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永别了牢笼
软件安卓下载

永别了牢笼
策划方案

玄幻  |  雪海翩然

返回身上,不一会,转回来,手里拿着票子:“您辛苦,这是二百块钱,您拿着和弟兄们喝茶去。”赵胜不客气的接过了钱:“薛管家,照理说呢,是这价。可今天我们队长上任,您说您就不代表崔老板意思意思?”“要的,要的。”薛管家又拿出了一百块钱:“丁队长,这是我孝敬您的,您别嫌少,现在买卖难做。等改天您有空了,我请您喝茶去。”“丁队长,您看这?”赵胜也不敢自己做主。丁远森生平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事情:“你看着办。”“好勒。”赵胜一挥手:“收队!”“丁队长,赵副队长,您走好。”等到这些特务一走,薛管家对着地上“呸”了一口:“一群瘪三!”“老刘头,一人一碗馄饨。”“哎,好勒,您稍等。”夜晚的马路边,摆着一个馄饨摊,锅子里冒着热气,边上放着一张小桌子,两条长凳。“老赵。”丁远森坐下来说道:“这一车烟土利润不少吧?咱们出来一趟,就弄三百块,是不是少了点?”“这就不错了。”赵胜接口说道:“这些卖烟土的,方方面面都要打点到,什么巡捕房啦,警务处啦,卫生处啦。总之到处都要用钱。上海滩的几个大老板和他们的夫人,三节两寿,礼是一定要到的,要不然别想做了,还有他们的手下也不能白做啊。这么一算下来,真正到他们手里的也不多,咱们这就知足了。”知足?丁远森哪里知足。忙了那么久,一共到手三百块,再一分,自己拿到的不过一百五十块钱。这大上海什么都能没有,但就不能没有钱。没钱,寸步难行。“再说了,这崔瞎子不比从前了,可要是大的走私贩子和烟土商呢,咱们也招惹不起。”丁远森却留上了神:“这上海滩都有哪些大贩子?”“有啊,比如高乐田。”“高乐田?”赵胜点了点头:“他开了一家‘福鑫公司’,专做走私、贩卖鸦片,听说一年能捞不少的钱,要不然他怎么养那一大摊的人?”丁远森听的非常仔细:“没人找他的麻烦?”“哎哟,他不找人麻烦就不错了,还去找他麻烦?”赵胜苦笑一声:“他现在是个死人了,可他活着的时候,势力大着呢。”怪不得翁光辉要让自己去查没高乐田的家产。看样子,这家伙攒了不少的钱啊。丁远森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老赵,咱们这么小打小闹,真弄不到几个钱,我有个想法,要是能成功了,哥几个都能好好捞上一笔。”赵胜一听就来精神了:“丁队长,您说。”“你认不认识罗登探长?”“认识,怎么能不认识?”赵胜一听便说道:“中央捕房的探长。”“你和他关系呢?”“还行,过去和徐满昌一起见过几次。”“你能不能安排个时间,让我们见个面?”“成啊,这事包在我身上了!”高乐田的死,让高府上下如丧考妣。尤其是他的大老婆高钱氏。高乐田是个大商人,还是上海滩有名的色鬼。民国政府早就规定了一夫一妻制,可民国的法律也管不到公共租界,高乐田还是一共娶了四房姨太太。据说外面的小老婆还有大把。管家的是他的正房夫人高钱氏,整日里吃斋念佛,可却是出了名的毒辣。高乐田原先有四房姨太太,四姨太据说就是被她逼死的。高乐田的死讯传来,高钱氏觉得天都要塌了。以前仗着他的势力,做的坏事不少,得罪的人更多,现在他死了怎么办?一边办着葬礼,一边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了三姨太的身上。就是这个丧门星啊。老爷跟她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可这人好端端的就没了。尤其老爷死了,可这小狐狸精却居然还好好的活着。“去!去!”高钱氏咬牙切齿:“去把那个小狐狸精从医院里给我揪出来,我要让她给老爷陪葬!”“哎,这就去,这就去。”赵胜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到了中午的时候,他就悄悄的告诉丁远森,罗登探长答应见面了,见面的地点就在中央捕房。丁远森也不敢怠慢,立刻和赵胜一起出门。反正翁区长也说了,让一小队休息一段时候。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把该办的事情都办了。赵胜对中央捕房熟门熟路,一进来,里面的人大多都认识他。“老赵,等会,探长在办事,一会就见你们。”“哎,成,我们就在外面等着。”可是这一会,就足足等了一个来小时。就连赵胜也都有些不耐烦了。丁远森却还是保持着耐心。十有八九,这是罗登准备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呢。可要处理好接下来的事,还非靠这位探长不可。又等了有十来分钟的时间,罗登才终于有时间见他们了。丁远森又一次见到了罗登。“你就是丁远森?”一开口,罗登就问道。边上的翻译还没来得及翻译,丁远森已经用英语回答道:“是的,我就是丁远森,罗登探长。”他这是自学的英语,有的时候在表演魔术的时候,可以和外国客人进行互动。对方会说英语,罗登也不奇怪,面色一沉:“来人,抓了!”“探长先生,我做错什么了吗?”丁远森丝毫都不害怕。罗登阴沉着脸:“我们怀疑你和一场谋杀案有关。”“探长先生,请你明说,什么谋杀案,我谋杀了谁。”罗登一拍桌子:“你涉嫌谋杀了高乐田先生!”丁远森笑了:“探长先生,我听说大英帝国是最讲究法律的,如果你有证据控告我谋杀,那么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如果没有证据?我是一个守法的国民,同时也是国民政府的公务员,你这么对待我,不怕引起重大纠纷吗?”罗登一时倒也无话可对。力行社不会轻易去招惹巡捕房,同样,如果不是迫不及待,巡捕房也不会随便去找力行社的麻烦。这是共识。如何保证公共租界的安全,才是工部局最看中的。他的确没有证据,如果现在就扣押了丁远森,力行社一旦来要人,肯定会引起工部局警务处的干涉。罗登的脸色很不好看:“也许现在我没有证据,但我一定可以找到的。我向你保证!”“探长先生,你瞧,我是主动来你这的。”丁远森丝毫都不在意:“难道你不问问我来的目的吗?或许你认为,你将来完全不会和我们进行合作了?”罗登在那沉默了。巡捕房,和力行社,本来就是彼此合作彼此利用的关系。巡捕房一些不方便出面做的事,往往都会请力行社帮忙。比如让某个人神秘的失踪等等。而徐满昌一直都和罗登是合作关系。现在徐满昌死了,这让罗登有些头疼。“你们,都先出去,我和丁好好的谈一谈。”

一位人仙的诞生
苹果版客户端下载

一位人仙的诞生
软件官网下载

玄幻  |  灵素

“小友,我孙女为什么还没醒过来啊?”吴金元有些着急的问道。“大脑缺氧,过一会儿就好了。”李浩明安慰吴老一声,接着冲林羽问道:“小兄弟,这孩子长时间缺氧,不知有没有对大脑造成损伤?”“我刚才查看过了,丝毫没有,全赖贵医院这套世界领先的氧气设备,要是换做别的医院,就难说了。”林羽回复道。其他几个内科医生一听脸上颇有些自豪之色,真不是吹,他们医院的一些设备,在国内,甚至在世界范围,都是首屈一指的。李浩明对自己医院的设备了如指掌,自然知道这段时间内还不至于对小女孩的大脑造成损伤,他之所以这么问,是故意试探林羽。林羽的回答让他心里微惊,虽然现在中医衰微,但是中医的博大精深是西医远远不能比的。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优秀的中医专家根本不需要借助仪器,观气断神便能看出病人的病兆,而林羽一眼能看出小女孩的病情,并断定她大脑没有损伤,可见医术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我要用独门秘法给这孩子的病除根,麻烦诸位回避一下。”现在孩子虽然好了,但体内的黑气还没驱除,林羽怕吓到众人,所以只能先把他们支开,毕竟鬼神在这个世界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是神秘的存在。等众人撤出去后,林羽刚要动手,谁知女孩身上的黑气率先窜出,快速的往窗外飞去。想跑?林羽冷笑一声,念起破魂术,双手夹住从江颜身上取下的红绳,冲黑气飞去的方向一指,那黑气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倏的一下便被吸到了红绳上的桃核里。林羽将红绳系到手腕上,心想多亏了江颜这个红绳,要不然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要对付这个脏东西,还真有些吃力。“可以进来了!”林羽冲门外喊了一声,接着走到小女孩身旁把针取下,在她百会、风池等头部穴位用手指按了按,小女孩便缓缓醒了过来。看到小女孩的眼神恢复了澄澈,林羽欣慰的笑了。吴建国夫妇和吴金元老两口进来后抱着孩子泣不成声,差一点他们就永远失去这个吴家唯一的血脉了。“小友,我孙女日后还会不会复发?”吴金元率先从兴奋中回过神来,不放心的问道。“已经根治了,不会再犯,不过以后对这孩子多上点心,她体质弱,需避阴,尽量少带她去陵园墓地等阴气重的地方。”林羽嘱咐道。“大恩不言谢,小友,日后有什么吩咐,我吴金元,义不容辞!”吴金元语气中满满的感激。“举手之劳,您客气了。”林羽平淡笑道。“何兄弟,我刚才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你和嫂子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大恩大德,以后我一定报答。”吴建国揽着妻子和女儿,眼眶湿润。听到嫂子两个字,林羽讪讪笑了笑,回头看了眼江颜,只见她还是一副冷冰冰的神情,正皱着眉头望着自己。“小兄弟,你可否跟我们讲讲这孩子的具体病情?”见孩子已经无恙,李浩明顿时对孩子的病情来了兴趣。“就是,小神医,给我们讲解讲解吧。”“对啊,给我们也上一课。”见李浩明都开口了,其他的一众内科医生顿时也好奇起来,纷纷附和道。“言重了,我能看出这孩子的病情,也不过是侥幸而已。”林羽谦虚道,“其实她的病症并不复杂,主要的病因是发烧引起的肺热。”“这点我检查的时候也发现了,但是只凭肺热,怎么可能会引发这么严重的症状。”李浩明不解道。“在诊所的时候,我就说过,这孩子患有隐疾,我没看错的话,以前有过肝中毒。”林羽转头望向吴建国夫妇。吴建国连忙点头,说道:“对,对,我女儿半年前有过一次中毒性肝炎,不过已经治愈了。”林羽点点头道:“确实治愈了,但是还有少量的毒素残留,加上长时间发烧导致心火上升,在两者的作用下,简单的肺热就形成了夺命的重病。”林羽说的这些都是病症的主因,但其实并不至于这么严重,主要是那团黑气在利用这个病症作怪,导致小女孩差点有生命危险。一众医生听完他的分析后纷纷点头,李浩明也暗自佩服,单凭不用任何检查,就能看出小女孩得过隐疾这点,自己就做不到。江颜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不禁有些诧异,不过心里仍旧不屑一顾,他看过几本书,自己心里最清楚,这次不过是走运撞上了而已。林羽离开医院的时候,李浩明特地追了出来,递给他一张名片,说他如果有兴趣来人民医院工作的话,可以联系自己。看着手里的名片,林羽询问道:“你有兴趣来这里上班吗?要不要……”“我的事,用不着你管,我想要什么,会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未等林羽说完,江颜便冷冷打断了他。江颜心里气不打一处来,一直以来都是她在帮这个废物,自己什么时候用的着他帮了。其实江颜一直以来的理想就是到清海市人民医院上班,但是清海市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并不好考,她连续考了两次都失利了,不过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考上。“你的手链掉了,我捡到了,能送给我吗?我希望身上留一件你的东西。”林羽晃了下手上的红绳。“随便。”江颜冷声道。回到诊所后,孙丰早就带着全体医生护士等在门外了,刚才他已经跟吴老通过电话,了解了全部情况。林羽下车后孙丰带头齐声跟他问了声好,接着跑上去一把握住了林羽的手,“小何啊,这次我们诊所真是托你的福了,要不是你,我估计得关业整顿。”“瞎猫碰上死耗子。”江颜冷冷说了一声,转身进了诊所。孙丰讪讪笑了笑,其实他也清楚这个何家荣有几斤几两,虽然这件事也让他十分费解,但归根结底是何家荣帮了诊所,所以他还是感激何家荣的。这时卫生局的车去而复返,领头的还是邓成斌。孙丰顿时慌了,急忙迎上去,“邓局,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邓成斌压根没理他,快步走到林羽跟前,客气道:“何兄弟,刚才多有得罪,希望您别往心里去。”起初邓成斌对林羽十分不屑,但亲眼看到他将自己侄女的病医治好,并且对病情分析的头头是道,立马对林羽刮目相看。“邓局长客气了。”林羽也没有太计较,毕竟自己老婆在人家掌管的系统下工作。“不瞒您说,我是来请您帮我瞧病的。”邓成斌四下看了一眼,有些拘谨。林羽微微诧异,作为卫生局副局,吩咐一声,恐怕整个清海的医生都会抢着给他看病吧?不过仔细瞧了一眼,林羽立马看出了他的症状,不由笑了笑,这个病其实很常见,但着实有些不太好治。“邓局长最近应该经常会感到腰膝酸痛、四肢发凉吧,而且还畏寒怕冷,极易疲劳。”林羽笑道,他这病说白了,就是肾虚。“对对对,我这两年看过许多医生,吃过很多药,都没见疗效。”邓成斌急切道,男人那方面不行,简直可以说是痛不欲生。

影帝老公太能作
苹果版引导

影帝老公太能作
特色功能

玄幻  |  君慕

后来,领导和组织部门沟通,放宽到四个人。最后几位领导班子综合研究,李成万等四人就脱颖而出。听李成万说,那些报名没有机会下去的人,都很生气,到领导那儿去了很多次,表示决心,就是希望能下去挂职。秦书凯当时就骂道,***,一群神经病。李成万就笑着回到说,不是神经病,是一群官迷。这个时候,吕婷推门进来了,看到这个女人,秦书凯就想到这对狗男女一定又要放炮,自己又要听那种哼唧哼唧噼噼啪啪的声音,下面就有了反应,就想到了王娟这个女人。后来,秦书凯就说,自己有点事情出去,今晚就到同学那儿,不回来了。李成万很是高兴,想不到秦书凯今晚这么识相,就说,很好,不过要保护好身体,知道节制。秦书凯说,你控制好自己就行了,不要想着别人的事情。出来后,秦书凯站在外面,看了看夜色,就到了王娟的住处。敲门的时候,王娟真在房间内准备睡觉,听到秦书凯的声音,就想到作为男人有过那个事情,肯定就会想。男人都是吃荤的。王娟想到秦书凯昨晚的猛烈,到现在还在想着那种飘飘然的滋味,做女人很好,这么想着,很是高兴的开了门。入房间,秦书凯就把王娟抱在怀里。今天的秦书凯跟王娟在一起很是熟悉,显的格外卖力,不仅嘴巴甜,不断的说些甜言蜜语的话,实际行动也表现的相当出色。伸手轻轻的抚着女人的身体,昨天都是女人尽心尽力的伺候他,这次他显得特别主动。帮女人轻手轻脚的脱下外套后,又伸手轻轻的把女人的罩子解开,两只大白兔跳出来后,立即被男人含在嘴里,女人的嘴里习惯性的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那声音似乎在叫,又似乎更像是野猫发出的声音。伸出强而有力的双爪,抓住女人前的大件。“噢…”王娟双手环抱着秦书凯。“嗯…用力搓…我要…呼…”王娟扭腰摆臀的叫著。王娟的求饶声不是真正哀求秦书凯放过她,而是要求狠狠的搓,利用粗大的姆指和灵活的食指,立刻逮住小豆,狠狠的扭,这一招似乎很凑效,王娟开始感到不支且做出痛苦的表情,狂摆头部,企图想摆脱秦书凯的手指,秦书凯担心**真的会滑脱,立刻改用食指和中指的关节,狠狠紧夹著**不放。啊…好…嗯…”王娟媚眼如丝,喊出颤抖的淫声。没想到小小的葡萄也做出抗拒,逐渐**发出顽强抵抗的宣言,王娟也不是善男信女,狡猾的她竟然懂得利用天赋的本钱,将身体前浑大的**,以狮子扑免的姿势,将**压到秦书凯的脸前,抵住的鼻孔想令秦书凯窒息。王娟这一招果然狠毒,不过她忘记秦书凯鼻孔下仍有坚固的利齿,马上张开口,对准馒头上一咬,这一咬,令王娟疯狂发出兽性的本色,她两手紧紧箍秦书凯的头,埋在她的馒头上,这一下的转变,秦书凯不能松懈要沉著应战,立刻用力咬她的葡萄,同时用嘴巴大力的吸,希望透过毛孔,将她大馒头吸成小馒头。“啊…咬得好…”王娟突然脱去身上的衣物说。王娟脱下上衣,不甘示弱的爬到秦书凯身上,也许她知道球,不足以对抗秦书凯坚固的牙齿,所以她解除身上的束缚,跨到身上想利用浑大的美臀攻击我秦书凯的根。“啊…啊…”王娟疯狂摇摆臀部,拼命磨擦男人的家伙。一番**过后,女人轻声问秦书凯,为什么今天那么温柔,你不会是想要说,你是真心爱上我了吧?秦书凯现在就是想着能够和王娟在一起,享受男人的乐趣,很是憨厚的冲着女人笑道,我真心对你的,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王娟伸出一个手指头轻轻的点了一下秦书凯的脑门说,切,你这玩笑可算是开大了,你的真心我怎么就没看到呢?这么小,就知道花言巧语的哄我。秦书凯说,我是真的。王娟就说,以后再说吧。再说,第二天,在发改委田主任的办公室里,朱爱国正坐在田主任对面,慢悠悠的喝着清茶。田主任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包好烟来,扔给朱爱国说,老伙计,这可是我从外地带回来的,本地根本买不到,尝尝鲜吧。朱爱国是个老烟鬼,从年轻时就这样,抽的多的时候,一天甚至要两包烟,所以不管春夏秋冬,只要靠近朱爱国,首先闻到的一定是他身上的那股烟味。朱爱国不客气的伸手接过烟盒,打开来抽出两支,一支扔给田主任,一支自己点上,轻轻的吸了一口后,脸上的笑容灿烂起来,嘴里连声称赞说,不错,是好烟,这烟味不冲,有股子好闻的香味。田主任见朱爱国喜欢,顺手把一盒烟往朱爱国面前推了推说,既然喜欢,就拿去抽吧,反正我是个不太抽的人,放在我这里,时间长了说不定忘记了,也就坏了。朱爱国笑呵呵的说,领导这个大方,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话,顺手把那盒烟揣到了自己的口袋里。朱爱国吸了几口烟后,对田主任汇报工作的口气说,老田哪,按照你布置的任务,我这几天带着纪检组的几个人对秦书凯挂职的消息来源总算是查了个水落石出了。田主任有些诧异的口气说,是吗?这么快就有结果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赶紧说来听听。朱爱国把手里的烟最后吸了几口后,把烟蒂用力摁灭在烟灰缸里,冲着田主任汇报说,这件事调查到最后,所有的线索都集中到了一个人身上,就是跟秦书凯一个办公室的陆长生。“陆长生?新提拔的那个年轻副科长?”朱爱国点头说,是啊,就是那个小伙子,根据我们的调查,前几天陆长生请了刘大明的侄儿刘流等人在一起吃饭,当时还请了单位里另外几个关系不错的年轻人。就在当晚的酒席上,都是所谓的自己人,所以就喝多了,陆长生就亲口说了秦书凯要到底下挂职的事情,在场的几个人在这一点上供词都是一致的,那就是陆长生泄露出去的。“陆长生不过是一个副科长,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呢?是刘大明告诉他的?”朱爱国摇摇头,继续汇报说,昨天下午,我让纪检组的人找陆长生谈话了,起初他很不合作,一直解释说,之所以那么说,那完全是他个人想象的,认为秦书凯是年轻人中最优秀的,这样的人不去谁去?谈话中总是避重就轻,不说实话。纪检组的同志逼的紧了,他索性拒绝回答纪检组同志提出的相关问题。后来纪检组的同志做思想工作,让他不要认为这是一件小事,这件事能大能小,大了,从一个人的政治素质上讲,你是造谣惑众,给个处分或者开除也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从小处讲,那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到此为止,关键要看陆长生的反省态度。陆长生到底年轻,尽管有些城府,经不出纪检组的同志左右吓唬了一下后,才把实话给吐出来。

永生何在
游戏下载

永生何在
app下载

玄幻  |  聆冬

  经过欧美客户十多年的反向打磨,中国实验猴的品质不断提高。“每个环节都有非常高的技术要求,以确保人道、科学地对待动物。”张文举例说,他所在的公司已经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欧共体推荐的国际实验动物评估和认可委员会(AAALAC)认证。以距离最远的中美运输为例,他们选用专业猴笼,保证猴子一路上有吃有喝、空间适宜、通风良好,落地后会有专业的第三方运输公司负责接机,专车有空调控温,还要兽医跟车。

娱乐圈猫王
海量软件高速下载

娱乐圈猫王
ios下载平台

玄幻  |  萧月

放下电话,李沧海便穿好衣服,慢慢悠悠的溜达到楼下,又在小区门口转了会,就见刘艳开车过来。李沧海见夏雪坐在了副驾驶位上,便打开车门坐到了后面,上车后才发现后座上还有一个女人,便点头笑了笑,说:“呦,今天都是美女呀?”那女人朝李沧海笑了笑,轻启朱唇说了声您好。李沧海也点了点头回了声您好,心里好奇,嘴上却没问。刘艳一边开车一边笑:“沧海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啊,我记得刚来的时候看到女人都脸红呢。”李沧海笑着说:“那是,男人总要不断堕落嘛。”刘艳就说:“不过你这堕落的也太快了,哈哈,对了,你旁边那美女叫吴琳琳,跟夏总一起的。”吴琳琳听刘艳介绍,便拿出名片,递给李沧海。李沧海接过来一看,CB公司东南区销售经理。李沧海暗想,这刘艳果然没准话,说是夏雪过来办私事,却带着公司的销售经理,不过这样的事,大家心知肚明,想必刘艳也知道李沧海不会信她那套鬼话,又何必把鬼话说的那么圆呢,想到这,李沧海也就不再纠结,和吴琳琳闲聊起来。到了茶楼,刘艳见李沧海和吴琳琳闲聊,便拿俩人开玩笑,说:“你俩还真是一见钟情呀。”李沧海也不解释,只是笑着看了吴琳琳一眼,觉得这个女人还真是有几分姿色。四个人一边喝茶一边闲聊,夏雪依旧是只谈心不说工作,跟刘艳谈去美国、去欧洲如何如何,引得刘艳不住的羡慕。李沧海对女人的话题不感兴趣,也不去插话。倒是吴琳琳总是主动的和李沧海攀谈,还时不时伸手往后撩动披肩的卷发,每次都晃的胸前的两坨肉颤悠悠的搅的人心烦,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是一个开放的女人。四个人在茶楼闲聊了两个多小时,李沧海困的直张哈欠。刘艳见李沧海没了兴致,便说要不咱们去唱歌吧,吴琳琳和夏雪都说好,便结了帐拉着李沧海又转战到歌厅。到了歌厅,刘艳点了歌让夏雪唱,夏雪的歌喉确实不错,唱的有模有样,刘艳怕冷了气氛,便拉着李沧海跳舞,李沧海从来就没学过跳舞,本要推辞,却被刘艳死活拉着站了起来,只好和她将就着站在一起转了几圈,还是不小心踩了刘艳好几脚。一曲终了,刘艳便怂恿吴琳琳和李沧海喝酒,李沧海见她张罗的热闹,便想着不能把她落下,就让刘艳也喝,刘艳无奈,就也拿了酒瓶和李沧海喝了起来。喝了酒,包厢里的气氛就显得热闹多了,夏雪自己点歌唱,刘艳和吴琳琳坐在李沧海左右两边和她说话。吴琳琳说话时总是往李沧海身上贴,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包厢里声音大怕说话听不清。过了会,夏雪换了一首歌,刘艳又怂恿吴琳琳和李沧海跳舞。李沧海说:“我真不会跳,肯定踩你脚。”吴琳琳就拉着李沧海的手站起来说:“我会,我教你。”吴琳琳拉过李沧海的手放到自己腰上,便拉着李沧海跳了起来。李沧海生怕踩到她,便不由自主的低头看。吴琳琳就凑过来说:“别低头,跟着我走就行了,”说完话,却抱的更紧了,胸前的两坨肉几乎压在了李沧海的胸前,还随着步伐时不时的摩擦着,搅得李沧海不由自主的有了冲动,只是想着这个女人不安全,始终不敢越雷池半步。四个人又在歌厅玩到点多,夏雪就张罗出去吃饭,李沧海感觉情况不对,便推说累了,说什么也不去。夏雪就跟吴琳琳说:“琳琳,既然李主任累了,你就送她回去吧,我和你刘姐去街上逛逛,你送完李主任再给我打电话。”吴琳琳扶着李沧海上了出租车,手却没松开,依旧扶着李沧海的胳膊,慢慢的竟然摸到大腿上了,触摸到李沧海坚硬的部位,竟然想在出租车上伸手进去。李沧海见这吴琳琳如此主动,更加心中起疑,就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假装抚摸,不让她有进一步的行动。吴琳琳见李沧海主动抚摸自己的手,以为他有了想法,便不再乱动,只用手指在李沧海的手心里挠,俩人就在出租车上用手互相划拉着,直到芙蓉小区才松开。到了小区门口,吴琳琳结了车钱,便和李沧海一起下车,还要往小区里送,却被李沧海死活拒绝了。吴琳琳笑着说:“李总,夏总可是给了我死命令的,一定要安全送到家里。”李沧海知道真的进了家门以自己的意志品质肯定扛不住,便赶紧推说:“家里有人,别人看见不好。”吴琳琳见李沧海是真心拒绝,不免有些失望,却也无计可施,也只好作罢。李沧海看着吴琳琳上了出租车,这才稳定心神,上楼回家了。回到家,李沧海越想越是后怕,心想刚才要不是提前有了戒备,很可能顶不住吴琳琳的攻势,缴械投降了,想到网上那么多色诱的案例,便更加的觉得江湖险恶,谁知道吴琳琳的包里有没有偷偷的开着录音机或者别的东西呢?如果真的马失前蹄,那自己就算不去违法犯罪,至少在DMC公司谨小慎微经营了多年的心血就要付诸东流了。李沧海泡了壶茶,边喝边想,这吴琳琳虽说是个随便的女人,只是自己又不是多帅的男人,她也犯不上这样主动献身,说到底还是夏雪为了合作的事刻意安排的,只是不知道刘艳是否事先知道这件事。不过不管她是否事先知道,战略合作的事,她显然是参与其中,得了好处,否则她也犯不上这么积极。今天的情况,即使她事先不知道,也必定能够看出来吴琳琳故意卖弄,可完事后还放任夏雪安排吴琳琳单独送自己,显然她是默许了夏雪的安排,如此说来,这个女人也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难怪张小雅和她面和心不合,提醒自己多加小心,看来以后和夏雪、刘艳这两个人交往真是要处处设防了想起张小雅,李沧海便觉得很是感激,这个师姐,虽然是仅有两次鱼**欢,却对自己真心实意,和刘艳的精于算计真是鲜明的对比,再想想白雅荷和祁薇,便不禁感叹,女人啊,精明的是真的精明,比男人都可怕,可对你好的,也是真的对你好,比男人更值得信任。经过这件事,李沧海便对CB公司彻底没了好感,觉得这样的公司,老板为人做事不正的话,那以后合作也一定会有麻烦,便在心里暗下决心,以后对夏雪一定敬而远之,对刘艳的邀请也要多加小心。李沧海吃过晚饭,无聊的上网,又特意查了查许多色诱的案例,觉得今天的事,真是新鲜,可细想也很刺激,尤其是吴琳琳搔首弄姿的样子,便觉得主动勾引男人的女人其实挺有魅力的,这吴琳琳虽然随便,却不可否认她有随便的资本,身材好,皮肤白,胸还大,一想到这,李沧海竟然有冒出些许惋惜,觉得不如趁机会玩点暧昧,拉拉手、摸摸胸应该也没什么,只要不突破底线,她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