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剑尊只收女弟子
功能版本

剑尊只收女弟子
客户端旧版

    玄幻  |  梦兮

    小时候,我爸妈出了意外,撇下我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我被送到了孤儿院,但是没几天,我被一名穿着富态的夫妇领走了,他们说他们曾经受过我爸的帮助,才能有今天的成就,为了报恩,他们决定把我抚养成人。他们把我领到他们家,告诉我说,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你的爸妈,你也不在叫黎玥,改姓李,叫李玥,知道吗?我当时虽小,但是我爸妈出事后,我就变得很懂事了,鼻子一酸,眼睛泛红地点点头答应了。进了家门后,我发现,养父养母还有个女儿,叫李婉儿,他们告诉女儿说我和他们就是一家人了,要她女儿问我叫哥哥。还告诉我说以后都是兄妹,让我好好对她,我点了点头答应了,老实说李婉儿挺漂亮的,我很喜欢她的眼睛,眼睛很大很清澈。但是我那个妹妹可不领情,她听了养母的话后,一脸厌恶的看着我,说她才不会有我这个乞丐一样的哥哥。自从我来到这个家以来,养父养母就一直教导着我有东西要学会和妹妹分享,我也照做了,一有零食和漫画就先给婉儿,起初婉儿还会接受我的零食和漫画,而到后来烦了,直接拒绝我的零食和漫画说我的东西都是花她爸的钱买的,还说我不配吃零食和看漫画。她说的我有些沮丧,有一次我倒垃圾时,发现原来我以前给她的零食和漫画,她动都没动,直接扔进垃圾桶内了。我难过极了,以为她不喜欢零食和漫画,于是,在她有一次生日的时候,我买了她最喜欢的哆啦a梦毛绒玩具,准备送给她。当天晚上,我和养父养母一起为婉儿庆生,我拿着哆啦a梦递给婉儿,说祝她生日快乐。谁知道,婉儿拿过哆啦a梦打开窗户直接从那里给扔了下去,还一脸嫌弃的跟我说:“你不配送我礼物,更不许你送哆啦a梦,你花的钱都是我父母的,你这个没人要的可怜虫。”我听了眼睛一红,差点没哭出来。养父看不下去了,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婉儿说:“我讨厌他,他是个野孩子,他不配做我哥哥。”养父听了,一生气,直接一巴掌打在婉儿脸上,这是他第一次打婉儿,为了我,一个外人。婉儿捂着被打的那一边的脸,眼睛一红,强忍着没让泪水出来,她直接把蛋糕扔在我的脸上,大声的说,“我讨厌你,要不是你,我爸也不会打我。”说完,饭也不吃了,扭头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内,锁上了门,无论养父养母怎么叫她,她就是不开门。养父当时有些后悔了,不应该为了我一个领养来的孩子而打婉儿,养母听了就说都是一家人,没有什么领养不领养的。我在卧室听了,感觉心里一暖,差点哭了出来,为此我决定不让养父养母操心,想办法修补我和婉儿之间的间隙,当天一晚上都没睡着,一直想着这件事,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我见到婉儿后,就跟她说昨天晚上全怪我,我不该送你毛绒玩具的,希望你能原谅我。正在刷牙的婉儿听了,直接把水泼在我的脸上,说,“李玥,你要是真想让我原谅你,那你就滚,滚出这个家,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我听了,回到自己房间,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一刻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无助,我知道,无论我跟她说什么都是徒劳的。后来吧,我成绩好,考上了本地一所还算不错的高中里的实验班,而婉儿则成绩一般,本来是上了这所高中的普通班,但是养父养母为了希望我俩关系能好点,就托人把我俩安排到一个班级里,还做了同桌。但是关系依然不好,当我得知她是我同桌后高高兴兴的准备找她说话,她却警告说,“你以后想让我对你有好转的话,不许告诉任何人,咱俩的关系。”我听了却没有半分难过,反而还一喜,这代表着以后我俩的关系会有好转的可能。她脸色一红,恼怒地骂我,说我是个死变态,对她的丨内丨裤做那种事情,还说要告诉养父养母,让他们看看他们带来的儿子的德行。我一听就急了,这要是让养父养母知道了,估计会把我撵出去的,我不想再回到以前那种没有亲人关心的生活了。我赶紧拉住她的胳膊,不让她离开,她一脸厌恶的要甩开我的手,我哪里肯啊,死死地拽着她的胳膊不肯丢,然后我一脸祈求的跟她说求她不要告诉妈。“不行,你放手,你抓疼我了。”婉儿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正在这时,养母听见动静了,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问我俩干啥呢,我沉默不语,婉儿犹豫了下,说没干啥,然后甩开我的胳膊,回到自“不行,你放手,你抓疼我了。”婉儿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正在这时,养母听见动静了,从厨房里走了出来,问我俩干啥呢,我沉默不语,婉儿犹豫了下,说没干啥,然后甩开我的胳膊,回到自己房间去了。看到这,我松了口气,以为婉儿突然原谅我之前的所作所为了。那天晚上,就当我快要入睡的时候,婉儿穿着睡衣悄悄地走进我的房间,趴在我身上,声音很轻很温柔的说,“我有事找你,你来我房间一下。”我问她这么晚了,让我去干嘛,她说她突然想到一道题不会,让我帮她解答。婉儿更靠近我了,她穿着的睡衣要大上一号,在我的位置能隐隐约约地从脖子口的地方看见里面的胸部,虽然和平的区别不大,但是总比没有好不是。婉儿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发现我在看她的胸部,她猛地坐了起来,脸色一红,怒气冲冲地准备骂我,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她突然冷静了,跟我撒娇道:“好哥哥,你来嘛。”什么?哥哥?我差点以为我听错了,直到婉儿又叫了一边,才敢确认,她这是接受我这个陌生人是她的哥哥了?婉儿把我拉到她的房间,坐在她的书桌前,指着一道题说,“这道题不会,你帮我解答下。”说完还冲我笑了笑,我当时一愣,随后看到婉儿这笑容,我就像拥有整个世界一样,之前她对我不好的态度也就都烟消云散了。我帮她做完这道题后,准备详细帮她解答过程时,她却突然开始脱睡衣,嘴里还嚷嚷着好热,我知道她说的是热是假的,这十月份的天气,外面还吹着冷风,怎么会热呢。她脱得很慢,靠近我后,抚摸着我的脸,“哥,我美吗?”我点点头,吞了吞口水,感受着从她身上散发出的体香,某个部位有了反应。“哥,你可不老实噢。”婉儿看到我的小帐篷微微顶起,用手弹了我的那个部位一下,然后一屁股坐在我的身上,摩擦着那个部位。“婉儿,你别这样……”我心中不断挣扎着,最终理智占了上风,一把推开她。“怎么?难道你不想做些爱做的事吗?”她被我推开后,也没生气,在我耳边吹着气说道,随后她拿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你到底做不做呀?你不会不行吧?”婉儿突然一脸鄙夷的看着我的裆部,我连忙摇了摇头,婉儿轻笑着说,那就来嘛。

    江湖侠客心
    安装指导

    江湖侠客心
    怎么样

    玄幻  |  柒萧

    林小鹿咬着苹果,也不进厨房,就在厨房外面不时的指点着。“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客人啊。”“当然啦,我们是亲故嘛!”“亲故么?”“肯定的啦!”“你不是说已经脱粉了嘛?怎么今天还去机场应煖我?”钱多多能说自己根本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吗?也不能告诉说碰到她只是凑巧?凭借多年的生存经验,我钱多多决定说一个感动自己的谎言。“这不是上次跟你聊过后,然后我发现我自己太肤浅了。”“我基本没有深刻的去了解我的偶像是多么的优秀,特别是我们最美丽最漂亮的林小鹿小姐姐,所以我这几天重新去学着粉上你。”“经过了解后,我就给定了个目标,我要做林小鹿的头号粉丝!”为什么没人告诉钱多多切洋葱低下头会有那么多眼泪的?钱多多转过身时,眼红红的看着林小鹿:“所以既然我能跟偶像做邻居,我就有责任照顾好你!”可能是她说的有点太夸张,也可能是洋葱实在太迷人。不然为什么林小鹿一副让他继续装,继续吹牛的模样?当看到林小鹿在欢快的吃着他做的爱心晚餐时,他就知道赚钱的机会已经近在眼前。钱多多殷勤的给她倒了杯烧酒,殷勤的给她夹菜,关心的问着够不够吃,要不要在做多几个菜。“有话就说,我听着。”明显的付出有了回报,虽然她没有说出来,但她眼里的笑意,嘴角上翘的弯度已经出卖了她。“你知道我是做导游的对吧。”“知道,你上次说过啦。”“事情是这样,我这次接待的是我们半岛最伟大的女子天团的粉丝,她们不顾辛苦,穿山越岭,漂洋过海的从华夏来到半岛就是为了追星。”“她们也不去旅游,就想着能得到你们的签名,然后再能跟你们见面拍拍照之类的。”“作为一个义薄云天的半岛好导游,这种事情我怎么能不帮忙?特别是她们都还不够十八岁啊,不满足她们的愿望,我觉得我内心是崩溃的。”“你们有这样的粉丝,作为偶像的不能就手旁观吧?”林小鹿弯着头看着钱多多,试图分辨我的话真假。钱多多连忙把这次旅游团的特殊要求指给她看,她才相信了。“签名海报我家里就有一些,这个我可以满足你,至于见面就难了,我们只有后天在音乐现场才会聚在一起。”“放心,音乐现场我们都有票。”“可是后台不是那么容易去的啊。”这个我也明白,我也不会强求,只能说见到最好,见不到我也不亏。“没事,到时我们看情况在决定。”“行,那我拿签名海报给你。”林小鹿说完就要去拿海报,我连忙喊到:“我要份!”听到钱多多的话林小鹿不敢相信的回头看着他,可能如此厚颜无耻的人她没有见过吧。“不是才个粉丝嘛?干嘛要份?”“因为我想她们回国内给你其它的粉丝,我作为你的头号粉丝要为你争取更多的粉丝啊。”最后钱多多也只能拿到了张,按她意思是这个东西不能烂大街,不然就会没有价值。反正不懂,他也不贪心,张他估摸着又能赚几万了。他刚才不小心瞄了一下海报只有八个人的签名,我有一个更贪心的想法。我想集齐个人,就能召唤神龙了!但作为曾经的粉丝,我虽然不懂去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能肯定的是不太愉快就是了。饭后,钱多多收拾了一下餐桌就打算离开。“过来坐下。”林小鹿拍了拍沙发,一脸坏笑的示意钱多多过去坐下。钱多多假装害怕做作的双手抱熊的姿态,惊恐的如一个纯洁的女学生。“你要干嘛?我钱某人卖艺不卖身!”“阿一古,我什么帅哥没见过?”林小鹿给他浮夸的动作逗笑了,在那里拍着抱枕狂笑。不愧是轰子团的一员,这人好傻啊。“那我帮了你,你是不是也要帮我?”“当然!”“那接下来几天你有空就帮我做饭不过分吧?”“可以,一言为定!”反正一个人就吃外卖,现在多个人陪着吃饭,还是大美女,傻子才不干,更何况他还从她身上赚了一小笔。后面还有大把事情要麻烦她呢。比喻后天带我的团友去后天见面合照。比喻找点珍藏的签名cd之类的,我开个淘宝店不过分吧?陪大金腿看了一会电视,钱多多就告辞走了。走到门口,林小鹿好像突然想起,无意的问我:“对了,今天我给你的签名呢?”“在家啊,我保管的好好呢。”“是吗??”怀疑的眼神,莫非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那你拿过来给我看看。。。”急,很急,在线等。睡觉前,钱多多想起的是林小鹿当时关门的声音是不是太大了?陪着一群小金主逛了一圈半岛大学,再领着她们去了某姜姓明星开的店填饱了五脏腑。来到半岛,怎么可以不去知名网红店汉江大桥呢?更何况半岛这个地方太小了,全国娱乐业大部分都在首都,所以在半岛碰到明星的机会比在华夏多太多了。很多时候如果不是粉丝或者黑粉,明星在你身边走过你也不会发现。而想碰到室外录制的话,汉江公园就是一个不错的地方。金软软在宿舍赖到中午,叫了个外卖就这样把自己打发了。无聊,好无聊,非常无聊。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天玩的游戏完全提不起兴趣,就连新游戏都没有兴致试玩。金软软打开聊天软件,发现今早发过去的消息还是已读不回,抱起小狗金泽就是一顿欺负。“金泽,你说我是不是不漂亮了?”可惜金泽没有回应的想法,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躺下来!“啊啊啊啊啊!连你也欺负我嘛!”一阵人狗大战后,一条信息铃声传来。金软软惊喜的拿起手机,发现却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个人。“欧尼,今天要不要一起去玩?”“不去了,刚忙完一阵子,我今天想在宿舍休息。”“努那,我知道有一家好好吃的烤肉店,今晚一起吃饭好不好嘛?好不好嘛。”紧跟着还发来一张自己卖萌的表情。唉,手机那头是同公司一个后辈,因为之前为了配合公司把成员退队的影响降低而一起炒绯闻。金软软作为一个颜控,其实对于这个后辈还是蛮有好感的。也想过要不试试,可是接触下来后才发现,这不是找男朋友,这跟找一个儿子没啥区别。跟他出去吃饭,跟他出去游玩,每次都是要迁就他,不开心时还要哄他。自己发脾气他除了会撒娇卖萌之外一无是处。虽然颜值就是正义,可金软软发现还是将就不了,如果一定要将就还不如找那个坏东西!一个把自己名字改成半岛少女的梦的男人能有多好可想而知。

    江爷追妻攻略
    支持哪个好

      江爷追妻攻略
      推荐出品

      玄幻  |  慕枭璃

      刘大明就把自己被县委派下去做驻村挂职,去年联系的村没有能力协调到资金,没有取得成效,就没有被市委和县委表彰,今年知道是老同学负责这件事,看看能不能帮助一下,让自己在乡下不白白度过。贾仁达想到这件事是组织部负责的,作为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这点能量还是有的,就回答说,老同学,不要担心,这件事会帮助你联系解决的。贾仁达于是就给县委的老朋友蒋副书记打个电话,说了此事,将副书记又给田主任打了电话,田主任肯定是满口答应。有了这样的开头,那天刘大明和田主任谈得很开心。再说,秦书凯接到吴龙的电话,让他到刘大明房间的电话后,根本没有当回事,想到自己也没有事求刘大明的,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未来,不是一路人,没有紧密的可能。秦书凯想到,做驻村挂职期间刘大明根本也管不到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听他的吩咐,所以当天晚上回到宿舍,和胡丽丽淋漓尽致的做了一次。喝点酒,又和胡丽丽交流了一次,第二天秦书凯很迟才起来,梳洗一番后,到食堂吃了早饭,等胡丽丽到村里走后,才不紧不慢的走进刘大明的宿舍,很随便的口吻问:“刘主任,听吴龙昨晚在电话里说,找我有事?”刘大明面对秦书凯很不客气和不把自己当回事的口气,知道很正常,一个下属如果不想从领导手里得到什么,领导也就没有了控制点。要想改变这种状况,必须给下属一点甜头,否则,谁给你干事,谁听你的话,再说以前的恩怨还没有完了,很正常。就用很平常的口气回答说:“是啊,找你是有点事,这件事和你我都很有关系。就是我们的一把手主任,让办公室打电话告诉我,说下个星期将带领单位的领导和几个科长来码头镇考察,主要是考察我和你联系村的情况,因地制宜,单位里好拿出帮助计划和资金项目,尽量让我们的工作能有大起色,让联系的村困难有所改观。”刘大明故意停顿了一会,看着满脸疑惑的秦书凯,心里很高兴,知道什么事能调动秦书凯的积极性,也知道如何能慢慢的控制他,从而让他如狗一样听话。于是,刘大明很有滋味的继续介绍说:“办公室要你这两天到把联系村的情况和帮扶情况、需要解决的问题进行调研梳理,必要时还要到村里去召开座谈会,写个有计划有要求的材料,过两天就把材料报给我,一起交给单位办公室,到时候单位开党组会统一研究。”秦书凯想不到是这件事,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就很无奈的回答说,好吧,这两天我会到联系村去听听情况汇报,有必要开个座谈会,尽早把材料汇报给主任,希望刘主任多说好话。秦书凯和刘大明之间虽然不和谐,但是关系到自己的事肯定要放在心上,人不能和自己的前途开玩笑。进入官场,没有人不希望进步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个星期就过去了,田主任带着发改委的一群人按照事先制定的方案前来考察,在乡镇的领导的陪同下,田主任等人到刘大明和秦书凯两个人联系的村进行了实地考察,听取了村领导的汇报,观看了秦书凯所在联系村道路建设情况,后来就如何落实帮扶,田主任作了重要讲话。晚上,乡镇领导姜照光做东,到浦和县城的宾馆订了两桌酒宴,招待田主任一行。宴席间,姜照光代表乡丨党丨委政府对田主任的到来表示欢迎,对挂职联系村的帮助表示感谢,希望田主任等人多到乡镇考察指导。第二天,秦书凯就在《普水新闻》和普水电视台看到田主任考察挂职联系村的报道,新闻的题目就是《县发改委领导到挂职联系村考察落实扶贫项目》。新闻报道说,昨日,县发改委田主任在码头镇丨党丨委书记姜照光的陪同下到该单位挂职联系村考察落实今年支持项目。田主任等人采取了“一听、二看、三研讨”的形式,听取村相关人员的工作汇报,查看了去年帮助修建的道路和集水灌溉工程。田主任与乡领导、对联系的村党支部书记等部门领导一起研讨了支持项目。在研讨会上,乡政府代表联系村感谢发改委对当地经济建设的支持,并对支持项目取得的重大成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与会人员提出了一些很好的建议和意见。田主任根据地方领导提出的建议和意见,支出今年的支持资金和项目在去年的基础上有所增加,推进发改委支持项目的实施和进展。看到报纸,胡丽丽就笑着说,秦书凯,你们的领导很会做文章,支持你和刘大明联系的两个村,就支持刘大明那个村万块,你联系的村是年底的困难户慰问万块钱,别的是一分钱都没有出,记者采访的时候,田主任却把张富贵帮助你联系的市交通局支持的道路项目说成是县发改委的,不知道领导人这么说脸红不红?是不是做领导的都是这么不要脸?秦书凯就笑着说,我是县发改委的人,那么不管我用什么方式什么途径联系来的项目和资金都是领导的,再说,没有发改委,能有我这个办事员,是单位给了我工作,那么我做任何事就是单位的,而单位的任何成绩就是我们主任的。机关流传俗语,做事的看奖杯,不做事的捧奖杯。胡丽丽就笑着问,按照你这么推理,是不是每一个下属的老婆都是领导的,每一个女下属都是领导的私人财产,想用就用一次。难怪很多男人为了做官脸都不要了。秦书凯想了想说,你这么推理也不是没有道理,有的男人为了进步,就给领导长和自己的老婆创造私下见面的机会,等到领导男上女下把自己老婆用了,也是睁一眼闭一眼,这和老婆是为领导娶的也没有差别。秦书凯看着胡丽丽继续说:“至于说单位的女同志,就说我们单位,我的科长,虽然岁数大了,主任想在她的身体上运动了,就找个机会把她长期的霸占了。按照道理,科长是受害人,应该很痛苦,可是恰恰相反,我的科长不仅心甘情愿的把身体敞开把腿拉开,还把自己的家变为领导的家,田主任是想去就去,想干就干!”

      断楼断楼
      下载游戏中心
      
      

      断楼断楼
      ios官方版下载

      玄幻  |  茵吟

      以前林默跟赫伯特买了一些欧洲科技介绍的书,便对那些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直让赫伯特帮忙买一些技术资料,可一直没买到,直到半年前给林默买到了几大箱电灯的技术资料,林默大喜之下就对他说道有多少要多少,可回去一看,才发现是一个小灯泡厂的资料,把林默给气了个半死,不过林默还是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些资料里还有一些电材的生产资料,总的来说并不亏,不过现在的林默可不会白白让这家伙再坑他,怎么说也要坑赫伯特一把。林默转念一想,不对啊,赫伯特说是大生意,不会他给自己找来了一大堆资料吧,林默知道可不是每次都会和上次一样运气好,那自己还不得亏死,连忙问道:“赫伯特,你不会搞了一堆上次那种资料吧?”看到林默盯着自己的眼神,赫伯特连忙解释道:“林,你听我解释,上次那资料是我通过在英国认识的一个贵公子买来的,他就是一个靠着他父亲的势力到处瞎混的,他听说我有多少要多少,便在欧洲和美国买了一大堆。”林默听着赫伯特越说声音越小,连忙打断赫伯特的话问道:“你就跟我说他到底买了多少?”“他昨天给我来电报说他在欧洲二条三万多吨和美国租了一条将近万多吨排水量的货轮来运货。”赫伯特小心的对林默说道。林默闻言吓了一大跳:“那总货物不得有万多吨了,他哪找来那么多技资术资料?”赫伯特连忙解释道:“没有那么多,只有二百多吨资料,其他的都是些破产企业留下来的机器,不过他希望咱们都买下来。”说着,赫伯特小心冀冀的看向了林默。一看赫伯特的眼神,林默就知道这其中肯定还另有隐情,便说道:“咱们去后面说,在这里说不太方便。”说完便带着杨海城三人跟着赫伯特向后院走去。走着走着,林默才注意到在赫伯特身边的中年洋人,高高的鼻粱,一头金发,穿着一套灰色的西装,给人一种内敛深沉的感觉,林默认定这家伙肯定不是普通人。到了后院,几人依次坐下,赫伯特刚要解释,林默便率先问道:“赫伯特,不知这位是你的朋友吗?怎么不给我引荐引荐。”赫伯特知道林默是不信任他的朋友,便连忙解释道:“这位是T.J.斯科特,是德裔美国人,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后来跟他父母移民美国了,前些年我们在上海相遇,不过现在上海做外贸生意的人很多,便来南京发展了,斯科特是非常值得信任的。”“林先生您好,我经常听到赫伯特提起你,能够认识您我非常高兴。”听到赫伯特介绍完了自己,斯科特立即跟林默打起了招呼,并向林默伸出了手。看到斯科特伸过来的手,林默也伸出手和斯科特握了一下,便向两人将杨海城三人介绍了一番,便让他们三人自己喝茶吃点心,便与赫伯特和斯科特交谈了起来。林默向赫伯特问道:“二百多吨资料那也很多了,就算是废纸也是一笔不小的钱了,他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赫伯特听出了林默还没有拒绝购买这些东西的意思,便连忙解释道:“那个贵公子听说这边有人收这些,便联合了一群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低价收购一大批破产倒闭的小企业,打算把里面的技术资料打包给我卖了,赚上一笔。林,你有钱的话一定要帮我买下来,他们那个圈子虽然都是一群花花公子,但他们的父母都是各国的高官,不买的话我和你们林家可能会有麻烦。”林默听后沉思了一会儿,想到林家是做进口生意的,若真得罪了一伙这种人,还真说不谁会影响林家的生意,便对赫伯特说道:“如果价钱合适,我倒是可以买下来,不过你知不知道有哪些资料?买了咱们会不会有麻烦,以前你可是从来买不到资料的。不过那些机器又是怎么回事?”听着林默的一连串发问,赫伯特也是一肚子的苦水,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贵公子会这样不靠谱,也不知道林默吃不吃得下这么多的东西,不过还是连忙回答林默的疑问:“没有麻烦的,那些资料都是一些中小破产企业的,在我们那里根本不值钱,以前买不到是我找不到有这些东西的人,这几年我们那边到处都是破产企业,多的是,只要付钱,找对人,基本都能买到一些,不过普通人是不敢公开买卖的。有哪些资料那个贵子自己都不清楚,都是他交代手下去办的,前几天通电报,他说大都是一些造船厂,钢铁厂,水泥厂,机床厂,加工厂,冶炼厂,拖拉机厂之类的,反正各种各样的厂子都有,至于机器,是他们买了破产工厂后,想着你既然买资料,也一定会买机器,干脆把机器也装船运过来。”听了赫伯特的回答,林默也是头疼不己,心里对这群官二代也是无语至极,不过还是直接问道:“你就直说吧,他们要价多少钱。”听到林默的这个问题,赫伯特连忙回答道:“他们叫价万美元,不过我认为价格还可以降下来的,而且他们还在那些破产工厂里招了一批技工,那贵公子说只要你愿意全买下货船的货,他就把那些技工给送过来,不过薪酬要你自己支付。”听了赫伯特的话,自己打死他的心都有了,不过还是耐心的问道:“我就想知道那些东西的成本是多少,而且万美元的价格,己经相当我们林家的全部家产了,我不可能花这么多钱的,也没有这么多的钱。”林默并不会对赫伯特说这只是林家可以周转出来的资金,其他的商铺,古玩等固定资产并没有计算在内,当然了,这些钱也是林家能周转出来的全部资金了。赫伯特听到林家这么有钱,也是楞了一下,他还以为林默最多只能买下那些资料呢,便连忙回道:“那些破产企业不值钱,最多就一百万美元左右,他们买就更便宜了,花不了多少钱的。”听到赫伯特这么一说,林默也挺意外的,他还以为那些机器成本怎么说也要二三百万美元呢,转念一想,也对,那些贵公子也不是傻子,要是成本真那么高,光卖资料怎么回本,那些机器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个添头罢了,不过林默也不会因此就把价格压得太低,毕竟一群愿意出卖这些东西的人可不好找,说不定今后还可以从他们手上买到更多好东西,而且那些技工也是很珍贵的,若错过了今后想找可就不容易了。想到这里,林默对赫伯特说道:“我最多只能出到万美元,你帮我跟他谈价格,只要能把价格谈下来,我不会少你的佣金的,不过价格也不能太低,最低万美元吧,我和他们今后说不定还有合作的机会,你看达不达得到?”听到林默的询问,赫伯特陷入了沉思,他平时并没有接触过这么大的生意,他并没有信心将价格谈下来。这时在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斯科特对林默说道:“林先生给出的价格己经很高了,那些破产的工厂在西方并不值钱,对方明显是在欺负你们不懂行情乱报价罢了,林先生给的价格,我相信对方是无法拒绝的。”

      奋斗吧,少女
      APP指导

      奋斗吧,少女
      客户端旧版

      玄幻  |  贺然许

      按照陆长生的交代,他是从刘大明的侄儿刘流嘴里得到这消息的,那晚喝酒的时候,酒后失态,才会一时说漏了嘴,让很多人都提前知道了消息,第二天上午单位召开的挂职动员会议,大部分人心里都有数,那会议其实就是为了秦书凯开的,因为挂职人员的名单是早就定好的。田主任的表情铁青的有些怕人,朱爱国忍不住摇头说,老田啊,事情我是给你调查清楚了,底下到底怎么处理,就看你的了。田主任冷冷的笑了一下说,在怎说,孙猴子再狡猾还能翻出如来佛的手掌心?这个刘大明既然狗胆包天,我要是不给点厉害给他瞧瞧,他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朱爱国瞧着田主任那发狠的模样,并不吭声,只是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慢悠悠的点上,在朱爱国的心里以为,这件事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想必田主任应该会推翻刘大明所作的决定吧,秦书凯那个愣头青肯定是不用再被刘大明算计下乡了,不知道田主任心里最合适的下乡人选到底是谁呢?人生最吸引人之处就在这里,在谜底没有揭开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正因为所有存在的未知,日子才会过的更加有滋味,连朱爱国也没想到,田主任对此事的最终处理结果,远远比他想的还要果断,利落,让刘大明几乎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挂职工作,按照市委和县委的统一部署,有条不紊的向前推进。刘大明把本单位的秦书凯报上去后,认为那是铁定的事实,所以很是得意,也就很是风光,那天在党组会上,建议秦书凯作为单位的挂职,没有任何阻碍的通过,让几个副职看到了自己说话的份量,所以这几天另一名副主任胡长贵对他显出了特别的尊重。同单位为官,都是副职,但是,说话的份量是很不一样的,有的人说话在一把手主任面前那是一钱不值,说明主任没有把这个人当回事;有的人说话,一言九鼎,在发改委,有此份量的人现在非刘大明副主任莫属了。机关的人,别的本事没有,见风使舵的本事是一流的。很多人看到之前流传的小道消息通过党组会变为现实,就感到刘大明现在的位置是越来越重要。于是,别有用心的人,就带上不菲的礼物,到刘大明家里说是汇报工作,其实是希望得到关照。昨天晚上,副主任胡长贵也到了刘大明的家里,向刘大明汇报说,下午因为分管科室的业务过于繁忙,陆长生不能胜任,于是向田主任做了汇报,却被田主任批评了一顿,希望刘大明出面帮助,给增加一个人手。这么说,那就是告诉刘大明,你的马子王娟不上班或者说上班不出力,所以无人干事情。刘大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胡长贵也是副主任都向自己汇报工作,这才是做领导的感觉。他慢条斯理的回答说,老胡,田主任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一把手主任是做大事的,这些芝麻小事肯定不会问。再说,科室的工作,邱科长身为领导,总不能整天不干事拿工资,没有这么便宜的事,秦书凯很快要走,你就要重点想办法调动老同志的积极性。胡长贵听了这话,心里就很反感,秦书凯是你弄走的,王娟是你的马子,最近几乎看不到人,现在没有人做事,不给我添加人,反而把棍子打到我的头上。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不敢乱说话,只是诉苦说,老刘,话是这么说,可是对于邱科长这样的老资格,谁能指使动,所以只能希望陆长生尽快全程熟悉工作,希望他能把办公室的所有业务都领下来。刘大明知道对胡长贵这样的角色要哄着,这样才能继续控制在手里,就做出一副同情口气对胡长贵说,老胡,你说的我都能理解,可是田主任不能理解。当前最要紧的就是想办法弥补,指望秦书凯是不可能了,邱科长又无法指使,只有指望陆长生,我想如果给陆长生一个级别,肯定能调动积极性,很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哄着胡长贵的同时,刘大明没有忘记给陆长生弄点甜头,最近一段时间,陆长生给他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作为领导要想有威信,要想下属拥护你,关键的一条就是给下属提拔的机会,否则,谁还愿意跟在你后面混。胡长贵心说,陆长生不是很刚被提拔为副科长嘛,怎么又要弄个级别?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可刘大明既然提出来了,他虽然不想推荐陆长生,但是想不到更好的解决问题途径,只能点头说,这是一个好办法,你是分管单位人事的,就让人事科拿方案吧,到时候党组会上我肯定积极支持。一直小心翼翼为官的胡长贵,对单位里风向的把控是相当到位的,现在一把手田主任经常不在班,发改委的大小事宜几乎都是刘大明一锤定音,现在刘大明要提拔陆长生,肯定得了陆长生的好处,反正他又不分管人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到了党组会上看看风向再说,要是田主任态度很明朗的话,自己对刘大明的决定自然也是不反对的,万事做决定之前,给自己留条后路是必须的。此刻正得意的刘大明哪里会想太多,听到胡长贵依附自己的决定,心里很高兴,表态说,老胡,你说的事情呢,你也不要过分担心,田主任当时肯定是不了解情况,才会当面给你撂脸子,明天我会去解释的。另外,明天我会找陆长生谈谈,让他尽快把秦书凯手里的工作接下来,不折不扣的做好。胡长贵见刘大明一副大包大揽的口气,俨然把自己当成是发改委的内当家了,心里虽然不高兴,倒也不想多事,于是敷衍着说了几句拍马屁的好话,起身告辞离开。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刘大明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衫,下身配一条深色西裤,脖子打了一条条纹领带,神采飞扬的出现在发改委的办公大楼走廊上。一路上,很多相熟的人主动向他问好,他都一一回应,身为领导人,有些表面工作是肯定是要做好的,尤其是亲民这一块,连中央领导没事都会下基层跟老百姓握手拍个照片什么的,自己身为县里的一个基层单位领导干部,在这一点上也该向中央领导看齐才对。进入办公室后,刘大明伸手拧了一下扣的有些紧的领带,这领带戴起来的确是显得精神了不少,可就是扣子不容易弄的端正好看,老婆今天一早在家忙乎了半天,才把扣子弄好,结果还是有些嫌紧了。刘大明心说,要是王娟在跟前就好了,这姑娘心灵手巧,人又聪明,打领带这点小事到了她手里简直小菜一碟,可惜最近怀孕后,就不和自己亲热了,还有以后王娟到了市里上班后,自己想要见一面就鞭长莫及了,那么水嫩的一个娘们,想起来都有些流口水,若不是为了儿子,他又怎么舍得把小美人弄到市里跟自己相隔那么远?头脑中想着王娟,想着未来的儿子,刘大明伸手端起桌上的水杯,慢悠悠的品味一般,很是得意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一个男人家里有着死心塌地的女人,外面有个漂亮的情人,那是多么快乐的事情。真想着,就听见有人敲门,刘大明冲着门口说了一声,进来。推门进来的人是陆长生,看起来陆长生今天的脸色不好看,他慢腾腾的踱着步子走到刘大明的办公桌前,站稳了脚跟后,却又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