气的回身瞪着赵慎三骂道:“死小子,就不会对我温柔点?下次再这样凶狠看我不咬死你!”赵慎三看着她一边骂,一边摇摇晃晃蹒跚着走进卫生间去梳洗了,显然是那个地方依旧留有他“暴力”的伤痕,他心里的得意简直难以言表,因为刚刚郑老板居然说“下次”,那岂不是说她还是要他继续“帮她的忙”吗?哈哈哈!他跟着进了卫生间,看到她正在忙着盘头,就大胆的走过去一把把她的发髻给拉下来了,她急眼般的骂道:“死小子别捣乱,我要赶紧去会场了。”“红姐你不要把自己打扮成老太婆好不好?其实你很美的!来,我帮你梳头。”赵慎三温柔的说道。郑焰红呆了呆,想起了高市长也曾这么说过他,也就不言声的任由赵慎三帮她高高的扎了一个马尾辫。她照了照镜子,还真是贵气中增添了无限的活力,就开心的踮起脚亲了亲赵慎三说道:“乖弟弟,你先下楼给小严打电话,然后跟他一起来接我。”当郑焰红身着柔软的长裙,长发高高的梳了一个马尾,满脸满足后的少妇独有的那种嫣红,就连眼镜后面透出来的眸子里都有了闪闪发光的精气神儿,仪态万方的出现在会场上的时候,在场的人每一个都用惊讶到极点的目光看着她,好似她已经不是往日那个人人惧怕的领导,而是一夜之间被妖魅蛊惑,活脱脱蜕变成的一只狐狸精!今天的大会,是每年开春之后就会召开的一年一度的教育界工作会,旨在表彰上一年的先进,总结上一年的工作经验,并且安排今年的工作计划,所以规格十分高,市委书记、市长都与会参与。大会的主持人就是高市长,市里四大班子的头目更是统统在座,分管教育的副职就是台上最小的官儿了,而郑焰红虽然是教委一把手,主席台上,还是没有她的位置的。但是,会议有一项是教委主任述职,郑焰红袅袅婷婷的走上主席台,用饱满的热情全脱稿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述职,她的讲话以及她的仪表均引得在场的人以及台上的领导频频鼓掌,她的个人魅力也罢,工作魄力也罢,在今天,统统得到了质的飞跃跟量的提高!会后,市委书记林茂人还仅仅是客套的夸奖了她几句就算了,而高市长对她的评价可就显而易见的带上个人感情了!跟她握手时也一改以往一沾手就放开,唯恐沾上什么脏东西一般的敷衍,居然双手握住郑焰红的小手重重的握在掌心,好久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回去之后,郑焰红一直还沉浸在今天演讲成功的喜悦中,她很明白今天自己的魅力值提高完全来自于赵慎三昨天晚上把她收拾舒坦了,让她好似从一缸酸菜汤里突然间捞了出来放进了清清亮亮的水里,把浑身被腌渍的蔫儿吧唧的倒霉气全部洗掉了,拎出水面的老酸菜居然还原成了一颗青枝绿叶的、嫩生生的小芹菜,别说吃了,光看看就让人神清气爽!领导一高兴可非同凡响,有功之臣自然要论功行赏。按说中国的官场说白了就是这么简单,有些人钻破了脑袋想要谋到一个职位却苦无门路成功,而赵慎三却因为把一把手伺候舒坦了,轻而易举的就在隔了一天之后被宣布成为云都市教委办公室副主任,就此在青云路上留下了最关键的一个脚印!时来运转的赵慎三就在办公室各色人等更加各色的眼光里荣升了!他勉强压抑住内心那颗激动地心,唯恐一不小心就会透过他笑的咧开的大嘴跳出来,尽量用低调谦逊的态度来应对所有人无论出自何种心态对他表示的祝贺。一再的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提拔真的很出乎他的意料等等扯淡话,他的态度却更让蒋海波主任以及那个一心巴望着接这个位置的副主任科员方永泰恨得牙根发痒了!飞黄腾达的直接好处就是接管了已经调到中教部去的王金水副主任的全部差事——负责全委的车辆调配以及领导班子的通勤事务,这桩差事看似平常,干好了却也是炙手可热的!赵慎三的突然升迁其实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其中郑主任的老公还在无意之中成了他升迁的一个重要的诱因,但是这个诱因的本人是不知道的,而赵慎三也完全不知道有这个诱因的,否则,这两个男人不知道会不会有一种惺惺相惜般的同靴之情!开完会那天,郑焰红主任下了班,并没有让司机小严送她,而是一个人慢慢的走出了教委大楼,步行走出了她统辖的地域,顺便享受一下下属们又敬又畏又惊艳的目光。自从她从赵慎三的身上彻彻底底的找到了做女人的乐趣之后,现在的她好比一只冲破了厚茧的蝴蝶,充分的体会到了美丽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一直很纳闷,为什么自己会在前面那么多年就那么马虎自己的仪表呢?是!因为叔叔的原因,她的仕途之路是出人意料的顺利,而跟范前进的结合也完完全全是因为叔叔指婚,她也没觉得范前进有什么不好,那个婚结了也就结了,日子过了也就过了,孩子生了也就生了。当上一把手以后,她觉得自己年龄不大,唯恐下属不肯信服,就故意的把自己打扮的刻板老成,而且加意的用冷峻严肃的外表来掩饰她的柔弱,反正她穿成什么样子范前进都没有发表过看法,久而久之,她也就习惯了把自己包裹成一个老姑婆了。最最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她也不是没有从书上、电视上看到过女人跟男人在一起的时候那种要死不得活的舒服样,为什么就从来没有怀疑过范前进的无能呢?就那样任凭他十几年来潦草从事,让她从没有体验过赵慎三带给她的极乐的境界呢?想到这里,她心里突然十分的委屈起来!自己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啊?看似高高在上,却把作为一个女人的花季岁月统统用权力带给她的安慰掩盖在灰暗之中了,居然到了即将岁的时候,才体会到那么多年的岁月,竟是如此的被她给荒废了呀!看看开会的时候,因为小赵那个傻小子不许她挽髻,更重要的是他还用他的阳刚之气给了她如花的笑靥,居然让她在会场上大放异彩,非但没有影响到女领导的威严,还凭空增添了一份人人赞叹的美丽,不是连高市长都用欣赏到有些暧昧的眼光久久的盯着她么?这个发现对于郑焰红来讲,犹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了,她现在已经越来越知道如何让自己更加美丽优雅了,气质她是尽有的,只要在穿着打扮上稍微下一点心思,就能达到艳而不妖,美而不俗的境界!这也就是她为什么选择走路回家,而不坐车的原因了——她也是女人,世界上又有哪一个女人不喜欢沐浴在欣赏的目光中呢?教委的对面,就是云都市的云天广场,这里花木扶疏,小桥流水,还有大大的音乐喷泉跟电子荧屏,明明是中原城市偏要学习江南的风景,不过虽说不伦不类,但也的确给附近的市民带来了休闲的地方,更加把附近的房价哄抬到令人发指的高度!

    那些年我看的直播
    支持可靠

    那些年我看的直播
    点击查看

    玄幻  |  烟寒若雨

    “哎呦,何老弟!”没成想邓成斌看到林羽后不怒反喜,急忙凑过来说道:“真巧了,没想到在这碰上了,我这几天正准备去拜访你呢,上次你给我开的药真神了,吃了两天,我就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邓成斌嘿嘿笑了笑,冲林羽竖了个大拇指。整个包间里的人都一脸愕然,大眼瞪小眼,不知道何家荣这个废物什么时候结识上了卫生局副局长,看样子他俩还挺熟络的。“既然何老弟在这,那这包间我就让给何老弟了,你们继续吃,我为刚才的失礼自罚一杯,给大家赔个不是。”邓成斌倒了一杯酒,冲众人举了一下,接着一饮而尽。随后他拍拍林羽的肩膀,说:“何老弟,一会儿你去我们楼上包间喝去吧,我正好有点事求你帮忙。”“好说,我一会儿就过去。”邓成斌给了自己这么大面子,林羽自然不好拒绝。邓成斌走后,一屋子的人看向林羽的神情大变,堂堂的卫生局副局长,竟然“求”他帮忙。“哎呦,妹夫,原来你认识我们局长啊,为什么不早跟我说。”张巡立马换上一副讨好的嘴脸,端着酒走过来,“刚才是姐夫我说话没分寸,你别往心里去,我自罚一杯。”说完他一仰头将杯里的酒喝光。“那什么,我们局这季度有三个先进分子的名额,需要邓局定夺,你看一会儿你能不能帮姐夫说上两句好话。”张巡弓着身子,满脸堆笑。“我一个大专学历都没有的人,恐怕帮不上姐夫这么大的忙吧。”林羽自顾自的吃着菜,眼皮都没抬一下。张巡尴尬的笑了笑,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家荣,你看都是一家人,就别说两家话,刚才是舅妈不对,你要能帮你姐夫这个忙,舅妈和你舅舅还有你姐都对你感激不尽。”江颜舅妈也没了一开始尖酸的模样,讨好道。“妈,您说,这事我是帮还是不帮?”林羽突然扭头对李素琴问了一声。李素琴精神一振,整个席间她都心情压抑,这下突然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见女婿让自己定夺,神色颇有些自豪,挺直腰板白了江颜舅妈一眼,说道:“毕竟是一家人,家荣,你要能帮,就帮一把吧,你舅妈又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李素琴最后一句话特地说的重了些,江颜舅妈陪着笑,吭都没吭一声。林羽便把这事应了下来,起身往外走的时候瞥了江颜一眼,只见她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紧皱的眉头舒缓了不少。这还是结婚快两年来,她这个废物老公,头一次给她争脸。上楼后邓成斌亲自出来接的林羽,包间里已经坐满了人,邓成斌率先跟林羽介绍了下坐在中间的中年男子,“何兄弟,这位是咱清海市公丨安丨局局长卫功勋卫局。”“卫局好。”林羽赶紧打了个招呼。“卫局,这就是我跟您说的那个小神医何家荣,那天要不是他,我那侄女就没命了,老爷子的病,我看完全可以让他看看。”邓成斌接着给卫功勋介绍了下林羽。“这年轻人还真是年轻啊。”卫功勋笑呵呵的冲林羽点了下头,心里不禁有些失落,邓成斌说给自己介绍个中医方面颇有建树的神医,没成想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卫局,你别看何兄弟年轻,但看病很有一手。”邓成斌极力向卫功勋推荐林羽。“那年轻人,你先帮我看看吧,看我有没有什么毛病。”卫功勋亮出手腕,笑眯眯的望着林羽,眼神里带着一丝压迫感。“邓局过奖了,我不过是对中医略有研究而已。”林羽嘴上虽然谦让,但手已经搭到了卫功勋的脉搏上。“卫局身体很好,没有什么大毛病,只不过血压有点偏高,但不碍事,注意适量饮酒即可。”林羽说道。“年轻人真是好医术啊,恐怕我这种年纪的人,十个人里面得有十个血压偏高吧。”卫功勋哈哈笑道,言语中的讽刺不言而喻。“哈哈哈哈哈……”包厢内的一帮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卫局虽然没病,但是您爱人应该身体多有不适,经常会出现头晕乏力、腰腿酸痛的症状,虽然现在正值夏天,但她就算穿着羽绒服,也不会流一滴汗。”林羽也不恼,继续说道。“你怎么知道?”卫功勋面色陡然一变,包间里的笑声也跟着戛然而止。“您爱人是极寒之体,跟她待得时间久了,您身上也多少沾染了一些。”林羽解释道。“你能治?”卫功勋声音有些颤抖。结婚三十年,他跟妻子一直十分恩爱,自大前年妻子这种症状开始显现,他心疼的不行,但是各处求医,吃了很多药,也都没有明显的改善。“能,而且能根治,但是需要一些时间。”林羽自信道。“小兄弟,你要是能替我爱人治好这病,你就是我卫功勋的恩人,我敬你一杯!”说着卫功勋端起酒一饮而尽。“怎么样,卫局,我没说错吧,何兄弟可是神医,老爷子的病就让他给看看吧。”邓成斌也颇有些自豪,他推荐的人什么时候差事过。“何兄弟,明天你有时间吗,我派人,不,我亲自过来接你,请你去给我老丈人看下病。”卫功勋也改口称呼林羽为何兄弟,刚才林羽一口说出他夫人的病,着实把他折服到了。“老人家得的是什么病?”林羽询问道。“病状倒是很简单,就是偏头疼,每次疼起来也就不过半个小时,但就这短短的半小时,疼的半条命都没了,看了很多专家,都没有效,甚至都没有丝毫减轻。”卫功勋面色凝重,他活了五十多年了,从没见过这么严重的偏头疼。这也是今天晚上他跟邓成斌吃饭的原因,看以他的关系,能不能找到几个专攻这方面的专家医师,如果再医治不好,就只能出国求医了。“明天我过去帮老爷子看看再说吧。”没见到病人,林羽也不敢妄下定论。“何老弟,你这次发达了,你知道卫局老丈人是谁吗,郑家成郑老爷子!为治这个病老爷子可是出了一千万啊!”邓成斌拍着林羽的肩膀,语气中兴奋难掩。郑家成?林羽心里暗惊,郑家成可是清海商界的风云人物,汽车巨头,据说清海一半以上的s店都是他的。“只要何兄弟能帮我爸把这病治好,钱不是问题。”卫功勋点头笑道。一千万啊,林羽感觉一切都明亮了起来,欠黄毛的债,终于可以解决了。酒局结束的时候林羽跟邓成斌提了下张巡的事,邓成斌二话没说,拉着林羽到楼下,冲张巡喊道:“你,明天写个先进分子申请书,送到我办公室去。”“多谢局长,多谢局长!”张巡点头哈腰,千恩万谢,送走邓成斌后,又亲自去送的林羽和江颜一家,江颜舅妈也换了一副笑脸,一个劲儿的夸李素琴和江敬仁找了个好女婿。今天晚上的事极大的满足了李素琴的虚荣心,她从未想到过这个窝囊女婿有天也能这么给自己争气。“家荣,你竟然还认识卫生局副局长呢,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啊?”李素琴兴冲冲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